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我的娇妻_我的娇妻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我的娇妻

我的娇妻-第1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louis00  http://www。56xu。com/space/405999。
EP1甜蜜的婚姻生活
  和娇妻结婚一年,每次看到她绝色诱人的裸体心里都不禁赞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巴掌大的脸蛋,弯弯的黛眉,细长的丹凤眼,小巧的鼻子,粉嫩的樱桃小嘴……娇媚又透着一丝纯真;但是身材诱人得连圣人都无法自持:一手无法掌握的豪乳,又娇又嫩的粉红色乳尖;不盈一握的蜂腰;浑圆挺翘的臀部;纤细笔直的美腿;每次都让我热血沸腾,恨不得把她揉进我的血肉里。
  “公……快点嘛,洗好了没有?”浴室外传来娇妻嫩嫩的娇啼。
  “这不就好了,这么迫不及待啊,嗯?宝贝”故意慢腾腾,赤裸裸的从浴室里面走出来,看到娇妻身穿一袭白纱般的睡袍在镜子前顾影自怜。
  “给你看看我新买的睡衣……”娇妻轻笑着转了个圈“好看吗?”
  轻纱彷佛透明的月色,轻轻笼罩在娇妻诱人玉体,黑色蕾丝的胸罩把娇妻的双乳堆高,粉色的乳晕也若隐若现在蕾丝下,几条丝带的蕾丝把下体围绕着,根本无法遮住下面的萋萋芳草。
  “宝贝,你穿什么都好看。”欲火高涨的把娇妻搂在怀里,轻轻的吻着她小巧又敏感的耳垂,低声回着,“不穿,更好看”
  “呵呵……嗯……好痒啊,不要……”娇妻缩着耳轻笑着。
  “哪里痒?”一边含着,轻啃着耳垂,左手抚上丰硕的乳房,右手轻轻在小穴外的草地慢慢的画圈,“说,哪里痒了,嗯?”最后坏心的用力揉挤着软绵绵的双乳一下。
  “呃,啊……”闪动着情欲的双眸娇嗔的瞪了我一眼,“轻点嘛……”
  “好好,轻点。”俯身吻上娇妻的樱唇,顺带把娇妻压在床上。看着双眼迷蒙轻喘,唇上湿润光亮的娇妻,全身的血气都涌聚在下体。
  “这么敏感?一个吻就湿了,待会不好好喂喂这个小浪穴怎么得了啊?”我恶劣的把手指隔着蕾丝伸进娇妻窄小的美穴中,用力旋转挤压。
  “呃……老公,嗯,啊……”娇妻轻咬着手指,想把浪吟吞下。白嫩的脸蛋因为我的话变得红通通的。
  张嘴含住早已挺立的乳尖,吸吮,啃咬,故意弄出“啾啾”的声音;一边用力握住另外一边嫩乳,狠狠的蹂躏,拉扯乳尖,再旋拧着。
  “啊……嗯……啊……轻点啊……”娇妻难以抵抗身上那些邪恶的挑逗,唯有娇滴滴的求饶着。
  “继续叫,我喜欢的听你又嫩又放荡的叫声。”我满意得看着娇妻慢慢染上色欲的身体。白皙的肤色被粉红的肉欲所笼罩,看起来让人更血脉喷张。另外一只手隔着蕾丝继续在娇妻天生狭窄的阴穴里用两只手指狠狠的玩弄着,顶端的花蕊也被无情的拧掐,旋转。
  “啊……啊……嗯……不要……”娇妻尖叫着扭动着,双乳荡出淫色的销魂景致,一股热流从穴中流出,把我的手和被单都弄得湿漉漉一片。
  “嗯,湿的好快啊。每次都轻轻碰一下就湿的一塌糊涂。”我一边轻笑着欣赏娇妻高潮后全身粉红的玉体,一边轻轻的吸吮着沾满她的蜜汁手指。
  “老公,快进来嘛。”娇妻淫荡着扭动着高潮过后敏感又渴求的双臀,两手揉动渴望的玩弄的乳双,双腿张开,可怜兮兮的向我求饶。
  “进来哪里啊?嗯?”故意的粗大无比的肉棒在娇妻一缩一合的花穴外旋转徘徊,就是不肯进入其中。
  “嗯……就是这里啊……”娇妻一把握住我的昂扬,推开湿漉漉贴在穴外的蕾丝,把肉棒之间放进去。
  “唔……”顺着娇妻的手势猛的冲进她湿嗒嗒的小孔里,突如其来的满足让我们不约而同的发出满足的闷哼。
  “宝贝,怎么操了这么多次还是夹得我这么紧,嗯?想夹死我吗?”一边咬牙努力抽送,一边用淫言浪语让娇妻愈发敏感的身体变得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小穴里面的一抽一送。
  “啊……啊……好棒啊,老公……”娇妻被一阵猛过一阵的顶弄撞得飘飘欲仙,身下的桃花洞一边配合着男人的撞击而一收一放,努力蠕动里面的嫩肉去含住巨大的龙根。好大,又好舒服,用力的含着让自己销魂的肉棒,感觉它把自己撑得难受,却又带来即使是难受也无法忽略的快乐。
  我旋转着龙根去探寻娇妻的敏感点,当不经意碰到某一点硬硬的突起时,娇妻尖叫着哆嗦着,喷出一股蜜汁,让整个小穴和龙根都变得水泽一片。
  “嗯,这里这么敏感啊?”我了悟着调整姿势,狠狠的用粗大的龙首又快又猛的击撞着那里,
  “啊……啊……啊”娇妻被撞得的尖锐的叫喊出来,嫩穴被刺激得紧紧收缩着,却因为长物在进出而无法合拢。一圈圈的嫩肉死死的紧咬着我的硬物,让我酥爽到不得了。双手抓着娇妻因上下晃动而甩出一层层洁白乳波的硕乳,软绵绵的,手感好极了,用力的狠狠揉搓,捏出一道道红痕,力道让处于高潮的娇妻感到有点痛,但是这刺痛更加引发身体的敏锐知觉。
  “这么爽啊?哈?叫得这么浪。小荡妇”狠狠的把巨大的龙根一直冲到小穴的尽头,还把整个巨大的龙首挤过几乎没有缝隙的子宫口,一直深入到小小的子宫里面。
  “啊……啊……”一浪接一浪的快感让娇妻神智迷蒙,只知道在体内带来无限快感的存在。放声淫啼着,整个身体都快乐得在收缩不已,期待男人更放任的对待,又硬又烫,火热的煨得整个人都快融化掉了。
  “啊……宝贝,再夹紧点……”我低吼着,用力做最后的几下撞击,终于在娇妻抽搐不已的小穴释放出来。
  “宝贝,你真棒。”我轻吻着已经没有力气摊软在怀里的娇妻,一起回味着高潮后的余韵。
  “出差的一个星期,在家里有没有很闷啊?”我爱怜的抚摸着娇妻依然红润的脸颊,“如果闷可以去购物,约你的好友们吃饭喝下午茶,不要老是闷在家里闷坏了。”
  “嗯,人家不想出去嘛,你又不陪我。”娇妻软绵绵的回答着,扭动着身体好更加贴近我。
  “我不会闷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出去玩的。”小小的打了个呵欠,娇妻闭上眼,咕哝着“好累哦,人家要睡了。”
  虽然嘴上鼓励娇妻出去玩,但是私底下更希望她好好呆在家里等我回来,听到满意的回答我心满意足的抱紧她,吻了吻娇妻的额头,
  “好,睡吧”
  EP2MR。霍
  虽然很不舍得,刚刚回家不到一个星期又要去出差,但是上头的命令也无法抗拒。还好娇妻虽然年轻却也能体谅我的工作,没有哭闹也不会给脸色,只是乖乖的在家看书,看电视,等我回来。这么沉闷的生活大概只有我那一直都是乖乖女的娇妻能忍受。
  送走了出差的丈夫,娇妻好好的睡一觉补充昨晚因为激情而过度使用的身体。
  第二天神清气爽的起来,打开一支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
  “今天有时间吗?”
  “他又出差了?”对方是一把沉郁成熟的男音。
  “嗯,12点老地方见?”娇妻的声音淡淡的,带着一丝疏离和冷漠,完全没有平时那种温柔和蔼的气息。
  “好。”男音爽快的答应了。
  从衣柜里挑出一条红色的丁字裤,看了看外面的微凉的天气,娇妻不穿胸罩直接套上一件黑色长风衣,从外面看毫无破绽……一点也看不穿里面只有一条带子包覆着销魂的小穴。带上墨镜,娇妻匆匆的离开家门前去赴约。
  娇妻来到一家日式餐厅,出示一张黑色的贵宾卡,餐厅经理必恭必敬的带着娇妻来到楼上隐秘的一个包间,亲自为客人点好餐才离去。
  虽然24岁的时候经过相亲认识,恋爱了三个月就嫁给了我,娇妻的第一次也是在洞房花烛夜才被我夺去。但是在我面前总是装温驯乖巧的娇妻心机远没表面那么单纯。
  正在前来赴约的霍只是她其中一个玩伴。是的,玩伴。虽然第一次留给了丈夫,却不代表娇妻就是纯洁,或者只能说她足够聪明,既满足了自己又取悦了丈夫。现在结了婚,就更加事无忌惮的享乐。
  娇妻慢慢了喝着清酒,吃着刺身,在霍来到之前好好安抚自己空虚的胃,霍赶来见到的是吃饱喝足,靠在塌塌米上透过窗看着下面人流发呆的美人。霍轻轻的把门合上,也不惊动娇妻,只默默的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下,虽然眼前的一桌美食很诱人,但是当前更加想把边上的美人吞入腹中。
  “来很久了?”强健的身躯伏上去,伸手就把风衣上的腰带解开。
  “嗯,还好。”懒洋洋的回过头,对于眼前出现的裸男丝毫不惊讶,轻轻转过身好让他把风衣扯开。
  风衣下的美好景致让男人的眸色变得更幽暗,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即将降临的宠爱而刚刚挺立的粉嫩乳尖高高的翘起;又大又嫩的乳房因为娇妻的动作而轻轻晃荡;腹下红色的蕾丝根本遮不住黑色的细毛,只是把它点缀得更加诱人。
  没有多余的话语,也没有做作的调情,当初成为玩伴的时候就说好,只谈性,不去追究对方的名字身份或任何信息,甚至在人前也会装作不认识。没有负担的只是单纯的追求肉体上的快乐。这样的规矩让娇妻能够从温驯柔顺中解放出来,即使丈夫经常出差也能好好满足自己的渴求。
  感受着慢慢被点燃的欲火,娇妻的思绪变得茫然: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耽于肉欲的世界呢?抛弃在丈夫面前所装出的清纯天真,每次和玩伴们一起的时候都肆无忌惮的把自己内心深处狂野的一面释放出来。虽然很害怕自己这妖冶的一面,可是心底里无法填补的欲望总是让力持端庄的理性一败涂地,只想被狠狠的蹂躏,饱满的充实,也不管有多么忘形浪骇,就像现在这样享受着……
  霍俯身吻住娇妻的小嘴,狠狠的吮住她的舌头;双手用力的揉弄丰满的乳肉,时不时的拉扯着发痒的乳头,毫不客气的拧弄蹂躏,以榨取娇妻又嫩又放浪的淫叫。
  “嗯,哼……嗯……”娇妻发出舒服诱人的叫声,修长的指尖沿着男人肌理分明的壮硕身躯游走,挑逗的捏住男人小巧的乳头,再抚摸他挺翘的臀部,双手还调皮的滑入臀间去抠弄男人的菊花。
  “哼啊……”男人受不了的低吼一声,这个小妖精。离开滑腻的口腔,男人盯着娇妻迷蒙的双眼,“敢玩男人,呆会让你玩到哭!”
  娇妻微微的眨了眨眼,双手更加放肆的握住他高高翘起的巨大,慢条斯理的抚慰着,收握紧又放开,还用拇指在顶端的小孔上故意流连。
  “嗯啊!嗯……”男人粗喘着,用力抵抗住想射精的冲动,妖女!低头狠狠的咬住她发涨的乳尖,一手更用力的把乳肉捏出汁来的狠劲,让白嫩的双乳留下红红的指印,另一只手往下,从内裤上的圆形的开口中伸入两指,狠狠的捣弄早已湿漉漉的幽穴,滑湿不堪的花穴不停的蠕动着像是想推开入侵的手指,又像把手指吸得更深。
  无法等待更久,男人直接把娇妻白嫩的双腿往两边分到最大用双腿压制着,双手把合拢在瑰色阴穴花瓣扯开,里面深红的肌理都因为外力而微微露出,娇妻顺着男人如火的目光往下看,忍不住为自己放肆的动作而微微郝颜,更为即将来到的巨硕而心动。想到这些,幽穴忍不住又流出更多透明的汁液。
  “啊……求你……快进来啊……啊……”娇妻难耐的扭动着,双手抓住自己的乳房用力揉捏,拇指更用力的按住心痒难耐的乳头旋转,私穴因为得不到满足而微微抽动着。男人报复的把自己的昂扬的巨大在湿漉漉的穴口外滑动,让整个茎身都染上蜜汁,巨大的顶端更是过分的用力顶弄着敏感不已的花蕊,看着娇妻在身下辗转而不满足她。
  “不……求你了……啊啊啊……”娇妻哭叫出来,体内好痒,空虚的感觉快吞噬她了。整个身体都叫嚣着,需要狠狠的填满、充斥,需要男人在又麻又痒的阴穴里面肆虐。
  男人把手中的花瓣扯得更开,然后一个用力,又粗又长的巨大就这么硬生生的直直顶入礸aoㄑǖ淖钌畲Α
  “啊啊啊啊……”高潮毫无预警的袭来,娇妻满足的尖叫出来。
  被娇妻紧窒的花径紧紧的束缚着,又被高潮而大量涌出的汁液冲刷着,用力抓住娇妻的细腰,男人开始狠狠的抽插,用力捣进又抽离一点然后更用力的捣入,每一次都深入礸aoㄑㄗ钌畲Φ牡胤剑洞蟮墓晖坊褂彩前押下5幕ㄈ锛房鱿萑胛屡〉淖庸冢恳淮蔚募房下6即凑嚼醯目旄校犹迥谕钥巧嫌砍觯科拚鋈酸莘鹪谟谟康暮Q笊掀鸱矗磕鄣酿栏境惺懿涣巳绱说拇碳ざκ账踝牛椿焕茨腥烁佑旅偷某椴濉
  “啊啊啊啊……不、不要啊……慢点呀……”娇妻受不了的摇着头,双手用力抓紧抱枕,双腿无力的搭在男人的肩上,嘴里发出如猫咪般的呜咽:“嗯嗯……啊……啊……啊……”
  “太快了是吗,嗯?小淫娃,如你所愿,慢慢来……”霍一向都很能控制自己的欲望,他慢慢的从死死绞住他的巨棒的花径里抽出,只见一股浓稠的透明汁液随之涌了出来,湿哒哒的把整个花穴都弄得滑腻无比,巨棒上更是被动情的汁液染得水亮水亮的,淫糜无比。
  随着花径的空虚,尚未餍足的欲望又让娇妻变得更加难受,比起之前花径被挤开充满的时候更加难受,现在空虚的一圈圈嫩肉又痒又难耐,不停的蠕动期待被更野蛮的对待。
  “啊……快进来啊……啊……不、不要走……”娇妻想不礸ao艋嵴霭讶獍舫槌觯晕⒌耐ζ鹕恚醋呕羲治兆潘娜獍粼诶椿匾贫趾诘乃⒆耪谝徽乓缓衔⑽⒉难ǹ冢褪遣豢下闼目是蟆=科薨淹废碌谋д硪频酵蜗拢严律淼娓撸赋ぐ啄鄣乃确挚斓侥腥私∽车难洌嶂遄帕迹⑧阶藕齑剑凵了缸牌蚯罂聪蚧簦扪缘难胱潘慕搿
  “想要了?”霍握着肉棒压在她挺立的花蒂上忽轻忽重的画圈摩擦着,挑逗她早已泛滥的情欲,“刚刚不是这样说的啊,嗯?”跟着两只手指慢慢的探入花径,慢慢的,旋转,捣弄,还故意曲起手指在里面搔痒般轻抓。
  “啊啊……啊……”娇妻忍不住抬起臀跟着他的手指移动,“嗯嗯……啊……”
  “小淫娃……”霍幽黑了双眼,加入一只手指用力去翻捣娇妻的小穴,另一只手把敏感的花蒂扯起,捏住,又扯起。敏感的身体抵不住如此的刺激,娇妻咬住手指细细的叫着,抵达了高潮。
  “啧啧……这么爽么?光是手指就高潮了?”霍慢条斯理的抽出湿漉漉的手指,放到鼻下嗅了一下,“好清甜的味道,尝尝看。”然后把手指伸入娇妻微张的口中,娇妻还没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吸吮着口里的手指。
  “真乖……”霍一手抬高她的左腿,慢慢的把硬挺的肉棒挤入花径中,
  “啊……”轻叹着小穴里的美好触感:又热又滑又紧窒,还因为刚刚的高潮而紧紧颤动着,圈得好舒服。故意慢慢的一点点的推进,到了最深处的花蕊口也不停下,继续慢慢的挤开一直顶到软软的嫩壁;然后再慢慢的抽出,让硬是挤开的花蕊口重现合拢,再慢慢的退出彷佛不让他离开般绞紧他的花径,一直退到穴口,又重新慢慢的进入。
  刚刚发泄完的身体,敏感得不可思议,虽然被温柔的对待着,可是却又少了点什么似的,心里,花穴内里,被搔得痒痒的,渴望刚刚的粗鲁对待。
  “啊……啊啊……啊……”娇妻夹紧双腿,贴着他的劲腰;双手抓住他的右手腕用力的吸吮着;下身更是紧紧的贴着他的,甚至每次在他快要离开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用力的收缩花径,箍紧他的肉棒。
  “小淫娃!嗯……啊……”霍咬牙控制着用力插入的渴望,气息不稳的低吼着。双手往娇妻抖动的雪乳上用力一握,再有手指捏住硬实的乳尖狠狠的扯高,旋弄。下身依然慢慢的在她的花穴里爬行。
  “啊啊……啊……”娇妻受不了这般的折磨,忽然把男人推坐在榻榻米上,改为骑在他身上,双手覆在他紧抓着自己双乳的手上,快速的含着又粗又长的巨茎上下移动着,控制着速度去满足自己的渴望。
  “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娇妻抬起头,把黑亮的长发甩到腰后,和男人的双手一起玩弄着雪白的乳肉,挺翘的臀部因为上下的移动和他饱满的囊袋相撞而“啪啪”作响,濡湿的穴口更是随着骑弄而“噗哧噗哧”的响着,一时间,室内回荡着淫糜放浪的声响。
  “啊啊啊……啊……啊……”高潮快要到来,娇妻咬唇想把淫叫止住,却还是有细细的呻吟逸出。就在这时,霍狠心的捧起娇妻,让她趴在玻璃墙壁上。
  “啊……不……”娇妻因为欲求不满而低叫着,手指把花唇向两边分开,扭头看向身后的男人,轻轻晃荡着双臀,“求你……快进来呀……呜……”
  霍受不了她的放浪举动,一巴掌甩在她的臀上,“好好给我含着!”然后用力掰开双臀,把硕大的圆端挤入饥饿的穴口,一口气冲到最深处。
  “啊……”娇妻满足的的喘息着,手指忍不住拉扯着挺立的花蒂,一边配合着男人的抽插而摆动着白嫩的臀部,用力的含着硬梆梆的巨茎,为自己也给他带来更多的快乐。
  捧着她的臀用力的顶入又抽出,一阵凶猛的冲刺后定住不动,让快要高潮的娇妻懊恼不已的低喘着,然后又继续凶猛的撞击,不停的撩拨着娇妻却又偏偏不满足她。“啊啊啊……啊……啊哈……”娇妻受不了的趴跪着,身体像是快要绷紧的弦,被一次次的拨动得快要断开似的。
  彷佛欣赏够了她可怜兮兮的样子,霍最后好心的直冲她最敏感的那块嫩肉,一股股温热的汁液涌了出来,双手用力的按住她的细腰,更加卖力的顶弄着,好让自己也获得最后的释放。
  “啊啊啊……啊……”娇妻克制不住的淫叫和着男人的粗喘,霍在最后一击的时候把精液都射入她温暖的子宫里,两人被高潮席卷着,无力的倒在榻榻米上。
  EP3办公室偷欢
  房里静静的,急促的呼吸慢慢的平复了。
  霍搂着娇妻,并不急着把消退的肉棒从她的密穴退出,黝黑的双手故意揉挤着雪白的乳肉,强烈的黑白对比让盈满薄汗的乳房更显淫糜。娇妻低垂着凤眼,任他玩弄,神智还不没从激烈的情欲中恢复,放任自己回味着高潮的绚丽。
  缓缓的抽出变软的肉棒,由于少了阻隔,浊白色的液体混着透明的蜜汁,不停的从细缝里流出来,娇妻微微皱起眉,用手按住穴口,敏感的身体就连这么轻微的撩拨都受不了。
  “啧……”拨开娇妻的小手,霍坏心的把一只手指喂入细缝里,把小穴里的液体刮出来,“帮你挤出来好不好?”
  “啊啊……嗯啊……”娇妻轻喘着握住他捣乱的手,“不、不用……呀……”把手指推开,虚弱的拿起风衣穿好,在一旁努力平复气息。
  霍也不阻拦她,起身穿好衣服,吃着早已冷却的午饭。
  “下午继续?”霍吃饱喝足以后,扬起眉问道。
  娇妻靠在窗边发呆,听到骤然响起的问话,一时回不过神来,呆呆的看着霍的俊脸,茫然的样子惹人怜爱。
  对此早已习以为常的霍耐心的再问一遍:“下午继续?”
  “喔……好吧。”娇妻低头想了一会,偏头问到:“你下午有空?”
  “是没空,”霍起身走向她,“不过可以偷着做。”
  搂着她的腰扶娇妻站起来,“有兴趣在做办公室里吗?”
  “嗯?”娇妻不解的看了看他,不是说好了不触及对方的生活吗?如果去办公室就太招摇了……
  霍彷佛看穿了她的疑虑,边伸手拨弄着柔顺的黑发,边解释:“不用担心,保证不会撞见任何人。”最后看着整装完毕,又恢复成一个端庄少女的样子的娇妻,眸里闪过一丝隐晦的思绪,邪恶的诱惑:“还有,保证比任何一次都要刺激。”
  娇妻的兴致被挑起了,“哦?这样啊……”暗暗思量了一下,“好吧。”
  两人前后脚走出了餐厅,霍去取车,娇妻则直直的走向街角,在行人比较稀少的地方等待。
  也不想知道对方到底在哪里工作,娇妻上车以后就合眼养神,直礸ao羰唤叵峦3党∫院蟛疟唤衅鹄矗袅熳潘呦蛞患业缣荩安挥玫P模缣葜苯油ǖ轿业陌旃遥槐氐P呐龅狡渌恕!苯科尬叛缘愕阃罚呈瓢焉碜淤嗽谒砩稀
  “累了?”霍把怀里的娇人儿搂紧,关切的查看她的脸色。
  “还好,有点困而已。”娇妻揉揉眼睛,冷淡的嗓音有点困顿的感觉。
  “上去先休息一会。”话音刚落,电梯就停下了。霍直接衡抱起爱娇的人儿,安置在室内的套房里,“这里是我的私人休息室,好好睡会儿。”霍怜惜的帮娇妻盖上被子,“嗯……”爱困的人儿也乖巧的缩进被窝,“你先忙吧。”说完就合上眼会周公去了。
  “唔……”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娇妻眨眨眼,慢慢让神智清醒过来。稍微打量了一下套房里面的环境,也不急着出去,先在房内的洗手间梳洗了一番,看着因饱睡以后红润诱人的脸色,开心的笑着,心想该是出去向霍索要“刺激”了。
  打开门,宽敞的办公室里霍正在巨大的办公桌前面忙碌着,对着电脑屏幕说着话。娇妻缓缓走向他,彷佛感应到娇妻的存在,霍抬首看了看晏起人儿,扬眉冲她邪笑着,用眼神示意她先不要出声。霍看回电脑屏幕,gao代了几句,然后拿起小巧的盖子把屏幕上方的摄像头遮住,才招手让娇妻过来。
  娇妻安静的坐到他怀里,一看,才明了原来霍在开视频会议,“不要紧吗?”娇妻也学他一样,扬眉无声的询问着。
  霍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只是把耳塞放下,然后调整到免提状态,顿时房内响起好多gao谈议论的声音,正是屏幕内许多人在发言。娇妻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明了身后的男子是会议的主持人,有点百无聊赖……自己对这些商业会议讨论毫无兴趣。
  正发呆着,身上的风衣被剥了下来,霍在她耳边极小声的提醒到:“他们看不到我们,可是听得到哦,所以待会乖乖的咬紧了,不要出声哦。”
  不知什么时候霍把电脑的显示画面作了调整。还把摄像头的盖子拿下了。宽大的显示屏划分为大小2个画面,一个是娇妻赤裸裸在男人怀里的淫秽画面,小画面上则是与会者们的脸孔。
  娇妻被突如其来的画面吓到了,不知所措的伸手把丰满的双乳遮住,可惜纤细的手臂只堪堪把粉色的乳尖挡住,而且画面上是一个脸色绯红的少女,双手却捧着坚挺的巨乳,身后还有一个衣衫整齐的男人在虎视耽耽,看着自己淫荡的画面,彷佛被其他正在开会的男人也窥视着,感觉又惊慌又害怕,却又带着无法言语的刺激。
  霍伸手解开领带,把娇妻的双手反绑在后面,一边说着:“与顾氏的合并案进展如何?”一把男音从话筒里传出,但是娇妻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因为屏幕的画面彻底的吸引了她全部的心思。
  双腿被霍用长腿往两边分开,挂在皮椅的扶手上,底下粉红色的私唇被清晰的放大在画面上;由于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双乳高高的翘起,随着身体的轻摆而不停的颤动着,乳尖慢慢由粉红变成瑰红,而且绷得紧紧的等待着男人的疼爱。
  娇妻红着连看着雪白的双乳被古铜色的大手覆盖住,恶劣的揉捏出各种形状,雪白的乳肉从深色的指缝里溢出,绷紧的乳尖被肆意的拉扯、旋转,这些画面加深了自己的感官刺激,半合着眼,娇妻咬紧了牙关才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看着眼前被自己玩弄得慢慢湿濡的人儿,霍感觉自己的欲望也随之苏醒、涨大起来,把裤链拉开,掏出用早已硬挺的巨茎在娇媚的人儿臀下来回顶弄。一只手继续恶劣的揉捏雪白的乳肉、弹动挺翘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慢慢的沿着窈窕的曲线向下,越过柔顺的毛发,分开羞答答合拢的花瓣,不停的拨弄着微微颤动的花唇,还故意捏住变硬变挺的花核不放。
  娇妻咬住霍塞给她的手帕,拧着眉忍受他越来越放肆的举动,“唔……唔唔……啊……”只能呜呜的发出低低的哀鸣,轻轻的喘着气,害怕自己的声音被人听得。
  可是画面清晰的显示着自己是怎么被玩弄,里面的尤物眼儿湿润,双颊红扑扑的发亮,紧咬着手帕的樱唇也微微开合,亮晶晶的唾液沿着嘴角流着,整齐的黑发像丝绸似的散乱在脑后,又似痛苦更像欢愉的妖媚表情让男人移不开眼,像是邀请男人更加用力、更加放肆在她身上施加甜蜜的惩罚。虽然身体的确被弄得很舒服,可是这么赤裸裸的看着自己被玩弄,实在是很羞耻。娇妻忍不住摆动着细腰,想要挣扎,却换来霍更加激烈的玩弄。左乳被狠狠的捏出不同的形状,右乳被狠狠的吸吮着,舔舐着,早已肿胀不堪的花核也被毫不留情的拉扯,湿哒哒的花穴被三根手指一齐伸进去凶猛的捣弄,“呜呜……呜……啊……啊……”娇妻越是挣扎着扭动细腰,就越是被残酷的对待,“啊啊啊……啊……”花穴被撑得很开,手指迅猛的进出窄窄的花径,次次都顶礸aoㄑɡ镒蠲舾械囊豢槟廴猓詈笾沼谌媒科拊诟叱敝谢枇斯ァ
  “啧啧,可怜的人儿……”霍爱怜的看着高潮过后全身泛着惊人的艳色的人儿,又骄傲又得意的想着。
  “请问总经理还有什么指示?”话筒传来的声音让霍回过神来,“没有了,这次会议就开到这里吧。散会。”也不待下属们的响应,直接把话筒关掉,看到娇妻慢慢从昏眩中醒过来,赶紧把领带松开、手帕拿走。“醒了?”霍扯出一个紧绷的笑容,“那我开始咯。”把娇妻稍稍往前一挪,把她丰满的上半身趴在办公桌上,调整好她娇臀的位置往上一顶,细细的缝隙被硬生生的撑开,巨大的硕茎就一插到底。
  “啊啊……”娇妻被毫无预警的入侵插得娇声呻吟,“不要啊……啊……啊……”霍不顾娇妻的扭腰反抗,径自按照自己的喜欢,力道凶猛的一下又一下狠狠的凿进那又湿又窄,又热又滑的花穴中。
  “呃……唔……”霍低低的吼着,好舒服啊,每一次抽插都那么的舒爽畅快,玩了这么多次的花穴还是紧窒无比,每次进入都要用力冲开层层的嫩肉才能抵达最深的花蕊,“嗯……嗯啊……就是这样,宝贝,再夹紧点……呃……”霍低吼着不停的冲刺。
  “啊啊……不、不要……啊……太……太用……力……啊……”娇妻被撞得头晕脑胀,全身的知觉都聚集在身下被用力撑开的小穴上,敏感的肉壁紧紧的贴着那粗壮的贲起,连那围绕在巨茎上的青筋涌动都可以感觉得到,深处的花蕊被无情的挤开,鸡蛋般大小的龙首把小小的蕊心挤得好难受,窄小的子宫被填得满满的,双腿被分到最大,挂在扶手上来回晃荡,乳房被撞得上下甩动,更过分的是连发胀的花核都被捏住,用力往外扯,按紧,再左右震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娇妻带着哭音尖叫起来,“受不了啊……霍……求……求你……啊……”
  霍也不好过,窄小得不可思议的花穴紧紧的套住自己,湿润又滑腻,像只只小手用力把精液给挤出来一样,又舒服又痛快。脸上、身上都被逼出滴滴的汗水,混合着娇妻甜媚的汁液,把两人都弄得滑腻不堪。
  “啊啊……霍……啊……”娇妻尖叫着哆哆嗦嗦的“人家……人家不……不行拉……啊啊……”花穴也随之收紧抽动,把巨茎死死的绞住。
  “唔……啊……再忍一下……啊啊……”霍也受不了的更加用力抽插几十下,食指更是失控的插入后面紧闭的菊洞里,配合着巨茎一起抽动,让前面的小穴更加用力的收缩着,“啊……啊……”最后低吼着把滚烫的精液都射进娇妻温暖的子宫里面。
  “啊啊……呜……呜……”高潮的余韵被拉得更长,娇妻哆嗦着接受一股股的热流。
  霍把怀里的娇人儿转了个方向让她正面自己,伸手往穴口粘了些湿腻的液体往后面的菊洞抹去,待到整朵菊花都湿漉漉后,把两只手指小心的插了进去。
  “唔……”娇妻扭腰拒绝,“不要啊……会痛……”过于狭小的紧密根本无法容忍小小的扩张,即使有湿腻的液体润滑也一样。
  “乖,忍着点,嗯?”霍小心的慢慢旋转,搔刮,抽动,寻找着她敏感的刺激点。
  “嗯啊……啊……不、不要嘛……霍……”娇妻受不了似的摇摆着妖娆的身躯,翻动出一拨拨雪白的乳浪,“呀……那里、那里……啊啊……”突然被逗弄到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一点,快感就铺天盖地的笼罩刚刚发泄完脆弱不堪的身体。
  霍了悟的更用力去顶撞刚刚发现的一点,另一只手也摸上前面的花核一起野蛮的拧捏,让身下的淫娃叫得更媚更浪,为即将来的盛宴做好准备。
  “嗯,够松了吧?”霍三只手指一起进出着刚刚还密不见缝的菊穴,幽暗的双眸盯着被硬是顶开的妖花,“该我享受了,放松,让我进去。”
  抬起娇小的人儿,让再次泛滥成灾的花穴滑过高高仰起的巨茎,把整根硕大的肉棒抹得湿漉漉的,然后调整好位置,双手掰开白嫩柔软的臀部,小心的把肉棒挤进刚刚扩张过的菊洞。
  “嗯……啊……”娇妻的浪啼和霍的闷哼在硕大的顶端进入的时候同时响起。
  “啧啧,你看看,这么大都能吃进去,乖,放轻松,再吃多点。”霍咬牙调笑,太过甜蜜的吞噬几乎让他忘形的不顾一切冲到最深处,可是又怕伤了身下娇滴滴的人儿,只能慢慢的,用快折磨死自己的速度慢慢推进,直到整个没入她的深入,才放松调整呼吸,开始抽插。
  紧密的穴儿被撑开到了极至,却用力蠕动着极力想包容入侵的巨物,肌理被无情的拉伸,又绷紧,快感却羞耻的随着穴内慢慢湿润而流出。
  “太棒了……呃……啊……就是这样……”霍满意的闷哼着,一边放任的快速抽插,每次都抽出到洞口又凶猛的整根没入,让紧窒的洞穴好好伺候自己。
  “啊……呀呀……好舒服啊……嗯……啊……”娇妻体会着不同于前面的阴穴被插的感受,配合着男人的顶撞左右的扭腰摆动。感觉好舒服,刚刚被进入时候的痛苦全数转变成淋漓尽致的痛快,一波波的快乐从被顶弄的洞内涌出,直达全身,畅快得连脚趾头都紧紧收缩着,抵抗这快要没顶的欢乐。“啊啊……好棒啊……霍……再用力点插我啊……”娇妻带着哭音的淫叫着,摆动着白嫩的翘臀吸吮着男人肿胀的巨茎,乞求更多的肆虐。豪乳被粗暴的对待着,可是汹涌的快感让她无暇顾忌,白白的乳肉被拧出一道道粉红的指印,粉色的乳尖高高的硬挺着,变成深深的瑰红色,间或在修长的手指间露出来。前面的阴穴因为缺少障碍,滴滴的蜜汁不停的往下掉,让后面的菊洞也滑腻不堪,随着巨茎的狂猛抽动化成白色的泡沫,发出“哧哧”的淫糜声浪。
  “霍……前面……好痒啊……”娇妻把在豪乳上揉捏的一只手按到湿哒哒的淫穴上,“好、好痒啊……帮我揉揉嘛……啊……”娇妻带着男人的粗指伸入颤抖不已的穴口,才伸入一个指节,蠕动的肉壁就像小口一样吞吃的两人的手指。
  “小淫娃,这么饿啊?”霍用力的收紧手中软绵绵的豪乳,用一只手带着娇妻白嫩的手指狠狠的戳进湿腻的阴穴四处捣弄,伴随着身后狂猛的抽插,努力的喂饱身下饥饿的人儿。
  “真浪,被插了这么久还这么饿,真的这么爽吗?嗯?!小淫娃。”霍轻笑着用下流的言语挑逗着她,看着一脸愉悦得无法克制却又想抵抗般保持端庄的样子,身下的肉棒就越发巨大,想把她彻底的拖进肉欲的天堂,把纯真的一面撕破,把她调教成一个即使是她百般抗拒也只能屈服在他身下的淫娃。
  手指努力的戳弄着阴穴儿最敏感的那一点,让流淌的汁液滴得更多更快,身后更是像要撞坏她一般又狠又快的撞击着,也不管娇妻的高声尖叫或是哭着哀求。
  “霍,求你……用力的插我,用力的玩我……啊呀……”就是这般的快乐,身体被玩弄的快乐让人深深的沉迷其中,每次高潮都让身体越发的敏感,也越发的不满,时刻都想被如此的宠爱着,充满着,巨大的肉棒在小得不可思议的菊洞里进出着,捣弄着,把小小的肌理撑到最大,带来刺痛的感觉,却又被更多更深的快感所淹没,摩擦的肉体越发灼热,潮水般涌出的快乐从两人相连接的地方放射开来,直接让两人没顶。
  “呃……宝贝,好棒啊……”霍低吼着卖力的把越来越紧缩的洞儿顶开,把自己送到她的最深处。好舒服,从没有一个女人像身下的人儿能为自己带来这般极至的快乐,明明看起来就是一个纯真无暇的少女,可是身体却这么妖媚贪欢,总能让自制力遇上她的吸吮后全数崩溃。两个小穴都这么甜美,又娇又嫩,又紧又湿,尝起来让人爽得不得了,只想把自己都深深埋入她的体内,把一切都献给她。
  “呀……不、不行了……啊……”频频收缩的小穴喷射出一股股透明的汁液,过多的快乐让娇妻再也无法忍受,理智被高潮再次击败,整个人都哆哆嗦嗦的,神志迷蒙,哭喊着晕了过去。
  霍也无法忍受,连续十几下抽动,咆哮着把滚烫的精液都灌满她的小洞。
  EP4昊
  闭着眼,放松身体回味着刚刚无比的快乐,已经变软的肉棒还在她湿腻的体内,却不想抽出。
  “啧啧,什么时候你这个工作狂也会在上班时间偷懒?”突然响起的男声让霍立刻警惕起来,谁?明明办公室的门是锁好的,也gao代了秘书不许任何人进入,怎么回事?!
  高大帅气的男人斜靠在办公桌上,在一个“视野良好”的位置上将两人的激烈战况全数收入眼中。
  “昊?什么时候回来的?”霍随手捞起她的风衣把身下昏迷的人儿包好,还好她没醒过来。“你先出去,她不喜欢见到别人。”
  “在你拧住她乳头叫她小淫娃的时候。哦?什么人让你这么宝贝收得这么紧?我也不让知道?”昊挑眉看向自己的好友,两人几乎是一起长大的兄弟般的gao情,而且霍从来不在乎女人,两人甚至会一起玩同一个人,甚至他的未婚妻都没这么宝贝过。
  “咳,这个真的不行。”霍有点懊恼,早知道今天昊会过来就不带她来了。昊有钥匙,而且秘书也不敢阻拦他,真是……失策。
  “你赶快出去,今晚再找你。”霍抱起娇妻,急急走入套房内。
  “好吧。”昊耸肩看着火烧眉毛般走开的好友,凉凉的应了一声,不能说?嘿嘿,自己去查咯。因为他十分确定这个不知名的女人把他的兴致,和性致都撩起来了。
  看着霍把她在街角放下后,那个女人之前在办公室里的妖媚模样不见了,变成一个低眉顺眼的少女。昊耐心的开车跟在她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