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小荷欲绽_小荷欲绽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小荷欲绽

小荷欲绽-第1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内容简介:
    白小荷笑眯了眼睛
    她考上了金光闪闪的市重点中学,要开始寄宿生活了
    终于可以摆脱某人时不时的纠缠,白小荷表示很欢乐很期待
    可没想到的是,在去学校报道的路上,还没有成功逃脱魔掌的白小荷就再次被某人吃干抹净了
    车上,脸色通红的白小荷暗暗握拳,到了学校就好了!
    然而,好学生扎堆的市重点真的那么太平吗???
    
   【女主看似清纯,实则银荡,无节操无下限,介意误入】

001  升学宴
 
    
    白小荷看着眼前镀金的录取通知书,感觉自己的人生一下子就升华了。
 
    观众们啊,你可不知道一向惫懒的白小荷,是如何头悬梁锥刺股地准备中考的,如果你知道的话,肯定也会被她的刻苦劲儿给感动,那心酸,简直不能说,一说就是一天一夜。
 
    还好老天开眼,居然被她给考中了,这成绩简直把白小荷初三的班主任给吓坏了,她透过啤酒瓶底儿厚的眼睛重新仔细打量了一下白小荷——这个她从初一带到初三的女生,还是木讷文静的老样子,没啥变化呀,怎么一下子就人品爆发考上了市重点呢,要知道最后一次摸底考试白小荷还是班上中等成绩。
 
    这,这真的是瞎猫撞上死耗子,班主任只能这么狗血地认为白小荷是祖上积德了。
 
    事实上,只有白小荷才知道,每次放学回家之后,自己都要复习功课到凌晨才肯 睡觉。考试她也不敢考好了,要是万一让那人知道她的成绩,肯定会起疑心的。她过去一年最大的愿望就是考上离家很远的市重点,远离那个恶魔,为了这个目标,她真可谓是用尽了心血,完全开动她那不怎么发达的头脑,拼命了!
 
    哎哟,感谢菩萨,感谢如来佛,感谢齐天大圣,她居然真的考上了!
 
    白小荷忍住内心强烈的兴奋,离开了她读了三年的初中,一点都不留恋。
 
    回到家中,自然又是大大的庆祝了一番,白爸白妈把镀金的录取通知书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就差没用牙咬一咬确定真假了,白爸爸那表情跟看到中国足球世界杯夺冠一般的——见鬼!还是白妈妈反应正常点儿,她手脚麻利地定了一桌升学宴之后,便开始挨个打电话,要宴请亲朋好友和答谢恩师,各种扬眉吐气,各种炫耀。
 
    升学宴安排在半月后,在江南楼定了几桌,江南楼是比较中式的茶楼,是白小荷家附近的高档消费场所了,白小荷一听也很期待,她最喜欢吃江南楼做的蒜蓉粉丝扇贝了,每次吃都能吃好几只。
 
    在白小荷的期待中,日子也过得很快。
 
    时间一晃就到了升学宴这一天,白小荷穿着一身清爽的白色无袖连衣裙,长直的黑色青丝披散在肩后,让她看上去显得特别清纯,特别那一双大眼睛,水雾蒙蒙的,像是飘着清晨荷塘上氤氲的水气,特别灵动。
 
    白妈妈要求白小荷站在门口迎客人,白小荷就乖乖地站着,站得笔直的。
 
    她一直不是很爱说话,见了来人道贺就微微抿嘴一笑,称呼一声,那样子恬静无比,真像是一朵池塘里的白莲,只是这平静在白小荷无意看到一个人的身影之后,被打破了。
 
    这,这可怎么办!
 
    眼看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越来越近,白小荷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该死的,她怎么忘记了,她的升学宴这人也会来的,居然一直光顾着高兴了……
 
    在白小荷的忐忑不安中,那人走近了,站在白小荷面前斯斯文文地说,“小表妹,不错啊!”
 
    白小荷紧紧攥着手,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低低回了句,“秦逸表哥好~”她紧张得脸色都有些苍白,小脸上满是无措,她知道秦逸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说话也是温温柔柔的,但是却不代表他内心的想法。
 
    她不声不响就考上了市重点,给了他一个偌大的“惊喜”;他指不定在心里怎么想着折磨她呢。
 
    想到这儿,白小荷眼眸泪光一闪,快要急哭了,“表哥~我……”
 
    秦逸微微一笑,拍拍白小荷的肩膀,“等下坐我旁边,我给你留位子。”
 
    果然,来了!
 
    白小荷紧张地点点头。
002    桌上桌下
 
 
     等到人都来齐了,白小荷也终于完成了任务,揉了揉有点笑僵的脸,朝定下升学宴的芙蓉厅走去。
 
    走到这几桌面前,白小荷眼尖地看到白妈妈身边有一个空位,她挣扎一下,想到自己就要去市重点读书了,以后应该会很少见到秦逸,便大着胆子朝白妈妈走去,想坐在白妈妈旁边。
 
    “小荷,来这里!”一个温和斯文的声音响起,穿着白衬衣的秦逸在向她招手。
 
    白小荷心咯噔一跳,求助似的看着白妈妈。
 
    “那你就坐表哥那里去,他可是考上了B大的研究生,跟表哥好好取取经。”性格爽朗的白妈妈大手一挥,便将白小荷给发配到了秦逸身边。秦逸可是远近闻名的好学生,当时可是以省状元的身份考上的B大,又成功考上了研究生,是白家亲戚中最有出息的一个了,难得秦逸和白小荷关系好,也许多和秦逸接触接触,白小荷能更有出息呢。
 
    其实白妈妈想得也不错,白小荷的确是因为秦逸才发奋读书的,不过她不知道的是,秦逸给白小荷的刺激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芙蓉厅是一个单独的宴会厅,秦逸说怕热,在靠近空调的地方选了一个角落坐着,旁边留了一个位子,就是给白小荷的。
 
    白小荷心怀忐忑地走到秦逸旁边,眼睛眨巴眨巴的,像只受惊的小白兔。
 
    秦逸看着她这紧张胆怯的小模样,笑着拍拍身旁的座位,“好好坐着,我又不会吃了你。”
 
    旁边坐着秦逸的妈妈,白小荷的小姑姑,也打趣,“是啊,小荷,你还怕我家秦逸吃了你不成,每次看到秦逸都这么怕,是不是怕秦逸抓着你做作业呀?”白小荷虽然考上了市重点,但是十多年不爱学习的日子已经让亲戚们对她的印象根深蒂固了。
 
    白小荷紧张地笑笑,知道自己坐也坐定了,便认命地坐下把背着的蓝色斜挎包放在腿上。
 
    “小姐,您需要把包包放在后面吗?我给您罩上防盗罩。”一个温柔的女声提醒白小荷。酒店里一般为了防盗,都会让客人把包包放在背后,然后从椅背上套上一个罩子防盗。
 
    白小荷连声拒绝,“不用,不用,不用。”
 
    “好的。”美女服务员温柔应了声,走远了。
 
    秦逸也看到了这小小的一幕,凑到白小荷耳边轻声表扬,“乖~”
 
    热气喷洒到白小荷的耳垂上,让她小巧白嫩的耳垂沾染上了暧昧的粉色。
 
    开始上菜了,大家的注意力立即被这些美味佳肴吸引,而白小荷也真真实实理解了秦逸那一声“乖”的含义。
 
    一只温热的手覆盖上了白小荷的大腿,慢慢地向上滑动,白小荷 了大腿却反倒把那只手给卡在大 ,给了那只手更多的便利,无奈之下白小荷只得松开了大腿,一双水蒙蒙的大眼睛无辜求饶地看着微微笑着的秦逸。
 
    被白小荷搁在腿上的蓝色包包,却正好成了秦逸的掩饰,再被垂下来的深红色桌布一挡,桌上桌下完全是两个世界。
 
    不过,对于秦逸来说,桌上有美味佳肴,桌下嘛,那也是秀色可餐。
003  上洗手间
 
 
    秦逸一路往上摸,来到白小荷的大 部,顿时面上的斯文笑容凝滞了一下。
 
    他眼神闪烁,“打底裤?”
 
    对,因为今天穿的连衣裙有点短,所以白小荷穿了一条防止走光的打底裤,没想礸ao狗懒死牵媸且痪倭降冒。睦锇邓判那槎记崴闪似鹄础
 
    她这点小情绪秦逸怎么会不知道,一看她嘴角上翘就知道她心里在偷着乐,当即压低声音说道,“去洗手间,脱了。”
 
    这语气不容拒绝,听得白小荷心一颤。
 
    “我不,这条裙子太短了。”她想垂死挣扎一下。
 
    “脱了,我今天就不对你做什么,不脱的话……”秦逸突然扬声对坐在另外一桌的白妈妈说道,“舅妈,我下午带小荷出去玩下,给她挑件礼物。”
 
    “傻孩子,你也还在读书,破费啥!”白妈妈笑得很灿烂,女儿给她争了光,她今天心情特别好。
 
    “妹妹嘛,应该的。”
 
    这败类,给装得哟~
 
    “这两兄妹关系真好,真的跟亲生的一样。”旁边也有人笑着跟白妈妈说,“搞不好以后白小荷也考个B大回来给你看看咧!”
 
    白妈妈笑得合不拢嘴,嘴上还是谦虚,“哪里,哪里,我们家白小荷也是碰巧走运了。”
 
    在秦逸的暗示下,白小荷咬了咬牙,起身去找洗手间。她知道秦逸说得出就做得出,不过他还有点好,那就是说出口的话也不会收回,说了今天不对她做什么,就不会太过分。
 
    在洗手间 耻辱脱下了小裤裤,把小裤裤放在包包里后,白小荷 了腿,紧张地小步慢走,两手死死地拽着裙子的边儿,就差没贴着墙根挪动了。她穿的这裙子是雪纺的,轻轻薄薄的,又短,她生怕有人经过,带起一阵风就吹开了裙子,暴露了她的裙底风光。
004  恬静仕女画
 
 
    走到宴会厅,白小荷不敢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怕被人发现端倪,所以让自己尽量显得心里没鬼。
 
    但是因为宴会厅不是很大,桌子摆得比较满,白小荷需要穿过桌子与桌子间狭小的缝隙走到最里面的角落,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考验身材的事情,再加上身边不时有人穿过,裙子也随着别人的走动而晃动,使得白小荷更加紧张。
 
    这一路走下来,消耗的体力不亚于跑了个八百米。
 
    好不容易走到座位上坐下,白小荷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口气舒到一半,那只作恶的手又贴上了她光滑细嫩的腿部,她顿时又倒吸了一口冷气。
 
    秦逸的手顺着触感细嫩的皮肤,一路蜿蜒向上,很快就达到了那片秘密花园,一路通畅,毫无阻碍。
 
    很好,果然脱掉了。
 
    秦逸似笑非笑地看着脸色酡红的白小荷,“做~得很好。”音压在一个“做”字上,眼神也很晦涩。
 
    白小荷咬着唇不说话,她怕自己一松开就会情不自禁地叫出来,秦逸的作恶的手指已经剥开那含苞的 ,去试探那 的 了。 包裹中的那颗小豆豆在秦逸的逗弄下颤颤巍巍的,不多时白小荷就感觉身下一片湿润。
 
    秦逸的手指伸出一根慢慢探进去,稍微一勾动,那软软的嫩壁就收缩起来,紧紧地圈住他的手指。
 
    虽然白小荷低着头,但他却知道白小荷也有了感觉,因为他清楚地看到白小荷的耳垂变成了粉红色,那一截露出的白嫩脖颈也被情绪催动,浮上了淡淡的粉色,那颜色真正犹如那六月白荷 上那一圈若有似乎的淡粉,清淡娟秀。
 
    隔得这么近,他几乎都能看到白小荷脸上细细的绒毛。
 
    这么恬静美好,像一幅仕女画。
 
    他都有些难耐了。
 
    “哐!”一声脆响,有什么掉到了地上。
 
    在白小荷受惊的眼光中,秦逸低头去捡,趁机把桌上冷盘里拿的小青瓜塞到白小荷的手中,这才是他真实的目的。
 
    手中被 一个异物,白小荷垂眼悄悄瞟了一眼,原来是一根小青瓜,这小青瓜翠绿可爱,约莫有三指粗细,十多厘米的样子,和她的小手掌差不多长度。
 
    “干嘛?”白小荷心里滑过一个不好的预感,身体比脑子反应还快,当下就想抬起手把这小青瓜送到口里,先下口为强,秦逸却比她动作还快,一把压住了她想动弹的手。
 
    “别着急,这是给我吃的。”
 
    “哦,那给你。”白小荷又想把小青瓜递给秦逸,却对上了秦逸一双调笑的眸子。
 
    “我还想要点调味汁~”这个汁字,说得才叫那个意味深长啊!
005  鸡汁小青瓜
     白小荷低垂着头,握着小青瓜的手都在颤抖。
“这是惩罚,你懂的。”秦逸面上笑容不变,口中威胁。他总是可以保持着这么得体的笑容,然后暗处做着很可恶的事。
  什么惩罚,她当然懂,不就是瞒天过海考上了市重点吗?要是能彻底远离他,这个惩罚真的微不足道了。
  不得不说白小荷始终是个心性乐观的人,很会开导自己,当下她就这么自己安慰自己,心情没那么郁闷了。
  只是,真的要那样吗?会不会很疼?
  她委屈地看着秦逸,那小白兔似地无辜眼神,更让秦逸浑身发热了,,不由得催促,“快点。”
  听到秦逸的回答,白小荷认命地把小青瓜缓缓插进已经湿润了的秘道中,小青瓜不知道是不是刚从冷库里端出来的,上面还带着丝丝凉气,一进入湿热的密道,顿时让白小荷凉的浑身一个激灵。
  可秦逸在一旁目光灼灼地等着,她不敢来虚的。
  手上认命地动作,来回摩擦,白小荷的粉色密地被刺激,分泌出更多的甜汁,泥泞一片,小青瓜上很快就沾满了透明的汁水。
  而因为这样羞人的动作,白小荷的脸上粉色更重,她难耐地扭动着身子,努力着憋气才让自己不轻呼出来。
  过了半晌,感觉小青瓜上面沾满了水水,白小荷才把小青瓜拿出来,轻轻放在秦逸的手中。
  她这人太实诚,就算是被人欺负,只要答应了,也要做得让人没话说。
  “跟我比怎么样?”秦逸笑着在白小荷耳边低语。
  白小荷红着脸嘟囔,“你的大。”
  秦逸笑得更加开心,他看了看手中站满了透明汁液的小青瓜,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很香,要不要吃一口?”
“不要,不要!”白小荷连连摆手,别搞笑了,她才不想吃那东西呢!
  “很好吃的啊!”秦逸咬了一口小青瓜,神色暧昧。
  “秦逸,你那根青瓜上面怎么有水啊?”同桌一人看到秦逸在吃小青瓜,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好奇问道。
  秦逸斜眼瞥了莫名紧张的白小荷一眼,端起面前的白瓷碗喝了一口鸡汤,不慌不忙地说道,“沾了点鸡汁。”
  小青瓜配鸡汤?
  “这倒是新奇吃法。”那人明显是秦逸的脑残粉,一脸的崇拜。
  “可不是~”某人说起谎来毫无心理压力,悠悠闲闲地又咬了一口小青瓜。
006  可远观不可亵玩
  秦逸在白小荷的注视下,一口一口细细品尝着小青瓜,那眼神那姿态,怎么看怎么优雅。
  白小荷心里很是无语,她真不知道秦逸怎么能把这样一件明明很下流的事情,做得如此风流倜傥的,如果再给他一壶酒,小酌两杯,那样子更像是于山水间吟诗作乐的文人骚客。
  不过再怎么细嚼慢咽,小青瓜也有到头的时候。
  这不,最后一口扔进嘴里就吃完了,秦逸颇有些感觉意犹未尽。
  心里空落落的,手上也空落落的,秦逸感觉有点不爽,总想找点儿什么事来做,可是要让白小荷“生产”一根鸡汁小青瓜,他知道依白小荷的性子,那肯定会断然拒绝,怎么威胁都没得用的。
  白小荷其实性子拧巴,最不耐烦把事情做第二遍,耐心也不好。不过,她应该会喜欢这样、、、、、、今天他可没有满足他的小表妹呢。
  秦逸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低低一笑,在桌布的掩饰下,他修长的手指又摸索到那处泛滥桃花水的溪谷,这里还湿润一片,微微敞开着,似乎在等待着旅人的观赏游览,秦逸的手指顺着溪流找到了那颗羞涩藏在花瓣中,探头探脑的小珠子,手指轻轻按压下去,白小荷顿时如小猫一样低低叫了一声。
  “别,别动、、、”她低低恳求。
  “真的不想?”秦逸戏谑地看着白小荷,“都湿了。”
  白小荷低垂着头,不做声,默默地吃了一口白米饭,唔、、、那根修长的手指又在小珠子上旋转了一下,轻挑慢捻,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双腿夹住那只搞鬼的手,把屁股朝前挪了挪,只稍微挨到椅子边儿,整个下半身几乎都藏在了桌布下面。
  这样的姿势也更加方便了秦逸的动作,让他的手指能够顺畅地进入到密道里。
  什么可远观而不可亵玩,那都是世人评说的,你走近了,摸上了,才知道那朵圣洁的白莲到底是什么货色。
 007  桌下的暗潮
 
 
 
    白小荷就是这样,你强迫她的时候,她两眼含泪地看着你,无声控诉你的无耻行径。可一旦自己上瘾了,那小嘴就有多紧闭得多紧,绝不多说一句,还会扭动着小腰积极配合一下。你要是在她还没舒服之前想退缩,她还会用力夹住你,让你迷失在魂消梦绕的快乐中,只能跟着她一起沉沦。
 
    在大庭广众之下,暗红的桌布隔开了一个世界,暗潮涌动。
 
    若是有人这时候低头捡东西,一定能一眼看到白小荷雪白的 中间,那一览无余的裙底风光。
 
    在秦逸的逗弄下,她 微微张开着,白嫩如玉的 有一只干净修长的手在抚 弄着那两瓣粉红,不时将那两片挑开,顺着沟壑而上,去 那颗鲜艳欲滴的小珠子。
 
    桌面上,白小荷双颊通红,她那双眼睛水得如同蕴 一湖碧水,表情也怯生生的,惹人得很。
 
    她的左手紧紧攥住,努力克制着让自己不显得异样。时不时有人和白小荷搭讪,她还要礼貌地微笑,回应两句,真的很辛苦。
 
    一旁,秦逸凑过来,暧昧地问,“喜欢吗?”手下动作不停,只把白小荷化作一汪春|水。
 
    白小荷死死咬着筷子,依旧低头不说话,连看也不看秦逸一眼,似乎这样别人就不知道他们俩有关系似的。
 
    “不说,那我就继续了……”秦逸知道她有多薄脸皮,也不勉强她啃声。
 
    得到白小荷的默认,秦逸打算继续取悦这位小姑乃乃(担心这个屏蔽),他微微探出一指,伸进那个幽暗潮湿的暗洞,缓缓地 着,感受到里面的温热紧张,他都恨不得直接把白小荷就地正法。
 
    不过他答应了她的,要是做不到,这位小姑乃乃下次就没这么听话了。
 
    秦逸一边叹息着,另一指依旧若有似无地磨蹭着 的小珠子,不时在上面刮蹭一下,惹得白小荷内心如同猫爪挠着。
 
    而旁边,还有分神的事儿等着白小荷。
 
    “小荷,你真了不起啊,市重点都被你考上了。”秦逸的妈妈,白明兰夸奖白小荷。她今年快五十岁了,保养得却如同才三十多刚出头一样,作为一个全职太太,她在白小荷心中是贤妻良母的最佳代名词。
 
    “没有,都是运气。”白小荷脸色一红,心里不由得想着,小姑姑在这里表扬自己,可是她哪里知道桌布下的暗潮哟,那才是真的“了不起”呢。
 
    不过想想自己也真的破天荒考上了市重点,还是当得起这个表扬,白小荷还是有些虚荣心泛滥的。
 
    秦逸一看白小荷眼睛一弯,就知道这小妮子又内心傲娇了,他不满地眯了眯眼睛,手上不由得加大了力度抽|动得更加快速频繁, 着小珠子的拇指也用上了力,沾了点流出的 轻轻 着。
 
    对于白小荷不声不响就考上市重点的作为,他刚知道的时候真的跟晴天霹雳似的,不过,这小妮子以为她考上市重点离家远远的,就真能逃开?
 
    “市重点怎么是运气能考上的,听你妈妈说,你每天晚上都学习到很晚吧?”小姑姑越看白小荷越喜欢,这个小姑娘清秀单纯,气质也很出众,现在又考上了市重点,真是一个不错的孩子。
 
    “小姑姑太夸我了啦~”白小荷害羞地低下头。
 
    事实上,这样夸奖的话她白小荷还能再听一百句都脸不变色,说得越多只会让她内心更暗暗开心,真正让她脸红心跳的是秦逸的“手上功夫”,太卖力了,这感觉欲仙欲死的,白小荷都快忍不住内心的悸动。
 
    在秦逸眼里,白小荷就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让他有点挫败,想了想,干脆大手暗暗一用力,将白小荷的一只白嫩大腿抬起,搁在自己的腿上,将她的两只腿分开成一个诱人的姿势。
 
 
 


    中午睡觉前给大家更新个~嘿嘿,够意思吧!
 008  好好照顾她
 
 
    这几乎在这之后,他的手指就顺着密道钻到最深处,快速翻搅了几下。
 
    “嗯~”白小荷被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刺激到,低低从鼻中发出一声闷哼。
 
    “怎么了?”白明兰关切地看着白小荷,“不会是吹多了空调,有点感冒了吧?”
 
    “妈,她那里怕吹空调,她是吃多了小青瓜给呛到嗓子里了。”秦逸插嘴,空闲的一只手在白小荷的背上拍了拍,“下次别贪吃啊。”一副兄妹和谐的模样。
 
    白明兰一向以这个出色的儿子为傲,看着两兄妹关系好,心里也高兴,“秦逸你要好好照顾妹妹,最好两个人一起上B大!”
 
    “会的。”秦逸从善如流地回答,“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手底下功夫越发卖力,果真是“好好照顾”。
 
    白小荷她心虚地看向小姑姑,那种偷偷的欢愉越发的刺激,旁边坐着小姑姑,而自己却在公共场合被秦逸这么羞人的对待,真的是……啊,一阵脸红心跳的 突如其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伴着一股热流从小腹开始蔓延,直至遍布全身。
 
    而秦逸感觉到手中接了一捧湿润,也知道白小荷已经到了极乐,于是慢条斯理抽回手,撕开桌上的湿纸巾擦了擦手。
 009  神秘惊喜
 
 
    秦逸在升学宴之后居然都没有找过她,白小荷表示很不可思议,不过她也从来不纠结这些事,不找她才好呢,她可不想总是被那斯文败类欺负。
 
    日子是难得的悠闲,不过整天宅在家里也有点无聊。
 
    快要开学的时候,白小荷接到一个电话,是闺蜜杨乐儿打来的,叫她去参加初中同学的聚会。
 
    美名其曰,最后的狂欢。
 
    在家闲得慌的白小荷一听就乐了,终于可以出去散散心了,这是好事儿啊。
 
    杨乐儿这家伙还说有什么惊喜等着她,她才不信呢!
 
    聚会定在天蓝初中附近的一个饭店,叫清远居,吃完饭之后上一层楼就可以去唱K,特别方便,是天蓝初中的学生过生日大聚餐外加请客的不二选择,白小荷对那里也是熟门熟路的。
 
    杨乐儿通知的是下午五点钟在清远居门口集合,现在已经快三点钟了,坐公gao车过去的话要一个小时左右,时间有点赶,白小荷是个守时的人,当下跟白妈妈报备一声后,匆匆忙忙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
 
    刚出门一会儿,就听到后面两声喇叭响,白小荷好奇回头一看,一个穿着迷彩服的高大男生,骑在一辆拉风的摩托车上朝她挥手呢。
 
    “小荷,这里。”男生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浓墨似的眉毛高高挑起一边,神采飞扬的,笑得那一个灿烂,那一个热情洋溢。
 
    白小荷皱着小眉头,诧异地看着他,“杨琦?你怎么在这边呢?”
 
    “来接你呀!乐乐没跟你说吗?”他取下挂在摩托车上的头盔,扔给白小荷,“上车。”
 
    原来这就是惊喜?!
 
    毕业之前杨琦还给她写过情书来着,只是当时她一心想要发奋考上市重点,所以也根本没心思考虑其他的,只能婉言拒绝了这个校园风云男生的爱恋。
 
    现在突然一见面,真有点不好意思呢。
 
    白小荷想到杨琦给她写的那封情书上面,那些炙热的情话,羞红了脸。
 
    “怎么?拒绝了我,连我的车都不愿意坐了?”杨琦笑着问,语气中有一丝落寞。
 
    “不是,才不是。”白小荷着急解释,两只手一起摇起来。
 
    公gao车要绕很远的路,这有免费的车,不坐白不坐,白小荷才不傻咧。
 010  你戳到我了
 
 
    “噗嗤~”杨琦一看白小荷这傻傻的样子,笑了。
    
    杨琦的这辆摩托为了更加拉风,后面没有安放尾箱,只绑着一个小小的音响。
 
    在杨琦的印象中白小荷是个走路都要发呆的人,生怕她搭车的时候也一个不注意就松开了手,他开车又快,要是把这娇娇柔柔的小姑娘给甩下去,他用什么陪哦?于是,极力让她坐在自己前面,这样开车的时候也不用老担心她了。
 
    白小荷乖乖听话,手脚麻利地爬上了摩托车,和杨琦一样分开 ,坐在摩托车的前面。
 
    出门太匆忙,白小荷就只套了一件粉色的无袖荷叶领上衣, 穿着一条薄薄的卡其色纯棉热裤。这件大领子的上衣正面看还好,可要由上往下看,一眼就能看里面去。
 
    白小荷压根没想那么多,她规规矩矩地坐在杨琦前面,两手紧紧撑在摩托车的机盖上面,认认真真的模样像把手背在身后上课的小学生,有种执拗的可爱。
 
    她小小的个子几乎被杨琦高大的身躯包裹起来,整个人像是蜷在杨琦的怀中一般,娇小可爱。
 
    杨琦比白小荷高了一个头不止,白小荷这样的清凉穿着,他只要稍微一垂眼,就能看到白小荷胸前那一片美景。
 
    摩托车发动起来,随着摩托车的轰鸣,那两只白白软软的馒头就在杨琦眼皮子底下颤巍巍的摇,浅绿色的内衣紧紧包裹着两团,使得白小荷的一双雪|乳如同在碧波里晃荡,一晃一晃的,直晃得他心痒难耐。
 
    他想要移开视线,却太难以克制。
 
    年轻人总是热血,何况眼前坐着的还是自己心爱的姑娘,能不热血冲脑吗?
 
    于是,摩托车还没上路,某人身下的小兄弟就先支起一个帐篷,就差没冲破束缚,奔出银河系了。
 
    白小荷见半天还没动静,扭头问,“怎么了,还不走?”
 
    她这一扭头, 的 蹭到杨琦的胳膊上,就跟点燃草堆的那一根小小火柴一般,让杨琦的情绪几乎失控。
 
    “这就走。”杨琦闷闷地回答,声音有些不正常的沙哑。
 
    现在是大街上,他不能做出什么不当的举动,再说,白小荷在杨琦心中,那就是天边的云,是池中的莲,是不能亵渎的存在,他单单只是偷偷瞟几眼白小荷无意露出的丰满,在脑中幻想一下白小荷的风情,都觉得亵渎了她,更别说做出什么动作了。
 
    可是没料到,白小荷又嘟着嘴说了句,“诶,你这人,你戳到我了。”
 011  出发
 
 
    杨琦舔舔有些干涸的嘴唇,沙哑着嗓子;明知故问,“什么戳到你了?”
  
    “唔……我后面……”白小荷扭动了一下 ,让自己往前挪一点儿远离那个硬硬的东西,但是这摩托车的坐垫构造本来就是一个凹进去的设计,再加上她前面没啥着力点,一会儿又 来, 又被戳了一下。
 
    “你把什么搁中间了?”白小荷皱着秀气的小眉头,瞪着杨琦。
 
    这叫他怎么说?杨琦在白小荷埋怨的视线中,恨不得瞬间练成缩骨神功就好,这滋味真的太尴尬了,一向桀骜不驯的他,居然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拿开呀!”见杨琦没动静,白小荷又提醒了一句。男孩子真奇怪,就喜欢弄得有的没的,不是把头发染得五彩缤纷,就是在腰间挂一条狗链子,不知道杨琦是弄了什么花招。
 
    杨琦感觉自己生下来就没这么丢脸过,局促地说道,“我,我拿不走……”
 
    “拿不走?”白小荷使劲儿扭动着身子想要回头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抵着她小屁屁,让她这么不舒服。
 
    杨琦一看她的动作,立马双手握住她的肩膀,让她不能转身过来,“别,别看了,没什么东西,我马上就拿开,等下就好了。”
 
    哪里等下会好哦?随着白小荷扭身的动作,那原本领子就大的粉色上衣更是露出了一大片春光,杨琦都能清楚地看到淡绿色内衣上面的蕾丝小蝴蝶,还有那深深的,足以叫人沉迷的深沟。
 
    这样的美景入眼,他家小兄弟能老实吗?
 
    兴奋得不行呢,在那儿自己跳得欢。杨琦只能想办法弓着身子,尽量让自己的 离白小荷稍微远点。
 
    “好吧,那我们出发。”白小荷将信将疑地坐好,在太阳底下晒了这么久,她感觉自己都出了一身汗,早点到聚餐的地方才是真的。
 
    “好。”杨琦按捺住内心的冲动,再次发动摩托车上路。
 012  鬼探头
 
 
    杨琦这人有两个爱好,一个是打架,一个是重型机车。
 
    打架他从来是以一挑十,战斗力没得说,而一辆最少几万的重型机车却只是他美好的一个梦。
 
    他这辆摩托车还是省吃俭用从二手市场买来的,有八九成新,平时宝贝得不行,别说借出去给人开,连他自己开的时候都不愿意乘人。
 
    摩托车到手后,白小荷还是第一个安安稳稳坐在上面,不仅没有挨揍,还能把他瞎指挥一通的人。
 
    不过,他那么心甘情愿,白小荷别说要坐他的车,就算要坐他的人,他也愿意乖乖送上门。
 
    谁叫他爱得惨呢?
 
    杨琦一边开着车,一边心猿意马,平时里娴熟的车技他都不敢飙出来,生怕一个不小心出了什么事摔倒了细皮 的白小荷。
 
    可是吧,这怕什么偏偏来什么,一个分神间,杨琦突然听到白小荷在惊叫,“快点停住,有人!”
 
    有人,有什么人?
 
    杨琦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老爷爷正从路边停着的小车缝隙中探出来,慢慢悠悠晃着,正打算横穿马路呢,这俗称鬼探头,是最容易发生车祸的。
 
    怎么办,怎么办?几秒钟的功夫还不到,杨琦就急得满头大汗。
 
    摩托车已经离老爷爷只有两三米远了,再不停住眼看就要撞上去,到时候三人都有生命危险,可是右边是临时停车位,停满了车,而左边又车流不息,往左拐更是找死!
 
    他死了不要紧,可白小荷……
 
    情况紧急中,杨琦一咬牙,冒着翻车的危险来了一个急刹。
 
    “咯吱…嗞嗞…”摩托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啊,啊啊!” 白小荷失声尖叫。
 
    较快的车速下,猛地刹车会产生一股巨大的惯性,在这股力道之下,白小荷 的身子如炮弹一样向前冲去,杨琦顾不得自身安危死死搂住白小荷,他自己身体向后仰,想平衡一下这股冲力。
 
    尖锐的摩擦声伴随着白小荷惊恐的尖叫,车子终于险险地停在距离老爷爷半米之外。
 
    万幸,人都没事!
 
    可气的是,那老爷爷扭头淡淡看了一眼,见到如此惊险的一幕,居然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面无表情的继续朝前走。
 
    杨琦喘着粗气,恶狠狠低骂,“狗|日的!”
 
    “杨琦,你快勒死我了……”被杨琦紧紧搂着的白小荷,声音软软的控诉,一张白净的脸上通红通红。
 
    “哦,哦,哦……”刚才还神色暴戾的杨琦一听到这软软酥酥的话,顿时紧张起来了,“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除了被吓到之外,事倒是没太大的事,就是……
 
    白小荷羞赧地看了一眼杨琦紧紧箍在自己胸前的胳膊,轻声提醒,“你搂得太紧了,我都喘不过气儿来了……”
 

    宝贝儿们,我真的很勤快啊,有木有表扬?给个留言,评个小分,收个小藏吧~
 013  柔|软的触感
 
 
    杨琦的脑子仿佛被雷劈了一下。
    
    半天都愣愣的,傻傻的看着脸色泛红的白小荷。
 
    他,他,他现在正做什么?
 
    他僵硬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紧紧搂住白小荷的右手,他不仅手臂环住了白小荷,掌心还紧贴着白小荷一侧的绵软。
 
    一阵温热的感觉从掌心传来,动一动,捏一捏,唔,很软。
 
    他的眼神溜进白小荷上衣的大领子中,他清楚的看到那个白白软软的大馒头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被自己的大掌揉得更加波|涛|汹|涌。
 
    这真是,一切尽在“掌握”啊!
 
    “诶,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白小荷恼怒地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杨琦的怀抱,被这样抱着真是太丢人了!
 
    一不小心,白小荷的屁屁又被那个硬硬的东西戳到,她愈加生气了,“你放中间那东西怎么还在呀?不是说拿走了吗?骗子!”
 
    白小荷就算生起气来,那声音也是娇娇柔柔的,听起来倒像是撒娇。
 
    “哦哦,对不起。”杨琦猛然惊醒,立马飞快地收回手,尴尬地笑了笑。
 
    只是,这手容易收得回来,下面的小兄弟很难让它鸣金收兵不是?
 
    杨琦面对白小荷的抱怨,只能苦恼地挠挠头,安抚了几句,继续弓着身子开车。
 
    前面,白小荷被戳了一下,顶得小屁屁怪疼的,她心里可有点小郁闷了,再想到杨琦不让她去看那是什么东西,她偏偏就更加好奇。
 
    悄悄转头,眼睛斜斜往后看了一眼,这个小动作立马被杨琦发现了。
 
    “你看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白小荷马上坐得笔直的,一本正经地回答。
 014  抓住小兄弟
 
 
    杨琦没放在心上,继续开车向前。
 
    刚才那个插曲耽误了点时间,杨琦干脆走起了小路,这样的话路程要省去一半,会快很多,但是小路在居民区中,不能开得太快,看到人就得停下。
 
    走走停停的,两人难免会撞到一起,身后那硬硬的东西一直抵着白小荷,让她又难受又好奇。
 
    “快到了。”杨琦一出居民区就有些情绪不振,此刻语气中更是有些失落。
 
    白小荷一看,果然清远居就在隔着一条马路的对面,她没心没肺地乐了,“哎呀,终于到了。”可热了,大太阳的天气,晒得真要人命。
 
    在怎么慢腾腾的,杨琦还是不得不把车子开到清远居下面,他多想这路能再长一点呀,这样他就能多亲近白小荷再多一点的时间。
 
    干吗要走近路呢?同学聚会算什么,自己还是太嫩了!杨琦心中懊恼得很, 跟粘在车上一样,就是不愿意挪动。
 
    而白小荷呢,这小家伙心思还放在“被戳”这回事上呢,她好奇了一路,但是又怕动作太大不安全,所以不敢真的扭身去看,这万一要是摔倒了呢,不疼的还是自己么。
 
    现在车子停稳了……
 
    终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白小荷悄悄伸出了手。
 
    一把抓住!
 
    “唔……”杨琦发出一声似是痛苦似是欢愉的低吼。
015  这是什么情况




    “啊!”


    白小荷短促惊叫一声,触电似的收回手。


    她紧张兮兮地看着杨琦,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看起来可无辜了,“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还以为是什么新奇的玩意儿,没想到居然是那个……


    白痴,白小荷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她怎么早没有想到那方面去呀,真是好奇心害死猫。


    杨琦苦着脸。


    小兄弟被白小荷一下抓到手中,因为有点突袭的性质,那力道可不算太温柔。


    疼。


    可是小兄弟曾被自己心爱的女孩握在手中,被那只 的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