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我的娇妻_我的娇妻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我的娇妻

我的娇妻-第7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不容易稍微消停下来,他笑对叶晨说:“一直听说尊夫人如何大方得体,叶先生尚未引见呢。”
  叶晨才想起来自己一直固着引进各位商界大佬,忘记把娇妻介绍给对方,于是笑着答应:“莫先生的夸奖拙荆担当不起。请稍等。”
  叶晨不动声色的环视会场一周,只见妻子被一班太太小姐们包围,大概是想从她口中知道更多关于这位莫先生的事情。
  娇妻看见丈夫走过来,连声抱歉的应付她们的追问,抽身离开。
  “怎么了?忙完了吗?”娇妻挽住丈夫的手问。
  “莫先生问起你,才想起还没有介绍你们认识呢。”
  “哦。今晚被太太小姐们追问了我一晚。可是我哪里知道他的事情啊。好吧就让我去打听打听这位才俊的情况好给她们一个gao代。”娇妻笑盈盈的说。
  “他和他两个兄弟好像都是单身的。”叶晨其实也不大知道他的个人情况,毕竟男人们擅长的是工作;私事方面,由妻子出面比较合适。如果能够和莫家打好关系,对他的事业大有帮助。
  “莫先生,这位就是拙荆。”叶晨微笑着向他介绍身旁的娇妻。
  “叶太太,您好。幸会了。”莫先生举了举手中的酒杯,意味深长的对着脸上发白的娇妻微微一笑,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莫、莫先生,您、您好。”娇妻白着一张俏脸,冷汗涔涔的看向他。手脚冰凉,几乎站也站不稳,只能紧紧的抓住丈夫的手臂。
  叶晨正想继续说些什么,却被匆匆赶来的服务员打断。服务员在他耳边轻声报告之后,无暇注意娇妻的反常,只丢下一句“你们慢慢聊,失陪一下。”就匆匆离去。
  莫先生玩味的看着娇妻:“好久不见了,妹妹。”
  娇妻苍白着一张脸,不知如何是好。她以为她已经逃离了他们的势力范围,殊不知,过了几年的平静日子,又和他们重遇。
  EP13前传之吾家有妹初长成
  家底殷实的莫家有三位极其出色的公子,他们是才貌俱佳的三胞胎。
  虽然继承了父母出色的样貌,但是外人绝对不会错认他们三人。
  大公子莫靖东是位冰山酷男,冷冰冰的神色,凛然不可冒犯的酷样不怒而威;二公子莫靖南是位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永远温柔有礼,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三公子莫靖西则是反叛不羁的浪子,到处留情,拈花惹草,招惹了不少女生为他哭泣心碎。
  虽然各有特色,可是聪明过人的他们早就被父母悉心栽培,即使如三公子反叛,也为他找到合适的发展方向。三人刚成年就开始步入商界,掌管家传事业,并在短短的时间内让公司规模迅速壮大。商界内对这几位初生之犊甚的敬畏──莫靖东主管公司大局,泰山崩于前也不动声色,和他做生意完全不能试探出他的真实想法;莫靖南虽然长袖善舞,想谈甚欢,可是谈笑间不经意就轻易击败对手,背地里被人称他为“笑面虎”;莫靖西更是性格冲动,阴晴不定,根本想讨好也无从下手,而且他手段残酷,擅长并购,许多企业家提起他都为之失色。
  加上三人又异常俊美,虽然性格各有缺陷,但是在小姐们眼里,却是瑕不掩瑜,或者只是“有个性”;除了莫靖西绯闻不断外,其他两人并无绯闻,不少家庭视他们为乘龙快婿,而他们的身价随着每年上涨的股值而水涨船高。
  莫家的父母很开明,自儿子们成年后把事业丢给他们掌管,就恩爱的去欧洲定居,享受生活。除了定期和子女聚会外,也不大管他们的私事,他们相当信任子女的能力。
  是的,除了三个儿子,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唯一的女儿。虽然外界并没有太多人认识她,可能哥哥们的耀眼光芒掩盖了她的存在,加上父母和哥哥都爱护有加,不愿意她被受到过多的注目而有压力,所以她一直都被保护的好好的,在父母和哥哥们的庇护下成长。
  哥哥们比她大四岁。因为不用继承家业,父母也没有刻意栽培她,随她自由的发展自己的喜好。哥哥们对这个唯一的妹妹甚是宠爱,有求必应。在他们18岁的时候,父母离开前往欧洲定居,本来打算让女儿跟随过去,可是哥哥们极力反对,父母也想让女儿独立成长,就没有坚持。
  哥哥们身兼父母职,悉心呵护着莫家的宝贝,害怕她受到一丝伤害,总是无微不至的保护着她。
  妹妹虽然清秀甜美,却没有继承到双亲出色的外表,比起哥哥们的俊美,她只算是小美人一个──当然哥哥们不会觉得,他们认为自己的宝贝妹妹,是最美丽、最可爱的女人。
  妹妹从小到大都在女校上学,gao的朋友、接触的人和事,都要经过过度的保护的哥哥们的审查。
  随之年纪渐长,妹妹也开始吃不消哥哥们无微不至的保护。
  尤其她快16岁了,身体发育良好的她,还被哥哥们像从前一样抱在胸前,可是已经发育成熟的胸部在哥哥们的怀抱里,会不小心被挤压着,让她心怦怦直跳。
  有时晚上哥哥们会轮流和她一起睡,说她怕黑。虽然她承认自己会怕黑,可是被哥哥们紧紧拥在怀里,双腿被禁锢着,根本难以入睡。
  虽然隐约觉得这样好像太过亲密,可是哥哥们理所当然的神色,又不容她拒绝。妹妹只好一如以往的被哥哥们疼爱着。
  就连她的衣服都是哥哥们挑的。外出的服装都是保守的学生款,不会露出一丝多余的地方;居家服却不同,哥哥们说夏天天气热,所以在家她一般都是穿背心热裤,虽然哥哥们的眼神让她又惊又羞,可是哥哥们不容她换上其他衣服,她也就慢慢习惯了那些炽热的注视。
  睡衣更加凉快。吊带的小短裙,哥哥们不让她在里面穿内衣,说睡觉穿内衣不好。天气热,而空调又不让调太低的温度──据说是怕她感冒,所以穿的清凉些比较舒服。
  开始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何问题,可是慢慢的,随之身体的发育,胸部和臀部有了明显的曲线,妹妹开始不好意思穿成这样和哥哥们一起睡。
  可是哥哥们却一脸正经的说,没有关系的,南哥哥甚至用到苦肉计,哭丧着脸说妹妹长大了,就不要哥哥了,害她不敢继续坚持,只能让哥哥们得逞。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就营养丰富,虽然四肢纤细可的胸部发育却一点也不含糊,16岁不到双乳发育成熟,浑圆挺翘,鼓鼓的,胀胀的。尤其在月事附近几天,双乳就会微微发胀,轻轻一碰就刺痛。对于这样私密的事情,妹妹不知道如何是好,又不好意思跟医生说,只能红着脸跟三位哥哥们诉苦。虽然身为男人,对此事丝毫不觉的尴尬,哥哥们只好生安慰她,答应她会向医生求教。
  之后在她不舒服的那几天,哥哥们都会帮她按摩。
  据说是医生的指示,本来是让她自己来的,可是害羞到不行的妹妹根本不好意思动手,于是哥哥们就很积极的接手这个任务。开始妹妹也不让哥哥们动手,觉得太害羞了。可是被哥哥们强行实施后,发现胀痛的感觉好多了,于是就闭着眼,捂住脸,默许了这样过分亲昵的举动。
  隐约觉得哥哥们对自己的关爱似乎早已超过了一般的兄妹程度,可是身边没有亲密好友,也不敢对父母说起,书里也并没有说这样是不行的,不被允许的。妹妹也就鸵鸟的认为哥哥们只是太过宠溺她而已,不去深究里面的涵义。
  而她也发现自己对哥哥们的保护没有丝毫的反感,虽然有时候会很害羞,可是并没有厌恶的感觉,甚至,暗暗希望哥哥们可以一直这么宠爱她。
  在矛盾的心态中,妹妹即将满16岁了。
  EP14。1前传之第一夜(上)
  虽然面容青涩纯真,可是身材发育的诱人的妹妹,在和父母、哥哥们庆祝完16岁生日后,获得父母的gao友允许。出于对女儿的爱护,父母一直不让女儿去gao男友,可是16岁以后,也到了结gao男友的年龄了。
  被养在温室内的妹妹,一直没有机会认识其的男生──就算有人有心结gao,也被哥哥们暗中挡掉,所以在男女方面,妹妹纯白如白纸。
  只是这张白纸,也即将被人画上第一道色彩。
  送走了父母,妹妹如常回到房里休息。
  今晚是大哥陪她睡觉。
  梳洗完以后,妹妹捧着书本到莫靖东房里。哥哥今晚破例在房里等着她──平时是一般要到睡前才会回到房间,要打理的事情太多,哥哥们都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
  “宝贝,过来。”
  “什么事啊,东哥哥?”
  “没有啊,就想看看你。”
  “哦”妹妹乖巧的让哥哥搂在怀里──她已经习惯哥哥们的亲昵举动,虽然有时候会不好意思,可是被他们宠爱的感觉实在太好,她也不愿拒绝她亲爱的哥哥们。
  莫靖东向来冷漠的俊脸,只有在他宝贝妹妹面前,才会柔和下来。今晚母亲的话,让他惊醒:他们兄弟三人默默守候的宝贝,已经容不得继续被他们收藏下去,她即将被带入社gao界,被其他男人认识、追求。
  这个现实让他怒火中烧。
  她是他的,他们兄弟三人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同样的保护欲和占有欲在彼此的眼中不言而喻。他、他们绝对不允许外人来染指她。
  今晚,他是不是该把这朵娇嫩的花儿吞入腹中呢?
  薄薄的睡衣遮掩不住她诱人的美好。
  青涩的纯真,眉眼里带着羞涩和娇媚,这样的她,早已让他们欲火中烧。多少个晚上,他轻吻、抚摸她嫩白的身体,却不敢伤害她,只能用她的小手,或者双腿夹住火热的肉棒来发泄累积的。欲望。
  靖西会去找其的替代品──只要某一个地方和妹妹想像,比如说眼睛,嘴巴,额头,靖西就会使尽手段去追求,然后把她们当成她尽情发泄。
  可是他不会,他只要她。他的第一次,要献给她。所以同样的,她的第一次,也该是他的。
  何况今晚过后,相信两个弟弟也会迫不及待的出手了,他不愿意再等了。
  看着乖巧的伏在自己怀里的宝贝,他不想再控制自己的欲望。
  “会不会痛?”他微笑着,恶劣的搂紧了她,让她丰满的双乳紧贴在自己的胸前磨蹭。
  “东哥哥……”她不依的娇嗔。过分,明知道人家不舒服,还故意的弄痛她。她轻轻的拍了他一下,推开他。
  今晚再合适不过了,她的安全期,他可以尽情的射在她的体内,无需任何顾忌。一想到继续进入她的体内,他身下就肿胀到疼痛起来。
  莫靖东拥着她,两人一起平躺在床上:“乖,哥哥来帮你。”
  哥哥因为渴望而声音低哑,妹妹却发现这样的声线,更能撩拨自己。
  她不敢对哥哥们说,每次到生理期,哥哥们帮她按摩,自己都会忍不住有热热的、湿湿的东西流出来。因为她害怕被哥哥们认为她很……淫荡。可是越是这样想,就越控制不住自己。
  只能咬着牙,羞涩的忍耐着,期待哥哥不要发现。
  “乖,宝贝。”莫靖东温柔的覆上她圆润的双乳,隔着薄薄的睡衣,轻轻的揉动。
  妹妹因羞涩而紧闭双目,长而卷翘的睫毛在她红润的脸颊投下淡淡的阴影,如蝴蝶般不安的颤动。
  莫靖东忍不住轻轻吻上她的眼睑,戏谑道:“不舒服,嗯?哥哥太用力了吗?”一边说,双掌故意的用力捏住发胀的乳肉,被玩弄得高高挺立的乳尖从低胸的吊带睡裙边上挤出,粉嫩的颜色让他惊叹。
  “哥……”闭上双眼的妹妹并不知道自己春光外泄,只娇嗔着抗议哥哥的顽劣举动。明明一脸酷样对着外人,可是在自己面前却……妹妹忍不住甜蜜的弯起嘴角──因为哥哥只在她面前才会有的亲密举动。可是又不想让他太过得意越加欺负自己,故意嘟起嘴,娇娇的抗议。
  “嗯?”莫靖东故意装出不明白的语气,继续逗弄怀里的宝贝。这朵已经绽放得娇嫩欲滴的花儿,他今晚就要摘下。
  深深吻住她红润的小嘴,强悍的逼进柔软的口腔,追逐里面慌乱的软舌。
  “嗯……唔……”几乎看不清近在咫尺的哥哥的脸,只能无助的被侵犯着,啃咬着,舌头被吸得发痛,双唇也被吸吮、啃咬得红肿。长长的吻逼得她快窒息了。
  “呼……东哥……哥……”
  “嗯?”似乎很满意她被吻得红肿的小嘴,莫靖东轻轻舔了一下,一手扯下自己身上的浴袍丢开,赤裸的覆上她。
  “啊……”妹妹惊叫一声,赶紧双手捂着脸。
  莫靖东不等她反应过来,随手撕开她的睡裙,把她双腿分开,凉凉的、软软的膏状物体被挤入她紧闭的小穴内。
  “东哥哥……你……”怪异的感觉从身下传来,妹妹害怕的睁开双眼,不敢往两人的下身看,只盯着哥哥的脸,惊慌的问到。
  “嘘……不怕。”莫靖东小心的压在她身上禁锢着,又小心的不压痛她,再次吻住她颤抖的小嘴。双乳捏住敏感的乳尖,扯动、拧弄,惹得她轻轻的颤栗着;硬挺的肉棒抵在小穴的入口来回研磨,煨得软膏变成液体状湿哒哒的在两人相连的地方滴落;巨大的伞状顶端顺着润滑的液体稍稍挤开闭合的小缝,陷入柔软的体内。
  EP14。2前传之第一夜(下)
  全身被压制着,连抗议也被吻在嘴里发不出声音,妹妹双手无力的抵在哥哥坚硬的胸膛上,却丝毫不能撼动他。酥酥痒痒的感觉从难以启齿的地方蔓延开来,敏感的双乳被揉得好舒服,身体彷佛有意识似的不由自主的贴住哥哥温暖的身体磨蹭着,就连阴穴外的小核也难耐的期待哥哥肉棒的顶弄,空虚的肉壁也难以控制的挤压着进入的顶端。她怎么会……
  “不……唔……”等哥哥再次放开她时,她居然不满的呻吟起来。
  “乖,宝贝,很快就让你舒服的。”莫靖东对她的反应满意极了,低头一路从脖子往下吮舔,印下一个个红痕。一手抓住左乳揉动,一边啃咬着脆弱的乳尖,细细拉扯着,引出她尖声的轻叫。空出的一只手抬起她的右腿,让两人下身更加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发痛的肉棒几乎忍不住贯穿的冲动,整个硕大的顶端已经陷入她窄小的穴内。
  感觉哥哥身上火热的肉棒正叫嚣着要进入体内,她忍不住挣扎企图逃离:“哥……哥……不……啊……不要……呜呜……”
  “嘘……别哭,乖,哥哥会让你舒服的。嘘……”莫靖东被她湿滑的小穴夹得快崩溃了,小嘴似的一下一下吸吮着他胀痛的肉棒顶部,像是要把他吸出来似的。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炽热的汗水滴下她敏感的身躯,引发她细细的颤栗。
  因为害怕自己的孟浪伤害到她,虽然用了有催情成分的润滑软膏,可是他还是不敢妄动,耐心的撩拨她,吸吮她愈发肿胀的双乳,按住她发硬的小核旋转、拨弄。等感觉到她的小穴喷出股股热流,立即狠狠的插入她紧致的体内,直到整根肉棒都被她含住。
  “啊啊……啊……啊哈……哥……哥……啊……”越来越多的快感堆积,直到后来不受控制被死亡般的快感灭顶,妹妹尖叫着感受被插入的痛苦和充实。可是身体早已被这样激烈的快感俘虏,小穴有意识的吸吮体内插入的火热肉棒,层层嫩肉不受控制般收缩圈紧坚硬的棒身,被硬是顶开的小小子宫口则箍住粗大圆端;又紧绷又饱胀的感觉无处发泄,只能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淫叫,扭动着随之起舞。
  “哼啊……”被夹得紧紧的男人忍不住低吼,尚未来得及抽出,就被凶猛的快感击中,脑内闪过一阵快意,滚烫的精液按捺不住汹涌喷出,喂入她温暖的体内。
  “啊啊……啊……”被烫得一颤一颤的,妹妹羞愤的感觉着小穴居然一收一缩的挤压哥哥的肉棒,犹如贪吃的小嘴般吸吮抽搐。
  畅快的感受着高潮,莫靖东一边射出一边往前更深的顶入妹妹窄小的体内,累积已久的欲望得到稍稍的发泄;低头吻去妹妹脸上滴落的泪水,一边柔声哄着她:“乖,宝贝。嘘……你也让哥哥好舒服啊。我的小心肝……别哭了,嗯?乖……”
  “哥……”感觉两人的亲密早已超出兄妹的关系,妹妹不安缩进哥哥的怀里,她刚刚是怎么了?一想到自己刚刚的……就连哥哥的那个,现在仍在自己体内……全身都软绵绵的,只能闭着眼靠在哥哥怀里,不敢去看两人相连的下体。
  “别怕,嗯?乖……”一边轻轻吻着安抚她,一边轻佻的弹动吸得红肿的乳尖;刚刚才发泄完的肉棒已经再次抬头,在她滑腻的小穴内慢慢胀大。
  “哥哥也让宝贝很舒服啊,是不是?”莫靖东笑着咬住翘得高高的乳尖,看她丰满的双乳因为快感而颤栗,粗大的肉棒也因为充分的润滑能够在狭窄的小穴来回滑动,好好感受她诱人的收缩和吸绞。
  “嗯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哥……”稚嫩的身体被一再的挑逗,生理期的敏感体质,加上催情的药物,妹妹根本抵挡不住哥哥的玩弄。
  漫长的夜晚,身材娇小却发育成熟的妹妹,被高大的哥哥搂在怀里,就着各种姿势肆意抽插,直到最后体力不支而昏倒。
  天色微亮的时候,莫靖东才恋恋不舍的从妹妹身下离开,抱紧她入睡。
  EP15。1前传之第二早(上)
  一向准时的大哥难得的缺席早餐。
  虽然是暑假,妹妹不用上学,可是平时她也会起来和哥哥们一起用过早餐才回去补眠。三弟照例不知道去哪里鬼混还没有回来,莫靖南单独用完早餐后,不由担心的去大哥房里查看。
  正准备敲门,房门就被打开。
  “哥,你晚起了。”莫靖南笑眯眯的说,眼睛却飘向房内,不着痕迹的查看里面的宝贝妹妹。
  “妹妹还在睡,她说不起来吃早餐了。”莫靖东随手关上房门,阻住了他的目光。
  “哦?昨晚很晚睡吗?”莫靖南也就没有上前,只随哥哥一起下楼。
  “也不是,她想睡懒觉而已。”莫靖东冷酷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对于昨晚的事情闭口不谈。
  “哦……”莫靖南笑着应了一声:“那你先去上班了,大哥。”
  “嗯”莫靖东径自坐下,开始吃早餐。
  等二弟一离开,莫靖东立即招来佣人,吩咐下去不许打扰妹妹的休息,如果中午她还不起来也不许上去敲门,只打电话通知他就好;然后才放心去上班。
  莫靖东离开不久,只在家附近绕了一圈的莫靖南随后就回到家里。
  轻轻推开房门,妹妹正安然在大哥床上熟睡。
  莫靖南环视四周,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暗笑自己太过多心。
  轻轻走向前,俯身吻了吻妹妹的额头,转身准备离开。
  蓦然,莫靖南回头怒视妹妹脖子上的红痕,轻轻的拉开她身上的薄被,发现她露在外面的肌肤全是男人的吻痕。颤抖着掀开她的睡裙,发现双乳上尽是啃咬后的牙印和吻痕,就连大腿内侧这样的私密地方也没有遗漏;轻轻拉开双腿,小穴微微张开着,像是被长时间撑开而不能闭合;穴口也红肿不堪,虽然已经清洗干净,上了药膏,可是一看,就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靖南咬着牙,气得快发狂。用力握住拳,才能控制自己不追出去狠狠揍大哥一顿,或是把妹妹摇醒,然后狠狠要她。
  他该怎么办。坐在床边注视着熟睡的妹妹,莫靖南飞快的思考着:大哥去了上班,三弟也不知何时回来。现在正好是他的机会,不然等得今晚……
  他们三人一直默默的守护着妹妹,本来打算到她18岁成年才……可是大哥居然等不及就占有了她。大概是母亲说的什么让妹妹去留意合适的男友刺激到了向来冷静的大哥。
  现在,看来要提前摊牌了。
  父母这边,继续瞒住他们也不是大问题。不知道妹妹会有何反应?以后,难道他们三人还是如之前一样每人一晚轮流和妹妹睡?可是宝贝的身体不知道受不受得了他们三人的需索……
  莫靖南脸色复杂的看着熟睡的妹妹,一时间也没有好的主意。
  一直到中午,妹妹才醒来。
  “南哥哥?”睁开眼,就看见自己已经到了莫靖南的房里,他正坐在床后的沙发上工作。
  “醒了?”放下LAPTOP,莫靖南走向前,摸摸她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看来大哥的清理工作做得还不错。“饿不饿?吃点东西吧。”
  “嗯。”才应了一声,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嘶哑无比,想必是昨晚被折腾得太厉害,叫得嗓子都哑了。
  “来,吃点粥。”莫靖南并不急着问她昨晚的事情,小心的扶起她靠在床头,亲手喂她喝粥。
  等她小口小口的喝完一碗,再喂她喝了点水,才让她重新躺下。
  “感觉好点了吗?”莫靖南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妹妹嘴角的水迹,温柔的询问。
  “嗯,我没事的。”妹妹不知道该不该对他说昨晚的事情,只能喏喏的含糊答应着。
  “没事就好。”说完让佣人把餐具拿出去,莫靖南把房门锁上,然后转身毫不避嫌的在妹妹面前把衣服脱掉。
  “南哥哥,你……”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想得昨晚东哥哥的侵犯,妹妹紧张得只想从床上下来。
  “怕什么,哥哥只是陪你睡一会而已。”莫靖南毫不在意的裸着身体,上床紧紧把妹妹困在怀里:“乖,再休息一会儿。昨晚大哥没让你睡多久吧,嗯?”
  “我……”被莫靖南说中事实,妹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乖,先好好休息。”莫靖南也不为难她,只抱住她让她埋首在他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如丝般的黑发,温柔的哄着她。
  其实她一点都不困。可是与其让她清醒着和南哥哥讨论昨晚的事情,她宁愿如鸵鸟般入睡,不去想那些伦理道德之类的难题。虽然早就隐约觉得哥哥们对她的宠爱不寻常,昨晚更是。……
  现在南哥哥好像已经知道了,接下来大概也瞒不住西哥哥。
  一想到三人强烈的占有欲,而自己则是那根被抢夺的肉骨头,她就觉得头脑发痛。更别提父母那边该如何欺瞒,日后的生活又会变成如何……
  很多很多曾经被她一一无视的问题现在全部涌上来,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也不打算主动去解决,从来都是哥哥们帮她处理好一切;现在局面变成这样,就等实在无法继续的时候,再做打算吧。
  她心里有数,哥哥们根本不可能主动放开自己,一想到自己将会变成他们三人的……
  妹妹脸一红,拒绝去想昨晚的香艳场景。她从来不知道两个人可以如此的亲密接触,毫无阻隔的和另外一个人融为一体;而这种水乳gao融,因为双方的血缘关系更显禁忌。
  而她也从未见过东哥哥如此火热亢奋的一面,像是要把她吞进肚里,或是融化一般,这样那样的摆弄……
  心怦怦直跳,闭眼趴在南哥哥身上,努力把那些绮念赶出脑外,静心聆听哥哥平稳的心跳。
  EP15。2前传之第二早(下)
  莫靖南也没有入睡的意思,只是静静的拥着她,等待她体力的恢复。
  刚刚他做了点手脚,让大哥今晚赶去外地出差;今晚,妹妹只属于他和三弟。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大部分时间都是他的。他只需耐心的等妹妹再休息一会,他不想她有任何的损伤。
  下午三点,炽热的阳光被厚实的窗帘隔在房外。房内静悄悄的,清凉而阴暗。
  “醒了?”莫靖南抵在刚刚睁开眼的人儿的额头,温柔的问到。
  “嗯。几点了?”再次醒来,感觉好多了的妹妹,不甚清醒的回复,主动挪了挪身体,靠近莫靖南怀里,汲取温暖。
  “三点。”莫靖南满意的搂紧她,一下下的吻着她的耳边、脖子,他不想再忍了。
  随手就把她身上的睡裙扒了下来,温热的身躯覆上她的,刚刚睡醒的她并没有太多挣扎就随他任意玩弄。
  本来就困乏的身体软绵绵的,瘫在床上,双腿被分开成M状往头部压下,南哥哥低头吻住了……
  “啊呀……”那羞人的地方被南哥哥分开,然后吻住。滑溜的舌头在小穴外四处舔舐,羞耻的感觉夹杂着快感,让妹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不、不要啊……啊……南哥、哥哥……啊……”
  身下的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哀求而停止,反而更加用力的吸吮着肥美的花瓣,啃咬起硬挺的小核,拉扯着,舔弄着;经过一整晚开发的敏感小穴被稍微吸吮几下,就忍不住流出滑腻的淫液,男人的舌头挤开闭合的小缝,“啧啧”的发出淫魅的声音,惹得她无助的扭动挣扎,却被男人更加用力的分开双腿,把舌头更深的埋进她羞人的小穴内。
  “不、不要啊,南哥哥……呜……呜……不……啊……啊哈……”被吸的舒服却又羞愤于自己的放浪,妹妹哭着向男人求饶。
  “乖……小宝贝,哥哥很喜欢喝啊,嗯?”彷佛喝够了似的,莫靖南满意的抬起头,薄薄的双唇被她的淫液染得湿漉漉的,说不上的邪魅。好心的放过被吸的微微红肿的花瓣,他低头吻上她平坦的小腹,绕着可爱的肚脐吮吻,一路向上,把昨晚大哥留下的痕迹一一覆盖。
  “宝贝的双乳好像又长大了些哦,是不是昨晚被大哥吸出来的,嗯?”恶劣的用力揉抓着越显丰满的双乳,莫靖南取笑着不敢睁眼看自己被玩弄的妹妹。
  “呜……唔啊……啊呜……”被捏的隐隐发痛,但疼痛之后又带来阵阵快感,妹妹只能咬住唇,不让自己发出昨晚那样羞人的呻吟。
  “不许咬。乖,哥哥喜欢你的声音。叫出来也没关系哦。”莫靖南低头吻住她,不让她凌虐她娇嫩的双唇,他也很享受她淫荡的哀叫。
  身下的肉棒早已按捺不住,趁机顶入她紧小的体内,满满的撑开她窄小的肉壁。
  “宝贝……啊……好棒啊……”忍不住赞叹她美妙的身体,湿滑的紧紧包围住他,生嫩的肉壁还会收缩着挤压,真是妙不可言。
  双手按住她的双腿往上折,莫靖南忍不住凶猛的冲刺着,尽情的抽插起来。
  妹妹被捣弄得浪叫着回应,艳红的乳尖被顶得上下跳动,惹得男人一手拧起一把乳尖,用力的扯起旋弄。
  “啊啊……啊……嗯啊……哥……呀……太、太快了……啊……”被顶得快喘不过气来,一浪接一浪的快感刺激着生嫩的身体。男人和女人的力量相差过于悬殊,她只能任由他随意玩弄,呜咽着被射入滚烫的精液,哆嗦着让高潮把她弄晕过去。
  不知道是大哥昨晚调教有方,还是她天生媚骨,从未有过的畅快高潮让莫靖南倒在床上,意犹未尽的回味刚刚死亡吧的畅快。
  无论是哪一点,他都不会放开她,他的宝贝。
  才想起刚刚自己的放纵,莫靖南赶紧查看被他弄晕的人儿。原本雪白无暇的身体,现在满是男人肆虐的痕迹,暧昧的不满全身,小穴正汨汨的流出男人射出的浊白,大腿内侧一片狼藉。除此之外,也并无大碍。
  轻松的抱起妹妹,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食髓知味的莫靖南根本停不下来,就着小穴内的液体,颀长的肉棒又再次撑开小穴,涨涨的充满她的体内。
  顾不得她还没有醒过来,男人就忍不住扶着她的细腰,一上一下的操控着,让小穴吞吐着他的肉棒。
  “啊啊……啊……宝贝……啊……好棒啊……”体位的关系,整根含入的感觉让男人忍不住低吼。一边上下套弄着,一边挺身更加凶狠的插入她窄小的阴道里,恨不得连肉棒下的两颗圆球也顶入其中,高潮连连的小穴一阵快过一阵的收缩挤压,把火热的肉棒死死的榨干一般箍住。
  丰满的双乳也紧紧贴在男人坚硬的胸膛上磨蹭,两人的乳尖一再摩挲着,噬人的快感让男人根本无法停下来,只顾用力的去追求更加多的高潮。
  等待莫靖南的欲望得到餍足时,天已经全黑了。
  抱起妹妹去浴室梳洗清洁好,他把她抱回她自己的房里。
  刚刚下楼,就看见莫靖西风一般扑过来:“妹妹呢?”
  莫靖南挣开他的双手:“在房里休息。”
  “哼!”莫靖西放开他准备上楼,却被莫靖南一把拦住:“不要吵她,她刚刚睡着。”
  “谁干的好事?!哼!”莫靖西一肚子火,一拳往他脸上揍去。
  “不止是我。”莫靖南闪身躲过他的攻击,淡淡的道出事实。
  “什么?!大哥他……”莫靖西更加怒不可歇。
  “你现在吵也没用。等今晚她醒了,就轮到你。”莫靖南冷静的指出。
  “哼。”事到如今,莫靖西就算再生气也无可奈何,只好悻悻的离开。
  (0。3鲜币)EP16。1前传之第二夜(早?)
  可是妹妹居然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天微亮的时候才醒过来。
  莫靖西几乎整晚没有睡,不时起来查看身旁的佳人的情况。
  妹妹睡得并不安稳,不知道是这两日的刺激还是其他缘故,在空调房舒适的温度下,她居然也流了不少汗。体温略微的偏高,但是探了几次体温计也没有发烧。
  莫靖西起身帮她擦干净身体换上长袖的睡裙,翻来倒去的根本没有入睡的机会。
  妹妹醒来的时候,轻轻叫了一声:“西哥哥。”
  他立即清醒过来,睁开眼问:“怎么了?有没有不舒服?”起身开灯,细细察看她的脸色。
  “没事。”她的声音比之前更为沙哑,像是被砂纸磨过一般,又干又涩。
  “喝点水吧,嗯?”小心翼翼把抱起她,让她靠在怀里,喂了她喝水,“慢慢来,别急。”
  咕噜咕噜喝完正杯水后,感觉舒服了很多,妹妹满足的打了个嗝。
  “饿了吗?”莫靖西一把抱起她,轻得跟什么似的体重让他不甚满意的皱起眉,这样弱的身体,如何能够应付他们三人的需索?才陪了大哥二哥一晚,就这样弱兮兮的样子。哼,他的份还没算上呢。
  放她到饭桌旁坐好,莫靖西打开冰箱一边看里面的材料,一边问:“想吃什么啊,宝贝?”
  “嗯……”妹妹歪着头,舒服的趴在桌子上,一向胃口不佳的她,又嘴挑,一时也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可他空空的肚子已经开始抗议太久没有进食了。吃什么好呢……
  “肉酱意大利面?”莫靖西好笑的看着她苦恼思考的样子,低头吻了吻她嘟起的小嘴,随便挑了样她喜欢的食物。而且打上酸酸的番茄酱汁,比较开胃。
  “嗯,好的”妹妹笑了笑,觉得这个提议也不错。只是,这么早吃这个,会不会太夸张了啊?哈……天还没有亮呢。抬头看了看窗外灰蒙蒙的天色,又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才五点一刻。
  香喷喷的面条很快就煮好了。他们三人厨艺都不错,加上佣人早就炖好的肉酱,带着番茄特有的微酸香味,引诱着她饥饿的肠胃。
  “来,慢慢吃。”莫靖西用叉子把面条卷好,吹凉,再递到她嘴边。
  “唔……好好吃哦……”妹妹一边和面条奋战,一边含糊不清的赞叹着。
  哥哥们太过宠她了,他们三人各自精通中日西料理,可是她这个女生却对厨技一窍不通,每次都是饭来张口衣来张手。想到这里,心里又莫名的得意起来,她是哥哥们的宝贝呢……呵……
  莫靖西温柔的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小心的伺候她,在外人前的不羁和狂放完全收敛起来。如果被其他人看到,一定吓得嘴巴都合不拢──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嘛。
  难得的,她把大半碟的食物吃完:“够了,西哥哥,我饱了。”
  “不再多吃点?”莫靖西对她的小胃口还是不甚满意。
  “已经吃很多啦。我想喝果汁。”妹妹拿出撒娇的杀手!。
  “你啊……”莫靖西无奈,只能起身帮她榨新鲜的橙汁。
  莫靖南一下楼,就看见这样的情景。
  “这么早起来啊,宝贝?”俯身给她一个早安吻,莫靖南宠爱的揉揉她的长发。
  “南哥哥早。”经过昨天的事情,妹妹有点不好意思面对莫靖南。低低应了一声,就红着脸不敢看他。
  “当然早了,她从昨天下午睡到现在。”莫靖西拿着鲜榨的橙汁,递给妹妹,面色不愉的对他讽刺到。
  妹妹捧着果汁,低头猛喝,不敢去看两位哥哥的神情。
  真是糟糕啊,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心虚的感觉。哎……
  “是吗?”莫靖南笑眯眯的反问,不理弟弟杀人似的目光,若无其事的坐下来问:“吃了什么早餐,有我的份吗?”
  “要吃自己去做!”莫靖西气冲冲的吼到,一把抱起妹妹,掉头上楼去。
  “脾气真是火爆啊……”莫靖南见惯不怪的自语道:“因为欲求不满吗?哈……”
  他们的动静早已吵醒佣人,莫靖南安抚以为自己晚起而一脸惊吓的佣人说:“早餐一份。谢谢。”
  “是的,二少爷。”喏喏应声的佣人赶紧到厨房准备。
  望了一眼楼上,莫靖南神情自若的等着早餐。
  上面发生什么事情,他不用想也知道。大哥今天应该能够赶回来了,想必会对他使手段支开他而发怒,回来之后,三人得好好商量一下以后的事情了……
  轻轻啜了口咖啡,莫靖南心不在焉的思考着将要面对的问题。
  EP16。2第三日(上)
  捧着未喝完的果汁,妹妹莫名其妙的被抱回莫靖西的房间里面。
  就算再笨,她也猜得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两个哥哥都这样那样了,西哥哥怎么会放过她。
  想到这里,妹妹脸更红了,咕噜咕噜的猛喝,直到杯子都空了,也不敢抬头看莫靖西的脸。
  对着其他女生很是孟浪的莫靖西,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宝贝,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既恨不得立刻把她揉进怀里,又怕伤害她半分,各种手段用在她身上,都得三思。
  “宝贝。”渴望的看着她唇上沾染的透明果汁,艳红的小舌诱惑他伸出来轻轻舔着唇瓣,莫靖西极力忍住扑上去的冲动,喉结不耐的上下抽动,哑着声音开口。
  “嗯?”东瞄瞄,西看看,妹妹捧着空杯子,就是不敢看向他。
  “果汁好喝吗?”慢慢逼近她身边,莫靖西凑在她耳边问。
  “嗯……额,好啊……”妹妹微微的哆嗦了一下,因为他的靠近而声音不稳。
  “是吗?让哥哥也尝尝。”把杯子随手放到一边,莫靖西低头含住诱惑他已久的双唇,细细的吸吮起来。等双唇被狠狠的吻到发肿,才好心的放过它们,撬开慌张的小嘴,品尝带着微酸果汁味道的柔软口腔。
  经过两个哥哥的调教,她开始青涩的懂得回应玩弄她的舌头。滑溜溜的舌头灵巧的舔舐着她小嘴内的每一个地方,戏耍着她的软舌,晶莹的唾液沿着她的嘴角滴出猥亵的痕迹。
  宽松的睡衣被扯下,露出小巧的肩膀,莫靖西一路吮吻下去,经过一晚的恢复,之前留下的红痕已经淡去,只留下粉色的吻痕和浅浅的啃咬痕迹。两个哥哥都不忍心太用力,小心的控制着力道不伤害她。莫靖西不由得忿恨的想着:居然抢先他一步,两个家伙……
  不过他也不忍伤到宝贝的一身细皮嫩肉,一把撕开睡裙,里面全裸的少女身体暴露在他面前。
  “啧,好美啊……宝贝……”即使不是第一次看见,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赞叹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