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小荷欲绽_小荷欲绽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小荷欲绽

小荷欲绽-第2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疼。


    可是小兄弟曾被自己心爱的女孩握在手中,被那只 的小手那么碰触过,只要这么想一想,杨琦就觉得热血澎湃,快要无法思考了。


    如果,如果……


    他死死盯着白小荷涨得通红的小脸,脑中浮现的画面让他莫名兴奋。


    白小荷偷偷瞟了杨琦一眼,见他是一副痛苦忍耐的样子,不由得内疚地低下了头。早知道自己就不这么莽撞了,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


    “你,你没事吧?”难道自己太用力,抓疼了他?


    “没事。”杨琦喘息粗重,他死死攥紧了摩托车的把手,咬紧了牙关,半响才憋出一句话。


    两人就这么保持着暧昧姿势坐在摩托车上,白小荷被圈禁在杨琦的怀中,一动不敢动,生怕再一动弹又碰到那啥。


    这样的姿势她维持得很辛苦。


    “走吧。”漫长的沉默过后,杨琦开口下车。


    “嗯嗯嗯。”白小荷如同刑满释放一般,也赶紧从车上跳下来,“我们赶紧进去吧。”


    说完,她就逃跑死的快步朝前走去。


    杨琦跟着后面,看着白小荷纤细曼妙的背影,小兄弟还是疼得慌。


    这种疼,是 。


    当时看着白小荷内疚的,如同小鹿一般的眼,他多想轻浮地说一句,你帮我摸摸就不疼了。


    可是,他不能!
016  起哄
 
 
    清远居是一家川菜馆,店面装修是偏农家的风格,简约中透着一股乡野的韵味,特别是廊下吊着几串火红火红的辣椒,看着就让人口舌生津。
 
    白小荷急匆匆想要远离杨琦,连房间号都忘记了问,一时间站在大厅里,晕头转向滴也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白小荷,你等等!”
 
    正迷茫间,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回头一看,杨琦气喘吁吁地跟了过来,“你属兔的呀,看着文文静静的,动作这么麻利。走,楼上……”知道白小荷不知道房间号,杨琦长腿一迈自己率先走上了深棕色的木梯,在前面带路。
 
    白小荷抿嘴一笑,赶紧小步跟上。
 
    拐了几个弯,两人走到了包厢外,在外面就听到里面闹得热火朝天的,估计人都到得差不多了。
 
    推开包厢门,里面坐着的几个男生一看杨琦和白小荷一前一 来,都表情夸张,大声起哄。
 
    “琦哥你不错嘛,把我们班花追到手了!”
 
    “就是,快点说说,发展到哪一步了?是拉了小手,还是亲了小嘴?一一汇报不许抵赖!”
 
    “不汇报就喝酒,没二话!琦哥上!”
 
    ……
 
    说这话的都是杨琦的好哥们,平日开这玩笑杨琦可不在意,他脸皮厚了去了,嬉皮笑脸打岔过去就算了。
 
    可今天,刚刚发生的那一幕还让他记忆犹新,仔细一回味,似乎还能感受到小兄弟被那只小手握住的美好,这些玩笑话让他的心怦怦直跳,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让他傻傻地挠着头,嘿嘿直笑。
 
    这,不是杨琦的风格啊!
 
    众人再转头一看白小荷,她白嫩的侧脸也红得像染了一层腮红,明显也是害羞了。
 
    “靠,琦哥,你不会真的把班花追到手了吧,你看班花的脸红得像那啥?”
 

    今天过马路的时候,静笃想文文的情节去了,一抬眼看到前面的人都朝前走,也傻愣愣的朝前走,结果差点被一辆公gao给撞了,那时候才发现还是红灯啊!
    那公gao就离我大概半米远了,吓死我了,当时感觉自己都不会动弹了,还好公gao及时刹住了车,不然我就挂了,呜呜~
    宝贝儿们,过马路一定要注意啊,希望每个宝贝都平平安安的,健健康康的。
017  分不出前后
 
 
    “猴子 ?”旁边一个人积极踊跃地回答。
 
    “滚,你居然说班花的脸是 ,小心琦哥揍死你。”
 
    “哈哈哈……”
 
    杨琦笑得傻兮兮的,白小荷脸色通红,这诡异的一幕,让众人的起哄声更大了,白小荷的脸也越发的红,她局促的站着都不知道怎么应对这场面。
 
    一双墨葡萄似的无辜大眼睛在包厢中转了一圈,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心里才微微有些踏实。
 
    还好有闺蜜,闺蜜是用来干啥啊?
 
    被黑的?
 
    那肯定不是,闺蜜是关键时候伸手拉你一把的人。
 
    在白小荷绞着手指,手足无措的时候,剃着小平头杨乐儿像个小炮弹一样,唰一下冲到白小荷身边,护着她吼道,“警告你们这群山顶动人,少欺负我们家小荷!八辈子没见过美女了吧?!”
 
    “哎哟,乐儿姐发话了,我们的胆子瞬间小了一半。”
 
    “别说胆了,我肾都小了一半,买苹果的钱都凑不齐了……”
 
    不得不说杨乐儿在班里的面子还算大的,男生们都纷纷转移了话题开始闹杨琦喝酒。
 
    只是男生罢休了,却有一个尖细的女声响起,“白小荷?切,装什么纯,就算跟杨琦有什么也是她勾引的,瞧她那……”语气中毫不掩饰的讽刺和鄙夷,是人都能听得出来。
 
    “瞧她什么?!”没想礸ao褂幸桓鋈苏饷床皇度ぃ罾侄幕鸨⑵偈狈⒆髁耍俺玛兀愀黾耍斜臼戮退党隼矗 
 
    陈曦平时也是班上的大姐大,家里有个暴发户的有钱老爸宠着爱着,平时嚣张惯了的,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从来都忍不下被人欺负。
 
    杨乐儿指着她的鼻子骂,她哪里忍得下这口气,“腾”地站起来就扬声说,“我说,白小荷才是贱人,瞧她胸前那对波儿大得,怕不是被男人摸多了吧!”
 
    “你……”被这么侮辱,白小荷气得浑身发抖,却骂不出什么话来。
 
    她向来文静惯了,骂人的脏话她可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的。
 
    陈曦看白小荷一副委委屈屈的小模样,就打心眼里不爽,她冷哼一声,鄙夷地说,“被我说中了吧!”
 
    自她们吵架开始,包厢里就渐渐安静下来。
 
    此时更是鸦雀无声。
 
    正和一帮子男生喝酒的杨琦听到这话真是怒火中烧,却又无可奈何,要是陈曦是个女生他不说一句就揍了,可偏偏陈曦是个女生,不好下手,他只能紧紧攥着拳头,心疼地看着白小荷。
 
    “说中你妹!”
 
    杨乐儿可不管那么多,一看白小荷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了,义气冲天,撸起袖子就想冲上去揍人。
 
    眼看场面会闹得一发不可收拾,一个清凉冷淡的声音突然在包厢中淡淡响起。
 
    “总比你好。”说话的男生丹凤眼微微眯着,靠在椅子靠背上,清清淡淡的眼神在陈曦身上扫视一眼,“分不出前后。”
 018  冰山男学霸
 
 
    “噗嗤~”杨乐儿忍俊不禁地笑出来,幸灾乐祸地说道,“就是,你是嫉妒我们家小荷吧。瞧你自己干瘪的模样,我看说你是旺仔小馒头都侮辱了我们的童年,你那儿哪里是小馒头呀,绝对是四川盆地好不好——凹进去的!!!”
 
    “哈哈哈……”有人被杨乐儿这一番话逗得大笑出声。
 
    就连泪水快要涌出眼眶的白小荷都破涕为笑,忍着笑捶了一下杨乐儿的肩膀,憋得一颤一颤的。
 
    陈曦气急,指着杨乐儿吼道,“杨乐儿,你,你自己不也一样的!”
 
    杨乐儿的确如此,她性格大大咧咧的像个男孩子,那身材也很抱歉的像极了,不过,杨乐儿不在意啊,她爷们儿地拍了拍胸口,豪爽说道,“我平我骄傲!”
 
    哄笑声更大了,还有不少为杨乐儿喝彩叫好的声音,年轻人的精力总是那么旺盛。
 
    “笑,你们就笑吧!”在众人的哄笑声中,陈曦哭着跑了出去。要论脸皮厚,她可厚不过家学渊源的杨家。
 
    包厢里的氛围为止一松,又恢复了热闹。
 
    风波终于平息,白小荷感激地看着杨乐儿,低声说,“乐儿,谢谢你。”
 
    要不是乐儿这么仗义,她今天真的会很难过的。
 
    “咱们是姐俩,哪用谢谢。”杨乐儿大大咧咧地揽着白小荷的肩膀,“你还是去谢谢大冰山吧,没想到他还会帮你说话。顺便还可以搭讪,快点去!”
 
    斜斜靠在椅背上,身上散发着浓浓的“生人勿近“气息的丹凤眼男生,就是学校里最著名的冰山男学霸——喻天韧!
 
    喻天韧是学校里今年的中考状元,他性格清冷,喜欢独来独往,几乎从不与人开玩笑。
 
    说到这儿,如果都以为他很孤僻不讨人喜欢,那就错了。
 
    喻天韧相貌特别俊秀出众,浓眉墨眼,一米八的身高再加上那清浅的气质,活脱脱一个忧郁王子的形象,反倒特别引女生,不少泰坦尼克号争先在他这座冰山上撞毁,就为了跟他搭讪一两句。
 
    今天,他能插这么一句话,还真的不常见。
 
    作为当事人的白小荷,她自己都觉得诧异。
 
    听到杨乐儿的提醒,白小荷“嗯”了声,走到喻天韧的面前,非常感激的轻轻说,“喻天韧,谢谢你。”
 
    “不客气,我只是不喜欢人聒噪。”
 
    喻天韧抬起眼睛淡漠地看了看白小荷,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随即又垂眼看向手中的书。
 
    “啧啧,不愧是学霸,出来聚餐都带着书。”杨乐儿看到喻天韧的举动,低声跟白小荷咬耳朵。
 
    “你以为都像你呀……”
 
    道完谢,杨乐儿便拉着白小荷去留好的座位上。
 
    一边带她走,一边悄声问,“小荷,你跟我家堂哥好上了?”
 
    “啊?”白小荷脸上刚刚退散的红晕,又浮现,嘟囔着辩白,“哪,哪有?”
 
    “那我怎么看他那么冲动?”
 
    “哪里冲动了?”白小荷疑惑地看着杨乐儿,她看着杨琦走进来的,他的表现很正常啊。
 
    “这里!”某人挤眉弄眼地指了指 ,猥琐地笑了,“嘿嘿,这里这里,这里很冲动!都翘起来了!我看到了哟~”
 019  KTV激情戏
 
 
    妈呀,哪个妹妹老盯着自己哥哥那儿瞧呀!
 
    白小荷一个爆栗子敲上杨乐儿的头,“你哪儿那么坏呢,还看那里。”
 
    “哎哟,小荷,我还不是怕你吃亏的嘛,一看我哥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我就知道你肯定还没有被吃掉,唔……我哥可真傻,动作真不麻利啊……”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喃喃自语了。
 
    “你说什么?”白小荷吃着饭,含糊不清地问。
 
    “嘿嘿……”杨乐儿连连摆手,“没啥,没啥,我什么都没说。”
 
    一副欲盖弥彰的juan笑样儿。
 
    吃饱喝足之后,已经快七点了,外面的天色暗淡下来,但是活动却还没有结束。
 
    结完帐之后一大帮子还未尽兴的人转战楼上的蓝调KTV。K歌就这一点好,不管你是余音绕梁还是五音不全,只要你愿意,抖擞抖擞精神,发泄发泄火力,心情都会很爽。
 
    吃完饭之后走了一些人,剩下的二三十人订了一个豪华包厢,这家KTV是新开的,环境不错,音响效果也很好,特别是豪华包厢,里面还有独立的卫生间,麻将室,不可谓不周全。
 
    KTV里没有白天,只有夜晚,灯光闪耀,音乐震天。
 
    在噪杂昏暗的坏境中,白小荷跟杨乐儿挤在一起聊着天。
 
    “小荷,你今天是坐我哥哥摩托车前面,还是后面啊?”
 
    “干嘛这么问?”白小荷的三观被杨乐儿一直刷新,现在也有了戒心。
 
    “哈哈哈……”杨乐儿嚣张地大笑,“坐后面嘛,你肯定得抱着他的腰啊?摸了没,有没有腹肌?他经常去健身房的,应该还比较有料吧???”
 
    额,这还真没有摸过,白小荷老实gao代,“我坐的前面。”
 
    “哈哈哈哈哈……”杨乐儿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神经兮兮的。
 
    “你笑啥?”
 
    “那,那你肯定被戳死了吧……”某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是用生命在聊天,“疼不疼,我偷偷看过,我堂哥那家伙,可大了……哈哈哈,真的,可大了呢……”
 
    不仅看过,还摸过,貌似一手都握不过来呢,该死,她在想什么!!!
 
    白小荷突然发现自己也神经质了,拍拍自己的脑袋对杨乐儿说道,“我先去洗手间啦,你一起吗?”
 
    “好咧,一起。”
 
    包厢里抽烟的,聊天的,唱歌的,热闹得很,从包厢里面一出来,白小荷顿时觉得呼吸都畅快很多。
 
    两人走到女士洗手间,一进门就听见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奇怪。
 
    一个声音粗重,一个声音纤细,都是低低的鼻音。若隐若现的。
 
    杨乐儿和白小荷对视一眼,示意白小荷噤声。
 
    因为都不是很急着上厕所,好奇心重的两人干脆躲在一个小格子里等着偷看。
020  惊险 




    “嗯,嗯,用力……”


    “啊……啊啊,别这样,啊……”


    ……


    卫生间门口有一道厚实的大门,隔绝了外面的噪杂,也保持了卫生间的安静,也让这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在空旷的卫生间中听得特别清晰。


    白小荷和杨乐儿大气都不敢喘,屏住呼吸躲在一个小隔间中偷听。


    不多时,杨乐儿似乎不满足于偷听,甚至偷偷摸摸趴在门缝上,朝对面的小隔间看去。


    那个发出声音的小隔间里面在做什么,白小荷自然是知道的,这些事秦逸都对她做过,还一起看过爱情动作片,不至于不懂。


    可杨乐儿却是个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单纯傻妞,她很不想当杨乐儿听到,看到这样的事情,污染了纯洁的内心。她自己已经堕落尘泥,她多么希望能守护住杨乐儿心中的赤诚!


    白小荷现在特别后悔自己的后知后觉,居然由着杨乐儿拉着她在这听壁角。


    可是,现在要出去,只怕会被那隔间的两人听到,万一看到她们两个的鬼祟行为,只怕会更加尴尬。


    不出去,难道要等着那两人完事了,再悄悄离开?


    白小荷很纠结!她两条秀气的眉毛紧紧蹙着,苦恼得不知如何是好。


    跟白小荷的纠结不同,杨乐儿却听得两眼发光,精神振奋,八卦的旗帜高高举。


    “哐嘡。”


    对面隔间的门突然被用力推开,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里面的景色也暴露无余。


    “啊,啊……别打开门,会有人,有人进来的,会看到。”女人一边发出暧|昧的轻|吟,一边低声哀求。


    男人的声音有些无所谓的调调,“看了不更让你兴奋吗?瞧,水都流得更多了。”


    淫|靡|暧|昧。


    趴在门缝上朝外 的杨乐儿,紧闭着嘴巴回过头对白小荷兴奋地招招手,示意她赶紧看。


    白小荷没好气瞪了她一眼,亏她还记得憋着不说话。


    什么?白小荷用眼神询问。


    看啊,看啊。


    不,白小荷轻轻摇了摇头。


    你不看,那我喊了啊!杨乐儿指指对面,指指自己的喉咙,紧握双拳闭上眼睛,做出一副歇斯底里在尖叫的样子。


    白小荷很没形象地翻了个白眼,认命地把眼睛凑到门缝上,和杨乐儿一上一下地朝对面看去。


    这一看,真吓了一跳。



    刚刚修电脑的过来了,终于把我的小电脑修好了~
 真开心~

021  悄悄溜走
 
 
    对面的隔间门大开着。
 
    里面吊顶灯坏了,使得里面有些阴暗,看不真切,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大概。
 
    面容藏在阴影中的男人一手拿着根烟,烟头的猩红在阴影中闪烁,他不时拿起烟放在嘴边抽一口,吐出一个烟圈,神态散漫。
 
    男人的西装裤子褪到小腿处,大叉开着 坐在马桶盖子上面,一个皮肤白净、身材窈窕的女人面朝着白小荷,在男人身上扭动,吞吐着男人身下的 。
 
    不知道为何,白小荷第一眼看过去,注意到的不是前面那个有着丰满 ,表情放|荡的女人,而是藏在阴影中沉默不语的男人。
 
    甚至,她感觉,那个男人也应该知道她们在对面偷看。
 
    阴影中,白小荷都隐隐有种被他眼神灼烧的感觉。
 
    男人右手玩|弄着女人胸前的挺翘,腰腹一用力,身下巨大的 狠 入女人的体|内,快速抽|动起来,女人也扭着 配合男人的动作,口中发出吟哦之声。
 
    在极度的欢愉之中,男人表情淡漠,似是漫不经心,仿佛身上女人的动作和 只是一场梦境,无法影响他的身体,更无法走进他的内心。
 
    他不会被欲望控制,甚至他能控制欲望!
 
    这是一个冷静,甚至说得上冷酷的男人。
 
    若说以前在白小荷的心中,秦逸是第一最可怕的人,那么现在这个男人,她感觉是比秦逸还可怕的存在。
 
    “啊,啊……要来了,要来了……”女人突然叫起来,娇柔的身体软软倒在男人的身上,急促地呼吸着,颤抖着。
 
    男人将女人扶起,缓缓站起身。
 
    “我来帮您擦擦。”女人顾不得自己还浑身 ,立马从挂在隔间挂钩上的包包中拿出一块湿纸巾,撕开包装手脚麻利地给男人擦拭起来。
 
    等女人擦完,男人提起裤子,从隔间中走出。
 
    这时白小荷才真切看清楚他的模样。
 
    这是一个寒到极致的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丝丝寒气,特别是那一双眸子,里面似乎蕴藏着一整片北冰洋,冰天雪地,没有丝毫温度。
 
    “下不为例。”男人第一次说话,声音低沉中带着丝丝磁性,也不无冷漠。
 
    “是是是,我一定记住!”穿好衣服的女人唯唯诺诺地应声,谦卑地低着头。
 
    男人对镜检查一下穿着,确认无误,似是无意地回头瞟了一眼之后,提脚走出卫生间。
 
    让白小荷心惊的是,男人最后回头的那一眼,仿佛透过她们躲藏的隔间缝隙,直直看到了她的人,让她有一种无所循形的感觉,吓得她手脚都冰凉冰凉的。
 
    安静的卫生间中,一阵低低的抽泣从女人捂住脸的手中漏出。
 
    那么悲伤,又仿佛带着几丝庆幸。
 
    矛盾得很。
 
    等到女人情绪平静下来,补好妆之后出去,白小荷和杨乐儿两人才拍拍胸口,垫着脚尖溜出卫生间,颇有点劫后余生的感觉。
 

    今天最后一更送上啦,呼呼~今天静笃可是在艰难阻碍中,超标完成任务呀~
    宝贝儿们给个奖励嘛,商量下,登录看个文?给静笃留个言?
 022  杨乐儿,你不会吧!
 
 
    “小荷,我们出去走走吧?”
 
    杨乐儿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一起偷|窥的经历让她们之间又多了个小秘密,现在她特别想和白小荷聊聊关于这个秘|密的事情。
 
    “恩。”白小荷淡淡回应,被杨乐儿拉着走。
 
    两人出了KTV,走到街边的小商品店买了两瓶果汁,坐在路灯下聊天。
 
    “真的太刺|激了,小荷,你有没有看清楚?”
 
    “恩。”
 
    “你看到那个女的没,胸|真|大呀!还白~”
 
    “恩。”
 
    “还有那个男人,哇靠,我怎么感觉比我堂哥的也不差呢,那么粗,毛|毛好多哦~嘿嘿嘿~”juan笑。
 
    “恩。”
 
    “小荷,我才知道男人哪儿原来长成那样的,真新奇。”
 
    “恩。”
 
    “你怎么了?这么心不在焉的?!”一直处在兴奋状态的杨乐儿,一个人唱了好久的独角戏之后才发现白小荷不在状况内。
 
    “恩。”白小荷依旧呆呆地应了声。
感情自己刚才瞎兴奋了?杨乐儿彻底无语,扯开嗓子一声大吼,“白小荷!!!”
 
    “啊,啊啊?”白小荷猛然惊醒,瞪着一双小兔子般的眼睛看向杨乐儿,“怎么了,乐儿?”
 
    “你在想什么?”杨乐儿关切地问道。她这个小姐妹,虽然总爱时不时发呆,但是这么深受刺激,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还是很少见到的。
 
    白小荷看着杨乐儿纯净的眼睛,内心更加自责。她从刚开始一直就在责怪自己,杨乐儿那么单纯快乐,那么的简单纯真,她不应该让杨乐儿看到那么肮|脏的事情。
 
        可……
 
    “乐儿,刚才的事情你就忘记了吧,那些……没什么好看的。”
 
    “哪有!”杨乐儿瞪大了她的眯眯眼,简直觉得白小荷就是那扶不上墙的烂泥。

    她拉起白小荷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小荷,你知道吗,刚才那现|场|版可难得啦!哎哟,想想我就心疼,我应该戴上眼镜的呀!”
 
    杨乐儿是三百度的近视,她特别鄙视戴眼镜的人,觉得太娘了,为了更加“爷们儿”她经常不戴眼镜到处乱跑,也因此错过了原本应该是高|清版的现场。
 
    一想到原本她可以看高|清,却只惨兮兮地看了个枪|手|版,她简直想抽自己!
 
    她悔恨地捶胸顿足,“我就应该带眼镜的啊,那样才看得清楚嘛~你不知道吧,学校的单车棚那边晚上经常有很多对儿,在那里谈恋爱接|吻啥的,我去偷看了好几次都没有偷看到,这次的高清……呜呜,我居然……”
 
    额,白小荷石化了。
 
    这,这真的是杨乐儿吗?
 
    “你还去偷看人家接吻?”白小荷不敢置信地看着杨乐儿。
 
    杨乐儿老脸一红,结结巴巴说道,“那,那有什么嘛,人家,人家也是少女呀……”
 
    哪个少女不怀|春,是吧?
 
    是吧???
 
    白小荷无奈的发现,她的三观被杨乐儿再一次刷新了。
 


    这一章这么的纯洁,居然被要被审核~分开发了好久,还是没弄好~
    哭脸~
023  少女心事
 
 
    白小荷这人说傻也好,迟钝也好。
 
    居然读了三年书,还不知道单车棚的秘密,实在也是个异类。
 
    不过,杨乐儿……
 
    “乐儿,我第一次发现你也挺像个女孩子的嘛~”白小荷捂着嘴笑了,又问道,“我们还回去吗?”
 
    “不回去了,我把杨琦喊出来,让他送我们回家吧。”杨乐儿把头靠在白小荷的肩膀上腻歪,“小荷,还有几天就开学了,以后我们都没太多时间在一起玩了,我今天睡你家吧~”
 
    白小荷考上了市重点,而杨乐儿是直接上了本校的高中部,两地相距比较远,再加上白小荷是要寄宿的,以后相处的时间肯定大大缩减。
 
    “好好好~”白小荷确实拿这个混世小魔王没办法,也想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连声答应了。
 
    杨琦一听美人相召唤,赶紧三步当做一步走就冲了下来。
 
    平平安安把两人送到白小荷家之后,杨琦还跟大姑娘一样 地不愿意走,不时瞅一眼白小荷,神情带着些小忐忑。
 
    “走走走,还不回家去!爷爷该拿鞭子抽你了!”杨乐儿见不得杨琦这副样子,急吼吼赶人。
 
    杨琦这才不情不愿地离去。
 
    “看我堂哥他那怂样,他还真是喜欢你呀。”
 
    洗完澡之后,两人并排躺在床上谈心。
 
    白小荷把头放在床沿边上,枕着一个竹篾枕头,把还滴着水的头发垂在床沿外侧,乌发如云,衬着她白净秀气的脸,看着真如一副浓淡相宜的水墨画,唯一的色彩,是唇上的嫩粉。
 
    “小荷,你有喜欢的男生吗?”这是杨乐儿一直好奇的问题,平时看白小荷总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对男生不假辞色,她还真不知道白小荷到底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有喜欢的人吗?
 
    白小荷手指梳理了一下还未干的乌黑秀发,静静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你呢?”
 
    以前一直以为杨乐儿没有这些小情愫,可今天她第一次觉得杨乐儿也会有喜欢的男孩子。
 
    “我喜欢喻天韧。”杨乐儿的眼睛亮晶晶的,像夜幕中的星子,她憧憬地说,“喻天韧学习好,长得又帅,最重要的是他一点都不爱理人,我最喜欢这种酷酷的男生了!”
 
    “噗~”白小荷忍俊不禁,笑了出来,“没想到你也是花痴中的一个。”
 
    “白小荷,你才是花痴呢!看我不痒痒你……”
 
    “啊,别呀,哈哈哈……”
 

    下一章,咳咳,即将进入新情节咯~
    静笃继续码字去~么么哒~
024  秦逸的电话
 
 
    “喂?你好。”
 
    一大清早床头的手机就响个不停,白小荷翻了个滚,手在床头柜上摸索了半天才抓到手机。
 
    “呵……”
 
    一声轻笑从听筒传来,白小荷顿时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小表妹,明天我过来接你。”
 
    “秦逸?!”白小荷的声音蓦地尖锐起来。
 
    “对呀,不信的话,你去问你爸。”说完,电话挂断了,只剩下忙音。
 
    懒觉是没有心情睡了,白小荷从床上爬起来,犹疑地打开房门,边走边低垂着脑袋在那里纠结,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秦逸的话。
 
    神态恍惚下,一出门差点撞到一脸笑容的白妈妈身上。
 
    “还没睡醒啊?走路都不看路。”白妈妈嗔怪一声,点了点白小荷的额头。
 
    “恩恩。”白小荷胡乱应答,心思根本不在了。
 
    “快去洗漱完了,过来吃面,早上空腹可不好。”
 
    “哦。”
 
    心情沉重地洗漱完毕,白小荷坐到餐桌前,装作不经意地问,“妈妈,我以后要读寄宿,带的东西只怕会很多,是不是要打个车去呀?”
 
    白妈妈得意地拍掌一笑,“原本我也想打车去的,可刚才呀你姑姑打电话来说了,她和你姑父送你去上学!”
 
    “那你们呢,你们不去吗?”白小荷急急追问。
 
    “有你小姑姑和小姑父在,我们就不去了,省得还要请一天假。”白妈妈和白爸爸都是工薪阶层,请一天假就少一天工资,白妈妈是能不用请假就不用请假的。
 
    “妈妈,我想你们陪我去~”白小荷可怜兮兮地看着白妈妈,期待她能回心转意。
 
    这毕竟是白小荷第一次做的,让他们老两口扬眉吐气的大事,白妈妈的表情看起来也很犹豫。
 
    不过,让白小荷失望的是,在她期待的目光中,白妈妈还是毅然决然地拍板了,“都在一个市区,又不是多远的路,我去看你的机会多得很,等周末了我就去看你。”
 
    “好吧。”
 
    看到白妈妈心意已决,白小荷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反正明天小姑姑和姑父都在,想那个斯文败类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可是……白小荷苦恼地抓了抓头发,她自己都不相信这明显带着自我安慰色彩的话。
 

    抓紧时间,下班前再发一章~
    让表扬来得更猛烈些吧~下章,咳咳咳,你们懂的~
 025  穿条短短的裙子
 
 
    白妈妈和白明兰约好的是早上八点出发。
 
    一大清早,白小荷就把自己房间一些想带走的东西整理好,除了这些外其他的东西收拾了三个大包,一箱子衣服,还带了一套床上用品。
 
    不到八点,门铃响了。
 
    “小荷,去看看。”白妈妈在厨房准备早餐,指使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白小荷去开门。
 
    白小荷放下手中的报纸,一脸不情愿的嘟着嘴,慢慢挪到门边,忐忑地打开门。
 
    果然,门外是一张笑得斯斯文文的脸。
 
    “小表妹,早啊。”秦逸微微笑着拍拍白小荷的头。他的眼神看到穿着小熊吊带睡衣的白小荷时,略微暗了暗,伸出的手也留恋了半晌才收回。
 
    秦逸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T恤衫, 一条深卡其工装裤,看上去特别清爽休闲。
 
    “早。”看到秦逸,白小荷勉强扯了扯嘴角,从喉咙中挤出一个字。
 
    “秦逸?你怎么有空过来呀?”白妈妈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话语中不掩惊喜。
 
    “舅妈,我过来给你们拎东西。”秦逸笑着说。
 
    “你爸妈呢?”
 
    “他们还要出去办点事,我是先遣部队,特地来当搬运工的。”
 
    “孩子,你可真有心了。”
 
    有心?白小荷嗤之以鼻。
 
    看到白小荷的小动作,秦逸藏在镜片后的桃花眼闪过一抹兴味,在白小荷耳边说道,“小荷,今天穿条短点的裙子。”
 
    这话说得不无挑|逗,暧昧沙哑的声音藏着慵懒。
 
    他高大的身躯站在白小荷身后,紧紧贴着白小荷的后背,一股热浪从两人相贴的地方传到白小荷的身上。她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开,警惕地看着秦逸,“秦逸,你别想了!”
 
    今天她一定不会让他如愿,他让她穿短裙,她就偏偏要穿长到脚踝的裙子。
 
    去年不是去海边玩的时候买了一条波西米亚风格的裙子吗?她一直不喜橙色太 ,很少穿出门,这次她打定主意就穿那条了!
 026  坐秦逸身上
 
 
    下楼的时候秦逸提了大半的东西,剩下的白爸爸负责,白小荷挽着白妈妈说着贴心话。
 
    到了小区门口,白小荷一眼就看到一辆大众的SUV,白明兰和秦振宇从车上下来,和白父白母寒暄。
 
    “我去放东西。”
 
    说着秦逸拎起箱子走到尾箱,结果打开一看,里面放满了东西。两箱矿泉水,还有几个大纸箱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剩下的地方只能勉强塞下一个小袋子。
 
    “哎呀,秦逸,尾箱怎么放了这么多东西啊?”
 
    秦逸一拍脑门,自责说道,“最近有个同学从国外回来,大家说要搞个同学聚会,见我有车方便所以叫我负责采购些东西,这不……”
 
    白明兰一看就愁了,这尾箱都塞满了,前面的后座也放了很多他们买来送给白小荷的衣服等物,只怕两个人只能 去一个了,哎,真不该信了秦逸的买那么多东西。
 
    “小姑姑,要不我还是打个车吧。”白小荷内心巴不得坐不成这车呢,打车最好。
 
    “对,对,干脆打个车去好了。”白爸爸看到白明兰一脸难色,也不想让她为难,连忙接口,并且顺手就要去提箱子。
 
    一旁的秦振宇急忙拦住两人,“这怎么行,把小荷的包裹放在后座,他们兄妹两个挤一挤也就坐下了,实在不行,让小荷坐在秦逸的身上。”
 
    “这,这怎么行!”白小荷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行不行!”开玩笑,这一坐上去还得了,不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才怪。
 
    “怎么不行,你小时候尿尿还是我们家秦逸带着去的呢!”白明兰拉着白小荷的手,好笑地看着她,“兄妹之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两家关系走得近,而秦逸又比白小荷大了很多,所以小时候一直是乖巧懂事的秦逸带着白小荷。
 
    小时候的白小荷可谓集众人宠爱于一身,好在白小荷虽然是老来子,白父白母也都很娇宠,她自己却一直文静可爱,不让人多操心。
 
    “就是,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挤挤就挤挤算了,哪里那么娇气。”白妈妈可不想再打个车,花了多的钱去了,她上哪里挣回来啊。
 
    白小荷就这么在推推搡搡中,无奈地坐上了车。
 
    后座右边放了白小荷的三个大包,再加上一堆白明兰和秦振宇送的礼物,堆得老高,秦逸和白小荷只能拥挤地坐在驾驶座后面,还要时不时担心旁边的东西掉落。
 
    车上路,有些颠簸,而白小荷坐在秦逸身上,心中更是忐忑难安。
 
    秦逸看着白小荷不自在地扭来扭去,不由得笑了,“你就这么怕我?难道每次你都不舒服吗?”想想白小荷白净的皮肤,那真是滑如凝脂,细若素锦,最好在透着一点儿粉红,那才是一副绝妙的画面。
 
    听了秦逸的话,想想每次和秦逸的相处,白小荷的脸顿时红了。
 
    秦逸清楚地看到,他可爱的小表妹白嫩的耳垂,一点点涌上粉红,他真想一口 那小巧的耳垂,细细怜爱。
 
    视线落在橘色的波西米亚风格长裙上,秦逸淡淡笑了,目光中满是得逞的意味。
 
    车里放着歌,是高胜美的《蝶儿蝶儿满天飞》。
 
    白明兰轻轻哼着歌,手在腿上打着拍子。
 
    而后面,看到秦逸久久没有动作,以为这次自己终于幸运了一回而放松下来的白小荷,突然绷紧了身子。
 
    一只手,趁着车子颠起来的那一刻,飞快将她的裙子掀起,而那只手也顺势进攻了她的秘密谷底。
 
    橘色的长裙铺散开来,犹如一朵怒放的波斯菊,那么鲜艳而美丽。
 
    秦逸的下半身被笼在长裙里,他的手也借着长裙的掩护肆无忌惮地闯入,精准地找到了让白小荷浑身 的源头。
 

    嘿嘿,200楼的加更送上哦~
    不过我估计这次没人表扬我,肯定还会有说我卡肉的……
    事实上,臣妾冤枉啊~
    啥也不说了,继续码字去了~么么哒~
027  是你诱惑我
 
 
    白小荷 着粉唇,忍无可忍扭头低骂,“秦逸,你无耻!”
 
    秦逸低低笑了,“我不是叫你穿短裙么?”
 
    “你……”
 
    “这是你诱惑我,我怎么能忍心不如你意呢?”秦逸扯了扯她的长裙,示意她看。
 
    秦逸是叫她穿短裙子,但是她想躲开秦逸的魔掌当然不会听他的,逆反心理作祟,她还特意选了一条最长的裙子,长及脚踝。
 
    现在,这裙子居然成了最好的遮掩。
 
    “嗯……”一声轻吟溢出口,白小荷的感官被那只修长的手刺激,溪谷已经流出了潺潺的水儿。
 
    可是,还有一层,“秦逸,我不会让你一再得逞的。”
 
    “又是打底裤?”秦逸挑眉笑了,同样的错误他可不会犯第二次,想要吃肉怎么能不准备周全呢?
 
    他从驾驶座的后背袋子中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剪刀,一看就是崭新崭新的,定然锋利无比。
 
    “小表妹,反正你裙子这么长,小 穿不穿也无所谓了。”
 
    说完,声音提高了许多,“爸,小表妹今天上学,听点应景的歌。”
 
    “什么歌?”秦振华笑着问,听歌还得应景,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
 
    “正能量的,我下了一些汪峰的歌,还不错。”
 
    “行。”
 
    歌声一切,从缠缠绵绵的情歌变成了激|烈的摇滚乐。
 
    在摇滚的嘶吼声中,剪刀剪碎布料的声音被吞没地一点不剩,秦逸顺利将白小荷的四角打底裤给除掉,终于摸到了他渴望已久的 肌肤。
 
    两人坐在驾驶座的背后的一点儿地方,白小荷娇小的身体几乎都藏在了驾驶座的后面,再加上旁边被东西塞满,就算前排的白明兰回头,视线里也看不到什么。
 
    这,才是秦逸的计划。
 
    他宽大的手掌从白小荷上衣的下摆伸入,握住那两团 。
 
    白小荷阻止不了秦逸,又担心被姑姑和姑父发现,整个人都缩在驾驶座的背后,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可怜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