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_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25-32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话分两头,林娘子与高衙内深吻之时,林冲却在禁军守夜,早过戌牌。他今日发泄胸中烦闷,在操场演了一日枪棒,连夜饭也无心吃了。此时有些疲惫,静下心来,想起早间责怪娘子啰嗦,当真好没来由。娘子平日对己关怀倍至,便是嘴啐,也是为他着想,实是不该发那通火,更不该与丘周两人换卯,将娘子独置家中,不由后悔不迭。心道:「那两人在京中也无家小,平日住在军中,不如请二人来,好言相求,与其换了这班,回家安抚娘子。」
  正要大步出门,却见丘岳和周昂二教头手提酒坛食龛,早候在门外,一脸谄笑,不由吃了一惊道:「前日林某事假三日,蒙二位顶班,未曾相谢,某正要去寻你,不想二位……」
  那丘岳笑道:「林教师客气了。教师乃当今太尉看承之人,早晚必坐了那总教头之职,我等替教师值守,本是应该,何需相谢……」
  周昂也道:「正是正是,便再帮教师多值几日,也是无妨,教师不必客气……来日坐了总教头,还望往后多多照应我二人也就是了。」
  林冲平日嫌此二人为人低劣,本与之无甚gao往,但二人这番话,也令他颇为触动。想起早与高俅结怨,苦笑道:「林某本领低微,哪能坐得总教头,没得折了我的草料。二位,请进屋少稍。」
  丘周二人大喜,进得屋来,放下酒坛食龛,丘岳拱手道:「教师枪棒东京无对,我等仰慕已久。今日教师替我二人守夜,无以为谢,特备下两壶热酒,欲与教师痛饮,一醉方休。」
  周昂在桌上铺下一对熟鸡,十斤熟牛肉,见林冲脸上有诧异之色,笑道:「我等入禁军多日,未曾与教师共饮,实是少了礼数。今日补上,望教师莫要推辞。军中新宰得一头黄牛,花糕也似好肥肉,便叫军厨切了两大盘,酒若少了,叫军汉去取便是。」
  林冲本欲求二人守夜,见他们如此相待,如何开得了口,只得拱手道:「两位教头厚意,林冲怎敢推辞。」
  三人当即你推我让,林冲终坐了首席。
  两人只顾大碗筛酒,均说林冲好本领,来日必堪大任。林冲苦笑不已。酒过三旬,丘岳问道:「我见教师眉间少乐,可有何心烦之事,但说与我二人无妨。」
  林冲叹口气道:「某虽不才,却也自小学得十八般武艺,但求尽忠为国,但如今,空自把一身本事都撇了。」
  言毕将一碗酒喝干。
  周昂惊道:「教师枪棒无双无对,总教头之位无二人可坐得,恁地这般说?」
  林冲又吃一碗道:「若是有识我的,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若能彀见大用,便死了,也开眉展眼!」
  丘岳笑道:「教师说笑了,您蒙太尉看承,我等亦有耳闻,如何说没识你的。」
  林冲将碗一放道:「哪有此事。我一介武夫,怎攀得他高太尉……」
  丘周二人见林冲已有醉意,心中均喜,都将话来引他。也是林冲受不得人口舌奉承,又兼胸烦易醉,便将得罪高俅之事,草草说与二人听了。
  这二人是何等见机之人,当即痛骂当朝昏官当道,能人难受重用。林冲如何受得这个,大起知已之感,痛饮之际,一时话也多了,竟说起高俅之子高衙内无良好色,竟曾欺负自己娘子,几乎得手,其父教导无方,可见其父为人如何龌龊等等。
  丘周二人听得原由,方知今日高衙内托他们请林冲吃酒之意,不由心中大喜,均暗暗讥笑:「原是他家娘子被那花太岁瞧中,林冲这厮竟与太尉破脸,他娘子早晚必被高衙内勾得。」
  两者早妒忌林冲之能,今见他落破,如何不喜,当即都说妇人之事,不必放在心上,兄弟情深,甘胆相照,方乃大丈夫是也!
  林冲听了大为受用,不由开怀畅饮,一时也顾不得与这二人换班。
  *********************************************再说林冲终于开怀畅饮之时,家中娘子仍踮着脚尖,紧搂着高衙内,正与那登徒子吻得入港。她香舌与男人长舌缠卷蜜绕,似无休无止,怒耸的硕大丰乳又被男人恣意把玩多时,脑门早已一片空白,只忘情般渡送口中香液,又吃着这登徒子舌上口水。芬香唇舌早被这淫少攻陷了一柱香时间,男人大舌仍在上下挑动她口腔嫩肉,撩拨这美少妇三寸丁香,引得她不住自主渡送香舌,任其含入口中,尽情品尝自己的芬芳甜涎。若贞忘乎自我,竭力踮着双腿,一手勾住男人后脑勺,一手抚摸男人脊背,香腔也不服输般不住吞食男人馋液和长舌,气喘之际,口中不住「嗯嗯唔唔」,娇媚呻吟,含羞带嗔地与男人做缠舌激吻。
  这般长吻,竟又过一柱香时间!若贞只觉赤裸丰乳早被他玩得足本,似要被这花少揉爆,他竟不依不饶,仍想与自己深吻下去,这番长吻,恁地未曾与官人林冲有过!想到丈夫,更觉自己红杏出墙,竟与这强juan自己三回的登徒子如此深吻,端的羞愧难当,刺激地娇躯紧张颤抖,不由涌起破罐破摔之念,裙下羞处顿时一阵阵禁脔抽搐,忙gao叉夹紧双腿,反复夹搓禁脔羞处,口中一阵「唔唔」乱吟,一股股温热阴精扑涑涑射出羞穴,竟在想及林冲时被高衙内吻得来了一阵小小高潮。阴精射时,又羞又臊,结实滑腻的柳腰顿时绷得紧凑,忙拼命夹紧双腿,搂紧男人,将深深香舌送进男人口中,任他恣意缠吸吮食。心中只道:「我这是怎么了,一想到冲郎,竟反被衙内吻出精水来,忒羞死人了!可真对不起丈夫!罢罢罢,我早被衙内破贞三回,今天若不由他吻够,如何能求他救人?便任他多吻会儿罢了,可别让他知道自己丢精之丑……」
  高衙内御女无数,怎能猜不到这裙下旖旎!见她搂得自己甚紧,修长身躯绷得笔直,双腿自慰般夹揉羞处,不住禁脔颤抖,香腔娇喘连连,香舌在自己口中抵死缠绕,甚还狂吞自己口水,便知她情火已盛,定是高潮暗生!狂喜之际,不由一边续做缠舌深吻,一边放开丰乳,双手沿那玲珑曲线顺势探下,只觉这美少妇柳腰曲线由细润紧收倏地彭隆,变为一抹抱满圆弧,正是那丰弹之极的成熟臀丘,不由双手用力捧住翘臀,急搓急揉。
  若贞丰臀受袭,生怕这花少借势由臀沟处将手探入羞处,便知自己丢精虚实!
  她脑中紧张地空无一物,急生生夹紧双腿,用力搂紧男人,臀肉绷紧,丰乳挤在男人胸膛上,侧嘴含住男人长舌,吻得更加忘情,似想将高衙内注意力移至嘴上。
  高衙内得意忘形,双手只顾揉捏美少妇丰隆的玉臀,将绷紧的丰满臀肉捏来颠去,顿时荡起阵阵迷人股浪,颤巍巍,肥嫩嫩,好似诱人果实即将瓜熟蒂落。
  若贞被揉得娇躯发软,羞得俏脸通红,双腿紧夹羞处,小嘴舌吻之际,喘着急促香气。
  高衙内心头火热,一手隔着薄裙摸着美人两瓣香臀,手指刮过美人深邃迷人臀沟。
  「嘤」若贞小嘴传来一阵急促呻吟,只觉男人色手顶在她圆肥臀缝最下端,正是那羞处所在,隔裙按在那处美肉微微用力,然后陷入她肥美细嫩的臀沟羞穴之中。
  若贞羞穴隔衣受袭,不由全身禁脔,紧张地夹紧双腿,香舌拼命缠着男人长舌,宝蛤蚌肉内又射出春水阴泉,这次竟如泄尿一般,阴精透过裙子,渗湿好大一片。
  高衙内只觉手中湿腻,不想若贞这般敏感,连衣裙也挡不住她那春意,忙把手一放,那团陷进的阴户美肉竟夹着衣料,带着两瓣肥臀微微颤抖,臀峰迅速恢复原状,实是弹性惊人!
  此时两人竟已深吻了三柱香时间,男女之嘴竟片刻未分!性之所致,高衙内再无可忍耐,左手捧压臻首,右手揉涅肥臀,继续与林娘子长时深吻,直吻得若贞淫水泛滥,娇躯阵阵禁脔不休。
  高衙内见她被自己吻得失魂入梦,闭目凝眉,羞艳无比,便左手仍捧着臻首续吻,右手轻轻将她衣带解开,白色薄衫下竟是一袭粉红里衣,但丰胸已然外露,便稍稍脱去里衣,顺势又解开粉红亵裤,那湿淋淋的亵裤顿时顺着林娘子修长雪腿,滑落地上。
  此时若贞已一丝不挂,但她受适才那泄精高潮冲击,大脑昏昏沉沉,竟浑然不知已被这色棍剥光,仍踮脚勾着男人脖子舌吻,直吻得「滋滋」有声。檀口不停开阖,主动朝这登徒子渡送香液,粉润嫩舌更是在男人口中吞吐不已。
  高衙内知她喜欢亲吻,每每缠住香舌,她便忍不住想张口轻呼一声,但口唇又舍不得与他分开,只能从琼鼻中溢出沉重的「嗯呜」哼声。
  高衙内惊喜之余,也再忍不住!此刻自已衣衫整齐,林娘子却已然精精光光,雪白肉体尽呈怀中,还顾及什么!当下竟来不及掏出跨下巨物,双手轻轻向上捧起翘臀,腰身向前一挺,大龟茹摩擦三两下,竟连带下身衣裤布料项进了若贞大腿根部深邃臀沟之中。
  林娘子正踮着脚尖勾着男人脖子激吻,她被吻得昏沉,竟浑然不知全身已一丝不挂,她仍高高踮着双脚,忽觉男人捧住自己屁股,脚尖几乎已离开地面,双腿根部捅入一根巨物,竟下意识夹紧双腿根部,将那巨物大龟茹隔衣夹住。
  柔腻湿滑淫水成穴的穴沟已隔衣夹住那巨物前端,高衙内大喜过望,胯下巨棒灼烈难当,不由向上急挺,大肉棒杆部顿时弹打在林娘子湿滑之极的羞穴阴洞之上。
  双手狂捏肥臀,臀肉饱满,臀沟深邃,阴户紧凑逼人,淫水极多,单是双腿根部紧夹都将他魂儿勾出!
  若贞已与他热吻四柱香时间,此时已然被他凌空抱起,双脚脱离地面,羞穴又受那巨物突袭,终于灵台一丝清醒,今夜尚未提出任何条件,如何能让他这般嚣张,不要一不小心,被他轻易得了逞!不由夹紧那巨物,不让它再动分毫,终于下定决心,勾着男人脖子,香腔费力吐出男人长舌,急喘香气,丰胸起伏,调匀呼吸!忽见两嘴连着老长唾液,不由羞得藏于男人怀中,红脸喘气嗔道:「衙内……奴家已然与您……吻了这般久,您就饶了奴家……这回吧。奴家终已嫁人,但愿奴家来生与衙内有缘,便与衙内完聚……」
  高衙内捧着丰臀,任她双腿根部夹着巨棒,却打断道:「本爷不求来生,只求今日!娘子,你身子不着片缕,叫本爷如何忍得住?」
  若贞大吃一惊,低头见自己一身雪白胴体一丝不挂,而男人却衣襟整齐,巨物正隔着男人下体裤袍插入自己双腿之间,一时羞得无地自容,羞急之间,双腿下意识凌空盘在这淫棍后腰上,臻首靠在男人肩上,双手死死搂着男人脖子,羞叫道:「衙内……您……您怎么把奴家脱光了……羞死奴家了……快,快饶了奴家吧!」
  说时,她那双腿紧紧盘在男人腰上,股沟顿时隔衣坐于男人巨物之上,下体羞穴骤然大开,高衙内那硕大无比巨物正直直向上竖起,大龟头正好顶在两片湿腻阴肉之间!借那阴洞大开之势,高衙内双手捧着肥臀,巨物向上一挺,大龟头上的布料顿时陷入桃源宝蛤之中!
  羞穴遇袭,林娘子霎时花容失色,脑海中顿时浮现被他那驴般巨物三度强暴之景,生怕再遭此厄运!此时自己尚未提出要求,如何能失身于他!急忙本能之下夹紧蚌肉,阻止那巨物深入!
  若贞一夹阴唇,高衙内只觉大龟茹顶着布料迫开紧凑凤穴,整个大龟茹都隔衣陷入阴户夹击之中,顿时感到大龟头上的布料被滚烫淫水浸泡,整个布料全都湿透,龟头刹时被淫水包围!这一夹,高衙内魂儿几被夹了出来!
  高衙内不由惊叹林娘子实是尤物!趁她羞穴夹挡大龟头之时,双手捧紧肥臀,更是用力上挺竖立的巨物,销魂之余右手捧着若贞雪白屁股,左手便去爱抚美少妇胸前丰乳!若贞羞得急忙如树獭缠树般盘紧男人熊腰,左手勾紧男人脖子,急忙腾出右手去压他左手,如此一来,臀下羞穴的防御便松懈了,男人那大龟头趁机又将布料顶入羞穴几分,几乎半颗硕大龟头已然顶入。若贞忙叫道:「衙内……不要啊!」
  ,修长双腿死死盘住男人后腰,再次用全力夹紧羞穴,高衙内只觉大龟头被她那紧致蜜穴夹得隐隐生痛,左手趁机又去袭胸,这次若贞右手遮挡不住,顿时被他一把死死握住一颗怒挺丰奶,若贞哭求道:「衙内……不要……不要!」
  高衙内死命捏奶,若贞羞穴一松,顿时大开,男人趁机向上一挺巨物,整个大龟头顶着布料插入凤穴之中。
  若贞只觉羞穴几乎裂开,穴腔死死夹住大龟头,再忍不住,羞叫一声:「好大!求您,放过奴家!」
  知道若非高衙内下身隔着布料,自己已然失身,羞气之际,全身一阵狂颤,忙低头隔衣咬住男人肩膀,琼鼻闷哼数声,只觉深宫内花心迷乱般酥麻之极,花蕊一张,竟又扑涑涑洒尿般喷出阴精来。高衙内尚未真个插入,便又让若贞潮喷一回,只觉包裹巨物的布料全被那阴精喷湿,这等尤物,这花太岁如何还能忍耐得住,虽被若贞咬得肩头生痛,仍双手抱着肥臀,颤颠颠将林娘子抱往酒桌,将桌上酒杯尽数扫开,大龟头仍隔衣顶着泽国般湿润的桃源,将这绝代美少妇放于案上。
  若贞泄得全身酸软,羞愧不已,虽知他便要用强,却无丝毫力气抵抗,只得用小手轻捶男人胸膛,口中不住轻声求饶:「衙内……不要……求求您……求求您……您已得过奴家三回……便饶了奴家这回吧……」
  高衙内淫虫上脑,哪里肯依,大龟头仍隔衣顶入湿穴,左手将她双手锁于脑后,只见那对硕大无朋的丰乳早被他搓红,泛起清晰静脉,在他眼见晃动不休,乳头更是鲜红翘立,右手便大逞淫欲,左右揉耍两对大奶,淫叫道:「娘子休要再说,你泄得如此淋漓尽至,也该让本爷好好受用一番!」
  若贞见他面目狰狞,已无适才柔情,知他已然失去理智,忙道:「衙内休急……奴家尚有一事……」
  正说时,忽觉右乳头被高衙内一口含入口中,不由如中电击,全身酸麻难当,忙仰起臻道,她双手被男人锁在脑后,只能任其俯身狂吻她丰挺右乳。只觉男人舌头正在乳头上时而画着圈,时而狂吸狂唉,几乎要将她魂魄吸飞。林娘子双腿盘紧男人后腰,咬着下唇,娇声求饶:「不要……衙内……求您……不要再吸了……啊……好痒……痒死奴家了……求求您……饶了奴家……奴家有相公的……求求您……」
  高衙内正迷醉地吸吮着这美女的娇乳,闻言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有相公便又如何,这对美乳还不早是本爷的,林冲那厮哪懂这美味!」
  说完,刚才一直忍住没动的左边那颗蓓蕾,被他大嘴一口含了进去,连同乳头周围乳晕及一大片乳肉一齐含在嘴里,迷醉地用力吸吮起来。
  「啊……啊!啊啊!」
  若贞敏感地带被他这么折腾,一阵阵快感立时从男人嘴里吸吮之处扩散,烧遍全身。
  「你太坏了……别咬……吸吮它就好了……啊……」
  高衙内嘿嘿淫笑,大嘴离开左乳,更用双手搓揉双奶,淫笑道:「舒服吗,林冲那厮怎能给你这般快乐。」
  言罢将双乳搓成一团,低头左右唉食乳头!
  若贞双手解锁,不由反手抱着男人雄壮后背,双腿仍缠在这花太岁腰间,任他吸乳,眼中清泪流出,不依地羞泣道:「你把奴家都这样玩了,还说奴家官人,奴家不依……饶了奴家吧」「你不依?」
  「奴家不依……」
  高衙内立马将她一双乳头凑到一处,舌头先是围绕双乳头根处舔了一圈,直让她呼吸急促起来,突然将双颗乳头都含入口中,吮食起来!瞬时间,身下美娇娘紧紧抱着他,嘴里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高衙内吸够双乳,又抬起头道:「娘子,你今夜便再给本爷一回,还不依本爷吗?」
  若贞脸上早已潮红无限,但仍不肯就范:「奴家偏不依嘛……」
  高衙内轻哼一声,「我看你能忍得了多久!」
  「您这样说奴家官人,奴家就是不依。」
  高衙内淫哼一声,从羞穴中拔出巨龟,忽地一捞裤袍,终于亮出那硕大巨物。
  只见那淫具早如赤红金枪,雄壮粗大无双无双,恶狠狠剑拔弩张,淫雄气势赅人之极!
  若贞吓得全身泛红,知得又要强juan她,急哭道:「衙内,您,您要干什么……求您……万万使不得……奴家还有一事想求……奴家不依……奴家不依嘛……」
  高衙内见她哭得紧张之极,双手猛地抓起若贞一双小腿,不由她分说,立时将她双腿压过臻首,那肥臀顿时凌空翘起,臀肉间所夹丰腴凸物全然露于高衙内眼前,只见凸物上黑亮阴毛密布,汪洋般淫精密集于紧小幽壑之间,闪着淫光,更是弥漫着靡靡芳香淫味。
  若贞被摆成这般淫荡姿态,不由大惊失色,忙扭动雪白翘臀,羞嗔道:「衙内……等等……」
  忽又羞叫道:「不要啊!」
  原来高衙内紧压林娘子双腿,大嘴忽然贴上,直吻黑亮芳草之处,一口便吻到鲜美肉瓣上方。
  若贞只味全身拟融化般难受,不由扭摆肥臀,急道:「衙内,不要,羞死奴家了,快,快快饶了奴家!放过奴家吧!」
  高衙内粗糙长舌飞掠过一片柔软阴毛,舔着一团馒头似阴肉,只觉阴肉上淫水多极,不由大口唉吸淫液。舌头更是拨开层层黑绒,究在阴唇堆里找出一粒花生米般大小的圆圆肉儿,只见那肉儿妖嫩无比,软中带硬,蠕动湿滑,娇艳诱人之极,正是林娘子的淫核。
  高衙内淫哼道:「娘子,瞧你依是不依!」
  大口一张,猛地咬住那阴户淫核,一阵狂吸乱唉!
  那淫核实是若贞死穴,最是敏感,端的是丝毫碰触不得,如今却被高衙内死死吸在嘴中,林娘子不由身子一僵,紧张地大声哭道:「衙内……您……您做什么!天啊,千万不要!」
  高衙内哪里顾她,只恣意轻咬那淫核,痒得若贞全身扭摆,口叫求饶不迭,小腹阵阵抽搐,臻首后爷,小嘴好似缺水鱼儿喘息不休,高耸雪峰晃荡出一波波勾魂夺魄的迷人乳浪,全身美肉无处不抖,宝蛤淫水更是开闸般狂涌,高衙内恣意吸那淫核,直吸得若贞再忍不住,只得浪呤起来:「饶了奴家……求求您……奴家错了……奴家错了……求求您……不要……不要再咬那处了……奴家好痒……好难受……」
  「天啊!痒死奴家……求您……莫再吸了……死了……奴家要死了……啊……啊啊……噢……好痒……不要……衙内……奴家错了……求求您……」
  高衙内不顾一切,只去攻击那淫核,若贞哪里受得这个,双腿已然紧紧夹住男人头颅,双手按着男人后脑,雪臀随高衙内咬淫核节拍不断扭摆,一边口中求饶,一边却不住向上挺耸羞穴,任男人不停吸食淫核。她被吸得魂飞魄散,淫水失控般涌出,随着臀肉流到桌面,早流了一大滩,屁股向上挺耸地节奏却越来越快,如颠如狂,羞穴被他这般玩了,口中再无禁忌,一边扭腰挺穴应承迎合,一边竟叫起床来:「衙内……好厉害……吸得奴家……痒死了……舒服死了……不要……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好难受……痒……痒……啊……噢噢……舒服……好舒服……奴家……要丢了……舒服死了……不要……奴家会没魂的……衙内……奴家错了……莫再吸……奴家要丢了……要丢了啊……」
  高衙内只觉嘴下羞穴淫水乱涌,穴口一张一合,只她就要喷精,这回定要让她喷个尽兴,一边咬那淫核一边闷哼道:「你还依我不依……」
  若贞体内似要喷尿一般,哪里还能忍住,急道:「奴家依您……奴家全都依您……求您……奴家真要丢了……不要……奴家要丢了……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奴家真要喷出水儿来了……求您,快放开奴家那处……不然弄您脸上……羞死奴家了……啊啊……来了……来了……奴家丢了!」
  这回林娘子被高衙内吸得凤穴大开,深宫内如憋急一泡肥尿,花蕊如尿眼喷尿般大张,突然一麻,凤穴一阵抽搐,穴口绽放,淫水如喷泉般喷洒在阴唇两旁,一股股火热香甜的阴精浓液却如射尿般从花蕊深处飚射出来,在淫水喷泉中好似一条水线直射而出!
  高衙内忙抬起头来,那股阴精顿时击打他脸上,浇得他满脸都是,力度之强,竟让他脸上隐隐生痛!又见她阴精淫水双双喷出,却一如飚尿,一如喷泉,这般奇景,便是他玩女无数,也是首见,不由张开嘴,任那阴精花浆射入口中,只觉这阴精更香过淫水,清香可口,甘甜不散,好似仙品香茗,沁人心脾!
  「啊!」
  若贞失神般春呤,抬高雪臀,羞穴冲着这花太岁大嘴不住一挺一收,竟似要对准男人大嘴,好让那阴精尽数射入他口中!
  高衙内知她心意,这美少妇已被他弄得失魂,想让他亲吻羞穴,已做安慰。
  高衙内却想:「不知林娘子可如她亲娘李贞芸一般,也会小死过去?」
  想罢故意缓缓抬高大嘴,不去安抚羞穴。
  林娘子屁股越抬越高,直将小穴凑近高衙内嘴边,穴口对准大嘴,任他将阴精尽数吞入腹中,她羞穴喷得甚酥甚软,却不得男人大嘴安慰,不由急得几欲死去。
  那阴精终有尽时,又喷一会儿,只见阴精水线与淫水喷泉如息尿般缓缓收回,穴口也缓缓闭合,仍是那般紧凑。
  林娘子得享极乐高潮,「啊」地轻喘口气,雪臀终于落下,重重落于案上。
  高衙内暗叹一声:「可惜了,仍未如她娘那般小死,今日定要入肏到她小死一回,方肯甘休!」
  想罢低下头去,深吻滑腻羞穴一回,以做安慰,忽地握住她一双小腿,将她修长双腿成一字大大分开,令羞穴大张,一挺跨下巨物,大龟头正对汪洋般多汁的鲜红凤穴,龟茹拨开两片湿肉,将那拳头般粗壮的巨龟缓缓顶入湿穴!
  若贞泄得迷迷糊糊,虽觉双腿被分成丑陋一字,那巨龟已经迫开自己羞处,却也再无片力反抗!她微睁羞目,见那赤黑丑陋巨物如人臀般撑开自己下体,两片阴唇被迫开到极致,几欲裂开,巨物就要一击得手,知道失身在即。这巨物三度要过自己身子,回回juan得自己死去活来,欲死欲仙,今夜再被他juan淫,不知要到何时方休,自己官人那事,却尚未求他!想起林冲,不由羞恨欲死,忽觉那巨大龟茹已然撑破自己羞穴,下体几要裂开,不由湿穴一急,抽搐着将全身剩余之力尽数使在羞穴上,今两片已张到极限的阴唇死死夹住大龟茹,不肯片刻轻放,双手雨点般捶打男人,哭道:「衙内……莫要用强!莫再强juan奴家!奴家尚有一事相求,只要……只要衙内应允,便,便任您尽兴作乐……求求您,求求您了……止稍耐片刻……求您,求您饶了奴家!」
  高衙内双手压实那劈开成一字形的修长双腿,眼见林娘子雪白肥臀凌空高耸,那嫩紧多汁的凤穴被自己那硕大行货头儿捅开,如渗水鲜花般怒放,两片湿滑花瓣抽搐中拼命夹紧,如吸奶小嘴般吮食巨龟,一股股乳白淫液从密不透风的阴唇肉瓣间挤出羞穴,如温泉般泡得巨龟好生舒畅,更令房内淫香弥漫,充鼻灌脑,引得这花太岁肉棒大动!
  高衙内哪里还能顾她求饶,任林娘子小手捞痒般捶打胸膛,双手握紧若贞小腿,不顾羞穴紧夹,臀肌用力,淫笑着前挺巨物!
  林娘子已是强橹之末,虽尽全力收紧羞穴,怎奈淫水太多,羞处过余湿滑,那巨物已渐渐迫开肉瓣,缓缓深入进来!
  「不要……您那活儿……忒大了……不要……不要……求求您……」
  察知羞处欲裂,就要失守,若贞银牙咬紧,双手再无力捶打男人胸膛,只得隔衣抓紧这登徒双胸肌肉,羞穴拼命用平生气力夹实巨龟,做最后挣扎,失声软语哭求道:「衙内……万莫……万莫强juan奴家……」
  高衙内大龟茹被羞穴夹得隐隐生痛,知若强行抽入,必将插坏这美妇神器。
  他忽生别法,用全力抽出巨龟!若贞阴唇肉瓣正拼命夹着大龟头,忽被那丰厚龟帽重重一刮,只觉全身魂魄似被刮出,不由「呃」得一声娇呼,凤穴春水急涌而来,双手死死抓实男人胸肌,脸如酡枣,轻声羞嗔道:「衙内……您……」
  高衙内奋起淫威,双手压实若贞小腿,忽儿上下甩动粗长无匹的驴般巨物,用儿拳般丰硕的大龟头敲打林娘子羞处淫核!这不用手扶「棒打女穴」,乃高衙内独门淫技,实是非同小可。
  林娘子最敏感的淫核被男人用龟头敲打,顿时全身如触电般难当,怎奈一双小腿被这淫徒制住,屁股高挺,羞处尽现男人,实是挣扎不得,她浑身痒到极致,双手死抓男人胸肌,哭求道:「衙内……您干甚么……不要……求您……好痒……奴家……实受不得这个……奴家好生难受……衙内若真喜欢奴家……便厚待奴家……求求您……呜呜……好痒……别折磨奴家了……奴家……奴家又要泄身了……」
  高衙内不想林娘子敏感如斯,眼见若贞淫核凸硬而起,羞穴怒放,知她又要喷精!他止住「棒打女穴」,巨物对准滑穴,刚要插入,若贞急求道:「衙内不要!奴家官人……兴许归家……若被官人瞧见……奴家无脸做人……您莫急色……先想个万全之策,奴家,奴家再与您尽兴欢好一回……包如您心意就是……」
  高衙内「嘿嘿」淫笑道:「娘子且放宽心,我已令人灌醉林冲那厮,你丈夫今夜必不归家!你不必顾及林冲那厮,便放开胸怀,今夜再与我尽兴寻欢作乐一回吧!」
  言罢缓缓挺动巨物,又插将进来!
  林娘子听林冲被他玩于鼓掌之间,不由心灰意冷,知他事事算尽,为了官人,只得迎合于他,她银牙咬住一缕长发,双手紧抓男人胸肌,不再夹紧羞穴,反而松开阴唇肉瓣,任那巨物一寸寸挤将进来!
  这回高衙内那巨物却进得甚慢,仿佛要摧毁若贞最后的贞洁之心。林娘子死死咬住长发,只觉男人那巨物粗大更甚往昔,正步步深入,插得自己阴户渐渐隆起,羞穴爆裂般充胀难当,才进如小半,便似已将自己羞处填满。她只得用力成一字劈开双腿,好令这巨物进得容易些。羞愧之际,见他淫笑着收紧小腹,知他要做最后一击,不由凤穴蠕动抽搐,淫水乱涌,只得抓紧男人胸肌,咬着长发将秀脸撇到一边,缓缓挺起已被插入半根巨物的羞处,做迎合之态!
  那花太岁果然深吸一口气,双手压实若贞劈开的双腿,淫笑道:「娘子放心与我作乐,你家官人已烂醉如泥,今夜断不会回!只要娘子敞开胸怀,本爷今夜定令娘子爽到极致!」
  「嗯……」,林娘子下意识「嗯」得应允一声,凌空耸起雪白翘臀,挺高羞穴,用力将已到张极致的湿腻阴肉再张开些,准备迎合这最后一击!若贞忽儿想起一事:「我尚未求衙内允我陪官人去边关,如何能任他就这般得手!但这如今已成这幅丑陋姿态,他那巨物已入一半,只能任他强juan了……」
  她灵台如电闪般闪过,猛然想起锦儿之计,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顿时高声娇呼:「锦儿,快快救我!」
  怎奈此时她数度高潮后口子噪子疲软乏力,越是用力呼喊,反而越是发不出声来,呼救之声如卡在噪子上,哪能让人听见?林娘子知道自己噪子失声,再无力挽回局面,一急之下,又见高衙内正准备收腹挺臀juan淫自己,只得双手用全身力气抓实男人胸肌,秀脸酡红,凤目泪眼睁睁地瞧着这登徒子的帅俊淫容,轻声哭嗔道:「衙内,您那好大,万万轻些肏奴家!」
  高衙内一对胸肉被她那小手抓得好生舒服,仿佛诱他来肏,又见这美妇泪眼娇羞迷人,更是夸他行货好大,还说出「肏」字来,不由淫笑道:「娘子已与我欢好三回,自知我那活儿恁地大过你家官人,深得它好处,却怕甚么?今日本爷已连玩俩女,尚未爽出,这活儿比往日更大些,娘子好生消受吧!」
  言罢再不想忍,用全力一挺粗腰,那赤黑巨物怒胀中「咕叽」一声插入深宫,直插得穴肉爆开,淫水四溅,男人一对阳卵拍打肥臀,巨龟直中靶心,紧顶深宫花蕊!
  林娘子「噢」得失声怪叫,直被那驴般巨物肏得蛾脸扭曲,雪白大屁股不由自主凌空高耸而起。似怕被硕大阳具插爆窄穴,羞穴湿肉全力张到极致以包容那巨物。她泪眼大睁,亲眼瞧见这淫棍得逞后一脸得意面容,顿觉今日引狼入室,又被这淫徒强juan,实是愧对丈夫之至!若贞想到林冲,极度刺激之下羞穴更是不住禁脔,大收大夹,深宫被那炙热巨龟死死顶住,全身一阵肉紧,花蕊如生爪子一般夹紧巨龟,只得向上急挺阴户,凤目圆睁瞧着男人,小嘴如鲤鱼呼气般大张,双手死死掐住男人胸肌,深宫花蕊一张一放,再忍不住那强烈高潮,直感浑身如上云端,只得娇声浪嗔道:「衙内……你又强juan了奴家……啊……好大……好舒服!奴家丢了,丢了啊!」
  刚叫罢,一股股滚烫阴精如飙尿般「扑涑涑」急射而出,淫水亦从阴肉间急涌而出,羞穴顿时如汪洋般狼藉!
  高衙内双手压稳美妇双腿,巨物插入林娘子那「羊肠小道」,巨龟被她那「含苞春芽」触及,耳听林冲之妻高声叫床,再加那滚烫阴精重重射在巨龟马眼之上,巨棒又受汪洋般淫水浸泡,端的是舒爽畅快之极!只一插便令林娘子高潮至此,如何不令他得意之至!他双手压牢若贞小腿,借她那花心怒放急射阴精之势,高叫一声,用力再挺巨棒,直将巨龟迫开花心,直入子宫,直到跨下阴毛触实若贞羞穴,大腿与林娘子肥臀相贴,巨物尽根进入羞穴,方才甘休!
  若贞只觉自己体内如含一根长枪,小腹亦被插得隆起老大一块!她知男人已插了个尽根,羞处爆满之际只能「噢噢」叫床,不住大丢阴精,尽数射在巨龟之上!此时俩人性器全然密合,若贞丢精泄水虽多,却尽被那巨物塞在阴洞内不得泄出,更觉羞穴内充涨难当。她一边丢精叫床,一边双眼含泪盯着男人,始终含羞与这花太岁对视,酡红蛾脸因极度肉紧而扭曲,见男人直勾勾淫笑瞧着自己,双手再无力抓住男人胸肌,只得抓住这瞪徒恶少胸前衣衫,知道自己因高潮肉紧而扭曲的面容被他尽数瞧去,更是羞得无地自容,不由咬紧牙关,扭曲蛾脸,抽搐中又急挺羞穴再射出一股股阴精!她不想再被高衙内嘲笑自己因高潮而扭曲的秀脸,便用力一拉高衙内胸前衣衫,将他搂入怀中。双手环搂男人后背,臻首埋入高衙内肩内,颤颠泄精之际,在他耳边羞嗔道:「衙内,您好坏,您好坏……奴家恨您,恨您嘛……」
  言罢张口咬住这花少雪白脖颈,肉紧中仍在「扑涑涑」丢着阴精!
  高衙内任她咬着脖颈,粗大无双的肉棒仍深插穴内,双手却松开小腿,改为捧起肥臀,随她泄精节拍颠动臀肉。
  若贞小腿被压良久,已然酥麻,一经松开,竟不由自主缠在这登徒子粗腰之上,修长雪腿将男人紧紧夹住,随男人颠臀节拍,挺耸性器,一边禁脔高潮,一边令双方性器紧密结合,天衣无缝!
  泄到终时,高衙内巨龟察知林娘子阴精喷射力度已弱,便张开大手,牢牢握实若贞那一对硕大无朋的大奶,直握得乳肉从男人姆食二指中爆出!高衙内张开大嘴,一口深深吸住右边那坚硬奶头!
  躺在酒桌上的若贞「噢」得一声娇叫,丰胸猛然挺起,柳腰弯成弓型,双手抱紧男人后脑,双腿殊死夹住男人后腰,羊肠羞穴仍含着整根巨物,更被男人坚硬阴毛触碰得好生麻痒,不由挺耸禁脔性器,一边感受这吸乳丢精的高潮余韵,一边体味男女性器紧合的水乳gao融。
  高衙内抓捧丰乳,一边顶着巨物,一边大口吮吸手中乳肉奶头,待若贞颤微微泄完最后一丝阴精,才抬起头来,一边握揉丰乳,一边盯着若贞淫笑道:「娘子,这番舒服吗?」
  林娘子双腿夹着男人后腰,全身羞红,不由双手捧着这登徒子的俊脸,见他英俊之极,实非林冲可比,不由她不动情,含羞蚊声嗔道:「舒服嘛……衙内您坏死了……害奴家丢这么多……叫您轻些的……」
  高衙内将那对怒挺丰乳揉成一团,淫笑道:「娘子,本爷玩女无数,娘子是本爷唯一能尽根而入的,他女均非娘子可比。娘子的精水又多又急,烫得本爷那龟头又酥又麻。我爱娘子至此,娘子既已失身,今夜林冲那厮又不归家,娘子当如何报答?」
  若贞听高衙内又提起自己丈夫林冲,羞穴不由又刺激得又些肉紧,她蛾脸微搐,忙夹紧修长双腿,想到丈夫愚钝,不听己劝,被高衙内玩于股掌之间,害自己以身来换他的平安,不由也有些气他。若贞此时已然失身,再无他念,双手勾着这登徒子脖子,凤目含春嗔道:「衙内当真想勾答奴家?」
  高衙内笑道:「你我性器已然gao合,娘子何有此问?本爷不仅勾答娘子,还想与娘子完聚!」
  若贞羞道:「奴家……奴家怎能与衙内完聚?我那丈夫虽愚,但武艺超群,您不怕恶了你我性命?」
  高衙内笑道:「林冲不过一武夫,我父亲手下一狗而已,我何惧他?他若对我不敬,令他边关充军便是!何况我爱娘子,便是以命相搏,也是无妨!」
  若贞听得羞穴夹实巨物,阵阵肉紧。她芳心堪乱,忙双手乱捶男人胸膛,嗔道:「讨厌嘛……不许你这般辱奴家丈夫,奴家究是有夫之妇……」
  高衙内淫笑道:「为何我一提及林冲那厮,娘子便出水儿?」
  若贞又羞又急,性器禁脔,双手乱捶道:「讨厌……您好坏哦……坏嘛坏嘛……」
  高衙内勾起林娘子下巴,一顶穴内巨物,色色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早与娘子gao欢数回,回回与娘子尽欢,林冲又能奈我何?娘子,你我性器已然水乳gao融,林冲如何还能满足你?娘子今夜,当如何报答我?」
  若贞双手勾实男人脖子,蚊声嗔道:「衙内若真想勾答奴家,奴家今夜便……便以身报答衙内……让您尽兴便是……就怕衙内……不是真心……」
  高衙内大喜,双手手指揉捏乳头,笑道:「天可怜见,本爷今日连玩俩女尚为娘子留精,如何不是真心!」
  若贞此时羞处被那巨物撑开,最是难耐之时,乳头又被他捏玩,不由轻扭娇躯,双手也隔衣捏弄男人乳头,嗔道:「淫虫,坏蛋,辱了别家娘子,又来辱奴家……奴家只允您今夜最后一回……衙内爽出后,也要允奴家一事,否则奴家不依嘛……你捏奴家乳头,奴家也捏您的!」
  高衙内淫笑道:「那要瞧娘子今夜表现可否如我意……」
  若贞捏弄男人乳头,她知今夜一场性战难免,不由将心一横,一边轻扭肥臀,令羞处与那巨物摩擦一处,一边蚊声羞道:「奴家便尽己所能,包爷称心便是……爷,奴家今夜背着夫君与您欢好,还不如爷心意吗……」
  这声「爷」叫得又酥又媚,直入高衙内心肺,高衙内不由淫兴大动,哈哈淫笑一声,便要挺枪肏穴。
###  这声「爷」叫得又酥又媚,直入高衙内心肺,高衙内不由淫兴大动,哈哈淫笑一声,便要挺枪肏穴。
  此时若贞已放开胸怀,想到自己失身他多回,不如一心迎合于他,让他早些爽出,好有求于他。察知体内巨物大动,不由夹紧男腰,蛇腰轻摆,嗔道:「衙内,快吻奴家,边吻边肏奴家,奴家不想让锦儿听到……」
  言罢渡送香腔,主动索吻,丁香小舌顿时与男人缠绕一处!
  高衙内志得意满,缓缓外拔巨物,直拔到只余巨龟在内,顿时带出好大一滩阴精淫水,哗哗流出穴腔之外!若贞闷哼一声,挺起羞穴,强忍体内欲火,捧着男人俊脸深吻不休,凤穴夹实龟茹,只等男人抽送。高衙内终于挺耸巨物,一边与若贞激吻,一边大抽大送起来!屋内性器gao合之声顿时大作,「咕叽」抽送之声与「滋滋」舌吻之声此起彼伏,余音绕梁,不觉于耳!
  正是:酒作媒人淫念张,爱欲gao织心神盲。误把恶少当君郎,宣淫不顾坏纲常。教头混沌醉一场,衙内驴货正受爽。官人突归吓破肠,浴桶藏春色胆狂!


第十四回 藏幕后颠春 夫恩安在(下)
  话说林冲娘子张若贞引狼入室,原为求保林冲平安,不想却被高衙内这登蚲aoㄉ儆霉バ闹酰盏梅夹恼趼遥辔侵剩话鼍猓糜诎干希樗币酰∧酶叩鳎形此党鏊笾拢瓜茸允Я松碜樱凰「迦耄叩么蠖换兀
  她已四度被这淫徒强juan,早得他那驴货好处,虽感万航屈辱,但体内极度舒畅充实,却是忍无可忍,又知丈夫林冲已被高衙内托人灌醉,断不会归家,便再无顾及,一时意乱情迷,也不去想求这花少救夫之事,终放开胸怀,主动索吻任他juan淫肏弄,好让他早些爽出。
  此时林娘子浑身一丝不佳躺于酒案上,一双粉手紧搂男人后脑,将樱桃香腔吻实男人大嘴,左右扭摆臻首,将丁香小舌与男人长舌作抵死缠绵,拼命渡送香液,直吻得「嗞嗞」有声。一双修长雪腿却死死缠住男人后腰,随男人抽送节拍挺臀送穴,小腿着力下压男人后臀,好让双方性器做最大程度gao媾。高衙内此时却仍衣衫整齐,搂着人妻雪白香嫩的裸身,只跨下巨物撑爆湿穴,深入若贞腹中,见若贞如此动情,知这美妇已被自己挑得欲火焚身,正需满足,当即双手捧起这绝色人妇肥臀,令雪臀脱离桌案,凌空而起,硕大无匹的赤黑肉棒毫不怜香惜玉,也无需什么九浅一深,竟疯狂般恣意大抽大送起来!抽得次次只余巨龟含在穴腔内,送得次次尽根未入,直抵花心,直送得一对大阳卵次次拍打肥臀,「啪啪」肉击声顿时大响!
  若贞被这巨物次次尽根而入,巨龟迫入子宫,似要被他捅入肠腹,小腹那被巨龟肏得时而隆起,时而复平,阴穴更是爆胀到极致;抽出时,巨龟伞帽刮磨阴肉,肉唇翻张,带连着魂儿几被抽走!这一时天堂,一时地狱般的颠狂gao配,抽送得若贞淫水如开闸般狂涌不休,裹泡那巨物,又被那巨物挤出穴腔,顺着肥臀流淌案上,酒案上顿时积起好大一滩淫水。此时「啪啪」肉击声、「咕唧」抽送,「滋滋」热吻声响彻房内,更诱得若贞羞不可当,激情四溢。若贞不想叫床声被锦儿听去,只得捧压男人后胸,拼命与这登徒子抵死激吻,恣意挺穴迎合,片刻不愿停歇,与这登徒子唇儿相凑,舌儿相弄,只顾「唔唔」闷哼,以压抑心中舒爽之气。
  高衙内俯着上半身,嘴品香舌柔唇,棒肏紧嫩宝蛤,耳听淫糜之音,更是抽得兴起,一边张嘴大口吞食这人妻舌上香液,一边加大抽送密度!他一心想收服这东京绝色,竟不顾一切,以最大密度狂抽狂送,阳卵次次碰击香臀,直撞得臀肉泛红,跨下坚硬阴毛更是次次触击嫩穴,痒得若贞淫水密涌,臻首扭摆不休!
  「咕唧!咕唧!咕唧!」
  赤黑巨物抽得水声四溢,鸾凤惊咛;「啪!啪!啪!」
  硕大阳卵撞得雪臀泛红,嬬肉颠颤!
  高衙内再度完美壳得这绝色人妇,只顾颠狂抽送,巨物几要将这湿滑之极的窄穴捣烂。若贞爽到极致,虽想以激吻压制这畅爽gao合的极度快感,但高衙内越抽越快,越抽越大力,这强横淫技,怎是若贞一弱女子所能抵御!也只三百抽,若贞便再忍不住,叫床之意终战胜理智,她丰胸急据起伏,香舌含住长舌急吞数口男人谗液,终用力捧起男人俊脸,抽出香舌,大喘香气,绯红凤目含泪媚勾勾直盯着高衙内,酡脸肉紧扭曲,终于高声叫起床来:「爷……您好厉害……好棒哦……肏得奴家……好舒服……舒服死了……爷……轻些肏奴家……奴家受不了了……好舒服……啊啊……呃……噢!」
  高衙内听得淫心奋起,更是大力抽送,淫笑道:「娘子这番可舒服了?」
  「舒服死了……爷莫停,奴家要到那爽处了……」
  高衙内边抽边逗道:「娘子小声些……不怕被锦儿听去?」
  若贞又羞又急,此时全身已被淫焰焚燃,只媚声叫道:「爷好棒……奴家……奴家顾不得这许多了……奴家要丢了……爷……求求您……快肏奴家吧……万万莫停……」
  高衙内淫道:「适才你不是不让我肏,怨我强juan于你?」
  若贞双腿夹紧男人后腰,高声呻吟道:「奴家错了……奴家不怨衙内……奴家被爷肏得好生舒服……忒舒服了……奴家……早想让衙内肏了……爷……再快些……就这般……好深……好舒服……奴家今夜是爷的……甘愿背着夫君任爷肏……爷……您好会玩女人……好棒……贞儿……舒服死了……贞儿……想爷肏……」
  高衙内见若贞如此激情,叫床间更自称「贞儿」,显是对己入情,更起收服之心,今夜定要肏得她如她娘般小死过去,方肯甘休!想罢一边咬牙大力抽送,一边淫叫道:「贞儿……可喜欢本爷……肏弄?」
  若贞只顾与他双双爽出,浪道:「贞儿喜欢……爷肏得……贞儿好爽……爷也爽吧……」
  高衙内怪叫道:「本爷肏女无数,只肏娘子最爽!贞儿,本爷比起你那丈夫林冲如何?」
  若贞听他又提起官人林冲,倍感自责,一颗心紧成一团乱麻。她悔恨之余,却被刺激地浑身粉肉颤抖,只想一心迎合于他,让他早爽,不由含羞嗔道:「爷自是远强于他……爷最棒了!」
  若贞说时,激地羞穴一阵癫狂抽搐。
  高衙内重重抽送,笑道:「林冲那厮那活儿想必是三寸丁,蜡枪头,满足不了贞儿!」
  若贞羞得心神乱荡,缠在男人后腰上的双腿不由上下乱踢男人屁股,粉拳雨点般捶打男人胸膛,羞嗔道:「爷又羞辱奴家丈夫,贞儿不依,贞儿不依嘛!」
  高衙内双手捧实肥臀,指尖用全力掰开臀瓣,猛然全力大抽巨物,枪枪深入靶心,大阳卵次次重重拍打右贞菊花,淫叫道:「林冲那厮有什么好,我便羞辱于他,瞧你依是不依!」
  这十数下狠到极致的抽送,林娘子哪能忍受得住,瞬时将她送上巅峰,浪吟道:「好舒服,好棒!错了奴家……轻些……奴家错了……贞儿依您……贞儿全依衙内……」
  言罢双腿抵死盘紧男人屁股,双手将男人紧搂入怀,双手狠抓男人后背衣衫,令巨龟牢牢在深宫花内之内,将蛾脸与男人右脸紧贴,湿穴禁脔不休,就要到那极乐巅峰。
  高衙内知林娘子就要高潮,就仍不肯甘休,大龟茹在她深宫内画着圈儿,续逗道:「娘子既然依我,便叫声『林冲那厮远不如我』听听,也辱你丈夫一回!」
  若贞被他那硕大龟头逗的魂飞九宵,她因羞愧而心紧一处,双手狠抓男人后背肌肉,心中急道:「今夜已然如此,便任他所为,与他尽兴作乐一回吧!」
  迷乱中全身泛红,一咬下唇,竟听话般淫嗔道:「林冲那厮,远不如衙内!贞儿,甘愿背着他,被爷肏……爷肏得……贞儿好爽……啊啊啊……贞儿要丢……要丢啊……」
  言罢,张嘴用力咬住男人肩膀!
  高衙内肩肉吃痛,只觉若贞羞穴狂吸巨物,知她一提林冲,便易高潮,此时更被辱没自家丈夫所刺激,显是爽到极致!果然,若贞那花心如生利爪般死死抓住巨龟伞帽,诱得他险险射出浓精!忙支起身子,深吸一气,压实精关,突然淫心大起,双后至后捞起林娘子一双小腿抬高右左分开,用全力抽出巨物!
  若贞正要高潮射精,此时巨龟猛然刮开花心刮翻阴肉抽出体外,子宫内待射阴精竟被硬生生憋住,顿时失魂般盯着男人,雪臀在案上急扭急挺,寻找那巨物,蛾脸肉紧扭曲,淫嗔道:「爷……您干甚么……莫调奴家……贞儿就要到了……求求您……快快插入……」
  高衙内淫笑道:「林冲既远不如我,贞儿快叫声『官人』听听!」
  若贞双腿被他捉住,只得乱扭蛇腰,羞气道:「贞儿不叫……爷您好坏……贞儿不叫嘛……」
  高衙内乱叫道:「瞧你叫是不叫!」
  言罢又使出「棒打女穴」,大龟头重重敲打那凸起淫核,大肉杆不住敲击阴缝!
  若贞痒到极致,这丑陋姿态,顿时又令她将憋住的高潮之闸放开,只见她耸起肥臀,阴户贴实那巨棒下侧,穴口对准男人巨物根部,强忍心中羞辱,口中高叫道:「别敲了,贞儿丢了!啊啊啊!」
  叫罢,穴门如婴儿张嘴般绽开,一股滚烫阴精冲着巨物根部和那对大阴卵,如水柱般激射出来!
  高衙内巨物根部和大阳卵被那滚烫阴精重重冲刷,顿时爽飞天外,忙将整根大肉棒置于穴口前,时而用这喷射阴精冲洗棒身,时而冲洗巨龟,直到整个巨物全部冲洗干尽,才又挺枪对穴,一鼓作气插入肉中。
  若贞高叫一声,几乎被他插得昏死过去,忙劈开两腿,左手搂紧男人脖子,右手抓起男人左手,令他紧握自己右边丰乳,哭嗔道:「衙内,您好坏,你好坏!羞死奴家了!」
  高衙内左手撮揉大乳,巨物插在林娘子体内,瞧着她高潮后的红透蛾脸,淫道:「贞儿,我的好娘子,你都这般爽了,更用阴精为本爷洗那活儿,还不肯与本爷完聚吗?你当真铁石心肠,不喜欢本爷?」
  若贞心中大紧:「难道,难道真要改嫁于他?我已这般对不住林冲,这最后底线,万莫被他攻破了。可是,为何一想到与他完聚,心中却没来由好生喜欢……他这般风流倜傥,林冲恁地远不能比……」
  她芳心纠结,喘着高潮后的余韵之气,情默默瞧着高衙内,终于收稳跳动芳心,又拉过男人右手,令他右手也如左手般紧握一颗丰乳,双手再压紧男人握乳双手,轻轻扭动香臀,令双方性器纠缠摩擦,含羞嗔道:「爷……奴家真心喜欢您嘛……怎奈,怎奈今生无此缘分……贞儿非铁石人,贞儿今夜,便与爷尽兴作乐……任……任爷肏弄,便是使劲浑身解数,也要令……令爷大爽一回,算是贞儿,报答衙内厚爱之情……」
  高衙内听得血脉喷张,双手加紧摄乳!若贞顿了一顿,扭着香臀,羞穴画着圈儿吞研那巨物,续嗔道:「衙内强juan奴家四回,奴家皆不怨您。衙内若是……若是喜欢贞儿羞辱自家丈夫,贞儿……贞儿便说与您听……这般可如您意?」
  高衙内狂喜道:「如此最好!」
  正要挺枪肏穴,林娘子忽娇喘道:「爷慢来。爷肏奴家多时,这回爷无需动作,奴家便自行耸动羞处,帮爷套那活儿……如何?」
  言罢左手压下男人后脑,奉上香唇,又与高衙内吻成一处!下体却轻轻耸动不休,为这花太岁套棒。
  高衙内站在地上一动一不动,任若贞自行套棒,与若贞吻得「滋滋」作声,这番激吻,又吻了一柱香时间,高衙内这才捧起臻首淫笑道:「贞儿果然妙人儿,林冲那厮实是配不上您,娘子你说是不是?这厮好生福气!」
  若贞轻耸香臀套那巨物,含羞嗔道:「奴家这般为爷套棒,林……林冲却从未曾享用过呢……衙内福气……远大过林冲……衙内,奴家躺在案上,实有些不便……不如……不如趴起来,衙内从后进入,奴家再为衙内套棒可好!」
  高衙内哈哈淫笑道:「只是片刻不愿与娘子分离!」
  言罢双手捉起若贞一双小腿竖成笔直再向下一翻,顿时令她双腿站于地上,此间俩人性器果真片刻未分!
  高衙内定住身,双手握实若贞杨柳小腰,巨物尽根插在绽开的凤穴内!
  若贞此时已然心无旁婺,只想放纵一回,与这登徒子尽兴gao媾作乐,令彼此共到那爽处!她双腿退后两步,双手抓着桌沿,娇躯弯下,臻首埋于双手之间,肥臀向后高高耸起,几翘到极致,口中嗔道:「爷……您且莫动……待贞儿自行耸臀……为爷助兴……爷只顾享受便是……」
  言罢肥臀前后一收一耸,大套那巨物。此时俩人如狗般gao合,这丑陋姿态,引得若贞淫水又成汪洋,直套得「咕唧!咕唧!」
  淫声大作,淫水顺着若贞赤裸大腿淌于地上。若贞羞臊不已,竟套得更快了,肥臀回回向后大耸,直耸到尽根吞入那巨物,臀峰撞击男人小腹。此时高衙内仍未宽衣,只那巨物掏在裤袍之外,林娘子却一丝不挂弯下腰肢后耸肥臀,真是淫糜之极。那肥臀次次碰及男人裤袍,若贞直想高衙内速速脱去衣衫,与他双双赤身gao战!
  若贞一边卖力耸动肥臀,一边向后扭过臻首,一头乌黑长发翻飞之际,含情瞧着这登徒子,来回后耸屁股,嗔道:「爷……您好厉害,便是站着不动,也弄得贞儿出了好多水。贞儿这般耸臀,可如您之意?」
  高衙内眯着色眼,双手开始不住拍打肥臀,直拍得「啪啪」大响,笑道:「自是大称我意!林冲那厮可得这般享受?」
  若贞任他拍臀,直感浑身酥床,羞得雪肉泛红,嗔道:「奴家丈夫那活儿,远没爷的大,又不如爷耐久……每次便只片刻,便既爽出,如何有这福气……便是奴家那屁眼,也只被衙内用过,林冲从未享用!」
  言罢,顿觉这话太无廉耻,羞得湿穴抽搐,不由加快耸臀速度。
  高衙内听得淫威勃发,双手全力掰开若贞臀瓣,只见那红嫩菊花露出芳容,随若贞耸臀节奏,一张一合,好不诱人。
  若贞知他正赏看自己屁眼,不由用力弯下身子,一边卖力耸臀,一边嗔道:「爷若是喜欢那脏处,今夜那再让爷享用一回,奴家那处,只供爷一人……一人享用便是……」
  高衙内大喜过望,见若贞湿穴溅出白沫,她自行耸臀间,巨物与阴洞作活塞般运动,不出发出屁响之间,冒出淫泡,又知他阴穴禁脔,就要高潮,不由淫笑道:「今夜自要享用你那屁眼,也不再忙上,先肏够你这迷死人的羞穴再说!快些耸臀!」
  言罢重重拍击臀峰,直拍得左右臀峰各现红印!
  若贞吃痛,更是快速耸臀,嗔道:「爷莫再拍贞儿屁股,快握住贞儿乳房,贞儿定让爷大爽!」
  高衙内喜形于色,双手从臀后沿枊腰向前一捞,顿时握住那对坚挺无比的吊垂丰奶,用力摄揉之际,林娘子翘耸肥臀,直起上身,后扭臻首,长发飘拂,双手向前压着男人摄乳之手,助男人揉乳,香唇吻住男人大嘴,屁股疯狂颠耸套棒,一边亲吻,一边「唔唔」嗔道:「爷,您舒服吗?贞儿好舒服,好爽,就要丢了!」
  高衙内也一边揉乳一边吻她小嘴,也道:「爷也舒服得紧,就是力度小了些,要爷耸棒肏你吗?」
  若贞羞道:「不用,奴家自己来!衙内可曾记得,您首次juan淫奴家时,奴家也曾这般为你套棒……」
  言罢用力后扭臻首,将香舌渡入男人口中,激情舌吻之际,屁股加大后耸力度,用力套那巨物,如此边吻边套,直快速大套巨物二百抽!
  若贞再忍不住那高潮,上身用力弯下,双手捉住桌沿,娇躯压于双手之下,肥臀高耸而起,再大收大耸十数抽,若贞高潮终于,欢叫道:「好舒服……衙内好厉害,便是不动,也这般厉害,贞儿又输了,要丢,要丢……」
  言罢重重耸动肥臀最后一击,直将那巨物套入深宫,屁股高高翘挺,一动不动,修长双腿发颤,深宫花心再次爪实巨龟!
  高衙内也爽到极致,双手紧捏吊垂巨乳,挺实巨物,高叫道:「爷比林冲那厮如何……」
  若贞娇躯一阵狂颤,浪呤道:「林冲……林冲那厮……远逊衙内!丢了,奴家丢了!噢!」
  言罢阴精激射,热淋淋尽数射在巨龟马眼之上!
  高衙内巨龟被那股强力阴精打得酥麻,忙捏紧丰奶,压下上身,亲吻若贞雪背,巨龟研磨子宫,享受美妇高潮之韵。
  若贞泄毕,喘息良久,这才抬起上身,扭过臻首,双手将男人色手拉向双峰捂实,嗔道:「衙内,您坏死了,尽让贞儿辱没林冲,奴家不要嘛,快吻奴家!」
  又与这花少热吻一处。
  高衙内双手大搓丰奶,下体研磨穴内巨物,与她激吻多时。若贞被吻得欲火又炙,香唇吐出男人长舌,后仰臻首,将小嘴凑于男人耳边,柔声喘嗔道:「舒服死奴家了……爷……贞儿不顾羞耻,满足于您,贞儿有一事,万望衙内……应允……今夜便任衙内采摘!贞儿全是您的!」
  怎奈她此时砝码早失,高衙内知她要救林冲,怎容她说出此事,只道:「娘子早爽数回,本爷尚未爽出,怎能允得?要瞧娘子今夜表现方才考虑!娘子耸臀累了,且由我来肏你!来来来,再换一势!」
  言罢用力压下若贞后背!
  林娘子不知他要换何势,只得由深弯下枊腰,双手撑地,几与双腿并直,肥臀竟凌空向上翘起。这等丑态,若贞忙问道:「这……这是何势?」
  高衙内笑道:「此乃无名势,乃本爷独创。你且用双手撑住地面,双腿挺直,不得弯曲!」
  林娘子待要挣扎,却被他压下后腰,只得依他所言,双手撑地,双腿挺直,肥臀凌空高翘。此时那巨物仍深入深宫,高衙内双手按住臀肉,再用力掰开臀峰,吸一口气,猛然用力上下抽送巨物起来!
  林娘子双手撑稳地面,向上翘着肥臀,顿时被他抽得「噢噢」闷叫起来,嗔道:「衙内,羞死奴家了,您且轻些抽送!奴家全力应承……也就是了……啊啊啊……」
  只听「叽咕」gao合之音再次大作,林娘子叫床不迭,这屋内旖旎春宫,似无休无止,却不知房外锦儿,为何迟迟不进屋救主?
  *************************************锦儿原与若贞约好,若那淫厮用强,小姐呼救之时,便抢入房内,骗高衙内服下蒙汉酒。她在房外兑好药酒,候子多时,却迟迟听不见屋内动静。一时好奇心起,轻轻走近窗前,用手指捅开窗纸,定眼向瞧去,竖耳倾听。却见小姐踮着脚尖,紧搂着高衙内,正与那淫厮热吻。她芳心激荡,心道:「小姐为求他救得大官人,这般热吻,显是用心了。」
  她见高衙内双手在小姐丰满之极的大奶上大施淫欲,玩个够本;后又悄悄将小姐剥得一丝不挂,小姐无丝毫反抗之意,反与他吻得更炙了,小姐雪臀在男人手中玩得肉颤峰颠,那羞处蚌肉竟似冒出白沫,直瞧得心驰神遥,只感自己双峰鼓胀,欲火如蛇般窜绕全身,下体也自微湿了,不由夹紧双腿,摩挲那羞处,心中止急道:「小姐,您已被脱光,这是怎么了,快快开口求他!万莫失了先机!再此如,又被衙内juan淫了!」
  却见男人未脱自身衣服便自捧住小姐屁股,令她脚尖几离地面,小姐双腿根部顿时捅入一根巨物,她竟夹紧双腿根部,将那巨物大龟茹隔衣夹住。只见小姐宝蛤蚌肉死死夹住那巨物前端,竟浇出一汪水来,将高衙内裹棒衣衫者浇得湿透,锦儿心中又急又羞,下体也涌出一沫水儿,手不自禁向羞处拂去,心中叫道:「不好!小姐出水这般多,显已动情!小姐千万忍住那情欲!」
  她曾被高衙内破苞,深知这人强悍,前些日又曾与小姐闺中长时密聊过房中之术,知道这人手段,非小姐所能抵御,便是换了自己,只怕早被这厮juan淫!不由手慰羞处,咬唇心道:「怕是小姐已求得他许诺,才这般入情吧。」
  相自慰时,却见高衙内一双大小捧着小姐丰臀,将她凌空抱起,小姐精光下体仍隔衣夹着那驴物,双手勾着男人脖子,香腔吐出男人长舌,两嘴连着老长唾液,臻首羞得藏于男人怀中嗔道:「衙内……奴家已然与您……吻了这般久,您就饶了奴家……这回吧。奴家终已嫁人,但愿奴家来生与衙内有缘,便与衙内完聚……」
  锦儿心中大惊,原来小姐尚未求得他,却许他来生完聚,小姐显已对他用情,这,这可如何是好!又听高衙内淫笑道「本爷不求来生,只求今日!娘子,你身子不着片缕,叫本爷如何忍得住?」
  小姐羞道:衙内……您……您怎么把奴家脱光了……羞死奴家了……快,快饶了奴家吧!」
  再看时,却见小姐双腿紧盘男人腰上,股沟坐于男人巨物之上,下体羞穴骤然大开,高衙内那硕大无比巨物正直直向上竖起,大龟头隔衣顶在两片湿腻阴肉之间!借那阴洞大开之势,双手捧着肥臀,巨物向上一挺,大龟头上的布料顿时陷入桃源宝蛤之中!
  锦儿瞧得心惊肉跳,齿咬下唇,强忍着羞火,心中直叫苦:「小姐再这般,非被这厮骗了身子去!不得,我得进屋救小姐。」
  她拿起兑好的药酒壶,便要闯入屋去。
  在这紧要之时,却听院门外有人叩门环。这叩门声不大,极有礼数,似怕惊扰了院内之人,屋内俩人便听不到。锦儿吃了一惊,暗自跺脚:「这急人关口,却是何人叫门?必不是大官人,大官人归家时,从无这般轻叩。若是对门王婆,不去问门,恐生异端,被她猜疑!」
  又想:「那淫虫尚未宽衣,隔着布料如何得逞。小姐尚有机会,先将来人支开!」
  她两权相较取其轻,只得放下手中药酒,快步跑至院门前,轻声门道:「谁?」
  「锦儿,是我。请开门听我一言。」
  锦儿一听,浑身一颤,是,是张郎,他,他怎么这会儿来了!
  原来却是药郎张甑今日见锦儿来问药,待她走后,心中念叨:「锦儿必竟对我不能忘情……回回都是她来瞧我,我为何不前去瞧她?」
  他痴爱锦儿,又得过锦儿身子,虽被她割发断情,却终不死心。前日去妓馆会李师师,见得牡丹花绣,更被李师师手捏阳卵,诱得爆泄阳精,自认足以与锦儿失身他人相抵。今夜坐立不安,终鼓起勇气,去林府会锦儿。
  锦儿正心忧小姐被那淫徒骗了身子,又怕被屋内高衙内听到,当即轻声道:「你速速回去,我不再见你,你休要多想。」
  言罢转身欲回。
  不想张甑今日是铁下心肠,定要让锦儿心回转意,又听锦儿说话声小,不似往日那般绝情,心中更觉有戏,在院外急道:「锦儿,你若不开门相见,我今夜便站于门前,永不相离!」
  锦儿实不想被那高衙内听到,闯出门大,闹得路人皆知,只得压低声音道:「你要站便站,我不睬你。」
  刚转身迈出两步,却听张甑道:「今日便死在你家门外!」
  锦儿心中急道:「他若当真久站不走,必惹邻舍围问,成何体统。屋中小姐与衙内厮会,莫不要让人瞧出端倪。先去瞧瞧小姐再说!」
  她两步并一瞘ao氐酱岸辞跋蛭菽谇迫ィ患耸毙〗懵闵硪驯桓哐媚诜庞诰谱郎希涣初⒑欤直荒腥怂谀院螅扰探裟腥撕笱胰橥繁桓哐媚诤诳诖笪笏保哐媚谌晕纯硪拢越尬锔糇畔律砜闩鄱ピ谛〗惚Ω蛉肟冢幌萑肭岸司薰辍
  锦儿暗叫一声:「谢天谢地,衙内尚未得逞淫欲!」
  只见小姐咬着下唇,娇声求饶:「不要……衙内……求您……不要再吸了……啊……好痒……痒死奴家了……求求您……饶了奴家……奴家有相公的……求求您……」
  高衙内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有相公便又如何,这对美乳还不早是本爷的,林冲那厮哪懂这美味!」
  说完,刚才一直忍住没动的左边那颗蓓蕾,被他大嘴一口含了进去,连同乳头周围乳晕及一大片乳肉一齐含在嘴里,迷醉地用力吸吮起来。
  「啊……啊!啊啊!」
  锦儿听见小姐娇声叫床,声音故意压低着,显是怕她在屋外听见,但这叫床声妖娆诱人,听得锦儿面红耳赤,一心颗心仿佛飞入屋内,似乎正被吸吮乳头的不是小姐,而是自己。
  她又听小姐嗔道「您太坏了……别咬……吸吮它就好了……啊……」
  高衙内却淫笑着大嘴离开左乳,用双手搓揉双奶,笑道:「舒服吗,林冲那厮怎能给你这般快乐。」
  将双乳搓成一团,低头左右唉食乳头!
  她见小姐双手解锁,竟反手抱着男人雄壮后背,双腿仍缠在这花太岁腰间,任他吸乳,眼中清泪流出,不依地羞泣道:「你把奴家都这样玩了,还说奴家官人,奴家不依……饶了奴家吧」「你不依?」
  「奴家不依……」
  高衙内立马将小姐一双乳头凑到一处,舌头先是围绕双乳头根处舔了一圈,直让她呼吸急促起来,突然将双颗乳头都含入口中,吮食起来!瞬时间,身下小姐紧紧抱着他,嘴里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这情景只瞧得锦儿双腿发软,声音只听得锦儿双儿臊红,跺脚暗自道:「那淫虫只顾逗小姐,我却来听床,羞死人了。小姐一时半会儿无碍,不如先打发了张郎再来救小姐!」
  想罢她又跑回院门,喘几口娇气,轻轻打开院门,见张甑果仍在门外,出院紧闭上门,板着脸冲他道:「你见着我了,有话便说,话完速走!」
  张甑见锦儿俏脸儿红扑扑的,怕是害羞,一时喜不自禁,搓着手,半晌说不出话来。
  锦儿急道:「你说有言见面相告,为何见面又不说了!」
  张甑激动之下,忽儿拉起锦儿小手。锦儿欲甩脱,却吃他力大,怎么也甩不脱。张甑这才苦述离肠,将绝不计较锦儿失身,只愿与她厮守终身,轻轻道来。
  又将自己为抵锦儿之过,如何独去御街,如何会得李师师,如何成为不洁之人,从头备细说了。
  锦儿起初听得极不耐烦,左顾右盼,只想打发他走,但听到后来,见他为与自己完聚,尽如此作践自己,甘去妓馆,大违他平日赤子之性,不由心下感动,渐渐听得痴了。
  要知天下女子,谁不想寻一痴情男子。有道是「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锦儿听得粉目含泪,一时将屋内小姐安危也暂搁一边了。
  待张甑说道此生非锦儿不娶,若锦儿执意不再见他,便去大相国寺出家时,锦儿终流出泪来,扑在张甑怀中。
  张甑轻抚锦儿秀发,正色道:「锦儿,你若不信我,我这便去见你家主母,求她将你嫁我,你便知我心!林娘子是知礼之人,必定许了我俩好事!」
  锦儿听他说到小姐,吃了一惊:「不知小姐近况,我怎能只顾与他说话,误了小姐大事!且先应了他,再作理会。」
  忙推开张甑咬唇道:「小姐……小姐今日不便会客,你先回吧,我,我日后再去瞧你也就是了。」
  张甑大喜道:「锦儿,你可是应了我?莫要哄我开心。」
  锦儿急道:「我本是失洁之人,你尚不弃我,我怎能哄你。你快先回吧,莫让间壁瞧见笑话。」
  张甑喜道:「我能与你和好,却怕谁笑?」
  言毕搂了搂锦儿,转身离去,却不时回头瞧她。
  锦儿待他回瞧了两三眼,忙转身打开院门,急急锁了门,飞步跑回窗洞,一颗心只「砰砰」乱跳:「小姐莫要失了身了!」。
  她定眼向窗洞内瞧去,却见高衙内已从裤袍下亮出那劾人赤黑驴物,「嘿嘿」淫笑道:「娘子且放宽心,我已令人灌醉林冲那厮,你丈夫今夜必不归家!你不必顾及林冲那厮,便放开胸怀,今夜再与我尽兴寻欢作乐一回吧!」
  言罢缓缓挺动巨物,又插将进来!
  *******************************锦儿见高衙内双手手握小姐一对小腿,劈开压着她那长腿,那巨物直冲羞处,棒身龟茹黑黝黝红通通大如棒槌,两颗硕大阳卵晃悠悠吊挂棒下,直吓得心惊肉跳,丰胸急剧起伏,暗叫「不好!小姐怎能应承这般大物?」
  她早被这劣货夺了身子,但今夜一见,仍是又怕又羞,不由咬紧下唇,将下身裙料夹于羞处,心中直叫苦!又见小姐银牙咬住一缕长发,将头撇在一边,双手紧抓男人胸肌,双腿劈开成一字形,竟缓缓挺起羞处,成迎合之态,似已任他将那巨物一寸寸挤将进来!小姐羞处那原本整齐浓密的黑亮阴毛早被淫水浇湿,散乱粘在宝哈蚌肉两侧,凤穴蠕动抽搐,不时涌出汹涌白沫,臀下桌面更是一片汪洋淫液,羞急忖:「小姐终抵受不住,那劣物已入半根,便似已将小姐那处撑满,怕是片刻之间,小姐便要彻底失身!不行,我得去救小姐!但,但小姐究未呼救,我这般闯入,莫要惹小姐尴尬!」
  她正忧郁间,却见那花太岁深吸一口气,双手压实小姐劈开的双腿,淫笑道:「娘子放心与我作乐,你家官人已烂醉如泥,今夜断不会回!只要娘子敞开胸怀,本爷今夜定令娘子爽到极致!」
  锦儿大叨「不好!那淫棍就要得手!」
  也顾不得羞,正要入屋救主,却见小姐下意识「嗯」得应允一声,凌空耸起雪白翘臀,挺高羞穴,竟卖力将已到张极致的湿腻阴肉再张大些,拟准备自行吞下这巨物!
  锦儿一跺脚,暗道:「罢罢罢!小姐这般主动求欢,出水又这般多,显是早想与他gao回,我又何毕去扰小姐好事,惹她不快!」
  言罢定睛向屋内细瞧,右手探入亵裤内,轻轻拨开肉蛤,食指轻向羞穴插去,却惊觉自己羞处不知何时已然湿了。
  又见小姐双手全力抓实男人胸肌,秀脸酡红,凤目泪睁睁瞧着这登徒子,轻声哭嗔道:「衙内,您那好大,万万轻些肏奴家!」
  锦儿不由抠动阴肉,叫苦道:「小姐至此仍不呼救,终是应了他,这般又对不住大官人了!」
  却不知她家小姐本欲高声呼救,却因怎奈此时她数度高潮后噪子疲软乏力,实已呼喊不出!
  只见高衙内淫笑道:「娘子已与我欢好三回,自知我那活儿恁地大过你家官人,深得它好处,却怕甚么?今日本爷已连玩俩女,尚未爽出,这活儿比往日更大些,娘子好生消受吧!」
  用全力一挺粗腰,那赤黑巨物怒胀中「咕叽」一声插入深宫,直插得穴肉爆开,淫水四溅,男人一对阳卵拍打肥臀,巨龟直中靶心,紧顶深宫花蕊!
  锦儿惊得粉手捂住小嘴,只见小姐「噢噢」失声怪叫,浑身雪肉颤抖,酡脸肉紧扭曲,小嘴如鲤鱼呼气般大张,双手死死掐住男人胸肌,只得娇声浪嗔道:「衙内……你又强juan了奴家……啊……好大……好舒服!奴家丢了,丢了啊!」
  锦儿食中双指深深插入湿滑窄穴内,见小姐淫水亦从阴肉间急涌而出,羞穴顿时如汪洋般狼藉,跺脚暗忖道:「这淫虫忒厉害了,怎只一插,便令小姐丢了!」
  更见高衙内双手压牢小姐小腿,高叫一声,用力再挺巨棒,直将巨物尽根进入羞穴,直到跨下阴毛与小姐羞穴相贴!
  她「啊」地轻吟一声,蛤肉夹紧双指,竟也「扑涑涑」丢了一回!
  锦儿泄得小腿酸软,已欲倒地,再不敢去瞧这场淫糜春宫,侧开了脸,只隔窗细听,却清晰听得小姐与那淫徒撒娇调情,好不亲密,听得锦儿粉耳尽红,听到后来,只听小姐嗔道:「淫虫,坏蛋,辱了别家娘子,又来辱奴家……奴家只允您今夜最后一回……衙内爽出后,也要允奴家一事,否则奴家不依嘛……你捏奴家乳头,奴家也捏您的!」
  锦儿不由一咬下唇,羞忖道:「原来小姐并未求得这厮救大官人便已失身,却又与他如此旖旎,这可如何是好?」
  只听高衙内淫笑道:「那要瞧娘子今夜表现可否如我意……」
  小姐蛴声羞道:「奴家便尽己所能,包爷称心便是……爷,奴家今夜背着夫君与您欢好,还不如爷心意吗……」
  这声「爷」叫得又酥又媚,令锦儿也是芳心荡漾,心道:「小姐为救大官人,竟如此放得开了!」
  又听小姐嗔道:「衙内,快吻奴家,边吻边肏奴家,奴家不想让锦儿听到……」
  锦儿心想:「小姐这场捱光丑事,却早被我听去了。」
  她此时欲意又起,又自抚羞穴,再禁不住好奇,抬眼又向窗洞内瞧去,只见小姐言罢渡送香腔,主动向那花少索吻,丁香小舌顿时与男人缠绕一处!
  她见高衙内志得意满,缓缓外拔巨物,直拔到只余巨龟在内,一大滩白浊阴精混着精亮淫水哗哗流出小姐穴腔之外!锦儿羞得俏脸绯红,更见小姐闷哼一声,挺起羞穴,捧着男人俊脸深吻不休,凤穴夹实龟茹,只等男人抽送。那淫徒捧起小姐雪臀,终于挺耸巨物,一边与小姐激吻,一边大抽大送起来!屋内性器gao合之声顿时大作,「咕叽」抽送之声与「滋滋」舌吻之声尽数灌入锦儿耳中!
  锦儿被屋中春宫刺激地秀腿发颤,小手在羞处时而轻抚,时而重揉,时而手指探入蚌肉,撩刮摩擦,这场盘肠大战,尽数被锦儿瞧去听去!
  待见到高衙内在小姐高潮之时,猛地拔出巨物,「棒打女穴」,只见小姐高潮之闸放开,耸起肥臀,阴户贴实那巨棒下侧,穴口对准男人巨物根部,口中高叫道:「别敲了,贞儿丢了!啊啊啊!」
  叫罢,穴门如婴儿张嘴般绽开,一股滚烫阴精冲着巨物根部和那对大阴卵,如水柱般激射出来!
  锦儿见小姐挺着羞户,用深宫内射出的白浊阴精时而冲洗男人棒身,时而洗刷巨龟,直到整个巨物全部冲洗干尽,那高衙内才又挺枪对穴,一鼓作气插入肉蛤水浆中,激起春水飞溅。这场面淫糜之致,锦儿早已魂飞天外,见小姐「噢噢」闷叫数声,几乎被他插得昏死过去,不由手指疯狂自慰,片刻便到那爽处,猛地抽出手指,也射出一股滚烫阴精,浇湿双腿两侧。她再站不住,长腿一软,倒在地上。
  *********************************锦儿高潮昏沉,再无胆去瞧房内春宫,待缓过气来,才缓缓从地上站起,听屋内房事仍未终结,小姐甘愿自耸肥臀,与那登徒子寻欢作乐,她面红耳赤,心道:「那淫虫尚未爽出,小姐自是要好生服侍,好让他爽到极致,必能答应小姐所求。我怎能再不知羞,在这里偷窥小姐与衙内欢好?」
  当即支起疲软身子,羞颤间如做错时的小儿般,轻手轻脚退到外院花园间,却听屋内小姐春吟之声,越发大了,断续间竟不时飘至外院。那含羞浪嗔之声娇媚入骨,时而舒缓,时而骤急,时而笃呜,时间高亢!如春雀细语,如鸾凤惊咛。
  这场性战,竟似无休无止。锦儿坐在外院木凳上,虽听不真切,也自听得魂牵梦遥,娇羞不已,直想再去偷窥一番,却再无此胆。她知高衙内天赋异禀,极为耐久,远非常人可及,小姐与他gao欢,显是爽到极致,已然成瘾,必?###讶怀神厝挥胨部駁ao合,不知何时方休!此时明月早上树梢,院内除夏虫唏嘘之声,便是小姐春吟叫床之音,竟似赌赛一般,此起彼伏,心中不由羞道:「天色已晚,小姐与那厮做得这般久了,莫坏了被他弄坏了身子。小姐那处娇嫩,往日与大官人做时,也只片刻即止,那厮却是个花间浪子,玩女无数,极擅守精,那活儿又那般凶恶,远大过大官人,小姐如何经受得住??br />   又想到那日在太尉府中与小姐双双失身高衙内之景,羞忖道:「那淫厮至今仍不爽出,莫不是想我与小姐双手服侍于他才肯罢手?」
  她一跺脚忖道:「唉,我怎这般不知羞,那日被他强弄了处子身子,却还想再趟这浑水?羞死人了……」
  正胡思乱想之际,却听屋内继续飘来小姐高亢叫声:「……衙内……好棒……贞儿……贞儿委实受不了了……贞儿要……要……舒服死了……要被爷……弄坏了……求求您……饶了奴家……快快与奴家……一并爽出吧……」
  锦儿竖耳细听,只听小姐不住讨饶:「求求您……不要……贞儿怎能叫您官人……啊啊啊……贞儿求您……莫再逼奴家……啊啊……好舒服……贞儿只求来生与您完聚,实是叫不得……啊……爽是奴家了……要……要丢了……」,却听不到高衙内回话,知道是小姐春吟声过高,方才被自己听去,羞急道:「如今已近子时,这般晚了,那淫厮仍逞强逼迫小姐,小姐越叫越浪,再大声些,莫要被院外王婆听去!」
  她心中一急,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忖道:「我自己去瞧瞧小姐,小姐千万莫被那厮逼得急了,应了他!」
  她飞步抢到门外,撞起胆子,推门闯入,正要开口求高衙内罢手,却见小姐全身精光,双手环吊男人脖子,修长雪腿缠着男人后腰,硕大丰胸挤在男人胸内,娇小身子正如树獭般吊挂在高衙内高大身躯上!那淫厮不知何时也脱得一身精光白肉,双手捧掰着小姐雪臀,跨下挺着一条赤黑巨物,大半截撑入小姐羞处,巨棒下蓬起好大一堆黑毛枪缨,之下更晃悠悠悬着一对红黑色大阳卵!男人棒根、阴毛与阳卵上俱是白浊春水,股股春水正顺着棒根和阳卵流淌在男人双腿之上,直淌在地上!
  林娘子与高衙内均听到推门声,都吃了一惊,竟同时冲门口瞧去。若贞见是锦儿,羞得如收紧身子的树獭般紧紧搂实男人上半身,忙将臻首藏于高衙内肩头,银牙隔衣一咬肩肉,羞穴一紧,竟「扑漱漱」大丢精水起来!
  锦儿直瞧得呆滞了眼,只见小姐下体性器被那男人赤黑巨物撑爆到极致,竟「哗哗」逼溅出一汪汪清亮阴精,洒到地上,顿时堆起一滩积水!锦儿小腿一软,几要瘫倒。
  林娘子羞得无地自容,不由由羞生怨,待射完阴精,松开咬肉银牙,怒道:「锦儿,你,你怎敢擅自进来,好大胆子!还不,快快出去!出去!」
  锦儿双腿皆软,挪不动步,若贞羞趴在男人肩上,一行清泪涌出,双腿死死缠紧男腰,火道:「死丫头,出去,滚出去!」
  高衙内将那巨物深深插入深宫一动不动,右手捧实肥臀,左手一拍臀峰,淫笑道:「娘子不必惊慌,锦儿来得正好,娘子既说受不了,不如由锦儿替你分忧!」
  锦儿见小姐平日那雪白臀肉如今却密布红印,显是早被这淫徒狂拍过一番,不由更是惊得动弹不得!
  ********************************************原来林娘子再度失身高衙内后,不多时便被肏到巅峰羐ao兀腔ㄌ晔呛蔚妊耍跄茏д馔媾烁镜拇蠛檬被奔词厥稻兀媚鞘匮裘苁酰还顺樗停钌渚谀轻鄯宕τ巫撸匆滩环ⅰ<粽暧值礁叱保氩怀槌鼍尬铮钩鲎源础肝廾啤梗钊粽晁殖抛〉孛妫韧χ保瑬嬔ο峦洌殖诺兀释瘟杩涨唐稹K职醋⊥稳猓儆昧﹃畏澹豢谄腿挥昧ι舷鲁樗途尬铮
  林娘子双手撑稳地面,向上翘着肥臀,顿时被他抽得「噢噢」闷叫起来,嗔道:「衙内,羞死奴家了,您且轻些抽送!奴家全力应承……也就是了……啊啊啊……」
  这姿态丑陋之极!林娘子身子已失,只得强忍莫大羞辱,听命于他,双手平平撑隐地面,使上身与双腿几乎平行,肥臀向空中耸起。此时高衙内踮着一双脚大抽大送,长达十寸的巨物来回深度抽刮凤穴,直刮得淫水「咕咕」乱冒!此时更兼用双手全力掰开肥臀,却见那菊花急张急合,曼妙生姿,如向男人倾述肉欲之爽。高衙内大爽之际,更见若贞凤穴淫精喷涌,春吟不迭,便知她爽到劲处!
  他踮脚抽送,口中不由淫笑道:「娘子可知,本爷之所以爱你,便因妳这性器恁的是好,又窄又多水,能随本爷抽送,边插边喷阴水,如此美景,仅娘子可见,本爷好生爽哉!贞儿,本爷爱死你也!林冲哪知娘子好处!」
  他身强力壮,一根大物抽捣如飞,淫水不住从gao接处喷出,水花四射,又多又劲,打得他胸腹衣衫尽湿。
  若贞双手撑着地面,拼命挺直双腿,不让自己倒下,深感对方仍衣衫整齐,自己却一丝一挂,竟背着丈夫被这淫徒摆弄成这等丑陋姿态,想到丈夫,当真又羞又愧,更是自报自弃,羞嗔道:「您好坏……您好坏嘛……竟这般羞奴家……这势好丑……羞死奴家了……贞儿不干……贞儿不干嘛……别这这般……肏奴家……」
  「这般肏你自有好处,自上而下,看个真切!林冲可曾这般看得真切!」
  若贞将心一横,自弃般迎合于他:「坏蛋……奴家羞处和屁眼……尽被您瞧真切了……叫奴家……如何对得起官人……唉呀……别……您……您怎么又拍起奴家屁股来……不要嘛……」
  原来高衙内见她那菊花如婴儿小嘴般张合,可爱之极,又见她叫床间淫水更渍,肥臀泛起一道道雪白肉浪,抽得兴起,便双手用力拍打肥臀,更道:「林冲那厮可曾这般拍打娘子屁股?」
  若贞羞不可竭,双腿一并,阴肉一夹,嗔道:「奴家官人……不曾拍过……啊啊……爷……轻些肏贞儿……忒深了……贞儿那处……要被衙内捣坏了……啊啊……噢噢……」
  高衙内见她肉紧,知她一提林冲便要紧张高潮,更是拍打得肉臀翻红,雪肉上俱是掌掴之印,大抽大送之际,又道:「娘子只叫林冲那厮官人,那厮又什么好,娘子却不肯与我完聚,只任我肏弄?」
  若贞又羞又愧,嗔道:「奴家官人……怎如您这般粗鲁,尽打奴家屁股……您用尽奴家好处……奴家官人却不曾得过……贞儿不干嘛……」
  高衙内哈哈大笑,双手按实肥臀,巨物抽得「叽咕」间兼杂屁响,羞得林娘子几要撑不住地面,又道:「本爷爱娘子之心,远胜那林冲,林冲可曾如我这般强压精关,只为娘子舒爽?林部可曾如本爷这般,令娘子高潮不绝?」
  若贞羞得阴肉禁脔,再忍不住,急强挺双腿,冲上耸实肥臀,为令他早到那爽处,只得实话实说,令他兴奋,不由羞道:「不曾……林……林冲那……那厮……有衙内这般耐久……更远没衙内大……奴家……奴家只曾为衙内丢过……唉呀……羞死贞儿了……啊啊……爷……轻点儿……贞儿……又要丢了……爷好捧……贞儿好舒服……爷远胜林冲……贞儿输了……又要……又要丢了……」
  高衙内大喜,暂缓说话,又闷抽数十棒,直抽得林娘子双手再撑不住地面,双腿一弯,便向地面扑倒。
  高衙内却是大棒随心而动,见若贞要扑下,便挺着巨物,双手按着枊腰,身子随即压下,待林娘子如失蹄母马般趴倒在地时,双腿已跪于若贞臀后,巨物更是尽根深入花蕊,双手将若贞细腰压得几乎贴于地面,令肥臀高高耸起,俩人性器片刻未离!
  若贞被这一棍捣实,「噢」得长长闷哼一声,花心一张一放,夹紧巨龟的深官内又射出阴精!
  这一棍几乎捅得若贞昏厥,屁口不由一张,不禁又被他肏得阴精尿水齐飞!
  这尿喷得好凶,湿淋淋尽洒在臀后男人裤袍之上,高衙内只觉巨物被她羞穴夹得极死,腿上裤袍一阵湿热湿腻,知她飙尿,不由巨龟一麻,巨棒一抖,马眼张开,忙使出西门床所授守阳术,深吸一气,双手「啪啪」狂拍肥臀,直打得雪肉烂红,这才将射精欲火强行压下!
  若贞被拍得「啊啊」急叫数声,尿飙得更凶,双手手臂忙死列趴在地上,咬紧一缕秀发,「唔唔」闷哼着,肥臀向后颤抖高耸,待阴精和尿水喷毕,爽得几乎要超度成仙,脱胎换骨!
  高衙内见她丢得极凶,尿水失禁,却仍未如其母一般小死,不禁雄心更起!
  巨物好多深宫,双手顺枊腰而上,轻轻握紧一对膨胀吊乳,身子压上,在若贞雪背上温柔轻吻一番,直吻到粉颈后,轻轻咬住林娘子娇嫩耳锤,柔声道:「娘子泄了好多尿,这番可舒服?」
  若贞浑身香汗淋漓,听他温情无限,不由也自感动,喘嗔道:「舒服……好舒服……奴家那官人……从未……从未让奴家这般舒服过……」
  说完肥臀轻耸,酡脸羞得藏于双手之间。
  高衙内乘热打铁,支起身,在肥臀后跪着挺实穴内巨物,左手轻揉左右两对硕大吊乳,右手梳理林娘子臻首后披散开来的乌黑秀发,梳得长发齐齐披在雪背之上,与香汗相粘,更显性诱,柔声道:「林冲那厮好不珍视娘子,娘子国色天色,他却暴殄天物。娘子,林冲一小小教头,奴才一般人物,如何配得你?娘子当真该嫁本爷。」
  说时,运起密术,穴内巨物胀得更大,撑得林娘子屄肉饱胀,巨龟更是轻轻温柔挑动深宫腻肉。
  若贞高潮后更是爽得昏昏沉沉,直感体内胀得极满,盆骨似有扩张之兆,那巨物更是如插在心窝中一般,男人轻掀巨物之时,阴毛不时温柔刮擦湿腻阴唇,又觉长发被他梳理备致,乳房被他轻轻安抚,一时情动不已,咬唇嗔道:「林冲……林冲自是无法与衙内相比……林冲若休了奴家……衙内……衙内真会娶了奴家?」
  言罢轻摇雪臀。
  高衙内大喜道:「那是自然!我与娘子恁地gao回了,自当海誓山盟,绝不相弃!」
  若贞虽羞,芳心却是狂颤大乱,羞喜之余,更觉对不住林冲,她蚌蛤又涌出水来,忙一夹屄肉,双手趴实,轻抬臻道,涌出两行清泪,羞哭道:「奴家得衙内看承……已是万幸,实……实不该再生妄念……奴家究是林冲之妻……」
  高衙内双手轻梳林娘子长发,忽儿一拉,如骑母马执缰般,轻轻拉起若贞娇躯,双手向前一合,轻轻握实巨奶,手指轻夹乳头道:「娘子何若如此!林冲算得什么,发他充军便是!娘子与我作妾,终身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床弟间,更是夜夜承欢!娘子便叫本爷一声官人,算是应了我!」
  若贞「嗯」得一声,臻首后仰,靠在男人肩上,双手捂住男人握乳大手,助他揉奶,向后轻摇肥臀,磨那体内巨物,咬耳嗔道:「衙内,奴家今生欠您……无以为报……今晚便……便尽数报答您……奴家……奴家任您怎样都行……只求爷……莫再逼奴家了……来生……定与衙内做夫妻!衙内……您这般厉害……今夜奴家……任您玩够……快吻奴家……」
  言罢小嘴向这花太岁大嘴凑去。高衙内假意叹一口气,双手一捏乳肉,张口含住若贞小嘴,狂吻起来。
  若贞「唔」得一声,缠住男舌,急渡香津,肥臀向后颠摇,羞穴主动耸挺,套那巨物。
  俩人激吻了半柱香时间,若贞直感体内酥痒,再忍不住,吐出男人长舌,又趴在地上,嗔道:「衙内……奴家今夜便都给您……快来……」
  高衙内无暇顾及其他,跪在林娘子臀后,双手压着枊腰,挺起巨物,又大抽大送起来,口中叫道:「娘子,这痴汉推车,是娘子最爱吧!」
  若贞直感巨物次次如捅心窝,奋起浑身解数,向后耸挺肥臀,嗔道:「衙内首回强juan奴家……便……便是这势……啊啊……奴家被衙内肏得……魂都飞了……这势好势狗儿……衙内必也喜欢……羞死奴家了……好舒服……奴家便任衙内尽兴……呃呃……啊啊啊……」
  高衙内狂喜,手拍肥臀,巨物直抽得「扑哧」作声,大抽大送数百抽,又将林娘子数度送上巅峰,喷精不休!
  高衙内抽得兴起,忽提起若贞大腿,令她双手撑住地面,随他抽送向前走动,叫道:「娘子,这痴汉耕犁,更是耐玩得紧,娘子与我,便在这屋内耕犁!」
  言罢提着双腿催她前行。
  若贞羞极,但因适才已应他为所欲为,只得打起万般精神,双腿向后挺直夹着男腰,双手前爬,如嫩牛般向前爬行,口中诱嗔道:「衙内好厉害……弄得奴家……羞死了……啊啊啊……衙内缓缓耕犁……容奴家慢爬……啊啊……好舒服……」
  高衙内提着若贞一双大腿,围着酒桌耕了数十圈,如推鸡公车般,巨物顶着若贞爬行,直肏得若贞浪吟迭起,淫水顺着小腹直淌到吊垂丰乳处若贞又爬了数圈,再爬不动,见旁边有一gao椅,忙爬上去,双手撑着椅面,双腿向后夹紧男腰,任高衙内在后提着大腿一阵猛肏。 「好舒服……好棒……贞儿……舒服死了……啊啊啊……饶了贞儿吧……爷忒厉害了……贞儿丢了……丢了啊……」
  叫床之际,阴精终又一泄如柱!
  高衙内待她泄完趴在椅上,提着那双长腿休息片刻,又令她双手撑着椅面,单足着地,左手支起她一条长腿伸长屋顶,双腿成一字形劈开!他左手搂着若贞细腰,右手捏揉双乳,巨物又劈开的湿淋双腿间捅入,直中靶心。
  若贞被肏得「噢噢」直叫,高衙内淫笑道:「这招『涌泉相报』,娘子早与本爷玩过,今日便从这式起,再试一回『云雨二十四式』!」
  若贞勉力支撑,想起今夜早被他玩够本,却片字未提救官人之事,她竖着一条长腿,无奈道:「奴家……奴家便……便与衙内……再试一回……求……求衙内尽兴后……应奴家一事……啊啊啊……好深……好舒服……啊啊……」
  高衙内道:「今夜尚早,娘子莫要提别事扫我兴致,且先与我尽兴作乐,事后再说!」
  若贞只得放弃救夫之事,奋起精神迎合于他。她此时肉身已极为敏感,也只三百抽,便又丢了身了。
  如此先后与高衙内试了「『玉带缠腰』、『横枪架梁』、『怀中揽月』、『牵肠挂肚』、『阳升阴觉』、『金鸡独立』、『夜叉探海』」七式,加上『涌泉相报』,共试八式!
  若贞八式连丢八回身,全身香汗淋漓,此时椅上、地上、案上,随处均是她所洒阴精淫水,实是淫藉不堪!她再难承受,嗔道:「爷……贞儿泄得多了……求……求您……容贞儿自主一回……便……便试那『观音坐莲』吧……求求您……」
  高衙内自然欣喜,抽出来湿淋淋巨棒,大马金刀坐于一张椅上。
  若贞含羞跨于这登徒子双腿上,粉手握牢跨下那根直冲自己羞处的巨物,来回撸了一会儿,咬着银牙,将巨龟对准宝蛤,终于轻轻坐下。
  不想若贞此时羞穴仍极为紧致,巨龟大大迫开阴肉,若贞咬牙扭典酡脸,肉紧中用力下蹲肥臀,费了好大力气,终于「噢」得一声,自行坐入那赤黑巨物,直坐了个尽根!
  若贞一脸娇羞,将男人紧紧搂住,咬耳嗔道:「衙内……奴家这回好生服侍您……」
  言罢提起肥臀,卖力上下套动。
  高衙内哈哈淫笑,见她胸前那对硕大无双的玉兔跳动不休,不由双手握着巨奶,助她自行套棒。
  若贞套得咬着下唇,臻首摇摆,长发飞扬,自行控住节奏,体内极度舒适,正奋勇套那巨物时,却见高衙内将自己一对丰乳揉成一团,将一对鲜红乳首爆凸在指外,色眼眯眯瞧着自己的坚硬乳首。
  她不由一阵娇羞,知他想要吮食乳头,不由意随心动,一边用肥臀套着巨物,一边粉手一勾男人后脑,将丰乳凑上,直把右乳喂入男人口中。待男人咬住坚实乳首,若贞全身皆麻,如中电击般狂套男根,吟道:「衙内若想吸奴家乳头……便吸吧……奴家任您所为……」
  高衙内乐得左右狂食丰乳,直吸得左右乳首乳肉全是男人谗液,若贞也自套得兴起,压着男人后脑,拼命套动摇晃肥臀。此次作乐数百抽,若贞终又到那妙处,肉穴一紧,泄将出来!
  她娇喘过后,忽觉此次泄得过猛,阴精淫水挤出屄外,竟将男人裤袍尽数淋湿。她羞急之间,搂紧男人嗔道:「爷,您肏贞儿这般久了……贞儿早不挂一缕,回回丢身……您……您却至今未宽衣,更不爽出……待奴家为爷宽衣……再与爷作乐,如何?」
  高衙内淫笑道:「正有此意!还请娘子为我宽衣!」
  若贞轻恨了他一眼,肥臀坐实体内巨物,粉手轻轻解开男人长袍外衣,执于地上,又解下亵衣,露出男人一身精壮雪白的肌肉,待要去解亵裤时,却见高衙内下身已然精光,竟未穿亵裤,不由拥入男人怀中嗔道:「原来衙内来奴家家中竟未穿亵裤,怕是早想juan奴家了吧,坏蛋!」
  说罢轻咬男人精光肩肉。
  高衙内笑道:「自是有备而来!」
  言毕双手一捧肥臀,站起身子,将她裸身轻轻抱将起来!
  若贞羞得如树獭般缠紧男人上身,惊嗔道:「衙内,您是要用这『抱虎归山』肏奴家吗?」
  高衙内正色道:「正是!」
  若贞羞得香身泛红,轻吻男人脖颈,嗔道:「衙内,奴家有一心事说与您知。」
  高衙内捧着肥臀,香肉在怀,巨物插在湿蛤内,乐道:「娘子尽管说来。」
  若贞将臻首埋于男人肩上,蛴声羞道:「衙内可知……奴家自岳庙险被您强juan……已有五个月未自家官人做过……这一月来……只……只与衙内做过四回……衙内实是强人……便只这四回,时间之长……便……便胜过往日与林冲数十回呢……奴家那处实被衙内肏得炙了……还……还请衙内轻些……」
  言罢羞得夹紧四肢,如树獭般将男人死死搂住,穴内又生出淫水。
  林娘子强忍娇羞说这话,原是为引高衙内早到那爽处,好早求于他,不想这话却听得那花太岁血脉偾张,双手掰开肥臀,立个马步,站抱着若贞在屋内狂抽狂送起来,叫道:「林冲那厮如此不堪,娘子再不必理会他!」
  这番抽送当真是狂放颠乱,若贞顿时叫爽不迭,套臀迎合,抽送声叫床声此起彼伏,数百抽后,只听林娘子高亢叫床:「……衙内……好棒……贞儿……贞儿委实受不了了……贞儿要……要……舒服死了……要被爷……弄坏了……求求您……饶了奴家……快快与奴家……一并爽出吧……」
  高衙内呼呼喘息,也道:「娘子这般爽实,本爷实在开怀不已!贞儿……快叫声官人听听!」
  若贞不住讨饶:「求求您……不要……贞儿怎能叫您官人……啊啊啊……贞儿求您……莫再逼奴家……啊啊……好舒服……贞儿只求来生与您完聚,实是叫不得……啊……爽是奴家了……要……要丢了……」
  高衙内淫笑道:「如何叫不得,娘子迟早是本爷小妾!」
  便在此时,锦儿掀门闯入!林娘子与高衙内双双冲门口瞧去。若贞见是锦儿,羞得如收紧身子的树獭般紧紧搂实男人上半身,忙将臻首藏于高衙内肩头,银牙隔衣一咬肩肉,羞穴一紧,竟「扑漱漱」大丢精水起来!
  锦儿直瞧得呆滞了眼,只见小姐下体性器被那男人赤黑巨物撑爆到极致,竟「哗哗」逼溅出一汪汪清亮阴精,洒到地上,顿时堆起一滩积水!锦儿小腿一软,几要瘫倒。
  林娘子羞得无地自容,不由又羞生怨,待射完阴精,松开咬肉银牙,怒道:「锦儿,你,你怎敢擅自进来,好大胆子!还不,快快出去!出去!」
  锦儿双腿皆软,挪不动步,若贞羞趴在男人肩上,一行清泪涌出,双腿死死缠紧男腰,火道:「死丫头,出去,滚出去!」
  高衙内将那巨物深深插入深宫一动不动,右手捧实肥臀,左手一拍臀峰,淫笑道:「娘子不必惊慌,锦儿来得正好,娘子既说受不了,不如由锦儿替你分忧!」
  锦儿见小姐平日那雪白臀肉如今却密布红印,显是早被这淫徒狂拍过一番,不由更是惊得动弹不得!
  林娘子知他心意,又想再玩锦儿,一时惊了,情急生智,忙道:「衙内,奴家只此一婢女服侍,莫再坏了她身子。」
  言罢也顾不得羞,冲高衙内嗔道:「奴家身子尽是汗,粘得紧。不如,不如叫锦儿烫一桶水来……奴家……奴家要与衙内……共浴一回嘛!」
  高衙内大喜道:「如此最好!」
  冲锦儿道:「便依你家主母,且放过你,快去烫一桶水来!」
  锦儿这才回过神来,双腿软软迈开,躲入浴房之中。
  *******************************************************锦儿又羞又怕,忙生火烫水,却听客房内淫语绯绯,小姐与那厮又换别式,却不知是何式,哪敢去瞧,红着脸只顾烧水。却听小姐叫得舒畅之极,显是又到高潮。她听得小姐又丢了羐ao兀砀砹耍衙把蹋磕谠莆礴匀疲Φ谷氪笤⊥爸校疑狭顾盟捉恋迷攘耍派霞钙ò辍
  她听房外仍激战不休,定了定神,羞唤道:「小姐,水已兑好,可洗浴了。」
  正要退出,却要经过客户,不由腼腆难行。正犹豫时,却见高衙内抱着小姐,边插边走,踱入浴房来。小姐噌唤道:「锦儿,快快退出吧,莫留在这里。」
  锦儿知小姐为她着想,只得快步躲出房去。心道:「我且与小姐把风,大官人今夜千万莫回来了。」
  想罢跑到院门,开门向街外瞧去。
  此时邻舍俱已闭门熄灯,街上只一老汉敲响子时牌更,显无人察觉林府之事。
  正心宽时,却见左边街外灯笼下照着醉汉,正晃悠悠低头走来。细看时,不是林冲是谁!
  锦儿惊得魂飞魄散,叫声:「苦也。」
  忙闭了门,向浴室冲去!
  她冲入浴室,只见高衙内捧着小姐肥臀站在浴桶之内,双足立于水中,小姐仍缠搂在高衙内身上,屁股尚未及水,羞穴仍夹着大半根巨物!
  锦儿急跺脚道:「大事不好,大官人,大官人回来了!」
  林娘子与高衙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两颗心瞬时提到噪子眼上!要知高衙内习得那守阳术,实有一弊端,便是受不得惊吓!与常人不同,一受惊吓,他那活儿非但不软,反会爆胀。那日在李师师房中,便曾受过徽宗一回惊吓,但那回远不如这回,早吓得巨物膨胀开来!
  林娘子更是劾得脸色惨红,惊得下体一阵肉紧,正欲从男人身上跳下,却觉体内巨物撑裂羞穴,待要提臀时,早觉羞处撕裂般痛不可当,惊道:「衙内,快,快放开奴家!」
  高衙内急得巨物胀得更凶了:「非是我不放你,实是怕抽坏娘子身子。我那活儿,最受不得惊吓,一经吓,便会这般胀大!苦也,也番没了命!」
  林娘子又惊又怕,知他若强行抽出那物,自已便会脱阴而忘,慌作一团,口里便哭道:「闲常说嘴称不惧奴家官人,当真见了,竟吓成这般,可如何是好!你,你且莫慌,抱奴家藏入水中,润那活儿一时也好!」
  高衙内醒了念头,跺道:「我是太尉公子,怕林冲做甚!锦儿,你且速去房外将衣物收拾了,稳住林冲那厮!」
  言罢抱着林娘子,蹲入热水中!
  锦儿忙转入客房,见地下尽是娘子并衙内衣物,匆匆收拾藏好,却见酒案上放一钻石亵衣,也不及想,一并藏了。待要去擦案上椅上那滩滩淫水,却听院外林冲叩门道:「娘子……娘子……林冲归了……如何……如何不来开门!」
  这声音吞吐不清,显是喝烂醉了!
  林冲为何此时从禁军回转家中?
  有分教:烂醉归家试宝刀,婢女情急下药早。色徒帘后逞淫欲,娘子小死官人倒!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