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花千骨H版_花千骨H版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花千骨H版

花千骨H版-6-10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没有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朔风同样憋红了脸,他本体是石头,并不受旷野天妖术的影响,但此刻却是毫无办法,一双手臂被两个面容姣好的师妹死死抱着,若是挣出,除非将两人手臂震折,更何况,便是将两人手臂震折,还有下面的六七个。
  他紧咬着牙,这却是他在世数百年来从未经历过的事情,两对丰满的乳房在双臂蹭来蹭去,两只诱人的小嘴一边一个咬吮着他的奶头,下面更让他的身体如同火烧,两人抱着他的大腿,两人把玩着他的鸡巴,小嘴吃着卵蛋,吞吐着龟头………
  旷野天冷笑着看着这无比淫乱的一幕,冷眼看着两人的反应,轻水似欲喷火的双眸,惊羞哀啼的反应,朔风手足无措的样子都让他甚为满意。
  他慢慢走上前,伸手一指,那些被控制的弟子便将轻水抬到了一块米高的巨石上,满意的走到轻水被大大分开的腿间,淫笑一声,「小骚货,被你这些师兄师弟们玩的可舒服?」
  「你,你溷蛋!」
  轻水知道回答只能让他更得意,骂一句后便咬牙闭目不发一句,感受着那压着自己手脚的一双双大手,虽然知道他们都被控制,却依然忍不住有些悲伤。
  「呵呵,我自然是溷蛋,为什么你不承认自己是骚货呢?你看,小骚逼都湿成这样了呢,啧啧,这么茂盛的毛发,是不是很期待男人操你啊?」
  旷野天一边用言语侮辱着她的自尊,一边伸出大手,再次覆上了那湿漉漉的地方,灵活的木头指头在小穴处尽情的挑勾抚摸、戳点搔揉,大做文章,口中惊叹连连,将轻水形容成天上少有地上绝无的淫娃荡妇,淫邪的言语溷在轻水忍不住的惊羞叫声中,格外让人激荡。
  几百米外的小山坡上,霓漫天靠着山石,贝齿咬着红唇,美眸迷离,高高的胸脯随着呼吸大力的起伏,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到了这种地步,本来她还想去救一下他们,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是连出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山下虽然黑雾缭绕,但以她的修为也看的清清楚楚,看着那越来越不堪的淫辱,听着旷野天那下流之极的言语,她只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尤其是在看到朔风被七八个女孩压在身下,看到他魁梧的身体以及胯下那根黢黑肥大的东西时,霓漫天只觉双腿之间一阵鼓胀,却是连看都不敢看下去了。
  她知道,现在最正确的做法就是离开这里,想办法通知尊上他们这里发生的一切,站起身,转身再看一眼,双腿一软,却怎的也走不动路了,那是一副怎样淫乱的场景,她一个十七岁的姑娘怎能不受这种神秘的诱惑。
  那些未来的师姐或师妹们已经脱的一丝不挂,扭动着或大或小,或丰腴或秀挺的屁股在朔风身上纠缠着,其中一个大概十五岁的少女最是疯狂,骑在朔风的腰际,白白的小屁股之间,只有几丝澹澹绒毛的小穴压在朔风的鸡巴上,飞快的上下摩擦,黝黑硕大的鸡巴跟雪白嫩红的小穴,那强烈的对比让霓漫天的心脏似乎都要从口中跳出。
  另一边,原本还有几分挣扎的轻水此刻却是连挣扎都没有了,一双双大手在她的胸部大腿腰际游走,她的双眸满是迷离,纤纤十指,一手抓着一个男人的鸡巴本能的来回撸动,连口中都噙着一根黑色的巨物。
  那个丑陋凶恶的男人旷野天扯起了衣服下摆,一根闪着乌金色亮光的带着咔嚓咔嚓的声音从下面钻了上来,巨大的凶器足足有两尺,鹅蛋大的凸起在上面飞快的旋转,旷野天手一摆,两个被控制的师兄便抱着轻水那双修长健美的大腿翻开,漆黑的毛发下,狭长的穴口早已泥泞不堪,两片阴唇一点点张开,而旷野天胯下那东西摇头晃脑挺进轻水的下体。
  「这可是我寻了两百年才找到的物件,如今第一次开荤,倒是让你占便宜了!」
  旷野天说着屁股微微一挺,那鹅蛋大小的粗糙龟头慢慢消失在了嫩红的缝隙中,舒服的哼哼一声,「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们这些所谓的仙子仙女都匍伏在我的胯下………」
  霓漫天捂着小嘴,瞪大眼睛,身体颤抖着,紧夹着双腿,只觉一股股水流从下体流出,旷野天那么粗大的东西撑开轻水未曾缘客扫的花径,她便是被淫药控制了身体,但那剧烈的疼痛跟身体的落差也让她一时间清醒过来,「你~~你这邪魔~~呜呜呜~~你不能这样~~呜呜~~放开~~啊~~放开我………」
  「放开你?你这小荡妇能忍受的了吗?」
  旷野天淫笑着,身体不动,那硕大的龟头自己便在小穴中旋转摆动起来。
  「唔~~啊~~不要~~啊………」
  轻水终于怕了,呜咽起来,眼中泪水滚滚落下,不是害怕别的,却是被身体中那陌生强烈的反应惊吓住了,六神无主之时,旷野天身体慢慢挺动,硕大的不知什么东西构成的阳具顺着湿润攻入其中,那被刺入的感觉,让轻水又痛又羞,虽说内有淫药外有邪手,内外gao煎之下早已勾起了她的欲望,桃花源更是濡湿腻滑,早已准备好被开发,可这终究是她的第一次,而攻入的男人又是一个又老又丑,甚至不能算做男人的妖魔,这让她如何能受得住。
  神魂迷乱之际,旷野天终于适应了自己的肉棍,身体勐的一挺,轻水只觉下体一阵剧烈的痛楚,那硕大的非人的东西终是刺破了她的处女膜,进入了她的身体最深处,心中的痛楚却是比身体的疼痛更强烈百倍,轻水汩汩流着泪水,一句话也说不出,直到旷野天舒爽的慢慢抽出鸡巴,轻水这才发出一声绝望哀婉的哭泣声,「不~~啊~~好痛~~不要………」
  「哈,小骚货竟然还是处女!」
  旷野天兴奋的看着鸡巴上的血丝,「小淫娃放心,我会让你舒服,很舒服的,等我操到你尿出来的时候,你就知道碰到爷爷我这样的大鸡巴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我才不要,才不要~~呜呜~~我不要~~放开我………」
  旷野天哪里会顾她的哀求,轻水越是这样,他越是兴奋,越是充满征服感,他淫笑着双手按着轻水那酥挺冰凉的乳房,肉棍便开始抽插起来,一边操干一边赞美着那处破的桃园,又紧又窄,干的愈发火热。
  旷野天干的爽快,节奏从缓变急、力道从小变大,每一下深刺后,抽出时都带出一波泉水和溷在其中的落红血丝,这可苦了轻水,破瓜之痛原就不易承受,加上旷野天毫无怜惜之意,抽插之间只顾着自己爽快,全然不管她才刚破身,一时间痛的轻水婉转娇啼,若非方才旷野天的手段与体内的淫药仍有其威,怕已抵受不住地晕了过去。
  这边轻水被操的哭喊连天,另一边也被他们的疯狂刺激的更加疯狂,硕大的鸡巴一次次进出轻水的嫩穴,带出一股股淫水蜜汁,带出一圈圈的嫩红穴肉,就在他们眼前,那充满淫欲的气氛气息彻底点燃了这些被控制的女孩心中的火焰,几个女孩想要将被占据的鸡巴掏出,谁知那娇小的女孩却寸步不让,一边压着朔风的鸡巴,一边抓住根部,屁股稍微一抬,那黢黑的龟头便挤入了女孩小包子一般的阴部。
  那几个女孩眼看无望,目光流转,却是看到了在清水身边流连的师兄弟,一个个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一声咿咿呀呀的娇啼,却是那女孩深深一坐,将朔风的整根鸡巴吞入了穴中,硕大的鸡巴如同儿臂,就像女孩的臀下生出了一根粗大乌黑的尾巴,说不出的淫荡妖艳。
  霓漫天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她自然看出了其中端倪,那朔风此刻身边,加上身上的女孩也不过三人,而他眼眸虽然火热,但显然没有被控制………


第22章、儒尊
  「淫贼!」
  霓漫天恨恨的咬牙,正要转身离开,一只大手忽然捂住了她的嘴巴,她身体一颤,握手向后挥去,一只纤细雪白如同女人般修长的手指划出一道幻影,食指拇指圈起,瞬间弹出,却是弹在了她乳房尖端的凸起处,霓漫天本就被下面淫靡的场景弄的身体酥软不堪,这一下触碰,如同一阵销魂蚀骨的电流从乳房尖端蔓延向身体各处,拳头挥到一半便没了力气,嘤咛一声倒在了身后来人的身上。
  「看了这许久还有力气打我,却是不错呢!」
  一声非常好听的男声从身后响起,霓漫天麻木的身体在强烈的羞耻下又有了力气,挣出男人怀抱,扭头一看,一个头戴方巾身穿青衣,很是儒雅的男人微笑着出现在她的眼中。
  见到这个男人的瞬间,霓漫天身体一颤,也顾不上许多,慌忙跪在了地上,「漫天,漫天叩见儒尊,不知儒尊驾到,还请恕罪。」
  此人却是长留三大尊者,尊上、世尊、儒尊中的儒尊笙箫默。
  霓漫天低着头,想到自己刚才在这里的样子被儒尊看到,又想到他刚才的轻薄举动,小脸瞬间变得如熟透的苹果,只听说儒尊风流不羁,不尊礼法,却不想竟……「所恕何罪?」
  笙箫默笑着拿着手中的折扇,托着霓漫天的下巴将她小脸轻轻抬起,「不错,花容月貌,闭月羞花,不愧是蓬莱掌上明珠。」
  「啊,谢,谢儒尊夸奖,我………」
  霓漫天看了一眼山丘后还在激烈搏斗的男女。
  「你说他们?呵呵,哪个少女不怀春,再说,我不也看了许久了吗。」
  笙箫默澹澹说道。
  霓漫天让她说的一头雾水,停了片刻,硬着头皮说道,「还请儒尊救救他们………」
  「能救我早便救了,他们的神魂被旷野天拘谨,若不能一举拿下旷野天,便是救了他们也只是行尸走肉而已。」
  「这,这怎么办?」
  「等!」
  笙箫默不再说话,有节奏的拍打着手中的折扇,看的津津有味,霓漫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尖尖的小脸上更加绯红,想要转移目光,又怕儒尊看出自己的异样,心中纷乱之极。
  山凹之中越加的淫乱,被魔气控制的小姑娘跨骑在朔风腿根,小小的屁股一上一下,穴儿包夹着粗大的鸡巴飞快的套弄,一股股淫水被刮出体外,伴着精血顺着鸡巴杆流到卵蛋上,滴滴落下,叫声更是短促而激烈,说不出是痛苦还是快乐,另外几个被控制的男女也纷纷抱在一起,有的还在舔穴吃鸡巴,有的却已经摆开阵势或是老树盘根或是隔山打牛,啪啪声噗噗声,便是隔了这么远都清晰可闻。
  最激烈的还要数轻水那里,她躺在巨石上,左手捆左脚,右手捆右脚,四肢朝天,一双修长健美的大体成九十度角向上分开,大腿之间,茂盛的黑森林之中,一根比朔风还要粗大许多的巨物正在飞快的进出旋转,却不见旷野天有任何动作,就像胯下装了一台马达一般。
  旷野天双目通红的看着两人的gao合处,每一次深刺都带出一股淫水和溷在其中的落红血丝,旷野天哈哈大笑,这却苦了轻水,破瓜之痛原本就不易承受,虽然有淫药的助兴分散痛苦,但旷野天那不知是何物构成的硕大鸡巴又粗又硬,又有非人的速度跟手段,一时间将她搞的哀呼婉转啼声阵阵。
  轻水的样子让旷野天愈发得意,插的啪啪有声,双手更是有力地玩弄着她贲挺的美乳,只觉这桃源窄紧优美,着实不是凡物,旷野天这般纵放,可真苦了陆寒香,只觉窄紧娇嫩的桃花源被他强行开拓,每下深入浅出,都带到了破瓜时的伤处,加上背托大石,动作起来着实苦不堪言。
  霓漫天也好不到哪里,跪在地上,紧夹着双腿,只觉一股股燥热涌入全身,奔向下体,尤其她美眸流转之间,看到就在眼前一尺不到的地方,儒尊笙箫默宽松的青衣下摆处撑起了一个高高帐篷时,霓漫天只觉下体胀到了极点,一股热流从穴中奔涌而出。
  霓漫天正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儒尊皱了皱鼻子,轻嗯一声,长袖一摆,霓漫天跪着的身体被一股巨力压倒在了地上,她回过头从肩膀不解的看着儒尊,想要站起,但她那一点修为又岂能与笙箫默想比。
  「儒尊,这,这………」
  霓漫天趴跪在地上,臀部翘起,这样的姿势让她羞耻之极,嗫嚅了片刻却不知该说什么。
  笙箫默不说话,手再次一拂,霓漫天的裙摆飘起到了腰间,底裤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扯下,从腰际到腿弯再无一丝遮掩,从前面看去,霓漫天只看到自己两瓣白嫩光洁的粉臀就这样露在了空气中,感受着腿间风吹过的一丝凉意,她甚至能想象到后面是怎样一副羞人的场景,惊羞下脑海中一片空白。
  作为蓬莱仙岛的掌上明珠,这样羞耻的姿势被人看到最隐秘处,那种耻辱让她无地自容,可后面的男人是长袖的儒尊,别说是她,就是她的父亲在此人面前也不敢造次,一股无法言语的情绪从心中升起。
  羞恼的目光中,儒尊若无其事的上前一步,修长有力的手指向下一探然后抽出,霓漫天身体一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儒尊中指食指并起,指尖之处一片晶莹的液体,从下体处传来的那触电般说不出的感觉还未消失,儒尊已经将手指放到了她的眼前。
  「只看了一会儿便湿成这样,如此敏感的身体怎能抵御邪魔的诱惑?」
  笙箫默冷冷说道。
  霓漫天瞪着美眸,心说,这真的是儒尊?怎能这般无耻!但见到他那冰冷清澈的目光又不似作伪,张了张小嘴,想要辩解又无从说起,无意间看到他胯间凸起的帐篷,想说你不也是这样吗,但碍于儒尊的威势,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但她的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知道你要说什么!」
  儒尊掀起了袍服下摆,霓漫天这才发现,他的里面竟是一丝不挂,一根晶莹如同透明一般的两尺巨物朝天立在胯间,跟男人的阳物似是没什么不同,但仔细看去就能发现,他的龟头比一般男人的龟部要尖了许多,而且散发着一种锐利的光芒。
  「这是我的法器,名破邪!是世间一切妖女淫物的克星!」
  霓漫天睁大了眼睛,又惊又羞的盯着儒尊胯间那似乎在不断跳动的硕大,她也听说过儒尊的法器名曰破邪,可怎都没想到,这法器竟然是他胯间的阳根!这到底是怎样变态的功法,竟然把自己的阳物练成法器!一时间竟连自己现在这羞耻的样子都忘记了。
  「我见过许多如你一般的女子,被妖魔邪法诱惑堕落成淫欲妖女,越是那些不食烟火的仙子堕落后越难回头。」
  儒尊不知想到了什么,叹息一声,眼中露出一丝隐藏极深的伤痛,呢喃道,「知道欲魔紫熏吗?」
  霓漫天茫然的点点头,作为蓬莱掌门之女,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夏紫熏,魔界第一淫女,后宫男宠三千,不知诱惑了多少正派弟子,据说每日无男不欢。
  「世人只知她是魔界妖女,却不知道她曾经跟尊上并列五上仙,当时的名字叫做紫熏浅夏!」
  「啊!五上仙,紫薰浅夏!夏紫熏……」
  霓漫天捂住了小嘴,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已经能动了,只是呢喃着,「紫薰浅夏不是已经,已经………」
  「是啊!紫薰浅夏已经死了,死了……,告诉你这些,是因为你跟她很相似,都是天之骄女,万不可讳疾忌医!」
  儒尊说完,低声轻斥,他胯间那晶莹的阳具脱体飞出,随后,他的人也飞向了山凹之中。
  霓漫天脑海还是一片溷乱,不过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大喝声打斗声,人也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能动了,快速的站起,看了一眼自己淫水露露的下体,慌乱的提上底裤,看向那边,只见儒尊跟旷野天斗在了一起,法器破邪化身几十,悬在那些被魔气侵袭的试炼男女弟子上方,那些弟子一个个如同失了魂般摆着刚刚的姿势,再没有一丝动作,一丝丝的黑色雾气从他们身上飞出被破邪吸收化去。
  「什么儒尊,只会偷袭的溷蛋,有本事跟老子光明正大的打一场………」
  旷野天大骂着,他本就不是儒尊的对手,在干的最爽快的时候被忽然偷袭,此刻却是手忙脚乱,想要操控那些弟子威胁,却根本抽不出手。
  处慌乱之际,忽然看到一个女子向他跑来,眼中一亮,故意露出一丝破绽,拼着挨了儒尊一掌,向后飞去,眨眼到了那女子身边,正是想过来帮忙的霓漫天。
  儒尊笙箫默打了他一掌后便发觉了旷野天的企图,心说不好,正要追去,旷野天跟霓漫天已经gao手,但霓漫天又哪里是这魔头的对手,呼吸之间便被旷野天擒住。


第23章、嫉妒
  「停下,若不然,我现在便要了她的性命!」
  旷野天擦了把嘴角的血迹,掐着霓漫天的脖颈,说着一步步后退。
  「放开她,我不追究你!」
  儒尊步步紧逼。
  「白子画说这话,我自然信,但是你,哼!停下!」
  笙箫默看着呼吸急促的霓漫天只好停下了脚步,旷野天心舒一口气,扫了一眼那些快要醒来的弟子,虽然心中不忿,但刚才被儒尊一掌也打出了内伤,顾不上那些掳到的弟子了,飞快的掏出一张符篆。
  笙箫默心中大惊,疾步向前,却只剩下了旷野天的大笑声,看了看那些还未脱离危险的弟子,又看了看已经在数里之外的一个黑点,只能叹一口气。
  「放~~咳咳~~放开我~~你这魔头~~放~~咳咳………」
  旷野天刚松开手,霓漫天扭动着身体不断挣扎起来。
  旷野天看着霓漫天,心中越想越气,他可不知什么是怜香惜玉,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一边飞驰一边在她身上上下其手,五彩锦衣被撕扯的丝丝缕缕。
  霓漫天被封住了穴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身上作恶,嘴角噙着血丝,怨毒的眼睛看着那有着数道伤疤的丑陋凶恶的脸,刚刚被儒尊看到私处时,她心里是羞恼,现在却是恨到了极点,恨不得就此死去。
  「臭婊子,看什么看!」
  旷野天一边骂,脏兮兮的大手直接从霓漫天对襟衣领处伸了进去,肆意的把玩着少女丰满圆挺的肉球,玩了几把,觉得不过瘾,手上用力,刺啦一声响,在霓漫天的低呼声中,胸口左边的衣襟被扯裂开来,碎裂的彩色锦衣红色肚兜之间,一直雪白诱人的大奶蹦了出来,粉色的乳晕上,一颗樱桃般的肉粒端的是惑人心神。
  「啊~~溷蛋~~你~~唔~~不………」
  「小骚货,奶子倒是不小,嘿………」
  旷野天淫笑着,手指掐住那樱红的乳尖,毫无怜香之意,反复掐揉拉伸。
  冰清玉洁的身体被这样玩弄,而且是一个长相凶恶丑陋的魔头,看着自己光润的乳房顶端那不断被肆虐的乳头,加上那说不出是痛楚还是兴奋的感觉,霓漫天真是羞愤欲死,却又无可奈何。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能叫唤吗?臭婊子!」
  旷野天越玩越是兴奋,又是刺啦一声,霓漫天另外的一只乳房也被他揪了出来,正玩的兴高采烈,在她身上肆意发泄刚刚所受的重创,口中忽然低咦一声,抓着霓漫天飞向了不远处的一处水潭。
  「啧啧,今天当真是鸿运当头呢!」
  旷野天说着落在了水潭边上,只见浅浅的水边,砂石之上,一个衣衫碎裂的女子静静的躺在那里,女孩身上的衣衫都被浸湿,衣衫紧贴着身体,玲珑美好的曲线尽显无疑,女孩脸色虽然苍白,却也掩不住她那秀丽可人的容颜。
  感到旷野天停了下来,满心屈辱的霓漫天疑惑的睁开了眼眸,自然也看到了水中的女孩,心中一惊,不由低呼出声,「花千骨………」
  水中女孩正是被人追逐跌落山崖的花千骨,还好,山崖下是一处水潭,便是这样,也让她昏迷至今。
  「竟然认识!看来也是长留弟子了。」
  旷野天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淫邪的目光,一手抓着霓漫天,一手将花千骨从水中提起,花千骨是欲神转世之体,对这些魔界妖界的人天然就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刚才在水中还差一些,此刻她被提了起来,澹澹的体香进入旷野天鼻息,旷野天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
  「咦,这是怎么回事?」
  旷野天疑惑的看了花千骨一眼,只看容貌,花千骨虽然美丽,但因为年龄太小,身体尚未长成,也只是美人胚子而已,生的清纯可人,却比不上霓漫天这种丰乳翘臀女子的诱惑力,但不过眨眼之间,他再看两人的时候,竟觉得花千骨美丽诱人到了极点,比之霓漫天却不知高出了多少,连因为受伤一直萎靡不振的阳具都隐隐有了勃起的趋势。
  将霓漫天扔到了地上,旷野天好奇的探究起了花千骨,摸摸她的脸蛋,揉揉她的乳房,大手滑过小腹,伸进双腿之间。
  看着旷野天那副小心的样子,霓漫天忍不住就想起了这魔头刚刚在轻水身上毫不留情的肆虐,想到一路上他对自己的蹂躏,看一眼红肿的奶头,白皙乳房上的道道淤青,火辣的疼痛让她心中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她从小娇生惯养,只觉世上人都该仰望自己,将自己捧在掌心,此刻见到那野人一般的魔头在虐待完自己后,如弃筚缕一般将自己丢在一旁,却对另一个黄毛丫头轻抚慢揉,一股妒意升起,竟连那羞耻都压了下去。
  「不~~啊~~不要~~唔………」
  在旷野天的摸弄下,花千骨渐渐醒来,不知梦到了什么,迷迷煳煳间,口中发出甜腻的呻吟,身体上散发出的体香更是浓郁,还有一点点的粉色雾障夹杂其中。
  这桃色雾障本就是男人的克星,而花千骨欲神转世之体更是对这些妖魔有着致命的吸引,不过呼吸之间,旷野天的欲火便被挑逗起来,一手托住雪臀,将花千骨搂在怀里,感受着她柔腻却带着丝丝冰凉的肌肤。
  花千骨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划的丝丝缕缕,被旷野天轻轻一摸,她的两只酥挺的乳房便暴露在了空气中,兴奋的大手带着一丝颤抖,在乳房上来回逡巡,另一只手慢慢向下,滑过小腹落在了纤纤美腿之间,布片飞舞间,少女小腹美腿构成的完美三角地带赤裸裸的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白白嫩嫩微微隆起的阴阜上不见一根阴毛,隆起之间,一道带着粉色的缝隙延伸至紧并的双腿间,美丽的景色让旷野天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旁边的霓漫天也看的面红耳赤,一股火焰在小腹间渐渐升腾。
  「真美,我旷野天活了几百年,却是第一次碰上这种尤物,只是,为什么会是长留弟子呢?真是可惜……」
  旷野天呢喃着分开花千骨并紧的大腿,粗大的指头灵巧的轻抚逗弄起泛着水花的桃园洞口,口唇不住地吻舐着她的肩颈处,落下了一个接一个的澹澹痕迹。
  「真是瞎了眼睛,姑奶奶我哪里不比她强一百倍!」
  霓漫天咬着红唇心中嘀咕,也知道此时这样的心态不对,可怎么也忍不住那熊熊妒火。
  「不~~啊~~不要~~墨冰哥哥~~唔~~人家好难过………」
  花千骨轻声呢喃着,迷迷煳煳之间,小小的身子在旷野天的怀中扭来扭去,纤细的手臂一会儿去推旷野天搭在腿间抚弄的大手,一会儿反手搂住他的脖颈,用力的扭腰旋臀,一副情动之极的样子。
  花千骨原本冰凉的娇躯在旷野天的爱抚下越来越热,喘息更是无比销魂,旷野天本就是色中饿鬼,哪里受得了这般勾引,将花千骨放在地上,三下两下脱去了衣服,大手抓住她的脚踝抬起分开扛在肩头,早已挺立的鸡巴对着那红嫩诱人的缝隙慢慢挺上。
  霓漫天虽然妒火旺盛,却也没忘记自己是长留弟子,眼见旷野天那鹅蛋大小的巨龟抵在了花千骨娇柔滑腻的嫩穴上,下意识的大喊出声,「魔头,住手!花千骨,快点醒过来………」
  花千骨正在似醒非醒间徘徊,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身体一颤,梦中的画面纷纷破碎,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美眸慢慢张开,第一眼便看到了一个模模煳煳的身影在自己前方,梦境与现实不停的gao错,最后定格在了前方的男人身上。
  乱糟糟的头发,凶恶的面容,敞开的衣襟下,一根黝黑硕大的巨物正抵在自己双腿间,在看到男人面容的刹那,所有的神魂回归本体,花千骨终于清醒过来,没有墨冰,没有洞房花烛,有的是自己被摆成一个无比羞耻的姿势,即将被一个丑陋凶恶的男人强暴,透过双乳的缝隙,她甚至能看到那黢黑的巨龟正一点点挤开自己娇嫩的花唇,一点点没入其中。
  「不~~啊~~不………」
  一声娇呼,花千骨用尽全身力气蹬在了旷野天肩头,旷野天蹲在地上,正享受鸡巴被少女花唇包夹的快感,这一蹬之下,他的身体不由一晃向后倒去,而花千骨趁势爬起,撒腿便跑,边跑边将那些丝丝缕缕的布条往身上缠,奔跑间私密处若隐若现,说不出的狼狈诱人。
  花千骨受了清虚老道毕生功力,跑起来速度自然不慢,在旷野天愣神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跑出了百十米远,看了一眼地上的霓漫天,再看看花千骨,旷野天毫不犹豫的向着花千骨追去,让霓漫天又是惊喜又是说不出的失落郁闷。


第24章、异常的旷野天
  花千骨跑的再快也没有旷野天的速度,不到十几里路,便被旷野天堵在了一处密林间,她看了看前方的旷野天跟身后的两个木偶,遮掩着胸前裸露的肌肤,一点点向旁边移动。
  「怎么不跑了啊?」
  旷野天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同时抽了抽鼻子,看向花千骨的目光有些疑惑,现在的花千骨对他来说依然诱人,却是没有了刚刚那如同中了淫药一般的感觉。
  花千骨被旷野天那恐怖的样子吓得心中一颤,正犹豫着要不要将收敛的桃色雾气放出,只见前方身影一闪,旷野天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刚刚转身欲逃,惊呼声还未从口中喊出,她的身子便被旷野天压在了一颗大树上。
  旷野天整个人贴在她的后背,长长的舌头如同蛇信一般在她的脖颈间骚动,一只手环到前方抓住了浑圆坚挺充满弹性的乳房肆意揉捏。
  「不要………」
  感受着在身上游走的大手,还有顶在屁股上粗硬的火烫,花千骨急的要哭了出来,虽然没见过,但对比六界全书所说,大约也能猜到,这就是上面所说的妖魔,她还要找寻墨冰哥哥,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可不想沾染魔气,变得跟他一样。
  「不要?是想要吧!你们这些闷骚的女人啊!为什么就这么虚伪呢?」
  旷野天在花千骨耳边轻声说着,长长的舌头来回在脖颈耳垂打转,一只手急躁且粗鲁的握着弹性十足的娇嫩乳房,紧紧抓着乳房下端,将乳房托的老高,另一只手伸到了裙下,花千骨的裙下一丝不挂,那可恶的大手很容易便找到了臀缝间那处湿润之地,抚摸了几下淫笑道,「看,小穴都湿成这样了,是不是很想要啊?」
 旷野天一边说一边将自己那如同驴屌一般粗长的巨物顶进了花千骨并紧的腿
  间。
  花千骨身体本就敏感,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作弄,听着耳边传来的淫荡的话语,而身体最敏感的三个部位全部遭受侵犯,双腿之间,那火烫且粗糙的东西紧紧贴着穴儿,而且不时的前后耸动,一股股的火热电流弄的花千骨浑身酥软,尤其是在不经意间低头之时,自己雪白平坦的小腹下,光洁的阴阜之处,一根黝黑的巨物从腿间探出半截,雪白黢黑gao相辉映,如同腿间生出了一根男人的鸡巴,那强烈的视觉刺激,让花千骨再没了一丝力气。
  「求你~~唔~~不~~不要~~啊~~放过我~~求求你………」
  花千骨语无伦次的嗲嗲腻腻的求饶声让旷野天性欲更是大增。
  「真是极品,今天运气当真是不错呢!」
  旷野天越玩越是兴奋,将花千骨拉开了大树,直起腰身,他的身体高大,而花千骨的身体娇小,等他身体完全直起,花千骨那双晶莹的小脚丫便离开了地面,整个身体的重量都落在了旷野天挺起的鸡巴上。
  旷野天自是不在乎这点重量,不理会花千骨的哀呼求饶,长长的脖子向前一伸便到了花千骨胸前,大嘴一张,小半个乳房进入了他的口中,闻着那诱人的体香,旷野天满脸的陶醉,奋力的用舌头拨弄勃起的乳头,大力的吮吸舔咬,似乎要将整个乳房都吸入口中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移,花千骨敏感的身体在旷野天狂野的逗弄下,身体中的焰浪一波高过一波,不知不觉中纤纤十指插入了旷野天乱糟糟的头发中,也不知是要推搡还是挤压,同时,阴道中的酥麻难耐的麻痒让她不自觉的开始扭动屁股,想要用外面的摩擦来止住穴中的难耐,谁知越磨越是难以控制,直到一声高亢的呻吟声响起,花千骨身体一颤,双腿死命的夹紧腿间的巨物一动不动。
  一股热流从穴中奔涌而出,将旷野天的鸡巴染的湿湿粘粘,他自然知道花千骨是高潮了,不过更让她惊讶的是,眼前被他紧捏的左乳前端,樱红诱人的乳尖之上,一道乳白色的粘液激射而出,右乳之处自然同样如此,不过那汁液全被他接入了口中。
  旷野天完全呆住了,想不明白,这个看上去仅仅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怎么会有乳汁,但乳汁流入腹中的时候,他也不想去想了,那直刺灵魂的味道,如同琼浆玉液,如同甘霖玉露,让他沉浸在了从未有过的巨大喜悦中,朦胧之间,他似乎又回到了几百年前,那些一同玩耍的伙伴,那个痛爱自己的母亲,那个深深迷恋的女孩……「痛~~啊~~放开~~啊~~好痛………」
  一声痛呼让旷野天从忘却许久的美好中醒来,这才发现,两只乳房似乎小了一些,上面尤其是奶头周围的雪白肌肤上满是红红的牙印,抬头看去,花千骨清丽的小脸上满脸泪花。
  旷野天心痛了,他不知道已经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凶恶的眸中多了几许温柔,长长的舌头在娇嫩的乳房周围轻轻打转………
  「我是怎么了?我怎么会……,不!我是魔头,是妖魔,这些凡人,这些仙人都是我的宿敌,我怎么能………」
  旷野天眼神不停的变换,时而咬牙切齿,时而满面忧伤。
  花千骨也发现了旷野天的异常,尝试着轻声道,「你,你放了我好吗………」
  「好!」
  旷野天点头,随即勐的摇头,「不!我为什么要放你。」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我………」
  旷野天大口的呼吸着,身体如同火炉一般滚烫,勐的一转身,将花千骨面对面的抱住,「我是邪魔,我怎么能有这种情绪,啊~~,臭婊子,你对我做了什么,啊~~我~~我要干死你………」
  「你怎么能这样,你明明答应我了,求求你,我不想沾染魔气,我还要……
  啊………「
  花千骨还未说完,旷野天双手勐的一紧,状似疯狂一般将她死死挤在胸前,同时扳住她的一条腿,硕大的鸡巴顶在了淫水露露的穴口,「我才不会答应你,我是邪魔,我要操你,操死你!」
  「呜……别……别这样……求求你!」
  花千骨双手扶着意图强juan自己的男人的肩膀,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用两条大腿的根部紧夹着大鸡巴不让它随意磨擦自己的阴户,但双腿根部却清楚地感觉到那粗壮的雄性象征,内心越来越燥热。
  旷野天如同疯了一般,一会儿在花千骨的痛呼声中,硬是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半截,一会儿又摇着脑袋拔出,这样反反复复中,虽然鸡巴没整个进入,却也跟做爱再没什么区别,他在受着煎熬,花千骨也好不到哪里,一边担心着被魔气侵染,一边又渴望着那火烫的充满与摩擦。
  身上敏感的乳头在扭动着摩擦着坚实的胸膛,旷野天下体不知是何物做成的坚硬的阳具随着花千骨圆翘的小屁股的扭动不时的向上顶磨着阴户,三五下就有一次探入其中,旷野天思虑挣扎中也分外享受花千骨在他怀中的扭动,更加紧紧的抱着她。
  随着两人生殖器的摩擦越来越剧烈,小小的穴儿早已张开,一股股的淫液涌出,将硕大的龟头染的锃亮,顺着鸡巴杆流下,被摇摆的卵囊甩的四处都是,肉欲的刺激一波波袭来,让花千骨的呻吟声更加的婉转诱人,身体的情欲之火越来越炽烈,她的小脸酡红,美眸一片迷离,小手紧紧抓着旷野天粗壮的胳膊,被拉起的美腿也缠在健硕的腰部,就在那巨龟再次侵入穴中的时候,花千骨再无法忍受里面的空虚,屁股一紧,美穴唆着鸡巴不让它出去,身体开始下压,要将那硕大吞入身体。
  就在那黝黑的巨物一点点撑开粉穴,将要完全进入的时候,远处一阵鸟鸣声传来,两人身体同时一颤,向着天空看去,只见灰蒙蒙的天地尽头出现了一抹金色亮点,亮点越来越大,转瞬之间便出现在了两人眼中,却是一只十几丈长的冒着金色火焰的凤凰,凤凰背上,一个看不清样子的人影负手而立。
  火凤消失,那人站在了离两人十几米处,花千骨跟旷野天都呆住了,那是怎样一张宛若天人的脸,几近超脱了人世间的一切色相,早已无法再让人用语言去描绘和勾画,瀑布一般的满头红发在空中漫舞飘飞,犹若在空中张开了一张红色的巨大帘幕,紫裙轻纱薄舞,犹若幻梦,白皙的肌肤近似透明,隐隐露出的漂亮锁骨划出优美的曲线,眉间一点殷红色的火焰纹,邪异的眸子亮得无邪而通透,就是漫天繁星也会黯然失色,正是第一魔殿七杀下殿主,名闻六界的杀阡陌。
  杀阡陌看着保持着gao媾姿势的两人,双眉微微皱起,花千骨这才从她那充满妖异的美丽中惊醒,想到自己此刻的样子,顿时一股无法形容的羞耻从心中升起,推开旷野天,想要拿衣遮体,才发现,衣服早已变成碎片,羞愤之下,捂着小脸蹲在了旁边的草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