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非我不可_非我不可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非我不可

非我不可-第4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已经不能再拒绝他了!任凭我再怎麽想拒绝,我的身体还是紧紧地,连一点缝隙都不留地主动贴上了他。
  “快!我要!快给我!快——!”
  我疯狂地回吻他,双手像是重新获得了力量一般,猛烈地撕开了他柔软的衬衫,主动舔温著他同样火热的颈项。
  “啊……”秦司阳发出一声甘醇,随即再度将我压到,单手将我狂乱的双手固定在头上,残酷地看著我迷失的神志说,“小童,你已经身不由己了。”
  “要……快点……快……啊啊……快抱我!”我享受著他说话时,喷在我脸上的灼热吐吸,像是醉酒一般越陷越深。
  每一句话,梅一次吐吸,弥漫在房间里的花香都更让我迷醉,**。
  “把你的爱情献给我,巫童。”
  秦司阳磁性的声线不断地对我催眠,我的昂扬饱受他几欲挑逗的煎熬!
  “唔……啊……”我渗著汗水,只知道一个劲地扭动的腰身,期待他灼烈的爱抚。
  “说吧!告诉我,你会爱上我。在度过了接下来的七十二个小时之後……”
  “啊……嗯……”
  细细如花瓣的吻落在的我胸膛,我迷醉了。
  “嗯……啊啊……啊……啊……”
  胸前挺立地小点受尽了灼热湿润的舌叶的挑逗,穏ao莱莸目惺伞N业难丫穑却凰坑辛Φ氖直鄣慕艚粲当А
  “说吧!告诉我,在满足之後,你就再也离不开我。巫童,快说吧!快说只有我能让你满足!说吧!快说……快说呀……”
  耳边是一遍遍地低语,身体被一遍遍地抚摸,一口口的炙烈气息……
  “我……”
  非我不可19℃
  “我……”
  “唔嗯……”就在我刚要屈服之时,秦司阳忽然吻住我的口唇,逼我将“乞求”吞咽了下去。
  27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嗯……”我被他逼得流下了哀求的泪水。
  过多的欲望在我的体内涌动,根本无法控制地将双腿紧紧缠绕上了他坚韧的腰,自己的小腹与他同样处於爆发边缘的欲望剧烈摩挲著,挑逗著,竭尽一切可能的催促著他那灼热的进入,贯穿,折磨!
  “啊———!!!”我再也受不了等待的煎熬,大叫一声,火辣地将浊白的液体完全喷在了他双腿之间的西裤上,凄惨一片。
  “抱……抱我……啊啊……快抱我!”双手发疯一样地撕扯著秦司阳的衣服,贪婪地在他健壮的胸膛上摸索,寻找他那急迫粗喘的起伏。
  “快!快呀!”我大叫,无限妩媚的呻吟,更是将他狂压在身下,双手向他腿间的欲望抚去……
  “小童,别——!”这混蛋忽然抓紧了我的双手,强制住我所有的行动。
  “啊啊啊……”我随即坐在他的小腹上,用自己的热棒磨蹭著他高热的肌肤,扭动著腰,做著连我自己都无比羞耻的欲“插入”的激情动作。
  “不要让我等……司阳……司阳……快要我……我……啊啊……我快要疯了!啊啊啊————!”狂乱地与他滚为一体,狂热地亲吻他火烫的颈项,贪婪地享受著他因为我的挑逗而燎原的激情……
  我需要……
  他的喘息……
  “小童!别……”秦司阳翻身将我压住,双手热情地抚慰我的身体,可就是不让我得到满足。
  我已经完全迷乱了。
  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一个劲地呻吟著,一个劲地扭动著,一个劲地……流溢出淫惑的液体……
  “对不起!”
  “唔啊……啊……”
  “我说过要珍惜你,让你真心地接受我,爱上我。”
  “嗯……嗯……”
  “可是我却忍不住欲望地灌你喝下那些酒……你骂得对……我真是无耻!”
  “啊啊啊……嗯……我……好热……好热……”
  “小童,原谅我。我……不能要你,现在,不能要!”
  忽然感觉身体一轻,秦司阳离开了我的视线。
  “不许走!”我的身体在欲火中燃烧,**地上前抓住他的颈项就是狂吻。
  “唔……别……小童……唔……”
  秦司阳欲推开我,却被我用力咬住了舌叶,直至牙齿陷入他的舌肉中。
  “唔!”他低哼,忍著我的折磨。
  “抱我……否则……我决不原谅你!”
  连接两人的津液含著迷人的血丝,连续不断的激吻,直至我俩已经完全**。
  “呼……”
  深深的气吸吹吐在我的脸上。
  “小童,你会恨我。”
  迷人的低音带给我无尽的享受。
  “我,完全被你吸引住了……”
  他抱起我,轻轻将我放在柔软的床上,将健硕的身躯压住了我饥渴的身体,吻了下去……
  “啊……”双丘之间,是温热的柔软在舔弄。
  “嗯……嗯啊……啊啊……”火热的手掌摸索著我的臀瓣,来回抚摸……
  “啊啊啊————!”湿热的亲吻……太刺激了!
  “小童,原谅我。”
  他说话的吐吸喷在了我的双丘之间,带来一阵凉意。
  “……那酒,是上个世纪德国贵族‘特别’使用的……混合了玫瑰花香,就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媚药效果……而且还会持续几十个锺头……”舔吻著我的股间,他磁性地低语:“我喂你喝下太多……如果任你需要地满足你……你的身体就会……原谅我……原谅我……”
  一遍又一遍,可就是不进入的舔吻……我要被秦司阳的挑逗逼疯了!
  “快……快进来……啊啊啊……”忍受不住的第二次喷发,在白色的床单上洒下一片印记。
  “唔……啊……”我不住地流泪,十指紧紧地揪住了床单,**已经不可抑制地张开了。
  “是这里吗?”说话的人在我的密处舔弄著,终於趁著我的放松倏地窜进了一根手指。
  “嗯……”我立刻紧紧地吸住了他。
  “好棒!”他那修长的手指在我的体内缓缓插入,嚅动,感受著我的每一处敏感。
  “啊啊……”只要他每进入一分,我就会控制不住地发出呻吟声。
  29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他那磁性的魅惑在我的耳边低语,灼热的气息……叫我怎麽忍耐?
  “唔啊啊啊————!”我一急,没想到欲望就更膨胀欲裂。
  “不可以太激动,小童。”秦司阳亲吻著我的泪,一遍一遍舔吻著我的颈项:“你越是激动,药力的效果就会越强……”
  “唔……”控制不住了,双手紧紧地抓上他的背,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殷红的抓痕。
  “唔!”秦司阳吃痛地低哼,任我抓著,随即双手搂紧我的腰,俯首舔弄著我的胸膛。
  “啊啊……嗯啊……嗯……司阳……司阳……”
  我胸前的敏感已经被他逗弄得火辣地挺立起来,肿胀到发疼。
  “嗯啊……”
  随著那热舌越来越快的律动,我难耐地抬起胸膛,让他的双臂搂得我更紧,让他的唇齿,咬得我更痛。
  “唔……”
  他用力吸允著我平坦胸前的红色挺立,并深深地咬住了左边的一个硬硬的突起——
  “嗯啊……啊……啊……”
  我的双手深深陷入到他柔软的发丝中,揪著,胸口却越发抬起。
  ……
  我的欲望在胀痛,我的双腿已经大大张开,热情地迎接了一坚韧的身躯。
  他不碰触的我欲望,我就用自己的欲望去摩挲他。
  唯有这样,才能在痛苦的欲海中,得到一丝细微的发泄。
  “小童,不可以。”
  他吻著我的腰,一次次地用脸颊轻抚而过,喷出的热气吹在了我的腰际上,阵阵发痒。
  “……还有将近七十个小时。无论如何,你都要忍。”
  不行!
  欲望不能发泄的眼泪模糊了我的眼睛,他再不进入我的体内,我就要立刻把他按倒在身下,然後疯狂地侵犯他了!
  侵犯秦司阳!
  一不做,二不休,趁他不备,我立刻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将他翻到身下,开始急不可耐地解开束缚著他顶立昂扬的皮带扣。
  “秦司阳,这是你逼我的!”神志已经完全模糊,只要是倘著温度的身躯,我就会不可抑制地想侵入,想破坏。
  “等……小童,住手!”
  我发疯一样地褪去他的裤子。
  “……等……唔啊……!”
  我狠狠地狼吻他,重新咬破了他刚刚受伤的舌叶。
  “唔……别……不……”
  才不管他的呻吟,我的双手一边抚摸他宽敞的胸膛,一边伸向他的两腿之间,极力想碰触他那早已蓬勃昂扬。
  “小童——!”
  就在我完全握住他欲望的时候,他惊恐地大喊一声,可我没有停止,随即低下头,一口将他充血的硬物含入口中。
  “啊……”
  他的声音让我知道他很满足。
  “啊啊……嗯……”
  於是,我更深地吸允著,用舌尖滑溜过他最为敏感的尖端。
  “嗯啊——!”
  秦司阳发出了一声满足的高亢呻吟,趁他迷乱,我趁势将他一推——
  “唔———!”
  当生生地被迫插入时,我处在痛苦与极度快感的尖端。
  “啊啊啊——不要——不要退出——”我推开秦司阳那欲阻止我主动用身体含入他顶立的双手,控制不住身体地快速在他的身体之上律动起来。
  “嗯啊……啊……啊啊……啊……”控制著他的手,我主导著,深深地插入,让他勃起的欲望每一次地,都进入到我体内的最深,最深处……
  “小童。”秦司阳激情地喊著,随即摆脱我的双手,在我的双腿之间,猛力地一抽——
  “哇啊啊啊————!”
  紧捆著我欲望的碎布,解开了。
  蓄积已久的欲液急迫地喷出,我禁不住兴奋地高喊。
  “抱我!快!”
  湿粘的液体将我们两人浑浊。我们连为一体,在没有任何分离的情况下,瞬间gao换了主导权。
  “啊啊啊啊——嗯啊啊——快——再快——再深———给我——给我全部——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
  “给你!全部都给你!我的小童!我会将全部的自己都给你!”
  “快……啊啊……再深入……不够……我……啊……还要……还要……啊啊啊……啊……”
  “我全都给你!全部——!”
  “啊啊啊啊啊——————!”
  秦司阳肆无忌惮地在我体内律动,每一次都是极具爆发力地冲入到最深处。我感觉到他那炙热的液体源源不断地喷入我的内道,随著他的进出而不断润滑。
  最後,更是加速了他冲入的力度——
  “哇啊啊啊—————!”我爽烈地大叫,用力抓紧了他强壮的臂膀,任由他折磨著我,拆散著我,享受著我的身体,所给他带来的快感。
  “啊……司阳……啊啊……好舒服……舒服……啊啊啊……”当他高高地抬起我的双腿,并挂在他的肩上时,我忍不住地催促他那稍微停缓的动作:“不要……不要停啊……唔啊……嗯……不可以……不可以停下来……不可以……要……还要……嗯啊……要……”
  他控制著我大张的双腿,双手枕在我的颈後,吻著我迷乱而贪恋的双唇,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
  “唔——唔唔——唔——————!!!”
  天啊!他的刺入越来越强烈,猛烈到,我的身体就快要散架了!
  “唔——唔——唔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松开我的双唇,我张口就是激烈的叫喊,正好迎合著他强烈而饥渴的冲撞。
  “小童!我爱你!”秦司阳满足地大喊著,伴随著每一次地猛烈扎入,他就越发兴奋得厉害!
  “小童!我要你!给我你的全部!将你的全部,全部都gao给我!我要你!小童——!”
  “唔啊啊啊————!”
  他那足以让我断气的猛攻彻底摧毁了我的意志,我激烈**地高喊,眼睛里满是不断流溢的泪水。
  “给我!小童!把你的心给我!”
  “啊啊啊———!”
  “小童,只有我,只有我才可以让你满足!只有我,才可以让你幸福!给我吧!我要你的心!要你的全部!”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这就是欲望吗?
  这就是自私吗?
  这就是,将人吞咽得残寸不留的贪婪爱情吗?
  我不懂!
  我真的不懂!
  “啊——————!”
  伴随著绝顶的快感,我顿时沈陷到一片黑暗之中,注定地逃过了秦司阳的一劫。
  非我不可21℃
  32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可是先生,主人他正在……休息。”
  ——“砰”地一声,坚硬厚实的古典木门挨了一脚。
  “把巫童还给我!你这卑鄙小人!”
  ——“砰!”,又是一声,气愤地撞击声震荡了整个房间。
  “巫童!你出来!我现在就带你走!巫童——!”
  “砰————!”
  门被强有力的力量给踢开了。
  ……
  我正伏在床上,高抬著双丘激情地尖叫著。
  秦司阳正在我身後,全神贯注地抽插著。
  “巫……”
  一个不速之客,全然闯入我们的眼帘。
  顿时,六只眼睛全对在了一起——
  “蓝……”
  这一刻,我宁愿去死!
  非我不可22℃
  真是……
  这样的巧合,真是……
  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不管那个忽然的闯入者与我的过去有多大的关联,此刻,我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啊!小童!你好棒!实在是太棒了!Ohhh——!!!”
  该死的!秦司阳!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噢——太劲了!!!”秦司阳故意夸张地享受著,侧脸说:“葛朗特,将门带上,你可以下去了。”接著又恬不知耻地低喊:“噢!小童!你真是好紧!我们做了三天三夜,你下面这张小口还如饥似渴地把我紧紧地吃住!噢——噢——噢——!”
  ……他妈的!我要杀人了!
  “啪哒”,葛朗特谨守本分地合上了被猛力踢烂的门,给了我莫大的面子。
  可是他一走……
  “啊啊啊———啊啊啊————够了!!!快放开我——啊——啊——啊——啊啊啊————!!!”
  秦司阳!你再不放开我!我敢保证,下一刻你就会没命!
  “害羞什麽?我们激情纠缠了三天三夜,你的叫声害得我欲火高烧不退!噢!Great!小童!我的小童!”
  他拼命地在我身後抽插得“!!”作响。
  “嗯啊啊啊————!!!不要了!不要了!啊啊啊—————————————!!!!!”
  我发出了尖利的长叫,间接地刺激到了留在房内的某个人的神经。
  完全被欲酒开发的身体,已经太敏感了!
  “唔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连串的猛烈攻击,让我频频浪叫。就连我自己都听得毛骨悚然,更何况是那个双眼已经充血的家夥呢?
  “小童!我要射了!嗯啊——!!!”
  最後一次猛攻————
  “不————啊啊啊啊啊啊——————!!!!!!”
  “秦——司——阳——!!!!!!”
  一声震怒,就像一头发了疯的老虎,不速之客青筋尽爆的铁拳已经朝著我的方向猛砸过来——
  “秦司阳——我要杀了你————!!!”
  ——“膨隆”地!我们三人全都因为其中一人的爆发而滚落在地上,纠缠成一堆。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一拳过去,足以让人致命的力道全部朝那该死的秦司阳挥去。
  “该死的你!我和小童正做得欲仙欲死!你来搅什麽局啊!把我们的宝贵激情时刻还回来——!!!”
  另一个拳头回赠过去,两个男人随即就在我眼前决一死战。
  “巫童是我的!秦司阳!好你个卑鄙!juan诈!无耻!”
  君子动口也动手,手不够用了,就用脚,最後,拳打脚踢,两人都被对方打得鼻青脸肿,仍不罢休。
  “Shutup!我干了他三天三夜,连他的心都没拿到,他跟了你整整三年,你连他的人都留不住!你狗屁都不是!Shit!”
  两个男人势均力敌,还已经完全不顾面子地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在地上一圈圈地滚著,眼看就要出人命了——
  “你们慢慢打,最好两个一起下地狱!”我疲惫的穿好衣服,砰地关上玻璃浴室的门板。
  “巫童!”
  34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小童,你听我解释……我……”他已经万劫不复。
  “给我闭上你的臭嘴!”我恨不得将他烧成灰烬。
  “巫童,回到我身边吧!”另一个该死的家夥还纠缠不休。
  “这种莫大的‘恩惠’,我受不起。”我对他厌恶透顶。
  “巫童!”
  “小童!”
  “你们两个都给我滚!滚的远远的!”
  “巫童……”
  “小童……”
  “该死的!聋了吗?给我滚!别再出现在我眼前!滚啊!”
  “除了我这里,你已经无处可去。”第一个,不知死活的家夥开始对我威胁起来。
  “你不能离开我,现在,我比那卑鄙小人更有发言权!”第二个,踌躇满志的混蛋开始有将我占为己有的态势。
  “蓝奕!你区区一个小小安氏总经理,也敢大言不惭!你给我闭嘴!”秦司阳气得窝火。
  正相反——
  “那我可真要说你孤陋寡闻了,秦司阳‘副’总裁。”得意的英俊脸庞,挂著青肿的伤痕坦荡道:“我蓝奕一个月前就离开了安氏集团,现在已被亚特兰财团总裁正式任命为——首席执行官!特别为处理你这个‘豪门败子’而来。”
  “什麽?!”秦司阳惊叫。
  我更是不敢相信!
  “蓝奕!你再敢说一次?!”秦司阳气绿了眼睛,想那亚特兰财团,可是他即将继承的巨大财富。
  “哼!我看你是痴呆了,这麽重要的事情,也难怪你会半天反应不过来。”蓝奕斜靠在古典的石壁上,潇洒得如一缕春风,清晰无比地口吻道:“总裁已经正式任命我为亚特兰财团的首席CEO,秦副总裁,目前,你的身份可以用两个字来比喻——‘傀儡’。”
  “……”很明显,生词僻字的秦司阳,根本就听不懂“傀儡”是什麽意思。
  他急得蹙紧眉头,知道被蓝奕摆了一道,但又拉不下面子去深究那明知故问的含义。
  便咬牙切齿地说:“进入我亚特兰,我叫你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蓝奕一笑带过他所有的愤怒,斩钉截铁道:“现在除了总裁,就是我蓝奕当家亚特兰财团。秦‘副’总裁,如今你连继承权都难保,拿什麽根我争巫童?”
  “你……!”
  “还有,总裁特别委任我了一项任务。那就是,无论如何,不管用什麽手段,巫童都不能属於你!”
  我一愣,知道秦司阳的家族已经将我列入黑名单。
  “巫童,”蓝奕子夜般的黑瞳深情地凝视著我,动著痴情的嘴唇:“不管用什麽手段,你都将属於我。为了你,真正赴汤蹈火的人,是我,蓝奕。”
  我一怔,霎那间,差点被这俊美的男人吸引住所有的目光。
  ……蓝奕,真是越来越有男人味了!
  “你转告他,我秦司阳不需要财富,我想要得到的,必定属於我!”站在原地,秦司阳决绝的意志注视著我:“小童,就算有千万般的阻挠,也不能阻挡我追求你,得到你的决心。属於我的,就只能属於我一个人!属於我秦司阳!”
  “你们的废话说完了?”我冷视一切,再也不看那两个忽然心碎的男人:“谁也别想留住我!”
  我绝然转身就走。
  …………
  35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不许走!”
  几乎是两个人同时大喊,分不清谁是谁。
  “你是属於我的!”
  还是分不清……
  “巫童!你若再敢离开我一步,我就囚禁你一辈子!”
  ——危险的欲望一触即发。
  “你们敢!!!”我火了,立刻翻脸!和这两匹恶狼没什麽道德可言!
  “这是你逼我们的!”两个无耻的男人异口同声:“你这狡猾的小妖精!想让我们两败俱伤,然後坐收渔翁之利?巫童!就算逼你就范,也要把你留住!然後我们再争!”
  “我不爱任何人!”看见他们紧逼过来,我开始後退。
  “得不到你的心,就是抢,也要抢到你的身体!”
  这两个男人疯了!!!
  “巫童!别逃!”
  “小童!不许离开我!”
  妈的!傻瓜才会站在原地任你们泻欲!
  “啊唔!”我首先被蓝奕捉到了,反撞进他的怀里,他的唇刚想要覆上——
  “他是我的!”我立刻被秦司阳夺去,下巴被抬高——
  “不许你再碰他!”蓝奕有力的双臂争回我,如饥似渴地啃咬我的颈项。
  “唔嗯……”我被他的唇弄得有些受不了。
  “该死!他连声音都属於我的!”秦司阳抱住我的腰,舌尖开始咬上我纤薄衬衫下的依旧肿胀火红的乳尖。
  “嗯啊……啊……”我全身一颤。
  “他的这里,只属於我!”蓝奕修长的指尖开始从後背滑入我的臀缝。
  “嗯……”我皱紧眉头。
  “他的双腿之间,只能容下我一个人!”秦司阳火热的手掌开始隔著薄薄的裤子揉搓我的前端疲惫挺立的分身。
  “唔……”我咬牙,下一秒,立刻禁不住地呻吟:“嗯啊……啊……啊……唔……不要……啊……啊……”
  眼看我就要被他们剥光——
  “秦司阳!我饶不了你——————!!!”
  “蓝奕!你找死———————!!!”
  我虚脱地靠在冰凉的墙壁上,这两个男人又因为对於我的贪婪而开打起来。
  “只有我能抱他!他的那里只对我有反应!”
  “他已经完全接受我了!你他妈的是过去时!”
  “你他妈的是虚拟时态!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管你什麽时态的!现在进行时就是我秦司阳和巫童的恋爱状态!”
  “就要进入将来时了!巫童和我蓝奕,才是将来时!你他妈的早过时了!”
  打吧!打吧!打死他!
  打死秦司阳!
  打死蓝奕!
  你们为了我,一个也别想活!
  “打个赌!圣诞过後,回到纽约,他选择我,你就放手!不许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秦司阳这个juan诈小人。
  “放你的狗臭屁!是他选择我,到时,你给我乖乖滚蛋!不许再对他存有非分之想!”
  蓝奕这个自大狂!
  ——
  “一言为定!”
  “你这注定要被抛弃的悲惨男人!”
  “Youmakemesick!”
  “Youhavealotofnerve!”
  “啪——!”这两个男人击掌为誓,忽然像久逢知己一样地爽朗大笑。
  “蓝奕,真有你的,没想到我秦司阳的周密计划都被你识破!难怪那难缠的家夥会把你挖到我们亚特兰!”秦司阳服气地点头。
  “哼!没想到你对巫童这麽痴心妄想!害得我不得不跳槽,才有和你竞争的资本。”蓝奕揉著被打痛的脸庞低斥。
  “那我们,可要加油了。他可是座美丽致命的冰山啊!”秦司阳伸出右手。
  蓝奕也伸右手与之一握:“我只锺情於冰山美人,永不改变。”
  双手握紧:“巫童!注定是我的!”
  我深知,再和这两个痴心疯的家夥纠缠……我迟早会出事!
  非我不可24℃Surprise!!!★
  窗外飘落了雪花,白皑皑的,就像是中古世纪一般,宛若童话……
  8:27a。m。
  “小童,你醒了?来,喝杯咖啡!”
  那忽然出现的面孔吓了我一跳。
  “巫童,咖啡因对身体不好,来,这是牛奶。”
  36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加上第二张面孔,我一整天的厌烦心情开始了。
  10:00a。m。
  “巫童,下雪了,真美啊!”
  我一愣。
  “这是英国的玫瑰红茶,很芬芳的。”
  我立刻开始反胃。
  那该死的玫瑰花香!
  “你懂个什麽呀!笨蛋!”
  ——随手递上一杯红酒:“放心,这次的酒很淡,可以暖身的。”
  “……”这两个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12:37a。m。
  “巫童,这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中国菜!什麽红烧肉啦!素炒青菜啦!鸡蛋豆腐的……我蓝奕可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好——男人!”
  你再唠叨,菜都凉了!
  “小童,来,这是我亲手做的竹丝鸡汤,专程航空运过来的,保证在圣诞节前天天都有让你惊喜的东西!”
  我没兴趣。
  “小童。”
  “巫童。”
  “啊——!”
  ……这两个男人,足让我败胃了一个月,始终不肯放过我。
  “葛朗特,给我一杯水。”我希望能和别的不相干的什麽人说说话。
  “好的,巫先生。”葛朗特礼貌地递上酒水之後,因为主仆的关系,他还是很自然地离开了,并没有因为上次那件亲眼目睹的“尴尬”而与我疏远。他本来就是精明开化的老头。
  “……”我无话可说,这巨大的城堡俨然成了牢笼,我就像被拔了羽翼的飞鸟,再也逃不走似的。
  15:57p。m。
  “小童,圣诞将近,我是多麽希望能和你共度一个Romantic的神圣前夜啊!”
  狼!
  “巫童,有我在,他绝对不敢怎麽样。你放心,那晚,我会彻夜保护你的!”
  狼!
  “你这匹不要脸的色狼!少打我的小童的主意!”
  秦司阳,你够不要脸的!
  “巫童是你的?哈哈!秦司阳,你还是多留心你的地位和财富才是真的!”
  蓝奕,你这狡猾的狐狸!
  “为了他,我什麽都可以舍弃!”
  那是因为你从未失去过。
  “有资本的人才更有获胜的资格。鱼和熊掌,我都要得到。”
  因为贪心,所以向来凡事都小心算计,绝不遗漏。
  “总之,小童的圣诞夜是我的!”
  又来了!
  “我会彻底地保护他,不让他离开我一步。”
  你们够了没有!
  我起身,烦躁地在书房里走动。他们也随後跟上,然後轻轻地把门关上。
  那轻微的“啪哒”声,立刻让我自卫地警觉。
  “你们干什麽?”我吼。
  看著这两个高大的男子,他们那蓬勃的压抑欲望,随时都有将我压倒的可能性。
  “秦司阳,你吓著他了。”蓝奕制止欲上前的秦司阳,小心地看著我道:“我说过,我会保护你。”'
  “啪”地甩掉他那只手,秦司阳也立刻解释道:“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真的,所以,你不用紧张。”
  我能不紧张吗!
  转身,呼出肺部所有的空气,我郁闷地捶著结冰的水晶玻璃窗。
  “你们爱上我,注定会完蛋的!”我满眼的白色雪景,承认自己足够的冰冷:“我们都是男人,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相爱的男人可以走到永远?你们到底要为我做到什麽地步才肯罢休?我根本就不在乎你们最後到底会怎麽样!”我绝情地说:“因为我根本就不爱你们!我不想跟你们两个同归於尽!”
  呼——!
  说出心里话,我舒畅多了,可身後那两个男人,还能精神的起来吗?被我狠心地拒绝之後。
  “你怕什麽?”秦司阳首先说:“难道别人的结局就与我们有什麽关系?别人是同性恋,那是他们的事情。而我,只是被你吸引而爱上,只爱你啊!巫童!男人又怎麽样呢?我们照样可以到达高潮!”
  “……”我张口结舌。他的文化背景,如此地**裸的。
  “我同意你的观点。”蓝奕那向来颇具风度的低沈嗓音让我转移视线:“我喜欢和巫童**。这是一种类似冲入云霄的感觉,但是又大起大落,让人不死也伤。爱他,就是这种彻骨的,却又忍不住上瘾的刺痛。”
  “……”我彻底无语了,这两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丘之貉,毫无分别!
  37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17:07a。m。
  “别再跟著我了!难道你们除了每天紧追著我不放,就无事可做了吗?”
  “我乐在其中。”
  “我觉得这是一种追逐的享受过程。”
  他们的话已经让我分不清谁是谁了,反正都一样。
  “别烦我!走开!”我发怒了,但是也知道量力而为。他们实在是太强壮,太高大了。
  一个一米九零,一个一米八七,而我,只有一米八零的身高!
  啧!该死!
  我後悔了,後悔为什麽上高中的时候没有多打些篮球……那个时候,啊!那时,简直是好几个世纪前的故事了。
  那个时候,疲於奔命地讨生活,尔虞我诈地过日子,因为根本没有人抚养我。什麽都靠我自己……
  “巫童。”蓝奕动容地,想上前保住我。
  “喂!不许你乱来!”秦司阳争先恐後。
  我还站在原地,背对著,身後又一片打闹。
  唉……
  我叹口气,觉得这日子我算是过腻了。
  我,要找乐子!
  19:57p。m。
  “巫童,你要去哪儿?”
  “小童!我不让你逃走,你是知道的!”
  我潇洒地穿上西装,雪白的衬衫露出来的仅有的脸庞和双手,都足够让这两个家夥抓狂了。
  “你们真是中毒太深!”我帅气且冷漠,就好像他们只配我瞥一眼。
  “巫童!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是我的!”
  看,他为了我,连智力都变低了。
  “小童!你要到哪里去?外面冰天雪地的,除了驾车到小镇,你还能去哪儿?”
  也有人保持冷静。
  ★20:00p。m。
  我冷漠自如地一笑,在华丽室内的宝石般的灯光下眨著连我自己都惊讶的长长的睫毛,在那细密的阴影下,转身,将门打开——
  清爽!
  再冷,我都觉得清爽!
  因为我要……
  “巫童!你逃不走的!”他第一个冲上来,动作迅速,但却轻微地抓住我的手。
  “该死!这冰天雪地的,难道你还能走到哪里去?为什麽你就是不乖顺些?”他也上来,挽住我的手臂。
  “你到底想怎麽样!”终於,两个男人的软硬兼施到了尽头,不放我,但也不能强迫我。否则会失去我的。
  我离开他们,拿出秦司阳之前给我的车钥匙(那把钥匙安装有跟踪系统,连车子也是),在轻轻扬扬的雪花中,打开了雪白宝马的车门,使出我这辈子所有的帅气劲儿。
  “泡妞,难道你们不会?”
  非我不可25℃啊!!!3P啦~
  哈哈!实在是太爽了!
  我在优美的夜路里快速地驾驶,眯起眼,笑看著镜前灯照出的後面那辆追赶著我的深黑色宝马轿车。
  追吧!来追我吧!你们这两个笨蛋!纠缠不休的家夥!来追我吧!耗费你们一生的时间都无法得到我!
  一个快速的拐弯,我冲下坡,闯入热闹的市区。
  “GutenAbend。”
  我走进一间泛起红光的夜总会,不管门前的金发女招待如何惊讶地看著我,始终自如地走入。
  “巫童!”
  “小童!”
  啧!这两个男人还真是缠人,宁愿看著我与女人快活吗?
  我加快进入的脚步,仅凭他们之前的一句话。
  那个,我大可以不屑一顾!否则,我就是不是巫童了!
  吵闹的,喧嚣的,烟酒,香水,汗味……我不喜欢,但仍然穿过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舞动的人群,找了个吧台边坐下。
  “Shooter。”我点了一杯快醉,怒瞪那两个欲上前的男人。
  他们没敢再靠近,干脆找了个离我不远,又完全能看到我所有举动的地方坐下,神情焦急。
  很快的,就有美女将他们俩围绕的水泄不通了。
  “呵呵!”我乐得笑,真觉得这两个男人爱上我是浪费。因为,从现在起,我巫童要开始泡女人,只和女人上床!
  “Hi!”也很快地,有人发现我落了单。
  “BloodMary。”我浅笑著加酒,全神地审视著。
  猩红的酒灌入杯子。
  “你一个人吗?”那黑发蓝眼的东穏ao煅耍览鑫薇龋√乇鹗撬欠崧冒肼兜**,谁说我巫童不爱?
  “宝贝,我寂寞。”我用手撑著脸,将所有目光看上她的双峰。
  “噢!别骗人了!你明明开心快活!”女人的手指香香的,玩弄起我的领带:“我叫菲,你真是个俊美的东方男人哪!我第一次见到。”
  “菲,多好听的发音。”我的手已经开始抚上她温柔的细腰,接触到她低腰裤上裸露出来的雪白皮肤。
  “怎麽样?要和我跳舞吗?”菲说著,她那抹上红的唇膏宛若花瓣一样美好,诱人。
  “噢,等等。”我稍稍搂紧她,她就顺势低头坐在我的双腿上,将耳朵贴近我的唇,倾听著我说的话:“我会和你跳舞的,但必须在得到你的热吻之後。”
  “那有何难?”菲立刻双手拖起我的脸庞,那一刻,我却感觉像被火烧一样痛。被人的视线紧盯著的痛。
  我吻了她,她也吻了我,直到我的唇上抹满了她的唇印……
  “你真是太好看了!”菲心动荡漾,眼里秋光闪烁。
  呵呵……她越是心动,那两个家夥就越是心急如焚。
  干脆,今晚我就……
  “要来我的房间吗?我不想放开你了。”菲轻轻地抹掉我唇上的红色,指尖缭绕著:“我发现,就连男人也会被你迷住的。”
  “你说的是那边两个男人吗?”我故意将头贴近她的胸口,感受著女性的柔软芳香,双手在她的背上来回抚摸:“他们是我的上司,没一个好东西!”
  “噢!那可真有趣!”菲离开我的怀抱,拉著我走入舞池中央,挑起火辣的热舞。
  “你看上去,就像是找不到妈妈的孩子。”她深深的眼眸一边看著我,一边看著角落里那两个气得绿了脸的男人:“别理他们了,和我在一起吧!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你会惹上麻烦的。”我笑,也瞥了他们一眼,然後搂著她跳舞。
  “关键是你的想法。”她期待地我的回答:“告诉我,你叫什麽名字?”
  “Ray。”这一刻,我倒不坦诚了。
  “看来你的诚意不够。”菲吻住我,最後了一句:“想和我上床,就把真名告诉我吧!”
  “就是Ray,真的。”
  “那好吧!”她拉住我,试探性地挑衅:“反正今晚我不会放开你,你是我先找到的。”
  於是,我们离开舞池……
  38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翻云覆雨过後,问题就来了。
  “啊——————!!!”一大清早的,就有人破门而入,而且闯入者是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厉声尖叫的,是那个女人,菲。
  “巫童!你到底想怎麽样!我快被你气死了!”他们对在床上的我怒吼,那模样真像名副其实的杀手。
  “女人!”
  秦司阳似乎从不知道自己是遇上我之後才开始厌恶女人的。
  “你要还想活!就立刻给我消失!”他气得眼都红,可我依旧在菲的脸颊上亲个早安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