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小荷欲绽_小荷欲绽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小荷欲绽

小荷欲绽-第7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儿的肌肤比身上还要幼嫩,怎么能承受这么粗鲁的对待呢?
 
    “封肃,你停住!”
 
    白小荷惊慌地连连退后,双只腿胡乱地踹打,却也无济于事。
 
    封肃跟着了魔一般,他身体循着本能动作,根本看不到白小荷的表情,听不见白小荷的声音。
 
    白小荷的胡乱踢打让他觉得妨碍,他干脆双手一齐握住白小荷两边的脚踝,将她的两只腿大大分开。
 
    这一下,白小荷身下的粉色秘密花园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底。
 
    那颤抖的花|瓣,还有晶莹的露珠,仿若仙境。
 
    封肃被蛊惑地朝那儿看去,在白小荷震惊的目光中,张口 了顶端那俏生生水灵灵的粉色 。
 
    他的舌尖灵活地伸进白小荷身下的蜜|穴中,轻轻翻|搅,一阵舒爽的感觉让白小荷紧紧闭起双眼,身子也不受控制地软下来,蜜|穴中更是流出了一缕透明的蜜|水。
  067 真枪实弹?
 
 
 
 
    “嗯~”白小荷轻吟出声,“你怎么能这样,你不能…啊…”
 
    这拒绝毫无力道,反倒更挠得人心痒痒。
 
    她的声音像是在蜜糖中浸泡过,变得娇 媚的,倒像是在邀约。
 
    欲说还休,欲迎还拒。
 
    封肃的骄傲让他从没对女人做过这样的事,他看不上眼的 了躺在床上他都嫌弃弄脏了床单,何况是让他去 女人的 呢。
 
    他有的只是床伴,少有爱情。
 
    但这一次他就跟被下了咒一样,看到那片粉色的花园谷地就想采撷上面晶莹的露珠,品尝一下味道是不是甘甜。
 
    少女的 被封肃的口舌侵占,那温热的舌头如同羽毛一样戏弄着那颗透亮的珍珠。
 
    热热的,烫烫的。
 
    一旦轻轻刷过,白小荷便感觉一阵淡淡的粉潮将她包围,无法言喻的感觉让她紧紧攥住身下的床单,不能自持。
 
    她的发散落在床上,如倾泻一地的月光。
 
    在橙色灯光的照射下,她美丽的 像是蒙上了一层薄纱。
 
    暗红色的睡衣被推到腰间,上下皆无遮拦,衬得她肌肤莹白如雪,那雪峰上的两颗鲜嫩的红樱桃和睡衣几乎一个色,白小荷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杯香浓的冰淇淋,上面放着两颗诱人的果实,只等着有人将她轻轻捧起,闭眼品尝。
 
    “舒服吗?”
 
    封肃看着眼色迷离,双颊艳红的白小荷,轻声问。
 
    他只在爱情动作片里看到这样的情节,每次看到女人在男人的逗弄下欲仙欲死的模样,他便在心里好奇,然而却没有一个女人让他有过如此的冲动。
 
    只有她,这个文文静静,动不动就害羞脸红的女人,拨动了他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让他莫名激动。
 
    他 轻 着白小荷的秘密花园,等那多 的花吐出香甜的 时,便狂野地 。
 
    白小荷微微张开 的嘴唇喘气,封肃的每一次 都会让她感觉五脏六腑火烧一般的难受,特别当他的唇他的舌碰到那粉色珍珠的时候,她更是抑制不住地发出如猫叫一般的细小呼声。
 
    “别,别动!”感觉封肃想要把手指伸进去,白小荷顿时挣扎起来。
 
    “怎么了?”封肃感觉到白小荷的抗拒,欺身而上,双眸带着些戏谑看着白小荷,“你刚刚不还欲仙欲死的么?”
 
    白小荷咬着唇把头侧过去,不理会封肃的调笑。
 
    她可是有原则的,除了秦逸那个禽兽她没办法抗拒之外,别人都不要想把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 去。
 
    面对白小荷的倔强,封肃这个素来暴躁的性子,居然也沉住气了,他笑着在白小荷额头上轻轻一吻,颇为不正经地说道,“我看你是想要真枪实弹吧,行,爷这就给你!”
 
068 上门抢人
 
 
 
 
    “不行!”
 
    白小荷止住了封肃伸向她腰腹处的手。
 
    咿?拒绝了?
 
    封肃努力让自己装出一副纯善的样子,可怜兮兮地看着白小荷,“小荷,你总不能自己爽了,就不让我爽吧,刚刚你可是……”
 
    “别说了!”白小荷立马捂住了耳朵,有些呐呐无语。
 
    “你要是想让我妈妈听到,你就大声喊,不然还是乖乖的吧……”
 
    封肃大笑着,手伸向裤腰带,准备一解开就放出他那早就按捺不住的炙热,好好宠爱他抢回来的小姑娘了。
 
    他突然有点感谢何燕那个女疯子,要不是她,他还没有这么一个极好的契机接近白小荷呢,只不过何燕欺负了他的女人,他必须得让人收拾一下,不然下次谁都能欺到他头上来,他还怎么混。
 
    就在封肃翻身而上,将白小荷娇小的身子压在身下的时候……
 
    一阵剧烈的敲门声,不适时宜地响起了。
 
    “妈,叫你别吵了!”封肃不耐烦地朝门口嚷嚷,没想到敲门声更加激烈。
 
    一阵一阵,敲得人心烦气躁。
 
    白小荷惊讶地朝门口看去,这阵敲门声可真及时啊。
 
    “烦死了!”封肃低低骂了句,拳头在床上狠狠一砸,走过去开门。
 
    白小荷趁着这机会赶紧把自己给收拾利索了,要是让封肃的妈妈看到这一幕,她不知道会怎么想自己呢。就算是以后再不见面,她也不愿意给一个陌生人留下这样不好的印象。
 
    “嘭”一声,门被狠狠推开,一个修长的身影踏入房中,冷眸一扫,看到床上坐着的白小荷顿时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饶是封肃这种“见惯风浪”的人,都呆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喻天韧?”
 
    喻天韧怎么会跑他家来呀,这,这不科学啊!
 
    别说他,白小荷也没想到,解救她的居然是一连好几天她都躲着的喻天韧。
 
    然而浑身散发着寒气的喻天韧却并没有理会封肃,他径直朝呆呆愣住的白小荷走去,看她身上穿的衣服还算齐整,总算没有当场发飙。
 
    不过看他眼中的神色,白小荷就知道这一关不那么好过。
 
    “去拿一件衣服过来!”喻天韧冷冷看了白小荷一眼之后,对封肃说道。
 
    语气不容拒绝。
 
    “什么?我?”封肃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几乎要跳脚,“你在吩咐我吗?我抽不死……”
 
    “要不要试试看?你不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吧?!”喻天韧冰冷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他看着封肃缓缓说道,“去,拿一件你的长袖衣服和裤子,动作快点!”
 
    “吗的,来我家撒野了你,你……劳资就去拿!”
 
    嘀嘀咕咕的,封肃还是认命去找衣服了。喻天韧比他隐藏地深,其实他才是个疯子!上次跟他打了一架,害他在床上躺了半个月,这次他可不想重蹈覆辙了。
 
    妹的,这世道,挖墙脚也是个技术活啊。
 
    不过封肃这人记吃不记打,在喻天韧领着白小荷出门之时,他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怒火,爆发了。
 
    “白小荷,今天爷亲得你爽不?要是你喜欢,下次还给你怎么样?”
 
    “哎呀,喻天韧,你不会以为我亲的是上面的小嘴儿吧,哈哈哈……不过下面那张小嘴也是粉色的,可漂亮了,你见过了没?要是没见过,那我可不好意思了……”
 
    “我……”
 
    “啪”,封肃还想再说,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却朝他挥去,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巴掌印。
 
    从来没有打过人的白小荷,人生中的第一个巴掌送给了封肃。
 
    白小荷 着下唇,眼睛泛红,如雨丝坠落的眼泪滑过她苍白的脸颊,让她显得特别可怜。
 
    “封肃,你混蛋!”
 
    她挣脱了喻天韧牵着她的手,哭着朝楼下跑去。
  069 沙发上的拥抱
 
 
 
 
    “小荷!”喻天韧匆匆跑下楼,赶上白小荷的脚步,将她一把拉住。
 
    一股大力让盲目乱跑的白小荷停止,她无助地站在原地,背对着喻天韧不肯转身。
 
    “走,跟我走。”喻天韧撑开伞,重新牵起白小荷冰凉的小手。
 
    他脚步坚定地走着,她沉默不语地跟着。
 
    雨天,黑色大伞下。俊秀高挑的男孩子,穿着明显不属于自己衣服的狼狈女孩,惹得路人纷纷回头诧异相望。
 
    感觉到别人的目光,白小荷忐忑地偷偷看了喻天韧一眼,看到他一脸平静,顿时心里也感觉好受了点,不再呢么地茫然。
 
    走到街边,等了很久才招到一辆空的士。
 
    坐在车上,喻天韧牵着白小荷的手并没有松开,还是紧紧握着。
 
    直到车子停在一个法式园林风格的小区门口,白小荷才微微皱了眉,不过她还是没有发表什么言论,只是慢慢地跟着喻天韧走,任由他领着她。
 
    “这是我在学校旁边的房子,平时也就我周末住下。”到了屋子里喻天韧开口和白小荷解释,“没有别人,你不用担心。”
 
    “恩。”
 
    “先去洗个澡吧,淋湿了,怕感冒。”
 
    喻天韧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套自己的短袖睡衣递给白小荷,“浴室里面有浴巾,用我的就行。”
 
    “恩。”白小荷接过衣服,走到卫生间门口,转身看着喻天韧怯怯说道,“你……不洗吗?”
 
    “你先洗吧,我等会儿再洗。”喻天韧看着白小荷淡淡说道。
 
    “好。”
 
    打开花洒,温暖的水将白小荷湿透的身子彻底淋湿。她闭着眼睛仰头,温柔的水从她的脸上滑落身下,流入下水道。
 
    她冰冷的身子渐渐回暖,但是一想到喻天韧那沉默的神情,她便又患得患失起来。
 
    或许,他不再认为自己是个好女孩了吧。
 
    刚才……她竟然还开口邀约,白小荷接了一捧水拍在脸上,又是忐忑又懊恼沮丧。
 
    思绪纷乱中终于洗好出来,一抬头就看到喻天韧端坐在客厅的落地窗旁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她。
 
    “洗好了?”
 
    就在白小荷以为喻天韧不会开口的时候,他淡淡问了句。
 
    “恩。”
 
    “过来坐一下,喝杯热茶。”喻天韧打开了电视,屋里瞬时热闹起来。
 
    白小荷依言坐在沙发上,一双翦水秋瞳怯生生地看着喻天韧,似乎想要说话,却又害怕说了会让他不开心。
 
    “别想多了,我先去洗澡。”喻天韧见状勾了勾唇角,朝浴室走去。
 
    为了追白小荷他连伞都来不及撑,一身也淋湿了,衣服沾在身上极为不舒服。
 
    等喻天韧洗完澡出来,他才发现白小荷蜷在沙发上睡着了。她睡得极为不安稳,秀气的眉头紧紧蹙着,双手环在胸前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他怜惜地将白小荷额前的碎发拨到一边,大掌一捞,将她娇小的身子抱入怀中。白小荷无意识地呢喃一声,似乎感觉到喻天韧怀抱的温暖,在他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愈发睡得安稳。
 070 只是太爱了
 
 
 
 
    白小荷是在喻天韧的怀中醒来的。
 
    她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肩膀上环着一只胳膊,而自己依偎在喻天韧的胸前,一只腿还压在他的腿上,像一只树袋熊一般。
 
    喻天韧也睡着了。
 
    床头柜上的小碎花田园风台灯发出温暖的光,在他的脸上打出一片阴影,让他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深邃。
 
    这真是一个好看的男孩子。
 
    清俊,帅气。
 
    白小荷目光在他的脸上流连,终于伸出手指轻轻描摹他的轮廓。
 
    “你醒了?”平时冷清的嗓音,在刚睡醒的时候,居然有种特别的沙哑磁性。
 
    白小荷的动作惊动了睡着的喻天韧,他睁开清淡的眸子,看着闯祸的小手还尴尬停在半空的白小荷,眼中浮现一抹笑意。
 
    “唔……对啊。”白小荷红着脸低下了头。
 
    看着自己还在喻天韧怀里窝着,动作暧昧,不由得想要挣脱开,却没想当她刚一动作,喻天韧就预判性收紧双臂,将她紧紧圈在怀中,让她动弹不得。
 
    “哪儿也别去,就这么呆着。”
 
    “恩。”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白小荷低低应了声。
 
    就这么相互依偎在一起,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却让白小荷有些忐忑。
 
    她抬眸看了一眼喻天韧,细声问道,“封肃的话,你……”
 
    “我信你。”喻天韧淡淡打断她的话,“我也不在意。”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在意吗?白小荷心头有种莫名的失落,她低垂下头玩着自己的指尖,表情落寞。
 
    喻天韧看她这副小委屈的模样,轻笑一声,“你想什么呢。”
 
    他弹弹白小荷圆润小巧的鼻尖,叹道,“哎,要拿你怎么办才好,困着你,怕你愈加想要挣脱束缚,可是一点都不看着你,你到是自己乱想了……”
 
    爱着的时候,希望眼前这个人是全部的完整的属于自己。可是真的深爱了,他这样冷然的性子居然也开始患得患失,怕握紧了,爱会从指缝中溜走,怕太松了,从掌心振翅逃离。
 
    白小荷小小脑袋在喻天韧的怀中蹭了蹭,满心欢喜。
 
    她也是喜欢眼前这个男孩子的吧。
 
    一旦动了情,难免情动。
 
    感觉腿侧被一根灼热的坚硬顶住,白小荷脸上浮起红晕,她水波荡漾的眸子羞涩地看着喻天韧, 的小手轻 上他身下的 。
 
    喻天韧凤眼微眯,他的欲望早就想要冲破囚笼,进入在幽深的紧致中驰骋,此刻感受到白小荷的主动,他顿时难耐地翻身而上,将白小荷玲珑的 压在身下,与她共欢。
 
    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剥落,丢在床边,喻天韧的喘息也越发粗重起来。
 
    他凝视着白小荷泛红的脸颊,在她耳边低低说,“他可以,我也可以。”
 
    白小荷还不懂这话的意思,喻天韧的吻便从她的锁骨一路蜿蜒向下,到了那处粉色的秘密花园,直到喻天韧鼻尖蹭了一下那颗调皮的 ,让她浑身轻轻一颤,白小荷才终于懂了。
  071 我也可以
 
 
 
 
    喻天韧的 和封肃的完全不同。
 
    他温柔而细致,把她当成珍宝一般好好疼爱。他的吻轻若羽毛,却暖似朝阳。
 
    白小荷微微抬起头,看着埋在双 的喻天韧,只见灯光下的他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打出一片淡淡阴影,白小荷这才发现他的睫毛也是那么的长。
 
    这样细细密密的 几欲将她沉醉。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她突然想起这句诗,突然捂着嘴“噗嗤”笑出声来。
 
    喻天韧见她一个人捂嘴在哪儿笑,有些偷偷摸摸的窃喜,抬起头含笑看着她,“笑什么呢?”
 
    “我想起了一句诗。”白小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语态娇憨地说道,“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这娇娇糯糯的声音听在喻天韧的耳中,让他哑然失笑。
 
    抬头看白小荷半靠在床头,笑得双眼弯成一弯月。她脸色红润,雪肤里透着健康的粉色,在暖暖的灯光中笑靥如花,不再是他找到她的时候那一副惊慌委屈的模样,和雨中那个仓皇无助的她判若两人。
 
    这样的白小荷,才能让他放心。
 
    “那还有悯农。”喻天韧一本正经念出悯农的诗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这有什么玄机,难道是那个日字?白小荷跟答对题目一样举了手,开心地说,“是不是锄禾日当午?”
 
    “哪有?”喻天韧嘴上不得空,手却没停,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在溪谷的小珍珠上画着圈,一边笑着跟白小荷解释,“锄禾的老婆可不止当午一个,还有‘汗滴’和‘下土’,‘盘中餐’和‘粒粒’那也是小老婆中的两个。”
 
    白小荷默默念了一边悯农,顿时悟出了里面的意思,笑着捶了喻天韧一下,“就你不正经。”
 
    这倒是会反打一杷了,也不看看是谁先不正经的。
 
    喻天韧宠溺地看着她,一手掌握住她胸前的绵软, 轻捏,只逗弄得白小荷 连连。
 
    在喻天韧的 下,白小荷的身体慢慢融化成一池碧水,随着喻天韧的动作而荡漾出圈圈的涟漪。喻天韧的舌头在她私密的领地里温柔地 ,不时来到那颗粉色珍珠上轻轻 ,让白小荷流出更多的 ,甚至他还将舌头 白小荷那温热紧致的蜜穴中,新奇的触感让白小荷不自觉缩紧花口,神态迷醉。 
 
    她挺立身子,将那片美好的景致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喻天韧的面前。内心渴求更多,更多,她双手 喻天韧的发中,无意识地将他的头拉向自己,希望他能更加深入自己,充实她的空洞。
 
    “嗯…喻天韧……”她难耐地扭动着身子,身体里似乎被点燃了一把火,急需有谁来帮她浇灭。
 
    她 的 中吐出喻天韧的名字,让喻天韧身下的炙热更加冲动。 
 
    “让我看看你的花径有没有准备好……”他拨开白小荷身下的两片粉色 ,看到 已然充沛,便解开身上的束缚,一个前挺,深深 那紧致温热的蜜穴中。
 
    “啊……”感觉自己被充满,白小荷脸色酡红地轻吟出声。这样的感觉太美好,好像缺失了很久的东西,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让她成为了一个圆满。 
 
    然而,那 的炙热似乎还不满足于此,在她的身体里越来越涨大,刺激得她花径淌出潺潺蜜水,好接纳那巨大。
 072 翻身做主人
 
 
 
 
    雪白的 ,墨色的青丝,白小荷如一朵白莲在墨色荷叶中缓缓绽放。
 
    她的额上冒出一层薄汗,额前的发丝 地散在脸侧,遮住了她一侧的眼睛,却挡不住那眼眸中朦胧情意。那幽幽花径被火热的巨大不断充斥填满,又忽而远离,她的思绪跟随着轻舞飞动,像是振翅的鸟儿,一飞就能触碰到蔚蓝的天际。
 
    喻天韧的 深深浅浅地在她体内进出,每一次撞击都让她低低呼出声,他看起来那么冷冷清清,可他身体里蕴含的巨大张力却让她为止惊叹。
 
    “舒服吗?”喻天韧低低问了句。
 
    白小荷脸色赤红地点点头,“舒服……”
 
    声如蚊虫,叫她说出口已经是不容易了。
 
    “小荷,你夹得我好紧,你的水儿好多,你看,都流出来了。”喻天韧的手指在两人 处轻轻一抹,果然手指上面沾满了透明的 ,白小荷羞涩地转过头去,不想去看他眼中戏谑的笑意。
 
    然而喻天韧却不让她逃避羞涩,他的拇指在白小荷溪谷中那颗细嫩水灵的 上缓缓 ,激得白小荷 阵阵。
 
    她 的 蓦地一阵收缩,将喻天韧的分身包裹得更加紧致,也让他低吼出声。
 
    看着喻天韧皱眉的样子,白小荷吃吃发笑,“叫你老是欺负我,反倒被我欺负了吧。”
 
    “你的欺负是 我的话,那就多欺负我几次吧,我喜欢。”喻天韧低头 白小荷小巧圆润的耳垂,一手 上她胸前的 。她的丰满整个被抓入他的大掌中,被他肆意玩弄,变化成各种模样。
 
    “你……你才欺负我够多!”不仅口中 让她浑身发软的小耳垂,他的手也不老实,让她流出的水儿都打湿了床单,小屁屁上更是湿湿的。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身下的冲击一次比一次大力呢,这样迅猛的冲击几乎要顶到她的最深处,她都担心要撞坏了。
 
    “看你也是很喜欢啊,不然让你翻身做主人好了。”喻天韧勾唇一笑。
 
    白小荷果然上当,睁着水汪汪地大眼睛有点好奇地问道,“怎么翻身做主人呢?我又没有你那……你那东西。”
 
    她又不是男人,有可以欺负她的作战武器,怎么想,她都觉得自己不可能翻身做主人的呀! 
 
    “来,上来。”喻天韧看着她嘟嘴的小模样,笑了。 
 
    喻天韧将白小荷发软的身子拉起,让她 在自己的身上,那让他眷恋不舍的 正对着他怒发的 。他的巨大高 立着,青筋如树根盘蛟,那如若蘑菇头的顶端小口更是沁出了点点 ,只是离开一小会儿,他便迫不及待想要回到那温热的紧致中去。
 
    好不容易等白小荷平衡好,喻天韧便不言不语地就来了一个 ,瞬间就冲入白小荷那幽深紧致的蜜穴中。
 
    “呼……”他长长舒了一口气。
 
    这样紧致的包裹,分身的每一寸都被白小荷的蜜穴紧紧 中,寸寸蚀骨。 
 
    这样女上男下的 ,他的 进入得更深,稍微一动便能触到白小荷身体最深处的秘密。
 
    被喻天韧 了几百下,白小荷早就浑身软绵,提不起力气来。此刻她虽然是做了“主人”,却还是有种“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感觉。坚持了不到一分钟,白小荷便撑着双臂,无力地想要趴在喻天韧身上了。
 
    “给你来点刺激的。”喻天韧淡淡一笑,身下一个深挺,同时握住白小荷腰身的手也松开,让她自由跌落在自己身上。 
 
     “啊啊!”白小荷 无力地朝下跌去, 的 被那巨大的 一刺,这巨大的刺激顿时让她惊叫起来。
 
    巧也不巧,她迷乱中前往一倒,却恰恰将她那胸前挺翘的粉色 儿送到了喻天韧嘴边。
 

073 拔萝卜
 
 
 
 
    既然是送到嘴边的珍馐美馔,那喻天韧自然不会客气。
 
    他舌尖一勾,便将白小荷的挺翘 口中,他轻轻 着那颗诱人的红果,如果忽略了这枚果子的色泽,那么含在口中那形状像极了一颗圆润的莲子,说不尽的清香,让喻天韧享受地闭上了双眼。
 
    白小荷早就被这吓愣住了。
 
    她眼瞅着自己雪白的丰盈被喻天韧含在口中,好像还是自己送货上门的,愈发觉得不好意思。她真的很想把自己的 儿从喻天韧的嘴里拔出来,可是一看喻天韧那闭着眼的迷醉模样,她又心软了。
 
    可是这样被 ,她感觉自己好像在哺乳一样。
 
    “喻天韧,你别吃了。”她细声细气的和喻天韧商量,希望他能自觉放过自己。
 
    喻天韧突地睁开清冷的双眸,吓了白小荷一跳。
 
    他薄磄ao埂∫唤厮摹。且荒ㄦ毯煸谒炖锶粲叭粝郑仔『啥疾恢滥呛焐降资撬纳嗷故亲约旱男∮L摇
 
    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顶端的蓓蕾传到她的身体里面,让她难以自控地淌出许多 。
 
    喻天韧一手握住那莹白的丰满,使之更为凸起,他直视着白小荷的眼睛,伸出舌头在白小荷胸前一舔,让白小荷清楚地看到他是怎么一口口吃掉她的小樱桃的。
 
    白小荷脸色更加的红艳,喻天韧那清冷中带着 的眼神,让她又羞又臊。
 
    她终于在羞恼之下,做了一个不理智的举动。
 
    “啵~”
 
    一声好像拔掉红酒瓶塞儿的声音。
 
    喻天韧愣住了,白小荷更加被自己给惊呆了。她居然真的把自己的 儿从喻天韧口中拔了出来,这,这可不是拔萝卜呀,会疼的。喻天韧 她那 ,是微闭着嘴的,小巧鲜嫩的 儿摩擦过他的牙齿,几乎跟被擦去一层皮一样的疼。
 
    “疼~”白小荷坐在喻天韧的身上,低头朝自己胸前看去,委屈兮兮的检查是不是被蹭掉皮了。
 
    他们两个还结合在一起,身下密不可分,白小荷一动顿时又刺激到了下面,被那火热的坚硬一顶,她更是双重的难耐,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看着白小荷泫然欲泣的模样,喻天韧哭笑不得,他捏了捏白小荷的脸蛋儿,笑道,“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吃它?”眼神在白小荷胸前一扫,“以前不是吃得多么?”
 
    多是多,她……好吧,她也的确是喜欢。
 
    可是,以前她都是闭着眼睛被动享受的,哪里像这一次一样,她俯 子让喻天韧 口中了呢?
 
    那动作,那姿态,就妈咪在喂养自己的儿子一样,她淡定不下来。
 

    晚上继续哦~
    宝贝儿们,发现你们最近留言都不积极~
    所以我决定祭出我的终极法宝,那就是留言逢百加更,继续登场了~
    今天加第一更~
    留言什么的,哈皮起来吧,还有哦,静笃再念叨一句,登录看文啊~
 
     074 突如其来的电话
 
 
 
 
    喻天韧一看白小荷这架势,这真的是羞恼上头了。他也不勉强白小荷,只是把白小荷掉了个个,让她继续躺在下面。
 
    有的女人注定了是躺下面的,天生就不是女王的料子。
 
    而他,你让他一时臣服还好,让他一直在下面,他也得憋死。
 
    男人不用力驰骋,就跟马儿不能肆意撒欢得拖着马车走一样,都是件憋屈事儿。
 
    于是,我们亲爱的喻天韧同学,把白小荷放倒之后不再控制自己的力量和速度,一阵阵迅猛的冲击,深深浅浅,将白小荷冲击得只能被动迎接一波更比一波狂浪的情潮,把刚才那事儿给忘记得一干二净。
 
    她胸前的 浮动,雪白的顶端,两枚诱人的鲜嫩樱桃随着一跳一跳的,那幽深紧致的花径更是将喻天韧紧 住,让他每次冲击都能享受到极致的乐趣。
 
    两人的 处,不断有“噗嗤,噗嗤”的水声响起,白小荷听着这羞人的声音, 住下唇才能让自己不叫出声,只是喉中那难掩饰的欢愉还是低低溢出,每一句轻吟浅唱都是对喻天韧的鼓励,让他 得更加卖力。
 
    体内的温度越来越高,白小荷耐不住想要更多,她雪白细嫩的 环绕上喻天韧精壮的腰际,在他每次冲击来临的时候摆动着自己的 ,好让他更深地进入花径,彼此更多欢愉。 
 
    终于喻天韧一声低吼,粮草全都充公,白小荷这炙热的岩浆一浇顿时也受不住一阵 ,花径里 涌动,和喻天韧的混合在一起,不分你我。
 
    喻天韧从白小荷体内退出来到时候,又是“啵”的一声。
 
    这一声暧昧又带着丝丝 。 
 
    瞬间两人都想到了刚才的糗事,白小荷双颊泛红,低着头不敢去看喻天韧,喻天韧却是笑得开怀。
 
    “你那里还疼吗?”他一把抱过白小荷 的身子, 着她的头发在她脸上印下一个吻。他的目光意有所指地看向白小荷依然挺翘的粉色 儿,甚至恶意地伸出手指对准了那颗“饱受摧残”的小樱桃,在上面弹了一弹。
 
    “你别~”白小荷把自己的 儿从喻天韧手中抢回来,完了还得逞似的笑了,眼睛晶晶亮。
 
    一回生二回熟,做了第一次,这第二次就熟练很多了。 
 
    花径刚刚承受过一次暴风骤雨,不是太舒服。白小荷扭动着身子,挣扎着想起床。见喻天韧还不放她走,嘟着嘴嘟囔道,“我要去洗洗呢。”
 
    “就洗什么,刚运动完,腿还发软呢。”
 
    白小荷垂着眼,声音低不可闻,“你,你 那么多,都快要流出来了~”
 
    再不去洗洗,真都快流到床单上了,那多难为情啊,再说身下腻腻的,也着实不舒服。
 
    喻天韧这才放手。
 
    两人梳洗完,已经是深夜,于是便相拥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白小荷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一眼就对上一双含笑的眸子,被他深深看在眼里,白小荷顿时有些惊慌。
 
    这一大清早的,也不知道形象怎么样,就被看光光了,真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呀。
 
    她连忙一骨碌爬起来,迅速跑到卫生间洗漱完毕才跑到床边跪坐下,小狗一般纯真的眼神邀赏一般看着喻天韧。
 
    “乖~”喻天韧低低笑了声,伸手在她头上拍了拍,白小荷笑眯了眼睛。
 
    等喻天韧去洗漱,白小荷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看着一本随手抓来的书,却没想电话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原来是白妈妈的。白小荷立马接起了电话,原本说好了这个星期要回家,却不料遭遇变故没能回成,她也忘记了要给家里回个电话,估计是该着急了呢。
 
    “喂,妈妈,我……”
 
    话音还没落,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斯文温和的声音,“小表妹,我的电话你拉入黑名单,陌生电话也不接,这是要逼表哥惩罚你啊……这可怎么办,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白小荷握着手机的手指瞬间冰冷,心里也凉凉的一片。
 
    
    还有一更,马上就送上哦~
    么么哒~
 075 惊喜还是惊吓?
 
 
 
 
    “你,你想要做什么?”白小荷声音都有些发抖了。不过是才过去不到半月,就在她以为逃脱了秦逸魔掌的时候,他居然又打了个电话过来。
 
    难道自己这一生都要跟他纠缠不休吗?
 
    秦逸一声轻笑,“我不想做什么,只是和你问声好。”
 
    语气温和苂ao海仔『啥寄芟胂蟮剿诘缁澳峭罚岱鲅劬担θ菸屡删唬桓蔽闹时虮虻哪Q
 
    他惯会这么迷惑人的。
 
    “既然问过好了,那我挂电话了,再见。”
 
    “别呀。”秦逸的声音远了一点,似乎在跟旁边人说什么,“你看,小荷总是怕我抓着她学习,现在都不愿意跟我说话了。”
 
    一阵悉索声,电话似乎是被传到了另一个人的手里。 
 
    “小荷!”电话里传来一个白小荷万分熟悉的声音,“你怎么总是这么怕你秦逸哥哥呢,我还指望他多辅导你呢!要是你能跟他一样考起B大啊,我就烧高香了!”
 
    白小荷眼眶一红,娇嗔地喊了句,“妈妈~”
 
    “死丫头,放假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说完白妈妈又关切问,“这两天下雨了,你是不是没有带长袖去学校?秦逸要去你们学校当老师了,我让他给你带过去几件吧,我还给你买了两套新衣服呢。上次你小姑姑和姑父送你去学校,给你买了那么多东西,你也不告诉我……”
 
    白小荷愣愣停在耳中,去什么都没听到。自从白妈妈说到秦逸要来市一中教书之后,白小荷的脑子就一片空白了。
 
    她恍惚记得,好像曾经秦逸跟她说过一句。在他还没放手之前,她逃到天涯海角,他都能把她找到。
 
    果然,这就来了。
 
    “怎么了?”喻天韧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白小荷站在床边看着自己的手机发呆,不由得问出声。
 
    白小荷一听到喻天韧的声音,下意识地将手机的话筒握紧,口中慌乱说道,“没,没什么。”
 
    而电话那一头,秦逸眉头紧皱。
 
    白小荷身边居然有男人,这一大清早的,会是什么事儿?看来他再不管管他的小表妹,她真的快要翻出他的手掌心了呀。
 

    今天的加更送上~
    留言逢百加更哦,宝贝儿们多多加油,静笃也多多加油~
    恩~
  076 物理老师要换了
 
 
 
 
    周末的晚上,白小荷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想起秦逸和姑父姑妈送她来学校的情形,她就觉得一阵阵头疼。秦逸那人什么都能做出来,他居然还当着姑父姑妈的面那么对待自己,想想那大大裙摆下面的暗潮涌动,暗夜中白小荷的脸都沁润出一丝粉色。
 
    这床单被套还都是姑姑给她精心准备的,可要是她知道秦逸和自己的这种不正常关系,她还会对自己这么好吗?
 
    想到哪儿去了……
 
    现在她最需要担心的是秦逸会怎么收拾她吧?
 
    “打,打球……”一声低喃突然响起,在静谧的夜里,吓得白小荷心脏骤然停了一拍。
 
    仔细一想,白小荷捂着嘴笑了出来,只怕是杨乐儿在说梦话呢。
 
    真好,转头羡慕地看了看在睡梦中还不忘集训的杨乐儿,白小荷微微笑了。
 
    要是她也能和杨乐儿一样无忧无虑的,该多好。
 
    忐忐忑忑过了一晚,第二天白小荷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去了教室。
 
    刚坐下没多久,封肃就凑过来,晃着一头小黄毛八卦地说,“小荷,你知道吗,我们班的物理老师要换了。”
 
    神态怎么自然怎么来,看来这人真是自动把那天的事情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关系有多好呢。
 
    白小荷原本还有些无精打采的,一听到封肃这个消息,她顿时睁大了眸子惊诧地看着封肃,“你什么时候听说的?”
 
    “学校里的布告栏贴出来的,我们原来的物理老师快要生娃娃了,得回家待产了,所以安排了一个新物理老师过来。”
 
    是啊,以前那个物理老师挺着的大肚子看上去都替她觉得辛苦了,回家待产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可是一联想到秦逸的那个电话,白小荷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黯淡无光了。
 
    看了下课程表,貌似周一的第二节课就是物理课,要是新来的物理老师真的是秦逸,那该怎么办。她眼中的神采更加黯淡,淡眉微蹙,白净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愁容,一副西子捧心的模样。
 
    自己不仅想要远远逃离他的控制,还狠着心拉黑了他的电话,这罪行一定不会被轻判,就是不知道秦逸会怎么样对待她。
 
    还会当着众人面,让她坐立难安吗?白小荷心蓦地一紧。
 
    可是,让人羞涩的。
 
    为什么一想到秦逸那些繁多的手段,她身下的小溪谷就浸润 儿了呢?
 
    封肃看着白小荷脸色由温玉一般的莹白转到三月桃花一般的淡粉,最后那红霞居然飞了满脸,特别是那一双眼眸, 脉脉的水雾,就算她没有抬眸看向自己,他都能感觉到白小荷心中的莫名羞赧。
 
    这……是什么情况?

    看来把表哥放出来,大家都很开心,哈哈~
    O(∩_∩)O~
 077  想我了没
 
 
 
 
    “你怎么了?”封肃诧异看着白小荷。这不对劲儿啊,白小荷怎么知道新来的物理老师是个帅哥啊?她不会就这么怀春了,把自己丢一边吧?这也太残忍了。
 
    白小荷愣愣地抬眸看向封肃,迅速把头扭回去,呐呐地控诉,“你老盯着我看干吗?”
 
    他眼神跟显微镜似的,白小荷生怕他一个追根究底就发现了自己的不正常。
 
    “没,没什么。”封肃吊儿郎当地转着笔,既然白小荷不知道新来的是个帅哥,那他也懒得说。他可不想自己惦记的女人多想别的人一秒。
 
    被喻天韧从手里把人抢走,他真的是心中大恨。
 
    但奈何,他体力值不如人家高,智商更是完败,根本玩不过那冰山呀!
 
    一想到白小荷那 的粉色 ,还有上面缀着的点点晶莹露珠,他身下的分身就不听话,开始慢慢翘起了,又涨又疼,折磨着他的神经。
 
    白小荷一看封肃还色眯眯地看着自己,脑海中也想到那日被封肃 身下小溪谷的事情,脸蛋儿一红,水儿流得更加欢快了,简直要把小内内给打湿。
 
    正用力憋着,一个同学走到白小荷身边,敲了敲她的桌子,“白小荷,外面有人找你,说你的哥哥。”
 
    哥哥?
 
    白小荷蓦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朝教室门口看去。
 
    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门口,看到她看过去的目光,还笑着挥手致意了一下。那熟悉的黑框眼睛,和隐藏在背后颇有深意的微笑表情,让白小荷如同被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