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隐怒
    胖子第一个提出异议:“老大?这可是公会战前最后一次开副本了,错过就刷不到那套装备了!”

    阿全虽然没说话,但是眉头紧皱,估计觉得如此荒谬的提议只是陈宪的一个玩笑。

    陈宪正色道:“不是还有你们吗?少两个人不影响大局。”

    一个是公会会长,一个是会长请来的技术大神,你跟我们说少两个人不影响?

    阿全:“老大,你真不刷了?”

    陈宪摆摆手道:“害,不就一堆数据嘛,你们努努力,能刷出来最好,刷不出来也无所谓。”

    所有人:……

    一小时前:‘今晚不刷出这套装大家都别睡了!’,一小时后:‘不就一堆数据嘛’。

    男人真是种善变的生物。

    气氛有点凝固,被莫名点成二号当事人的乔桥只好发言:“来都来了,还是先把正事办了吧,而且我这会儿也不饿。”

    陈宪:“不饿不代表身体不需要能量啊,等饿的时候再吃就晚了。”

    胖子:“老大,你前天不是还骂我‘不饿也吃浪费粮食’吗?”

    陈宪:“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乔桥想了想:“这样吧,先下一把副本试试,不管过没过都去吃饭,怎么样?”

    阿全:“我觉得可以。”

    众人都附和,陈宪见乔桥意志坚决,只好同意。

    乔桥操纵着小法师开始带众人下大本。一个副本上限是5个人,技术最差的刺客被淘汰,刺客号落在阿全手里,由他代为操纵。

    一上手她就发现难度提高了一个量级,小怪都非常麻烦,但乔桥总觉得这副本的布局和怪物刷新点很熟悉,想了半天才回忆起当年游戏官方出过一个活动本,跟这个副本高度相似,但难度比这个低多了,后来因为太枯燥这活动再也没出过。

    想来是官方偷懒,把以前的数据改改又拿来用了。

    既然是以前的活动本就好办多了,陈宪他们之所以一直过不去就是因为boss太强,抬手就把人秒得差不多了,不给你钻研攻击方式的时间。

    乔桥上论坛翻出以前的活动视频,跟阿全把boss仔细研究透了,又专门制定了针对它的战术,稍微试了两轮,有惊无险地就把副本过了。

    网吧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长呼一口气,因为过不去这个副本他们在一直在其他公会面前抬不起头,这回总算扬眉吐气了。

    虽然想要的套装没掉,但在乔桥的指点下,阿全已经掌握了速刷方法,她可以功成身退了。

    陈宪立马拉着乔桥去吃宵夜。

    他一路都不大高兴似的,虽然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但总是用欲言又止的眼神看乔桥。

    “你怎么了?”乔桥满头问号。

    陈宪小声道:“你说试一局就走,这都试了三四局了。”

    乔桥:“……你今年多大?”

    陈宪一头雾水地报了年份,乔桥松了口气:“原来比我小,可以原谅。”

    陈宪立刻炸了:“我很成熟的!”

    乔桥露出‘你说得都对’的微笑:“我知道。”

    陈宪气绝。

    宵夜是海底捞,两人埋头苦吃了一大顿,陈宪不停给乔桥夹菜,直到她撑得再也吃不下。血液全都涌到胃里帮助消化了,头也越来越沉,隐约听到陈宪在说话,但说的什么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后来她不知怎么就倒在了桌子上,呼呼睡了过去。

    朦朦胧胧中好像有人坐到了自己身边,扒拉着她的脸想把她弄起来,乔桥烦得不行,一巴掌呼了过去,接着就听到有人吃痛地‘哎哟’一声,她也懒得睁眼看看。

    一觉睡到天大亮,伸个懒腰,舒服。

    懒腰伸到一半,冷不丁对上一道充满怨念的目光。

    “呃?你……你没睡啊?”

    “我不困。”陈宪幽幽道。

    “你脸怎么了?红了一块?”乔桥奇怪地指指他的右颊。

    “磕的。”

    “可是……”

    “没事。”陈宪揉了揉右脸,“已经消得差不多了,等回学校就看不出来了。”

    “对了,我记得学校附近有药店,我一会儿陪你去买点药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脸上的红印莫名有点心虚?

    陈宪犹豫一会儿,点头同意了。

    他的车就停在外面,昨晚太黑没看清,这会儿才发现是辆很帅气的小跑车,看来别人喊他一声‘陈少’是有原因的。

    陈宪坐进去,看到乔桥乖巧地系上安全带等待出发有点稀奇:“你……不自拍吗?”

    >

    “为什么要自拍?”

    陈宪愣了愣:“我也不知道,但第一次坐我车的人大部分都会自拍。”

    “哦。”乔桥闻言掏出手机,“那我也入乡随俗,拍一个吧。”

    乔桥‘咔咔’拍了好几张。

    陈宪若无其事地凑过来看了一眼:“不如你本人好看。”

    “不好看吗?那我删掉了。”

    “等等。”陈宪摸出手机,用一种故作不在意的口吻说道,“拍都拍了,删了多浪费,发给我吧。”

    乔桥也没多想,爽快地全发他了。

    陈宪后半截路程总是边开车边有意无意地摸一摸手机,好像生怕它不翼而飞。

    药店开门挺早,店员看了看陈宪的伤势后用一种夹杂控诉和不赞同的眼神看乔桥,把乔桥看得越来越虚,倒是陈宪坦荡荡地还是那套说辞:“磕的。”

    皮肉伤都算不上,店员嘱咐回去冰敷一下就好,两人便离开了药店。

    刚下台阶,无意抬头时看到学校对面停着一辆风尘仆仆的皮卡,车身像是从没保养过,上面锈迹斑斑,有些地方都翻起了铁皮,卖相非常凄惨。

    乔桥能注意到它完全是因为它跟学校外面常年停靠的一排豪车太过格格不入,但也正因为过于格格不入,让她猛地想起某人似乎很爱开这种车……

    手机适时地响起,屏幕上熟悉的人名印证了她的猜想。

    “怎么了?不回去吗?”陈宪奇怪地顺着乔桥的视线看了一眼,“嚯,这谁的车啊,破成这样都敢上街?直接拉废铁站得了。”

    “……那是我朋友的车。”

    “不愧是你的朋友,车都这么牛逼。”

    乔桥:“……”

    这发夹弯转得真够快的。

    “你先回去吧,我朋友应该有事找我。”乔桥扬了扬手机,抱歉地笑笑。

    “我送你过去。”

    “呃,不用了,我自己能过马路。”

    陈宪不由分说地率先向皮卡走去,乔桥只好闭上嘴,跟在他后面。

    皮卡的车窗也慢慢降下来,程修的目光先落在了乔桥身上,然后才锁定了陈宪。

    陈宪下意识地顿了一步,紧接着又懊恼自己怎么被人看了一眼就露怯了?他完全没意识到这是人类本能在给他发送前方危险的信号。

    “咳,程修。”乔桥有点尴尬,“你怎么来了?”

    程修这才把目光从陈宪身上移开,后者立马觉得轻松不少,刚才空气都仿佛凝结了一般。

    “今天基地考核。”

    “哦。”乔桥挠挠头,“你是想让我去看看吗?”

    “嗯。”男人一贯的惜字如金。

    乔桥还没来得及回话,陈宪凑上来了:“你好,我叫陈宪,是乔桥的同学。”

    他大大方方地伸出手,心想不管这人跟乔桥什么关系,先留个好印象再说。

    男人连理都没理他递过来的手掌,确切地说完全把他当做空气了,对他的话连给点反应也吝啬,仿佛陈宪是隐形的。

    “你先回去吧。”乔桥一把拽过陈宪往后推,“我们再联系。”

    陈宪本想发作,但看乔桥这么紧张,以为她是在紧张自己,心里一万个受用,有火也发不出来了。

    临走前不忘补一句:“下周再出来包夜啊!”

    “好好。”乔桥满口答应。

    终于送走了小炸弹,乔桥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唉,昨晚累坏了,觉都没睡好,现在还有点头疼。”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过了一会儿才迟钝地发现皮卡一直没有发动,乔桥奇怪地看向程修:“怎么了?不是去基地吗?”

    程修‘嗯’了一声,这才挂上档位,皮卡竟然发出跑车一般的轰鸣声,箭似的飞了出去。

    “程、程修!”乔桥惊恐地死死抓着安全带,被骤然的提速吓到瞳孔都放大了,这可是星程校外最大的一条马路,虽然不是周末但车流量也很惊人的!

    程修恍若未闻,他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冷静地转向、换挡、踩油门。皮卡像有生命一样灵活地在车流中穿梭,一辆辆轿车被他甩到身后,尖锐的鸣笛声响成一片。

    “太快了啊啊啊啊!慢点!”

    乔桥吓得已经闭上了眼睛,整个人都恨不得缩进座椅里,可即便不看,她也能感受到自己正以一个多么恐怖的速度在移动,她不是没跟着秦瑞成飚过车,可那种感觉跟现在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程修怎么了?他……他在生气?

    n2q'q。〓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