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非我不可_非我不可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非我不可

非我不可-第1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本书内容为移动书城(mbook。cn)用户从网络中收集或者为合作网站提供,移动书城(mbook。cn)负责搜索并提供阅读平台,仅供个人收藏、学习使用。请勿公开传播以及应用于商业用途。移动书城(mbook。cn)与你接触过的普通书站有所不同。我们正在通过“书…人…书…人”的关系为您打造一个社区式阅读世界,欢迎访问移动书城(mbook。cn)!


《非我不可》
1 手机阅读 mbook。cn
  非我不可BYambrosiay
  ——◆序◆——
  我问,世界上什麽东西能让你最感动?
  你说,那是你对我的笑容。
  巫童,一个绝对唯心论者。除了爱他自己,从未对谁动心。只是,生活需要同伴的体温。
  蓝奕,一心只想站在世界的顶峰,哪怕将自己放逐。只是,他不忍将“他”搁下。
  秦司阳,唯一的例外。他拥有一切,独缺一份真爱。为了“他”,不惜赴汤蹈火。
  两位杰出男士,围绕一位“狡猾”男人。而这个男人,就是——我,巫童。
  ………………………………………………………………………………
  第一摄氏度
  一个绝对唯心主义者,除了爱他自己,是不会为谁动心的。只是,生活需要同伴的体温。
  ——这是我对自己最精要的评价。
  9:07a。m。
  “很高兴认识你,汉斯先生。”
  (“Nicetomeetyou,Mr。Hans。”)
  “Nicetomeetyoutoo。”
  10:17a。m。
  “I’minterestedinyourproject。”
  (“我对你们的项目很感兴趣。”)
  “谢谢!”
  (“Thankyou!”)
  12:27p。m。
  “It’sbeengreattalkingwithyou。I’mlookingforwardthisinvestment。”
  (“跟你谈话很高兴,我很期待这次的投资项目。”)
  “好的;很高兴我们志同道合,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Good,I’mgladweareinthesameincommon;hopewedidgood。”)
  12:57p。m。
  轻松地在电脑上敲打几个字“最低款项一亿七千万美元,七月一日签约。欲抢签,从速。”
  “啪嗒”一声,秘密邮件发送了出去……
  看著屏幕,我满意地微笑。
  如果不出什麽意外的话……这次与美国电子产业的签约,最後还是我们“安氏”的囊中之物。
  毕竟,这样的大手笔,不是随便哪家电子企业能做得起的。
  就算知道了最低底限。
  ……
  足足忙活了一个上午,预备签约会议结束时,已经是中午一点零七分。
  回到办公室,坐上椅子,我开始习惯性地短暂发呆,以舒缓疲劳的神经……
  我是一个和数字“7”很有缘的人。
  每天早晨七点准时起床,潇洒自在地来到“安华”大厦第七层的办公室。作为公司一级翻译员,从早晨九点工作至晚上十九点。我的顶头上司,在我办公室头顶上方的第七十层办公,那高处,被他称为“云雾”。
  “叮铃——!”上司近来更换的第七位秘书小姐打来了内线电话——
  “巫先生,总经理传你到办公室来。”甜蜜的声音就像是模板,每个秘书小姐都一样温馨可人。
  我没有回答,起身朝总经理专用电梯走去。
  专梯需要密码,而那密码,是“上司”告诉我的。所以这豪华的专用电梯对我来说,与普通的电梯并没有什麽不同。
  ——第七十层,转眼间就到了。
  敲门,进入,只是一个形式。
  “巫童,你来了。”
  俊美的面孔一如既往地对我微笑,优雅硕长的身躯穿著著最昂贵的西服。不过,还需更换。
  “我正在挑选今晚宴会的礼服,你看看哪一套合适?”
  信任的目光总是希望我那优越的审美观给予他正确的,最完美的建议。
  “蓝总,”我走进,且毫不客气地坐上了他“蓝总经理”的黑色办公椅,“米白色的礼服,更合适今晚订婚晚宴的主角。”
  他看著我,再次给了我一个令众多公司女职员奢望不已的帅气笑容。
  “就听你的吧!你从未让我失望。”说著,他从多得落满地的各式西服中拿起了我挑选的白色,随即褪下身上的衣服开始换上。
  “茜媛呢?她今天怎麽没来公司?”欣赏著他修长壮硕的优雅体态,我在“总经理”位子上坐得很安然。
  “她正陪著父亲为自己挑选Chanel的晚礼服。”他换好上衣,开始换西裤。
  “安董事长?”我轻笑,“蓝总,你这没进门的女婿,已经‘认父’心切了?”
  2非我不可BYambrosiay
  “你这张嘴每天超时使用,我诅咒它提前退休哦!”他换上雪白的长裤,修长笔直的双腿立现。
  “走过来,让我看看。”我对他毫无顾忌的霸道。
  “听说今早你又为海外开发部谈成了一笔生意?”俊美的男子来到我身边。
  “Apieceofcake!”我擅於掩盖真实。
  “巫童……”他俯身,在我耳边吐了一口灼热的气息。
  我故意将椅子往後一退,稍稍抬起头说:“距离今晚你和安董事长千金的订婚典礼还有七个锺头。蓝总,我建议你好好休息,保存体力。”
  他猛地伸手将椅子拉近,用嘴唇靠近我的嘴巴。
  “为了纪念这一天,整个下午……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不爱他。
  我想,他也不爱我。
  我们两是物以类聚,相互寻找轻松的发泄方式罢了。不过,我还需要温暖的体温。
  “你永远是在名利场争夺的男人。”
  我熟络地用嘴解开他领口的第一颗扣子,轻轻咬上他温热的颈项。
  “啊……”他低沈的声音被我勾起迷醉。
  “巫童……”
  “嗯?”
  “和你在一起,是我最轻松自在的时刻。”他伸手脱去我整齐的上衣,抱我坐在他的双腿之上,吸允著我的颈项,锁骨,以及平坦的胸口……
  “啊……唔嗯……”
  他的技巧是在是太好了,我胸前的两处敏感被他忽轻忽重地啃噬著,激得我喘气连连。
  “呵呵,你真是太敏感了。”他用力搂住我的腰,双手隔著西裤抚摸起我的臀部……以及密处。
  “唔啊……嗯……”
  “巫童,你是在诱惑我快点进入吗?”
  多麽聪明的男人!
  商业巨子,调情高手。略胜我一筹。
  被他熟络的抚摸,我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发生了强烈的反应。而且,那充满情欲的“硬物”,紧紧地贴著他的。
  “……啊……蓝总……啊……”
  我感觉自己有种想爆发的欲望,他却不急不徐,将耳畔贴近我的口唇,让我激动难耐的声音最真实地传进他的耳里,很享受。
  “嗯啊……啊……蓝总……嗯……”
  “叫我蓝奕,巫童。在我们独处的时候,叫我蓝奕。”说著,他猛地将我压到在堆满高级西装的宽大沙发上——
  “啊……这些衣服……”要是把液体落在上面,那就糟了。
  “呵呵……”他轻笑,“不要分心,我要你专心致志。”
  蓝奕急促地解开我的裤头,再将我剥个精光後,霸道地分开我的双腿。
  “巫童,你真是喜欢说慌的乖孩子。”
  说谎还“乖”?
  我扭动著,感觉到乳尖都在颤抖。
  蓝奕跪在我的双腿间,俯身将我拢住:“之前是谁说今天要我好好休息,保存体力的?”
  只见他激情难耐地将我的双腿抬高,在没有任何润滑的前奏之下,一个挺身,火热的欲望全部埋入我的体内。
  “啊啊……啊……唔嗯……啊……”
  “巫童,你今天……好紧!”
  “嗯……啊……啊啊……太……快了……嗯……”
  “我好喜欢你的声音啊……巫童……”
  蓝奕在我体内横冲直撞,逼得我不得不发出“诱惑”他的声音。
  也许今晚,他也会对安茜媛故技重施,让那即将拥有十亿财产的美丽女富豪成为他的“阶下囚”
  不过,我除外。
  我并不爱他。
  蓝奕在我身体力发泄了好多次,根本就是要把我筋疲力尽。
  “蓝……奕……嗯嗯……啊……”我语无伦次,真不知道他今天哪来这麽多“精神”。
  “蓝奕……今晚……我也要出席……订婚典礼的……啊啊……不要了……快停下来……唔……嗯……”
  再不停下来,只怕我会脸色苍白,连腰都直不起来地出现在豪华酒店的美宴上。
  “宝贝……我保证……这是最後一次……最後一次……”
  “嗯啊……唔……”
  他今天是怎麽了?
  也不用“爱”我到这个地步吧?
  最後一次,我腰部酸痛地被他抱在身体上,全身失重地承受他的欲望所带来的穿肠的剧烈快感。
  3非我不可BYambrosiay
  “啊————!”
  终於,我连最後一点精华都全数喷了出来。
  ……
  好不容易等他退出我的身体,已经是六点零七分了。
  这种程度的猛烈“运动”,我实在是做不起。
  只见蓝奕神清气爽地从办公室配套的浴房里出来,将完美的男性身躯毫不吝啬的展现在我眼前。
  “怎麽样?对我今天的表现可还满意?应该超过一百分吧?”
  看著他满足後的俊帅模样,我恶劣地说:“太差劲了!根本不及格!”
  “巫童,你又在勾引我了。”
  眼看他的情欲有高涨的气势,我赶紧将身下散乱的衣物遮住自己**的身体:“七点半到场,蓝总经理。”
  他一笑,在我额头上落下一吻。
  “巫童,我真怕自己会爱上你。”
  “又来了。”我不耐烦地说:“你爱的是钱,是权。你不会爱我。”
  他凝视著我,很简单地说:“我就喜欢你这点。所以我才会忍不住爱上你。”
  我看著他,他亲吻我的嘴唇,之後又淡淡地说:“现在这样最好。好让我对你欲罢不能,但又不会真的爱你。”
  在他穿上米白色订婚礼服的时候,我闭上眼,小小地休息了一会儿。
  对我来说,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
  非我不可2℃
  我想要的,只是身体的温暖……
  驾车来到凯悦大酒店,正好是十九点零七分。
  锁好车门,我相当疲惫地潇洒盘旋於上流社会的社gao圈。
  “叮”地一声,第十七层到了。
  打起精神,优雅地步入“蓝上司”的订婚晚宴会场——
  嗯?!
  我环顾四周,忽然发现不对。
  只见整一层楼的气派宴会厅竟被一分为二。
  一半是我们安氏集团邀请的贵宾,一半则是……黄头发的外籍人士。
  ……
  今夜的会场应该是我们安氏集团包下的呀?
  哪个企业这麽大胆?
  敢抢我们安氏千金今夜订婚的光芒?
  ……
  出於时间考虑,我打算先进入主会场,然後再做询问。
  端起一杯美酒,在光的人群中寒暄,谈笑,打趣……种种无聊的蠢事我是驾轻就熟,绝对不会有损於我的脑细胞。
  蓝奕就在不远处,十足热情地招呼所到宾客。他的身边,是美丽愚蠢的未婚妻——安茜媛。
  “蠢女人。”我啜了一口酒,把目光集中在帅气的同伴身上。
  蓝奕是个精明的商人。学历高,处事沈稳得道,很受业界好评。再加上他风流多情,迷倒了无数贵妇人。
  安茜媛这种肤浅女人,大概也只配给他擦鞋。
  刚想找个人问有关会场折半的问题,安董事长就走上订婚礼台,开始了婚宴正式开始前的“夸夸其谈”……在我听来,这些全是废话,再听下去,简直有损我的精准听力。
  安静地退出,在会场边一条悠长的玻璃回廊里打发时间。
  等蓝奕开始真正“把持”会场的时候,我再进去。
  那样会有意思的多。
  靠在落地的钢化玻璃前,我欣赏著都市美丽的霓虹夜景。
  ……
  正发楞,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低沈的怒斥声。
  “youhadmyshirtstainedwithwine,miss!I’mveryupsetwithyou!WherecanIwashmyhand?”
  “……先生,我很抱歉,真的很对不起!”
  “No!Idon’tneedyourapology。IjustwanttoknowwherecanIwashmyhand!”
  “先生……我不是很清楚你讲什麽……对不起……”
  “You……”
  “Besidetheelevator;left;andyouwillfindit。”
  我上前打断了那高大男人对女服务员过分苛刻的责难。将那女人护在身後,小声地对她说,没事了,这里我来应付。
  女服务员很感激地向我点头,小跑著走了。
  “Whoareyou?”
  拥有深刻东方面孔的男人惊诧地看著我,那眼神,就好像我坏了他的好事。
  “Sir,youarenotagentelmanatall。”
  “What?”他不满我的说辞,修长的眉头皱了一下。
  4非我不可BYambrosiay
  我打量著他白色衬衫上的红色酒渍,看来那是洗不掉了。
  “Beagoodsport。”说完,我转身走人。
  对於这种明明会说中文的“华裔人士”,因为一杯酒渍而苛责女人,是我最看不起的。
  “Wait!”
  “抱歉,我想你没必要纠缠我。”
  “I’m……”
  “先生,不管你是否会说中文,都请你让开。”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另半边会场的贵宾。因为那边有很多外籍人士。
  “Excuseme,couldyoutellme……可以……告我……卫生间……”
  “电梯左手边。”既然会说中文,我更不想理他。
  “Wait……啊……等等……请等一下下……”高大的男人上前,在回廊里把我拦住。
  “有何贵干?”不知道为什麽,我不喜欢这个男人。
  只见他著急地看著我,表情复杂,想说又说不出的样子。
  “……”
  “……”
  “……”
  “先生,请你让开。”
  等他想好中文怎麽会说,恐怕蓝奕的订婚典礼都要错过了。
  猛然间,他拉住我的手臂,开始了连珠炮式的英语:“Thissuitwasstained。Ihaveaveryimportantmeetingtonight。Ican’thavemyguestswaitformetoolong;andIneedanewsuitnow;atonce!Pleaseshowmethewaytotheclothesshopofthishotel;I’llbuyanewoneand……wait……”
  “Idon’tknowyou。”冷漠地,我回绝了他。
  “我叫秦司阳。”
  身後,响起了特级标准国语。
  “秦司阳,美裔混血儿。今年二十七岁,来自美国纽约。英文名叫做Rarf。Law。Charlton。”
  这种倒背如流的口气倒使我停住了脚步,回头看著他。
  昏暗的灯光下,是混血儿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以及……一双深褐色的瞳仁。
  “我们……现在……人士(认识)……了……”他很真诚地对我露出微笑,并伸出右手。
  “Nicetomeetyou,Mr。Charlton。”出於基本礼貌,我伸手,与他一握。
  深刻的面孔微变了一下:“你的手……很soft……软……”
  “……”
  不知道他出於何种理由说我的手很软,我很快地将手收回。
  “我叫秦司阳,很高兴认识你。”他再度“背”了一次,希望能得到我的帮助。
  “……comewithme。”
  我没必要告诉他名字。只希望,以後都不要再遇见这个男人。
  非我不可3℃
  粟色光泽的头发,深褐色的眼睛,高挑的身材……最适合深灰色的精致西服。
  “谢谢你。”
  “不谢。”
  “你的……眼光相当……棒!”
  “过奖。”
  “不……是太棒了!”
  他极度赞美,身著深灰色的优雅西装一脸笑意地看著我。像是感谢我,在众多深沈色彩的男士服装中,为他挑选了最佳的一件。
  ……
  其实,我之所以这麽做,是因为他和蓝奕一样,需要旁人的意见,才可以做出最完美的选择。
  将信用卡递给收款小姐,他看著我的眼睛,再度自我介绍:“……秦司阳,myname。andyours?”
  “……巫童。”
  “梧桐?Plane?”
  “……”
  无奈,我不想为了两个字而为他解释。只希望,我们之间到此结束。
  刚想走,他忽然用最尽可能准确的中文对我说:“我今晚……占用了你们安氏集团……一半的会场……Couldyouintroducemetoyourboss”
  我惊讶。
  意思是说,我还要继续被他“纠缠”。
  当迟来的我与身边的“外籍”男士一同出现在安氏集团的订婚宴上,蓝奕的眼里,有著明显的惊讶。
  不是对我,而是对他。
  “I’velongheardofyougreatname;Mr。Charlton。”
  “Nicetomeetyoutoo;Mr。Lan。”
  很显然,纵横商界的蓝奕知道这位Mr。Charlton——秦司阳,是位大名鼎鼎的人物。
  而秦司阳,则是礼貌性地寒暄。
  5非我不可BYambrosiay
  不一会儿,安氏集团父女也殷勤地走路过来,过於热诚地朝Mr。Charlton打招呼。那安茜媛,更是虚荣过度地站在我们三位男士中间,享尽众人羡慕又嫉妒的目光。
  在安董事和女儿对那混血男人大献殷勤的时候,蓝奕稍稍和我走到一旁。
  “巫童,你怎麽会认识Mr。Charlton?”
  “纯属意外。”我说。
  像是把握了某种机会,蓝奕小声地对我说:“知道今晚为什麽我和茜媛的订婚宴将会场让出一半吗?”
  我摇头。
  这种莫名其妙的秘密,我暂时还不知道。
  “因为他。”蓝奕看了Mr。Charlton一眼,很振奋地对我说;“美国亚特兰财团,是我们安氏极力想抓住的海外最大贸易合作夥伴。Ralf。Law。Charlton,就是财团的继承人。也就是说,今晚,安董想‘讨好’他。没想到你倒把他给带来了。”
  我一愣,再次回首认真地审视那个不懂善待女性的家夥。
  正巧,对上了他深褐色的眼睛。
  “巫童,他这个人怎麽样?”
  “……不好说。”我收回被注视的目光。
  “那他为什麽对你笑?”
  我眉头一皱:“蓝奕,你可别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微笑而为我争风吃醋。”
  “我现在不想开玩笑。”
  看著上司认真的表情,我决定审慎对待。
  “他这个人……并不好说话。想和他做生意,是占不到什麽便宜的。”
  “你怎麽那麽肯定?”
  “因为……”
  正说著,“金光闪闪”的Mr。Charlton就向我和蓝奕走来。
  “巫先生。”
  他的国语依旧青涩,我惊讶他竟记住了我的名字。
  “Thankyouforhelpingmetochooseanewsuit。”看来,他始终不习惯说中文。
  “Youarewelcome。”我敷衍。
  “……”
  “……”
  我不说话,他就不说话,甚至还一直看著我的眼睛。
  “What’sthematter;sir”我实在不喜欢他凝视我的眼神,而且蓝奕就在身旁。
  “……噢……巫先生……今晚……很感激……”语速很慢,看来他想这句话想了很久。
  “我……要回到……会场……谢谢你的帮助……”
  “不客气。”
  “我们……再会!”
  我可不想与你“再会”。
  我充满笑意地朝他点头,“恭送”他回到属於他自己的主会场。
  “在我还没对你放手之前,你可别有外遇哟。”蓝奕在我耳边悄悄低语,随即进入宾客中谈笑风生。
  ……外遇?
  呵呵!你还说没吃醋。
  我饮尽杯中的酒,微笑著看著顶头上司帅气的背影。
  蓝奕啊蓝奕,你我不过是相互利用。
  你为了名利,我为了填补寂寥。
  我若对你更好些,也许……你就再也离不开我了。
  非我不可4℃
  在蓝奕与安氏千金定婚三个月後的一天上午,我突然接到秘书小姐的内线电话。
  “巫先生,蓝总经理传你立刻到办公室来。”
  依旧没有回答,我径直走入总经理的专用电梯。
  在熟练地按下一排密码後,我开始心神不宁……
  三个月前的那次海外签约项目,一亿七千万美元的国外订单,安氏集团刚到嘴边的“肥肉”突然被“意外”叼走。
  我很意外这麽大的数字对方竟能一降再降,然後当真抢走了这口油腻腻的“肥肉”。
  错失如此庞大金额的gao易,已经让安氏集团的上层怀疑到公司内部人员对业务的保密问题。调查计划已经在检察厅立案……很长一段时间之内,这段“商业秘密泄露”风波是绝对不会平息的。
  而蓝奕,也因为此次的“失误”而不得不推迟与安茜媛的结婚日期。
  安董事长更是放下狠话,如若找不出“真凶”,他这个总经理,哪怕是他“安”家的女婿,都别想做了。
  “呼……”我叹口气。
  每天生活在极度紧张之中,的确是让人难受。
  特别是……如果被对自己了若指掌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干的……
  那麽,蓝奕他会……
  6非我不可BYambrosiay
  “巫童,怎麽愣在门口?进来吧!”
  耳边传来蓝上司的声音,我不禁一阵不安。
  走进门,掌心微微渗汗……
  “巫童先生,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非常标准的中文普通话,再配上那深刻优雅的五官。
  ——秦司阳?!
  我一愣,随即伸出微冷的手,与他一握。
  “Mr。Charlton;Nicetomeetyouagain。”
  “叫我秦司阳就好了,巫先生。”
  我惊讶。
  他的国语,竟在三个月之间标准到这个地步。
  “秦先生,好久不见。是来我们安氏洽谈生意吗?”我收回的手,始终残留著他极高的体温。
  “是谈生意的。不过正式洽谈是在後天。”
  他是提前来的?
  ……难怪如此人物的到访我会不知道。
  他微笑,请我坐下,只看著我一个人说道:“因为上次在蓝总的订婚晚宴上见过面,所以请你来,为今後我们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项目做翻译工作。”
  ……原来如此。
  我看了蓝奕一眼,心里那不安的石头总算放下了。
  沈著地笑道:“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会尽力做好。”
  “刚才蓝总还一直在夸你,说你是个非常优异的翻译员。巫先生,希望我们今後合作愉快。”
  “请多指教。”
  既然是躲不掉,我也只能做好心理准备,以後要经常地……见到这个叫“秦司阳”的男人了。为他工作。
  “那麽……我们先来谈谈项目方面的投资计划吧!”
  蓝奕是个行动派,绝对抓紧时间和机会。特别是这样的大机会。
  “先不忙,蓝总经理。”秦司阳打断他说,“是这样的。我与巫先生有话要谈。可否请蓝总经理回避一下?”
  嗯?!
  我惊诧。
  这个秦司阳,他也太霸道了。
  这里可是蓝奕总经理的办公室。高高在上的“云雾”!
  “呃……有什麽事情吗?”蓝奕对这突然的局面明显有些不适应。但仍很礼貌地问。
  “噢!我没有别的意思。”秦司阳回头重新看著我说,“那这样吧!巫先生,我想到你的办公室谈。”
  ……
  我一个小小翻译员,你要跟我谈什麽?
  “……”
  我暂时不知道怎麽应对。
  “我看这样吧!你们谈,我还有业务要处理。”蓝奕起身离开,可见秦司阳对他的成败非常重要。
  走到门边,他再次叮咛我说:“巫童,好好招待秦先生,将我们公司在电子领域上的主要业务为秦先生好好介绍一次。”
  “……好。”
  见我点头,蓝奕这才放心离开了“云雾”办公室。
  房间里,只有我和秦司阳两人。
  “秦先生,我很高兴你的中文进步得非常快。那麽,就让我来为你说明一下我们安氏集团在电子业方面的主要涉及领域与最新研制的产品……”
  “巫童。”
  “!”
  我的话语被打断,因为,他直呼我的名字。
  用很低沈的磁性嗓音,语音标准。
  “有什麽事情吗?秦先生?”说真的,这个混血男人给我的感觉一向不好。
  他看著我,忽然笑著问我说:“知道你的什麽让我最感动吗?”
  “……啊?”我一僵。
  这个话题,似乎也扯得太远了吧?
  稍稍坐离他远了一点,认真地对他说:“秦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哦……”他低头,然後又重新抬头看著我,“请别介意,我想……我还不是很明白中文的某些意思。”
  那你是什麽意思?
  我和悦地笑答:“原来是这样。秦先生,如果你觉得用中文gao流有困难。不妨用英文也行。”
  “不。我会使用中文gao流。”
  “那好,我们继续说下去吧。”
  我刚想说,他忽然再度打断我。
  “来为我工作吧!”
  “……什麽?”
  “巫童,这份工作不适合你。你很聪明,能干出大事业。一个普普通通的翻译员只会埋没你的才能。”
  我冷笑,颇有些尴尬:“……我工作一向认真。翻译很合适我。”
  “那就来做我的翻译。”
  7非我不可BYambrosiay
  “秦先生。”
  “我们亚特兰电子公司与中方有许多业务合作。缺的就是你这样优秀的翻译员。”
  ……原来,他看我的眼神如此执著,就是要来挖角的?
  我深谙地看著他在强光下近乎透明的褐黄色眼珠,婉言道:“谢谢秦先生你的一番好意。我不是一个势利的人。在安氏,我很满足。”
  “也包括出卖公司商务情报?”
  “?!”
  “你……”我紧张地瞪大了眼睛,发现眼前的这个混血男人很可能已经知道……
  “精通英,法,德三国语言。分别用三个不同的外语姓名拥有这三个国家的长期生活护照。一个大企业的翻译员,银行帐户的存款就有七千万美元。与数家国际大型企业保持著秘密业务联系……巫先生,你真是一个厉害的脚色。”
  他的中文说得极其标准到位,特别是将我的秘密描述得惟妙惟肖。
  ——商业间谍,我的第二重身份。
  室内的气氛霎时冷了下来。
  “……你到底想怎麽样?”
  “很简单。给你三天时间,然後让我满意。”
  非我不可5℃
  十月的夜风,很凉。
  我心烦意乱,驾车来到蓝奕在青山秀水区的别墅。
  打开高耸坚固的铁门,一路冷风嗖嗖地将车子停驶在他那幢米白色的豪华宅邸门前……
  “巫先生,其实我不来邀请你,你在这家安氏集团也呆不下去了。”
  打开那没锁的豪华门把,室内一片漆黑。
  “你的蓝总经理已经将这件事情怀疑到你头上。检察厅的人很快就能查出你银行帐户里的巨额存款……你将如何解释?”
  “蓝奕?”我喊了一声,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回答。
  “你的蓝上司与安氏千金的婚礼,也因为你那次的情报出卖而拖延至今。只要能找到出卖情报的‘真凶’,不管是谁,他都一样会把这‘绊脚石’给搬开……砸个粉碎。”
  “蓝奕?”我再度叫了一声,将室内的暖黄灯光打开,开始寻找他的身影。
  “他已经在调查你了……检察厅……网络罪证……巫童……你别无选择……你是等著坐牢……还是来为我工作?”
  “!”地一声,我打开酒瓶,狠狠地灌了自己一杯酒。
  ……
  秦司阳!你竟然暗地里调查我!还用坐牢来威胁我!
  你到底想怎麽样?
  “……来为我工作……”
  “该死!”
  我实在不甘心受人摆布。大喊著“蓝奕”,一路寻找礸aoㄔ暗乃乇摺
  水池的水很深,我不会轻易涉足。
  但是蓝奕到哪里去了?
  ……这家夥,三更半夜把我叫来,然後又不见踪影。
  真是烦透了!
  “哗啦”一声,蓝奕从水中冒出来,一把抓住我的双脚,直把我拖入水中。
  我……很怕水……
  “唔唔……唔……”
  那是一种不能呼吸,浑身失去重力,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恐怖感觉……所能听到的,只有耳朵里的轰隆声响。
  猛地,有一具强有力的身躯将我抱紧。
  “唔……”
  虽然看不清楚,但我知道是蓝奕。
  他正在吻我。
  “唔……嗯……”
  他将空气吐入我的肺中,然後狠狠地吸允著我的双唇。
  强取豪夺的舌尖钻入我毫无防备的口腔内,恣意地掠夺。
  一会儿纠缠,一会儿吸允,一会儿……轻咬……
  “唔嗯……”
  我的齿舌被他挑逗得微微颤动,忍不住地热烈回应著他。
  ……哪怕,他想从我的吻里,探查出我“背叛”的事实。
  “呼——咳咳!咳咳咳!”
  好不容易浮出水面,我呛了好几几口水,鼻腔和眼睛都刺痛无比。
  “啊……!”
  冷不防,我低喊一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湿透紧贴著皮肤的上衣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撕裂。
  “啊……蓝奕……等……等等……唔……”
  他不听我说,霸道地吞咽下我所有的语言,用力地咬住我的下嘴唇。
  “唔!”我疼得叫了一声,发现了淡淡的血腥味。
  8非我不可BYambrosiay
  “巫童,我要你。”
  “啊……”
  蓝奕不等我回过神,就疯狂地亲吻我的颈项,胸口的敏感,哪怕我吃痛地低吟,他仍是毫无顾忌地在上面落下深深的殷红吻痕。
  “痛……”
  当他含住我的乳尖,用牙轻咬,但那力度,足以让我大声叫喊。
  “今天,我很生气。”
  他火热的手掌正玩弄著我沈浸在水中的分身。
  “秦司阳,他到底是看上你了吗?”
  修长的指尖深深进入了我的身体里,搅动,揉按……
  “巫童……在我没对你放手之前……我绝对……不允许任何男人……碰你……秦司阳也不例外。”
  “啊……”
  我禁不住地叫喊。但他早已褪去我的长裤,将我的双腿大大地分开。
  “巫童,不要背叛我。在我还没有对你放手之前……”说著,他抬高我的身躯,将火热的欲望在水中急速将我贯穿——
  “唔……啊啊……啊……”
  冰凉的水随著他猛烈的律动灌入我的身体中,我觉得好冷。
  “唔啊啊……啊……嗯……啊……”
  透明的水珠挂在我身上,上半身暴露在夜晚的空气里,受尽冷风的折磨。
  “嗯……啊……啊啊……不要……啊……”
  蓝奕的律动实在太快了,我禁不住那样的疯狂。
  “啊啊……唔……啊……蓝奕……不要这样……啊……啊……”
  他的手在水中刺激著我的敏感昂扬,故意地紧抓又轻捏,可就是不让我解放。
  “啊啊……嗯……啊……嗯嗯……”
  我快乐又痛苦地皱眉,全身只能被他的激情所支配。
  “巫童……你真是好棒……每次都紧紧吸住我的身体……啊……”
  他加大了律动的力气,每一次插入都激起了透明的水花。
  “唔啊……啊……不要……蓝奕……你把我……弄得……好痛……啊……”
  我觉得被他疯狂进入的**已经出血了,可他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
  “啊啊……我……好冷……受不了……啊……”
  他没有停,相当自私地“折磨”著我,让我难耐地叫喊著,更加刺激著他火热的欲望。
  “……做完这一次……”他舔咬著我的耳垂,深深地吸允,“我会在床上好好地爱你……巫童……我的巫童……”
  冰凉的水和这他的冲刺进入到我的体内,然後再伴著他下一次的冲击溢了出来,混浊地围绕在我的大腿根部,久久不能散去。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喜欢,还是受不了。
  和蓝奕的关系,实在是太难以控制了……
  我颤抖著被他抱上床,他随即用温暖火热的身体将我覆盖。
  “蓝奕……够了……不要……再……啊……”
  最近我有很多烦心事,再加上那个秦司阳的那番话……对於蓝奕,我很混乱。
  “不行。我还没有好好惩罚你的‘不忠’。”
  “……别……啊……啊……”
  他不听我的哀求,硬是要把我反转,**地将我的臀部对著他异常火热的欲望。
  “——!”
  一感觉到那坚硬的挺立即将再次进入,我无奈地摇摆著腰身,以拖延他进入的时间。
  他霸道地抱起我的腰,双腿进入我的双膝之间,再将它们毫不留情地打开——
  “啊……蓝奕……别……啊——!”
  我大叫了一声,趁著先前的润滑,他已经完全没入。
  “啊——啊啊——蓝奕——唔——嗯——!”
  过於方便的直接进入使我受不住刺激地紧紧抓住床单,他的每一次抽插都会激起我难耐而诱惑的呻吟。
  “啊啊——蓝——不要……啊……我受不了了……啊别……唔……”
  他牢牢地抓住我欲逃避的腰部,再次深深地插入——
  “啊啊啊——————!”
  我激情地大叫,身体中心的热源被他在内壁的冲刺逼得大肆喷洒“汁液”,在雪白的床单上落下一大片湿热的痕迹。
  “啊……为什麽……为什麽……伤害我……”
  我虚脱地趴在床单上,下半身仍处於他的掌控之中,不停地发出“啧啧”的湿腻撞击声。
  9非我不可BYambrosiay
  “巫童……会觉得……痛吗?”他忽然一个猛烈地贯穿——
  “啊啊——啊——唔——!”
  那滚烫的液体已经完全喷发到了我身体的最深处……我却痛得脸发白。
  “嗯……痛……你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啊……”我动弹不得,臀部被迫高高地翘起,颤抖著,生怕他那无止尽的欲望的再次折磨。
  看著我乖乖的表情,喘息著,蓝奕终於微笑著退出我的身体。然後,将我抱在怀里,一个欢愉後温馨的吻落在我湿热的额际。
  “宝贝,只有痛,才能在你的心里留下痕迹。”
  我沈默。
  也感觉到危险。
  在他还没有完全爱上我之前,我必须离开。
  *~
  待续……
  非我不可6℃
  工作三年,今天是我第一次迟到。
  看看腕表,已经是上午十点半。
  只觉得脑袋懵懵的,视线也有点模糊……
  “巫先生,早啊!”
  “……早。”
  “这是明天美国亚特兰集团总裁与我方的签约相关资料。巫先生,你最好再看一下。”
  “……好。”
  打发完送文件的小姐,我翻弄著那密密麻麻没的英文字母……只觉得头脑发晕。
  “呼……”
  喉咙好干,想去喝水。
  我缓缓地走动,但还是让全身上下的骨头都觉得酸疼。
  ……
  蓝奕昨夜真是不要我的命了。
  ……想起昨夜在水池里,他疯狂地要我,直到现在我还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地疲惫不堪。
  一个分神,身体一歪,我整个儿地往一边倒去……
  “你的身体怎麽这麽烫?”
  ……嗯?
  我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