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非我不可_非我不可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非我不可

非我不可-第2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个分神,身体一歪,我整个儿地往一边倒去……
  “你的身体怎麽这麽烫?”
  ……嗯?
  我晕糊糊的,只觉得有人将我抱住,还温柔地抚摸我的额际。
  “你发烧了。”
  ……是他?
  我无力地挣扎一下,但是他身体的温度让我很舒服,甚至让我疲惫地靠在他的肩头。
  “……呵呵!如果这里不是公司,我肯定会将你抱起来。”
  ……怎麽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我摇头,认为那是玩笑话。
  但那高大的身躯还是把我扶起来,一步一步地将我送回办公室。
  “嗯……”
  感觉到有人在解开我上衣的口子,我挣扎了一下。忽地,一双火热的手掌将我的双手牢牢地固定在胸前……
  胸口一闷。
  “呼……”
  我很热,因为刚才没喝到水。
  “口渴吗?”他的声音在我迷糊的时候听起来非常舒服。
  “嗯。”我婴宁了一声。
  “我立刻为你倒水,头上的湿手帕你暂时不要拿下来。”
  我点头,却受不了他的细心。
  “我很快就回来。”他再度说了声,然後起身为我倒水去了。
  ……秦司阳……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回来的时候,他喂我吃退烧药,还将一袋冰凉凉的水袋子放在我的额头。
  “唔……”太冷了,我扭动了一下。
  “呵呵,你生病的时候真像个孩子。”
  “……”
  随便你怎麽说吧!如今,我是暂时走投无路……
  10:非我不可BYambrosiay
  “巫先生,感觉好些了吗?”
  我大概睡了两个锺头,头脑也清醒多了。
  起身,看著他。
  “让鼎鼎大名的Mr。Charlton来照顾我,我怎麽好意思。”
  说真的,我根本就不是那种知恩图报的人。
  “我喜欢照顾别人。”他那褐黄色的眼珠看著我,让我垂下眼。
  “秦先生,你就放心让我为你工作?不怕哪天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我既然敢用你,自然是做好了‘砸脚’的准备。”
  “……”真是口气大。
  “明天在项目投资的会议上,我会把你安全地过渡到我的公司。到时候,你只要点头就是了。”
  “……”沈没表示回答。
  “不过,我很好奇。”
  “……?”
  我看见他的目光正落在我敞开的胸口上……那上面,落满了昨夜……蓝奕留下的痕迹。
  “——!”
  我一惊,想伸手将领口合上——不料,却被他抓住。
  “巫先生,你的私人生活真是精彩丰富。”秦司阳说话时,目光从未离开过我的胸口。甚至,在为我解开衣扣之时,他就已经在“好奇”了。
  我还是将衣领合上,冷然道:“既然你要我为你工作,那我们就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除了工作,你无权干涉我……”
  “你和蓝总经理呢?只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
  “……你是一个爱说废话的人。”我已经被他激怒了,语气相当不客气。
  他看著我,还是问了我一个蠢问题。
  “知道你的什麽让我最感动?”
  “……”沈没也表示怒气。
  “……好吧!”他起身,走到门口,“直到有那麽一天……我再告诉你。巫先生,我们明天见。别太‘劳累’了。”
  “多谢关心。”我随即闭上眼。
  “啪哒”一声,门关上了。
  第二天一清早,我神清气爽,兼心情复杂地来到公司,参与高层会议。
  走入会议厅,我诧异那熟悉的身影竟然不在?
  ……不过该在的,还是都在。
  故意忽略坐在董事位上的“新上司”,我对经过身边的秘书小姐问道:“蓝总经理到了吗?”
  秘书小姐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巫先生,蓝总经理昨天乘专机到新加坡洽谈业务去了。一个星期後回来。”
  ……新加坡?!
  我忽然一阵紧张。
  ……难怪蓝奕他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看来,我是真的呆不下去了。
  “巫先生,请入座。我们开始会议吧!”秦司阳打断我的思考,意思是说,“我”已经是你的上司了。你没必要关心别人。
  我点头,却没再看秦司阳一眼。
  他这样的男人,想必是养尊处优惯了。决定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
  会议进行得一直很顺利。
  在那美裔混血男人的优越口才下,是我不停翻译的说话声……
  他说话的时候,我会抓准时机地快速翻译完毕。当我翻译完毕之後,他又会再度接著之前的内容继续商讨下去。
  这是一种默契,令我和他都颇为惊讶的默契。
  在说话的过程中,我发现他曾不止一次地将目光看向我。像是在挑衅,他所用的词汇越来越难,而我,则是每次都出乎他意料地精准而简洁地快速翻译完毕。
  我也会反击。我会将简单的中文翻译成复杂的英文,甚至是甚少使用的简称。我只想要他知道,他的挑衅,我不放在眼里。
  一番“论战”下来,双方的意图都很明确,且利益划分得当。
  在那安氏集团的总裁——安耀华,老谋深算的脸上已经露出明显的笑意。
  而安氏的千金——安茜媛,业务部的部长,怕是早已经被”Mr。Charlton”那干练迷人的风采给勾走了三魂七魄,老早就把自己有未婚夫的事情给忘了。
  会议进行了整整一个上午,最後,以秦司阳的一句惊人结束语而拖延了五分锺。
  “既然我们美国亚特兰电子集团与安氏集团的商务洽谈进行得如此融洽,且双方对此次投资项目的信心度颇高。安董事长,”秦司阳亲自上前与他握手说,“我建议将双方公司中的一部分精英职员进行商务对调,为期一年,以促进我们两家公司的相互协调合作。我非常热诚地希望能与安氏集团长期合作。安董,你认为如何?”
  11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这个……”安耀华显然正在琢磨秦司阳的“建议”。
  我站在一旁听著,只怕他是永远都不会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句话的道理。
  “爸,秦总裁如此有诚意。我觉得这提议相当不错。”安茜媛很明显地想博得秦司阳的欢心,一颗心都扑在他身上了。
  安耀华思忖道:“……这建议不错。可是选谁呢?至少也要用一两周来挑选适合的优秀职员吧?”
  “爸爸,我……”
  “安董事,我已经有了满意的人选。”秦司阳打断了安茜媛那跃跃欲试的强烈虚荣心,目光充满笑意地看著我。
  “那麽,秦总裁决定的人选是?”安耀华也跟著秦司阳的目光看向了我这边。
  “巫童,巫先生。作为今年第一次的职员对换,不宜人数太多,我选择他一个。”
  不止是安耀华,就连那向来清高自傲的安茜媛,都用足了惊讶的眼光看著我。
  “巫先生,只要你说句话,此次提议就OK!”秦司阳站在我对面,已经知道了我的答案。
  “如果安董事长不反对,我同意。”我向来处事圆滑,知道今天是得罪那安茜媛了。所以得找个“靠山”。
  “爸爸,这……”安茜媛还想挽回。
  安耀华低头安抚她,对秦司阳说:“巫先生是我们安氏集团不可多得的优秀职员,蓝总经理对他也是赞许有佳。既然秦总裁对此项投资项目如此用心,那我们肯定也要拿出最真诚的诚意。巫先生,拜托你了。”
  “好。”我简短地回答,让安茜媛气得直皱眉。
  呵呵,这女人,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为什麽会不满足。
  因为,她太贪得无厌。
  尤其是对俊美出色的男人。
  非我不可7℃
  将手机贴近耳畔。
  我问,我的什麽让你最感动。
  ——电话的那头,是你无声的沈默。
  “蓝奕,你真不该爱上我。”
  离开耳畔,关闭电源。
  我将银白的手机丢进了公用垃圾桶。
  “跟他道别了?”
  “是。”
  “那就别再回到这里。”
  “……”
  我没说话,跟著秦司阳一同走入登机室。
  说实话,我心里有点乱。
  ……
  蓝奕始终还是去新加坡调查我了。因为我将安氏集团一亿七千万的最低数字出卖给了新加坡的一家三流企业。并从中获得了一千万美元的高额回扣。
  ……
  有因必有果。
  其结果就是,蓝奕在临走的前一晚,把我当傻瓜一样地玩了个痛快。
  ……
  蓝奕,我是出卖公司情报,可你却是欺骗我。
  ……你我之间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极度恼人。
  不过很可惜,当你千辛万苦地去新加坡搜索我犯罪的线索的时候,我已经办好了移民手续,变成美国公民了。
  更可悲的是,当你有著十成把握想将我逮捕归案,好和安茜媛顺顺当当地结婚时,我已经悄然不见踪影。
  你不再是我的“保护者”,我也不会再“为难”你。
  现在,我的保护者,是秦司阳。
  准备登入机舱的时候,我因为航班显示牌上的Dstination而极度惊诧。
  “司阳,这是飞往日本的航班通道,我们走错了。”我第一次拉住新“上司”的手臂,且按照他的意思,称呼他为“司阳”。
  秦司阳朝我安慰似的笑笑:“没有错,我们正是要去日本。”
  ……怎麽回事?
  我有不好的预感。
  “啊,还有十七分锺飞机就要起飞了。巫童,我们上飞机再谈。”
  他为我提行李,我却没有动。
  “怎麽回事?”我一定要弄清楚。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上飞机再谈。”
  “告诉我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大概是见我发怒了,秦司阳放下手中的行李,深呼一口气。
  “巫先生,我是你老板。现在我要前往日本处理公务,作为总裁助理,你必须陪同。我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我不会日语。”我习惯性地反驳。
  “你是我的助理,必须去。”
  他的坚持让我沈默。
  终於,我上前提起行李,大步朝登机入口走去。
  12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飞机很宽,我们坐在上等舱,谁也没说话。
  没多久,一声震动,飞机开始助跑,然後离开地面……
  倏地,我感觉左手一热。
  “不好意思。其实我畏高。”秦司阳尴尬地一笑,右手仍紧紧地握住了我搭在扶手上的左右。且抓得很紧。
  “既然畏高,想必你每次出差谈判都不好受吧?”我没有同情心的挖苦。
  “……是不好受,感觉很恐怖。”
  “我建议你最好是躲在美国的豪宅里,一辈子也别出来。“
  说完,我扭头看著天空的浮云,任凭他握著我的左手。
  ……直到飞机变得平稳,且飞得很高,我身边那高大的家夥才放松下来。
  “呼!”他叹口气,“Thankyou!”
  “不谢。”
  “……巫童,你和蓝奕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麽冷冰冰的?”
  我很烦,淡淡了一句:“都过去了。”
  “别老是看著窗外。白云的反射光会损害你的视力。”
  “……”我不理他。
  一只修长的手臂伸到我面前,将遮阳盖一拉——
  我的视线里只能有他。
  “秦总裁,你真像个欧吉桑。”其实我不会日语,也不明白秦司阳将我带到日本干吗。但这句俗语,我还是会说的。
  “我有那麽老吗?”他故意装傻。
  “长此下去,你必定会未老先衰。”我敢断定。
  “哈哈哈!”秦司阳笑得眼睛都湿润了,看著我说,“巫童,你好可爱。”
  “……”
  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我迟早会失控的。
  因为,我向来冷漠。
  “知道你的什麽最让我心动。”他的声音很低沈,紧靠著我的耳边,带著湿热的气息。
  “不知道。”我侧著脸,远离他。
  “其实,我很想告诉你……不过,我在等待,直到有一天你爱上我。”
  “——!”
  我终於不可置信地回头,对上了那双深褐色的深刻眼眸。
  “这句话我不会说错。”他再次肯定地说,“我是说,直到有一天你爱上我,我一定会告诉你……什麽是你让我最感动的东西。”
  “……秦司阳。”
  “巫童,我已经爱上你了。”
  我再度犯了一个错误。
  或者说,是被秦司阳引诱著再度犯了一个相同的错误。
  ……
  我刚刚逃离了一个几乎爱上我的男人,现在,又让另一个更痴狂的男人爱上我。
  这一次,我将如何逃脱?
  非我不可8℃
  刚到东京,天空就下起瓢泼大雨。
  “其实我喜欢雨天。”坐在车里,秦司阳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不过东京的秋雨很凉,巫童,你要多穿些衣物。”
  我没理他。
  在我眼中,身边的这位混血男人就是一匹狼,随时等著将我剥光。
  ……自从他在飞机上对我表白之後。
  “我不会对你……”秦司阳靠近我,很婉约地说,“我不会趁人之危。我很珍惜你,巫童。”
  “……”
  我不是三言两语就亲信别人的男人。
  很快的,专车将我们送到位於涉谷商业区的五星级酒店。
  从现在开始,我必须当“哑巴”,因为我一句日语也不会说。
  办完入住手续,秦司阳俊挺地向我走来,语气甚是愉快:“很惊讶吧?我会日语,是在大学时候学的,没想到派上用场。”
  “走吧。”我没兴趣了解,冷默著与他一同进入电梯。
  在电梯上到第二十七层楼的这段时间里,秦司阳似乎真的很“绅士”的,直到我关上了在他隔壁的房门。
  一头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我想著办法打算著何时从秦司阳身边逃开。
  ……像他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一旦爱我越深,我就越是身处险境,永不可翻身。
  ——
  一定要找个机会逃走,只要等风波平息之後……
  用完午餐,稍稍休息了一会儿。我便“陪同”上司与一家日本电子公司洽谈生意。
  ……
  从见面到项目谈成,从晚宴到双方满意散场,我自始至终没有开过半次口。
  第一,我不会日语。
  第二,秦司阳完全不给我任何与日商谈话的机会。
  13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秦总裁,这回你满意了?你终於将我捆在你的包围圈中了。”走在闪著霓虹灯的涉谷街头,我开始发泄压抑在心中的怨气。
  “巫童,我只是不想你吃亏。”他说话的声音很低。
  “什麽意思?”我瞥了他一眼。
  “你长得太漂亮了。我原本只是想……”
  见他深情地看著我的样子,我真怕他当众就强吻我。
  “你想怎麽样?”我稍稍抓紧拳头,随时有揍他一顿的准备,如果他真敢。
  秦司阳看著我,很爱惜地:“自从认识你,我发现有很多男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跟随著你。”
  “也包括你。”
  “是。”
  我不习惯他的直白,不觉加快了脚步。
  他追上来,拉住我的手臂:“在日本,很多欧吉桑都喜欢漂亮男人。特别是你这种干练秀雅的。”
  干练秀雅?
  我轻笑,丝毫不为所动:“多谢夸奖。”
  “巫童,我想保护你,为什麽你不给我这样的机会?”
  我甩开他的手,冷言道:“秦总裁,你真是搞错对象了。我不是你的洋娃娃,你找女人玩去吧!”
  “可是我爱你,我只想要你,我是认真的。”
  “够了!”
  我气得大吼了一声,惹得周围的路人频频回头看著我们。
  “……”
  “……”
  “……”
  “她们在说什麽?”我重重地叹口气,垂下头,只听见身旁的女性们小声地尖叫著,窃窃私语。
  “……呵呵。”秦司阳忽然笑起来。
  “你笑什麽?”我冷了他一眼。
  “没有……”他也低头,略微害羞地说,“她们说……我和你……很般配,是一对恋人啊!”
  “……”
  “巫童!”秦司阳继续追著我,不顾周围有多少异样的目光。
  “走开!离我远点!”我真受不了他大咧咧的性格。
  “巫童,”他忽然挽住我的手,硬是要和我并行,“巫童,再过两天我就会把生意谈完。到时候,我带你把日本好好玩个够,怎麽样?”
  “不用,带我回美国工作。”我拒绝他的变相追求。
  “会回去的。不过要在圣诞节之後,明年春吧!”
  我一听,火了:“秦司阳,你到底想怎麽样?把我当猴子耍吗?要麽回去工作,要麽让我坐牢。你说!”
  可能是我逼火了他。他沈默地拉住我的手,硬是将我带回酒店。
  “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我被秦司阳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刚想站起来揍他,就被他俯身压上来,双手还被他牢牢抓住。
  “秦司阳!放手!”
  他不听,急躁地想吻上我怒意的嘴唇。
  “唔——!”
  我侧著脸躲避,他就狠狠地吸允我的颈项,疼得我低哼一声。
  “秦司阳,你再不放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斯”地一声,包裹著我身体的柔软衬衫毫无抵抗能力的被他撕开,钮扣飞溅。
  “住手——唔——!”
  他咬住我胸前因为刺激而挺立的乳头,急不可耐地将右手伸向我的两腿之间——
  “唔啊!”我低哼一声,抬起双腿想踢开他。
  ——“!”
  他单手就将我猛力的双腿制住,还顺势搭在了他的双肩之上。
  就这个姿势,他很快就要侵犯我了!
  “秦司阳!你疯了!别让我恨你一辈子!”我恶意的怒骂,他却已经将手伸入了我的裤内,挑逗起我昂扬。
  “唔啊……”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我承受不住地低低呻吟。
  他那坚硬的指尖在我最敏感的尖端一弹——
  “不……不要……!”我扭摆著身体,双腿却习惯性的夹紧。
  ……我和蓝奕,实在是做过太多次了。
  我的敏感,根本就经不起秦司阳霸道的挑逗。
  浑身灼热,我的额际满是汗珠。
  秦司阳始终不说一句话,专情地舔吻著我的胸口,乳头,以及……
  “啊……不……别啊……”
  我的腰部不禁一阵骚动,甚至还纯属巧合地将自己的火热分身送入了对方炙热的口中。
  “唔啊……啊啊……不要……唔……秦司阳……别这样……快……放开……不要……嗯……”
  14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他深深地吸允著我因充血而高高挺立的火热欲望,我更是身不由己地一面随著他的吐吸抽搐,一面违背身体律动地叫喊著拒绝。
  ……
  当他穏ao难莱菰谖易蠲舾械募舛饲嵋е壹负醪皇芸刂频嘏缭谒淖炖铩
  “唔……”我难耐地忍著,绝对,不会让他得逞。
  “小童……”他甘醇的声音呼唤了我的名字,我不禁全身一颤。
  “小童,我早就想这样叫你的,比‘巫童’更亲近。”说完,他松开了困住我的左手,俯在我的双腿之间,口手并用地“折磨”起我全身的热源中心来……
  吸允,缠绕,搅动……
  忽地微微松开……接著又深深地一吸……
  “哇啊啊——啊啊——!”
  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终於全数在他火热的口中喷发殆尽。
  “好香的,是小童的味道。”
  看见他满足地吞咽下去,再用手擦干净嘴角,我无比厌恶地看了他一眼。
  “小童。”他的手又开始“**”了。
  “嗯啊……嗯……”我竟然更淫贱地回应他的揉搓。
  “小童,你的身体好敏感。我真想直接就进去,进入到你的身体里……”
  秦司阳说著撩人的话语,可双手始终没有碰触过我的禁地半分。
  他只是很耐心……很耐心地挑逗著我的欲望,再不时地用手轻轻地揉搓我火热昂扬下的那两个甚为敏感的圆球。
  “唔……嗯……嗯嗯……啊……”我意乱情迷,双腿大张,直至看见他脱去上衣,解开自己裤前的拉链。
  “!”
  我感觉到危险,立刻收起自己软塌塌的身体,极力地向往外爬。
  “啊!”
  他从背後抓住我的脚尖,一路吻到我的臀部。
  “不要——!”
  我怕了,赶紧想转身推开他。
  “唔啊!”
  他没让我得逞,很霸道地就著我背後双手一抱,甚至已经将我的双丘高高地抬起。
  “秦司阳!住手!”
  我的密布在他眼前一览无遗,我惊慌失措地扭摆著,甚至忘记了这样可能会更加地刺激著他的欲望。
  “小童,你别动。不然我真的会忍不住就直接上了你!”秦司阳的声音都干哑了,听都知道他是蓄势待发,激情难耐。
  “唔……”我没敢动,就著他抱著我的姿势,等待著他下一步的举动。
  “……”
  “……”
  “……”
  至少有三分锺,我身後的人完全没有一点动静。
  “……秦司阳?”我回头,发现他的眼里满是灼热的占有欲,刚毅的纤薄嘴角却紧紧地抿著。
  “秦……司阳……?”我不敢相信他真的会停下,所以暂时还让他的双手抱著我。
  他没说话,放开我的身体,双眼凝视著我的全身。
  好一会儿,才听见他极有控制力地低沈了一句:“……抱歉,一时失控。我说过会珍惜你的。”
  无声地,秦司阳拿起地上的衣服,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非我不可9℃
  自从那天的“爆发”之後,一连三天,秦司阳都没有回酒店。
  我在这里语言不通,又听不惯非英语人士的蹩脚英文。
  足足当了三天的哑巴。
  就在我忍无可忍的第四天下午,秦司阳回来了。
  “秦司阳。”我温怒一声。
  这个令我火冒三丈的男人,不仅喝的醉醺醺的,身上还带著女人的刺鼻香气走入我的房间。
  “这三天你去哪了?”我没让他进来,就著门口问。
  他一看是我,知道走错了房间。
  什麽话也没说,转身就走。
  “秦司阳。”我怒吼一声。
  他没有回头。
  “进来,我有话要问你。”我再说了一次。
  “你不怕我对你硬来?”他回过头,眼里满是灼热。
  “你进来。”我不想费唇舌,让开道,请他进来。
  他走进房间,但没有关上门,任身上的刺鼻气味惹恼我的神经。
  吐口气,我厉声道:“把钱还给我。”
  “什麽……?”他一愣,似乎还没想起来。
  “你让银行冻结了我所有的存款,把我的钱全部还给我!”我激动地咆哮,如果可以,我现在真想杀了他。
  15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秦司阳这混蛋……
  要不是这三天我使用的信用卡全部被意外停用,我根本就不会想到是他暗地里私自冻结了我七千万美元的全部存款!他甚至还通过领事馆分别取消了我在英、法、德的三国长期居住护照……分明就是想置我於死地!
  “秦司阳!你这混蛋!你想毁了我吗?”我上前抓起的他衣领就是一拳。不!这一拳还太便宜他!我继续抓住他,对他拳打脚踢。
  “该死的!该死的!你为什麽要来干涉我的生活?你为什麽要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秦司阳!”
  我恨得直想掐住他的脖子,却被他一个反身,压在了墙壁上。
  “怎麽?想侵犯我吗?好呀!来呀!让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你秦司阳是个同性恋!”
  我想我是气疯了,打算跟他同归於尽。
  “小童……别这样……”他蹙著眉,心痛地看著我。
  “别叫得那麽恶心!放我走!”我在他怀中挣扎。
  “不放!我放不了!”他干脆将我抱紧,疯狂地吻上我的颈项,“我是同性恋!自从我遇见你,我无怨无悔!”
  在秦司阳深褐色的瞳仁里,根本没有一点惧怕。
  眼看事态发展要脱离控制,我猛地推开他,“砰”地关上门。
  决定今天跟眼前这个对我纠缠不清的有钱男人拼了。
  “我最後再说一次,把钱还给我!”
  “小童,我爱你。”
  “闭嘴!”
  “我真的很爱你。”
  “我不需要!”
  “那你到底要怎麽样才会爱上我?”
  秦司阳疯狂地上前将我抓住,我们挣扎著倒在床上。
  “我不会爱上任何人!你别做梦了!”我被他压在身下,双腿被他以单腿分开。
  “为什麽不会爱上任何人?难道你爱的不是蓝奕?”秦司阳急迫想知道答案。
  我吸口气,侧著脸说:“我根本就不爱他。”
  “……什麽?”他惊诧。
  “我不爱他,也不会爱……”
  “太好了!小童!”秦司阳忽然露出春风般明媚的笑脸,好像他还有机会起死回生。
  我再次冷然:“我也不会爱你。”
  “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只要不是蓝奕就好。”他笑得很开心。
  “你这个疯子!还钱!我不想再见到你!”
  他当我的话是耳旁风,起身从外衣的钱包里拿出一大叠钞票,递到我面前。
  “我已经把你在银行的所有存款冻结,而且转gao到了检察厅。以匿名的身份。”
  “什麽?”我不敢相信。
  “是真的,”秦司阳以极为认真地口吻说道,“我不能容许我心爱的人有半分污点。纵使你再肮脏,我也会将你变‘白’。”
  “你……”我为之气结。
  “小童,”秦司阳将钞票递上前,声音真诚到令我反感无比,“我很抱歉做这样的决定之前没有预先告诉你。但我真的只想让你安全。”
  ……
  所以你认为,一旦我没有钱,就会对你惟命是从,任你摆布?
  秦司阳,你别把我看扁了!
  手臂一挥,万元现金散了一地。
  “你要我拿你的钱,好让我像外面的妓女一样尖叫著满足你的欲望吗?秦司阳!你这个满脑子肮脏的变态!”
  “可是我爱你,我自然想抱你。”
  “我不爱你,也不想爱你,更不可能爱上你!”
  “既然你不爱蓝奕,那你就一定会爱上我!”
  “你白日做梦!”
  “巫童……”
  我从不知道当一个人受伤时的表情,是如此让人难以拒绝。
  闭著眼,我指著门口说:“滚!从我的视线里滚出去!”
  他没动,甚至还大步靠近我。
  “走啊!”我退後。
  “不走!我要让你知道我有多麽爱你!”
  “不需要!”我的危机意识响起。
  “小童。”秦司阳忽然抱紧我的腰,隔著衬衫亲吻我的乳尖。
  ——我的身体顿时一阵电流穿过。
  “够了!不要碰我!”我用力推开他,退到墙角。
  他站在我面前,声音苦涩异常:“你知道我这几天都去哪了吗?”
  “我不想知道。”哼!我怎麽可能会不知道?你秦总裁一天没有女人就憋得慌。
  “我去找女人发泄了,因为你。”他说完,两臂一伸,将我牢牢固定在他的视线之内。
  “小童,你不知道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我是怎麽过的。每天一看见你,我就身不由己地想抱你,吻你,抚摸你的全身……”
  “够了!”
  “不够!”他不让我再说下去,单手抬起我的脸,迫使我的眼睛与他对视,“我不停地找女人发泄,可根本就没有感觉……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不是这样的。”
  “与我无关。”我向来没有同情心。
  “不,绝对与你有关。这几天,我甚至到了一看到你就勃起的地步。”
  “你……!”
  我正在惊诧,秦司阳就逼迫我的右手碰触他双腿间的昂扬。
  那高热的温度,让我吃惊。
  “……放手。”我想抽手,却被他牢牢地抓著。
  “小童……我真的好爱你。我真怕自己忍不住,有一天伤害了你。”
  “那你最好趁早收手。免得期待越高,受伤越重。”
  秦司阳不顾我的打击,抱著我,舔咬著我的右耳垂,轻轻地一吸……
  “嗯……”我真恨我自己那麽配合他的挑逗。
  “告诉我,你真的不会爱上任何人?”他在我耳边引诱性地低语。
  “不会。”我敢肯定。
  “那就好。我向来只追求一份永远无法得到的爱情。”
  秦司阳那双深褐色的眼眸,透著异常强烈的执著。
  ……我承认,我暂时斗不过他。
  16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非我不可10℃
  我只追求一份永远得不到的爱情。
  ……秦司阳那天说的话,一直印在我脑海里。
  三天後,我“陪同”他一起前往日本静冈县的热海市。
  ……为什麽要用“陪同”这个词呢?
  因为我现在潦倒落魄,还很可能在没有他的保护下被数十间公司起诉甚至坐牢,其中一家,就是安氏集团。
  ……
  我的过去都已经过去,不必再回首。可我目前的状况也一样不容乐观。
  搭乘新干线,像游客一样地“陪同”上司来到伊豆山的温泉度假区,站在二人共处一间卧室的门前,我最终还是站住了脚步。
  “怎麽是二人房?我要换单间的。”逃不了,就躲。我冷冷地看著站在身後的秦司阳。
  他放下行李,带著点陶醉的语气说:“这间温泉旅馆是这里最顶级的。依山傍水,环境清幽……”
  “换。”对他,我没什麽可说的。
  “这里全被预订满了。”
  “那就换别处。”
  “这里的风景是最好的,小童。”
  他又唤了我一声“小童”,让我极为不适应地向前走了一步,进入房间里。
  其实,当我看见日式风格的落地窗外那优美夜景时,我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地赞叹。
  “这里的夜景很美,你一定会喜欢的。”秦司阳跟著进屋,将我们的行李放入置物柜,然後开始脱衣服。
  “你敢乱来,我就揍你!”自从那次以後,我已经开始防范他了。
  ……
  我真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不是男人,而是一个迫於无奈害怕被他拥抱的“女人”。
  这一点,就是我恨他根本的原因。
  “小童,看你紧张的。”秦司阳浅浅地叹了一口气,拿起柜子里的一件日式和服,开门走了出去。
  “……”
  “……”
  “……”
  他就这样走了?!他去哪了?!
  ——我愣在原地,五秒锺之後,才晃过神来。
  这里是温泉胜地,不去泡温泉,还能干吗?
  我解开紧扎在领口的领带,再次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始终觉得神经一直是紧绷的。
  ……秦司阳,他要和我在日本呆两个月。然後……他就真的会把我带回美国的公司吗?
  像他这样精明干练的男人,怎麽可能真的放心把我安置在他的公司里?
  ……越想越复杂,我干脆走进房间配备的浴室,洗个热水澡清醒一下。
  刚脱衣服,秦司阳就回来了。
  “小童?”
  “啪哒。”我赶紧将浴室的门锁好。
  “抱歉,我忘了跟你说,这里的温泉浴场是男女共用的……你可能不习惯。”他站在浴室门口,并没有要闯进来的欲望。
  “……”不过,我仍然不相信他。
  “嗯……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晚一点……半夜一起去泡温泉……”
  “够了!离我远点。”
  我真是服了他了。他无时无刻不在追求我。
  “可是我没有办法呀!”秦司阳站在门外无奈著说,“其实……我也不太好意思光著身子和那麽多人一起洗的……”
  “美国人的思想不是很放得开吗?”我已经泡在了浴缸里,舒服起来。
  “对呀!我是放得开呀!所以……”他顿了顿,语气有些为难,“刚才我裹著一条围巾走进浴场……好多女人……都在尖叫……”
  “哈哈!那你肯定走到女子浴场了。”我调侃,幸灾乐祸。
  可是秦司阳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甚至还让我呛了好几口水。
  “嗯……不是的……”秦司阳很正经地纠正说,“那些女人光著身子……靠近我……希望我与她们共浴……”
  “所以,你秦大帅哥就落荒而逃了?”我轻蔑一句。
  “小童,”他还不放过任何一段时间地打扰我,“你一点都不介意吗?”
  “介意什麽?”
  “我和女人……还有许多两眼发光的欧吉桑一起泡温泉……他们很欣赏我的身体曲线哦!”
  “我当然不介意。你爱找哪个女人就找哪个女人,和我无关。如果是男人,那就更加不要告诉我。”
  17回复:非我不可BYambrosiay
  ……
  秦司阳,首战以失败——告终!
  第二天清晨,当我睁开眼睛,秦司阳已经在我身旁看著我的睡脸好一会儿了。
  “早安。”他想在我的额头落下一吻,我侧脸回避。
  “喝杯热茶吧!”他递过来,我没接。
  “你再睡一会儿,我看著你。”
  “……”
  我立刻起身,保护我的“睡脸版权”。
  “今天上午你先不要出门。”秦司阳穿好休闲衣,一副很急著出门的样子。
  “我要去哪就去哪,你管不著。”我反抗一句。
  “听话!乖!”
  一个不小心,我还是被他吻了一下。
  不过是在额头。
  “我不是你的情人。”我退後,害怕他在有所举动。
  “你当然不是。我现在正在追求你,让你将来做我一辈子永远的恋人。”说完,秦司阳再温暖得令我头皮发麻地一笑,匆匆出了门。
  非我不可11℃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麽人们有的时候,会为了一份执著的爱情,而不惜赴汤蹈火。
  “乖,在房间里等我回来。”
  ……这句话,倒像是丈夫出门前,对妻子的告别语。
  我皱著眉,走出旅馆。
  伊豆,我只知道是温泉的故乡,除此之外,根本就什麽也不了解。
  走在街上,看见了好几间温泉旅馆,却也都比不上我现在住的舒适。
  ……秦司阳,真的很费心思。
  不过,也只有他这种有钱人才花得起自己的时间。
  ……
  难道我就真得认命做他的“情人”吗?
  “我要你做我一辈子永远的恋人。”
  ……回想起他今早说的话,我轻笑。
  他实在太浪漫主义了,根本就不知道现实世界的弱肉强食。
  他太追求完美,把无法获得的爱情当作是此生追寻的极终目标。
  ……秦司阳,你真是一个“笨”男人。
  爱上我,你是赴汤蹈火,倾家荡产。
  我在海边吹了一阵海风,却也听不懂上前问话的女士想对我说些什麽。
  在我看来,她们只是单纯地想搭讪而已。
  我轻摇头,连句英语都不想说,淡淡地转身走了。
  ……真的……很寂寞啊!
  看著强烈而干燥的阳光下,自己孤单单的影子,我真的觉得世界上只有一个人。
  ……连唯一的亲人,我的母亲,也都早早地离开了我。
  “小童?”
  “!”我愣了一下。
  “小童,你怎麽独自跑出来了?我不是要你在旅馆等我吗?”
  ……你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