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小荷欲绽_小荷欲绽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小荷欲绽

小荷欲绽-第8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门口,看到她看过去的目光,还笑着挥手致意了一下。那熟悉的黑框眼睛,和隐藏在背后颇有深意的微笑表情,让白小荷如同被人点了穴,身体动弹不了。
 
    封肃皱眉推了白小荷一下,“喂,女人,这就看呆了?”
 
    吗的,他不也长得很帅吗?为什么从来不这样看他的,封肃心里很不爽,自己的分身还 地硬着,想上的女人却在看别的男人,还有比他更悲催的吗?
 
    白小荷封肃这股大力推得失去身体平衡,低低惊呼了声,这一推真的把她给推醒了。
 
    她水雾弥漫的眸子中满是惊慌,手也微微发抖起来,不过她还是站起来朝秦逸走去。
 
    秦逸是谁?那就是她的宿命,她的天敌。跟猫抓老鼠一样,她就是那只可怜兮兮的老鼠,偶尔偷吃一两颗谷粒,只会被欺负得更惨。
 
    看着白小荷慢腾腾走过来,秦逸脸上笑得更加开怀了。
 
    “小表妹,想我了没?我可是专门为你换了个学校呀!”
 
    白小荷手指绞着衣角,低下头,“表哥~”
 
    这一声喊得委屈哟,秦逸的心都被她给喊酥了,所幸也不拐弯抹角,笑得跟狐狸一般说道,“过来我办公室,我有些事情跟你说。”
 
    现在是早自习,时间嘛,还多得很呐。
 

    为嘛写到表哥就这么哈皮呢?
    看来静笃是个坏人~啊啊啊~多多留言啊宝贝儿们,逢百加更的活动又开启了哦~
    还有,一定一定记得登录看文啊,木有注册的亲,可以用QQ合作登录【自从登了录,看脱水版小荷,妥妥的~】
 078  这是学校!
 
 
 
 
    当初秦逸为了跟白小荷多“亲近”下,特意放弃了在大城市里的大好前程,回到这个小地方,就为了能多和她有点时间相处。
 
    可这小妮子,不领情不说,反倒有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这可让他伤心了,不过他伤心归伤心,这不还是眼巴巴跟着来了么?谁叫白小荷眼睛勾走了他的婚,那 的唇叼走了他的心呢?
 
    身不由己确确实实是身不由己啊。
 
    一想到那隐秘的情事,他就浑身血液流动加速,怎么耐得住。
 
    白小荷跟着秦逸走到教室办公室,有老师和秦逸友善地打了招呼,秦逸也微笑着回应,一派斯文的表象。
 
    秦逸走到桌前,坐好,对白小荷招招手。
 
    他的桌子在靠墙的角落,占据了两堵墙的夹角处,一面对着外面,一面方便进人。
 
    白小荷一看就知道情况不妙,那么隐蔽的角落,最适合做什么?
 
    勾搭呀!
 
    她看着秦逸目露哀求,这是在学校,他要是想要,在外面他都可以,能不能不在学校呀?
 
    这眼神盈盈楚楚的,带着水迹,雾蒙蒙的。
 
    可秦逸没看到她的眼神似的,温和说道,“过来,表哥看下你最近学习怎么样。”
 
    有老师看着犹豫不决的白小荷,笑了,“秦逸,你这妹妹只怕要怕死你这个做哥哥的了,现在小孩啊,都不怎么喜欢大人念叨咯……”
 
    “是啊,她每次看到我都跟老鼠见了猫,有多远逃多远,只是她妈让我照顾她,我也推脱不了啊。”
 
    “那你辛苦了。”
 
    “还好,小荷也听话。”秦逸扶了扶眼镜,眼神再次暗示白小荷。
 
    骑虎难下,白小荷磨磨蹭蹭地站到了秦逸桌前,就是死活不肯离桌子太近了。
 
    “你离那么远,怎么看东西?”秦逸看着白小荷微微笑,示意她站到里面,“站在我左右边,这样我写东西不会挡住你视线。”
 
    秦逸的左手边就是一个死角,白小荷要进去那才是自投罗网呢。
 
    她犹豫不决地看着秦逸,思考着从与不从的两种后果。
 
    “过来!”秦逸微微眯起了眼睛,眼神中有些不悦了。
 
    才多久不见,这小东西还真的胆子给养肥了?
 
    一对上秦逸那双透着危险的眼睛,白小荷顿时如被一盆凉水从头浇了个透彻。
 
    这是秦逸啊!
 
    是她能反抗得了的吗?
 
    白小荷在心中对秦逸有种根深蒂固的惧怕,只要秦逸一瞪眼,她就胆怯了。
 
    “好。”白小荷低低嘟囔句,认命地越过秦逸朝里面走去。
 
    “秦逸,你表妹还是听话的嘛!”刚才那个老师又笑言。
 
    “是啊,嘴巴也很甜。”秦逸也不谦虚,表扬白小荷。
 
    “你吃过?”那老师开着玩笑。
 
    秦逸接口,“不仅吃过,还舔过呢,哈哈。”
 
    这话说得没错,不仅上面的嘴儿甜,下面的那也很甜美。
 
    “行,那你们先聊,我去班上看看。”
 
    等那老师走了之后,办公室就剩下白小荷和秦逸两人。秦逸看着白小荷局促的模样,低低一笑,左手伸到白小荷校服裙摆中,触摸到这熟悉的 皮肤,秦逸幽幽一叹。
 
    白小荷啊白小荷,你真能逃过我的五指山吗?
 
    他的手指摸到白小荷小内内上的湿润,一顿,斜瞥了满脸通红的白小荷一眼,“你这也太激动了吧,我还没开始,你就流上了?”
 
    白小荷往后小小退了一步,想把秦逸侵犯她秘密领地的手弄出去,口中哀求,“表哥,这是学校呢!”
 
    “学校?”秦逸兴趣不减反增,“所以你最好老实,不然就会被老师同学看到的。”
 
    他的手指从小内内边缘 去,直触摸礸aoň度肟冢戳苏此螅侵苯印×四俏氯冉糁碌拿垩ㄖ校嬉庖欢号闳迷揪透∠肓娴陌仔『纱核傲啊
 

    宝贝儿们,等更辛苦啦,么么个~
  079  我保护你呢
 
 
 
 
    白小荷紧抿着粉唇,双手撑在桌子上,使得胸前那两团绵软被双臂一夹,显得更加的丰满,更加诱惑,让秦逸眼睛紧紧盯着那一对山峰,内心渴望。
 
    但是这么明面上的事情,秦逸还是不会去做的。
 
    虽则,他很想亲亲白小荷那 的 儿,但是却也知道要真那么做了,两人都得身败名裂,他不允许出现那样的情况。
 
    他要做的,从来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这一点秦逸和喻天韧很像。
 
    然而被桌子掩饰住的地方,秦逸的手已经碰触到了白小荷的幽暗花径,搅乱了一池春水。
 
    白小荷脸色涨红,身体不受控制地流出许多 ,隐约的,她似乎能听到秦逸的手指 出的水声。她有心 了腿部,却又被那空虚的欲望驱使,左右挣扎。
 
    一道人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是刚才的老师去而复返了。
 
    白小荷一惊,顿时直起身子,撑在桌子上的双手收了回来垂在腿侧,简直跟站军姿一样的标准。不过那红彤彤的脸色,还有那双脉脉的眸子,怎么看怎么都没有军人的气质。
 
    那老师诧异地看着一脸通红的白小荷,悟了什么的似的,看向秦逸,“你妹妹已经很听话了,别训她了,这么文静的小女孩现在可不多咯!”
 
    他还以为是秦逸训斥了白小荷,让白小荷羞愧地满面通红呢。
 
    “你叫什么名字?”
 
    “白小荷。”白小荷垂着头低低地回答。
 
    “哎哟,你应该也是我们班的吧?”那老师又问。
 
    白小荷看了那老师一眼,确实,应该是教英语的老师,于是点点头,“陈老师,我是五班的。”
 
    陈老师仔细打量了白小荷一眼,似乎想看清她的模样。秦逸是B大的高材生,这个大家都知道,相比他的表妹应该是个不错的苗子吧。
 
    在陈老师打量的目光中,白小荷的头垂得愈发的低。
 
    她小小的蜜穴中还夹着秦逸作恶的手指,特别在她羞涩一低头的时候,秦逸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还伸出一根手指头抚上了那颗敏感的珍珠,更是要了她的命。
 
    这万一要是被看到了,她不死定了么?
 
    想到这儿,白小荷脸瞬间煞白的,神态也从娇娇柔柔变得有些冷硬了,她更加痛恨秦逸起来。
 
    好在,陈老师是过来拿东西了,并不打算多留。
 
    “恩,好好读书。”陈老师拿了东西又转身出去了。
 
    等陈老师一走,白小荷就愤愤地看着秦逸,“你过分也就算了,怎么见人来了,不仅不停止还变本加厉呢?”
 
    这语气一听,就知道白小荷是真委屈了。
 
    秦逸可不怕她这招,白小荷就是只纸老虎,只要不挑破她的底线,她就不会跟你动真格地闹。
 
    她可要紧了那面子呢。
 
    秦逸既然熟知白小荷的性子,便一挑眉,理所当然地说,“你在外人面前露出这种娇羞的表情,只会叫人上你,我这是在保护你。”
 
    哟,这么冠冕堂皇,白小荷简直真的以为他在保护她了。
080  过往一些事
 
 
 
 
    她一双盈盈楚楚的眸子 淡淡水迹。
 
    仿佛一眨眼,那泪珠儿就会掉落下来一般。
 
    秦逸收回手,在桌上扯了张纸巾擦了擦,慢条斯理说道,“回去上课吧。”
 
    “真的?”白小荷喜不自禁地看着秦逸,“我能走了吗?”
 
    这一次秦逸居然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了,白小荷真的感觉天上都下红雨了。她刚才还水雾朦胧的眸子瞬间变得晴空万里,不可置信地牢牢盯着秦逸,生怕他摇头又反悔。
 
    “你再不走,是很想留下来?”
 
    “走,我走!”白小荷整理下裙子,飞快地就远离了秦逸的桌子。
 
    不走才是傻子呢!
 
    秦逸看到白小荷纤细的身影逃也似的离开自己的视线,不由得觉得挫败。
 
    估计白小荷心中一直是埋怨自己的吧,恨自己不该把她从女孩变成女人,还屡屡相逼。
 
    可是,她又怎么知道自己对她的心意呢?
 
    想想第一次看到白小荷的时候,自己快十岁了,而她才那么点儿大,像一只小猫儿似的,发出的声音也感觉那么孱弱,好像随时都会远离人世。
 
    那天下着雨,不是阵雨,是细细的雨丝,特别不痛快,打伞嫌麻烦,不打伞又飘了一身的雨,衣服湿湿地粘在身上,让人心烦。
 
    白明兰和秦振华在商店买东西,秦逸一个人百无聊赖就在旁边玩耍,结果在一个地下通道的口子出发现了抽噎得都快要憋气的白小荷。
 
    她被放在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中,如果不是她哭出来,一般人可能都会忽视掉她的存在。
 
    下着雨,地下都是水迹,包着她的襁褓那么脏,跟白白净净的白小荷一比起来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原本白明兰和秦振华想要收养白小荷的,但阴差阳错,后来……还没满月的白小荷就被一直没有生育的白父白母收养了,顺利长大到现在这模样。
 
    为了保守住这个秘密,白父白母还去外地生活了几年,对外只宣传白小荷因为体质不好,所以看起来比较显小。
 
    想起当时,自己抓住白小荷软软的小手,慎重地说会照顾妹妹一辈子,他就有些唏嘘。
 
    他真的很想照顾她一辈子,可他有这个机会吗?
 
    还是一直如染上毒|瘾一般,越是知道禁|忌危险,却越是身不由己?
 
    他很想不顾一切说出这个秘密,这样或许能给自己的感情找到一个宣泄之处,但是,这样一个两家人都紧紧守住的秘密,说出来,真的好吗?
 
    就算说了,白小荷对自己的警惕和惧怕,她真的会跟自己在一起吗?
 
    ……都是未知的。
 
    他不敢赌。
 
    不想了!
 
    秦逸苦笑一下摇摇头,打开备课本开始备课。
 
    稍微一动,身下那胀痛得让人几欲疯狂的坚硬顶在裤子上,磨得让人很不舒服。他放下手中的笔,又重重靠回椅背上,闭目养神。
 
    既然无法得到救赎,那就,堕落吧!
 
 

    静笃好像感冒了,今天一直都不舒服,请假在家里休息
    不过还是爬上来码字了,不容易啊~
    发完睡觉去了,宝贝儿们千万注意别感冒啊,么么哒~
   081  分班
 
 
 
 
    白小荷刚回到教室,班主任就走进课堂宣布了分班的消息,她顿时内心暗暗开心起来,刚刚仓皇逃离办公室的灰色小心情,明显的都淡去不少。
 
    早就听闻这一次市一中之所以弄了个入学考试,是想根据成绩再次分班,这谣言沸沸扬扬止不住,没想到居然还成了真。
 
    市一中为了刺激学生的积极性,每一学期都会有一次分班考试,按照排名来重新分班,这个决定也是今天早上学校才最终决定下来的。
 
    这一次考得好的自然是欣喜万分,考得差的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有些愁眉苦脸了。
 
    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 。
 
    这句话,虽然俗气了点儿,却还真是这个道理。
 
    一下早自习,白小荷就跑到学校布告栏去看这次的成绩,想大约算一算自己会在哪个班级。她满心期待自己能换个班,这样的话,秦逸不就不能教她的课了么?看他还有什么法子来缠着自己。
 
    布告栏前面人群一圈一圈的,都是过来查看成绩的学生。
 
    “让一让,让一让……”白小荷瘦弱的身躯艰难地朝布告栏挤去,虽然有损她的淑女形象,但是偏偏她心里焦急啊,一刻都等不下去了。
 
    妈呀,这时候才是需要杨乐儿那女汉子的时候啊,偏偏她总是集训,各种不给力。
 
    “你做什么?”
 
    一个清冷好听的声音突然在头上淡淡响起。
 
    白小荷抬头一看,顿时眼睛笑成了一弯,“喻天韧,你帮我看看我在多少名。”
 
    喻天韧穿着熟悉的白T和蓝色牛仔裤,双手插在裤袋中,淡淡瞟了白小荷一眼,“早看一秒成绩也不会上次一个名次,急什么。”
 
    “我想看看大概会分在哪个班嘛!”白小荷深受打击,嘟起嘴。
 
    她视线在喻天韧身上一绕,满心不平衡。
 
    天之骄子就是说的这样的人,原先她还以为喻天韧是穷人家的孩子,还好心好意给他去送床单呢……唔,怎么送着送着,貌似把自己也给送到他床上去了呢?
 
    想着周末的迤逦,白小荷突然有些羞赧,低垂着头小媳妇儿似的站在喻天韧身边,心里满溢着淡淡的幸福。
 
    喻天韧本来也是想看看白小荷在多少名,好检测一下对她的临时补习有没有效果的,现在白小荷要求,他的目光就朝布告栏投去。
 
    他人高,视力又好,不一会儿就找到了白小荷的排名。
 
    “你应该在三班。”看了看排名,喻天韧斟酌着说道。
 
    “真的?!”白小荷眼睛蓦地绽放出光彩,她双手情不自禁拉住喻天韧的手臂,再次询问一个准确的回答,“我真的会分在三班?”
 
    “是的。”感觉到白小荷对他的依恋,喻天韧清冷的眸子也有了点点笑意。
 
    他的视线落在白小荷白净的侧脸上,不无宠溺。
 
    那是男人看着自己女人才有的眼神。
 
    秦逸懂。
 
    因为他就是时时刻刻都想那么正大光明地看着白小荷,却不得不无时无地不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感。
 
    还真是青涩朦胧的美好感情,这样成绩优异,容貌俊挺的男生,确实是让一个少女为止心动的吧?
 
    站在不远处树荫底下的秦逸冷笑一声,心脏骤然抽疼起来。
 

    谢谢各位宝贝儿的关心,今天睡了很久,感觉恢复了很多呢~
    本来想偷个小懒,但是心里挂记着你们这群小没良心的,还有小荷,所以啊,就老老实实码字啦~
    爱你们~O(∩_∩)O~
 082  放学来找我
 
 
 
 
    这种疼,是细密的,仿佛一呼吸就会牵扯到。
 
    跟遇见白小荷那天下的雨一般,断断续续,但却一直在哪儿,断不了根。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心痛,是真的会真真切切地痛。
 
    他更是第一次发现,白小荷她有了自己的思想,她会笑,会哭,会闹,也会有可能从自己身边走掉。
 
    她不再是那个白白软软的小娃娃了。
 
    不再是那个睁着墨葡萄一般眼睛眨也不眨看着自己,咬着自己小手指的孩子了。
 
    想到有可能会失去这么一个人,秦逸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在秦逸的眼中只能看到一个笑容娇俏的少女,还有一个青春正茂的男生,布告栏前拥挤的人群都成为了模糊淡化的背景,只为了烘托那一双的美好而存在。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而他,笑容苦涩,只能站在树荫下静静看着。
 
    然后,转头走远。
 
    听到喻天韧说出来的好消息,白小荷笑得没心没肺,她长而浓密的睫毛扑闪着,带着崇拜看向喻天韧,“你真的很厉害,就帮我补习了半个下午,我就进步这么多呢。”
 
    “那你以后常来?”
 
    喻天韧的手指不知有意无意,轻轻摩挲过白小荷的手臂,凉凉的,不同于她体温的热度,让她的心都为止一跳。她羞涩地垂下眸子,细声细气地问,“那我还是周末过去吗?”
 
    “恩,带上衣服。”
 
    啊?这是为什么?
 
    见白小荷瞪着眼睛疑惑地看向自己,原本还装作若无其事的喻天韧也有了些尴尬,抹了抹鼻子说道,“唔,主要是怕你……”
 
    编不下去了,所幸直直看着白小荷,眼中一副“你懂的”神情。
 
    白小荷一对上喻天韧的神色,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脸上慢慢晕开浅粉,小小的模样,含羞带怯的,看的喻天韧心里痒痒的。
 
    知道会分在三班这个好消息之后,白小荷的心情顿时阴转晴,物理课上看着秦逸讲课也比较客观了。
 
    平心而论,秦逸真的是个条件很不错的男人,学历那些不说,就只看他的外表和表露在外的斯文劲儿,都特别能吸引人,看他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儒雅文秀的模样,很多班上的女生已经眼冒桃心了。
 
    估计过不了几天,他的名字就会出现在很多女生的日记本中,成为了一个不能和人分享的小秘密了吧。
 
    不过,这些女生绝对不包括自己。
 
    她恨不得离秦逸远远的,永远不要再见到都没有关系。
 
    可偏偏的,她怕什么就来什么。
 
    下课之后秦逸走到她桌边,看着她微微一笑,“小表妹,放学后来找我,你家里给你捎的东西的。”说完就走了,连给白小荷拒绝的时间都没有留下。
 
    看着秦逸一走出教室门,立马就有女生围到白小荷面前,叽叽喳喳地叫嚷,“小荷小荷,原来秦老师是你表哥呀,好帅哦~你给我他的手机号行吗?午饭我请了……”
 
    这群女生一叽喳,封肃顿时不耐烦了,“走走走,吵死个人了。”
 
    这些话语,白小荷一句话也没有听进耳朵。
 
    她怔怔地看着秦逸离开的方向,握在手中的笔掉在桌面上,顺着力骨碌滚到了地下。
 

    今天终于木有失信,嘿嘿
    宝贝儿晚安了啊,有空帮我点点新文。
    PS:以阿浮为代表的小没良心的,每天上来登个录,看下我啊
    用户点击数直线下滑,静笃的碗空了一半~
    哀嚎~
    咬你们~哼~
    083  明知故犯
 
 
 
 
    忐忑了一整天,白小荷第一次祈祷时间能慢一点再慢一点,但是这又怎么能是她左右的呢?
 
    眼看就快要下最后一节课,白小荷听课越发没有心思,她视线看向窗外的风景,整个人恍惚得不像样子。
 
    封肃坐在一边,早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递了张纸条,“你怎么了?”
 
    被封肃的胳膊撞了撞,白小荷回过神,空洞洞的眼神瞟了他一眼,淡笑了下,没有做声。
 
    这么禁忌的事情,她连杨乐儿都从没吐露过,怎么会和外人分享呢?
 
    她的思绪忽悠悠飘远了,眼中一片迷茫。
 
    这副模样落在封肃眼中,让他感觉特别不真实,也很担心。
 
    下了课,白小荷磨磨蹭蹭走到办公室,敲了敲门。
 
    里面只有秦逸一个人,别的老师都下班回家了。房间里面没有开灯,但是夏天的日光充斥着房间,里面并不暗淡。
 
    阳光斜斜落在秦逸的书桌上,只一小块,另一半的他隐在黑暗中,逆着光,白小荷要很费力才能看清楚他脸上的浅笑。
 
    他居然是笑着的。
 
    对,他一直都是笑着的。
 
    白小荷心中懊恼,胆怯地走到秦逸桌前,“我过来拿东西。”
 
    “行,走吧。”秦逸起身,笑着拍了拍白小荷的肩膀,“东西在我宿舍,跟我来。”
 
    出了市一中的校门,右转就是教师宿舍,秦逸到了市一中之后也分了一个小套间,虽然只有一室一厅,但是对一个单身男子来说够用了。
 
    他迈步在前面走着,白小荷慢腾腾跟在后面。
 
    平日里觉得短短的林荫道,此刻却觉得那么的长,还留恋着天空的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白小荷跟在秦逸的后面,影子也融到了一起。
 
    秦逸的房间干净整洁,白小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秦逸应该有特意打扫过卫生的。
 
    “嘭”,关门的声音吓了白小荷一跳,让她的心脏蓦然一紧。
 
    几乎是同时,一双强硬霸道的手将她小小的身子搂入怀中。
 
    “小荷,你不知道我想这样多久了。”秦逸下巴靠在她的头顶,轻声呢喃,“我真的很想这么轻松地抱着你,不用顾忌别人的目光。谁也不能打扰我们两,只有你和我……”
 
    “可……可这样是不对的。”白小荷急急想要挣脱秦逸的怀抱,却被他抱得愈发的紧,她语气急促地说道,“表哥,你是我的哥哥呀,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表哥表妹这样禁忌的关系,怎么会弄成现在这副模样?
 
    “有个词就叫‘明知故犯’,表妹没学过吗?”
 
    学过,学过也不能学以致用啊!
 
    白小荷被翻了个身,面朝着秦逸,她胸前的 抵着秦逸的身子,被挤压得不成形状。而秦逸的一只手却在不知不觉中 上了她的腰间,找到校服裙子的那条拉链之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将裙子除去。
 
    “啊!”
 
    白小荷惊叫一声,想要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裙子,却被秦逸阻止。
 
    他将白小荷娇小的身体推在门板上,身体紧紧地覆盖上去,他修长的手指隔着小内内摩挲着让白小荷湿润的源头,让白小荷感觉一阵阵难耐的情潮快要将她淹没。
 
    或许,他还要感谢白小荷努力发奋考上了市一中呢。
 
    这样他们两个才能无所顾忌地在一起,不是吗?
 
    秦逸的唇边扬起一抹淡笑,他微微蹲下,将白小荷的一条腿抬起,除去她秘密花园的最后一层遮挡,当薄薄的布料掉落在地上的时候,秦逸的唇也吻上了白小荷 的 。
 
    唔……看来他的小表妹真的很不错。
 
    犹若最鲜嫩的水 ,颜色 ,  ,入口甘甜。
 


 
    嘿嘿嘿,今天起得晚了点儿~
    更新送上得慢了,宝贝儿们鞭笞我吧~
   084  正常了点儿
 
 
 
 
    他灵活的舌头翻开那两瓣粉红,找到那颗羞涩躲起来的小珍珠。
 
      着,那蜜谷里流出来的水儿越来越多,都打湿了他的下巴,秦逸一张口 整个花口,轻轻用力一吸,舌头搜刮掉了大半的水迹,咽入喉中。
 
    白小荷身体绵软地靠在门上,一条白嫩的腿搭在秦逸的肩膀上,另一只腿努力地支撑自己自己的身体,好让自己不要滑落下去。
 
    她的秘密花园就那么敞开着,被秦逸的舌头一逗弄便泛起春潮,几乎让她羞愤欲死。
 
    刚刚还那么严词拒绝,现在……
 
    “秦逸,你不要这样!”白小荷细声细气地拒绝。
 
    她就这么站着,看着秦逸半跪在地上戏弄着自己,他的脑袋埋在她的 之间,肆意 着她的蜜穴,她就像一只被大灰狼抓住的兔子,只能无助地呜咽着。
 
    想到秦逸和自己的身份,她真的有点儿接受不了。
 
    不过在房间里,只有两个人,总比在大庭广众之下要好,这算是白小荷唯一的庆幸了。
 
    总算是正常了点儿啊。
 
    “不,不要在这里……”感觉情潮涌动,白小荷早已无力抵抗,她浑身发软,小腿处酸酸麻麻地疼,只想找一个舒服的地方躺下了就好。
 
    这话听在秦逸的耳中不异于邀请,他站起身一把搂住白小荷发软的 ,带着她走进房间,将她轻轻放在 的大床上。
 
    她的蜜穴已然准备好迎接他,那么他也不再等待,直接将 涨疼的 深深 白小荷的体内。
 
    白小荷那幽深紧致的蜜穴翛然被填满,那种饱满的充实感,让她低低呜咽一声,她头发散乱着,将她脸上的神情遮掩不见。
 
    每一次都这样。
 
    总是在想要拒绝的时候,又沉沦在这样极致的欢愉中,难道她和秦逸就真的是宿命的纠缠?
 
    秦逸迅猛的冲击让她身体不停地晃动,她的身体就如同小河流中的一叶扁舟,随着流水而飘动,飘飘忽忽不能自已。
 
    一次又一次,秦逸深而有力的 让白小荷渐渐循着本能,低低吟叫起来。
 
    细碎的声音从她的唇边溢出,无疑是对秦逸最好的鼓励,他双手攀上白小荷胸前的绵软,轻轻 ,指尖夹住那颗 的小红果,轻挑慢捻的,将白小荷身上每一个细胞的热情都激发出来。
 
    迷醉而晕眩,白小荷就是这样的感觉。她只能无力地承受着秦逸带给她的欢愉,努力而克制地 住下唇,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那么明显,散乱的发落在她的脸颊上,被她脸上滑落的泪珠打湿成了一缕。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秦逸终于低吼一声,在最欲仙欲死的那一刻,他 在那温热紧致的蜜穴中的巨大, 的精华都撒在白小荷白洁的小腹上。
 
    白小荷微微扭头诧异透过发丝的缝隙看向秦逸,目光中充满了不解。
 
    他平时不是最喜欢射在自己里面的吗?秦逸曾经对她说过,她的蜜穴最深处像是生有一颗小小的 ,每次他到了最巅峰的时候,那颗小 就会刺进他的 顶端,那种感觉让他欲罢不能,也是他为之着迷的一点。
 
    可现在……
 
    白小荷突然疑惑了。
 
    “不想你每次都吃药,我才知道,吃药不好。”秦逸笑了笑,扯过床头柜上放着的卫生纸给白小荷擦去 过后的痕迹,口中有些歉意,“对不起,以前我……”
 
    他竟然是有些说不出话。
 
    白小荷撑起身子坐起来,皱眉打量着有些淡淡愁绪的秦逸,似乎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085  不要早恋
 
 
 
 
    “你这是怎么了?”白小荷诧异地问,“没发烧吧?”
 
    如果不是发烧怎么会突然这么好心呢?但是吧,说发烧还真有点不像,看是像 !
 
    还是闷骚的骚!
 
    这人,突然一下改变这么大,还真的有点不习惯呐。
 
    白小荷犹疑地瞟了秦逸一眼,眼中的不信任赤|裸|裸地被秦逸看在眼中,顿时让他有些挫败。
 
    不过让他有些些安慰的是,白小荷居然也不是那么痛恨自己,不然,为什么眼神中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犹豫呢?
 
    这个发现让他心情没有那么抑郁了。
 
    秦逸亲昵地拉过白小荷的手放在自己额头上,“你摸摸,烫吗?”
 
    “放开!”
 
    白小荷被火烧到般甩掉秦逸的手,小兔子一样朝床头爬去,直到远远离开了秦逸一伸手就能抓到她的范围,才小声地反抗,“你别又想使坏……”
 
    秦逸露出一副伤心的神情,“你就这么恨我吗?我,哎,我也是情不自禁。”说着,眼中还挤出几滴泪来,这是硬的眼看行不通,就走曲线救国路线了。
 
    白小荷这个人,耳根子软,心更软,没有原则就是她的原则。
 
    一看到秦逸这副“痛改前非”的模样,心中有点纠结,这单纯的丫头居然压根不记得刚才她还被某人压在身下欺负呢。
 
    不过再怎么纠结,这根深蒂固的惧怕还是让白小荷很警惕。
 
    “那……你好好休息。”她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就想走,她不想和秦逸多呆一分钟。
 
    “吃过饭吧?”秦逸拦在白小荷身前,他恳求地看着白小荷躲闪的眼睛,神态卑微。
 
    秦逸的身形高大,靠近白小荷的时候让她特别有种窒息感,仿佛身周的空气都被渲染了这个男人的气味,让她呼吸都觉得费力。,
 
    白小荷后退一步,脸红着拒绝,“我不吃了,还得去上晚自习的。”
 
    她低着头站着,想走,又害怕这一次再拂了秦逸的面子而得到更严厉的“惩罚”,所以紧张兮兮地站着,生怕秦逸说个不字。
 
    “行,你去吧。”秦逸轻笑一声,打开了门。
 
    他将一个小小的包裹放在白小荷的手中,“这是你爸妈捎给你的衣服,说是怕秋凉你没长袖穿。”
 
    白小荷谨慎地打开袋子看了下,里面的确是她以前长穿的几件衣服,放下心来。想想这周也没能回去,只怕爸爸妈妈都很想她了吧,想到父母白小荷心中一阵 ,连带着对秦逸的脸色也好了一点儿。
 
    “那我走了。”白小荷还摆了摆手手。
 
    就是这副乖乖的模样让人疼得心慌,秦逸不自觉又想吓吓她,“那个,其实你们高一的物理,我教了三个班。”
 
    白小荷果然被吓到,如秦逸想象中的样子,她一手捂住那张  的嘴,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不会吧?”
 
    “还有,你要是敢早恋,我会告诉你爸妈的。”秦逸靠在门框上,看着白小荷笑得温文尔雅,“你知道的,我说的话,你爸妈都特别相信,不是吗?”
 
    是谁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或许秦逸就是一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货。
 
    装一时容易,装一世,难呐!
 
    宝贝儿们,爱你们~
    静笃很感动,真的~
    就因为静笃一个小小的牢骚,大家就这么支持静笃,真的很感谢~
    妹的,顶贴之恩无以为报,静笃只能以身相许了,我拼了,我决定下周开始,四更一个星期~
    啊啊啊啊啊~
 
    086  讨价还价
 
 
 
 
    想想,好像自己还是没能逃离秦逸的魔掌啊。
 
    白小荷很失落,嘟着嘴看秦逸,“我什么时候早恋了,我……我被你害得比较多吧?”
 
    “哪里害你了?”秦逸隔着衣服捏捏白小荷胸前的绵软,“你这儿可是有我一份功劳吧?这比喝什么木瓜牛奶的效果要好得多。”
 
    白小荷站着任由秦逸的手在她身上捏动,一双黑亮的眼睛怯怯地看着秦逸,“我要是早恋,你真的会说吗?”
 
    和喻天韧在一起算不算早恋呢?
 
    她像个瓷娃娃般,姣好嫩白的肌肤如玉,盈盈楚楚的目光将秦逸那么一望,让他心里悸动。面上,他拍拍白小荷的小脑袋,不无警告地说道,“最好先以学习为主……”
 
    这语气还有点语重心长,不熟悉情况的只怕真要以为这是大哥哥对小妹妹的嘱托呢。
 
    白小荷这次可不好糊弄,她冲着秦逸没好气说道,“那你这算什么,难道你……你欺负我,我还能学习好了?”
 
    “这……”秦逸一咽,没想礸ao贡灰幌蛭奈木簿驳陌仔『筛炅烁隹兆樱偈庇行┯锶
 
    白小荷看到自己成功把秦逸说得语塞,内心的那个小自信可是飞速地 啊,她扬起脖子,有些小得意地反问,“所以,你说以后办?”
 
    秦逸微微皱眉,自己要是索需无度真的会害了白小荷,这个他不是不知道,但是却总是身不由己,看到她就想拥她入怀……打住!现在不能这么想!
 
    “那,一个星期三次?”他商量着诱拐白小荷。
 
    白小荷几乎要跳起来,“三次?不行!”这么的斩钉截铁,好似真的胆子肥了不少。
 
    “两次吧?”秦逸似乎真都有些退缩。
 
    唔……白小荷怀疑地瞟了瞟秦逸,怎么感觉秦逸今天似乎特别好说话呢?也许自己再强硬点,他还真的能再“降降价”咧。
 
    此刻白小荷就像个斤斤计较的市侩小市民,她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在秦逸面前晃了一晃,“一次,不能再多了……”
 
    秦逸把她眸中的狡黠收入眼底,笑着看她,“你怎么不说半次?”
 
    半次?还能半次?白小荷还真的偏着头开始仔细思考这个可能性。
 
    “半次的话,刚 去了就没了哦……”秦逸低低在白小荷耳边说,“求求你了,一次就好。”
 
    热热的气息让白小荷缩了下脖子,她小巧的耳垂染上淡粉,气恼地说道,“行了行了,一次就一次。不过,你不能太干涉我哦~”这可是gao换条件,必须说的。
 
    说完就想跑,蹭蹭跑了两步,这小家伙又回头看了秦逸一眼,见他还是倚在门框上 笑意看她,不由得心里恼怒,脑子一热就又跑回秦逸身边,很大力地朝秦逸的脚踩了下去。
 
    这一踩可真的用了力气的,疼得秦逸几乎脸上的斯文表象几乎破裂。没想到平日娇娇柔柔的白小荷,也能有这么火爆的一面。
 
    果然兔子急了,也得咬人。
 
    “没膈着脚吧?”秦逸笑着问。
 
    这到底是真关心还是在嘲笑她呀?!
 
    “没,没……”白小荷嘟囔一句,拎着袋子飞快下楼,做了坏事有点心虚的白小荷动作极为的迅速,完全忽略到身后秦逸眼中的宠溺。
 
    等她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秦逸才幽幽叹了口气。
 
    小时候,给她买一颗棒棒糖,一个布娃娃,她就能缠着自己一整天,圆圆亮亮的眼睛认真的看着自己,非要自己答应以后娶她做新娘才肯罢休。
 
    那现在呢?
 
    答案,无解。
 

    宝贝儿们,太爱你们了~
    么么么么么么么哒~有你们在,静笃会更加努力滴~
  087  再遇熟人
 
 
 
 
    回到寝室白小荷把衣服都整整齐齐码在柜子里,看着这些长袖衣服,脑中响起最后跟秦逸的协商,她又懊恼得要死。
 
    她现在算是允许秦逸对她做那样的事了吗?
 
    天呐,她怎么会没脑子到跟他做那样的约定呢?
 
    唔……不过还好的是,每星期才一次,到时候她找个借口去秦逸的宿舍就好了,怎么说都比一直害怕被人发现的好吧?
 
    想到这儿,白小荷又没心没肺地开心起来。
 
    所以说这人,有时候抓不住重点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第二天学校就根据考试成绩分了班,白小荷果然没有悬念地进了三班,但是让她头疼的是……那家伙怎么也在啊!
 
    “白小荷,好巧啊。”封肃笑嘻嘻地跟白小荷挥了挥手,不无得意。
 
    巧?还真是巧。
 
    年纪倒数第二名的成绩混到三班,这需要巧得多么没天理才能做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