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小荷欲绽_小荷欲绽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小荷欲绽

小荷欲绽-第5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原本想不要那么丢脸的,没想礸ao故嵌扯酵馄偶伊恕
 
    白小荷真的欲哭无泪。
 048  你也帮帮我,好不好
 
 
    跑到卫生间闻了闻。
 
    唔……果然有股汗味,头发都没那么顺滑了。
 
    这里有热水器,白小荷所幸连头发到身子,一起打包洗了个干净。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
 
    喻天韧视线一转,看着羞怯站在阳台门口的白小荷,眉头紧锁的他也不禁眼前一亮。
 
    湿哒哒还滴着水的头发披散在肩后,一双水灵的眸子含羞带怯地看着他,有种欲说还休的味道。白小荷娇小的身子穿着喻天韧的衣服,显得更加小巧玲珑,衣服只长到膝盖上方,露出的那一截白嫩如玉的小腿,让喻天韧的呼吸为止一滞。
 
    “洗好了?”喻天韧的声音有些不正常的黯哑。
 
    “恩。”白小荷不好意思地低垂着头,喃喃应了声。
 
    两人坐到书桌前,喻天韧拿出数学课本开始教白小荷解题。
 
    可偏偏白小荷有点心不在焉的。
 
    喻天韧双手撑在她的上方,几乎是整个将她包裹起来,一股浓浓的男性体味萦绕在她的周围,让她面红耳赤。
 
    有心想要提醒他离开得远一些,可是对上喻天韧那双冰凉的眸子,她就退缩了。
 
    慢慢的,喻天韧的身体越来越低。
 
    直到他的鼻尖嗅到一阵少女清甜的 ,他的眸子才滑过一丝挣扎和犹豫。
 
    昨晚听到的内容让他震惊愤怒,甚至他都不知道怎么会有那种情绪变化。可今天看到白小荷的那一刻,他懂了。
 
    原来眼前这个女孩子,不知不觉中已经将他的心俘获。
 
    他以为在她心中,他也是特别的,所以她才依恋他,甚至都不避讳地借穿他的内|裤。
 
    可现在,她却又残忍的亲手打破了他心中的美好,还毫不自知地将他的真心丢弃。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自作多情。
 
    “你怎么了?”白小荷看喻天韧半天没有说话,好奇地转过头。
 
    白小荷水雾雾的眸子,还有那微微张着的  ,无一不诱惑着他的心。视线落在白小荷胸前的 上,喻天韧的眸子再暗了一分。
 
    低头一看,白小荷发现喻天韧的视线所落的地方,顿时感觉特别不自在。
 
    “你,你不能这样,我是女孩子!”她轻声提醒着。
 
    没想到就是这一声提醒,崩断了喻天韧那一根名为“理智”的弦。
 
    昨天她为别的男人做那样的事情,今天却处处和他保持距离!
 
    一股无名之火烧得喻天韧几乎失去理智。
 
    他紧盯着白小荷的眼睛,迫人的逼问,“你也知道你是女孩子?在你为别的男人手|淫的时候,你记得你是女孩子吗?”
 
    原来他知道了!
 
    白小荷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在喻天韧不断的靠近中,她紧张地站起,想要逃离喻天韧的包围。
 
    “你现在知道逃避了?昨天呢,昨天怎么不知道?!”喻天韧一步一步靠近她,直直将她逼到床边,她 一软跌坐在床上,惊恐地看着喻天韧高大的身子将她笼罩。
 
    他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可白小荷却没有错过夹杂在愤怒之中的伤心。
 
    喻天韧在伤心,这个发现让白小荷心中也是一痛。
 
    “我,我……只是想帮帮他……”白小荷无力地辩解,她现在都不敢去看喻天韧的眼睛。
 
    喻天韧的恼怒更甚,逼近白小荷惨白的脸庞,低声问道,“那你也帮帮我好不好?”
 
    一低头,他狠狠咬上了那一双柔|软的唇。
 049  是这里吗?
 
 
    唇上吃痛,白小荷眼泪一下冒了出来。
 
    晶莹剔透的泪珠一滴滴从眼眶滑落,有几滴滚入两人 的唇齿中,喻天韧尝到一丝咸咸的味道,理智终于回来了一些。
 
    他离开白小荷的 ,幽暗的眸子一寸一寸掠过白小荷的面容,看着被自己咬得有些 的 ,手指轻轻摩挲上去。
 
    “疼吗?”喻天韧低低问。
 
    白小荷委屈地点点头,控诉的语气也像是带着娇憨,“疼。”
 
    做梦都没有想过他会吻她,白小荷心中一阵震荡,不可思议地看着喻天韧。
 
    他在她心里是那么冷静自制的男生,这次帮她补习,她都觉得受宠若惊,怎么可能会……
 
    白小荷嘟起嘴,墨葡萄似的眼睛清澈地看着喻天韧,问道,“你,你也喜欢我吗?”
 
    “什么叫也?”喻天韧皱眉。
 
    听到喻天韧这句反问,白小荷这人还是丝毫没察觉到喻天韧的不快,傻愣愣地回答,“因为杨琦也喜欢我呀,所以他才会想抱我, 的……”
 
    抱她?摸她?
 
    白小荷毫无心机的话,再一次让喻天韧想起昨晚手机中那让他愤怒的对话。
 
    “抱你?摸你?”他的眸子变得更加危险。
 
    “摸你哪里?是这儿吗?”喻天韧的一手撑在白小荷的身侧,一手轻轻在她洁白小巧的耳垂上捏动。
 
    白小荷 着唇,摇摇头。
 
    手滑动到她的锁骨处,“是这儿?”
 
    “没有,没有,不是的!”白小荷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喻天韧很不对劲,身子向后缩去,“你不要这样,我很害怕……”
 
    然而,喻天韧动作迅速地跟上, 将白小荷的身体紧紧压住,一手钳制住她 的肩膀,而另一手抚上她胸前的丰满,动作由慢而快,隔着衣服 着白小荷的神经。
 
    “那是这儿?他昨天是这么对你的吗?”黯哑的声音,低低在白小荷耳畔响起。
 
    白小荷慌乱地摇头,“没有,没有,他没有摸到。”
 
    杨琦是有过想要袭胸的行为,可自己躲了过去,只是被蹭到了一下 而已,白小荷矢口否认。
 
    “呵呵……”喻天韧低低一笑,感叹地说道,“总算比他快了一样。”
 
    心情蓦然变好,然而他却没打算鸣金收兵,只是动作变得温柔起来。
 
    他的唇封住白小荷想要说出口的话,让她只能呜咽着承受他的 。
 
    喻天韧毫无章法的 显得青涩无比,不是秦逸那样的调|情高手会放在眼里的,他闭着眼睛 了白小荷的额头,眼睛,小巧的鼻子,直到唇齿 。
 
    他的气息清冽而干净,灵活的舌头试探着从白小荷的 去寻找另一个 ,白小荷口中的清甜让他着迷,他闭着眼睛将白小荷的头紧紧压向自己,深深的 白小荷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唇,贴着她的。他的舌,卷着她的。
 
    从一开始的青涩不知,到温柔缠绵,喻天韧学习能力不是超一般的快。
 
    秦逸从来都只是 ,很少有这么 白小荷的时候,白小荷根本没有如此被一个男人吻得七晕八素的体验,所以一开始她还强烈的反抗,可当喻天韧的吻渐渐从暴掠变得温柔,她也慢慢沉沦了。
 
    她仰起小脸,浓密纤长的睫毛如同蝴蝶的半翅,停留在她洁白如瓷的脸上,打出一片阴影。
 
    柔|软的丁香 也懵懂地回应着喻天韧的入侵,不再抗拒。
 
    喻天韧睁开眼看着满脸红晕的白小荷,目光终于变得 ,而他身下的 早已蓄势待发,胀得他难耐,他将自己的坚硬抵在白小荷的 之间,灼热的视线紧盯着她。
 
    一字一句地说,“我想要你!
 050  巩固巩固生物知识
 
 
    白小荷被秦逸羞人的对待过多次,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喻天韧的灼热强硬地抵在她的小腹处,也让她无法忽视。
 
    再说……
 
    再说更让她无法忽视的是,她被秦逸调教得已然食髓知味的身体,早已春水涟涟。羞涩地轻轻点点头,白小荷声如蚊虫的“恩”了一声。
 
    喻天韧眸中划过一抹喜色,手上动作更加迅速。
 
    白小荷平躺在床上,长到腰际的黑发铺满了枕头,柔顺冰凉,喻天韧掬起她的一捧乌发,一股熟悉的香味萦绕在鼻尖——这是他的洗发水味道。
 
    这种洗发水是手工制作的,清淡的香味独一无二,是独属于他的。
 
    然而现在白小荷的秀发也拥有了这样的气味,让他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的气息被她沾染,然而他不仅要让她的秀发沾染上属于自己独特的气息,他也要在她的身体上印下自己的痕迹。
 
    大手一路向上,将宽大的衣服 ,房间的冷气十足,白小荷修长的腿部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让她浑身一颤。
 
    她的羞赧也让她紧紧闭上了眼睛。
 
    宽宽松松的衣服被卷起至锁骨处,粉色的小内衣也被解开推到衣服一块儿,莹润的山峰上那颤巍巍的两颗水嫩樱桃鲜灵可口,喻天韧的指尖 上去,它们翘得更加厉害,似乎在无声的邀请喻天韧低头品尝。
 
    喻天韧熟悉的那条粉色卡通小内内也被他除下,丢在床上的一角。
 
    所有的遮挡都一一被喻天韧修长的手指解开,让他好奇了整晚的秘密谷地出现在他的眼前,再也没了遮挡。水草萋萋,溪谷流水,那浓密水草中若隐若现的嫩粉无一不考验着喻天韧的心。
 
    白小荷玲珑如玉的身躯,终于彻底呈现在喻天韧的眼前。那么的细腻美好,完美无瑕。
 
    喻天韧的手轻 摸上白小荷的身子,神情越发不能自控。
 
    “小荷。”
 
    听见喻天韧唤她,白小荷疑惑地睁开氤氲着水气的眸子,呆呆地看着喻天韧,喃喃问,“怎么了?”
 
    “你真美。”
 
    喻天韧灼热的视线含笑看着白小荷,直将她的脸看得通红一片,低下头去。
 
    他低头 那颗粉红的蓓蕾,唇轻轻吸允着,灵活的舌头绕着小樱桃打着转儿,时而用牙齿轻轻拉扯,带给白小荷一阵舒爽愉悦。
 
    “舒服吗?”
 
    “恩。”羞涩的点点头,白小荷弓起身子将身体更加靠近喻天韧,她,想要更多。
 
    喻天韧发现她的小小动作,淡淡笑了,一手伸到白小荷的双|腿之间,朝那潮湿一片的桃园仙境探去。一手湿润,他将手拿出仔细看了看,又问白小荷,“这是你流出的水?”
 
    这一次白小荷嘟起了嘴,赌气不愿意回答。谁会总问这么羞人的问题呀?又不是在上课!
 
    没想到喻天韧还真“再接再厉”了,他将白小荷的双|腿分开,视线落在白小荷 ,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探究。
 
    “别啊!”白小荷惊呼。
 
    她急急地将腿部合拢,想要遮挡住被喻天韧窥见的风光,可喻天韧却固执地将她再次分开,“乖,别动。”
 
    他的手指轻轻 住溪谷里探头探脑的小珍珠,喃喃自语,“唔……这是阴帝。”
 
    “这应该是艾叶。”修长的手指沾了一点透明的汁液,仔细观察了下。
 
    再 一下那两瓣 的粉红,两指捻起来摇一摇,“唔,这应该就是书上说的YC了……”
 
    “你,你这是在干吗?”白小荷声音都带着哭腔了。她和秦逸在一起,秦逸都没有机会这么清楚地看着她的私密领地,偏偏喻天韧这么对待她,简直是带着科研精神在爱!
 
    被问到的喻天韧头也不抬,继续研究,“哦,我在巩固生物知识。”
 

    
 051  冷静自制的表象下
 
 
    巩固生物知识???
 
    白小荷内心的小愤怒抬头了!还能再荒谬一点吗?
 
    “我们哪里有学过这个?”白小荷小嘴嘟起老高,她怎么就不记得生物课上有学过这些东西。
 
    原谅她是个记忆力不怎么好的孩子,生物这东西初二毕业就该丢到九霄云外的,她根本就没放心上了。
 
    喻天韧微微抬起头,神情有些不自在,“初一,下册,第四单元,第二节……你没有上过?”
 
    “没有呀?”白小荷眨眨眼,表情很是真诚。
 
    “因为你用固体胶把那几页给粘住了。”清淡的声音在陈述事实,“欲盖弥彰的,你确定你没有偷看?”
 
    啊,想起来了,不过白小荷决定隐瞒到底,“没有!”
 
    喻天韧轻轻一笑,两指捏着白小荷胸前山峰上的红果,时缓时快地捏动,颇有点严刑逼供的意味。
 
    一阵阵刺激让白小荷愉悦之后又带着几丝不满足,她轻轻哼出声,难耐地扭动着想要躲开喻天韧的手。
 
    “你确定你没有偷看?”
 
    “看了,看了。”白小荷俏脸通红,只能羞涩地承认事实。
 
    班上所有的女生都把那几页给粘住了,又不是她一个人,他干嘛紧紧抓住她不放呀?真是倒霉!
 
    不过……
 
    “那你研究完了,是不是要放开我了。”再被他这样看下去,她真的要羞死了。
 
    白小荷挣扎着想坐起来,刚刚离床不到十厘米,她的肩膀就被喻天韧压下。
 
    他粗重的呼吸喷洒在她白净的侧脸,声音黯哑地呢喃,“现在,我们开始研究另外的。”
 
    另外的?
 
    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喻天韧的唇已经落了下来,在她白嫩的胸前四处点火。
 
    白小荷迷离的眼睛看着他清俊的脸,刚刚快要熄灭的火焰又被浇上了油,火势一下汹汹而来,几乎要将她吞没。
 
    她纤长的睫毛轻轻扇动着,身体随着喻天韧的动作而扭动。
 
    不知什么时候,白小荷再次睁开眼,发现喻天韧已经除去了身上的衣物,他深深的凝视着她,乌沉沉的眼神中欲望和克制在相互冲击。
 
    看到白小荷睁开眸子,喻天韧微微一笑。
 
    他的手指再次来到白小荷那片 ,他的手指就像是一尾灵活的小鱼,顺着溪流而上,轻车熟路地找到那颗红艳的珍珠。轻轻 之下,白小荷的身子也不觉 起来,水儿流得更加欢快。
 
     温热的水儿将喻天韧的手指包裹住,他看到白小荷已经准备好,理智尚存的眸子看了一眼那 粉红之处,扶着 的 , 。
 
    “啊……”白小荷轻吟出声,白嫩的身子上渐渐浮起浅浅的粉色。
 
    而喻天韧也是闭眸握拳,在那湿热紧致的甬道 之下,他只能用极大的毅力克制住自己,才能不瞬间释放出来。
 
    昨夜他做下占有白小荷这个决定之后,彻夜未眠地做了很多准备工作。
 
    查找资料,下了爱情动作片来研究,甚至还研读了基本有色小说,都是为了这一刻的完美。
 
    他不允许自己一无所知的面对,他要做到最好,他必须得最好!
 
    虽然他知道男生在第一次的时候,很容易因为受到巨大刺激而时间短暂,但是,他不允许自己那样。
 
    喻天韧呼吸粗重,等到那一阵强烈的刺激过去之后,他才睁开清淡的眸子,缓缓律动起来。
 
    这样的感觉太美妙,每一次冲击退出他都尝到了那种难以言喻的滋味。
 
    不枉他昨晚苦心。
 

    宝贝儿们久等了,么么哒~
    支持静笃的亲们,记得登录看文哦,注册一个账号设置成自动登录,每天就不用操心了~请用上一分钟的时间,给静笃一份支持吧,拜谢~
 052  开免提,聊天
 
 
    
    他的火热在进入她的时候,似乎不满足于此,又涨大了一圈。
 
    被包裹得更加紧致,喻天韧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然而白小荷却紧蹙着眉头。
 
    每次大姨妈走后,白小荷狭窄的密道会出现不明原因的干涸,被进入的时候她都觉得摩擦得难受。细细密密的刺痛感,让向来触觉灵敏的白小荷感觉火辣辣的。
 
    白小荷双手抵着喻天韧的胸膛,吃痛地嚷道,“疼,你停下,停下……”
 
    没想到喻天韧人是瘦高瘦高的,可是那身下的 却一点都不含糊,她的身体居然承受不了它的袭击。
 
    喻天韧置若罔闻,据他研究,女人说不要,其实是“快点,再多点”的意思,于是身下 得越发卖力。
 
    “你停下,呜呜……”
 
    白小荷哽咽着,眼睛都泛出泪水来,她控诉地看着喻天韧, 的唇也赌气似的嘟起来。
 
    “怎么了?”看到白小荷泪花闪闪,喻天韧才茫然地停止律动,轻声询问。
 
    他的巨大还深埋在白小荷的体内,渴望着更深切的接触,这一刻停下需要极大的自制力。然而硬生生停下了,他的眼神那么专注灼热,白小荷几乎有一种被他视为至宝的错觉。
 
    当下,白小荷手背擦了擦眼泪,心里的委屈少了点儿,不过还是有些埋怨,“你弄疼我了。”
 
    “对不起。”喻天韧的吻轻轻落在白小荷的唇边,“我会轻的,你不舒服就告诉我?”
 
    白小荷有些愣怔,她呆呆地看着喻天韧,心中五味杂陈。
 
    又感动,又心酸。
 
    从来没有人这么在意她的感受,将她的一切当做最高行动准则。
 
    “怎么还是哭了?”见到白小荷委屈地流泪,喻天韧心里也充满了歉意,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似乎真的勉强到她了,所以她才这么难过吧。
 
    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出去好不好,等下次你愿意的时候,我们再……”
 
    “不。”白小荷蓦然打断了喻天韧的话,“我想要给你,我……”
 
    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她羞涩而主动地将自己 环住喻天韧精壮的腰间,见喻天韧还只是凝视着她没有动作,她甚至强忍着想要退缩的冲动,拉起喻天韧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
 
    一双水雾弥漫的大眼睛羞怯怯地看着他,无声地发出邀请。
 
    喻天韧根本舍不得离开,而白小荷的主动却给了他最大的鼓励。
 
    他低头吻上她的唇, 共舞之间, 那惹火的 在她 的密道中律动,一波接一波的 席卷而来,将两人一起推上云端。
 
    白小荷的身体变得愈发的软,身下溪流潺潺,那种细密的刺痛被 的水儿冲淡,减少了许多。
 
    突然,放在床上的手机短促“滴答”一声,随后里面就传出了细弱的人声。
 
    白小荷一惊,难道是电话又被自动接通了?
 
    怎么每次都弄这种乌龙啊?!
 
    白小荷一个扭身,伸手想要去拿起手机把电话挂掉,然而手机却被另一只手指修长的手抢先拿到。
 
    瞟了一看来电显示的人,喻天韧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看看是谁。”喻天韧把手机送到白小荷的面前。
 
    白小荷好奇地一看,顿时想自杀的心都有了。什么叫报应,这就是,那打电话的人赫然就是让喻天韧发怒的杨琦嘛!
 
    “我挂了,嘿嘿……”白小荷干笑着就想伸手。
 
    喻天韧身下的 一个迅猛地冲击,深深顶入白小荷身下那 的甬道中,使得她发出一声惊呼。
 
    看着白小荷 的脸色,喻天韧语带威胁地说道,“不准!我要你开免提,跟他聊天!”
 
    什么?白小荷不敢置信地看着喻天韧,瞪大了眼睛。
  053  君子报仇,一刻嫌晚
 
 
    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说这话的人一定是慢性子!
 
    白小荷愁眉苦脸地看着手机,在喻天韧越来越凝聚着怒气的眼神中,手指轻轻点了下免提。
 
    这一点下去,顿时,杨琦中气之足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小荷,我现在机场呢,就要上飞机了。”
 
    “哦,你那里信号那么好呀?”白小荷无奈了。
 
    关键的时刻信号不好,这么“不关键”的时候,要不要这么信号好呀?
 
    “对啊,听得很清晰,你在做什么呢?”杨琦问道。
 
    做什么?白小荷回头看了一眼喻天韧,他眼神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到白小荷怯怯的目光看过来,喻天韧勾唇淡笑,将白小荷的身子抱起来,翻了个身,让她趴在床上。而他自己则扶着白小荷浑圆的 ,缓缓深入那幽深的穴道里面。
 
    白小荷半天没吭声,杨琦又重复问了一遍,“小荷,你做什么呢?半天不说话。”
 
    “嗤……”喻天韧嗤笑了一下,低头在白小荷耳边说道,“跟他说,我们在 做的事……”
 
    “不行。”白小荷细声反抗,又提了声音一本正经的清清嗓子,然后说,“杨琦,我在复习初一的生物知识。“
 
    复习生物知识?
 
    喻天韧有点哭笑不得了,亏这家伙还会活学活用,拿着他的话去糊弄人。
 
    只是,他也没多少心思去管白小荷和杨琦的聊天了。
 
    这样的 使得他的分身进入得更深,只要往前稍微再一探,就能碰触到白小荷 的 。
 
    身下的 一埋入那紧致的温热之中,喻天韧就再也无法克制,他耳中再也听不见白小荷和杨琦的gao谈声,所有的心神都被身下巨龙处传来的蚀骨 所占据。
 
    他的律动加快,每一次进入都深深刺激到那 的 ,让白小荷浑身 ,连呼吸都紊乱起来。
 
    而每一次后退,才是让白小荷的心更加吊着,因为那意味着喻天韧的冲击会更加猛烈地到来。
 
    而白小荷和杨琦的gao谈,还在断断续续地进行着。
 
    “小荷,我昨晚好开心哦,谢谢你~”杨琦的话中有些难得的不好意思,白小荷似乎能想到他这个时候,一定傻笑着在挠头。
 
    白小荷条件反射地笑了,甜甜的礼貌说道,“没关系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啊?”杨琦愣了。
 
    白小荷说完之后也愣了。
 
    应该做的?喻天韧倒是没愣,他只是加快了身体的律动,将自己的火热更深的送入白小荷的密道中,狠狠地碾压深藏了洞穴内那朵最娇柔的花。
 
  054  被狗咬了
 
 
 
    “嗯嗯……”
    
    “啊!”太深了,一阵强烈的酥麻感从小腹处传遍全身,白小荷控制不住地失声惊叫。
    
    听上去似乎在忍痛一般。
 
    这一声惊叫听在杨琦的耳朵里,他顿时紧张担忧了起来。
 
    “怎么了?小荷,你怎么了?”
 
    听到电话里杨琦关切的话,白小荷急促地呼吸两口,趴在床上,嘟着嘴对着话筒委屈地告状,“我被狗咬了!”
 
    还是一只在不停欺负她的“大狗”!
 
    “被狗咬了?疼不疼?”杨琦疑惑在那里自言自语,“我怎么没听见狗叫呢……唔,真奇怪……”
 
    “疼,呜呜。”白小荷吃疼的喊出来。
 
    听到白小荷说他是狗,喻天韧惩罚性地一挺身,更加不收着自己的速度了,他双手紧握着白小荷的腰部,那 的频率变得更加的剧烈,每一次都深深 她的最深处,那 的 摩擦着 的穴壁,让白小荷神魂俱醉,意识都变得迷迷糊糊起来。
 
    她再也无心和杨琦说话,在身体本能的诱导下,她翘着自己白洁光滑的小屁屁,前前后后地晃动,迎合着喻天韧的动作,急切的想要更多更多。
 
    两人的连接处水声四溢。
 
    一室旖旎。
 
    白小荷长长的秀发垂在身侧,一晃一晃的,像是春风里舒展枝叶的柳树枝桠,还有一些散落在她白洁的背部,墨色和白色 ,似是文人匆匆画就的山水。
 
    随着喻天韧的动作而晃动的那一对莹润的山峰顶上,两枚红果变得更加的嫩粉,透着一股艳色。
 
    感觉越来越强烈,白小荷皱眉催促,“你快点,快点…嗯…”
 
    声音带着哭腔,小猫叫一般,却说着这世上最动听的话语。
 
    喻天韧喉中发出一声低吼,也不再保留,他身子前伏,一手撑在白小荷的身侧,一手握住白小荷的 儿用力 ,几个快速的 之后,那紧致的包裹带给他无与伦比的 ,他浑身一颤,在到达了最高的巅峰之后,终于毫无保留地将一股 喷洒在白小荷的幽穴中。
 
    如灼热的岩浆一般,这股 淋在白小荷软软的 上将她烫得浑身一个激灵。
 
    一阵酥酥麻麻的美妙感觉席卷全身,热流从她的幽谷缓缓淌出。她双手紧紧攥住,蹙眉发出一声 的低吟,膝盖一软,身体无力地朝床上跌去。
 
    喻天韧一手握住白小荷一侧的丰满,重重的身子紧贴而来,压在白小荷身上,使得她呼吸更加苦难。
 
    这还不是最难为情的,更让白小荷脸红的是,现在喻天韧的分身还留在她的蜜穴里呢。
 
    她艰难地推了推喻天韧,羞涩提醒,“你,你还没出去呢。”
 
    花口一缩,她能清楚感觉到那并未完全消退的巨大还停在自己的秘密之处,似乎还在那里微微跳动。
 
    “外面太冷了。”喻天韧轻笑。
 
    对的,外面冷气十足嘛,还是里面暖和啊,四季如春是吧?
 
    白小荷无奈了, 嘴不说话,手指无聊地玩弄着自己的头发。
 
    突然胸前触电一般,传来一阵激荡的 ,低头一看,他的手指还在戏弄着她,不断摩挲着掌中白嫩顶端那颗 的红果。
 
    这么爱欺负人?那她也要!
 
    白小荷使坏的心思也上来,她悄悄一用劲儿,花口处便骤然一缩,将喻天韧的 再次紧紧地夹住。
 
    “啊……”刚刚释放后的 顶端很是敏感,这么一夹一缩,喻天韧仿佛感觉自己的魂儿都被吸引了那个 里。
 
    “你呀。”抬头看到白小荷眼中的小得意,他埋在白小荷的乌发中,发出一声吟叹。
 
    白小荷的手机孤单地被遗忘在一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喻天韧早已关掉了免提,杨琦的焦急的声音被锁在小小的听筒里,很久都没有在两人耳边响起。
 
    直到白小荷好奇地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她才听到杨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小荷,小荷你还好吗?有没有流血?”
 
    “我……”还没说出口,她的话就被杨琦打断。
 
    “你别担心,别哭,我就过来了!”
 
    随即,似乎杨琦真的在跑动,信号也变得有些断续。
 
    模模糊糊中,白小荷似乎听到一个中年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狗崽子,给劳资回来,看劳资不把你丢到部队里练死你!”
 

    更新送到,嘿嘿~
    宝贝儿们久等啦,都吃完饭了吧?中午不要饿肚子哦~
    静笃先去休息了~拜托宝贝儿们登录看文,留个言什么的,给静笃一份支持吧,么么哒~
     055  都不吃亏
 
 
 
 
    急速的脚步声,还有周围人群嘈杂的喧哗声,从听筒里断断续续传出。
 
    杨琦要来找她。
 
    他在努力想要从机场赶来她的身边。
 
    想到杨琦滚落在肩头那烫人的泪水,白小荷突然沉默下来,神情都有些恹恹的。
 
    一看她这没精打采的样子,喻天韧心情莫名变得有些阴郁,他双手撑起从白小荷的身上起来,靠在床头闭上眼小憩了片刻,翻身下床。
 
    他套上一条裤子,打开阳台上的门去接了一盆水回来,将毛巾拧干,他低头给白小荷轻轻擦拭。
 
    经过刚才的 ,白小荷的身边遍布着暧昧的红痕,还有可疑的白色液体从秘谷中流出,沾到 。
 
    她本来就是一磕碰就容易导致青紫的体质,更别说是不收力气地狠握了,在刚刚极度的欢愉中,被喻天韧紧紧握住的腰侧此刻都是青紫一片,看上去有几分可怜。
 
    真是个瓷娃娃,得捧着 的。
 
    喻天韧低低叹了口气,看来自己下次得注意点别弄疼她了。
 
    他擦拭地很小心,特别是看到那片青紫的时候,眉头更是微微皱起,动作也越发轻柔了起来,生怕弄疼白小荷这 的瓷娃娃。
 
    看得出他动作并不熟练,生硬而笨拙,但是那份温柔和仔细却是太难得。
 
    难以想象,这样一双修长的手,原本应该是握着笔,在纸上唰唰写下各种方程式,解着难题的。
 
    此刻,他却用这双解题的手,这么虔诚的擦拭着一个女生白洁嫩滑的 。
 
    房间里冷气十足,湿湿的毛巾一接触到白小荷的身子,顿时让她打了个寒颤。她还以为喻天韧又要搞什么鬼,一转头却发现他认真地给自己在擦拭,顿时觉得自己小人之余又有些感动。
 
    她并不是个矫情的人,反正早都被看光了,此刻喻天韧给她擦拭身体,让她打开 ,她也乖乖听话,不过听话不代表她没有意见。
 
    “你怎么用冷水呀,应该要热水,知道么?”白小荷是个知道心疼自己的人,这不,还指使上了。
 
    喻天韧的目光落在那片粉色的花口处,那里被 得有些红肿,用冷水洗只怕是不舒服,于是点点头。
 
    “好。”
 
    喻天韧过去拿了个开水瓶加了一点热水,又重新打湿了毛巾,问,“温度怎么样?”
 
    白小荷眼睛弯弯的笑了笑,享受的眯起了眼睛,“还不错呀。”
 
    秦逸说得对,白小荷的确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就看她现在,被喻天韧这么一温柔的对待,刚才为杨琦涌上的愁绪,早被她忘到九霄云外了。
 
    不过,再怎么擦拭身上还是腻腻的难受,白小荷干脆起身去洗澡,没想到她前脚刚进卫生间,喻天韧后脚也进来了。
 
    这个卫生间并不是很大,两人在里面就显得不那么宽敞了。
 
    白小荷推一推喻天韧,“你先出去呀,我想冲凉呢。”
 
    “我身上也难受呢……”喻天韧有些无奈地说。
 
    见白小荷眼睛无辜地看着自己,还是有些不情愿,喻天韧又说道,“我也不穿衣服洗澡,你不吃亏。”
 
    也是,自己感觉不舒服,他肯定也是一样。
 
    看了看四周狭小的空间,白小荷皱着眉头略略思考了一下,妥协的说道,“那好吧。”
 
    一起洗就一起洗,你看我,我看你,大家都不吃亏。
 
    可某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世界上穿衣服洗澡的只怕也没有几个。
 
  056  采蘑菇的小姑娘
 
 
 
    夏天的温度很高,水管子里的水也被晒得有些温热,两人干脆没有开热水器,就着凉水冲洗。
 
    卫生间里有点闷闷的,这个温度礸ao垢媸省
 
    白小荷爱干净,沐浴露在身上抹了许多,身上一寸寸都要洗到。除了这个,她还特别有顺序,一板一眼的,先洗脸,再洗脖子,然后从 一直洗到小巧圆润的脚趾头。
 
    洗完小腿白小荷一抬头,顿时被眼前的一个物体给惊到了。
 
    这东西软软的,感觉小小的,脑袋有点大,跟一颗生长在灌木丛里的粉色小蘑菇一样。
 
    白小荷好奇地伸出手戳了戳,指甲刮到小蘑菇的顶端,她几乎是立刻就听到了喻天韧清冷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啊?她抬眸看了看喻天韧脸色的神色,见他没有不快,于是低下头又继续研究,“原来你这儿是长成这样的呀?”
 
    她突然惊讶地小小叫了一声,睁着清亮的大眼睛惊喜地说道,“这就是 诶!”
 
    白小荷小手握住喻天韧身下软软的两颗圆圆的小球,捏捏 的,玩得不亦乐乎。
 
    她长长的头发用发圈在脑后胡乱扎起,随着她的动作在脑后一晃一晃的。喻天韧低头只能看到一个乌鸦鸦的脑袋埋在他 之间,那双不安分的小手好奇地左捏捏,右捏捏。
 
    他心中熄灭的火气又蓦地抬头。
 
    而这直接的后果是……
 
    “喻天韧,你看,它变大了!”白小荷抓着喻天韧的 子摇一摇,开心地跟他汇报。
 
    这东西真的太神奇了,和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能伸能缩的。
 
    虽然她和秦逸有发生过亲密的关系,但是她躲秦逸还来不及,别说多在他身上停留一秒,秦逸欺负她的那玩意儿,她从来没有想要去看一眼的冲动。
 
    现在她无意地看到喻天韧的男性领地,好奇地看着喻天韧的 在她的注视下迅速变大,终于玩心大起,戳戳这里,捏捏那里。
 
    不过这样的研究对喻天韧来说可就是折磨了。
 
    他呼吸蓦然变得急促,身子微微弓起,双手撑在卫生间的墙壁上,刚刚才平息的血液又开始沸腾起来。
 
     的 慢慢抬头,在白小荷的手中微微弹跳着,很是活泼。
 
    喻天韧的身下之物顶端特别大,中间还透出一些些的粉色,顶端下方的柱状物则青筋密布,颜色也比较沉。
 
    白小荷纤细的手指轻轻戳了戳顶端的小帽子,问喻天韧,“你说,这个像不像一颗小蘑菇呀?”
 
    “那你呢?”
 
    被喻天韧这样一问,白小荷捂嘴笑起来,笑够了才说,“我是采蘑菇的小姑娘。”
 
    采蘑菇的小姑娘,也是,昨天还采了一颗呢!
 
    自己的灼热被白小荷翻来覆去的看,喻天韧脑中却无意划过昨天他脑中幻想的一幕,声音蓦地变冷,“你昨晚不是刚看到吗?”
 
    “啊?”白小荷想了一下才知道他说的是杨琦,嘟了嘴可惜地说道,“天太黑了啊,根本就看不清楚,只知道是根热热的棍子。”
 
    原来在这女人的心里,杨琦的那里和棍子没两样,起码她第一次看到男人的 是自己的。这么一想,喻天韧心中稍微有些平衡了。
 
    “那我和他谁的大?”喻天韧黯哑的嗓音淡淡响起。
 
    哎,男人总是计较这些问题。
 
    这要怎么回答呢?毕竟自己没用尺子量过不是?
 
    不过看喻天韧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白小荷还真拿出了做数学题的精神仔细思考起来,半晌得出一个结论,“你的比较长,杨琦的比较粗啊,不过硬倒是都挺硬的……唔,不知道杨琦的 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跟你一样软软的呢?好想再看看啊……”
 
    “还想看?”喻天韧食指和拇指捏了捏白小荷的脸蛋儿,警告道,“以前就算了,以后不准再看别的男人!”
 
    “别捏,疼疼疼……”白小荷吃疼地捂着脸,一脸委屈地看着喻天韧。
 
    这人,怎么这么爱翻旧账呀。
   057  请你吃蘑菇
 
 
 
 
    “那你想怎么样嘛!”
 
    白小荷蹲在地上,微微仰起白净的小脸,看着喻天韧。
 
    她的长发散落在两肩和胸前,那两颗粉色的小樱桃被在墨色中时隐时现,如那墨色荷叶间的粉色小荷尖。
 
    从喻天韧这个角度看下去,能清楚看到白小荷胸前的挺翘,那浑圆的弧度美好得让人沉醉,他只想深深埋在那两团 中,  。火焰渐渐在他清冷的眸子中 起来,他身下的 也越发的 。
 
    想怎么样?喻天韧低低笑了,腰部往白小荷的唇边一送,“请你吃蘑菇,怎么样?”
 
    啊?要她吃这个?
 
    白小荷看着眼前的 ,不自觉地伸出舌头 舔嘴唇。
 
    “这么大,我能吃得下吗?”她疑惑地嘟囔着。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喻天韧步步引诱。
 
    “好吧。”
 
    从来没有吃过这儿,好奇心大起,白小荷也很想知道这东西吃到嘴里是什么感觉。
 
    她张开 的唇 那圆圆的顶端,青涩地 着它,她的舌尖在 的顶端 着,划着圈儿,口中温热的 将喻天韧的 打湿。
 
    那上面沾惹的点点透明,早不知道是水,还是 本身分泌的 ,又或者是白小荷口中的甜美 。
 
    “好吃吗?”
 
    “唔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