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小荷欲绽_小荷欲绽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小荷欲绽

小荷欲绽-第6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上面沾惹的点点透明,早不知道是水,还是 本身分泌的 ,又或者是白小荷口中的甜美 。
 
    “好吃吗?”
 
    “唔唔……”白小荷的口腔被硕大的男性塞满,压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喻天韧看着自己的硕大被那张 小嘴吞吞吐吐,心中一阵激荡。
 
     的口腔虽然没有白小荷身下的蜜穴紧致,加上白小荷的牙齿还时不时会碰到自己的硕大会有些不舒服,但是此情此景看在喻天韧眼中,却觉得别有一番韵味。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什么时候最风光?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喻天韧是中考状元,智力超群,对金榜题名这些早就看得比较淡了。但是男女之间的情事,他却是第一次经历,正是非常具有探险精神的时候。
 
    也不知是幸还不幸,他遇见了白小荷。
 
    刚刚开发出来的初哥,总是那么的激情澎湃,现在他的女人正微微蹲在他面前,洁白 的小手捧着他的男性,用那艳若三月桃花的唇 着,那 的舌头扫过硕大的顶端,他控制不住发出一声低吼。
 
    白小荷的另一只手更是忙里偷闲,抓住她一心惦记的 不放,轻轻 着,喻天韧在双重的刺激之下,几乎要把持不住,gao代在白小荷的口中了。
 
    他是欲仙欲死,白小荷却是做着体力活。
 
    含了一会儿,腮帮子累了,一直蹲着,腿也酸了。
 
    白小荷觉得自己可敬业了,她吐出沾满了口水的 ,对着喻天韧撒娇般地指指自己的脸蛋儿,“这里累了,不亲了。”
 
    “就不想吃了?”
 
    “又没有什么好吃的,还咸咸的。”这东西吃到嘴里,又不能嚼,又不能吞,着实没意思。
 
    “好好好……”喻天韧无奈地将白小荷拉起,反身将她抱在怀里,“那我们再爱一次,好不好?”
 
    才多久,他又想了?
 
    白小荷一惊,扭头看着喻天韧,“才刚刚做完呢?”
 
    “可你也想了,不是吗?”
 
    他的手指轻巧的找到白小荷花园溪谷中的粉色珍珠,  了几次之后,透明的汁液都缠到了他的手指上。他伸出一指,慢慢的探进蜜穴中,在里面 ,弄出了更多的春水。小小的蜜穴紧致而湿热,仅仅包裹着他的手指,就让他觉得 。
 
    白小荷在他的逗弄之下也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她扭动着身子羞涩地说道,“那去床上,卫生间不好。”
 
    “为什么不好?”喻天韧指了指墙上贴着的一面落地镜,“我们就在这儿,你可以看到我是怎么插你的,看你的下面怎么吃蘑菇,不好吗?”
 
    原来还可以这样?白小荷抬头看了镜子一眼,有点为难地摇摇头。
 
    虽然,每次她都是被动地接受男人的 ,从来看不到 处的景致,她也好奇得很,但是这样子叫她看着那羞人的一幕,她却觉得太那啥了。
 
    唔……可是为什么,光想到那一幕,她就觉得一阵瘙痒难耐呢?

    058  镜子里的世界
 
 
 
 
    喻天韧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出去搬了个椅子进卫生间。
 
    椅子就放在镜子的对面,他 叉开坐上凳子,对低头站在一旁的白小荷招招手。
 
    白小荷红着脸慢慢挪过来,细声细气地问,“真的要这样吗?”
 
    喻天韧黝黑似墨的眸子看着她,慢慢浮起一抹笑意,“要的,你会喜欢。”
 
    他智商很高,情商也不低,白小荷心里那点儿弯弯绕绕,他一眼就能看穿。
 
    白小荷嘟着嘴,不依地看着他。
 
    哪里会喜欢了?
 
    再说,再说就算真喜欢,也没说话这么直接的人呀!
 
    见白小荷还赖着不动,喻天韧只能自己起身抓住白小荷纤细的胳膊,把她给拎到椅子这边。他腿部将白小荷的两|腿分开,让她的身体悬在自己身体的上方,抓着她的腰给她借力。
 
    对着镜子精准地摸到她那温热的花口处,扶着身下的 ,缓缓刺入潮湿的蜜穴中。
 
    白小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镜子。
 
    镜子里,两具赤|裸的  着,喻天韧身下的 前段已经没入她白嫩两 ,那粉色神秘的花园。那两片娇柔的花|瓣被撑开,软软的贴在喻天韧分身的两侧,藏在花|瓣中的小珍珠也羞涩抬头,水灵鲜嫩。
 
    嫩白的肌肤,柔粉的蜜穴,还有那根深色的灼热坚硬,三者 。
 
    镜子里的世界清晰明了,如果忽略那溅在镜子上的水珠,就好像有两对人在面对面爱爱一样,有种 别人,抑或是 别人的小小兴奋。
 
    白小荷的眼神迷蒙起来,脸色酡红得像是染上了层胭脂。
 
    那炙热的硕大又进去了一寸,寸寸蚀骨,寸寸 。
 
    看着那深色的 在进进出出,不一会儿那坚硬上面就沾上了许多 ,白小荷悄悄伸出手摸了摸,唔,湿 滑的。
 
    “好看吗?”
 
    喻天韧热热的气息在白小荷耳畔灼烧,白小荷瑟缩了一下,老实点头。
 
    “但是很累的。”白小荷还是有点儿不满的,单单让身体悬在喻天韧的上面,方便他 ,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
 
    她小声地提出个要求,“换个姿势好么……”
 
    喻天韧正是兴头上,根本不想结束,所以并未在意白小荷的提议,只是用双手托举着她的 ,减轻她的疲累。
 
    时间久了,白小荷腿渐渐的酸麻,她腿突地一软,在喻天韧刚刚退出那幽深紧致的蜜穴时,身体不受控制地向下一沉,“啊!”她蓦地尖叫起来。
 
    那灼热的坚硬,在白小荷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深深地顶入她 的最深处,给了她最迅猛的一次冲击。白小荷毕竟身体还很稚嫩,这一下撞击更多的是疼,她当下就疼得眼泪只掉。
 
    喻天韧也闷哼一声,他握住白小荷胸前丰满的手也骤然收紧,让白小荷更加吃痛。
 
    “坏人!”白小荷双眼蓄泪,哭着拍打着喻天韧,“你出去,出去,疼死了!”
 
    ……
 
    这场 在白小荷的嘤嘤哭声中结束。
 
    她始终不忘喻天韧提的这个馊主意,却压根不想是自己腿软才掉下来的。你要这么提醒她,她也有理啊,男人嘛,不就是田地里耕耘的劳动者么?要是想让女人反客为主,那就得保护好她,怎么能让她都站得腿酸了还不结束呢!
 
    白小荷一委屈起来,那就矫情了,任凭喻天韧怎么哄还是嘟着个嘴,一个人不吭声不理人坐在那里看着书。
 
    喻天韧拿她毫无办法,素来冷清惯了的性子也不会安慰人,只好由着她去,只看到她哪里有不懂的问题,就在一旁细细的解说。
 
    不愧是状元,他解题看问题都有自己的一套,他的思路让白小荷受益匪浅,也不时开口问他一两个问题,两人的互动终于从“体育课”终于回到了正题上,总算没偏离跑道太多。
 
    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白小荷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杨乐儿喜欢喻天韧啊,她这算不算把闺蜜的男人给睡了?
  059  同桌的你
 
 
 
 
    接下来的两天;白小荷都在紧张的复习中度过。
 
    除了上个洗手间,下课时间也不离开座位。
 
    喻天韧给她发信息,她不回,打电话也不接,俨然一副要撇清关系的样子。
 
    别说男人绝情,有时候女人绝情起来那比男人是要更甚一筹的。
 
    白小荷的座位在教室里面,靠窗的一侧,视线投向窗外能看到一溜的白玉兰,估计开花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到。
 
    除了视野好,这里最大的好处是,只要不说话,绝对是不起眼的地方。
 
    这个位置白小荷很喜欢,她最不愿意的就是暴|露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那样,她会觉得手足无措。
 
    然而,她不去招人,不代表人就真的忽视她了。
 
    白小荷安安静静坐在位子上面看书的样子,别说,还真挺能唬人的。她本来就生得白净,脸上的皮肤毛孔极细,肌肤如玉,细|嫩无比,远远看去,衬着那乌发墨云更是显得莹白。
 
    淡淡的弯眉,像是远空飞鸟的翅。
 
    斜斜飞向一侧的刘海下面,一双翦水秋瞳,盈盈楚楚的,多少男生会期待这双眸子中能有自己的影子呢?
 
    她的美好,或许别人难以发现,坐在她旁边的男生却难以忽视。
 
    一张纸条传到白小荷的桌上,白小荷抬眸看了看旁边脸色有点泛红的男生,有些紧张地把纸条推了回去。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想别人纠缠,最好就是拒绝。
 
    然而,容得她拒绝吗?
 
    市重点除了好学生云集之外,更是各路权|贵的专属,好死不死,白小荷身边这位染着黄头发,打了耳洞,穿了鼻环,神情颇为桀骜不驯的人,便是权贵中大爷,大爷中的战|斗|机,战|斗机中的轰|炸|机。
 
    顺着他的毛捋,他搞不好还对你没兴趣了。
 
    可你要是拒绝的话,反倒逆了他的性子,更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当下,他眼睛一瞪就想发火,转念一想,这是泡|妞啊,泡|妞得有耐心。
 
    他注意这个同桌有好几天了,她虽然长得不算最漂亮的,但是气质娴静,性子温温婉婉的,说话的声音比那种叫什么黄莺的鸟|叫还好听。
 
    他还没泡过这种类型的马|子呢,多花点心思值得。
 
    这么一想,他再次好脾气地把纸条丢到白小荷的桌上,当然这个好脾气不包括瞪着眼睛发出警告。
 
    眉毛倒竖,眼神如刀,刺得白小荷小心脏砰砰跳。
 
    白小荷性子软,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只能停下手上的事情,小手打开了纸条。
 
    纸条上就写着一句话,“喂,女人,做我马|子怎么样?”落款:封肃。
 
    字迹潦草,两笔恨不得写成一笔,一看就是个耐心缺缺的人。
 
    还马子呢,亲,古|惑|仔现在不流行了,现在都时兴二十四孝男友好吗?不过,白小荷也只敢心里这么吐槽吐槽。
 
    她无奈地低叹一口气,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我想专心读书。”
 
    她的睫毛如蝴蝶轻扇,眼睛中透出一丝哀求,把纸条递给了封肃。
 
    封肃浓眉一皱,读书和做他马子并不冲突啊?女人就是麻烦!
 
    正想回白小荷一句,下课铃响了,他便也懒得回纸条,张狂地直接开口说道,“白小荷是吧?做我女人吧,我不会亏待你的,每天一个鸡腿,怎么样?”
 
    这声音怒气中带着一丝戏谑,封肃挑眉看着满脸通|红的白小荷,嚣张地挑起她的小巧精致的下颚,“我会好好~对你的!”
 
    这,这到底是威胁呀?还是威胁呀?
 
    白小荷两只小手扭|麻|花一样,紧张地抓在一起,想哭了。
060  跟我抢女人,就你?
 
 
 
 
    封肃的声音洪亮,下了课乱糟糟炒成一片的教室,顿时被这“桃色新闻”给震惊得鸦雀无声了。
 
    还有什么比封肃公子的后宫要添人了更劲爆?
 
    没有了!
 
    所以人人都擦亮了眼睛看着封肃大少 良家小女子白小荷。
 
    下巴被封肃挑起,白小荷紧 着下唇,眼睛里满是委屈和焦急,这种身不由己的情况实在太糟糕。
 
    她想把封肃的手指拨开,可封肃劲儿极大,试了几次不仅不行,反倒让封肃恼了。
 
    人都看着呢,这女人不能老实点吗?
 
    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他一手钳制住她的下巴,将白小荷瓷白的小脸微微抬起,一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所幸霸道地吻了上去。
 
    强硬而霸道的吻绽放在白小荷的唇边,她双手抵在封肃的胸前想要推开他,可是他抱得那么紧,紧得她只能无助的流泪,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的舌撬开了她的唇齿,追逐着她的粉色丁香 ,疯狂的撒野。
 
    “喔~喔~喔~”周围的同学都起哄,大笑不断。
 
    这么刺激的事情,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封肃如果一开始带着惩罚性的意味,想要给白小荷一个好看,那么当他吻住那 的 ,尝到白小荷口中甘甜的 时,他就真的沉醉了。
 
    从一开始粗暴到现在轻柔的吻,他闭着眼, 摩挲着白小荷的 ,几乎要溺死在那美好中。
 
    周围的人群被他的转变惊讶,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俱都愣愣地看着。
 
    白小荷的白净的脸更加涨红,她眼睛大大的睁开着,把所有人的表情都扫入眼里,更是羞愤欲死。
 
    封肃忘情地吻着她,将她紧紧抱在怀中,一手甚至迷醉地朝她的 进军,眼看就要彻底失去理智。白小荷泪水如珠子滚落,觉得自己简直太倒霉了点。
 
    自己班的人看到这一幕也就算了。
 
    还有很多好事的同学奔走相告,这一下,很多外班的同学也都知道了,一些人围在教室外对着白小荷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着。
 
    白小荷是面对着教室门的,自然看得真切。
 
    突然,一个小炮弹一样的身影冲进了教室门口。
 
    “变态!叫你欺负小荷!”杨乐儿得到消息本来是过来看笑话的,结果笑话没看到,她居然发现被欺负的人是自己的好友,顿时忍耐不住跳了出来。
 
    “啵~”
 
    封肃在白小荷的唇上重重亲了一口,恋恋不舍地离开他迷恋的粉色 。
 
    他转眸看向气势汹汹的杨乐儿,不屑地说,“你?你也想跟我抢女人?”
 
    又矮又瘦,弱不禁风的样子,估计一拳头就能收拾得了“他”。
 
    抢女人?杨乐儿愣了!
 
    她呆呆看了下小荷,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一马平川的 ,一声哀嚎,“抢你妹,抢你妹的女人啊!劳资就是女人!”
  061  不服来辩
 
 
 
 
    什么?
 
    封肃见鬼了似的瞪大了眼睛。
 
    眼前这个又矮又小的东西,居然是个女人??
 
    封肃揉了揉眼睛,眼神不置信地在杨乐儿胸前扫来扫去,一边喃喃自语,“不应该啊,不应该,怎么能平得这么和谐呢?”
 
    这女人是什么品种啊,这简直就是“太平天下”嘛!
 
    再怎么爷们儿,好歹还是面子薄,杨乐儿被他这么看来看去,早就耐不住暴躁的性子了,她一脚勾过旁边桌位的凳子,重重踏上去,挑|衅地看着封肃,“女人像男人那叫中性美,男人像女人才叫娘炮~”
 
    封肃虽然性格暴戾,是个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主,但是那长相却偏着女性的阴柔,他眉眼精致不说,更要命的是他那张嘴才叫一个嫣红鲜嫩呢,比白小荷的就差那么一丁半点了。
 
    他最厌恶别人说他奶油,所以把头发染得乱七八糟,还经常打着赤膊晒着太阳打篮球,久而久之还真晒出了一身小麦色,终于远离了“娘”的评价。
 
    杨乐儿这话可谓是戳到了封肃的痛处,当下他就气得跳脚,要不是看到杨乐儿是女人,只怕早就一拳过去了。
 
    封肃还不知道,这还算好的。
 
    完了,杨乐儿还不示弱的眼睛斜斜掠过封肃裤|裆处,装模作样哀叹了一口气,幸灾乐祸地说道,“我平了还能隆胸,你的小牙签可不能再改造啊……”
 
    噗嗤,小牙签……
 
    周围人听到杨乐儿这嘲讽值极高的话,都捂着嘴偷偷笑了,有的还很不厚道地瞟了瞟封肃的那儿,研究着起伏的形状,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小牙签。
 
    不笑出声那是惧于封肃的霸道,不然这屋顶早就不保了。
 
    “你……”封肃气极!他脸红脖子粗地怒视着洋洋得意的杨乐儿,恨不得杀人。
 
    “你什么你,不服来辩啊,你脱|裤子|啊,是牙签还是玉米棒大家都看着呢~”杨乐儿嘻嘻一笑,冲着脸上还挂着泪珠的白小荷得意的挤眉弄眼,在邀功呢。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再不上手封肃面子都要丢光了,他果断出手了。
 
    杨乐儿勇气是可嘉的,然而战斗力那是渣渣的。
 
    封肃没啥动作就将她双手反剪,稍一用力,她就疼得嗷嗷叫。
 
    “封肃,你放开乐儿!”白小荷看杨乐儿受欺负,一下就着急了。
 
    “她先骂我了,你怎么不说?!”
 
    哟,这孩子倒是委屈上了,瞪着白小荷大声嚷嚷。
 
    “你个混蛋,放开我,不然我抽你!”杨乐儿是典型的输人不输阵,她想也知道封肃不会真的打她。男人打女人,赢了不光彩,输了更是丢脸,所以她叫得挺起劲的。
 
    这起劲的后果就是,封肃手上一用力,她疼得更加龇牙咧嘴的。
 
    封肃鄙视地看了杨乐儿一眼,“就凭你?不够格!”
 
    “啊!”杨乐儿胳膊疼得不行,跳着脚骂,“小牙签,你放开我!”
 
    白小荷也去掰扯着封肃的胳膊,焦急地求饶,“封肃,你放了杨乐儿,是我惹你的,我负责。”
 
    “你负责,你怎么负责?”封肃依旧不为所动,他失去的面子,得讨回来才行。
 
    看着杨乐儿难受的样子,白小荷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她急得脸色惨白惨白的,水灵灵的眼睛更是要浸 花出来。
 
    正在这时,一个清冷好听的声音淡淡响起,“封肃,我够格吗?”
 
    062  英雄救美
 
 
 
 
    封肃抬眸一看,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绕过讲台走到他面前,一脸冷色的看着他。
 
    “喻天韧?”封肃松开了抓着杨乐儿的手,皱眉看向来人,“你来做什么?”
 
    “你说呢?”他清清冷冷的眸子瞟了白小荷一眼,看她眼神闪躲,一副怯怯的模样,就知道她不愿意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心里不由一阵失落。
 
    反问什么的,对封肃这种没有耐性的人来说,简直是最大的挑衅,他拿着课本狠狠在桌上一敲,警告道,“你不要在我面前嚣张,你不过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喻天韧闲闲地笑了一下,“那还多谢了,不过跟你这种全身上下除了一件衣服之外都是败絮的人来对比,我发现我还是有那么一些优点。”
 
    感情他的自信都是自己给的?封肃愤怒了。
 
    他拳头一捶桌子正想要说话,胳膊却被一只柔柔的小手拉住,他诧异地回头一看,白小荷正一脸忧色地看着他呢。
 
    她盈盈楚楚的目光这么将他一望,他简直心都化了。
 
    “别闹矛盾了。”白小荷视线在喻天韧和封肃身上打了个来回,细声细气地劝道,“就要上课了,还是快点回去吧……”
 
    果然,为了响应她的话似的,她话音刚落,上课铃就响了。
 
    喻天韧深深看了白小荷一眼,见她还是躲避着自己的视线,也只能无奈地走出教室。
 
    虽然不知道白小荷怎么这么反常,不过他尊重她的想法,不想让她为难。
 
    见喻天韧离开,一直担心两人会打起来的白小荷长长舒了一口气,转头一看,杨乐儿还瞪着小眼睛呆呆站着呢。她推了推愣着的杨乐儿,低声催促,“还愣着干什么,回去上课了!”
 
    杨乐儿机械地转过头,“小荷,你说喻天韧是不是看我被欺负了,来英雄救美的啊?”
 
    白小荷还来不及回答,旁边的封肃就鄙夷地说道,“就算他是英雄,你也不是‘美’好吗?”
 
    “切,比你好!”
 
    杨乐儿对白小荷笑了笑,“我回去了哈,下次帮你教训这小牙签。”
 
    说着,对封肃挥了挥小拳头一溜烟跑了。
 
    呼……都走了……
 
    白小荷也回到位子上坐好,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简直就是把封肃当成了透明的空气。不对,这待遇几乎连空气都不如。
 
    “小荷,白小荷……”封肃低声喊着白小荷。
 
    白小荷装作没有听见,低头自顾自地看书,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白小荷!”
 
    一直不理人,他只能出狠招了,“要是不想我在课堂上强吻你,你就回个话……”
 
    白小荷翻书的手指一顿,静默了片刻才委屈地看向封肃。
 
    “你想干嘛?”这个威胁对白小荷的确有用,她嘟着嘴苦恼地看着一脸坏笑的封肃,小声抱怨,“现在上课呢,你不能老实点儿吗?”
 
    “我说,喻天韧是为你来的吧?”封肃砸吧着嘴巴,仔细打量了一下白小荷,直把她看的脸泛红潮,才坏笑着说,“看不出你挺能耐的嘛,那家伙对女人从来不假辞色,哪像我啊,早就破……咳咳,会怜香惜玉……”
 
    白小荷冷着脸不理他。
 
    封肃来这么一下,真的太不符合她的风格了。白小荷这人最怕就是生活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聚光灯一打在她身上她就浑身难受。
 
    估计明天,不,今天晚上这事就会传得沸沸扬扬,还不知道有多少个版本呢!
 
    一想到那随着而来的麻烦,白小荷就无法对封肃摆出好脸色。
 
    让白小荷没想到的是,麻烦来得那么快。
062  麻烦找上门
 
 
 
 
    摸底考试的这天,下起了阵雨。
 
    白小荷咬着笔杆子,看着外面阴沉的天气有些郁闷了。
 
    考完后就是周末了,有两天的假期,有点想家的白小荷打算回家一趟的,可没想到天公不作美,居然下起了阵雨。
 
    下雨天最开心的是自己悠悠闲闲坐在家里,看着外面躲雨的人抱头鼠窜,最不开心的便是成为“抱头鼠窜”的其中一员了。
 
    路面上湿湿的,一走动起来还会打湿脚,白小荷最不喜欢那种湿哒哒的感觉。
 
    监考老师抱着一大摞试卷,走进教室。
 
    考完最后一门就能放假,白小荷做题也有些分心,好不容易等到收卷铃响起,她赶紧收拾好书包,打算去找杨乐儿一起回家。
 
    没等走到教室门口,杨乐儿就跳了出来,一把抱住白小荷,吓了白小荷一跳。
 
    “小荷,你考得怎么样?”
 
    白小荷挽着杨乐儿的胳膊,微笑着说,“还行,应该不会太差。”数学多亏了喻天韧辅导了一个下午,效果真的不错,他说到的许多重点都给考到了,这次数学成绩应该不会差。
 
    一想到喻天韧,白小荷侧头看了看笑得灿烂的杨乐儿,心里有些难过。
 
    喻天韧一直以为自己躲着他是怕他再胡来,所以每晚都发信息过来解释,希望她能够原谅。
 
    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她不想跟他再有牵扯是不想杨乐儿伤心。可是有些事情已经成了事实,她也无力改变什么,只能希望以后杨乐儿知道的时候,能够原谅她。
 
    杨乐儿是她最重要的朋友,她不想因为一个男生就破坏了两人之间的感情。
 
    虽然在她内心还是忘记不了那个男生,微凉的指尖,清淡的眼神。
 
    “小荷,我这个周末不能陪你回家了。”杨乐儿有些苦恼地说,“我们周末有训练,我得呆在学校。”
 
    白小荷鼓起脸,失望地叹了口气,“好吧,那你还是要注意休息哦!”
 
    “恩恩,你也要注意安全!回家给我个电话。”
 
    “恩,好的。”跟杨乐儿挥挥手,白小荷撑起伞走进雨雾中。
 
    家里有换洗的衣服,搭车回家有各种不方便,带多了东西是累赘,白小荷便只背了几本书回家。
 
    撑着伞出在林荫道上,感觉特别好。
 
    清新的空气,翠绿的树叶,雨水打在伞上发出的声音像是钢琴曲,多么的文艺小清新啊。
 
    白小荷脚步轻快,边走边伸出手接着空中坠落的雨水,想着快要回家了,就笑得很开心。
 
    出了校门,走一条五百米左右长度的小巷子能插近路走到车站,白小荷毫不犹豫就走了这条道。小巷子里下雨天人少了很多,因为下雨天生意不好,平日里摆摊的小贩也有的没有出来。
 
    白小荷原本还想买一个煎饼果子在车上吃的,也没能买到。
 
    脚下的路更是坑坑洼洼,一小滩一小滩的积水分布在路面上,白小荷要很小心地走才不中招。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有人一直在看着她,可是一回头,身后没几个人,她又觉得是自己疑神疑鬼了,不过心里忐忑,她走路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可这样,她还是没能逃脱悲惨的命运。
 
    走到巷子里一个人少的拐角时,她的肩膀被人从后面重重拍了一下,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穿着小吊带的女生绕到她面前,眯着眼睛看着她,饶有兴趣地问,“你就是白小荷?”
 

    今天静笃公司组织出去玩,真的是难得啊~
    早上先码出两章来,嘿嘿O(∩_∩)O~
    等静笃晚上回来,如果不太晚的话,就一定加更
 063  浑身狼狈
 
 
 
 
    “看不出嘛!”她伸手在白小荷白皙的脸蛋上拍了拍,语气颇为讽刺,“这么会勾男人,果然生了一对好眼睛,瞧,这水得哟~”
 
    白小荷皱着秀气的小眉头看着动手动脚的女生,惊慌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看了看后面,打算情况不对就跑,没想到后面还站着两个身材壮实的,一脸凶色的女生。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下情况糟糕了!
 
    “别想跑了。”红发女生嗤笑道,“这次就想给你留个印象,别人的男人不要碰!”
 
    “我没有!”白小荷委屈地辩解。她从来没有去招惹别人,向来都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没有?没有封肃会把我踹下床?要是不你个贱人,我能受那鸟气吗?姐妹们,给我教训教训她!”
 
    恶狠狠地一声令下,三个女生顿时重重将白小荷围住。
 
    身后是一堵墙,除非她能飞,不然根本就逃不掉。
 
    白小荷的眼中满是惊恐害怕,她紧紧抱住在胸前的书包,像是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般,仿佛这样就能给她输送勇气。
 
    伞,早就被丢弃在一边。
 
    拳头和巴掌像雨点一般落在白小荷的身上,她抱着头,轻轻呜咽着,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三个女生还不满足于此,红发女生看着白小荷娇娇怯怯的模样,怒火更甚,“吗的,就看不惯你这副绿茶婊的样子,在女人面前还娇滴滴干吗?我看你还装!”
 
    说着,竟然开始撕|扯白小荷的衣服。
 
    白小荷穿着一件薄雪纺的娃娃领无袖衬衣,一下子就被扯开了几粒扣子,露出一片洁白的雪凝。
 
    “别,别这样!”白小荷四处躲着,抱紧了书包想要掩饰住胸前走漏的春光,可那红发女生一把从她怀中抢出书包,狠狠丢在一旁,书包在地上溅起一片水花,瞬间就脏得不成样子。
 
    白小荷脸上泪水混杂着雨水,狼狈不堪。
 
    封肃,封肃那个混蛋,他招惹别人就算了,凭什么还要她遭报应呀?
 
    白小荷抱膝蹲在地上,无助地痛哭出声,她的发被雨水打湿,一缕缕贴在头上,瘦弱的身影看起来那么无助。
 
    “你们在干嘛!”一声惊怒突然在几人的背后响起。
 
    封肃明显是急匆匆赶过来的,他伞也没顾上打,浑身被淋得湿透了。
 
    “何燕,我早跟你说了,你 了爬上我的床我都不屑上,你趁早死心!”封肃眼眸赤红,看着何燕恨不得上前掐住她的脖子。
 
    红发女生,也就是何燕,飞起一脚踹在瑟瑟发抖的白小荷身上,冲着封肃歇斯底里地大吼,“凭什么,凭什么你这么对我!”
 
    明明上次还这么好,在床上他们有过抵死缠绵,但就是这个女人出现之后,她居然沦落到卑微地祈求封肃看她一眼都不能的份上。
 
    见何燕居然敢在他面前欺负白小荷,封肃眼眶都发热了,他一个箭步上前,扬手朝何燕脸上狠狠挥去。
 
    “啪!”
 
    清脆的耳光将何燕打蒙了。
 
    她捂着脸怔怔地看着封肃,泪水慢慢地涌出。
 
    他从来都是那么骄傲的人,不会轻易跟女人动手,可是,今天他居然为那个贱人打她了。
 
    “滚!”封肃嫌弃地看向何燕,走到白小荷身边弯腰将瑟瑟发抖的她抱起。
 
    白小荷轻轻抽噎着,安静地任由封肃抱在怀中。
 
    她身上的泥泞蹭到封肃的身上,他眉头都没皱一下,反倒是愈加心疼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她,心里的愧疚越多。
 
    看着封肃的背影,何燕终于绝望,“封肃,你就不怕我弄死她吗?”
 
    “你动动试试看。”顿了一下封肃语调阴沉地说,“要是你想被几个街边上的叫花子轮死的话……”
065  你喜欢什么牌子的“小雨衣”
 
 
 
 
    浑身|湿|透的白小荷缩成一团,依偎在封肃的怀中。
 
    雨斜|斜地飘着。
 
    封肃的身子为白小荷挡去了大部分的雨水,走到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前,立马有人下车给封肃将车门打开。封肃如若珍宝一般将白小荷先放入车后座,自己才绕到另外一侧上了车。
 
    “少爷,回家吗?”穿着黑色西服的人恭谨问道。
 
    封肃点头,“直接回家。”
 
    “不,我不!”白小荷呐呐出声,“我不去你家,我要回自己家!”
 
    这……司机目光迟疑,回过头请示封肃。
 
    封肃一个眼神过去,司机顿时懂了,发动车子上了路。
 
    当封肃抱着白小荷上车的时候,另一辆车里,一道清冷的目光投来,满是困惑。
 
    白小荷没有停止抽噎,她目光呆|滞地看向车窗外,雨越来越大淋湿车窗,车窗上的玻璃好像从透明变成了磨砂,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点外面的影子。
 
    胸前被扯开的扣子早不知道哪里去了,她现在身上盖着的是封肃的校服,她反穿着,掩住胸前的风景。
 
    封肃担忧地看着她,眼神闪烁。
 
    车子开到小区的车库里停下,原本封肃以为自己要费一番 才能说动白小荷下车,没想到他才打开车门,白小荷就自己钻出了车,木然地站在他面前。
 
    “少爷,您是要带这位小……小姑娘回家吗?”司机看了一眼白小荷,有点头疼地问。
 
    “唔,是的。”封肃明显了想到了什么,神色中也有些痛苦。
 
    打开门,封肃就一声大喊,“妈,我回来了!”
 
    一个穿戴精致的中年女人匆匆走了出来,“哎呀,我的儿子啊,你终于……”原本热情洋溢的脸在看到白小荷之后,脸色变得更加丰富,她睁着眼睛看了看浑身湿|透,低着头一脸羞赧的白小荷,不可思议地看着封肃问,“这,是你带回来的?”
 
    瞧着两人都一身的水,明显是淋过雨的,那姑娘还穿着封肃的衣服,而封肃呢,打着赤|膊呢!
 
    白小荷以为接下来的是责问,早做好了被扫地出门的准备。
 
    没想到,事情压根脱离她的想象。
 
    “天啊。”封母一声惊呼,“儿子,你不会把人家姑娘给……那|啥了吧?”
 
    “哎呀,我说妈妈,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把韩||剧套在我身上啊?”封肃无奈地看着一脸八|卦兴|奋在自己和白小荷之间扫视的封母,头疼得很。
 
    “对,对对,还是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封母笑眯眯地拉过白小荷,“你先去洗个澡吧,那臭小子就让他先等着,谁叫他不好好照顾你的呢,是吧?”
 
    白小荷洗完澡就被领到封肃的房间,乖乖坐着用吹风机吹干头发。
 
    迅速把自己收拾完毕的封肃,也一溜烟进了房。进门就把门给反锁住,防贼一般。
 
    见到白小荷穿着封母的暗红|色|丝质吊带睡衣安安静静坐在床边,发似墨云,肌肤胜雪,眼若含水,他顿时眼前一亮。
 
    “小荷,你真美。”封肃眼|色|迷离地看着白小荷,刚想抬起脚朝她走去,房门便被拍得震天响,外面响起一个难掩饰兴|奋的声音。
 
    “臭小子,你就溜进去了?”
 
    “你要做好措|施的,知道吧?你老妈可不愿意看到你糟|蹋人家姑娘。”
 
    “对了,你喜欢哪个牌子的‘小雨衣’啊?”
 
    “杜蕾斯,还是杰士邦?”
 
    “哎呀,你挑不挑剔香型啊?”
 
    ……
 
    “妈!”封肃忍无可忍打开了房门,对着封母认真地说,“我和小荷就是普通朋友关系,你真的想多了。”
 
    “普通朋友?”封母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我看是你还没搞|定吧!”
 
    这都被猜中了!封肃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压低声音,“妈,你知道吗,这可是喻天韧也看上的女生,你别咋咋呼呼的吓到人家,我才有机会抢过来啊!”
 
    “喻天韧?蒋雨香的儿子?”
 
    “恩!”封肃肯定地点点头。
 
    “加油!”封母告退了。
 
    呼,世界清静了。
 066 屋子里的秘密事件
 
 
 
 
    封肃绕到床上,在白小荷不远处坐下,眼神痴痴的看着白小荷白净如玉的侧脸。
 
    “你看什么?”白小荷有点心慌地飞快看了封肃一眼,又低下头。
 
    刚才封母的话她也都听见了,有那么不正行的母亲,所以才有这么嚣张的儿子吧!
 
    想到封肃在教室里强吻她的那一幕,白小荷顿时羞红了脸。
 
    要不是身上的衣服都不能再穿了,她才不想跟着封肃上车,只是没想到在她愣神的时候,车子就开到了他家的车库了,逼得她不从也得从了。
 
    封母身材比白小荷要稍微丰|满一些,也高大一些,所以这身暗红色的睡衣并不是很合身,白小荷微微一动作,肩头上的细带子就滑落下来,露出一边白皙 的 。
 
    封肃的视线黏在白小荷的肩上,一溜儿往下,一片莹白的肌肤呈现在他的眼底。
 
    因为内衣也被打湿,所以白小荷洗过澡之后没有穿,现在睡衣底下是真空的。
 
    她羞赧地躲避着封肃的视线,头几乎低得要埋到胸前。
 
    封肃自然也发现了这个秘密,特别是那胸前圆润挺立的两点嫣红,透过薄薄的丝质内衣呈现出两个凸起的小点儿,惹人遐思,低低的领子下方那让人心动的弧度,稍微一瞟,他似乎就能探究到沟壑深处的风景。
 
    这美好的景致,几乎让他要喷鼻血了。
 
    封肃从来不是个习惯用脑子思考的人,当下他脑子还未想明白,身体便展开了行动。他迅猛如豹冲到白小荷的面前,两手粗鲁地拉下睡衣另一边脆弱的细细肩带,当那诱人的粉色葡萄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更是想也不想就一口 口中。
 
    他埋头在白小荷的胸前啃噬,发出粗重的喘息,像一只饥饿已久的兽终于遇到猎物。
 
    “啊……”白小荷发出一声惊呼,双手环胸,想要抵挡封肃的攻击,却不料挡住了上面,身下却失去了防护,被封肃攻陷。
 
    一只带着薄茧的手顺着她细嫩的皮肤来到腿部的内侧,没了小内内的阻挡,这侵袭更是一路顺畅,很快就找到了能让白小荷流出涟涟春水的源泉。
 
    重重一按,略微有些粗糙的指尖滑过贝壳中的粉色珍珠,顿时让白小荷疼得一颤。
 
    那儿的肌肤比身上还要幼嫩,怎么能承受这么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