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小荷欲绽_小荷欲绽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小荷欲绽

小荷欲绽-第4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我该怎么办呀?”她紧紧|咬着下唇,眼中浮现一层水汽,可怜兮兮地看着喻天韧,声音都带上哭腔了。
 
    反正丢脸丢了个彻底,白小荷所幸求助上了喻天韧。
 
    喻天韧看着她这模样,无奈地安慰,“回去时候小心点。”
 
    “不行!”白小荷飞快地否决,“会被人看到的,呜呜……出了汗,贴着,呜呜……会丢人……”
 
    说着说着,白小荷真哭了起来。
 
    她肩膀一颤一颤的,一双红红的眼睛无辜的看向喻天韧,活像一直受了惊的兔子。
 
    这下轮到喻天韧头疼了,他是个男生,怎么知道如何让女生在没穿小内|裤的情况下安全回到寝室呢?这简直比做奥数题目还难。
 
    “要不,要不你借我?”白小荷突然脑海闪过一道灵光,试探地问道。
 
    话一出口,她顿时眼睛一亮,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自己变不出小内|裤,可是喻天韧肯定有呀!
 
    她焦急地恳求道,“借我嘛,借我嘛,我会洗干净了还给你的。”
 
    “借什么?”喻天韧皱眉问。
 
    白小荷湿漉漉的眸子忐忑地看着喻天韧,绕着手指小声挤出两个字,“内|裤……”
 

    为了让亲爱的们少等点儿时间,先送上一更~
    么么哒~
    感谢每一个宝贝儿的支持和留言,群么么~
038  指尖的湿润
 
 
    喻天韧怔愣住,“我的……内|裤?”
 
    “嗯嗯。”白小荷红着脸点头,希冀地看着喻天韧,“你,你可以借我吗?”
 
    借其他衣服都还好说,可这借内|裤,喻天韧还真的第一次遇到,半天半天都反应不过来。白小荷这个问题真的再次把他给难住了。
 
    “呜呜……”
 
    白小荷见喻天韧半天都沉默不语,急得又哭出来,一抽一噎的好不可怜。
 
    “好,好吧。”喻天韧真的拿白小荷没有丝毫办法。
 
    “真,真的?”
 
    白小荷止住哭声,嘟着嘴委屈地看着喻天韧,那一抹唇上的嫩粉被泪水沁润越加的鲜活。
 
    “恩。”喻天韧瞥见那一抹色彩,视线被灼烧一般,迅速移开眼。
 
    在柜子里翻了半天,喻天韧才神色纠结地把一条蓝色纯棉内|裤递给白小荷。
 
    白小荷快速接过来,就往阳台上的小厕所里面钻。
 
    在卫生间穿上小内|裤后,白小荷长长舒了口气,也有时间对着镜子照照了。
 
    镜子里的她头发散乱,泪水汗水混成一片,一副跑了个八百米的狼狈样。白小荷活了十多年还没有在外人面前这么狼狈过,她打开水龙头洗了脸,把头发也用手指拨拉顺了才走出卫生间。
 
    看到喻天韧,白小荷特别不好意思,她手指紧紧抠着小挎包的背带,说话跟蚊子嗡嗡叫一样。
 
    “喻天韧,谢谢你。”
 
    “擦擦。”喻天韧没提刚才的事情,拿起一张纸巾递给白小荷。
 
    白小荷擦了擦脸上的水珠,红着脸跟喻天韧说再见,没等喻天韧回应,她就一溜烟逃之夭夭。
 
    如果给她配一个动漫形象,那一定是双|腿变成车轮子,身后还带着一串飞扬尘土的那种。
 
    喻天韧看着白小荷仓皇逃走的背影,眼神幽暗,他低头看了看右手拇指和食指,微皱的眉头显示出他内心的犹豫和挣扎。
 
    最终,他终于把指尖放到鼻子底下,闭眼轻轻嗅了一下。
 
    一股淡淡的清甜味儿,从指尖上散发开来,若有似无地萦绕在鼻尖。
 
    指尖触碰在一起再分开,似乎还有些黏黏的粘|稠|感从指尖传来。
 
    这是他给白小荷理裙子的时候,手指碰到湿润。
 
    不像是汗水,那,是什么呢?
 
    速来清冷的喻天韧,心跳猛然加速,第一次,他的心里略微有些了悸动。
 039  白小荷,我来了!
 
 
 
    体育成绩向来在及格和不及格之间徘徊挣扎的白小荷,一口气从男生宿舍跑回宿舍。
 
    一口气上六楼,回到寝室后眼睛直发晕,脸色酡红地瘫倒在桌子上。
 
    “你没事吧?”有个温温柔柔的声音响起。
 
    白小荷艰难地转过头,看到一个穿着湖绿色裙子的女孩子担忧地看着她。
 
    女孩子扎着高高的马尾,五官虽然平凡,但是却很耐看,透着一股子温婉的味道。
 
    “没事。”白小荷摇摇头。
 
    只是跑累了而已。
 
    “我叫文颐,睡那个床,你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文颐指了指把白小荷对面的床。
 
    白小荷微微笑了,点点头,“你好,我叫白小荷。”
 
    休息了一会儿,白小荷心跳平静了点。
 
    出了很多的汗,身上像包裹了一层保鲜膜一样, 地难受,再说她还穿着一条不合尺寸的男士 ,也觉得不舒服,于是拿了衣服准备洗澡。
 
    四人间里面虽然也有卫生间,可是里面没有热水器。
 
    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状元的待遇呀。
 
    还好秦逸走之前给她打了两开水瓶热水,白小荷舒舒服服洗了个澡之后,感觉整个人重生了一般。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正在换睡衣的文颐转头一瞟,顿时眼睛都看呆了,呆呆拿着衣服都忘记穿上。
 
    白小荷特意穿了一条让人感觉清凉的天蓝色的齐膝的短裙,明亮的天蓝衬得她的皮肤越加白净如雪,再配上那一双氤氲着雾气的水灵眸子,白小荷整个人清新而秀美。
 
    “你看什么?”白小荷一边笑着问文颐,一边拿着毛巾细细擦着长及腰际的头发。
 
    “你简直判若两人啊!”
 
    白小荷想起刚才的事情,微微红了脸。
 
    也怪不得文颐惊叹,实在是自己刚才太狼狈疯癫了一点,都快赶上杨乐儿那家伙的节奏了,伤不起啊。
 
    想到杨乐儿,白小荷微微失了神,不知道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在想自己呢?
 
    “白小荷,我来啦!”一声粗吼在门外响起。
 
    幻听吧,怎么像是乐儿的声音?白小荷甩了甩头。
 
    “白小荷!”又是一声大吼,声音由远及近。
 
    哐嘡。
 
    脆弱的木门被一脚踢开,一个剃着小平头穿着运动服的人蹦了进来,浑汗如雨不说。手上还抱着个篮球,一看就是刚从球场上下来的。
 
    “啊啊啊啊啊啊……”文颐陡然尖叫起来,双手护住只穿着小内衣的上身,飞快地朝卫生间奔去,在里面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怒骂,“臭流氓!!!”
 
    “臭流氓?”杨乐儿瞪大了她的小眼睛,不敢置信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苦着脸哀怨的朝白小荷控诉,“我不就是平了点嘛!至于每个人都把当女汉子吗?”
 
    这世道,真太忧伤了点!
 
    白小荷捂着嘴捧着肚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脸都酸疼酸疼的。
 
    半响,她才在杨乐儿郁闷的眼神中止住了笑。
 
    “文颐出来吧,乐儿是女生。”白小荷走到卫生间里敲了敲门。
 
    “啊?”如果说文颐原本很是生气,甚至都快迁怒白小荷的话,那现在就是尴尬得要死了。
 
    “你怎么过来了?”白小荷问杨乐儿,现在乐儿不是应该在高中部吗?
 
    白小荷递给杨乐儿一瓶水,她马上就咕噜咕噜喝了个底朝天,手背揩去唇边的水迹,笑着说道,“我走了关系,作为体育特招生进了市重点了,嘿嘿。”
 
    杨乐儿指了指白小荷床位旁边的一个床,挑眉得意说道,“这就是我的窝了,我问了你姑姑的,知道你在这个寝室,报名的时候就特意选了这个寝室,怎么样,以后有我罩你,你是不是特别有安全感啊?!”
 
    白小荷踮起脚尖朝那床上看去。
 
    深蓝色的床单,上面随意丢着一床竹席,一个枕头。干干净净,再也没有了别的东西,果然是杨乐儿的风格。
 
    晚饭的时候,另外一个女生也住进了宿舍,叫景凌,是个有着冷淡气质的女孩子,跟喻天韧有得一拼。
 
    白小荷的高中生活,拉开了序曲。
 

    小荷同学的高中生活已经开始了哦~
    和喻天韧的JQ,咳咳,那必须必会有滴~
    不过为了肉而肉会失去了小黄文的真谛是吧,嘿嘿~
    宝贝儿们,稍安勿躁哦,马上就来~
 040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看着手中洗干净了的男式小内|裤,白小荷发愁了。
 
    洗是洗好了,怎么晾晒真是个难题,就算现在是夏季衣服干得快,她也不敢堂而皇之晾在阳台上啊。
 
    要是寝室人一问起来,她总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的糗事吧?
 
    没奈何,白小荷只能打算趁着寝室人都不在的时候,偷偷用吹风机把 吹干。
 
    吹干小内|裤的时候,手指尖触碰到内|裤前方的凸起,白小荷小脸瞬间变得通红。
 
    当时情急之中她还没觉得异样,现在一回想当时的情形,白小荷简直羞愧欲死。
 
    自己居然跟喻天韧借内|裤,这举动真的大大超过了普通朋友的界线,真不知道喻天韧会怎么看她,一定会觉得她不知羞耻吧。
 
    好不容易一个愿意为自己出头的朋友,可能就要这样失去了,真的好可惜。
 
    白小荷沮丧地嘟起嘴。
 
    秦逸那个该死的家伙,要不是他,自己怎么那么丢人,下次一定要让小姑姑狠狠收拾他,哼!
 
   内|裤吹干了,虽然很想把这件事当做没发生过,甚至把小内|裤直接丢进垃圾桶就好,但是一根筋的白小荷纠结挣扎了很久之后,还是用一个黑色塑料袋装起来放在小挎包中,准备下午上课的时候还给喻天韧。
 
    侥幸考上市重点的白小荷被分在普通五班,算是最末的一个班级了。
 
    喻天韧是尖子中的尖子,自然在强化一班。
 
    一班到五班都在二楼,一字排开,很好找,难不倒天生路痴的白小荷。
 
    铃声响起,在白小荷的忐忑和心不在焉中,第五节课终于结束了。
 
    白小荷龟速挪到喻天韧班门前,小声请求一个女生帮忙喊一下喻天韧。
 
    等了一会儿,喻天韧出现在班级门口,清淡的气质,俊逸的外貌顿时吸引了很多女孩子的注意。
 
    “找我?”
 
    “嗯嗯。”白小荷细密的贝齿咬着下唇,从包包里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喻天韧。
 
    “这是什么?”喻天韧淡淡问。
 
    再次看到白小荷,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好像有点期待,可一想到那日指尖上湿 腻的感觉,他又觉得有些异样,心里某块地方不受控制地跳动,再不归他所管。
 
    白小荷墨葡萄似的眼中闪过一丝为难,支支吾吾半响才说道,“就是,我找你借的那个。”
 
    内|裤?
 
    喻天韧头疼地看着死脑筋的白小荷,这个,穿了之后丢了不就好了吗?还真洗干净了送来,他真是服了。
 
    “还真还回来,丢了不行?”
 
    啊,丢了?白小荷真的有考虑过这个做法,只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嘿嘿……”
 
    白小荷尴尬笑了笑,固执地把叠得整整齐齐的塑料袋gao给喻天韧。
 
    顺便没话找话,“哎呀,你在一班啊,真好,感觉教室都比我们班大。”
 
    “规格都是一样的。”
 
    “啊?”
 
    “除了人不同,别的都一样。”听着白小荷明显转移话题无厘头的话,喻天韧微微勾起了唇角。
 
    “哦,真羡慕你们。”想着下周高一新生会有一次摸底考试,白小荷就觉得头疼。“要是我成绩也和你们一样优秀,该多好啊,就不怕考试了。”
 
    说起考试,白小荷还真带上了几分愁绪,她微皱眉头,眼中又是羡慕又是担忧,把尴尬难堪什么都忘一边儿了。
 
    看到白小荷苦恼的样子,喻天韧嘴比心快,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我给你补课。”
 
    “啊?”白小荷呆住了。
 
    “周末。”
 
    刚好上课铃响了。
 
    喻天韧黑如点墨的眼眸状似无意地看了白小荷一眼,走进教室。
 

    静笃真的表现好好啊,我是辛勤的小蜜蜂呀~
    宝贝儿们快点来表扬我嘛~
 041  你爱好真奇怪
 
 
    晚自习结束后,喻天韧回到寝室。
 
    他从书包中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清冷的眸子中满是兴味、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亏那迷糊的家伙说得出口。
 
    他嘴角 一抹淡笑,修长白皙的手指,打开塑料袋。
 
    突然,喻天韧眼睛倏地眯起,随后哑然失笑。
 
    他视线所及之处,黑色的塑料袋里赫然放着一条粉色带着小蕾丝边儿的小内内,上面还印着可爱的卡通图案,如果没认错,应该是宠物小精灵里的胖丁吧?
 
    ……
 
    白小荷一天的心情都很好,喻天韧说要帮她补习诶,那是不是说明他还把她当朋友呢?
 
    有个学霸的好朋友,那感觉简直比入手一台爱疯五还要值得炫耀!
 
    下了晚自习,白小荷还专门去商店买了几桶泡面,准备带到寝室给杨乐儿的。她是体育生,平时除了上课之外还得集训,一到晚上就在床上打滚说肚子饿,给她买点干粮,省得她晚上总是饿着肚子入睡。
 
    提着一大袋子方便面,白小荷愉悦的回到寝室。
 
    “小荷,小荷,过来!”一进寝室,站在阳台上的杨乐儿就挤眉弄眼地朝她招手。
 
    她把塑料袋放在杨乐儿的桌上,朝杨乐儿走去,“怎么了?”
 
    杨乐儿神秘兮兮地把她往卫生间拉,到了里面马上把门反锁,贼笑着拿出一条蓝色男式内|裤,“白小荷,看不出嘛!你爱好还真特别呀!”
 
    视线一碰触到这熟悉的小内内,白小荷顿时傻了。
 
    “这……”白小荷快速问杨乐儿,“你这是从哪里拿到的?”
 
    她的大脑简直快要当机了,怎么还给喻天韧的小内|裤还在寝室呢?
 
    “你床上啊!”杨乐儿不解地看着白小荷,“你干嘛藏着一条男生的内|裤啊?你要是想男人了,根本用不着这样的,为啥不找我堂哥啊,他真的很不错诶,你别看他跟个粗人一样不讲道理不爱干净还总是凶人脾气不好……其实,他还是不错的……”
 
    白小荷只听得杨乐儿在耳边絮絮叨叨的,却一句话都没有入耳,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
 
    送给喻天韧之前,她还捏了捏塑料袋,那塑料袋里明明是有东西的,现在 在这儿,那塑料袋里到底放着什么呢?!
 
    白小荷顿时慌了。
 
    “乐儿,我先出去一下,等等就回来!”白小荷急急地抢过杨乐儿手上的 ,夺门而出,又开始挑战极限了。
 
    她只能寄希望于喻天韧还没有打开塑料袋,现在赶紧跑去男生宿舍找他拿回来,希望还来得及。
 
    夜色中,昏黄的路灯驱散着浓浓墨色,路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行走。
 
    白小荷气喘吁吁地一路狂奔,终于跑到了男生宿舍楼下。
 
    掏出手机,给喻天韧拨过去。
 
    “喂?”一阵让人等着难耐的铃声过后,听筒里响起喻天韧清冷如流水的声音。
 
    “喻天韧,你,你打开……那个塑料袋没?看到我还给你的 了没?”白小荷上气不接下气地急急问。
 
    别说白小荷不聪明,她还玩了个小心眼呢。要是喻天韧说看到了小 ,那肯定是打开过了,在安慰她,那样她就会马上转头走,再不出现在喻天韧面前了。
 
    除非他还没打开,那才有挽救的机会。
 
    那边短暂沉默了一下,回道,“没有。”
 
    白小荷松了一口气,心里的忐忑少了几分。
 
    “那你赶紧拿下来,我……我,我那个有点事。”支支吾吾的,真不知道怎么说。
 
    “好。”
 
 042  少女的清甜
 
 
    喻天韧放下手机,并没有急着出门。
 
    他手上拿着让白小荷着急上火的“罪魁祸首”,好奇地仔细看了又看。
 
     的颜色,触感柔|软的面料,还有边上那精致可爱的蕾丝,无一不显示出这是少女最私房的秘密。
 
    想着这条可爱的小内内曾经包裹住那浑圆的部位,他的手就像是着了火,这火从指尖一直蔓延到心里,直烧得他眼眸被情愫一点一点占据。
 
    放到鼻尖闻闻,依然是那清甜的少女幽香。
 
    深深呼吸,喻天韧闭眼睁眼的瞬间,掩饰好内心的情绪,眼中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模样。
 
    他将手中的粉色按照原样放回,拿着黑色塑料袋下楼。
 
    走到寝室的大堂处,他一眼就看到白小荷在门口台阶下走来走去,不时还孩子气地一跺脚,似乎在懊恼自己的失误。
 
    这人,完全颠覆了他以前记忆中,那文文静静的模样。
 
    他轻轻一笑,走下台阶。
 
    白小荷感觉一个人影走近,马上转头看去,一见到是喻天韧,刚刚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勇气,顿时荡然无存。
 
    她羞怯地走到喻天韧面前,看着喻天韧手中的黑色塑料袋,想去抢过来,可是又不敢,只能眼巴巴看着喻天韧手中的袋子,活像一条摇尾乞食的泰迪。
 
    “还要借?”喻天韧明知故问。
 
    如果白小荷仔细看喻天韧的眼睛,一定会看到他眼中的浓浓笑意,可是偏偏她连头都不敢抬起。
 
    “不,不借,我,我就是检查一下。”
 
    “给。”喻天韧把手中的东西递给白小荷。
 
    白小荷心里暗暗侥幸的时候,又听得面前人凉凉来了句,“这么着急,穿上瘾了?”
 
    能别这么毒舌吗?
 
    白小荷一下子脸变得通红,还好现在灯光很暗,夜色很好的掩饰住了她的羞囧。
 
    她欲盖弥彰地背过身去,快速打开塑料袋,一看到里面的东西,她顿时惆怅地闭上眼,那条粉色的小内内简直让她不忍直视。
 
    看着它,她就觉得自己是个天大的笑话!
 
    还好喻天韧没有看到,不然自己死一万次的心都有了。
 
    迅速把东西掉包,白小荷故作镇定地把塑料底还给喻天韧,还自作聪明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迷糊。
 
    “那个,我刚才检查了,没有错。”顿了一下,为了加强自己说话的真实性,还问道,“你要不要检查?”
 
    “哦。”喻天韧如她所愿,打开塑料袋看一眼,“没错。”
 
    “哎,我就说我不会弄错,呵,呵呵,就是来确认下。”
 
    喻天韧淡淡看了她一眼,“哦,你真有心!”
 
    听到这淡淡的一句话,原本觉得喻天韧一定没有发现真相的白小荷,瞬间开始自我怀疑了。
 

043  火热的心
 
 
    白小荷在女生宿舍关门的最后一刻,赶到了。
 
    喘着气慢腾腾爬上六楼,白小荷又悲伤又欣慰地发现,她要是再这么来几次,下次体育考试必定是优秀。
 
    市一中周末不限电,但周一到周五是十点半熄灯,白小荷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没电了。
 
    杨乐儿站在门口,拿着一个手电焦急地等着她。
 
    一见到她人,劈头盖脸就骂,“有什么不能明天去做吗?要是被值勤的老师给抓了,看你怎么办!”
 
    白小荷心里的事情放下了,心情也很好,微微笑着拉起杨乐儿的手,“好乐儿,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嘛!”
 
    “好吧,赶紧洗个澡,我给你照着。”
 
    “恩,乐儿你最好了。”
 
    兑好水,白小荷拿着睡衣进了卫生间。
 
    白小荷在黑暗的卫生间中慢条斯理洗着澡,有一搭没一搭和外面的杨乐儿说话。
 
    “小荷,我哥刚给我电话了。”杨乐儿语气有点失落。
 
    “杨琦吗?”
 
    “恩,他要回家去读书,可能下星期就走了。”
 
    白小荷一愣,“回家?这里不就是他的家吗?”
 
    那个高高大大的阳光男孩,她还记得靠在他胸膛上的时候,他那强健有力的心跳,还能回想起他死死凝视着她的时候,那炙热的眼神。
 
    还有,还有那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他初中的之前一直住在爷爷家,不肯回内蒙古,现在要回去读书了呢。”
 
    “为什么?”
 
    “哎……”几乎从不知道愁滋味的杨乐儿叹了口气,“还不是为了你。”
 
    这一声叹息重重压在白小荷的心上,她瞪大了眼睛,惊讶问道,“为我?”
 
    “恩,他爸爸说你考上了市重点,他却只能上个普通高中,就算走关系到了市重点也不是个男人,配不上你……就这样,他就被忽悠得同意回去读军校了。”
 
    “军校啊……”杨乐儿有些感慨,又幸灾乐祸,“那可是几乎没女生的地方,哈哈……要不是为了你,他肯定要呆到高中毕业。”
 
    为了她?
 
    她真的那么重要吗?
 
    白小荷失神地用毛巾掬起水淋在身上,心里一阵飘忽。
 
    她感觉自己手中,被放入一颗火热的心,这样的让她受宠若惊,不敢置信。
 
    听着里面时响时停的水声,杨乐儿揉了揉拿着手电筒的胳膊,又说道,“他这个周末会过来看我,说是看我,切……谁不知道他那点儿心思啊。你要是方便,就见他一面吧。”
 
    “恩。”白小荷应了。
 

    睡了起来,赶紧码字~一刻都木有耽误~
    宝贝儿们,中午休息好了没呀?

    044  狗头军师
 
 
    “这里,这里!”
 
    白小荷和杨乐儿刚走到校门口,就看到杨琦跨|坐在摩托车上一脸灿烂的笑容,兴奋地朝她们挥手。
 
    等两人走近,杨琦上扬的唇角咧得更开了。
 
    “都中午了,先去吃饭吧。”杨琦明亮的眼睛直直看向白小荷,眼神灼热。
 
    白裙乌发,眼含秋水,这就是他心爱的女孩,纯净清澈,像一捧深山里的清泉。
 
    白小荷在杨琦炙热的眼神中,红着脸微微低下了头,细嫩洁白的脖颈弯出一个美好的弧度,像是天鹅湖畔栖息的白天鹅。
 
    “走啦,边吃饭边看,有得是时间!”杨乐儿没好气地踹了杨琦一脚。
 
    看看看,没见白小荷都害羞了吗?一点都不知道遮挡,怎么追女生啊!
 
    真是个蠢|货!
 
    第一次请白小荷吃饭,杨琦特意找了个比较好的饭店,订了个雅座。
 
    吃了一会儿,白小荷想上洗手间了,跟杨乐儿说了一声,杨乐儿却破天荒没有说要陪她。
 
    猜着杨乐儿可能要和杨琦说话,白小荷没有勉强,自己去了。
 
    等到白小荷一走,杨乐儿就敲了敲碗,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杨琦,“你难道不会含蓄一点吗?”
 
    杨琦苦着脸虚心求教,“我该怎么含蓄呢?”
 
    他的确没有追女孩子的经验,之前都是女生给他写情书,他为了给白小荷写一封情书不仅查了很久的摆渡,还练习了很久的钢笔字好不好,那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小荷是个很腼腆的女孩子,你要用诚意打动她。”杨乐儿当起了狗头军师,一板一眼地教导杨琦,“诚意!诚意你知道吗?”
 
    “怎么表示诚意呢?”
 
    这……杨乐儿也被问倒了,这她也不知道啊,但是又不愿意刚摆出一副爱情宗师的架势之后,就自己拆自己的台,所幸乱出馊主意。
 
    “要不你就直接扑到小荷?”
 
    杨琦眼睛顿时亮了,这个他喜欢!
 
    “可是没机会啊!”他又苦恼了。
 
    “没机会就制造机会嘛。”说道这个,自从上次和白小荷在KTV目睹了那激|情|戏码之后,杨乐儿一回家就热情高涨地搜集了很多的H文来看,理论知识空前丰富,现在十分想找个人来实践实践。
 
    经过不断的探讨,最后,两人阴险地对视一眼,把作案地点定在了KTV。
 
    要是小荷也和杨琦在KTV缠绵一场……想想杨乐儿就想偷笑。
 
    估摸着白小荷快从洗手间出来了,杨乐儿不放心地叮嘱,“你记得啊,记得我说的话!”
 
    “恩!我保证!”杨琦拍拍胸膛,就差没宣誓了。
 
    “加油!”
 
    吃完饭,杨乐儿提议去KTV唱歌,白小荷没啥思量的就同意了。
 
    三人在昏暗的包厢中唱了一会儿歌,杨乐儿在杨琦使眼色使到眼抽筋的时候,终于坏笑着开了口。
 
    “小荷,我出去买点东西,你们继续唱,我就回来了。”
 
    “好的。”白小荷点点头。
 
    狭小的包厢中,突然走了一个人,变得空旷起来。
 
    伴奏自顾自放着,却没有人再继续唱。
 
    闪烁的灯光下,白小荷和杨琦都安静坐着,一人占据一个角落。
  045  月亮害羞了(1)
 
 
    感觉到气氛的微妙,白小荷有些坐立不安。
 
    她偷偷看了一眼杨琦,发现他眼神炙热,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顿时一下心跳加快,下意识地起身就想离开。
 
    “别走。”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纤细的胳膊突然被一只温热的手拉住。
 
    杨琦闪亮的眸子在昏暗的环境中熠熠发光,像夜幕中的星子一般,他眼中满是恳求和希冀。
 
    见白小荷迟疑,他又急急说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白小荷推开他的手,隔着一段距离坐下来。
 
    杨琦有心想要说话,却嘴拙,不知道怎么表达,而白小荷却纯粹是因为害羞,她本来性子就比较腼腆,不是属于很能聊的人,再说她也很少有单独和男生相处的机会,一时间也尴尬无言。
 
    只有歌声流淌在小小的包厢中。
 
    杨乐儿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白小荷自然不会傻傻地去问。
 
    两人就这么呆呆坐着,把KTV当成电影院,看了一下午的MV。
 
    歌能循环往复,时间却一去不回头。
 
    从KTV出来后,杨琦一直找各种事情做,想要把和白小荷在一起的时间延长一点。
 
    吃完饭,去了超市,散了步……
 
    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九点钟,虽然周六宿舍不会锁门,但是杨琦却再也没有理由留着白小荷了。
 
    送白小荷回宿舍的路上,两人并肩走过市一中种满玉兰树的林荫道,在快到下坡的时候,白小荷朝灯火通明的宿舍看去,准备挥手说再见了。
 
    她不是不知道杨琦的心意,只是原来的她很难去回应。
 
    而现在,杨琦要走了,他们更加不可能。
 
    “我走了哦,你也……”
 
    白小荷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轻松平常,可还没等她说话,她突然被拉入一个蕴 浓浓阳光味道的怀抱中,杨琦从背后紧紧抱住她,仿佛担心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
 
    颈上有 的液体滴落。
 
    一滴一滴,从她的颈上滑落至锁骨深处,炙热而浓烈。
 
    杨琦把头埋在白小荷脖颈中,浓浓的鼻音说道,“小荷,还想多跟你呆一会儿,就一会儿,好吗?”
 
    虽然表面上看去桀骜不驯,其实杨琦内里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男孩,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忐忑犹豫,不敢不愿也舍不得轻易唐突。
 
    “好。”
 
    感受到杨琦一颗赤诚的心,白小荷的心蓦地一下变得柔|软万分。
 
    她小手抚上杨琦紧紧搂住她的大掌,轻轻说道,“我们去操场台阶上坐坐。”
 
    “恩。”
 
    林荫道的尽头是操场,操场周围种着一圈白玉兰,风一吹,月光下树影斑驳摇曳。
 
    白小荷和杨琦站在树下的台阶上,对视一眼,突然都噗嗤笑出来,为了一下午的傻傻行为。
 
    “小荷,我可以抱抱你吗?”这一笑之后,杨琦挠挠头,不好意思地提出一个请求。
 
    白小荷微微一笑,低头默许。
 
    给不了爱情,一个拥抱,她愿意。
 
    杨琦将白小荷轻轻揽入怀中,闭着眼闻她的发香,心中弥漫着浅浅的幸福。
 
    慢慢的。
 
    感觉心 孩娇小的身体被自己抱在怀里,一低头就能 上他梦寐以求的粉唇,杨琦身下的小兄弟顿时昂首挺立,不老实了。
 
    白小荷感觉到杨琦的身体变化,也不自在地扭动了一 子,想要逃离杨琦的怀抱,可杨琦却魔怔了一般,抓着白小荷的手引她去触摸 的坚硬。
 
    “一会儿,就一会儿。”杨琦无意识地呢喃着,神智已经渐渐沉迷在无边的情|欲中。
 046  月亮害羞了(2)
 
 
    他将白小荷抱得愈发的紧,白小荷压根不能挣脱他的大力。
 
    白嫩的小手碰触到灼热的坚硬,白小荷触电似的缩回手,却抵不过杨琦的不依不挠。
 
    咬了咬唇,想到杨琦低落在肩上那 的泪水,想到他浓浓鼻音的恳求,想到他即将远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白小荷轻 住了杨琦身下的 ,纤手紧紧将它包裹住。
 
    动作中,白小荷挂在肩头的挎包滑落在地,手机从包中掉出。
 
    站累了,杨琦在台阶上坐下,双肘撑住后仰身体的重量,他紧闭着双眼感觉身下 被白小荷 双手 ,而传来的阵阵美妙感觉,意识早已沉沦。
 
    将柔顺乌黑的头发拨在一旁,白小荷微微弯着腰,双手握住坚硬的炙热,将杨琦带进爱之伊甸园。
 
    手机短促地滴答一声,两人都没有听到。
 
    “嗯,嗯……小荷,好舒服…再快一点……”
 
    随着白小荷的动作,杨琦无意识的低吟飘散在空气中。
 
    清凉的夜风缓缓吹拂,将白小荷的发吹得飞扬起来,丝丝绕绕抚在杨琦的身上。
 
    杨琦从那迷醉中清醒了点点,混沌的脑海中突然想起杨乐儿说过的话——你记得啊,记得我说过的话!
 
    一瞬间,他更加清醒,睁眼看着长发垂地的女孩子低头握住他的坚硬,柔柔的视线落在他的小兄弟上,那么认真地帮他纾解,心中暖暖一片。
 
    “你,你还满意……那个,你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杨琦问得认真,因为动情而沙哑的嗓音有种别致的迷惑。
 
    这是杨乐儿千叮万嘱的,说是男人的小兄弟和心 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必说的一句话。
 
    还说,这是男人自信的表现。
 
    所以杨琦就问了。
 
    白小荷愣了下,看到杨琦固执地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她回答,她仔细打量了一下杨琦的小兄弟,羞涩地评价道,“恩,挺大的,挺粗的。”
 
    “嘿嘿……”杨琦挠着头,得意地嘿嘿笑了。
 
    “我们在操场这边,会不会有人发现呀?”白小荷有些担心。
 
    杨琦眷恋白小荷的温柔,自然否定,“不会的,现在都这么晚了,谁还会到这里来呀?没人知道的……啊,小荷,你握得我太舒服了,我可以摸摸你吗?”
 
    “啊……杨琦,你偷袭我!”白小荷羞恼地挡住了杨琦的毛手毛脚。
 
    同一片月色下。
 
    亮着一盏台灯的房间中,喻天韧脸色阴沉地坐在书桌面前,眸色冰冷。
 
    手机放在书桌上,只听得里面断断续续传来细微的说话声。
 
    “小荷,快点,我有感觉了,啊……”
 
    “我家小兄弟是不是很粗?”
 
    “恩。”
 
    ……
 
    秦逸私心作祟,把白小荷的手机设置成自动接通,结果阴差阳错让喻天韧听到了这不堪的一幕。
 
    而这一切,白小荷还恍然未知。
 047  去,冲个凉
 
 
     酸痛的胳膊,白小荷迷蒙地睁开了眼睛。
 
    昨天努力了很久才让杨琦的小兄弟释放出热情,真的是很不容易,现在两只手都是快要报废一般的疼。
 
    探出头朝阳台上看去,白晃晃的日光照在阳台的地上,特别刺眼,仿佛一淋上水就会腾起水雾一般。太阳这么大,估摸着时间不早了。
 
    白小荷伸了个小小的懒腰,从枕头底下摸摸索索掏出手机一看,顿时睡意全无。
 
    十二点了!
 
    今天还得去找喻天韧补习呢,白小荷头疼地 太阳穴,有种逼上梁山的感觉。
 
    还是先给喻天韧打个电话吧。
 
    白小荷想起最近有给喻天韧打过电话,便懒得去查找,翻到通讯录的最近联系人,想直接给喻天韧拨过去,却发现显示栏中有一个喻天韧的已接来电。
 
    看看时间,居然是昨天晚上。
 
    昨晚……白小荷郁闷了,难怪当时没有听到电话响,太忙了啊!
 
    “喂?喂?”一阵音乐过后电话被接起来,可那边却一直没人应声。
 
    白小荷揉了揉眼睛,电话是在接通状态呀,“喂?”
 
    还是没人说话。
 
    “难道是信号不好?唔……”白小荷自言自语地呢喃,听上去似乎有些困惑,实则内心乐开花了。自己反正有给喻天韧打过电话,只是没有接通嘛,是吧?那要是今天不去补习了,也能说得过去咯。
 
    常常在喻天韧面前丢脸,白小荷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见到他了,她只想做一只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
 
    可没等她嘴角咧开,电话里就传来一个冰凉的声音,“下午两点,过来!”
 
    这声音就像是海底深处的寒冰,没有一丝温度,冻得白小荷一惊。
 
    “啊?”白小荷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好的。”
 
    嘟嘟嘟,电话被迅速挂断。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什么地方惹到这位冰山大爷了?不会是嫌弃自己不够积极吧,看来得抓紧时间了。
 
    快速洗漱完毕,白小荷饭都没有吃就匆匆赶到喻天韧的宿舍门外。
 
    轻轻敲了下门,面无表情的喻天韧出现在门口,清凉冷淡的眸子淡淡扫视了白小荷一眼,眉头紧锁起来。
 
    “穿这么多?”
 
    “恩。”白小荷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白净的脸上有些发烫。
 
    为了避免上次的错误,白小荷特地穿了一条深蓝的牛仔裤,上身也保守的穿了件中袖,在炎热的夏天像阿拉伯妇女致敬。
 
    “进来吧。”喻天韧没再说什么,打开门让白小荷进去。
 
    白小荷一进门就感觉到一阵凉风扑面而来,让汗流浃背的她感觉瞬间到了天堂一般。
 
    她惊喜地回头看着喻天韧,“原来你这里还有空调呀?”
 
    “恩。”
 
    “太舒服了。”白小荷在内心感叹,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啊。
 
    喻天韧斜斜看了她一眼,“你要是穿少点,也不会这么不舒服。”
 
    丢了件白T恤给白小荷,皱眉嫌弃地说道,“去,冲个凉。”
 
    白小荷愣愣地反应不过来,满眼都是疑惑。补习而已,为什么要冲凉啊?她又不是过来洗澡的。
 
    “一身汗味!”喻天韧看懂白小荷眼中的犹疑,淡淡解释。
 
    “啊!”白小荷顿时脸红得不行,抓着衣服一溜烟地就朝卫生间跑去,看那惊慌的背影,颇有些慌不择路的感觉。
 
    原本想不要那么丢脸的,没想礸ao故嵌扯酵馄偶伊恕
 
    白小荷真的欲哭无泪。
 048  你也帮帮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