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生死有命
    徐锋皱眉,想要留个活口,却不曾想到这掌法是如此的霸道,尽管徐锋已经尽力收回,可是掌法的余波还是震得葬魂肝脏俱毁、骨骼全裂,在空中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后,如同流星直直的砸向地面。

    “轰!!”

    整个地面一阵颤抖,好似地震,炸出一个深形巨坑!

    坑内,葬魂静静的趴在那里,曾经也算是杀手界风云人物的他,如今也是行将就木......

    徐锋这才从空中徐徐的落下,解决完葬魂之后的他,却是眉头紧锁,忧心忡忡的望着西方天空,脸上表情阴云不定。

    组织那边不会是出事了吧,要不然凭借着杀戮现在的情报网,没理由灵会拦截不到袭击自己的情报......

    不行!还是得打个电话问问!

    正当徐锋胡思乱想的时候,凌雨上前来拍了拍徐锋的肩膀,红着脸,开口道:“我说,你要不要先把衣服和裤子穿起来先,你这样子真的有伤风化唉。”

    徐锋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凌雨,然后蒙b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

    “啊!!!”

    一声尖叫彻底打破了宁静.....

    徐锋一把捂住自己的裤裆,夸张的往后一跳,“你干什么!!流氓啊!!!”

    此时的凌雨真是想骂街的心情都有了!什么流氓!!明明你才是流氓好吗?!!你才是!!!

    满头黑线的凌雨无奈的道:“你去我车上后备箱,那里有一套衣服,就是专门给司机准备的,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徐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讪讪的走到车旁。

    几分钟,徐锋换上一套新的衣服,从车后走了出来。

    “还不错嘛,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徐锋望着自己的一身西服,满意的道。

    凌雨也不禁看呆了,不见不知道,一见吓一跳,原来穿着西服的徐锋是那样的风流倜傥,富有男人味道。

    一尘不染的埃及棉白衫和浅蓝色衬衫,为整身打扮增添了一份亮色。这是坚韧的本色装扮的回归,又是对闪亮丝绸西服的一种颠覆!

    男神,凌雨此时此刻只想到了这两个词最能贴切的形容徐锋了。

    徐锋笑了一下,“怎么,帅气不?”

    “丑死了,真不要脸。”凌雨嗔痴一下,但是下一秒,就用一种极为期待的目光望着徐锋,神采奕奕,“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魔法师的存在啊?”

    “人类真的可以做到在空中飞翔吗?我看你们刚才的样子简直酷爆了!”

    现在的凌雨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徐锋一楞一愣的。

    不是说,普通人在经历了生死危险的事情之后,至少会魂不守舍好几天吗?怎么到了她这里,没几分钟就这么活蹦乱跳了。

    是说她早已经历了太多的生死事情而变得心无波澜好呢,还是说她本来就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种好现象,至少能证明她的心里承受能力远远大于常人。

    “这个世界上的确是有魔法师的存在。”徐锋点了点头,“不过,你说的能在空中自由飞翔,那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就算是魔法师也只能让自己短暂的浮空罢了。”

    “可是,你刚才明明也。。。。。。”

    凌雨的话被徐锋无奈的打断,“那是我身体的一个秘密,你只需要知道想要在空中自由飞翔,那不过是痴人说梦就行了。”

    凌雨嘟了嘟嘴,半响,用手指戳了戳徐锋的手臂,详装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尤是惹人怜爱。

    “你说,我有希望成为一名像他那样的魔法是吗?”

    徐锋白了凌雨一眼,“你以为魔法师是像白菜那样烂大街的存在吗?如果不是因为成为魔法师的条件实在太过苛刻,那么全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成为魔法师呢,毕竟谁不想招招手就是风来雨去的。”

    “哼!”凌雨不满的撇过头去,却看见了那断壁残垣的公路,心里不禁升起强烈的内疚之情,眼泪差点夺眶而出,抽噎道:“都怪我们,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招受这无妄之灾。”

    “别多想了,至少我们已经帮他们报仇了。”徐锋轻轻的拍着凌雨的肩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要说徐锋内心没有一点涟漪是不可能的,只是徐锋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战争的残酷,看透了太多太多生生死死的离别。

    凌雨轻轻点了点头,脸上却还满是忧伤,这个心结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解开。。。。。。

    突然,徐锋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差点就让那个猥琐胖子逃过了一劫,这场赛车比赛这么说都要算我们赢啊。”

    凌雨皱眉,“你还有心情去管比赛的输赢?难不成你还真的想断掉他的一条臂膀不成?我承认你武功是很厉害,但是鹰帮作为x市根深蒂固的一个强大帮会,一个人的力量就算在强大,也不可能能够与几百个人,几千个人抗衡吧?”

    “这你就不用管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他当初敢接下这个赌注,那么我也就敢去实现他!”

    说到这里,徐锋眯了眯眼睛,“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去打一个电话,你等我一下,另外,我还是想和你说一句话,虽然可能没什么用,但是我还是想说,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生死有命,不能强求......”

    说完,徐锋迈开步伐走到了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凌雨望了望徐锋的背影,又望了望周围,陷入了沉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