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出了这个房间,我扶着胳膊,发现院子里面到处都是黑衣的保镖,把守着贵宾楼四周。→全-网→更-新→ →最-快→1`8`小`说`网→→rg

    但我所在的这个地方,是招待所里面最老旧的一栋楼。

    作为群联建筑,每栋楼中间都是有若干通道连接的。

    比如一号楼和三号楼有一道走廊,贵宾楼和四栋普通楼的二层与三层,都有空中通道连接。

    有些时候贵宾不得以,会走这些通道出门。

    但这些通道一般是不会开启的,所以那些保镖似乎也没有在意把守这个地方。

    而恰好的是,在房务部工作了十几年的我,还真的有这里的钥匙。

    把钥匙串拿出来,我忍着痛,爬过这层通道,悄悄地打开了房门,然后就到了贵宾楼三层。

    我伸头一看,楼下的场景让我触目惊心

    小茜茜,不,茗茗竟然被捆了起来,绑在前台后面

    而马队长带着一伙人正和这群黑衣保镖对峙。最让我惊讶的是,董淑瑶和苏天青竟然一个都没跑,也站在后面。

    这

    我不是早就警告过这两个女人赶紧跑吗

    我心里面那叫一个气,可气又有什么用,只好着急的希望马队长能够凭借公家人的身份,解决掉这次的危机。

    “马德华,你不要跟我摆什么谱。我爹要用你,你就是只好狗;我爹不用你,你他妈就是个蚂蚱”秦老板冷笑着坐在前台后面,鄙夷得看着马德华。

    我心里一凉,马德华确实官不高,也就是一个区的治安队长。

    和这位关系直通京城的大少爷来说,确实算不上什么。

    估计蚂蚱都是美誉了,应该是一颗灰尘,轻轻掸去那种。

    马德华硬着头皮,捏紧了手中的家伙,说“秦招复,你爹要是知道你现在这样胡作非为,恐怕更不会饶过你。”

    “你错了”

    秦招复站起来好整以暇的说“这是人吃人的世道,有钱才是正义,有钱才是牛逼。有些事情,我不说,他不管,你们说了,他也不管。”

    “你”

    马德华气得牙痒痒。可他就是拿秦招复没办法。

    张横江在边上笑着说“是啊,只要苏茜茜在手,多少钱都可以弄得到。”

    “别说了,哼哼,秦招复,你想的可真美,可你当我们苏家是泥捏的”苏天青脾气火爆的说“你今天敢这么干,明天我就让老头子去你家提人头”

    秦招复冲张横江摇了摇手指,诡笑着说“是啊,明天老头子就该去我家提亲了。”

    “什么你说什么鬼话。”

    苏天青大惊失色。

    秦招复色眯眯的说“苏大美女的艳名在京城都有所耳闻,都说苏大美女绝世无双,无人能比。今天看来,果然不差。听说苏老爷子是个古板的人,今天如果我和苏大美女有了肌肤之亲,再怀个孩子,那想必,苏老爷子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我这个姑爷吧。”

    “无耻,真是无耻。”苏天青气得脸都白了,饱满愣是抖得好似要飞出胸口。

    看的一众人都不能自已。

    我心里面不由紧张起来,这个秦招复也太大胆了吧

    董淑瑶在边上拉了苏天青一把,淡淡的说“秦招复,你父亲还想上位呢。你现在在外面这么蛮干,可有没有想过万一你家老头的计划失败,后果会怎么样”

    “我管不得。富贵从来险中求。”

    秦招复一挥手,冷笑着说“董小姐竟然也在,那就留下来吧。”

    忽地,秦招复一砸水杯,后面一群黑衣保镖一拥而上,将本来就素质不高的一群公家人按在身下

    马德华本来还想要反抗,可那保镖一拳头过去,给他打成了个熊猫眼,彻底动不了了。

    我看得满心着急,董淑瑶和苏天青都被抓了,用绳子捆住手,按在椅子上。

    看着董淑瑶那即便被抓了,也依然清冷的表情,我忍不住着急的想跳下去救人。

    “秦招复,真是瞎了你的狗眼。呵呵。”

    就在众人都以为秦招复能成功的时候,被捆着坐在椅子上茗茗居然发话了

    “苏茜茜,你不对,苏茜茜是个脑瘫,你是谁”秦招复吃惊的瞪大了双眼,他生气到头发都上指,满脸发黄,快步走到苏茗茗的身边,他拿起照片对比苏茗茗一看,气得推倒了前台柜台,怒骂道“他妈的,你不是苏茜茜”

    “没错,姑奶奶就不是苏茜茜,怎么了我告诉你,嘿嘿,苏茜茜今天已经在京城里做客了。我家老爷子早就知道你在津港市想胡作非为了,嘿嘿,他全都算到了。”

    小茗茗真是伶牙俐齿。

    我心里不由暗暗发苦,你这傻姑娘,也不看谁强谁弱,还敢这么嚣张。

    啪

    我心头一痛,秦招复这个王八蛋,他竟然扇了茗茗一巴掌

    气死我了,我捏紧了手里面捡过来的一块板砖,真想砸死这个狗日的

    “好,苏天青董淑瑶你们俩可真有脑子,竟然这么玩我。”秦招复气急败坏。

    他在津港市谋划了足足有小半年,自从半年前知道苏家老爷子快不行了,而苏家老大忽然去世之后,这事情就被他一直留意在心里。

    在津港市足足花了三千多万,才拿下了三山温泉馆。然后再疏通关系,把张横江名正言顺的驱赶到津港市,再找到那个臭小子,把苏茜茜抢到手,他已经耗尽了大半的家财。

    现在告诉他,抢回来的人居然是个假的

    “尼玛的,你们这群婊子”

    秦招复忽然气得急眼,他掏出两盒药丸,塞到了董淑瑶和苏天青的嘴里。

    “你要给我们吃什么”

    秦招复冷酷的哈哈大笑说“这是法国人最新研制的激情丸,吃了这个之后,你们只想被男人狠狠的爆肝。我这里七八十个人,弄死你们俩”

    即便淡定如董淑瑶,她也吓得浑身打了个哆嗦。

    死不可怕,可被几十个男人羞辱至死,再被曝光出去,这一辈子算是彻底毁掉,董淑瑶脸色露出了发苦的神情。

    “怎么样,怕了吧”

    秦招复冷笑着说“可惜啊,你的那个小

    情人陈俊,现在正在河底里面沉着呢。不如把他请过来,让他好好看看自己的梦中情人是如何被几十个男人轮着玩的。妈的,老子真是对你俩太好了”

    “真卑鄙啊,秦招复。你姐姐当初怎么就把你给保下来,自己出国了。”苏天青快要绝望的说,她绝美的容颜也变得花容失色,让人万分怜惜。

    董淑瑶摇摇头,闭上眼不说话了。

    可尽管如此,当那药的药效发挥之后,董淑瑶与苏天青的脸上都泛起了一阵潮红。

    我急得直咬牙,刀哥

    你他妈收了我的五十万,人呢

    我拿起了板砖,眼看秦招复竟然已经背对着我,解开了裤子,要去祸害董淑瑶了,我不能忍,抄起板砖就要扔过去,才听到外面有人喊“他妈的,有人来了”

    秦招复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扭头看着张横江说“这不是你的地盘吗”

    “我怎么知道大龙,出去看看。”张横江表情阴暗的派人出去。事情搞砸了,张横江的心情很差。下半辈子能不能活着还是个未知数呢,这个秦招复竟然还只想着玩女人。

    当初真是看走了。

    “不用了”

    刀哥中气十足的跑到了大厅里,秦招复连忙把裤子拉上。

    “尼玛的,就是你雇佣虎子去办事的他娘的,欠的钱呢,毁容了,补助呢”刀哥骂骂咧咧的说。

    他带了一百多个混混过来,打得外面把守的二三十个保镖抱头鼠窜。

    “哪个人叫我过来的”刀哥喊叫着说。

    “谁让你来的”秦招复冷冷的回道。

    “妈的,叫什么陈俊。”刀哥不以为意。

    五十万呢,大款啊。

    我站直了身子,看着秦招复朗声说“秦老板,久违了,再次见面,恍如隔世啊。”

    “谁”

    秦招复抬起头,看到站在三楼的我,忽然气得哈哈大笑。

    “你居然没死,李晓语骗了我”张横江大为惊怒。

    砰

    枪声

    居然是枪声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看到秦招复竟然拿出了枪,一枪打爆了刀哥

    腿一软,我啪嗒滑到在地。

    开枪了

    秦招复的人纷纷掏出了家伙,把刀哥那群乌合之众的混混给打得横尸遍地。

    俩保镖把我抓了下去。

    秦招复看着我,忽然一脚踹在我肚子上,冷冷的说“大难不死,可没有后福去死吧,陈俊。”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我心里面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后悔。

    我斜眼看了看,发现董淑瑶直直的看着我,满脸的揪心。

    我不由笑了,我说“董淑瑶,下辈子,你得嫁给我还债。”

    “还,肯定还。”

    落泪了,董淑瑶轻擦眼泪。

    我不由回想起了这几天梦幻般的日子。

    我爱上了隔壁的单身离异女人,然后被老板安排了女人骗取信任,一桩桩事,苏东东病死,哪天晚上,情不自禁的想要对不起茜茜,还有和何鞠静在办公室里面的热烈为爱鼓掌;一个个人,何鞠静,董淑瑶,李晓语,苏天青,秦招复,张横江,崔东海,全在我眼前幻灯片似的闪过。

    我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住手”

    “秦招复”

    谁的声音

    何鞠静

    我跌倒在地上,慌忙回头一看,门口站着的果然是何鞠静。

    然后依稀记得,有俩人自称“纪委”,把秦招复给抓了过去。秦招复这猖狂而不可一世的混蛋,总算得到了他应得的代价。

    后来听来看望我的马德华说,听说前段时间京城里面有一个大佬,进了秦城监狱,算是倒台了。

    而我,其实检测有内伤,说什么软骨骨折,肺部发炎,在医院里面躺了一个多月。

    苏茜茜呢,听说苏家老爷子已经安排苏天青去找国际大师治疗了。

    “崔东海被抓了。这小子,就是他指使人去撞你的。你还不知道,崔东海这小子原名叫陈东林,是陈鸿忠的侄子。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海归,狗屁玩意儿是个诈骗犯,在全国各地都有案底。这次被抓,他小子可算完蛋了。”

    马德华在我病床边上说。

    我点点头。

    恐怕崔东海,不,陈东林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叔叔,陈鸿忠那个老色鬼,是怎么死的吧

    一根银针,扎穿了陈鸿忠的耳膜,然后直接刺进了脑袋,导致陈鸿忠脑内大出血,死了。

    动手的人,竟然就是张横江。

    这是张横江自己坦白的。

    为的是争夺陈鸿忠家里的一块金矿。

    这些大佬们的爱恨情仇,听得我耳根发痒。

    还是普通人的生活好啊。

    我情不自禁的盼着能赶紧出院,马德华给我点了根烟。

    “谁在病房里吸烟”

    门被拉开,董淑瑶阴暗的表情出现在门口。

    “淑瑶来了,哈哈,我还有事,赶紧走了呵。”马德华一跑,我算到了大霉。

    “你喜欢吸烟是吧这有一条中华,你吸死算了”

    “对不起,淑瑶”

    在医院里面熬了两个月,总算回家了。

    我的工作没啥变动,依然是副经理。

    而何鞠静呢,也没变,还是总经理。

    “吃饭没”

    回到家,拉开门,董淑瑶不熟练的端着饭菜,茜茜还在电视机面前学着跳舞。

    我坐在桌子上,拉着董淑瑶的手说“要不,来一个”

    “滚吧,死鬼。”

    董淑瑶把我推开,拉着茜茜喂她吃饭。

    吃完饭,我按住董淑瑶的手,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f微x号,一秒记住[1^说网] rg更新快,免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