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非我不可_非我不可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非我不可

非我不可-第6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那尖叫,那两具gao织在一起的身体……
  无比清晰的画面瞬间就将我带回了两年前那段无法控制的**岁月……我的噩梦!
  “啧!就知道你会先放自己的那一段。”蓝奕在最煽情的画面按了终止,随即换了一盒:
  “巫童!啊!我的巫童!好棒!你真是……棒极了!我要你!我要你!啊……”
  稀里哗啦的流水声,是那间浴室……雾气蒸腾,我首次控制不住地主动……被拍下来了!
  画中的我,浑身湿漉漉的,皮肤泛起肉欲的激情!我紧紧地用双臂搂住那个埋入我身体的男人,扬起下巴无比勾引地张启嘴唇……
  我……
  我……
  我……
  那个人,就是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被灼热的东西深深插入的云霄快感,随著画面中的**尖叫迅速地在我的体内窜升。
  “小童,现在你明白了吗?自从我们去到德国,所有的一切都被亚特兰的人监视著。这些东西,就是那些人逼我和蓝奕就范的最有力的武器!好让他们各得其所!”
  “那是你们自作自受!关我什麽事?关我巫童什麽事?这些都是你们自找的!是你们害我的!你们把我害的有多惨!你们知道吗?妈的!”
  我咒骂,驳回了秦司阳和蓝奕一切的原因解释,那些跟我本来就没有半点关系。他们,才是我生活的破坏者!罪魁祸首!
  “你要对此负责!”他们再度异口同声,良心都被狗吃了:“巫童,都是因为你,我们才落得今天的如此下场!”
  “与我无关!给我滚!”两年不见,我依旧恨不得他们赶紧去死。
  “你再也逃不走了!”他们俩立刻双双捉住我:“为了找到你,我们动用了上万人的力量,全世界范围内地搜索你!就是连太空中的监测卫星都用上了!你以为你躲在毛里求斯这个鬼地方我们就不知道了吗?你以为你将那一亿美元存在日本的账户上做个障眼法,就能骗过我们眼睛吗?告诉你,巫童!就是你死了,我们也会找到你,把你给挖出来!让你永远都无法离开我们!哪怕是你的灵魂!”
  “你们是怎麽找到我的?”面前这两个气势高昂的男人,不得不让我百万分地警戒。
  “两年。”秦司阳说:“整整两年,我们耗尽了所有的财产,将近两万人,包括太空中的监测卫星,都只为寻找你一个人。”
  “我们丢弃了原本拥有的一切,只为了找你。”蓝奕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抬起自从遇到我,就只对我一个人才能燃烧的火焰:“这已经不是‘赴汤蹈火’能够形容得了的!”
  “哈哈哈哈……!”我忽然大笑起来,看著两个为了我,不惜赴汤蹈火的头号大傻瓜,恶狠狠地咒骂:“怎麽?倾家荡产了?不甘心是吗?因为我,得不到我,你们就该死的不甘心,非我不可吗?”
  “非你不可。”他们的自私暴露无遗。
  “我不在乎财产。”秦司阳决绝。
  “我已经放弃了前途。”蓝奕无比清晰。
  “我已经被家族抛弃了。我甘愿,为你。”秦司阳的眼睛开始著火,想必他也经过痛苦的挣扎。
  “我洗手不干了。”蓝奕自嘲了一句,开始向我靠近:“钱,权,都不及我和你在一起的分毫。”
  “你们……冷静点……”我咽口水,退到墙角。
  “整整两年!”秦司阳发狂地爆发:“没有你的日子,我简直不能活!”
  “你让我生不如死,生活在白茫茫之中!”蓝奕大步走进,恶意威胁地距离我仅差一步。
  “……与我无关。”
  “到现在,你还说与你无关!!!”他们同时纠缠上我,抓住了我的双手,忽地——
  “你的手怎麽了?”蓝奕率先感觉到异常,立刻拉起覆盖在我手腕处的袖口:“怎麽回事?你的骨头……”
  “……”我咬牙。
  “两只手腕都骨折过!”秦司阳紧张地与蓝奕对视一眼,随即伸手探向我的胸口……
  “别碰我!”我神经质地大叫,但时过境迁,以我现在的腕力,根本甩不开他们。
  “你的肋骨……”他们摸到了我胸前的缺陷,紧张纷纷地开始抚触我的头发:“天!这里竟然留下了伤痕!”
  在我额际的头发深处,有一道裂痕……现在,正刺痛著这两个男人的眼睛。
  “小童!”秦司阳心痛万分,就好像我所有的苦难都完全地施加到他身上一样,他伸手紧紧地搂住我:“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害你的……对不起……”
  “果然是那老家夥干的!安耀华!”
  蓝奕竟然没有争风吃醋,反倒在我的身後痛咒那打伤我的该死的老东西。
  “哼!”他忽然冷笑,就好象有什麽高兴的事情,冷漠的,他本性不改:“想必他是怕我,把打伤你的这件事情瞒著我。要是让我知道,不说他的公司,就是连他的狗命,我一个都不留!还有那蠢女人!”
  “现在还说那些干什麽?反正他们父女俩已经穷途潦倒,落魄街头了。”
  “什麽?!”我想推开秦司阳那强有力的怀抱,却被抱的更紧。
  “该死的!秦司阳,你给我放手!”我急了,竭力挣脱。
  “不放!再也不放开你了!从今以後,我们要永远生活在一起。”
  什麽?!
  “不对。”蓝奕从身後伸手插入我的腰间,温暖而火热的怀抱瞬即将我完全包裹:“从今以後,我们三人,要永远在一起。”
  ——什麽?!
  “砰”地,我打了秦司阳一拳,挣脱开蓝奕的束缚,喘著气,尽量与他们两保持距离说:“你们想怎麽样!”
  我想我是吓傻了。
  他们想怎麽样?还用说吗?我根本就知道得一清二楚。
  “蓝奕,快抓住他!”
  我不管了,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锁。
  “啊!”
  被蓝奕抱住了。
  “唔!”
  他的额头被我的手肘狠狠地一撞。
  “我不会让你逃走的!”
  秦司阳追上来了。
  “你们这两个疯子!世界上,除了我就没有男人了吗?”
  我逃,在回旋的楼梯里,就像一个永远没有出口的深渊,我越往下跑,就陷的越深。
  “非你不可!非你不可!”
  他们俩在身後追啊!追啊!直到把我推倒在墙,瞬间就撕裂我的衣服。
  “住手!你们疯了吗?”
  天啊!现在是大白天!!!公寓里有人进出的!!!
  “是疯了!但是,你竟然眼睁睁地逼疯我们,然後找个女人结婚!你休想!!!”
  他们再也不争风吃醋了,再也不为我一个人如何分配而争夺了,他们,已经愿意共同分享我!
  “不要——!!!!”我急了,猛抬起膝盖想攻击这两个男人的要害处。
  “心急的小猫,你将我们两人惹火了!”
  “啊啊啊啊————————!!!!”
  我真恨!
  为什麽我就不过正常人的生活?
  我本来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只是生活在无聊之中,又讨厌女人的纠缠而以。我,根本就不爱男人!!!!
  “不要,啊!”
  他们几乎是把我抬回房间的。
  “砰”地关上门。
  “不……别过来……放过我吧!”
  我被丢在床上,立刻起身反抗,然後再被压制。
  “说好了,我们三人一起。”
  秦司阳!那邪魅的褐色眼睛像被灌了红酒,令我不寒而悚。
  “我们这麽爱你,为什麽你总是要逃呢?你……真是太狡猾了。”
  蓝奕!你这个混蛋!不许脱我的裤子!
  “我们三人,一起来**。”
  我目瞪口呆。
  厄运,已经到来。
  太突然了,我,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噩梦成真!
  “蓝奕,制住他的手。”秦司阳占据了我的双腿之间。
  “不要命令我。”蓝奕不满他的语义,亲吻起我难言的双唇。
  “唔……”和他**,就好像是昨天的事情。
  我和他,还有秦司阳……明明已经事隔两年!
  “小童,我的小童……”秦司阳将脸贴近我的双腿之间,摩挲著,隔著一层内裤。
  “唔嗯……!”我感觉被咬了一下,我的脆弱处,随时都有被剥夺的危险。
  “你是属於我们的。”放开我的嘴唇,蓝奕再次强调:“你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啊——!”
  该死的蓝奕!你竟然咬我那麽重!
  “唔……嗯……”他一边咬著我胸前的红色点缀,重重地吸允,在最辣的时候用火热的舌头一舔……
  “嗯……啊嗯……”我痛恨我的身体,就算我的意志再怎麽难受,可在他们看来,完完全全就是勾引!
  “你真是个妖媚啊!”
  秦司阳在我腿间的内裤上舔咬,留下一片湿润。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他说著,就强行将我的双腿分开到极致。
  “住手——————!!!”我大叫,双腿不停地乱踢,恨不得一脚将他那充满欲望的俊美脸蛋踢个稀巴烂!
  “小妖精。”蓝奕抱住我的臀部,制止了我下身的举动,更让秦司阳得寸进尺。
  “蓝……蓝奕!”我脸色铁青:“你就这麽把我让给这混蛋吗?”
  此时,我多麽希望那深爱我的傻瓜上钩!
  “我当然不能把你让给他。”他明亮的目光似笑非笑。
  “啊……”秦司阳的手指已经深入我的裤内了,我宁死地夸张一声。
  “嗯……啊……”继续诱惑他说:“蓝奕,我不要他抱我。你……嗯……快阻止他!”
  该死的!该死的!蓝奕!你还等什麽?你什麽时候变成这种“共享主意者”了?
  “除非你承认,你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而且……”蓝奕湿热的舌头包含了我的耳廓:“你必须爱上我,全身心地只爱我一个人。”
  “我答应你!”我敢保证,我一脱险就立刻甩了你!
  帅气的眼眸有些惊讶,然後,凝视著我,大声地笑了。
  “哈哈哈哈哈……!”蓝奕单手捂著脸,痛苦却又讥讽地说:“秦司阳,你听见了?你全都听见了?他爱我!为了让你远离他,他宁愿全身心地爱我!哈哈哈……”
  他笑,令我无比恐惧。
  这个男人,他这次是来真的!
  “啧!”秦司阳咬著唇,猛地撕下我的内裤说:“我倒要看看,上了你之後,你还能说得出你最爱的是谁!”
  眼看他解开腰间的皮带扣,露出的昂扬凶器就要对准我的柔软隐秘处进行惩罚——
  “蓝奕!快救我!我答应你!我全都答应你!你要什麽我都给你!只要你把我救出去——!!!”
  他看著我,就像在看好戏似的不紧不慢:“怕什麽?宝贝?和男人做,你又不是第一次。”
  蓝奕?!
  “巫童,别耍小孩子脾气了。”蓝奕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因为即将得到我而特别地闪烁:“你明知道,我和秦司阳是不可能再争夺你了。你,只有一个!”
  “啊————!!!!!”
  就在蓝奕话音刚落,秦司阳的热柱就猛灌入——
  “哇啊啊啊啊啊——————!!!!”我尖叫,一半出於身体上的痛苦,一半出於内心的恐惧。
  “这是对你的惩罚。”蓝奕在一边看著说,双手正在解开裤子的束缚。
  “啊啊啊啊……!!!”我被秦司阳猛力穿刺得痛不欲生。
  “我说过,只有痛,才能在你的心里留下痕迹。”蓝奕出人意料地优雅,俯身吻住我的口唇,吞下我的叫喊。
  “就用你这张嘴,接受我的惩罚吧!”
  “不!啊!不要!不要!滚开!别这样!唔啊!”我不停地扭头,拒绝那近在眼前的硕大欲望。
  “巫童,你小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淘气吧?”蓝奕用力固定住我的头部,我觉得自己的颈项几乎要被扭断了。他那热乎乎的东西就在我的脸庞上,吐吸著灼热欲喷的液体。
  “好久,没有感受你口腔中的温暖了。”
  不要——————!!!!!!
  “唔啊——!”
  腹部遭了一拳。
  “唔嗯————!!!!!!”
  插进来了!蓝奕那灼热喷张的欲望全数整个地奔入我的口腔内!
  “唔!唔!唔!唔!唔!唔——!!!!!”他和秦司阳同时攻击著我。前者,每一次插入都深入我的咽喉,逼得我眼泪直流。後者,异常汹涌地整根灌入,“啪唧!啪唧!”地,混合著我裂开穴口的血液,一股股地不断喷出污浊我身体的粘滑液体。
  “……唔……唔唔……唔……”蓝奕发狠地用手固定住我的头颅,下身遭受猛烈的前後撞击。不管我如何用指尖在他的手臂上抓狠,渗著血,更是刺激著他得到我的欲望。
  “啊!太棒了!实在是太棒了!小童!我的小童!”秦司阳一股股地喷涌,我的**已经一片润滑。他不断地叫喊,**地重复著我在梦中所遇到的字字句句。
  “说好了,你不可以独占他!”蓝奕的热柱在我的喉中抖动,岩浆般的欲液顺著我的食道滑下。
  “我不管了!只要能进入他的身体!只要每天都能驰骋在他的体内!我愿意和你分享!”秦司阳全神贯注,不想再分神。
  “啧!什麽都是你第一。”蓝奕的欲望越发在我的口中膨胀,嚣张,越来越快地抽速让我的咽喉难以忍受!
  终於————
  “噢啊……!!!”他舒服地低叫一声,浑浊滚烫的液体瞬间就充满了我的口腔。
  他们回来了,手里提著三个纸袋。一想到那硬纸壳里面的东西,一股寒气立刻就从我的脊骨窜升。
  “不……啊!”
  还没来得及逃。
  “秦司阳,抓住他的脚。”
  我就被蓝奕率先摁在地上,震得头脑发晕。
  “啊!不要!快放手!”
  我的四肢都被细铁丝紧紧缠绕著。
  “呵呵,真是可爱,活像活蹦乱跳的小鱼。”
  应该是“被开膛破肚的鱼”才对!秦司阳!
  我狠狠瞪著他,肩膀被蓝奕用力地钳制住。
  他们……到底要对我怎麽样?
  “宝贝,很快,你就要认命了!”
  什麽?!
  在我还没来的揣测蓝奕冰冷目光的时候,他就从身边的纸袋中一件件地拿出“琳琅满目”的性玩具。
  “……哈哈……”我几乎全身痉挛了!恨不得杀死他们的眼光狂吼:“变态!畜牲!难道你们对我的爱情就是那这些鬼东西伤害我吗?”
  如果可以,我宁愿痛痛快快地和他们打一架,然後被他们打死!可他们现在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就算得到我的身体,又能如何?他们贪婪的心,就会满足了吗?
  “无法满足。”秦司阳抓著我的双膝说:“在没有得到你的心之前,我们谁也不会满足。”
  “我都说了我不愿意!”该死!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们才明白啊?我不爱!我不想爱!
  “我们当然明白,所以,”蓝奕已经拿了一个银色的乳环,尖端对著我,准备对我施暴:“我说过,只有痛,才能在你的心里留下烙印。”
  “开……开什麽玩笑?!”根本躲闪不及之间,我的左胸就被蓝奕给捉住了。
  “啊!”乳尖被紧捏的痛楚立刻向我袭来,惨叫,正中他们的下怀。
  只见他们似乎满意地一笑,然後,更残忍地对我的身体施行控制。
  “拜托!别这样!我……会很痛!”脸色铁青,被硬生生地扣入这种东西,还不如杀了我吧!
  “怕痛,就乖一点。”蓝奕吻著我的头发,双手根本就不打算放过我悲惨的乳尖。
  “求你!不要——哇啊啊啊啊——————!!!”刹那,我痛得惨叫,真比杀猪的叫声还惨不忍睹。可蓝奕依旧冷血地将那银白的乳环刺入我脆弱的乳间之中,穿透,扣上,根本没有任何麻醉!
  “啊啊啊啊!”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传来阵阵痛楚。我痛得几乎晕厥过去,可还是死死地握紧了拳头,心里恨,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
  “上面刻有我的名字。”蓝奕染血的手指在我的脸颊徘徊,痛楚而又冷漠自私得吻著我的耳际:“我知道很痛,可是你看,现在的你,不是又多了一件对我无法忘怀的事情了吗?”
  “……畜……牲……”牙齿都快被我咬碎了,我逼出几个字。
  “好了,接下来,就是秦司阳的。”
  我怯弱地一惊,疼痛的身体,难道还要再遭受一次痛苦的折磨吗?
  ……
  痛得流泪,这是屈辱的眼泪。可这并不能唤醒他们的良知。
  秦司阳肆无忌惮的眼睛深深地凝视著我,好像在对我说:如果你真心地爱上我,不就不用受这种罪了吗?
  事实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唔啊———!”当我的右乳被秦司阳残忍的指尖穿过,我硬是把自己的叫喊给逼了下来。
  额头冷汗潺潺,全身不断地发抖,只有胸前,还是殷红一片。
  “消毒一下吧!”说著,他们不在乎我有多痛,伸出滚烫的舌头就对著我受伤的乳尖舔吻起来。
  “唔……!”火辣辣的,滚烫的,我的身体几乎承受不住。
  “就连小童鲜血的味道,都那麽甜美。”秦司阳的舌尖将我渗出的血液一点点舔噬掉,深刻的双眼闭上,活像一个中世纪的吸血鬼!
  “你就不能用点别的形容词吗?”蓝奕小心翼翼地舔吻我,生怕我太痛了,不禁用手来回抚摸我的额头,耳廓。
  “唔……”我忍受,可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对我做什麽?
  就在血液渐渐止住的那一刻,酒精上场了。
  “……不……不要……不要——————!!!”我狂喊,尽管他们很小心,可我还是连呼吸都艰难了。
  那被穿透的两处地方,在刚刚碰到酒精的那一刻,撕裂般地燃烧起来。
  “哇啊啊啊啊——————!!!”我悲惨地大叫,被束缚的手脚不断地乱踢,一脚差点把秦司阳手中的玻璃瓶给踢翻。
  “我知道是我们不好。”蓝奕心痛地双手环住发抖的我:“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麽办法可以拴住你呢?”
  没有了!没有了!!!今生今世!生生世世!你们别想有机会!!!
  “痛的话,就咬我吧!”蓝奕紧紧地抱著我,宽阔的肩膀就在我咬牙的嘴唇边:“无论如何都要消毒的,你知道。所以,痛就咬我吧!直到你熬过去为止!”
  “唔……唔……唔唔唔——————!!!”就在秦司阳终於可以顺利地在我的胸口擦上酒精的时候,我狠狠地,恨不得杀人的咬在了蓝奕的肩膀上。
  他不哼声,身体一颤,从肩膀流出血来。
  “……唔……唔……”我满口是血,那是蓝奕对我的赔偿!
  好痛!不知道为什麽,我的心,好痛……
  “!啷”一声,就在我逐渐昏迷的时候,一样冰凉的东西铐住了我的双腿。
  “!”我一惊,撑著疲惫酸涩的眼睛大大地,清清楚楚地瞪著在脚踝处闪亮的东西。
  “这叫脚镣,接下来,还有手镣。”秦司阳不顾我惊恐羞愤的目光,就好像他已经对我恨意的眸子熟视无睹了。“啪”一声,在我毫无抵抗力的手腕间卡住:“终於,可以拴住你的身体了。”
  我木然,脸色比死人还恐怖,愣愣地,看著曾经对我如火烧般深情的秦司阳。
  “再一个颈部的锁链,就万无一失了。”他从袋子中取出一条纯黑色的精致铁链条。那链条很长,足可以走到房间的每一处地方,唯独到不了门口。如此坚固,如此狠毒,不是我个人的力气就能够扯断的!
  “啪”,很清脆的响声,冰冷的东西环绕在了我向来引以为傲的脖子上,竟然成为眩目的装饰。
  “很适合你。”秦司阳吻著我的脸蛋说:“比起放任你的自由,这样拴著你,也不错。”
  他们还买了很多东西,一件件的,都准备在今後的日子里施加在我身上。
  蓝奕的左肩流著血,活生生被我咬丢了一块肉;秦司阳万念俱灰地将所有的感情都系在我一个人身上,活将我生吞活剥。
  “驯服你,就从现在开始。”
  他,每天每天,生活在无止尽的欲望索求中。身体沦为野兽,意志丧失
  黑色的铁链,银色的镣铐,清脆的响声已经成为他思维中的一部分。
  只要每动一下,或是每被动一下,那冰冷的声音都像是在告诉他,用最尖锐,最耐心的“话语”告诉他:不可以站起来,不可以逃走,不可以任性……一定要听话……对……乖乖地听话……否则……
  “啪”地一声。
  “啊!”他蜷缩在地上,从皮肤传来痛疼,不禁发抖。
  “谁让你站起来的?你怎麽会有胆量站起来?别忘了,随时,你都要准备好抬高你的屁股,迎接我们热情的进入。”
  又是“啪”的一声,柔软而光亮的鞭子打在了他**而束缚的身体上,留下了道道淡粉色的细长红印。
  修长有力的双手收起鞭子,高大的身躯,抬腿,踏在他剧烈起伏的胸前:“说,你是什麽?”
  “……”起初,他不肯说。
  “唔!”胸口被重重地践踏,两个乳蕊上的银环更是闪闪发亮。
  “啪!啪!啪!”那人手中的鞭子对准了他的双腿之间的**热物,一阵狠命的舞动下来,被束缚得紧的分身立刻传来数不清的刺痛。他痛苦地皱眉,想逃,却只会招来更狠毒的鞭打。
  “真有那麽痛吗?”秦司阳将鞭子停住,俯身,单手玩弄著他双腿间可怜垂泪的东西:“已经被禁锢了数个小时了,你这里,一定无比痛苦吧?”
  可是他的手掌还在那片湿地上下快速地套弄,分明是想让他更痛苦万分。
  “唔……”他侧过脸,尽量想逃避身体传递来本能兴奋的信息。
  “呵呵!昨晚你还哭喊著求饶,那叫声真是动听极了!”秦司阳放下鞭子,全身心地爱抚那硬挺肿胀的热柱说:“无处不在的玫瑰花香,就好像,把我们带回到了曾经有过的日子。”
  猛地,被束缚的人的身子震动了一下,硬挺,更是灼热地叫嚣起来。
  “呵呵!我都忘了。可爱的‘宠物’的记忆力可是超强的。”秦司阳埋首於他激烈吐吸的腿间,慢慢地开启口唇,逐渐将他的东西含入到嘴里:“在你的脑海中,那个时候,整整三天三夜的激情,一定又历历在目了吧?”
  舌尖一舔——
  “嗯啊……啊……”这越来越**的身体,几乎要脱离他意志的控制了。不断地扭摆,回应著那炙热口腔的吸允。
  “呵呵,还说不是‘宠物’。”秦司阳不仅玩弄著他的分身,还在他肿胀的鼓鼓双球上舔吻:“嗯……这里面……原来已经积累了那麽多了。昨晚,不是尽兴地发泄过了吗?呵呵……”
  ……
  他越舔越深入,最後,直到狡猾的舌头来到了他的禁地。
  那里,已经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一被刺激就收缩得紧紧的了。现在,这里正柔软地展开著,刚刚清洗过的身体,散发著阵阵清爽的香气,混合著玫瑰花的香水味,更是难耐地张合著,吐露出迷人的皱褶。
  “不行哦,看来还要再忍忍。”秦司阳故意地在他穴周围打转,恶意地刺激著他,每每都在最敏感的地方停留,要命地挑逗。
  “……啊……啊……唔嗯……啊……啊……”他开始焦躁了,不可控制地看著墙上的时锺。
  “还有七分锺。你和数字‘七’还真是有缘啊!”秦司阳已经来到了他的胸口,双手在他燥热的脸颊上磨蹭:“每到这个时间,你的身体,已经忍不住要接受我们的爱抚了吗?呵呵!习惯,可真是一件好事。”
  啊……
  这样的日子,到底还要忍受多久?
  他们越来越过分了,不仅拴住了他的身体,更是把他的自尊摧残得丁点不剩。
  秦司阳和蓝奕每天轮流去上班,大多都是夜晚的班,偶尔也有下午的。每次他们进屋,巫童总是能从他们优质的西服上闻到女人的香水味。
  也许是在酒吧打工吧?
  巫童猜测:想他们“出色”的男人,有很有实力。天生的财富他们已经不稀罕了。据这两匹“狼”说:只要能和巫童常相厮守,这辈子算是满足了。
  果真,满足了吗?
  “宝贝,过来。”
  这晚,秦司阳去上班了,蓝奕用CD机放著唱片,懒洋洋地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喝酒。
  巫童不敢站起来,听话地爬过去……
  “唉……”蓝奕叹气。
  紧接著,巫童就心领神会地身手小心翼翼地拉下蓝奕裤子的拉链。
  猛地,双手被抓住——
  “你在演戏对吗?”蓝奕炯炯有神的目光盯著他迷茫的眼睛:“如果你演戏,那麽,你的演技实在是太棒了!”
  巫童害怕地摇头,大气都不敢呼一个。
  “真的害怕吗?”蓝奕握著他的手玩弄著:“你的手可真软……”他抿了一口酒,低头灌入巫童张启的口中:“每次被你抚摸,柔软的手,都让我享受至极。”
  巫童听话地解开了蓝奕的裤子,抬起下巴,跪在地上,缓缓地将那逐渐硬挺的东西含入酒香的嘴里,吸允……
  “嗯……”蓝奕发出了满足的声音。也不知道为什麽,他今晚并不想折磨他。他只想温柔地抱著他,然後,回忆过去那段激情的岁月。
  当第一次的发泄结束,巫童用嘴全数吞下後,蓝奕阻止了他进一步的主动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就连街头的都不如!”
  巫童,看著他,眼睛里,没有一点光彩。
  “呼!算了!反正你这样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那次之後……都怪我不好。”蓝奕闷闷地喝酒,巫童就跪坐在他身边,直到午夜来临,身体被蓝奕抱上床。
  “今晚我只想抱著你睡。”蓝奕吻他的额头,贴心地搂著他的腰:“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莫名地微笑,不是对我的……但我却被你的微笑给迷住了……”他怀念地说:“第二次见你,是在招聘会上,我还是被你迷得要死。”
  怀中的人静静地听著,闭上了睡眼。
  “後来,我们就成了相互依偎的伴侣,各取所需,无牵无挂……那个时候,真好!”蓝奕看著怀中的人渐渐地沈入梦乡,不觉苦涩地笑了。
  巫童,原来的你,到底去了哪里?
  事情,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的。而他们囚禁巫童,也已经有三个月了。
  那天……
  “哇啊啊啊——!!!”浴室内,传来了巫童撕裂的吼声。
  “不要!不要!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他坐在马桶上,不要命地挣扎,因为……
  “你是我们的宠物,无论是吃饭,睡觉,还是排泄,当然要在我们的监督之下。”
  秦司阳正在他身後摁著他坐在马桶上,蓝奕正用一根水管对著他的**,手指,准备伸入……
  “不要!蓝奕!我不要!!!哇啊啊啊啊!!!”巫童惊恐地流泪。
  太羞辱了!被人控制自己的身体,就连生存琐事,也要一一被曝光在这两个禽兽面前!
  实在是太恶心了!
  “秦司阳!抓好他!我要伸手进去了!”
  “不要——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唔啊啊啊————!!!!”
  蓝奕还是将手指伸进来了。因为他的**已经被捅得太松驰有致了,无论被什麽捧触,都会“情不自禁”地张开嘴。
  “呵呵!乖,别怕。主人只是把你身体内多余的东西给抠出来。然後再将你里外洗个干净。”蓝奕似乎很热衷於清洗巫童的内部。不,应该说是无比的热衷!
  他正在帮巫童排泄呢!
  “唔啊!不要!杀千刀的!你们都给我下地狱去吧!蓝奕!秦司阳!!!我恨!我恨————啊啊啊啊!!!!”无论巫童如何紧缩身体,整整三天,身体内累积的多余废物已经越来越多,超过了肠道的负荷。
  “扑通一声。”
  “不要——————!!!”
  他脸色铁青,颤抖著双唇,浑身冷汗。
  “乖,主人正在帮你清洗内道,没有什麽好害羞的。那里我们可是经常舔噢!”起初,蓝奕是这麽觉得的。就连秦司阳,也乐在其中。
  看著巫童哭成这样,认识他以来,还是第一次!
  “好了,别忍著,主人会把你的里里外外都洗个干干净净。”
  “唔……”
  身体不受控制了,巫童再也受不了地开始排泄……
  ……
  “哗啦啦地”,当秦司阳把马桶里的东西给冲走,巫童,已经浑身湿透地瘫坐在地板上,傻了。
  可噩梦并没有如此结束。
  在接下来的生活中,这两个男人更是肆无忌惮地摧残他的理智与自尊。
  他们逼迫他的跪著,像宠物一样地跪著,不许站起来,否则就会用棉绳做成的鞭子毒打他两腿之间脆弱的地方。当然,像巫童这样倔强的人,在最初,还是惨遭劫难的!
  後来,事情进一步恶化。
  蓝奕和秦司阳不仅让他跪著迎接他们的早出晚归,更是每每在吃饭的时候“恶意”地惩罚巫童。
  比如不给他吃饭,或者不给他喝水,每天都逼他喝下自己充足有余的**当作营养餐。然後看著他淫靡的样子,玩弄他的身体。
  直到巫童实在很饿了,他们真正的意图就上演了——
  “乖,把这上面的红烧肉舔进去。”秦司阳夹了一片肉,让在了自己两腿间高昂叫嚣的器官上。
  ……巫童愣愣地看著他火热的东西。
  “你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难道还在对我们的精华不舍难忘吗?”秦司阳饶有兴趣地看著面无表情的巫童,认为沈默是他一贯的作风。
  “别吃他的,来,我喂你稀饭。”眼下天正热,蓝奕更周到些。
  可是,当巫童**著身体,全身拴著锁链爬到他面前时……
  “来,舔下去。”
  不————————————!!!!!!!!
  那一刻,巫童彻底疯狂了!
  秦司阳逼他吃下放在他器官上的肉片,而蓝奕,竟用自己的棒子插在一碗稀饭里,然後拿出来,湿淋淋地捧在他面前,叫他舔!
  他是多麽想杀了这两个全世界最变态的男人!禽兽!
  可是,他实在太渴了!他太饿了!
  ……
  “对,轻轻地舔,呵呵……”当看见巫童毫不反抗地接受自己命令的时候,蓝奕看著秦司阳,笑了。
  “啧!小心他咬断你那根宝贝!”秦司阳嫉妒地诅咒。
  “不会,”蓝奕不禁快到高潮了,挺起胸膛说:“你看,他舔得多小心,完全是一种享受啊!”蓝奕满足地抽回自己的棒子,又在稀饭里插弄一下:“宝贝乖,今天你听话,主人一定好好地疼爱你。”
  在听到“疼爱”二字後,巫童猛地一震,不禁咬痛了蓝奕享受的热柱。
  “唔……”只见他痛呼一声,抓起巫童的头发就是猛力的冲刺。
  “唔!唔!唔!唔!唔!”巫童的嘴巴被他捅得几乎拖脱臼,呼吸都艰难。
  “噢……”直到蓝奕放开,他已经满口**地虚脱地倒在地上了。
  ……
  从此,他就没有过过一天像人的生活。他就像行尸走肉,等待著被救赎的日子的来临!可是,距离那日子,还有多远?
  无尽地折磨,虐待,羞辱,巫童渐渐地退色了……
  现在,躺在蓝奕怀里的,不过是一个经过了“残酷”的摧残的残渣而已!
  真正的巫童,不见踪影。
  眼看就到秋末了,炎热的海岛终於传来了淡淡的凉意。
  这天,秦司阳说心里闷得慌,而巫童又是这样子,让他看了就心痛烦乱。
  “我陪你出去走走吧!”蓝奕靠在床边,吸了一口烟。
  他是很少吸烟的,自从认识巫童,因为听他说烟味刺鼻,他就很少再他面前抽。可是现在……
  “我们俩都出去,留他一个人没事吗?”秦司阳还是很小心巫童的狡猾。
  “他这个样子,有事那才麻烦。”蓝奕随手拿起外衣,几乎连**在地板上的“宠物”都没看一眼,就朝秦司阳走去:“走吧!今天天气不错,我想到海边吹吹风。”
  “……那好吧!”秦司阳也转身,可就在那一刹那,他忽然想再多看巫童一眼,审慎地问蓝奕说:“钥匙你拿了吗?”
  他说的是拴住巫童锁链的银色钥匙。
  “没有。”蓝奕会意看著他:“我放在门口的鞋柜里了,铁链会拴著他的,他够不到门口的距离”
  “我宁愿他死,都不愿意他离开我,你知道吗……”秦司阳有些受不了了,眼眶微微湿润。
  “唉……”蓝奕拍拍他:“大男人,还有什麽想不开的?他,已经属於我们了。”
  秦司阳点点头,暂时割舍了自己对巫童贪婪的目光:“我,累了。”
  “那就走吧!”
  “!”,门关上了。
  时间,一点一点流溢,正午的阳光冲淡了初秋的凉气。
  “我们回去吧!”今天的秦司阳,失控地不安。
  “急什麽?”蓝奕拉住他,看了一下海滩边的美女们:“这里风景不错啊!”
  “我没心情看。”秦司阳转身就走。
  “你该不会是又想回去跟他**吧?”蓝奕,一直都很谅解秦司阳的心思。
  “……”他站著,灼热的沙滩上影出他修长健说的灰色影子。
  “我没有感觉了。”秦司阳忽然痴痴地笑著说:“我发现,我对巫童没有感觉了!”
  “……”蓝奕没说话,淡淡地看著他。
  “你……也是吗?”那褐色的眼睛相当地明了了。
  蓝奕的沈默回答了他。
  “哈哈哈……”秦司阳忽然笑得轻松:“原来……原来我们对他的爱情如此不堪一击!当初的山盟海誓,竟在他崩溃的冰山下化为惨淡的冰水,融化了!就这样没有了?!”秦司阳抓住蓝奕的肩膀说:“你告诉我,他到底是装的,还是他真的……真的被我们给……毁了?!”
  “……”
  “你说啊!”秦司阳大吼一声,准备往回走。
  “收手吧!”
  ——他愣住,胸口像被什麽给重重地打击了一下,差点就豁然开朗了。
  “爱情不一定要永远的。”蓝奕对著他的背影说:“我们输了,输给了时间和机会,更是没有缘分。”
  “我不要听这些!”秦司阳继续走。
  “为什麽不给我们两个一点机会呢?”蓝奕继续纠缠他:“放开他,我们就轻松了!我们可以要回原本属於我们一切!”
  “住嘴!”秦司阳一拳打过去,揍青了蓝奕的脸颊:“你这个叛徒!背叛者!原来你根本就还是不满足!”
  蓝奕被打倒在沙滩上,揪了一把炎热的沙子朝秦司阳撒去:“难道你就满足吗?你丢弃了尊贵的一切,你敢说你的内心就仅有巫童就能满足吗?”
  “我……”秦司阳,痛苦地抱头,泪水差点就溢出:“我……我是家族的罪人!”
  “别把你自己说的那麽好听。”蓝奕轻蔑地看著他,也同样轻蔑地对自己说:“失去了物质的保障,爱情,根本就无法存活!”
  於是,他们承认了。他们累了,疲於奔命地追逐让他们感到力不从心,伴随著平凡生活的不甘,这样的两个男人,怎麽可能认命呢?
  他们根本就不是能把“爱情当饭吃”的男人啊!
  “我想他……”秦司阳毫不在意地在蓝奕面前露出了软弱的一面:“我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