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小荷欲绽_小荷欲绽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小荷欲绽

小荷欲绽-第9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巧?还真是巧。
 
    年纪倒数第二名的成绩混到三班,这需要巧得多么没天理才能做到啊?
 
    不过白小荷没有想要拆穿的心思,她微微笑一下,“巧~”
 
    原本封肃还有些担心白小荷会取笑他,有些紧张呢,现在一看白小荷这么懂事乖巧,顿时笑得更加灿烂了。他把白小荷拉倒他早就占好了的位置上,邀功献宝,“小荷,你看,你不是最喜欢坐在窗边了吗?我给你占了位子。”
 
    这的确是白小荷最喜欢的位置,只是……
 
    “反正老师会调位置的,现在占位置也没意思吧?”上次她是走运的分到了自己喜欢的位置,这一次恐怕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封肃拍拍自己的胸口,豪气地说,“你跟着爷混,保证你可以不用挪窝。”
 
    “为啥?”白小荷好奇地看着封肃,难道他收买班主任了?
 
    在白小荷的眼神下封肃很快招架不住,他挠挠头气恼地说道,“好吧好吧,其实对于我们班主任来说,只要我不给他惹事,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其实太简单了……”
 
    白小荷捂嘴一笑,他也知道他是个闹事分子呢。
 
    “陈曦,你过来这边!”教室里突然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开心地对刚刚走进教室的女孩子挥手,招呼她坐到自己旁边。
 
    熟悉的名字让白小荷惊讶地看向教室门口。
 
    陈曦?
 
    入眼是一个高挑苗条的女孩子,那略带着讽刺的眼神,有些刻薄的五官,不是她记忆的陈曦又是谁呢?
 
    陈曦不是直升了本部的高中吗,怎么会出现在市一中呢?
 
    真的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大家的支持很给力,希望今天《小荷》就能冲到周榜上面去,嘿嘿~
088  新生联欢
 
 
 
 
    “哟,你也在呢?”陈曦走到白小荷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下她,傲慢说道,“你还是老样子嘛,没变。”
 
    一走进门就感觉到有道复杂的视线落在身上,陈曦转头一看,没想礸ao拐娴挠龅搅耸烊恕
 
    白小荷,真是让她开心不起来的一个人。
 
    不狠狠说个几句,简直不能解心头之恨。
 
    瞟了瞟站在一旁皱眉瞪着她的封肃,陈曦鄙视的目光又落回白小荷身上,“喻天韧呢?没继续保护你,还是又换了个男人?”
 
    这话就不好听了,白小荷无奈地说道,“陈曦,你为什么总是针对我呢?”她纤长浓密的睫毛低垂着,双手gao叠在身前,看起来很是楚楚可怜的模样。
 
    毕业聚餐那次是这样,现在更是把她看成了眼中钉,这种感觉真的太怪了。
 
    “单纯看你不爽。”陈曦剜了白小荷一眼转身走了。
 
    “这是谁啊?”封肃惊叹地看着陈曦的背影,“就你这胆子,居然还惹了这么混的女生,你真了不起。”
 
    “什么呀,我都不知道怎么办。”白小荷愁眉苦脸地坐在位子上。
 
    没想到分个班不仅没有如愿不上秦逸的课,还碰到这么凶残的前同学,真是……几辈子的霉运都要让她一年走光?
 
    不管如何,陈曦在白小荷看来还不算很大的问题,最让她困扰的秦逸已经解决了,她的心情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
 
    不过,午自习的时候班主任带来一个重大的消息,让白小荷又开始头疼了。
 
    白小荷的这位新班主任是个年纪四十上下的大龄未婚女青年,说是要为教育事业献出终身,但是谁都能知道教育事业不能当老公使,所以,脾气稍微有点不太美好。
 
    固执,独断,嘲讽值高,或许就是她的最真实写照了。
 
    班主任蔡老师抱着教案走到讲台上,顿时吸引了所有同学的注意。
 
    “我们三班刚刚成立,大家彼此之间都不是很熟悉,所以班干部我打算过一个星期再让你们投票竞选。”她抚了抚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开口说道,“今天要跟你们说的事也很重要,这一届开始市一中打算每年都举办一次新生联欢,增加学生之间的友谊,所以每个班级要出一个节目。”
 
    “我们班……为了让你们更好的学习,我已经定下了,就演一个舞台剧《白雪公主》,我来指定演员。”
 
    环视了一圈教室里的人头,在视线到达白小荷身上的时候蔡老师眼前一亮,手中的教鞭朝白小荷一指,“那个白雪公主的扮演者就是你了,上台来给大家看一下。”
 
    这个女孩子清秀文静,皮肤白皙乌发如云,看着就惹人怜爱,很符合她心目中对白雪公主的定义。
 
    就是她了。
 
    “我?”白小荷诧异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她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恩,上来!”
 
    蔡老师的语气不容置喙。
 
    “好,好的。”白小荷硬着头皮走上讲台,面对讲台底下同学好奇打量的目光低垂着头,脸上一片红晕。
 
    “白雪公主的后母……唔,改选谁呢?”蔡老师再怎么一言堂也知道这个角色不讨喜,也有些沉吟。
 
    封肃一看蔡老师有些纠结,唯恐天下不乱地举手大叫道,“老师,我推荐那个女孩!”他朝陈曦的位置一指,“她太有气场了!本着默默为同学服务的精神,我相信她会很乐意的。”
 
    “老师,另外,我也想报名!”最好演个 白雪公主的王子什么的,他一定要在众目睽睽之下 白小荷,想想就热血沸腾啊!
 
    听到封肃这话,陈曦气得牙痒痒,要是眼神能杀人,封肃现在肯定被穿成一块纱布了。
 
    这眼神中透出的杀气,还真有点让蔡老师赞同封肃的话,于是不犹豫地定了,“行,那位同学,既然有同学推荐你的话,请你上台来。”
 
    话锋一转,蔡老师又看着封肃说道,“既然你踊跃报名,我也不能打击你的积极性,你……你就演一棵树吧,那是很重要的背景板,本着默默为同学服务的精神,相信你会很乐意。”
 

    这章写得长吧~嘿嘿~
    终于送上了,宝贝儿们久等了哦~
    这么晚了,看完赶紧睡觉觉去吧,静笃昨天熬到两点钟,今天一天头都是晕乎乎的~我也去洗洗睡了哦~
 089  王子的角色










    “别啊!”封肃哀嚎一声,看着面无表情的蔡老师,眼泪水都要出来了。


    他只是想揶揄一下陈曦,可没想去当什么背景板的。


    像他这样风流倜傥的,怎么说也要当个王子才不亏的嘛!


    站在讲台上的白小荷悄悄抬眸,看到封肃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偷偷抿嘴笑。


    她知道封肃是在给她出气呢,只是看他把自己搭进去,还是有点搞笑的。


    “背景板,上来一下!”蔡老师朝封肃招招手。


    底下的同学顿时发出笑声,封肃在笑声中面红耳赤地站到白小荷的旁边,捅了捅她的胳膊,小声说,“你看,我都为你献身了,你千万记得我的恩情啊。”


    白小荷小声嘀咕,“又不是我叫你这么做的。”


    “你……”这次封肃是真的郁闷了。


    只是想要一亲美人的芳泽,但是吧,别说王子,他连个和白雪公主相亲相爱的小矮人都没能混到一个,并且白小荷居然点儿都不同情他,简直让他想泪奔。


    最后蔡老师把几个重要的人物角色都定下来,王子的角色最终由班上一个叫沈睿的男生扮演。


    在沈睿走上讲台的时候,白小荷偷偷观察了一下她这个搭档,发现她这个搭档还真的有种迷人的王子气质。


    沈睿的头发有点微微的自然卷,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深棕色,或许是因为有点混血的血统,感觉他眉眼那一块特别深邃,鼻子也挺翘得犹如希腊男神,薄薄的唇一抿,简直要把人给迷死了。


    只是,唔,貌似很腼腆害羞呢。


    就走上讲台的这几步路,他紧张得脸都快烧成火烧云了,头也微微垂着似乎很不好意思,白小荷看着沈睿,感觉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行了,角色就这么定下来。这是剧本,放学后你们几个留下来排练,我会到场的。”蔡老师把说中的几份剧本稿子发到白小荷几人手中。


    当然,这剧本是没有封肃的份的,一个背景板而已,虽然出场镜头很多,几乎无时不刻地存在,但是哪里来那么心理活动呀?


    白小荷拿到剧本之后,手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虽然她不是很喜欢出风头,也不喜欢被人注意,但是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公主梦,当这个梦想离她很近的时候,她居然都能打破过去的规则,欢欣地迎接了。


    只是她还是很紧张,总想找个人聊一聊,想来想去脑海中只出现一个人。



    新的一周开始了,宝贝儿们在努力工作,努力学习的时候,也要多多注意休息哦~
    劳逸结合才是最好的呢~
    么么哒~
    090  排练风波








    晚上下了课之后,几个主演都留了下来,几人坐在教室里对着台词。


    陈曦那张脸臭得不行,对台词的时候那叫一个咬牙切齿,目光狠狠地落在白小荷身上,跟放在阳光下的放大镜似的聚光,简直没把白小荷灼出一个洞来。


    白小荷有点胆怯,心里直打退堂鼓。


    不过,她一看蔡老师板起脸来的样子,说要退出的话实在太难开口了。


    蔡老师选择演出《白雪公主》这个舞台剧,其实有她自己的考量,因为她有限的娱乐细胞中觉得这个剧参加的人数最多了,三个主演不说,还有七个小矮人呢,这就去了十个人,再加上当背景板的,各种龙套的,一个班的人都能参与了。


    非常好!


    她喜欢的就是这种全民参与的感觉。


    要不是演出的时候还需要拉拉队,时间也有限制,她真想把人全部拉上去,演一个梁山一百零八好汉。


    别看她表面严肃不近人情,其实内心 着熊熊的小火苗呢。


    这时候给蔡老师来一盆加冰的冷水,纯粹是找死。


    好不容易忐忑地熬过了排练的时间,等蔡老师带着一脸欲求不满表情离开之后,白小荷就飞速收拾东西逃离了。


    她心里打鼓得很,得去找喻天韧商量一下。


    “喂,喻天韧。”刚一出教室白小荷就掏出手机。


    电话那头,喻天韧的声音一贯的清冷,“什么事?”


    “我,那个,我今天来找你好不好?”这话一问出口,白小荷突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主动邀约,会不会让喻天韧以为她想那啥了呀?


    果然,那头喻天韧轻笑了一下。


    似乎感觉到白小荷的羞赧,他体贴地转换了话题,问道,“你吃晚饭了没?”


    被喻天韧这么一问,白小荷还真的有点肚子饿了,委屈地抱怨,“还没呢,放学后就排练到现在,都没空去吃,等下我去买个泡面就好。”


    现在食堂的饭菜都冷了,残羹冷炙的,白小荷情愿吃个泡面。


    “校门口见,我带你出去吃。”喻天韧叹了口气,“你呀,就是不会照顾自己。”


    “寄宿生不是不能出校门么?”


    “这个你别管。”


    白小荷顺着林荫道走到校门口,原以为要等一阵喻天韧,却发现喻天韧早就站在校门处等着她。


    “喻天韧!”


    一阵幸福的感觉莫名充斥她的心,白小荷甜笑着朝喻天韧跑去。
   091    聊聊天


    “你找我是有事吗?”看到白小荷跑近,一张俏脸因为运动过而透出健康的粉红,喻天韧的心莫名悸动。
 
    只不过他的悸动都深藏在冷清眼神的背后,白小荷看不真切。
 
    白小荷不知道自己为何一看到喻天韧就感觉依恋,似乎百多米的距离她都有些等不及,等她跑到喻天韧身边了,她又觉得自己这样太不矜持,所以轻轻呼吸了几次之后,才轻轻说道,“恩,是找你有点儿事。”
 
    或许,又是接着事儿来见一面,谁知道呢? 
 
    “边走边说。”
 
    “好。” 
 
    到了校门口,喻天韧跟门卫出示了临时通行证,门卫便放了两人过去。
 
    “什么事呢?” 
 
    傍晚的阳光洒落在喻天韧的头上,让他整个人似乎都微微发起光,被他清冷的眼神一望,白小荷顿时觉得自己心跳加速。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我们班要准备一个节目,我们班主任让我们演一个《白雪公主》的话剧……”
 
    “你演公主?”喻天韧随意问道。 
 
    白小荷小嘴微张,一副吃惊的模样,“你怎么知道的?”
 
    “可能还有个嫉妒你的人,你呢,又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所以有点想放弃是吗?”
 
    越说越灵异了,这人真是太聪明。
 
    “你真聪明!”白小荷真的对喻天韧心悦诚服了。
 
    喻天韧闻言冷冷斜看了白小荷一眼,淡淡说道,“是你太傻。”
 
    为人没心机也就算了,至少能说是单纯。但是这智商一不够用,真是吃亏啊,要是她能努力考进一班,有自己在,还用得着烦恼这些吗? 
 
    喻天韧绝对不会承认他自己是吃醋了。
 
    之前的,他能既往不咎,但是他至少希望白小荷之后是属于自己的,完完全全的。
 
    “坚持下去吧,别管别人怎么看,你只用坚持自己的本心。”喻天韧认真看着白小荷迷蒙的双眼,缓缓说道,“你想要获得成功,就要忍受成功之前的心酸和委屈,这些,没人能替你承受。” 
 
    “恩!”白小荷豁然开朗,重重点头。 
 
    带着白小荷在外面吃了饭,两人慢慢走回学校,在经过林荫道的时候,喻天韧突然停了下来,建议道,“要不要去我宿舍坐会儿?”
 
    “啊?”白小荷收回准备朝教学楼走去的步子,疑惑地看着喻天韧问,“去你宿舍干嘛?”
 
    喻天韧唇角带上一抹浅笑,附耳在白小荷脸侧轻轻说,“我想,要你了。”
 
    “你……”白小荷双颊泛红,深深低下了头。这人,平时看着多么骄傲冷静地,怎么说话也这么大胆呢?只是她怎么也舍不得拒绝,和喻天韧在一起的感觉太好,好到她其实也很想念。
 
    这种想念在内心深处生了根,发了芽,被喻天韧一引诱便开出了 的花。 
 
    进了门,喻天韧炙热的吻便细细密密地落下来。
 
    如雨,落在她的脸上,白净的脖子上,莹白的丰满上。
 
    白小荷的双手搭在喻天韧的肩上,轻轻环着,她的眼睛微闭,只有睫毛的颤抖能泄露出她内心的小小紧张和期盼。
 
    仿佛被蛊惑,听到喻天韧在耳边低低说“我想要你了”,白小荷脸红得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就羞涩地点了点头,任由喻天韧牵着她进了宿舍。
 
    直到此刻,她还有点晕乎乎的。
 
    胸前一凉,原来是衣服不知何时被掀起,喻天韧有些微凉的指尖 上她丰满顶端的樱桃,轻轻 着。
 
    一阵细碎的轻吟从白小荷的唇边溢出,她的头轻轻靠在喻天韧的肩膀上,脸色酡红。纠缠中,喻天韧的脖颈露出衣服,白小荷小猫一样露出白白的牙齿,一口咬了上去,正儿八经地在那儿磨牙。
 
    疼是不疼,倒是痒得很。
 
    想不到文静内向的白小荷还有亮出爪子的一面呢。 
 
    喻天韧淡淡一笑,将白小荷打横抱起,“乖,我们到床上继续聊。”
 

    092  草莓口味

“什么聊天,不就是…”白小荷这时候清醒了,峪咯粉小声说了句,却又难为怕地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不就是什么,,r
白刁嗬p版头,睦毛低低垂若,不肯再说了。r
啥夭韧也不奋地J将白。1嗬放在床上之后,便在她身上肠惫点衡火。J
床上摘若的还是日小荷送过来的床里,蓝色系的条纹,对比粉白小荷洁白的娇版,更衬得她肤日如首,仿
佛夭山顶端最圣洁白尔盆往,只有那无人之场才能宜见到那般的纯净。N
地拐红的厄原本轻抿粉,却因为喻天韧含住她柔峰顶拙的蓓苦而轻呼。
        “恩·明。一”细全璐碎碎的声音从白小荷的口中传出,她葱白的手插进喻天韧浓密的发中,将他的头更紧
地压向自己。V

      身下番水几泛由,白小荷的花径早已经被水J廿T湿。喻关韧的手指拨弄上去,发出恨哒哒的水声,但是手
指白训睦感怎么也比不上舌头的柔软呀,白,l、简感觉那箱柔嫩的。1被喻天韧的手指启得有些发疼,倾时有些不渭。+
地的不满也没啥剧烈的反杭,教是刃,呻叨叨的,央9了双肠不让喻夭韧再动作而已。
你一想拨开她的双胶肥,她那双水东篆雾然然的眼晴就无布的望着你,只把你给看的心碑起她来。I
“不舒服?”喻天韧低低笑了一笑,“理一绝户要我亲你下面?”V
白小蔺脸红了,不傲声,但是那眼神j钾月明白白写若赞同呢。N
     轻笑一声,喻天韧的吻不再只停留在雪峰顶端的鲜嫩上,而是将白小荷白嫩的肌肤吻了个遍,在她娇小t'
Of体上面四处点火,最后才手指拨开那娇羞的花瓣,轻吻上去。、
喻天韧的指尖凉凉的,但是他的唇却那么的火热,他将白小荷下身那花径入口含住的时候,那无边的温热
顿时将她包裹住,让她坠入一个迷幻的梦境。、
“口吾……热热的真好尹白小荷抿看嘴笑起来。、
喻天韧听看她看无意识的话,突然玩心大起。想起冰箱里还放看给白小荷预备的冰淇淋,一个逸KH的想法
出现在他的月郎每中。、
可怜的白小荷还没有享受多久,就发现那个让她感觉温暖沉醉的灵活软舌突然消失不见了,莫名的空虚让
她疑惑地·I慢睁开眼睛。可没等她看清楚什么,一只大掌抚上她的睑颊,盖住了她想要看一看的眼睛。、
      紧接看,在她那欢快流看水儿的花径处,一股极度的冰凉骤然来袭,这样的冷,几乎快要将她冻结,但是
那样莫名的舒爽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丝丝冰凉如深冬,然而身体里蕴含的火热却恰似炎夏,两种不同的感觉一冲击,在白小荷体内搅了个天翻
地覆。、
        真是冰火两重天,被这冰凉的感觉一刺激,白小荷浑身轻颤,
出声,双手更加用力地将喻天韧的头紧紧搂住,似乎想要更多,更多。
潮湿的拢径涌出更多的蜜汁。她无助地喃喃
喻天韧口中含看的草x味冰淇淋混看白小荷蜜穴中流出的蜜汁,都被他舌头一卷,吮吸入腹。、
舌尖不停地挑逗看那颗肿胀的小红果,在上面轻柔地划看圈儿,不是还砸吧一下,舔M轻咬,见白小荷身
体颤动得愈发厉害,喻天韧舌尖模仿看抽擦的举动,将白小荷的欲望推动到了极致。、
一阵颤动,犹如雨打芭蕉叶,白小荷紧紧地a看喻天韧放在她胸前的手,小腹中一股热流喷涌而出,她也
终于挣脱束缚飘上了云端。、
谢谢宝贝儿们的关心一静笃感觉真的好温暖啊
今天无节操的请假了,不过《欲海》明天还是会补更上的
小荷第四更送上,总算没食言,嘿嘿“
静笃去洗洗睡了啊,宝贝儿们也早点休息哦、
093依葫芦画瓢
    白小荷睁开迷雾重重的眸子,娇憨看向喻天韧。,
    刚刚那滋味耳的共极。7a,
    舔甜看她秘境的舌头,时而温热,时而冰凉,让她在冰与火中来回升腾。她像是走在一条。〃1崛上,左边是冰雪
的王国,右ij)是炙热的火焰,她不失随哪一刻就会进入哪一边,全由喻天韧来掌控。、
    时时刻刻等看刺激,新奇而期待。、
    丝丝黑发垂在她白洁的娇躯上,那·陌懂的眼,那娇w的唇,让她看起来显得清纯又魅惑。点点的纠缠从骨子里
透出来,直让喻天韧被深深吸引。,
    这小东西还懂得知恩图报,自己是美了,可喻天韧下身那坚挺还翘看呢,自己也要稿赏下它。,
    “你等,我。”白小荷从床上跳下来,蹭蹭蹭跑去倒了一杯热开水,又兑了一些冷水到里面。,
    走到床边,见喻夭韧还拿看那支草每冰淇淋,便抢了过来,指挥道,“呐,去床上躺看。”,
    喻天韧失笑,知道她要做什么,也由看她。,
    这可直大!,
  看看眼前微微跳动的巨物,白小荷有些好奇地触了触它顶端的小帽子,见那小小的眼中还冒出了透明的水」L。
她还伸出粉w的d活头舔了舔。,
    尝尝味道,咸咸的。,
    “好吃吗?,,喻夭韧笑看问。,
    白小荷苦着睑舔了舔唇,摇摇头诚实地说,“晤,不好吃,太咸了。”、
    喻天韧的昂扬前端很大,有小鸿蛋那般的大小,白小荷尝试看张开嘴将它含入口中,9根巨物还没有合到底便
已经碰到7喉咙。,
    吐出来的时候,巨物上缠满了丝丝透明的津液,白小荷可没有喻天韧那么馋,她还嫌弃看人家的棒子呢,上面
的水也不想给舔a干净了。,
她嘻嘻一笑,咬了一口草毒冰淇琳含住喻天韧的分身,柔滑的小舌头还不时舔弄看喻天韧分身前端。、
火热的分身被冰凉的冰淇淋一包围,顿时温度下降了许多,被这凉透的感觉一刺激,喻夭韧也忍不住闷哼一声,
表情似是·渝悦又有点痛苦。、
看看喻天韧迷醉的表情,白。;1嗬心里可有点得意了。,
她悄悄吐出口中快要融化时水淇琳,快速抿了一口热水合住那刚刚经历过冰凉刺澈的坚硬,她粉嫩的唇包蕊若
喻天韧的坚硬,上下滑动,让喻天韧的舒爽更加持久。、
坚硬的火热又涨大了一圈,白’J、荷的小嘴J日几乎都快包不住了。、
    喻天韧紧紧蔼住双手,被这极度的刺激给弄得快要发狂。温热的水遇到刚刚被冰过的昂扬,温度都像是上升了
好几度,再加上白小荷柔m的双磄ao乖谏舷落舳拖袼诔椴迦羲墙糁碌牧粞ㄒ话悖獍愕囊∪。盟
亢奋起来。N
宝贝儿们记得登录看文哦“这样下面就不会总弹出登录提示了,也是对静笃极大的支持啦、
然后,恳请宝贝儿们多多给静笃评分和收藏,么么哒“
  094  卷曲小毛毛








    白小荷像是找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一会儿冰的,一会儿热的,玩得不亦乐乎。


    火热的 在她嫣红的粉唇 出进进,上面还沾上了粉色的草莓冰淇淋,还有些细小的草莓颗粒落在黑色森林中,跟灌木丛中开出来的花一样。


    白小荷怕这样不是很干净,有点心虚地想把掉进去的草莓颗粒找出来。她纤细的手指在喻天韧浓密的毛毛中到处翻找,好不容易看到一颗落在底下的,立马笑得眼睛弯弯的,就想伸手揪出来。


    “嘶~”喻天韧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小妮子没轻没重的,扯得他生疼。


    再加上那 的欲望 ,强烈想要 紧致温热的蜜穴中,喻天韧再也等不及让白小荷玩耍个够了。


    他翻身将白小荷压在身下,对准白小荷身下泛滥成灾的蜜穴,找到那美丽的花口,就来了一个迅猛的冲击。


    没根而入之后,他长长舒了一口气。


    舒服,温暖,简直是人间仙境。


    而白小荷则被这一系列的变故给吓傻了。


    她,她做了什么吗?


    她不过就是想把草莓颗粒给找出来,怕他不舒服呢!结果……某人偷偷看了看捏在两指之间的一根黑色的卷曲小毛毛,红了脸,唔……貌似准头不是很好呀。


    本想捡出草莓粒,结果拔掉了一根可爱的小毛毛。


    白小荷悄悄把这根卷曲的小毛毛塞到枕头下,装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到喻天韧瞟过来的眼神,还欲盖弥彰地送上一个甜笑。


    就她以为自己的“罪行”没有被发现呢。


    不过,这些小心思很快就随着喻天韧的 ,被席卷而来的欲浪吞没,她无暇再去思考许多。


    她闭着眼睛准备迎接喻天韧强有力的律动了,可,为啥停止了?!


    花径已经被喻天韧的 塞满,可是偏偏他坏心眼的就是不动,白小荷粉嘟嘟的嘴翘着,眼睛委屈地看着喻天韧,“你,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么了?”


    哦哟,这人,还明知故问!


    可这话叫她怎么回答呀,白小荷语塞,波光盈盈的眼睛就那么瞅着喻天韧,不说话,不表态。她手上还举着那支快化掉一半的冰淇淋,要不是下面还有个蛋筒接着,只怕都要留到手上了。


    一看她这嘟着嘴的模样,喻天韧清凉的眼神闪过一抹笑意。


    这小妖精,他本想稍作惩罚,没想到罚的还是自己。


    见白小荷举着冰淇淋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蹭到床单上的样子,喻天韧都替她觉得累,他可不想爱爱的时候白小荷还得担心这个担心那个。


    虽然因为她精神有点绷着,身下那张小嘴也咬他咬得特别紧,但是他还是舍不得。


    好笑地拿过肇事的冰淇淋,本想去丢掉,可他的目光一落到白小荷那颤巍巍的雪峰上,见那雪白的浪一荡一荡的,峰顶两颗艳红鲜嫩可口的红果,似乎在诱惑着他前去摘取品尝。


    这诱人的美景,让他突然也起了玩心。



    宝贝儿们第二更送上啦~
    么么哒~
    
    以为今天是星期三,本来好开心的,可一看,啊……啊啊啊……才星期二啊!
    不过下周就是中秋了,可以休息三天好的,好开心,嘿嘿~

095  自力更生
  凉凉的冰淇琳从那宣贞巍巍的乳知L倾泻下去,一片粉红瞬间填满了两座雪峰中的空地,艳红的一片,好似天山
湖泊。,
    这冰凉的触感让白J嗬…iL;细小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她无措地看着喻天韧,盈盈楚楚的眼神可无辜了,“你做什么呢?”J
    “吃你。”喻天韧一笑。,
    他指尖沾了那粉色的冰淇淋涂抹在白,J嗬的雪峰上,点点粉色遮盖不住那莹润的白,从上面一望,好像看到一
相青爽的草每味道的白色沙冰,呐,顶端还放着_撇水嫩诱人的小樱桃呢。,
    喻天韧可不打算做一个看容。秀色可餐,秀色可餐,那也要吃了林口道知道是什么喇网。,
    他低头含住曾峰上那一枚鲜美的樱桃。舌尖在四周一扫。粉色的草毒沐镇淋就进了他的口中。,
    甜f兹滋的。、
    原本他并不喜欢吃甜食,觉得太腻,吃下去之后整个肠胃都要抗议。,
    但这一次他却那么心旷神怡。恨不得天天能品尝到如此美味。,
    少女淡淡的奶香,混着草毒的清甜,这味道,简直无法言喻。只有亲自品尝过,才能神会个中美妙。,
    白小荷躺着不敢动,iJ of、的肩膀也微微缩着。伯一动了那甜水儿就会从胸前滑落到床单上,要是印上了污渍,
那可麻烦了呀,她这人就是实诚,在这让人迷酪na仑的时刻,她还惦记着床单的安危呢。,
    喻天韧专心吃着白,J嗬的乳判L,身下的律动也月新渐缓了,只有不时的一挺身才摩擦到白,4嗬软软嫩壁,稍微
带着安慰性质的止止她内心少火热的渴求。、
  她鲜嫩的乳尖儿还被喻天韧肆意亲吻着,他在她胸前不断点着火,那么忘情而留恋不舍。,
    这样又怎么止得住呢?,
  垂眸看了下原本就不多的草毒冰淇淋貌似被喻夭韧吮吸地差不多了,白刁嗬便大着胆子扭动了一下腰肢,让喻
天韧巨大的分身退出去一些,又拱起身子将它重新纳入温热紧致的蜜穴中。,
  这样来来去去也有点销魂的滋味,白J嗬舒服地吟叹一声,猫儿似的眯起了眼峭。,
  不是说白力更生丰衣足食么,她可真是身休力行了一回呢。,
    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一来二去,一直宅着不运动的白小荷体力殆尽,只能委委屈屈地躺回床上。,
    无奈地抬眼,却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眸子。,
。,和谐了好多,干脆换成截图,看着舒服”
096磨人
    “想要7?”N
    “哪有!我没有!’,、
    白小荷有些小小的紧张羞N,连连摇头加摆手,偏偏那双眼睛诚实极了,眼巴巴地望看他,湿液液的,像一只
摇尾乞怜的小狗,那神色让喻天韧忍俊不禁。、
    这丫头,想要极了,还嘴硬看呢。、
    不过跟她熟悉了这么久,喻天韧也知道这丫头的性子拧巴,好好哄看她就乖乖的,要多听话又多听话,要是偏
偏逆看她的心思,她就会默默炸毛了。、
    她性格安静,也不和你吵,就是远看你,让你挠心挠肺也拢不了她的身。、
    喻天韧身下的坚挺缓缓退出,又在白小荷嘟嘴TIA之时狠狠插入,他在她鼻子上M了一下,宠溺地取笑道,“分
明就有{’,、
    唔……真舒服……N
    白小荷舒服得眯起了眼睛,小小的手指一下下戳到喻天韧的肩上,细细嘟嚷1“要快点呢一”、
    “这样还喂不饱你?小荷,你真是越来越浪了。”、
    喻天韧腰间发力,硕大的巨根从那紧致的蜜穴中抽出又快速进入,白小荷身下水声四溢,璞嗤璞嗤的声音像是
在给他们gao合伴奏的乐曲,时快时慢,时缓时急,说不尽的风流,道不尽的缠绵。、
    在一次次的冲击中白小荷的身体仿佛被抛入高高的云端,看到下方的天空中开满了五彩的烟火,一朵一朵无尽
欢愉。、
  她的指甲刺进喻天韧的肩头,口中发出破碎的低吟,“嗯,啊……啊啊··…”、
    喻天韧双手抚上白小荷胸前荡漾看的双峰,十指揉搓间,那绵软的肉峰变化成不同的形状,两点嫣红不时在指
缝中露出,被喻天韧修长的手指一夹,摩擦的加剧让白小荷秀眉紧皱。、
    “怎么了,不舒服?那我慢一点··…”、
    “不,不……”白小荷马上睁开了眼睛,氛氢看水气看看喻天韧,细声细气地要求,“就这样,这样挺好。”、
    “是这样?”他的指尖夹住白小荷胸前的红果稍稍用力一转,语气之中不无诱惑。
    “不,不是。,,、
    痒痒麻麻的,还有点JL疼。、
    她身上最R感的地方之一就是那一双乳尖儿,这一转可把白小荷的心尖尖都给拧出水儿来了,她软软地躺在床
上,胸前急促起伏看,感觉身前的氧气都莫名变得稀薄了起来。、
    “那是这样?”点火的手探入她蜜穴入口出挺立的粉色珍珠,微微按压了一下。、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白小荷弓起了身子,她那被撑开的潮湿花口也紧缩起来,将喻天韧的昂扬紧紧夹住。她被
放在火上炙烤看,明明前一步就是极乐,可喻天韧得磨看她,拉看她的脚跟绊住她奔向极乐的步子。、
    她急了,看看喻天韧淡淡笑看的脸,怎么看怎么觉得可恶呢,于是双手环在喻天韧的脖子上,将他拉低,I民狠
咬上他的肩头。、
宝贝儿们,第一更送上“
昨晚家里人来了,所以晚上出去吃饭,弄得很晚,才三更“今天会补上的哦、
么么哒、
记得收藏将静笃打包带走哦,顺便“搜刮你们手中的小分分“
097不能宠
    这丫头,愈发是得寸进尺了。、
    可一迎上那水润清透的眸子,喻天韧又没了脾气。、
    他硕大的龟头深深的埋入白小荷体内,狂热地律动两足看身下小姑乃乃的需求,gao缠,亲热,飞翔,他用尽全
身的力气爱看身下的小人JL,不舍得她再苦苦等看,不舍那双水润的眸中再含看委屈。、
    白小荷白m的双腿被架在喻天韧的肩头,下身那紧致的花穴因为体味变得更加幽深。、
    稠稠的蜜水JL打湿了身下的床单,湿哒哒地站在白小荷两瓣肉m上。、
  感受看喻天韧在自己体内肆意驰骋,白小荷舒舒服服叹了口气。、
    轻轻的,芳香如兰。、
    她柔柔和和笑起来,那笑纯纯的又透看妩媚,如四月里的微风,凉却不冷,撩拨看你的头发上脸,丝丝绵绵缠
绕上你的心间。、
    这是打心眼里表扬看喻天韧的卖力呢。、
    喻天韧被她这笑撩拨得心里痒痒的,那粗硬的巨棒一下一下如白兔捣药似的,在蜜穴中翻搅,将白小荷带看一
条极乐的小路。、
    他冷。、
    去PRI清得很。、
    缠绵的时候,他的视线落在白小荷身上,仔细观察看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她眉毛微f看就说明他力道太大,她难受呢。、
    他就缓一缓,让身下的娇人1L缓过劲1L来。、
    若是她那嫩闰的红唇抿起,他就连接几个迅猛地冲刺,好喂饱那张留看“口水”的饥渴小嘴儿。、
    这么一来,白小荷真是觉得拨开迷雾,进了天堂。、
    有一个男人他能在情欲高涨中,顾惜看你,硬生生憋看自己胀痛的说望疼爱看你,这,是多么难得。,
    自己被宠看,白」、荷心里可明白了。,
    昏昏醉醉中,她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
  手指一克诀肠左胸的妈红,娇嘀,“这里也要呢~,,,
    “真是!,,好笑地在白小荷娇臀土拍了一巴掌。、
    声音清脆得很。,
  明明没用劲,白小荷还是“啊呀”一声叫出来,小手捂看刚刚蒯罪现场,可怜兮兮地看看喻天韧,“打了人
可是要负责的。”言下之意,阁下请多卖力。,
    果然不能宠啊。
  喻天韧退出在蜜穴中抽插了许久的巨棒,将白小荷的身子翻转,让她钡1躺在床上,腿间的火热在白。I嗬不满呢
喃的摄间刺入,将她的不i两硬生生研磨成了轻吟。,
好想SHI…
虽然我不青春了,但是为毛我感觉有种明媚的忧伤“

098巅峰
侧gao的姿势有看新奇的快感。、
白小荷的细腿高高翘起,圆润的脚趾微曲看,如一颗颗的白净鹅卵石。,
她整个人就像是栖息在湿地的丹顶鹤,独立在纷乱的水草中,优雅四顾。、
她的腰肢细细的,不堪盈盈一握,身上那细腻的皮肤触感滑嫩,像是上好的白白喇喇的豆腐脑一般,好像微微
一晃就能起看小波澜。、
  撒上一点儿白糖,轻吮一口,就能将她吞入腹中。、
柔滑爽口,入腹温热。、
她胸前的柔软被喻天韧握在手中,充盈了整个手心。、
挺翘的小红果在揉搓之下充血挺立,更加嫣红,如一点朱砂。、
喻夭韧看看指缝中露出的一点嫣红,突然脑海中响起一个新奇的比喻,失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N
白小荷回头看他。、
波光激艳的眼中带看一丝媚色,清清浅浅的。、
“你这,真像糖包子。”喻天韧五指拢了拢,白小荷那白m的玉峰被抓得m麻。、
糖包了?、
璞嗤,这下白小荷自己都想笑了。、
可不是么。、
犹记小时候,每天清晨在妈妈的哈喝声中,迷迷糊糊揉看眼睛包看一个大搪瓷杯,草看可怜兮兮的三元钱走出
家门。、
    到了拐角的巷子口,把钱朝老板一递,老板,两个糖包子,两个肉包子,一元钱豆腐脑。、
    为了区别,那冒看热气的糖包子上,永远点看一个艳丽的红点JL。、
    那圆圆一点的乳尖JL,可不就像是白软包子上的红色?、
    “你也觉得像7?笑这么开心尹、
    “那你吃不吃?”声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