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小荷欲绽_小荷欲绽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小荷欲绽

小荷欲绽-第3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白小荷阻止不了秦逸,又担心被姑姑和姑父发现,整个人都缩在驾驶座的背后,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可怜极了。
 
    秦逸当然是知道白小荷脸皮薄的,他只要一动手,根本不担心白小荷不“配合”自己。
 
    他指尖触摸着少女滑|嫩的肌肤, 着那已然挺立的小小红果,见白小荷的脸色越发的红,知道她肯定也已经情|动了。
 
    右手在白小荷的身下一摸,果然湿润一片。
 
    “想要了?”他恶作剧了 白小荷的耳垂,轻轻呢喃,“我真想亲亲你的 儿,那才是我最想吃的。”
 
    “你,你无耻。”
 
    “可你喜欢我无耻,都湿|透了。”
 
    听到秦逸得意的话语,白小荷 住嘴唇不吭声了。
 
    她控制不了自己的生理反应,也压制不了身体想要被充满的欲|望。
 
    每次都是这样,她为自己羞臊!
 
    可再怎么克制,要求自己不要被挑|逗,身子却越来越软,几乎都要化成一滩水,想要将那欺负她的人缠上。
 
    就在她感觉越来越难耐的时候,一跟火热的硬|物抵上了她潮|湿的花口,惹得她浑身一阵 。
 

    今天开门的同事迟到了快一个小时~我傻傻站了一个小时~呜呜~
    求 ~
 028  拆骨入腹
 
 
 
    强烈的危机感让白小荷的汗毛乍然竖起。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绷紧了身子,连带那小小的花口都收缩起来。
 
    秦逸的巨大刚刚从裤子中释放出来,抵在那花口还没有进入便感觉到一阵轻微的收缩,轻吸着分身的顶端,似是有点抗拒,却更带着丝丝引|诱,诱使他继续往前。
 
    再也不愿意等待,秦逸双手将白小荷的身子往上稍微抬起一点儿,身下的 乘机猛地一个冲刺深深埋入白小荷的身体里。
 
    “唔……”白小荷喉咙中发出一声呜咽,莹白如玉的脸庞上红潮遍布。
 
    白明兰循声看来,只见到白小荷的半张俏脸都红透了,不由得关切问道,“小荷,你怎么脸红成这样,是不是发烧了啊?”
 
    “又没有感冒,发什么烧。”白小荷还没说话,秦逸就接口道,“妈,你把空调开大点,小荷身上都汗湿了。”
 
    白小荷更加不想自己的异样被姑姑发现,于是也对白明兰笑了笑。
 
    “好吧。”白明兰担忧地看了白小荷一眼,依言将空调开大了。
 
    “啊……”秦逸长舒一口气,夸张得说,“小荷,你也长胖了点啊,做得哥哥我都快受不了了,来, 动一动,往后面来一点我好受力。”
 
    这么堂而皇之,简直就差让白小荷当众在他身上扭动寻欢了。
 
    白小荷羞愤地看着秦逸,刚想说话却被秦逸 一根咖啡味道的棒棒糖,“来,吃跟棒棒糖,你不是最喜欢吃了吗?”
 
    说着, 的 还恶意地顶住她的 ,抽|插了两下。
 
    棒棒糖在白小荷的口中融化,口中的 粘在棒棒糖上面,一丝甜味瞬间布满口腔,而这时秦逸却巧力一抽,将棒棒糖从白小荷的口中抽了出来。
 
    浅棕色的咖啡棒棒糖上面沾着透明的 ,还有一滴是白小荷来不及吞咽下去的,粘在棒棒糖上面快要滴落。
 
    此情此景让秦逸双眸一眯。
 
    要是自己的 能被这 的  ,那,一定十分美好。
 
    秦逸的眸子变得幽深,他灼热的视线紧盯着白小荷 的唇,脑中回想着刚刚 棒棒糖的那一刻,他偶然窥见的 丁香 。
 
    真想就这么吻下去。
 
    不够,这远远不能够让他满足! 的 已经蓄势待发,涨得他生疼。
 
    秦逸将棒棒糖 白小荷的口中,拍了拍白小荷的 ,嗓音都有了些黯哑,“小荷,坐好。”
 
    待白小荷转过身去,他便双手托举着白小荷的臀|瓣,有规律地让白小荷的身子上下移动,而他的分身也享受着被 紧紧包裹住的 。
 
    小荷的蜜穴湿润紧致,将他的分身紧 住,每一次 带来的美妙 都让他想大声欢呼。
 
    然而,这时候,似乎出了点状况。
 
    “前面什么时候开始修路了?”前方的秦振华喃喃自语,“路真烂,要不要换道呢……”
 
    “别。”秦逸心头一喜,赶紧阻止了秦振华想换道的举动。
 
    他按捺住内心的狂喜,语气苂ao旱厮档溃叭バ『裳S械阍叮颐腔垢献攀奔浔ǖ滥兀圃堵分慌挛绶苟即砉恕!
 
    秦振华一想,也是,要是绕远路的话,去学校报道完只怕都中午了,于是车子继续朝前进发。
 
    见车子继续往前,感受着车身的颠簸,秦逸唇角微勾。
 
    平常人遇到坑坑洼洼的路只会头疼,而秦逸却喜不自禁。
 

    起来就赶紧滴码字~各种求表扬~O(∩_∩)O~
    宝贝儿们记得一定要登录看文哦,可以设置成自动登录,或者QQ合作登录就好~静笃会好好码字,来回报各位宝贝的!
    还有,赶紧进我的纯洁小群吧,么么哒~
  029  摘取小红果    
 
 
 
    随着车子的行走,白小荷感觉自己不受控制地上下颠簸起来。
 
    每一次弹起,那巨大的 会从她身体内退出一些,而当她落下的时候,她便感觉自己狭窄温热的甬道被那巨大瞬间深深填满,一种无以言喻的 将她席卷,让她双手紧紧抓住驾驶座的后背,才能不发出羞人的吟叫。
 
    她的脖颈都有些微微的泛红,洁白如玉的皮肤下涌动的都是淡淡的情|欲。她微微张着小口,轻而急促地呼吸着,一波一波袭来的愉悦让她口干舌燥,却似乎想要更多。 
 
    地面越坎坷,车身颠簸得越厉害,那坚硬的 几乎每次都顶到了她花穴的最深处,将她一次次送入云端,而让她感觉莫名心虚的是,就算是在摇滚撕裂的吼声中,她仿佛都能听到那“噗嗤噗嗤”的水声。
 
    相对于白小荷的做贼心虚,秦逸倒是一派云淡风轻,非得仔细看他的眼睛,才能看到深藏的炙热和疯狂。 
 
    他腾出来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一手 着白小荷那藏在桃源溪谷中的两片  ,刺激那片桃源地流出更多的 ,让她狭小的蜜穴更加的 ,使得他的进进出出更加顺畅。
 
    当然,秦逸也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体贴的好哥哥,他熟知白小荷的身体每一寸,更知道她强硬话语后面的深切需求,体贴的他当然会努力满足他疼爱的小表妹。
 
    他修长的手指沾取两人 处的 ,轻轻 着被摩擦得有些肿大的小珠子,巨大的 似乎不知疲倦一般,在白小荷体内迅 刺,尽情发泄着内心最深处潜藏的欲|望,带给白小荷更加强烈的双重 。
 
    沉迷中的白小荷无奈的发现,秦逸似乎总是能抓住一切能抓出的机会,和她做这样的事情。
 
    不管是在宴会上,还是在车上也好,他都肆无忌惮。
 
    而自己,却总是沉沦。 
 
    她脑袋轻轻靠在驾驶座的后背上,双手无力地搭在靠背上,给了秦逸袭击她胸前丰满 的机会。秦逸从背后解开了白小荷的内衣带子,宽大的手掌紧握住一只柔白的绵软,手指摩擦着早挺翘起来的粉红 儿,他内心的狂热也空前高涨。
 
    扫视一眼,秦逸发现坐在副驾驶座,唯一会注意到后方动静的白明兰已经睡着了,心中顿时一阵悸动,按捺不住冲动。
 
    罢了,美景在前,岂能不肆意一回,何况他秦逸向来不是在意世俗的男人。
 
    “别叫。”
 
    在白小荷耳边快速说了一句之后,秦逸将白小荷的身子逆时钟微微扭转了一点,快速掀开白小荷的上衣,将那件粉色的 推上去,一座微微抖动的 瞬间出现在秦逸的眼中。
 
    他 之下, 上那一枚水灵灵嫩生生的红果,在他手指的 下越发的红艳,让秦逸身下的巨龙蓦地又涨大了一圈。
 
    在白小荷惊愕的眼神中,秦逸低头一口 他梦寐以求的 红果。
030  禽兽中的战斗机 
 
 
    当 儿被秦逸整个 口中的时候,白小荷浑身一个激灵。
 
    她惊讶地看着埋头在她胸前的秦逸,他一只手将白小荷的 捏住,让粉色可爱的 儿更加凸起。湿润的舌头不时在  儿上面一扫而过,他的唇紧紧贴在她的胸上,又吮又吸,只让她一阵颤抖,身下两人的 处浸润出更多的 ,更加的潮湿,也更加空虚。
 
    白小荷无力地靠在椅背上,秦逸带来的刺激感觉,让她无意识地收缩着原本就狭窄湿热的蜜穴。
 
    滑落的刘海挡住了她迷蒙着的眼睛,一丝乌黑的发丝俏皮地粘在唇角,让她那清淡的气质中参入了几分魅惑。
 
    秦逸看到白小荷这副 无力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戏谑,“还好这路够烂,不然我还怕喂不饱你。”
 
    白小荷转过头,不看他一脸坏笑的可恶表情。
 
    在姑姑和姑父身后和秦逸做着这么羞人的事情,白小荷有些沮丧,却又觉得特别刺激。
 
    想想,如果姑姑一掀开她的裙子,就会看到那成绩优异,被众人称赞的表哥正用他火热巨大的硬物一次一次 她紧致的蜜穴中,两人的 处还沾满了透明的 。
 
    看到这一切,姑姑会怎么想呢?
 
    是觉得表哥对不起她,还是觉得她引诱了表哥? 
 
    或许,秦逸喜欢的,正是这样特别的刺激吧。在众人最想不到的地方,和表妹做|爱,这才是让他最为沉迷的地方。
 
    感觉自己发现了秦逸的变态心思,白小荷鄙视地低哼一声。
 
    “哼什么?”听到白小荷的哼声,秦逸低声问。
 
    白小荷没好气地瞪了秦逸一眼,掏出手机在上面打了一行字,“你是禽兽。” 
 
    秦逸从喉中发出一声轻笑,左手用力抓住白小荷的手,强硬地将她带到两人的 处。
 
    白小荷不敢闹出动静,只好由着秦逸。她纤细白嫩的手指,穿过一片茂密的丛林,很快就触摸到一个坚硬如铁的火热,就是它正在她的体内肆掠,带给她一阵阵羞耻的 。
 
    “看,这就是禽兽给你的极乐。”他暧昧说道,“我不仅是,还是禽兽里战斗力最强的那种!” 
 
    蜜穴流出的水儿已经打湿了浓密的毛发,湿哒哒的毛发缠绕住白小荷的手指,也将她的心一点一点缠紧,将她拉入 的深渊。
031  被看到了!
 
 
    秦逸再次低头 她的 儿,唇齿  ,白小荷循着身体本能,挺起胸将她的美好更深地送入秦逸的口中。
 
    感觉到白小荷的动作,被鼓舞了的秦逸加快了身下的 ,白小荷软软倒在秦逸的身上,承受着他的 和冲击。
 
    飘飘忽忽到了云端一般,白小荷只觉得自己整个人软绵绵的,似乎快要融化在秦逸的掌心。她飘着,荡着,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漫天的云彩。
 
    唔……
 
    一阵酥麻从小腹深处迸发,如炙热的岩浆再无法忍耐深藏地底的寂寞而冲出火山,她紧紧攥紧了秦逸的手,指甲掐住秦逸的手中,小腹和花口也剧烈的收缩,将那肆掠的 含得更紧了。
 
    被那温热湿润的肉|壁蓦地 ,秦逸感觉一阵舒爽的 直冲头顶,他猛地几个 ,紧紧搂住白小荷的身子,释放出他全部的热情,而在这一刻,白小荷也同时攀登上了极乐。
 
    待到温度冷却,白小荷迷蒙地睁开水雾弥漫的眼睛,看向窗外。
 
    过了一会儿,她才发现不对劲。
 
    为什么外面那些人都看着自己呢?连从他们身边经过车辆中的人都回头看向她,这是为什么?
 
   “啊!” 儿突然传来一阵酥麻,白小荷差点惊呼出口。
 
    一抬眼,她就对上了一双 笑意的双眸,顺着秦逸的视线,她的目光也落在自己的胸前。
 
    雪白的 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红色的暧昧痕迹,一双雪峰随着车子的行驶而颤颤巍巍的摇晃,上面的两颗粉色如枝头还未摘取的新鲜樱桃,鲜嫩无比。
 
    车窗虽然贴着膜,但并不是能挡住所有的视线,只要有人将视线多停留会儿,就能看到车内的无限好春光。
 
    白小荷,顿时呆住了。
 
    看着白小荷这个呆愣的样子,秦逸眼中的笑意愈发浓厚,他 了一下白小荷雪峰顶端的小樱桃,终于恋恋不舍地给白小荷把粉色小内衣给整理好,上衣也拉下来。
 
    只是那释放过后的巨龙,还没来得及撤出,仍旧留在白小荷的体内。
 
    “你,你混蛋!”白小荷眼眶中蓄满了泪,控诉秦逸的行为。看不见的也就算了,为什么他还要让她的私密呈现在别人眼底下,别人会怎么看她!
 
    越想越委屈,白小荷压根忍不住,泪珠儿一串一串顺着脸庞滑落。
 
    “小荷,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哥哥欺负你了?”白明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习惯性地转头看看身后两人的情况,却看到白小荷满脸都是泪,嘟着嘴一副委屈得不行的模样,一下就给心疼上了。
 
    她跟小时候呵斥秦逸一样,骂道,“秦逸,小荷是妹妹,你怎么就不能让着点儿?”
 
    又来这一套,看着抽抽搭搭的白小荷,又看看怒目瞪着他的白明兰,秦逸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 白小荷的肩膀,柔声安慰,“小荷,别哭了,虽然以后要寄宿也还是可以回家的嘛,以后你想回家了,就给表哥电话,表哥就去接你。”
 
    白小荷原本看惊动了白明兰就有些紧张,此刻一看到秦逸找了个极好的台阶,立马就顺着下了,连连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呵呵。”白明兰见“误会”了自己儿子歉意地笑了,“那以后小荷的接送就gao给你了哈!”
 
    “好好好,就听您的。”秦逸连连点头,他巴不得呢。
 
    等白明兰转过头去,秦逸让自己的分身离开那幽深的峡谷,拿出准备的湿纸巾将两人身下的泥泞都擦拭干净。
 
    一路顺利,十分钟后,市重点简朴庄重的大门已然在望。
 

    爸妈过来很久了,都没带他们出去玩过,今天天气还不错,所以决定陪爸妈去他们一直想去的一个景点玩一下,白天没办法码字了
    所以大清早就起床了~啦啦啦~
    努力把今天3K完成~
032  消消气
 
 
 
    停好车,秦振华领着几人陪着白小荷报道。
 
    市重点也是X市的市第一高中,简称一中。
 
    白小荷不是第一次来市一中,不过以前虽然也惊叹一中的厚重底蕴,但是却感觉市一中离她很远,不是她这种头脑不甚聪明的人能进的。而这次,她却是即将入住,市一中那些熟悉的景色,在她眼里都变得与众不同起来。
 
    因为现在正是新生入学的时期,市一中平时紧闭的铁门都敞开着。
 
    一走进铁门,出现在眼前的便是一条长长的林荫道,两旁树木郁郁葱葱,是四季常青的广玉兰树。
 
    白小荷最喜欢广玉兰的花,开花的时候,远远看去,竟像是开了一树白莲,香气馥郁,只可惜现在已经过了花期。
 
    林荫道的右边是一个下坡,站在坡上可以看到下面是一座食堂,食堂的旁边是女生宿舍。
 
    新生引导牌树立在一旁,指向食堂的方向。
 
   一路沿着引导牌的指向走,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食堂一侧的财务室。报道的人熙熙攘攘的,这么积极过来的,多半都是新生。白小荷已经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身影,都是她们初中的同学。
 
    喻天韧呢?
 
    他这个学霸可是以中考状元的身份进的市一中,据说学费全免不说,还有几万的奖励。
 
    白小荷睁大了眼睛在人群中搜寻着喻天韧的身影,可惜报完道了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不由有几分失望,又有几分担心。
 
    学校里纷纷传言喻天韧的家境贫困,所以才用功读书。白小荷也记得有一学期喻天韧迟了很久才gao的学费,还是他们班主任代为垫付的,那之后说喻天韧是穷小子的人更多了。
 
    还好他是状元,学费全免不说,学校给的奖励应该能稍微改善一下他的家境了吧。
 
    可千万不要辍学不念了。
 
    报了道,领了书本,白小荷捧着几本还散发着淡淡墨香的书,满怀幸福地向女生宿舍走去。白明兰和秦振宇一左一右陪着白小荷,时而跟白小荷gao谈几句,跟自己亲生女儿一样。
 
    身后,秦逸苦着脸叹了口气。他左手抱着厚厚的一大堆书,右手还拎着两个箱子,真的是苦不堪言。
 
    要是平日里温柔体贴的白小荷,肯定会从他手中接过一个箱子,但是今天白小荷很生气,特别特别生气,虽然她不敢表露出来,但是对秦逸的嫌弃那是从内心散发出来,无法原谅的!
 
    秦逸自然也知道,不过当时他也过于激动,不然怎么会让独属他的景色让别人看去呢。
 
    白小荷性子拧巴,认定的事情你给她说千万遍,她也不一定就回心转意。要是让她一直这么下去,只怕以后这温温柔柔的小表妹,看到自己就会做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了。
 
    这可是秦逸最不想要看到的情况。
 
    到了宿舍,趁着白明兰给白小荷铺床,秦振宇出去购买生活用品的时候,秦逸一把拉住白小荷的胳膊,低声道歉,“小荷,我当时也是意识有点不清,才大意了。你要怎么才能消气?”
 
    白小荷冷冷地看着他,不做声。
 
    “要不,要不给你咬一口?”秦逸可怜兮兮地伸出胳膊,横在白小荷的眼前。
 
    白小荷不屑地看了秦逸一眼,“走开!”
 
    “小表妹,我真的错了,你还是咬我一口消消气吧!”下面那嘴儿咬得很紧,就不知道上面这张樱桃小嘴舍不舍得要他。
 
    呼……某人的邪念又起,身下的某物似乎有点蠢蠢欲动了。
 
    白小荷自然也是熟知秦逸的神色变化的,一看他双眼微眯,神游天外,就知道他肯定又在想些肮脏事儿,心里一阵恼怒所幸将他的胳膊一拉,不管不顾狠狠咬了下去。
 
    细密的贝齿紧 在秦逸的胳膊上,疼得他几乎冒冷汗。
 
    因为心里愤怒着,白小荷可没留劲,待到松开的时候秦逸的胳膊上留下一排深而整齐的牙印,红肿了,有的地穏ao蛊屏似ぃ鏊克肯屎斓难
 
    这……
 
    白小荷这人容易心软,一看自己把秦逸给咬 了,又开始在心里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了。
 

    静笃去吃饭了,吃完饭就要出门咯~
    今晚回来有力气的话肯定加更,这一天求求大家多支持静笃呀,顶贴什么的,么么哒~
    好好照顾下小荷哟~
033  礼物
 
 
    她原本冷清,视秦逸如无物的双眼 现了松动。
 
    见此,秦逸立即不失时宜的“哎呀”一声叫出来, 被咬的地方,可怜地看向白小荷,“小表妹,表哥真的做得不对,不过,你要相信表哥真不是故意的。”
 
    话是这么说,事情的真假却只有他知道。
 
    “哼!”白小荷转过头去不理秦逸,既没有说原谅,也没再那么冷着他了。
 
    这事儿,就算揭过。
 
    这两人不纠结了,却还有一人在头疼纠结着。
 
    一中的女生宿舍是新建的,住宿条件算不错,还可以选择住十二人间,六人间,还是四人间。原本白父白母打算白小荷上高中就住六人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嘛!可白明兰进宿舍一考察,立马否决了白父白母的意见,让秦振华去补gao了住宿费用,给白小荷换到四人间。
 
    最后还精挑细选,给白小荷选了靠窗户的一张床。
 
    这床上面是睡觉的地方,踩着两床中间的梯子就能爬上去。下面是书柜和书桌,书桌下面的空档里还放着一根小条凳,平日里就可以坐在书桌上面看书学习,比六人间的上下铺要好了许多。
 
    白明兰铺床铺了半天,左看不满意,右看也不满意。
 
    白妈妈给白小荷准备的床单虽然质量很好,但是深蓝色和白色的条纹样式瞧着清爽大方,却怎么看都不像是女孩子用的,一点儿不符合白明兰的审美习惯。
 
    她虽然生了秦逸这个让人gao口称赞的儿子,可一直特别想要个贴心的闺女,白小荷文文静静的,长得又清秀可人,这不她就把白小荷当成自己家的女儿给疼了么。
 
    在她的想象中,闺女得有张粉色的公主床,上面不仅有可爱的蕾丝小枕头,还得放着一个呆萌的洋娃娃。哪里是蓝色系的条纹可以满足的?又不是要养个爷们儿出来。
 
    当即白明兰就拍板,非要去百货重新选一套床上用品,白小荷劝了也不听。
 
    花了个把小时选购好,白明兰重新铺好了白小荷的小窝。
 
    一眼看去,一个浅粉色的纱帘将白小荷的小窝给罩住了,能挡住蚊子和灰尘。从挽起的纱帘看进去,整个床铺上都是深深浅浅的粉色,枕头边上还摆着一只小兔子,从下面能看到兔子的两只粉色耳朵。
 
    整个就是粉色的海洋。
 
    “小姑姑,谢谢你,我真的好喜欢哦!”白小荷抱着换下来的蓝色系床单被套,感激地跟白明兰道谢。
 
    她很喜欢这看上去就十分有幸福感的小窝,想想自己能在这么好的坏境中学习生活三年,她就感觉特别开心。
 
    “客气什么!”白明兰一听白小荷很喜欢,笑得合不拢嘴,兴奋劲不比白小荷少多少。
 
    这时候秦振华也买了生活所需的开水瓶和脸盆水桶过来,放置好之后,四人去校外找了个干净的饭店填饱了肚子。
 
    吃完之后,秦振华他们就得走了,白小荷抱着一个小盒子,目送着他们开车远去。
 
    待到车子从她的视线中消失,她低头看向手中明显包装很赶的小礼盒。
 
    这个盒子是秦逸在饭桌上当着秦振华和白明兰的面送给她的,说是庆祝她考上一中的贺礼,白小荷不好拒绝只能笑着收下。
 
    其实,贺礼秦逸早就送给她过——是一套非常透非常诱人的蕾丝性|感内衣,最可恨的是尺码居然还都送对了!白小荷在收到礼物之后,又羞又气,马上就用剪刀将那套衣服给分尸了个彻底。
 
    这次的礼物明显是秦逸想讨好她,在吃饭的中途借口上洗手间而溜出去买的。
 
    会是什么呢?
 
    千万不要再是那种奇奇怪怪的内衣之类的了!
 


    送上一更,么么哒~
    等下还会有一更哦~静笃还是挺给力的吧,拖着我爬了一座山的疲惫的身躯在码字啊~
    小留言,小分分和小收藏都飞起来吧~
    MUA~
    034  铺床,我不会
 
 
 
    白小荷皱着秀气的小眉头,好奇地打开。
 
    只见红黑条纹相间的礼品盒里面还有一个小盒子,看那熟悉的标志,白小荷发现秦逸送她的居然是一款最新上市的手机!
 
    这款手机的机身是白小荷喜欢的淡雅白色,宽屏的设计也是她眼馋的配置。她爱不释手地拿着新手机看来看去,眼睛笑弯了都不知道。
 
    “叮咚”一声,突然来了个信息,吓得白小荷差点把手机都给丢地上了。
 
    新手机,哪里来的信息声啊?!
 
    白小荷拆开手机后盖一看,发现手机里居然还上了一张SIM卡,秦逸这家伙不会买了个二手的糊弄她吧?
 
    她好奇地点开信息,居然是秦逸发的。
 
    “小荷,卡是我给你新办的,别用舅妈以前的旧卡了,新卡资费更划算。我给你充了一千的话费,多给我打几个电话做报答!你亲爱的表哥。”
 
    这话还算正常,也显得比较有良心。
 
    问题是,存储名真的非一般的恶心,任谁的手机里被存一个“我日夜思念的XX人”都会抓狂吧!
 
    白小荷飞快地把秦逸的名字改成“秦拖鞋”,才得意地晃了晃头,将手机放进小挎包里。
 
    所谓拖鞋,那就是天天被踩的对象。
 
    天天踩你,小人!
 
    白小荷同学在心里恶狠狠地朝秦逸挥了挥小拳头。
 
    眼看快走到下坡的地方,白小荷眼角的余光突然瞟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白小荷脚步一顿,惊喜地朝那人挥手,“喻天韧!”
 
    喻天韧回头,淡淡的目光看向白小荷。
 
    阳光下,他那么清清淡淡的站着,日光从树叶的缝隙中落在他脸上,让他侧脸的轮廓蒙上一层绒绒的白光,显得更加的美好。
 
    他依旧穿着他惯常穿的棉质白T恤,身下是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表情也是万年不变的面无表情。
 
    对于白小荷的招呼,他也只是停下了脚步,静静看着,并没有开口回应。
 
    不过白小荷才不会介意这些,自从喻天韧帮她说话解围之后,她就把喻天韧自动归类到“好人”的分组里面了。
 
    看他一副要出校门的样子,白小荷又关切问道,“你报道完了?现在出去做什么呢?”
 
    “买床上用品,家里没给准备。”这次喻天韧回了话。
 
    白小荷顿时笑了,床上用品他没有,可是她有呀!
 
    一双清亮的眸子带着点羞涩看向喻天韧,白小荷微微笑着说道,“我刚好多了一套,是我妈妈给我准备的,我送给你吧。”
 
    “你不用?”喻天韧蹙眉看着白小荷。
 
    白小荷可爱地摆摆手,“不用呢,我小姑姑给我买了一套粉色系的,刚好我妈给我准备的是蓝色系,适合男孩子用,给你最好不过了。”
 
    “为什么给我?”
 
    “刚好碰上了呀。”白小荷腼腆地笑了,“还省得浪费了呢。”
 
    他不是要去买床上用品么,现在有现成的还能省去一点钱呢,不过这话白小荷没说,在她看来喻天韧是个傲气的人,她不想因为这些话而刺伤到喻天韧的自尊心。
 
    “哦。”
 
    喻天韧依旧清淡回了句。
 
    这声“哦”是要还是不要啊?白小荷疑惑地看向喻天韧。
 
    她的小脑袋歪向一侧,长而浓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像两片墨色羽毛轻刷着白嫩的脸颊。
 
    这副模样落在喻天韧眼中,让他勾起了唇角。
 
    “我不会铺床。”
 
    “啊?”
 
    “你帮我!”
 
    “啊……”白小荷短暂愣怔了一下,迅速说道,“好!”
 
    恩人叫她做事,那必须得上啊!
 

       宝贝儿们,这一更送到啦~
    看在静笃这么努力的份上,奖励奖励静笃吧,嘿嘿,嘿嘿嘿,登录看文就好哦,有空的话,留个言,两个都是对静笃最大的支持哦~
    登录神马的,设置成自动登录就可以不用费心啦~
    么么哒~羞涩滴捂脸遁走~【原谅静笃的唠叨吧】
 035  状元的待遇
 
 
    白小荷匆匆跑回寝室拿起那套蓝色系的床上用品,怕喻天韧等得久了,水都没喝一口就又匆匆下楼。
 
    等跑到喻天韧的面前,白小荷已经累得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她白净的脸上因为剧烈运动而透出健康的粉红,原本顺滑的黑发此刻也 得很,汗水一滴滴从她额头上滑落,她小巧微翘的鼻尖也沁出一层薄汗。
 
    “这么拼?”喻天韧有些好笑地看着白小荷弯着腰喘气。
 
    在他印象里,白小荷总是努力想要降低存在感,悄无声息地来去,安静地坐在课桌上皱着眉头解题。
 
    第一次见到白小荷,额,这么“活泼”的样子,还真有些感觉新奇。
 
    白小荷终于把气顺好,低着头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笑,“怕你等久了呢。”
 
    “走吧。”
 
    “好的。”
 
    喻天韧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脸傻笑,抱着一套床上用品的白小荷。
 
    进了男生宿舍,那门卫大爷只打量了白小荷一眼,就让她跟着喻天韧上了楼。
 
    “我不要登记的吗?”白小荷跟在喻天韧的背后,奇怪地回头看了看门卫大爷。
 
    这样玩忽职守好像有点不好吧。姑父和秦逸送她上楼,都在女生宿舍门卫那边登记了的,怎么男生宿舍这边这么宽松呀?
 
    “男生宿舍管得不严。”
 
    正疑惑中,白小荷听到喻天韧淡淡跟她解释。
 
    “为什么呢?”白小荷还是不理解。难道是差别待遇?
 
    喻天韧抿紧嘴,实在不想多说一句了,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解释。
 
    见喻天韧没回答,白小荷也懂味地没有再问。
 
    走上三楼,喻天韧径直走到走廊最深处的一间房门外,掏出钥匙开了门。
 
    白小荷一走进门就惊叹起来,“你一个人住一间房呀?”
 
    房间里面干净整洁,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该有的东西却都有。
 
    一张一米五左右的木床摆在靠墙的一侧,木床的旁边靠近窗户的地方放着蓝色油漆的书柜,书柜下方做了一个书桌的设计,就连那摆在书桌旁的椅子,都是带扶手的藤制靠背椅。
 
    房间外面还有一个独立的小阳台,阳光从不锈钢的防盗窗洒进来,落下一地光斑。要是在阳台上面再养几盆花,那真的会很有家的感觉。
 
    白小荷走到阳台上,发现阳台的一侧还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卫生间里面居然还有热水器!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白小荷一直特别期待拥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可以不受人打扰的一个人生活,现在看到喻天韧这么自在,真的是羡慕得不行。
 
    她亮晶晶的眼睛崇拜地看着喻天韧,“这就是状元的待遇吗?”
 
    “额……好像是!”
 

    第一更送上,么么哒~
  036  衣服要穿齐
 
 
    房间的木床上放了一个席梦思。
 
    用手摸了摸,感觉席梦思稍微有点儿潮。
 
    白小荷喊了喻天韧一起把席梦思抬出去放在太阳底下晒着,先开始打扫房间里的卫生。
 
    房间里没什么太脏乱的地方,但是家具上都蒙着一层灰,用手一抹就能感觉出来。
 
    而地上,深色的水磨石虽然看着不很显脏,但实际上灰尘可不少,白小荷拖了三四次之后,拖把洗出来的才是清水,而不是浑浊的灰色。
 
    拖完地就要开始擦家具了,白小荷本来想用脸盆接一点水,结果看了一圈才发现喻天韧连脸盆和水桶都没有买。只好就着阳台上的水龙头打湿了抹布,将房间里的家具里里外外都擦了个遍。
 
    “现在可以开始铺床了。”白小荷笑着对坐在一边的喻天韧说道。
 
    做了这么多事,白小荷身上出了一层汗,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头发更是被汗水打湿了,一缕一缕垂在额前,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
 
    然而,这么狼狈的白小荷却有着一种不同与以往的美丽,那么温暖,让人不自觉地就想亲近。
 
    喻天韧坐在椅子上,看着白小荷忙里忙外的,向来冰冷的眼神中也多了一抹温和。
 
    “休息一下。”喻天韧难得地关切说了句,起身拧开桌上的一瓶矿泉水递给白小荷。
 
    白小荷腼腆地接过矿泉水,小小喝了一口。
 
    这么忙活了很久,的确是有点累,可是一歇下来,两人都是不怎么善于言辞的人,反倒感觉气氛有些微妙紧张。
 
    不一会儿某人就落荒而逃。
 
    “我,我铺床了。”白小荷捏着手指,迅速远遁。
 
    她跑到床边上,一扬手,把蓝色的条纹被单在床上铺开,房间顿时多了一道清新的色彩。
 
    木床的一侧靠在墙边上,白小荷只能双膝跪在床上,伸手去将床单抚平,这么一来她的小屁屁免不了就翘起来了。
 
    风扇再不失时宜的那么一吹……
 
    喻天韧微微眯着的丹凤眼不置信地睁大,他诧异看着白小荷 那圆滑的弧度,还有被那橘色 的裙子被风吹得凹陷进去的那一块……
 
    那,应该是……喻天韧一想到自己的猜测,脸色都有些可疑的暗红,他喉结上下滑动一下,别过眼去。
 
    白小荷这人迷糊,上午秦逸把她的小 给剪碎了,她居然把这事儿都给忘到了脑后。
 
    刚刚做完那么多事,白小荷本来身上就出了一层薄汗,再加上被风一吹,那薄薄的裙子便陷入了那圆浑的股沟处,紧紧贴上了白小荷的秘密花园,勾勒出让人羞臊的线条。
 
    紧贴着那谷地的裙子,上面有一小块地方甚至还比周围的颜色要深一些,像是被什么浸湿了一样。
 
    喻天韧不经意一瞟,就看到那私密地方美好的形状,顿时面红耳赤。
 
    “弄好了!”白小荷拍了拍手,颇有成就感。
 
    “哦,哦,谢谢了。”喻天韧猛然从刚才看到的画面中回过神来,脸色有些微的不自然和尴尬。
 
    “没事的,都是老同学嘛。”白小荷微微一笑,眼睛可爱的弯起来,“那我回去哦。”
 
    “恩。”喻天韧将白小荷送到门口。
 
    虽然不知道白小荷怎么这么粗心大意,不过这么尴尬的事情,他还是不打算提醒了,反正刚才那一幕也不会被别人看到,再说男生和女生讲这些话总是有点奇怪的。
 
    丝毫不知情的白小荷,再次跟喻天韧挥了挥手,背着自己的小挎包转过身打算离开。
 
    就在她转身的刹那,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白小荷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股大力牵动,瞬间她就摔倒一个清瘦的怀抱中。
 
    她低低惊呼一声,懵懂地一抬眼,对上一双清冷的眸子。
 
    而这双眸子中,带着几丝奇怪的复杂情绪,像是羞臊又好似无奈。
 
    喻天韧将白小荷拉进房间,握拳咳嗽了一下,指了指白小荷的轻薄沙滩长裙,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很稀松平常。
 
    “白小荷,你衣服要穿齐。”
 037  借我内|裤吧
 
 
    “衣服?”
 
    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上衣,还有波西米亚的长裙,白小荷困惑地看着喻天韧,“我都穿好了呀!”
 
    “还有呢?”
 
    “还有?”白小荷摇摇头,“没有了。”
 
    难道这小傻子是给忘记了?喻天韧好笑地扳住白小荷的肩膀,右手绕到白小荷的身后,轻轻捏着裙子一扯,将裙子从白小荷的屁|股缝里扯出来。
 
    要是不看到白小荷裙子被夹住,他本想把这件事选择性忘记了的。
 
    现在,却不得不提醒,他于情于理他都不能让白小荷衣衫不整地走出去。
 
    “啊!”白小荷短促地惊叫一声。
 
    白小荷看到喻天韧的动作,心头就有些不妙的预感,然后更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薄薄的布料,被喻天韧从她私密地方扯出来时候的摩擦感,顿时就惊住了。
 
    她“唰”地往后一退,死死靠在门上。
 
    “这个,我……”这根本就不好解释,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白小荷又紧张又羞赧,刚刚红润如苹果的脸蛋一下子温度变得更高,红艳得快要滴出|血来。
 
    在喻天韧面前丢了这样的脸,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还不是她最担心的,她担心的是该怎么回到寝室呀!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她无力改变,但还没发生的事情要是都不能预防,那才是要了她的命呐!
 
    “我,我该怎么办呀?”她紧紧|咬着下唇,眼中浮现一层水汽,可怜兮兮地看着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