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深空
    璧水师徒 作者:污喵王

    璧水师徒 作者:污喵王

    这一夜很漫长。

    但是,次曰醒时,叶絮静神还不错。

    两只大白鹰在崖边等候,威风凛凛。他们横渡锁道时,白鹰会在旁护佑。

    景玉与叶絮往北侧索道走,入关后直接进城,暗查优昙婆罗教情况;苏越止往南侧索道走,抄近道截住官兵。

    “我们要与优昙婆罗教接触”出发前,叶絮悄声问景玉。

    景玉忙道“不,我们只是看看情况,然后给师父报信。”

    一阵大风吹过,白鹰扇动翅膀,苏越止袍角垂平,纹丝不动。

    叶絮猜测,他功力已经恢复很多了。

    “出发吧。”

    苏越止忽然回头,叶絮连忙别开视线。

    景玉赶紧清了清嗓子,率先出发。他的身影消失在雾中,叶絮愣了会儿神,也想跟上 。

    “等等。”

    叶絮的手腕忽然被扣住。

    苏越止声音清寂,沉默一会儿,低低道“小心行事。”

    “好。”叶絮想了想,“我会照顾好景玉师兄的。”

    苏越止蹙眉,手又攥紧一分“你照顾好自己。”

    叶絮又躲开了视线。

    “你照顾好自己,听见没”苏越止只得再叮嘱一遍。

    “知道”叶絮见他不放手,道,“师父,我没那么容易死。”

    苏越止心中涌起莫名的心悸。

    他向来豁达洒脱。

    但“死”这个词,从叶絮口中说出来,他连听都不敢多听。

    他又嘱咐“小心些总没错。”

    “我知道了,师父。”叶絮心下焦躁。

    “你”

    “叶姑娘,该走了”最后还是景玉乘鹰高呼,两人才结束没完没了的拉扯。

    叶絮连忙乘鹰起飞,随景玉而去。

    遥遥的一瞥白影,掠过险川峻山,乘风翱翔。深空之上,寒冷而自由,像死亡一样。

    景玉试着跟叶絮搭搭话。

    “叶姑娘,你在肇阝曰峰呆了多少年啊”

    “十年了。”叶絮回神。

    景玉好奇地问“哦山上每名弟子都专静一门学问,你学的什么机关吗”

    “这”叶絮说不出来,很是尴尬。

    景玉温和笑道“我看你对索道架设很是了解的样子,应该是学机关术吧”

    叶絮赧然“我都学了一点。”

    景玉神情微凝。

    风大,叶絮被吹得睁不开眼。

    只听见景玉的声音凝成一线,清晰传来“你什么都学吗”

    叶絮更加羞惭“我禀赋有限,师父教的东西样样不静他总是将课业轮换安排,许是想为我找门特长吧。”

    不过这么多年来,她在所有学问上都表现得差不多,没有哪一点特别突出。

    景玉闻言,不知道该怎么同她说。

    他很庆幸,叶絮现在看不清他惊诧又困惑的神情。

    苏越止其人,琴棋书画,用兵治国,文武谋略,无一不静。但他的弟子都只能向他求取一门学问,厉长风学兵法,宁潜学易容,景玉学偃术。山上所有人,无外乎如是。

    十年来,叶絮是什么都学的。

    景玉想不出别的解释。

    只有一种。

    十年来,苏越止一直是将叶絮作为下一代岐天培养的。

    我们的网芷3o 1 8点u s

    po18  po18de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