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我的娇妻_我的娇妻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我的娇妻

我的娇妻-第6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打结的大手稍稍停顿了一下,男人戏谑s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好贪吃的小嘴啊……没关系,我会如你所愿,好好喂饱你。”飞快的打好结,不顾娇妻无力的反驳,径自在热水里“啪啪……”的抽插起来……
  EP10。3明波暗涌
  等到男人的兽欲终于稍稍餍足而把做到快晕过去的娇妻抱出来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暗暗衡量着其他人回来的时间,许天承飞快的收拾好一切,娇妻也被穿上了之前的衣服,在离开之前,许天承不放心的,继续让娇妻吸入一口喷雾,等所有都恢复原样后,才悄悄离开。
  出门后,也不知道该往哪去的许天承,在小区附近的公园坐了下来,掏出香烟,静静的吞云吐雾,心情大好的回味着刚刚的盛宴。“铃铃铃……”电话响起,“喂?”
  “今晚我不回来吃饭了,一班阔太搞什么贵妇之夜,不用等我啦。”叶曦劈里啪啦讲完也不等他回应就挂了,想必是应酬得一肚子火。想到叶曦最恨假惺惺应酬的人被迫要和一班做作的贵妇应酬打gao道,许天承不由很没道义的微微扬起嘴角。
  才准备收起电话,又传来“铃铃铃……”的声响。啧,怎么这么热闹?
  “喂?”
  “是我,叶晨。”叶晨的声音稍显急促:“天承,你现在在哪里?”
  “外面。”
  “哦,这样,吃了饭没有?今晚我要加班不回来吃饭了。刚刚打给叶曦,她也有事。如果你没有应酬的话,可以麻烦你和我妻子一起吃饭吗?我怕她又懒得出去就不吃饭了。”顿了顿,叶晨唯恐他拒绝似的,继续说:“如果你有约的话,可否吃完饭后帮忙打包回去给她?”
  许天承求之不得,却不动声色回道:“嗯,我也没事,就顺道买些东西回去和嫂子一起吃吧。”
  “这就太好了,谢谢啊。可以买……”叶晨后面的话,许天承听得不太仔细,只知道自己可以和她静静的共进晚餐,只有他和她。“……这些都是她喜欢吃的,那就麻烦你了。”
  “嗯,不用客气,表哥。”许天承淡淡应着,她的喜好,他一直记在心中。
  “那拜托你了,拜。”叶晨那边大概有人在催的,拜托完就挂了电话。
  深深吸完最后一口烟,许天承站起来,准备去买食物回来喂喂家中的睡美人。
  手里提着大大两袋外带食物,许天承艰难的掏出钥匙来开门。屋里还像刚刚进来时一般,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人在,可是男人知道里面有她。想到这,男人向来冷酷的脸不自觉的柔和起来,嘴角也弯出个不甚明显、却非常罕见的微笑。把食物在饭桌上摆放好,才进去她沉睡的地方。
  她仍在甜甜的睡梦中,想到她醒来后见到自己,他否会把她向来恬静的小脸惊得失色?倾身往前,大手轻轻抚过滑嫩的脸颊:“醒醒……宝贝……吃饭了。”
  “喔……”脑袋混沌一片,娇妻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眼前放大的俊脸,心里一惊,直觉的往后仰。
  “小心啊……”许天承伸手稳稳的接住她,俊脸不复冷酷,微笑着叮咛。
  “嗯、嗯,谢谢了。”娇妻不知道为何,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气息让俏脸不由自主红了起来。只能喏喏答应着,躲开他滚烫的大手,扶着床榻自己站起来。
  可是还没站稳,双腿就如果冻般软绵绵的往下掉,男人再次一手扶住娇妻的腰,轻柔的小心支撑住,“睡太多了,容易全身发软。”低声陈述这个借口,男人半拥半抱的和娇妻一起走到客厅的饭桌前,仿佛安放一件易碎s的心爱瓷器一般,让娇妻入座。
  从未见过他如此温柔的一面,娇妻也昏沉沉的随他摆弄,不甚清醒却仍然聪慧的脑子闹哄哄的,疑问一个个全在不停的转着:即使睡太多,起来会全身无力,但是绝不像这般如欢爱过度之后的酸软;而且,刚刚,仿佛做了一个真实到可怕的春梦……
  不过,这一切,都在闹哄哄的脑子里转而已,娇妻并没有把疑问说出,有些话,有些事,该沉默以对,说穿了,大家都没有意思。
  “呃,谢谢表妹夫。”娇妻柔声答谢,眼前满满一桌都是自己喜欢的菜色,“是不是晨拜托你的?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丈夫忙起来不能回家吃饭是常事,不过他对自己也是百般呵护,即使不在也会把自己照顾得妥妥贴贴的,不过,不知道丈夫是否知道,眼前的人对自己仿佛有不一样的想法呢。娇妻先把心头的疑问放一旁,拿出她最拿手的一招──装聋作哑,心机全无的言笑晏晏招呼起脸色变黯的许天承:“菜要凉了,开动吧!”
  许天承被她一句“表妹夫、晨”噎得脸色有点挂不住,刚刚好不容易形成的暧昧氛围被她轻松的几句就冲散了,果然是不容小觑的才女呢,虽然极力掩盖,仍不掩毕露的锋芒。他想起当年,岁月厚待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依然清秀动人,却愈发的聪颖──不是咄咄逼人的那种嚣张,而是润物细无声的不动声色化解迎面而来的困难。
  看着对面吃相优雅的娇妻,许心情又高昂起来,两人默默的吃着晚餐,静悄悄的,只有细微的咀嚼声和餐具的碰撞声。
  两人都不是健谈的人,往日吃饭,也多少叶晨和叶曦负责搞气氛,打开话题,现在只剩他们俩,才发现冷清得很。只是,娇妻一边吃饭,一边在努力回想脑里的疑问;许天承则着迷似的看着吃得心不在焉,凤眼因思考而闪闪发亮的动人神态;虽然安静,却不显冷场。
  直到快吃完,娇妻才发现两人吃了一顿安静得可以的晚餐,不免有点腼腆,闲聊似的开口:“呃……谢谢,嗯,菜都很好吃。”
  “不客气,怪不得这么专心吃饭。”许天承微笑的回了一句,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啊、呵呵……”娇妻被看得很不好意思,自己吃饭想事情想得入迷的样子被他全看去了,心里暗恼自己到掉以轻心,只好傻傻的一笑置之。
  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不多,叶曦就应酬回来,拉着娇妻和丈夫诉苦:富太太们多难伺候……话题多无聊……装模作样多辛苦……
  接着叶晨也加班回来,和许天承、叶曦他们一起在书房讨论关于许他们最近的工作进度。
  空闲下来的娇妻,终于有时间,好好的,单独的思考下午的事情。
  许天承这个人,她印象并不深刻──其实以她过目就忘的惰性,大部分人都不会让她记住。他是和她,曾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不过她是新生而他已经是毕业生了,两人并没有什么gao集──起码她并不记得和他有过什么gao集。校园这么大,而她又不是想出风头的人,大多数课余时间,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图书馆一角,默默看书或者发呆,和学长学姐们并没有太多的联络。
  现在,他又是她的亲戚。
  下午的梦,过于真实,即使现在想起来,那惊心动魄的快感仍让心“突突”的直跳,体内传来酥麻的感觉,把心撩拨得痒痒的,渴望重温那噬人的颤栗。一个下午,就让自己完全臣服在他的西装裤之下了吗?!心里不禁暗自唾弃这样的自己──殊不知,自己早已经被他调教过数次。
  下午他唤醒她的时候,扶住她的时候,眼角里的脉脉含情,娇妻确信不是自己的错认──太熟悉了,她看到太多次,丈夫、霍、甚至那个昊……即使他掩饰功夫再好,那种宠爱自己、从心里溢出的喜爱眼神,让她知道自己是被爱的,被珍视的。现在从许天承眼里看到,实在是有点不妙。
  许天承是个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很不错的男人:高大,帅气,内敛,而且……技术实在高超……咳,咳,反正,就是完全符合她对“玩伴”的要求,可惜,他是叶晨表妹的丈夫,也是她的表妹夫。之前的那句“表妹夫”,是在提醒他,也是提醒自己──兔子不吃窝边草。她不愿自己平静、完美的家庭生活发生任何变故,无论是多么出色、吸引人的“玩伴”也不值得她冒险。天涯何处无芳草,她可是看得很开的,反正,她并不缺他这么一个男人。
  就装傻到底吧,至于之前被他吃掉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好了,她也没有吃亏,所以并没有什么好追究的。
  嗯,问题解决!娇妻把烦恼抛之脑后。
  只是她不知道,他很在乎缺少她这么一个女人。
  EP11。1再次重逢
  不过,天助娇妻也,许天承来不及继续进行他的捕食行动,就被公事所累,和叶曦一起返回国外处理公事。虽然已经决定要回来发展,但是之前因为只打算回来探路,还没有收拾好,这次,许天承夫妇是要回去把所有财产、关系都处理好,以便可以回来全心全意的发展他们的大业。
  叶曦他们一走,叶晨也要把之前挤压的工作完成了──之前为了留在这里和叶曦他们一起打点关系已经两个月没有出差了,叶曦他们一走,叶晨后脚也跟着离开,到各地去巡查处理事情。
  仿佛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消失了似的,娇妻又回到整日闲闲无事的状态。之前仿佛到哪里都有人跟着,现在终于有大把的私人时间了,娇妻悠然的和几个好友聚了几次,逛逛街,喝喝茶,消磨了几天时间,等所有可以想到的休闲活动几乎都做完了,时间却仍满满的,打发不完。于是又想起之前的问题:要不要,重新联系一下霍呢?
  在接到叶晨延期一个星期回家的电话后,原本还在犹疑要不要联络霍的娇妻,拿出之前的联系电话,拨通对方的号码:“嘟……嘟……”
  电话很快被接起来:“喂。”他的声音有点着急,大概是在宴会上,传来闹哄哄的声音,但是一直在减退──他正在走去安静的地方。
  “喂,是我。”突然怀念起他来,相识多年,他在她心里除了玩伴的角色外,并不是可有可无的,他对她的好,对她的用心,她并非没有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要见面吗?”周围的声音都消失了,他的声音也恢复了平稳,但是听起来,这并不是问句──他想见她,这次分别太久了,他很想她,他要见她。
  “嗯。”他的迫切让她的心情莫名的好起来,单音也掩不住她的愉悦。
  “小妖精,”他被她的喜悦感染,也轻松的笑了起来:“这次躲了这么久,看我怎么惩罚你。”
  “呵呵……今晚哪里见?”她一点也不在乎他的“惩罚”。
  他说了个地址,在一家高级的酒店豪华套房。
  她挂了电话,在衣橱前挑挑拣拣……穿哪件衣服好呢?
  嗯……这件?
  不好……
  这件……配上……这个……
  在磨磨蹭蹭的收拾好自己后,娇妻打给丈夫随便找个借口安抚了他,安心的出门去。
  娇妻这次打扮成豪门贵妇的模样……长发挽成发髻在脑后,额前的带黑色面纱的小帽子,把妆点妖艳的双眼挡住;一身剪裁精致简约的紧身黑衣小礼服,低调的出现在酒店外。
  虽然打扮成这样不大容易被认出,可是娇妻还是很谨慎的。快步走入电梯直上套房──她也很想快点见到他。
  刚出电梯,简讯就送出:“开门,我到了。”
  霍高大帅气的身影早就打开房门,在见到她的下一刻把她扯进怀里,低头狠狠的吻住她,房门“砰”一声被他用脚踢上。
  “嗯……”被他吻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他仿佛把连日来不能相见的火气都发泄在她娇嫩的双唇上,小嘴被吻得发痛,心也被他吻得发烫。
  腰间的带子被扯开,拉链“嘶”一下被猛的拉下,在这个快要窒息的长吻中,娇妻的衣服都快被剥光了。
  “呼……啊……”终于被他放开了,娇妻用力的。喘息着……这就是他的惩罚吗?嘟着小嘴泛着泪光的看向他,双手抱住她的颈部方便他把身上最后的一块布料都扯下,他什么时候也这么粗鲁了?那个永远都一副斯文有礼、慢条斯理的男人去哪里了?
  “呵……乖。”为了奖赏她的主动,他一把抱起她,捧住她饱满的双臀,让她两腿绕住自己的腰,用灼热的肉棒磨蹭着她被分开的小穴,低头轻轻了啄了下被吻得发胀的双唇。
  “哼……”轻轻的哼了一下,娇妻顽皮的故意用她丰满的双乳挤压他坚硬的胸膛,敏感的乳尖渐渐的挺立起来,放浪的在他胸前画圈,或是绕着他的乳头嬉戏。身下的小穴也被渐渐把他越发坚硬的肉棒染上发亮的湿意。
  “小妖精……”累积多日的欲望和她刻意的挑逗,让他忍不住停下脚步,把她的双臀稍稍抱高,四指把小穴外包覆的阴唇分开,让肉棒对着小穴,缓缓的放下她,让她把肉棒吞到根部。
  “嗯……啊……啊……啊哈……”小穴被一点点的充满,娇妻咬着唇、双手抱紧他的颈部、颤抖着圈紧他的腰,灼热如赤铁一般的粗壮深深的埋进自己体内深处,里面的皱褶被全部伸展开来,感觉到它粗大的形状和活跃的生命力。
  “小妖精。”霍几乎叹息的。低吟,紧紧的抱住她,含住她的耳垂让欲望在她体内停留,享受她紧致的包裹和滑腻的湿润:“下次,就算不能见面,也给我个消息吧。”用舌尖勾勒她细致的耳廓,声音低哑的请求。
  她战栗着感受着他的爱抚,他的心跳从两人紧紧相贴的身体传来,震得她心头发颤:“嗯,下次,不会了。”温柔的转过头,捧起他的脸,被他眼里的灼热煨得全身都像烧起来一般,温柔的吻住他。
  霍发狂似的回应她的吻,两人的舌头gao缠在一起,亮晶晶的银丝从口中留下,滴在发烫在乳尖上,情欲越发的高涨。
  娇妻的小穴努力的收缩着,抽搐的吸吮微微抖动的肉棒,受不了情欲的煎熬,圈住他的双腿忍不住挺起臀一下下的吞吐着他,扭着小腰磨蹭着,让发痒的小穴好过些。
  霍受不了的低吼一下,一边快速向床铺走去,一边抓紧她用力的抽插起来。
  走到床边,弯腰放下她,却没有离开她的体内,只是把她的双腿往两边分开再往她头部方向压去,让她的小穴高高的、毫无遮掩的开放在他身下,开始更猛烈的抽插。
  “啊啊……啊……啊……霍……啊……啊哈……”不知道是求饶还是什么,娇妻哭泣抓紧身下的床单,双腿被压得紧紧的,无助的接受他毫不怜惜的掠夺。
  霍着迷的盯着眼前的娇妻──太久了,太久没有见她、要她,渴望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狠狠的抓紧她、压住她、顶入她,才能确定她不是夜里的幻像,而是活生生的人,在他怀里,呻吟,浪叫。
  等她稍微休息了一下,霍又忍不住抱住她,一边细细的吻着她光滑的背,一边从后面就着刚刚泄出的液体把硬挺再次埋入她体内。
  “嗯、嗯……慢点啦……”娇妻蹙着眉,娇声抱怨着,小屁股却配合的往后挪,让他更顺利的进入自己。
  “真的要慢点?”霍取笑她的心口不一,每次说慢慢来,最后还是。她心急的要更多。抱住她的腰,按着她喜欢的速度抽出、顶入,刚刚太用力了,现在好好补偿她。
  EP11。2计划外的意外
  两人在床上耳鬓厮磨的情景被刚刚闯入的昊撞个正着。
  也算霍倒霉、昊走运:两人一同出席宴会,晚宴结束之后,昊不想回家过夜,宴会主人就安排他住下,得知霍也在,就要求把霍房间的钥匙给了他──他们俩如兄弟般的关系,也就没有什么顾虑。
  霍首先发现了。
  他赶紧停住,扯过被单包住她,懊恼自己三番两次大意让他碰见她。
  娇妻皱眉看了看他,不妙的看向背后:又是那个粗鲁男。她稍稍的放下心,但是心里还是气愤不过,身上狠狠的拧了霍一下,瞪了他一眼:你看!居然不小心又让他碰上!
  霍苦着脸,呲牙咧嘴的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娇妻拧他更用力:笨蛋!如果他故意的就不是拧一下这么简单了。
  两人的打情骂俏让昊更加火大:之前好友霍怎么也不肯透露她的消息,现在两人又在一起,他和他是多少年的好朋友了,他从没如此低声下气的求他,他想她快想疯了,却一点她的消息都找不到。两人现在又在一起,他这口气如何吞得下?
  他走过去,一把抓住娇妻的手,对霍说:“我要她。”
  怪不得娇妻一开始就不喜欢他,他以为他是谁啊,要她她就要答应啦,何况,她和霍本来就是先在一起的,他凭什么在这里嚷嚷呢?
  娇妻有点变脸,冷着脸想挣开他,却拗不过他的手劲,白白让身上的床单都滑下,被他看光光。
  “好了,昊,放开她。”霍心痛的抓住她的手试图帮她扯开,两人用力的下场就是娇妻痛得大叫,啪一下,昊的脸上多了个掌印。
  见她喊痛,昊也不敢再用力,只好松手,铁青着脸顶着一个掌印瞪着娇妻在霍怀里撒娇喊痛、好友拥着佳人亲吻安慰的样子,让他眼都红了,双手握成拳,气得浑身发颤。
  虽然他之前的行为不算光明,但是,他对她,决定没有亵玩或者轻视的意思,她就这么讨厌自己吗?
  娇妻扯回手,发现上面都红了一圈,不免更加生气,也就故意不看她,任霍拥着自己好好安慰。
  霍见两人闹得僵了,也只能对着好友说:“你还是走吧。”
  然后让他独占她?没门!昊用力回瞪他。
  可是她不肯,也没有办法啊。霍头疼的无奈:其实3p,也不错啦──反正之前她和昊,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可是这只脸皮薄得很的小野猫,愿意吗?
  静谧了一会,手也不痛了,娇妻捺不住瞄了昊一下,看他如斗败公鸡般,却不依不饶的仍在那里怒火冲冲的,偏偏脸上顶着自己的巴掌印,真是……好好笑。
  “哧……”娇妻最后忍不住,偎在霍怀里闷闷的笑了起来。
  她的笑让昊脸上更加挂不住,可是又不能拿她怎样,恨得牙痒痒,只想冲上去抢过她好好教训一番──当然是用那里,教训一番。
  “咳──”怕她笑得过火,在昊爆发之前,霍出声到和事佬:“昊他一直在找你,没有停止过。所有你可能出现的地方都被他翻了个遍了。”
  想不到他对她,念念不忘到这个地步嘛,但是对于他帮他说话,娇妻不满了:“你是要把我让给他吗?你不要我啦?刚刚你才说过什么?!”用力的瞪着他,说着说着就委屈起来了。
  “怎么会?!”霍暗叫糟,赶紧抱紧她保证:“当然不让,谁也不让。”用力的吻了她一下额头,“不过,看在他这么痴心的份上,就……”后面的话昊听不到了,霍凑近娇妻耳畔轻轻提议,只见娇妻听到后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羞红的颜色从耳朵向整张俏脸泛开。
  EP11。3三人行…上'慎'
  霍知道说服成功,赶紧用眼色示意昊。心领神会的昊赶紧手忙脚乱的脱衣服,三人在偌大的床铺上,一前一后的把娇妻夹在中间。
  好吧,娇妻承认自己是被霍邪恶的提议引诱得很心动,可是当看到昊赤裸裸的在自己面前,虎视眈眈、蠢蠢欲动的样子,实在是有退缩的想法。
  畏缩的往后靠着霍,有点害怕的求饶着看向他:会被玩坏的……怕……
  这个时候,如果要他们放手,是不可能的,霍安抚的吻了吻她的受惊的眉眼:“乖,不怕的……嗯?”
  转过她的身子让她正对昊,一边俯下头轻吻她纤细的颈部和肩膀;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固定在身后、让她仰起胸部送上前──昊心领的低头舔舐、吸吮她丰满的双乳,身下的火热的肉棒已经按捺不住,分开她的双腿用巨大的顶端试探着往里面送。
  前后都被舔吻的湿漉漉的,男人们的大手在胸前、臀后不停的揉捏,白嫩嫩的身体被暧昧的压出道道指痕。就在敏感的乳尖被牙齿咬住、往外拉扯得刺痛的时候,尖锐的痛感带出不可思议的快感,小穴一阵收缩,昊却趁机挤入粗大的头部,把小穴口撑得大大的,秘道后面显得越发空虚,引得小穴口不住的收缩和抽搐,小嘴一般挤压着昊的肉棒。
  娇妻淫荡的反应让昊隐忍不住,双手用力抓紧丰满的乳肉、臀部用力往前一顶,把小穴内塞得满满的,肌理被撑到极限,努力的把他全部吞下。
  霍等他全部插入小穴后,也把揉捏得泛着桃红的双臀用力的掰开,露出臀间包裹着的后穴,皱褶密密的把小穴围得一点空隙都没有,只能试探着用么指淫糜的在皱褶外画圈,一点点的挤开,才能让穴里暗红的嫩肉暴露在男人的视线里。
  “啊……嗯啊……你、你们……啊哈……”娇妻被玩弄得话也说不完整,只能倒在昊的怀里低低的闷哼。小穴里被男人的肉棒充满,硕大的顶端更是恶劣的故意卡在小小的子宫口上,满满的、硬硬的、不上不下的在那小口上研磨,酸软蔓延全身,只能咬着牙抵抗从体内深处泛起的战栗。
  “你还不进来?”昊享受着被她吮吸的快感,催促动作慢吞吞的好友。
  “呵……”霍轻笑一下,没有耐性的家伙,他用双指硬是把闭合的后穴撑大,皱褶都被撑成直线,平时被保护在里面的嫩红肌理害羞的在视线内不安的蠕动,让人忍不住要好好怜惜一下。霍低下头,伸出舌尖顶入内,戏虐的捣弄着蠕动的嫩肉。
  “啊啊……啊……啊哈……啊……不、不要……这样舔啊……啊……”突然意识礸ao粽诔趴⑻蝮伦抛约阂残哂诳醇牡胤剑科蘧醯蒙硐驴毂挥痰米呕鹆耍磺懊姹怀诺梅⒄停竺姹惶虻檬蹁醯模秆滩蛔∨ざ牌笸级惚苣腥说摹L蝮隆
  “嗯啊……被舔得这么爽吗?嗯?!”昊忍不住抓牢她的双手不让她扭动,被她收缩得厉害的小穴绞住,故意大声告诉霍她的反应有多好。
  “小淫娃下面的小嘴诚实多了。”舔得被嫩肉不停挤压的霍,低笑着回答;伸手取来一罐润滑剂往后穴一挤,透明的软膏被喂入温热的后穴内,炽热的肉棒跟在后面就顺软膏的润滑,顺利的在紧闭的一丝缝隙都没有的皱褶中,把粗壮的肉棒齐根贯入。
  “啊啊……啊……嗯……啊……呀啊……”娇妻被后面充实得仿佛要撕裂的感觉顶得哀哀直叫,从未试过同时两个小穴都被撑开的感觉让她害怕得颤抖,只能颤颤的被扯开双腿,无助的被男人玩弄。
  饱满圆润的臀部中央,男人的肉棒色情的消失在体内,眼前的景象刺激得埋入体内的肉棒越发粗硬,直直的顶着里面的肉壁。
  男人们几乎可以感觉对方顶端的形状,甚至隔着肉壁两人的龟头互相顶撞着。
  隐忍已久的昊忍不住开始纵情顶弄,抓住娇妻双乳放浪捣弄;霍则配合的把娇妻双腿挽在肘上,大大的打开让昊的动作更加顺畅;也让娇妻的双臀把他夹得更紧。
  啪嗒啪嗒、咕吱咕吱的肉体拍打声;男人和女人的闷哼呻吟;在房内此起彼伏,让人听得面红耳赤。
  霍这个坏蛋!下次再也不要听他的破提议了!娇妻醒来后全身酸软疼痛,看着身上狼藉的痕迹,恨恨的想着。
  男人们昨晚尽兴的折腾了她整晚,现在全身肌肉都在抗议过度的使用,昊和霍把她夹在中间,两人的手还不忘占有的抱住她的腰和胸。
  挪开他们的大掌,娇妻几乎是抖着双腿爬下床的,被压了整晚的腿现在根本站不直,只能可怜兮兮的颤抖着,扶着弯不起的腰、拖着腿几乎是爬行般把自己挪到浴室,好好清洗一下身上淫糜的体液。
  热水舒服的按摩安抚着疲惫的身体,下次她再也不会上当了。哼,三人行一点都不好玩!娇妻一边提醒自己,一边努力忘记昨晚被那一浪接一浪的快感袭击、高潮不断的极致欢乐。
  等泡到差不多、通体舒畅出去的时候,却看到男人们在房内暴走大喊──他们以为她又趁机逃走了。
  “不准乱跑──”男人们难得同声同气的一起吼。
  “哼……”当她什么啊,娇妻不睬他们,径直走到房内的客厅(这套房有好几个房间),打电话要求早餐?或者说是午餐服务。
  两个发号司令惯了,现在却不被当一回事男人们只好灰溜溜的收拾好自己,和她一起在房内享用午餐。
  EP11。4三人行…下'慎'
  ──午餐后──
  虽然霍和昊都很支持做一下“饭后运动”,可是娇妻抵死不从,跑去了酒店附属的SPAROOM休息──未免两只色狼趁她午睡的时候偷袭。可怜的两只色狼只好跑去SPAROOM旁边的健身室消耗一下无处发泄的体力,顺便也是防止娇妻又一声不吭的落跑。下午就在一人开心、两人郁闷的情绪下度过。
  打完电话和老公联络,娇妻神清气爽的走出来,昊和霍早已在休息室坐着,脸色算不上友善的各占桌子的一角,一个在打电话,另外一个在无聊的翻杂志。
  “去哪里吃饭?”娇妻笑眯眯的走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工作日的原因,休息室里面稀稀落落的只有两三桌有客人,可能因为是快到饭市,所以更加少人。
  “回房?”昊满怀希望的提议。
  “回去吧。”霍也附和,看了看满脸太过明显的意图的昊,对她补充了一句:“这里没有包厢,太多人了。”
  好嘛,这样的解释才算像样。娇妻瞪了一眼笑得juan诈的昊,点点头:“好吧,你们先上去我随后就来。”
  “不行!”
  “为什么?”
  娇妻忍住不要翻白眼给那两个占有欲超强、疑心超重的男人:“我不会跑啦。我想吃蛋糕。”
  “我们帮你买。”昊坚决反对。
  娇妻沉下脸,恨得牙痒痒的,正打算开口,霍插进来打圆场:“好吧,这家酒店的蛋糕很出名的,就在那边。我去买吧。你们上去点好菜等我。”
  “霍,你……”昊急得什么似的。,正要打断他。
  娇妻冲着霍甜甜一笑,再瞪了昊一样:“哼,我不买给你吃,坏蛋。”起身翩然离去。
  “我也不稀罕……”昊气闷的对着她的身影咕哝。
  “好了,她不会离开的。”霍安慰好友,起身准备离开。
  “你还真有信心……”昊还是担心,挣扎着要不要尾随她。
  “她的东西还在啊。”霍忍不住,得意的笑道。
  “什么?”
  “她带来的手袋我放起来了,锁在房间里,她不会落下这些突然离开的。”
  “喔……”明了的看向好友:果然是无juan不成商。
  “你怎么知道?你打开看啦?”
  “怎么会?!”霍给他一个白眼:他当他是什么人啦?
  “那你怎么知道……”昊还在喋喋不休,霍受不了的快步向前,把他抛在身后。
  娇妻哼着歌,开心的回到套房,因为排队耽搁了些时间,回来的时候晚餐已经布置好了:当然都是她喜欢的菜色。和霍吃过几次饭,她的喜好他一直默默记在心里。
  明显放下心来的昊想打开看看她买了什么蛋糕这么宝贝,被娇妻一手拍开:“都说了没有你的份……”
  收回被拍痛的手,昊发现这小野猫对自己还真是不辞假色啊,只好装成一副被欺负的可怜样子求饶:“真的不给我吃?”
  娇妻被他的样子逗笑了,不过还是故意板起脸,眼睛却笑眯眯的说:“哼……”
  三人开心的度过了晚饭:昊为了取悦娇妻不停的说笑,霍也笑眯眯的说些昊的糗事;不知道是谁的主意,准备了一瓶红酒,娇妻酒量不好,仅仅两杯就已经微醺的样子了,红扑扑的脸颊,迷蒙的双眼,说不出的诱人。剩下的酒被他们喝完──当然了,那么点点酒对他们来说不成问题。
  接着就是餐后甜点。娇妻买来三款蛋糕──说是没有昊那一份,其实还是有准备给他的。男人们并没有怎么动眼前的甜点,可能觉得腻腻,一个大男人不大喜欢吧。娇妻很快就把自己的那份解决吧,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的chees,赞叹道:“好好吃哦……”
  昊和霍明显不同意:盯着她粉嫩的双颊和小舌头──当然是她更好吃啦。
  不过两人还是有耐心先喂饱了她上面的小嘴,再喂下面的。
  娇妻注意到他们都没怎么动口,美味的蛋糕孤零零的摆在桌上,嘟起小嘴假装生气的问:“你们不喜欢?真的不喜欢?”
  不待他们回答,娇妻微晃着站起来,干脆的踢开碍事的高跟鞋,赤脚走向两人中间,靠在桌子上,食指沾上一点慕斯,妩媚的伸出舌尖轻轻的、一点点的把它舔掉:“明明就很好吃啊……”,男人们看得双眼发直,娇妻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
  多亏了他们的那瓶红酒,两人心里不约而同的在想,如果是平时,脸皮超薄的娇妻大概只有被玩弄得高潮连连才会做出大胆的诱惑动作。
  大概是喝了酒,觉得有点热,娇妻干脆的脱下身上的连衣裙,男人们的双眼顿时暗了下来:居然里面说明也没有穿,难道她刚刚出去也是这样?小荡妇,居然……想着她刚刚居然只穿连衣裙在外面招摇,男人们的欲火和怒火同时高涨起来。
  娇妻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只想着让他们两个大男人从此爱上甜点。顽皮的从两人的蛋糕上各挖了一小块,然后涂抹在微微挺立的乳尖上,得意的诱惑他们:“你们真的不要尝尝吗?嗯?”
  “小妖精!”
  “小淫娃!”
  迫不及待的凑上去,她刚刚的大胆就等会再教训吧,眼前最重要的就是享受她难得的主动。
  “啧啧……”
  用力舔舐的声音淫糜的响起,仿佛故意告诉她他们有多喜欢似的,大口大口的用力吸吮的,发生羞人的声音。
  “果然很好吃啊,可是不够呢。”昊邪魅的抬起头,把剩下的蛋糕涂抹在她浑圆的豪乳上,纵情舔吻。
  霍跪下,抬起她一只脚搭在肩膀上,拿起蛋糕上装饰的小樱桃,沿着肥美的花唇下滑,一直滑到小穴的入口,然后低头用舌尖把它顶进去。
  “嗯啊……啊……你们……”冰冷的樱桃被整颗的吞进小穴,凉凉的,加上乳尖传来的刺痛,让娇妻双腿发软,无力的靠在桌上。
  胸乳被舔得闪闪发亮,连小巧的肚脐也不放过,昊满意的看着上面全是自己的痕迹。看礸ao粽窳拥囊ё庞L疑厦娴男」H糜L以谛⊙ǹ谏弦怀鲆唤蚜辆ЬУ囊憾即隼矗问舜笸取
  “宝贝,我怎么没有樱桃吃呢?”昊不满似的咬了肿大的乳尖一口,“那给我吃你的“小樱桃”咯,好不好?”说完还真的低头含住被舔得发胀的乳尖,在牙齿也滚动,细细的啃噬。另外一边也有两只手指夹住另外一边乳尖狠心的拧玩着。
  “啊呀……轻、轻点啊……啊……”娇妻颤抖着求饶,双眼泪汪汪的,愈发惹人怜爱。
  禁不住她诱人的媚态,霍把她拉下,一挺身就猛的进入她体内;昊也随即俯下身,掰开挺翘白嫩的臀,硬是从闭合的小穴内喂入整根火热的巨硕肉棒。
  两人一前一后把娇妻拥在怀里,配合着一进一退的抽插着,一个人退出去,另外一个人马上顶入。紧致的小穴被撑开到极致,体内的肌理忍不住收缩起来,把两根粗大的肉棒紧紧的吸吮住,仿佛不肯松口般,惹得男人们发狂似的加快速度,一阵勇猛过一阵的前后顶弄。湿哒哒的体液从想贴的地方溅出,把三人的下身都染得湿漉漉的。。
  “呜……不要啊……呜……啊……嗯啊……太、太快……了……”娇妻呜咽着,双手按在霍胸前,企图推开他,却只更贴紧了昊。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两人的进攻,只能被打得更开,被进入到体内最深处的地方,淫邪的被玩弄。
  微弱的抵抗激起男人们的嗜虐欲,霍和昊竞争似的相互竞技抽插的速度,薄薄的肉壁被磨蹭得滴出水,愈发脆弱的抽搐起来,绞紧那肿胀的肉棒。
  “啊哈……”被绞紧的快乐从涨得发痛的男根传来,一直沿着尾椎往脑门上直冲,电击似的让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咬紧牙才能抵抗住射出的渴望;红了眼的他们顾不得节奏,只随着自己的喜好抽出、插入,同时停留在她温暖湿润的体内,隔着软软的肉壁,两根硕大的肉棒互相研磨着斗劲。
  “啊啊……哼啊……啊……不、啊……”娇妻被两人玩得受不了的求饶,身下的小穴已经被全然的快感刺激得不住的收缩、抽搐,快要麻痹似的快乐烧得娇妻的神智都茫然了,只能哭着哀求。
  “啊吼……啊……”随着男人们的低吼,滚烫的精液满满的射入小穴深处,再漫漫的溢出来,前面和后面的小穴,都因为过长时间的异物入侵和扩张而没有闭合,微微的张开一个小口,让混合两人的液体汨汨的流出来,惹来男人们火热的注视,发软的肉棒也半硬的抬着头。
  可是娇妻可怜兮兮的小脸,让他们不敢立刻继续,霍抱起她走进浴室,昊则进去放好水,三人一起挤在浴室内日偌大的圆形浴缸里,小心的帮娇妻清理。
  就这样被困在两人之间,娇妻和他们度过了几天堕落的生活。在她再三保证以后有时间一定会联系他们之后,恨不得把她锁在怀里一辈子的霍和昊终于肯放她离开。
  虽然丈夫还不会回来,可是这几天他们的放纵让娇妻很是吃不消──就算让她也很舒服很快乐,可是她还是要时间去恢复啊。
  回家好好休息,等男人们的指痕、吻痕不那么明显之后再去美容院好好做指压舒缓身体,她可不希望丈夫回来看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EP12前传之重遇
  几天之后,叶晨一脸喜色回来。
  原来是为公司找到一个重量级的客户,签下的合约金额几乎是公司整一年总额的十分之一。公司为此重重奖赏了他,同时举行了庆祝晚宴来预祝两家公司的合作成功。
  因为叶晨是主要功臣,和对方的总裁又想谈甚欢,娇妻也应邀出席了这个商业的晚会。
  虽然娇妻不甚喜欢,可是必要的时候她还是很配合丈夫的工作,适当的和一些商界人士应酬gao往,叶晨也很骄傲自己有这么一个如花美眷,应对得体的妻子。
  当晚,娇妻打扮一番,如往常一样和丈夫一起出发前往酒店。
  因为对方的来头不小,是颇有实力的一家集团,不少商界人士也欣然前来一探对方的实力和其他发展意向,企图能够在之后的发展中分一杯羹。
  珠光闪耀,华服丽人,绅士们在谈笑风生中默默等待主角的到来。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缓缓进入会场。全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大家纷纷在gao头接耳低声议论:这个就是XX集团的总裁吗?好年轻啊。
  女士们的目光更是爱慕和欣赏gao织在一起,毫不掩饰的盯着他斯文温柔的脸庞,多金,年轻,俊美,更重要的是一脸温文尔雅,简直的女性杀手嘛。
  吱吱喳喳的议论在女性圈子响起,大家都在热议刚刚出现的贵客。
  叶晨作为主要的接待人和会议主办人,见到他后立刻上前迎接,拉着他寒暄一番。然后向在场的人士逐一介绍。
  一波波的人不停的上前和他攀谈,他扬起斯文有礼的笑容得体应对:既不冷淡失礼,却不过分热情,进退拿捏得宜,让人摸不清他的底细又吊起人的胃口。
  好不容易稍微消停下来,他笑对叶晨说:“一直听说尊夫人如何大方得体,叶先生尚未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