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退役的武警士兵_退役的武警士兵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退役的武警士兵

退役的武警士兵-16-20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高度表的数字在掉到三米的位置的时候,飞机终于拉住了,由俯冲转为了平飞,堪堪在一辆小汽车的顶上飞过,引的公路上响起了一连串的刹车声。摆脱了死神的飞行员刚要松口气,对面又响了雷鸣般的汽笛声,对面竟然有一辆巨大的载重卡车,虽然卡车司机已经踩死了刹车,可在惯性的作用下卡车还是向飞机冲了过来。
刚以为转危为安的驾驶员再一次的出了一身的冷汗,本能的往后拉住操作杆,脚下一蹬油门踏板。小飞机呼啸着在卡车前面也就是五六米的地方拉起,贴着卡车的顶部飞过。这离苏和把舱门打飞也就是几十秒钟的事情,这两个驾驶着飞机的驾驶员却感觉象过了一个世纪似的那么漫长。
虽然飞机是没什么危险了,可还在飞机外面的苏和却痛苦的要死了,本来打飞了舱门正想跳到飞机里去,可飞机一下子开始俯冲,速度之快竟让苏和有了失重的感觉,飞机俯冲带动的气流把苏和吹的都飞了起来,如果不是双手牢牢的抓住了把手,恐怕现在苏和已经不知道被甩到那里去了。好容易改成平飞了,苏和还没等把身体落下来,脚还没有沾礸ao砩夏兀苫谷挥掷鹂恿Γ蘸驮僖淮蔚姆闪似鹄矗还蘸驼獯稳幢冉闲以耍媒诺抛×朔苫彰诺拿趴蛄耍獠琶挥惺裁创蟮奈O铡7苫找辉俅纹椒桑蘸褪歉辖舸诘gao绽锶チ耍鸥找徽吹鼐桶咽智垢Я顺隼础
在飞机猛然拉起的时候,苏和竟看到一个人影在自己面前嗖的一下,给甩礸ao蘸竺嫒チ恕6乙部吹搅嗽诨蘸竺孀簧媳话踩卫蔚墓潭ㄗ帕礁鋈耍忠灿媒捍υ诜鍪稚狭耍焐弦卜庾沤捍蘸鸵谎劬腿铣隽四橇礁鋈苏撬嗫嘌罢业挠滥统潞谩
而那个被甩到后面去的人正是刚才在驾驶室了挥着手枪耀武扬威的家伙,飞机俯冲的时候,好险没把他给甩到驾驶舱面前的玻璃风档玻璃上去,用身体紧紧的顶着飞行员的坐椅靠背才稳住了身体,手里竟还没忘了挥动着手枪威胁驾驶员不准降落。好不容易飞机不俯冲了,还没等放松一下,飞机有猛的拉了起来,这次他可没来得及抓住任何东西来固定身体,一下给甩到后面去了,连滚带爬的,直到一头撞在了机舱尾部的舱壁上才停了下了。
这一脑袋给撞的,好家伙,差点没给撞晕了,手枪撒了手了,脑袋也给撞破了,血流了满脸都是。缓了好几口气,才费劲的转过身体,靠着舱壁坐了起来,竟看到一个人从开了个大口子的机舱舱门的位置蹿了进来,好似凶神恶刹一般,尤其面部极其狰狞的扭曲着,冷丁一看到苏和的样子,他当时还以为这是修罗降临了人世了呢,不过一看身上背着AK步枪,手里平端着支手枪正瞄着自己呢,这才想起来,对啊,就是这家伙把飞机给弄的差点坠毁了的,这家伙也太疯狂了吧?这么折腾都没把他给甩下去?
被撞了个七昏八素的家伙,看到苏和蹿进来了,手里还端着枪,分明就是在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可这家伙还真就不是省油的灯,要是换了一般的小毛贼,看这架势还不得乖乖举手投降啊?嗨,这哥们还真就没打算投降,竟然向手枪一扑,还想拣枪顽抗!
苏和那给他那机会啊,甩手就是一枪,这么近的距离,再加上苏和指哪打哪的枪法,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啊?那家伙的手刚抓到手枪,苏和这边的枪就响了,一枪正打在那家伙的手上,打穿了手背不说,连手枪都给打飞了,这下那家伙才握着被打穿了的手哆嗦着不敢动了。也不敢说话,就那么看着苏和。
他是不敢动也不敢说话了,可驾驶室里的驾驶员却不干了,就在驾驶室里大喊大叫了起来“嗨,我不管你是谁。你要是再在我的飞机里随便乱放枪的话,那我们谁也别打算回到地面上去,你就等着坠机吧!”听到着话苏和才想起来,对啊,我这是在飞机上呢,而且是让自己折腾的快散架了的飞机,赶紧几步走到那个还在盯着苏和看的人的面前一脚踢中脑袋,那家伙终于昏过去了。
苏和又转到了到永凝和陈好的身边!
53.重逢
又见永凝陈好,感觉隔世为人!
苏和打晕了那个想顽抗到底的家伙,这才来到了已经失踪了五天的永凝和陈好身边。陈好经过这么一通折腾已经昏过去了,而永凝却一直看着苏和呢,见到苏和来到自己身边了是激动不行,嘴被胶带封着,说不出话,可眼睛里的泪水一下就滑落了下来,这泪水里包括着激动,高兴,委屈……各种复杂的感觉自然是让永凝泪如雨下。
苏和想给永凝松开绑着的胶带伸手一摸刀鞘,想起来刺刀已经给扔在飞机蒙皮上了,刺刀没有了,好在苏和的身上还有另一把折刀呢,在工具带上摸出折刀,三下五除二的割断了绑着永凝手脚的胶带。
永凝的是手脚刚一放开,就一把抱住苏和开始放声大哭起来,这些天她受的委屈太多了,被人捆着手脚不让动弹,嘴也给封着不能说话,每天提心吊胆的担惊受怕,压抑的几乎让人疯掉。永凝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啊,在家里的时候虽然父母不溺爱着,可也没让她这么受罪啊,遇到苏和以后更是呵护有加,什么时候被人给捆着生活过啊。几天来非人般的遭遇让他也快要疯了,幸亏坚信着苏和绝对不会抛弃她,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救她的信念才一直挺到了现在。
现在看到心上人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了,这才一放松,痛哭了起来。其实这样很好,能哭出来,把心里的委屈,压抑痛苦哭泣给释放出来,这样才是明智的,才不会形成心理阴影。苏和就那么紧紧的抱着永凝,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哭了个够。
现在永凝能哭的出来说明她已经坚持过来了。可旁边的陈好就不怎么好了,现在也醒了过来,却不言不语的,就那么之愣愣的看着苏和。
苏和想把陈好绑着的手脚也松开,却被永凝拦住了,永凝只是扯下了陈好封嘴的胶带,果然陈好一句话也不说。永凝告诉苏和,陈好这种情况是因为极度的恐惧,导致自己封闭了自己的心理,这种情况只能是找心理医生治疗才行的,如果现在贸然把她放开,恐怕会出什么危险的。
苏和不明白这些问题,也不多问。让永凝照顾陈好,自己去看看那个刚被打晕的家伙。那家伙还昏迷不醒呢,苏和伸手抽出了他的裤腰带,拧过那家伙的双手给死死的捆住了,又扔在那里不管了。转身来到了飞机驾驶室,用枪指着其中的一个飞行员的脑袋问他这是要飞到那里去?那个飞行员到是也快疯了,心说今天这是倒什么霉啊?一天内已经被人两次用枪指着头了,可他是敢怒不敢言啊,只能是哭丧着脸回答苏和“当然是回莫斯科机场去啊,你说这快散架了的飞机还能去那里啊?”苏和没再说什么,看来这两个飞行员礸ao怪ぁ
苏和回到座位上,挨着永凝坐下,紧紧的把永凝搂在怀里,永凝现在虽然已经止住了泪水,可还是会小声的抽泣,本来不怎么会安慰人的苏和现在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是让永凝靠在自己怀里,感受着苏和坚强的臂膀,让永凝知道,这就是她安全的港湾。
飞机终于回礸ao×耍∫』位蔚慕德湓诹伺艿郎希沼薪德渚涂吹蕉勘献帕礁鋈朔伤频呐芰斯矗曰沸畏老撸直鸲宰鸥胀N鹊姆苫屯馕АU舛鋈烁瞻诤谜笮停艚幼庞钟写罅降木彀颜舛谷撕头苫黄鸾艚舻奈г诹酥屑洹
苏和从飞机上跳了下来。没办法不跳下来啊,本来这飞机的舱门就是舷梯,可已经被苏和打烂踹飞了,现在根本不知道落到那里去了,所以苏和只能是跳下来了。苏和跳下飞机,那几名负责对着飞机警戒的战士一看到是苏和安全的出现,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没说话,只是立刻调转枪口对着外面的警察了。
警察的队伍前面是一溜的防暴盾,后面也不知道有多少警察,黑压压的一片,不过现在也只是僵持着,谁都没有开枪的意思。防暴盾闪开一个缺口,在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人,穿着厚重的防弹背心,拿着喊话器“我们是莫斯科警察,我是局长,我命令你们放下武器……”
苏和问其中的一个战士这是怎么回事?莫斯科警察怎么掺和进来了?那个战士苦笑着告诉他。苏和自己一个人开跑了舷梯车,跳上了飞机,其他的战士只好先控制了四号跑道上的停机棚,在里面只发现了一辆厢蔳ao醭担瞪嫌辛礁龆砺匏谷耍徽绞看蛟瘟说弊魅酥省6±锏谋0踩嗽币卜⑾至嘶〕鱿至舜笈奈渥叭嗽保惚司芸旄侠戳舜笈木臁K且恢痹谕;锢锒灾抛牛吹椒苫址闪嘶乩凑獠判肿湃酥食辶斯矗斓比灰哺斯础_觯辉勖切值娜酥示驮谀潜吣亍
苏和转头看了一眼,呵呵,那辆个抱着头跪在地上的家伙竟然就是当初在中国跟着苏和一起来莫斯科的那两个人,没想到现在到是变成了自己的人质了。现在没时间搭理他们,苏和告诉战士们千万不要开枪,自己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武装,高举着双手走了出来。
苏和高举着双手来到了战士们和莫斯科警察对峙的机场中间,转了个圈示意警察自己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大声说着“我没有带任何武器,请局长过来,我有话要说!”
那警察局长看清楚了苏和确实没有任何武器,而且还高举着双手表示诚意,便有穿了一层防弹背心,把自己的体形弄的和个狗熊似的才也走了过来。来到苏和面前质问到“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你们必须马上释放人质!”
苏和笑了笑,这时候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了,放下了手镇静的说到“局长同志,我是中国退役的武装警察,我的身份并不重要,可我身后那些人可都是中国现役军人,他们本来都是在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担负勤务任务的,因为一些特殊的事情别我带出来执行能够一项特殊的任务,具体什么任务嘛,我不能告诉你,你可以向内务部的多罗宁将军询问。还有中国军人可没有在外国人枪口下放下武器的习惯,好了,我说完了,你还是抓紧时间打电话去内务部吧!”
苏和说完了话,也不理莫名其妙的警察局长,头也不回的回到了战士中间,拿起武器,把枪口也对准了还在包围着他们的警察。那个莫名其妙的警察局长也回到了自己的队伍里,可他却唑开了牙花子了,中国军人?内务部?特殊任务?一连串的问号在头脑里出现,这都是怎么回事?发生的一切,他身为莫斯科警察局的局长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局长当的也够失败的了,说明人家根本就没那他当回事啊!
虽然看不惯内务部那些家伙的质高气昂,可现在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就的问人家了,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告诉手下的警察,注意警戒,只要他们不开第一枪,警察这边绝对不能开枪。一切都等内务部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再说。
可怜的警察局长刚来到指挥车上打算打电话到内务部去质问一下,可电话还没拨出去,就听到了一连串的刹车声响起,然后就是纷杂的军靴踏过地面的声音。局长连忙又从指挥车里出来,看到了更多的士兵把他们这些警察又团团围在了中间,在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响起之后,从队伍后面走进来了几个人,那警察局长一看,呵,绝对的大阵容啊,内务部的多罗宁将军,KGB的老板,总统“中国年”事务办公室的秘书长,中国驻莫斯科大使馆武官等等一大堆人在重重保护之下来到了这位有点不知所措的警察局长的面前。
多锣宁将军出面给警察局长解释事情的原由,大使馆的张武官则来到了苏和等战士面前,立正站好。这时候苏和和战士们也看到事情的变化,当看到张武官来到面前和张武官身后一脸得意之色的别昂诺夫,连忙收起枪支,全体立正站好。苏和跑了出来,立正敬礼,大声的报告“武官同志,任务完成,全部人员带回,两人轻伤,无人死亡,解救人质两名,抓获俘虏三人,请指示!”
张武官看了一眼队伍里的战士们,虽然战士各个都面带疲惫之色,可各个都精神饱满,成功完成任务的喜悦都在脸上表现了出来。不由的也激动万分,谁说中国军人不再是虎狼之师?谁说中国军人现在只能蜷缩在中国大陆?只要有机会,这些热血男儿一样能威震寰宇,让世界再次为之惊叹。
张武官知道现在不是表现的时候,已经外面还有着大批的警察和军队,立即命令到“我命令,全体返回!”命令下达,所有的战士齐刷刷的放下了枪支,步伐整齐的向机场外走去,包围着他们的莫斯科警察和内务部的士兵纷纷让开,形成了两列人墙,都在注视这这些年轻的士兵,这些士兵都是真正的军人,即使是在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也不会轻易放下手中的武器,勇敢的士兵能得到人民的尊重,也一样能得到敌人的尊重。
早就有警察把梯子搭在了飞机上,永凝扶着神智不清的陈好也下了飞机,一看到张武官,把陈好让别人扶着,一下子扑了过来,扑到张武官的怀里,只叫了一声张叔叔,眼泪再一次的流了下来。张武官抱着永凝,轻轻的拍着永凝的后背“孩子,你受委屈了,走,咱们回家!”
战士们士气高昂的登上来接他们的大巴车,别昂诺夫带人收走了苏和他们留在地上的枪支,回头招呼着内务部的士兵也列队离开了。莫斯科警察局的局长来到张武官的面前“对不起,武官同志,我们需要一个人到警察局做一下笔录,毕竟现在外面还有那么多的记者在看着呢!”张武官点头表示同意,自己带着永凝和陈好上了车离开了。
警察局长,看着大巴车开走了,才叫过两名警察,来到苏和面前,说了声对不起,亮出了一副手铐。苏和到是配合的很,主动的伸出了双手,又被带上了黑色的头套,才向外面等候了多时的记者走去。警察局长作为发言人说了许多冠冕堂皇的话,什么恐怖份子挟持飞机,什么英勇的莫斯科警察临危不惧,什么内务部来支援行动等等,听的苏和都想笑。
“各位记者朋友,我们莫斯科警察又一次的挫败了一起恐怖份子挟持飞机的破坏行为,大家完全可以放心,莫斯科永远都是一个安全的城市,具体的事情将在稍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有详细的介绍,谢谢各位!”说完,指挥人带着苏和离开。
对付完记者,在警察带苏和离开的时候,别昂诺夫凑了过来,小声的告诉苏和一切都不用担心,警察不会为难他的,还有,飞机上捆着的那个人和那两个被苏和的战士抓获的人已经被送去内务部了,等苏和从警察局一出来就直接到内务部去。
苏和被带上警车,拉响了警笛,警车离开了机场,苏和头上的头套也被取了下来,手铐也打开了,身边的警察告诉他这么做都是为了对付那些记者,希望苏和能理解。对于这个苏和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了。难道还能说不行?
回到警察局,别昂诺夫早就带着律师来到这里了,在律师的授意下,苏和表示自己不会俄语,一切都的有律师在场翻译才行,把那警察局长给气的,心说,你在机场大叫着中国军人不会投降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不会俄语啊?不过警察局长也明白,这家伙既然能惊动的了那么多中国和俄罗斯的高层过问,表明苏和根本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能跟他回警察局也就是走走过场,就算是什么都不说,警察局也别想把人给留下!在律师的帮助下苏和讲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不过警察局长听到的版本可就是经过律师加工了的了,象什么残暴的对付尤里的是事情苏和是根本就没说,也没有必要说,所以警察局长听到的根本就成了苏和见义勇为,帮助他们警察破了人质被绑架的大案了!那局长心说,按这说法,恐怕还的给你办法一个见义勇为的勋章吧?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嘛,不过自己也不能挑明了,也装糊涂的就那么过去了,回头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寻思着到底该怎么糊弄那些向苍蝇似的记者去了。
54.真相(结局)
 假保镖内务部招供,苏和永凝搭机回国!
走完了警察局的过场,别昂诺夫直接把苏和带回了内务部。在内务部再次的见到了那个被苏和在飞机上打晕的人和那两个陪陈好来莫斯科的保镖,不过苏和好险就没认出来他们三个人,只见这三个人现在是浑身血肉模糊啊,身上几乎都缠满了绷带,跟个木乃伊似的。
苏和看了眼别昂诺夫,心说内务部也太狠了吧?这才多大会工夫啊?把这三个人就给收拾的成了木乃伊了?
别昂诺夫摇了摇头,表示这可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又在苏和耳边小声的告诉“这可跟我没有关系啊,我一直陪着你在警察局呢!是KGB的人借我们的地方在这里审讯的!”
苏和一听是KGB的人审讯的,不由的吸了口冷气,KGB的残酷无情那可是早有耳闻啊。有这么一个冷笑话就是形容KGB的。说是有一群科学家在埃及考察古,在沙漠中发现了一具木乃伊,经过各种的方法也没能鉴定出这具木乃伊到底是那个年代的,什么分子衰减鉴定,什么碳十四鉴定各种方法都用过了,也没能成功,最后报着试试看的心理找到了前苏联的KGB专家,看他们能有什么办法。结果KGB只派了两个人来,什么一起都没带,把木乃伊一起关到一的房间里,没过五分钟,那两个人就出来了,一边摘着手套一边告诉那些科学家,这具木乃伊有三千年的历史了,还有这木乃伊是死于心脏病的!科学家们很奇怪,木乃伊的内脏都已经没有了,怎么能看出来是死于心脏病的呢?只好虚心的请教是用什么方法推测出来的?那两个KGB轻松的笑着告诉科学家们,方法很简单,我们只是用了一点小小的无理,那个木乃伊就自己招供了!
虽然这只是一个笑话,可完全能看出来KGB的严刑拷打是没有什么人能挺的过来的。这时候苏和看到了笑呵呵的别列夫斯基。这家伙来到苏和面前递给苏和一份材料“这是那三个家伙的供词,作为参与者你有权知道事情的原委,还有这是我们KGB送给你礼物,作为我们的歉意,希望您能原谅我们的过失!希望以后我们还能有机会合作!”
苏和接过了这个明显就是个笑面虎的家伙递过来的一个盒子,刚想打开看看,就被别昂诺夫拉出了内务部,塞上了汽车,“你们大使馆打来了电话,说是你们必须马上离开莫斯科!”别昂诺夫一边亲自开着车,一边告诉苏和。
在回大使馆的路上,别昂诺夫到是给苏和买了好多的纪念品,什么套娃,彩蛋,酒壶等等的一大堆“来了趟俄罗斯,别什么也不带就回去了,到时候该说我别昂诺夫没有尽好地主之谊了!”别昂诺夫一边把一大堆的纪念品塞到车里一边念叨着苏和。
回到大使馆,看到永凝已经收拾好了一切东西,其实又有什么可收拾的呢?本来永凝和苏和来俄罗斯的时候就没带什么东西,虽然陈好到是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可她现在那种情况还能带什么回去呢?陈好的经纪人看到陈好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喜出望外了,什么也不要了,只想马上回国去了!
程大使告诉苏和,毕竟是捅了那么大的篓子,又是把一大群人给捆在新沙皇也总会,又是在别墅区里肆无忌惮的枪战,又是武装占领机场什么的,俄罗斯政府为了gao差已经给苏和安排了替死鬼,可要求是苏和必须马上离开俄罗斯,大使馆当然不会反对了,所以俄罗斯方面已经安排好了飞机,苏和他们只要马上离开就可以了。
飞机迎着太阳的最后一抹余辉飞离了莫斯科,苏和在飞机上看了别列夫给他的那份材料,也就是那三个人的供词,第一份是那个在飞机上被打晕的人的,原来这个人确实是日本人,他的老板在中国发展的时候看中了陈好www奇shubao3书网,打算和陈好gao往一下,被拒绝后才写了那恐吓信,也就是陈好在国内的时候收到的那恐吓信,但在中国毕竟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搞什么动作的,后来知道了陈好要到俄罗斯去演出,才雇佣了人,打算把趁好绑架回日本去!
而那两个俄罗斯人,也确实是被KGB招安的,本来也打算为KGB效力了,可现在的KGB已经不象是苏联时期的KGB那么随便了,纪律多多,条款多多,这两个过惯了酒池肉林生活的家伙自然是不能适应了,在去中国的时候就有心搞个大买卖后脱离KGB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事也凑巧,正好有人要雇人绑架陈好,也就是前面说到的那个日本人,他们两个当时就揽下了这活,接近了陈好,顺利的来到了莫斯科,不过陈好一直在苏和的看管之下,他们还真就没机会动手,直到陈好演出结束之后,一定要到罗得岛去玩,他们才知道机会来了,罗得岛里有一批小混混就是新沙皇的人,他们两个自然也是认得的。
陈好到了罗得岛酒吧后,就是他们示意那些小混混先挑起事端的,趁苏和在酒吧里大打出手的时候带走了陈好和永凝,在新沙皇夜总会里联系了那个雇佣他们的日本人,后来感觉新沙皇并不安全才又转移到了“老板”的别墅里,在转移到别墅去的时候还特意开着车到圣彼得堡去转了一圈,给苏和他们造成了要去车臣的假象。
到“老板”的别墅后,怕老板怀疑,就联系了那个雇佣他们的日本人,要他冒充日本的国际刑警,把陈好和永凝说成了是日本国际刑警通缉的嫌犯。而那个老板那时候也正打算清理新沙皇的胡作非为呢,也就没有仔细的查看,结果别这些人给钻了空子。
他们两个伙同那个日本人本来已经要上飞机了,得到了消息,苏和追来了,这两个家伙一犹豫,结果那个日本人就把他们给扔下自己跑了,还没等他们两个开着车离开呢,就被那些苏和带去的战士给抓了个正着。
苏和合上了口供,揉着发涨的太阳穴,晕忽忽的,这也太夸张了,一不留神怎么搞的和电影大片似的,这么曲折!
苏和看了看边上沉沉睡着的陈好,心想,看来做一个明星也不是什么幸福的事情,有太多的人在惦记他们了,一不留神就有可能万劫不复啊,看来还是和自己似的做个平常人最好了。
苏和给身边也睡着了的永凝盖上了条毯子,看着熟睡的永凝在梦中还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苏和觉得自己这辈子能有永凝陪伴就足够了。
苏和给自己也拽了条毯子盖在身上,看着舷窗外的黑夜,和远方露出的鱼肚皮白。苏和再想,自己是不是就想这天空一样呢?黑夜马上就要过去了,太阳也就要升起来了!
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永凝,陈好等人在苏和的陪伴下回到了中国北京。(全文完,谢谢观赏!)
-------------------------------------------------------------------------------------------------------PS:也算是写了20万字了,虽然有很多的硬伤,有很多不通顺的地方,但这毕竟是我写出来的第一部作品,感谢大家的支持!
接下来还是会有故事的,但教官感觉实在是累啊,每天坐在电脑前码上几千字确实是累的不行,所以我一看那些每日更新过万的大大就佩服的不行不行的!最近我在看的《回到明朝当王爷》的月关大人,每天都保持更新一万字以上,我都怀疑人家那脑袋是怎么长的,怎么就那么厉害呢?哎,教官我是自叹不如啊!
累了,歇上几天,再接着写!大家可不要把我给忘记了哦!
正文没有了;就发个我的真实经历好了!
 二000年,巴林右旗消防队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来了一批新战士,新换任了队长,翻建了营房,还经历了一场洪水.
2000年的8月11日,建军节刚刚过去十天,战士们还依然沉浸在自己节日的喜庆之中.早上一起床似乎就嗅到了空气中有一股潮湿的气息,天有些阴沉,灰蒙蒙的,虽然不时有阵阵凉风吹过,可天气依然还是那样的闷热.今天是星期五了,明天就可以结束一个星期的训练而进入到两天的休息时间了,炊事员已经在那里和司务长讨论着该如何安排休息日的伙食了.
早饭结束后又开始了正常的训练,虽然是阴天可训练还是要照常进行的.以前都是队长带着向一个方向跑,都跑了半年多了,现在新换了队长了,决定换个路线,战士们也可以顺便看看风景.今天的路线是火车站方向,消防队礸ao鸪嫡镜牡コ叹嗬胛场#腹铮渌低档幕耙丫宋骞铮丝纯匆郧懊豢垂姆缇埃兔魈斓男菹ⅲ裁挥惺裁戳耍衔缇诺憧嫉某づ埽张艹鱿蓝硬坏轿宸种樱焐暇推鹆擞昊ǎ∮甑懵湓谏砩狭顾暮馨。故鞘拐饷闯ぞ嗬氲某づ芤膊荒敲淳醯美哿耍祷睾蠼辛思虻サ男菡突镜亩恿醒盗罚挛缃辛苏5囊滴裱盗罚揭财桨参奘拢盗方崾蠡故敲刻於季耐矸梗酝矸沟氖焙蚋芯跆煊忠跎侠戳耍傅荚笨戳丝刺欤档剑魈煲残砘嵯掠臧。⊥矸菇崾螅宥釉倍蓟氐秸逝窭锸湛葱挛帕ィㄕ逝瘢坑腥艘柿耍蓝游裁床蛔∮咳匆≡谡逝窭锬兀磕俏腋嫠叽蠹沂且蛭空诜ǎǔ芍笪颐蔷涂梢宰〉铰シ坷锶チ耍衷谥缓梦坏阕≌逝窳耍。┮蛭胄挛趴蓟褂卸喾种拥氖奔洌韵衷诖蠹一苟际潜冉锨逑械模烧馐焙蛲饷娴奶焱蝗坏暮诹讼吕矗昕碳淝闩璐笥昃拖铝似鹄矗蛭窃谡逝窭铮ε碌缦哂鏊搪罚穸艿酵饷姘颜逝窭锏牡绺狭耍庀驴珊茫鱿蓝酉萑肓艘黄诎抵辛耍庀滦挛乓膊挥每戳耍鸬囊裁皇裁词驴勺隽耍荒苁翘稍诖采狭耍稍诖采希磐饷娣缬甏笞觯衙饣嵯爰伊耍幸桓觯梗衬甑睦鲜抗俅蛄亮耸值纾戳丝矗盗司浠埃颐堑幕罹屠戳耍⒄逝窨级邓耍ū鸬拇饰沂翟谑窍氩怀隼锤迷趺此盗耍榭鍪钦庋模蛭橇偈贝蠼ǖ恼逝瘢皇前压旄司獾粢唤冢梅贾г谏厦妫啥プ尤床⒉桓撸晁荒芡耆幕洌杂械牡胤桨阉底×耍衷谝患笆钡陌阉烦鋈セ嵩嚼丛匠粒钡桨逊佳蛊频模┤绻┝讼吕矗俏颐堑谋蛔翱扇纪炅耍辖舾苫畎桑偶敝拢卤穸ィ辖ɑ泵Φ拿坝昱芰顺鋈フ夷靖耍澹迷谟糠ǖ墓さ厣险舛鞫加校苋菀渍业降模乩春螅蠹乙黄鸲职讯邓牡胤蕉贾С牌鹄戳耍蠹沂羌芴宓募芴澹鸥炎拥某鸥炎樱α烁霾灰嗬趾酰馐焙颍保保沟缁凹贝俚南炝似鹄矗缁袄锎私艏钡暮艟龋⒂移炷车胤⑸樗毙杈仍。⑼ㄑ对奔笆钡陌亚榭龌惚ǜ酥蛋嗔斓迹
值班的队长在帐篷外面冒雨进行了战前动员!
"同志们,某地突发洪水,我们奉命前去救援,我们一定要发挥能吃苦,能战斗的精神,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现在要我们去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了,大家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有"!大声的呐喊,几乎盖过了在头顶上滚过的雷声……
"还有大家自己也一定要注意安全,两个人一组,一定要记住了,只要先保住了自己的安全才能更好的去救别人,好了,全体登车,出发!"
全体的消防队员等上了自己的消防车,准备到洪水的现场去了,可这时候却又因为一句话让车都又停了下来."队长,咱们的后门还开着呢啊!"
队长听到这话猛的想起了什么,对啊,咱们消防队的后门还开着呢
要是来了洪水,首先受到损失的是我们自己啊!
这里我的给大家说明白了,原来消防队的营区是以前的老河道,后来因为在上游修建水库,把河水给改了道了,早在93年的时候就曾经发生过一次洪水,当时就因为后门没有堵住,洪水自缺口处涌入,导致了消防队损失惨重,之后曾一度大后门堵死,可七年来的相安无事再加上要到营区后面的菜地里劳动就又再次给打开了,现在要是不想93年洪水事件重演的话,那必须马上去把后门堵死!
下士陈立超和列兵邱东最先下车在工具箱里拿出铁锹就跑了过去,中士班长程国军和下士张立海也紧跟了过来,到了后门借助闪电的光亮看到外面庄稼地里已经开始涨水了,真的要有洪水啊!暴雨还在下,一点都没有减小的意思,豆大的雨点大在脸上生疼,雨急的让人都睁不开眼睛,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洪水下来了"!一道闪电劈下,借助瞬间的闪光看到一人多高的洪峰呼啸而下,以巨大的力量拍在了消防队营区的围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围墙开始摇晃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里也再没有人来增援,四个人在墙里用黄土想把栅栏门封死,可肆虐的洪水太急了,一锹土下去马上就被冲的没了影子,根本就停不住,情急之下程国军和邱东翻墙而出在栅栏门外侧用身体站成人墙,另两名战士在里面不停的填土,可还是不行啊,洪水实在是太急了,两个人的身体已经被洪水狠狠的挤在了栅栏们上了,想动一下都难,在身体的空隙处洪水几乎是成喷射状向里涌入,再这样下去,不要说是门堵不住,就是人也不一定能保的住了,一定会被冲走的,现在中士程国军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了,他的决定关系到其他三名战士的生命了,他一看情况不好,果断了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两个人又翻墙返回到墙里,这时候墙里面的积水也已经齐腰深了,而且还在不断的上涨,四个人艰难的回到了前面,原来其他的战友都在忙着救助消防队附近的老百姓呢!
消防队的东侧是一家废品回收站住着徐师傅一家人,在洪水刚袭来的时候,一家人躲到了消防队,,现在眼看着洪水是越涨越高,有开始担心家里的电视会不会被洪水冲坏了,竟想返回家中,任你怎么劝也是不听,列兵邱东只好陪同他一起返回,可没走出五米远,徐竟失足掉到路边的水井之中去了,原来井盖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再加上洪水已经漫过腰际根本就看不到,根本就看不见脚下是什么情况,好在邱东眼急手开,一把抓住了徐师傅的衣领又把他给拽了出来,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径直把他给拽回了消防队的食堂,他竟然也不再要求回家去了,看来东西在宝贵也还是不如生命宝贵啊!
返回到消防队的食堂里,邱东站在洪水里,现在洪水已经淹到他的下巴了,他的身高是180公分,其他的小个子战士都要爬到桌子上面去了,邱东把手抬出水面想看看时间,可一看,手上带的军表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被洪水糊上了厚厚的一层淤泥了,他又把手放到水里晃了晃,把表上的你涮掉了,抬起来借着微弱的荧光看了看,不错,表还在走,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洪水已经肆虐了四个多小时了,外面的雨好象是小了点了,可天还是黑的什么都看不到,一点光亮都没有,就来一开始频繁出现的闪电都没有了,一切现在变的那么的寂静,只要雨点落在水面上响起的刷刷声.又有人带动水声进了食堂,是队长.邱东一窜一窜的走了过去(在那么深的水里,只能是一窜一窜的走了)走到队长身边,提醒队长现在应该清点一下人数了,现在这种情况看样子是没办法把人集合起来点名了,队长费劲的游(嘿嘿,没办法队长的身高比我矮,只能是用游的了,不过,水不深,游的样子很是难看了)到了门口,站在一处台阶上,勉强的把脑袋探出水面,对着黑漆漆的营区大声的喊着"全体队员注意,现在清点人数,大家都留在安全的地方,点到名字就大声的回答,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经过点名,人是基本都在,可还真就少了一个,是新兵罗龙飞,连喊了他三次都没有回答,不知道是被洪水卷走了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瞬间正个营区都安静了下来,只有雨声,隐隐的雷声和洪水咆哮的的响声,大家都在担心这个家伙怎么样了?
队长有大声的喊着"大家在附近找一下,看看他怎么样了,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可是这漫天的洪水又怎么找啊?
这时候在帐篷里面的93年的老士官大笑着喊到"哈哈,这小子在着呢,他没事,比谁都安全!"听到这话,大家都想尽了办法赶了过去,到底要看看这小子是怎么个安全法,过去一看,还真是安全啊,这家伙也真会找地方,原来他怕到旗杆上去了,大家都知道手动的升旗杆在1。5米左右高的地方都有一根的小横杆是用来绑旗绳的,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跑到那上面站着去了,还抽出了自己的腰带把自己固定住了,而且还睡着了,一惊动醒了过来,看着我们只傻笑!
这时候消防队北册后院传出了哭喊声,那里是消防队的家属房,指导员张清和的家属住在那里啊,光顾着忙乎别人了,把自己人的家属都给忘了,那里还有指导员60多岁的老岳母和7岁的女儿呢,十几个战士不顾洪水的冲呛赶了过去,天啊,这里的地势本来就低,在加上祖孙三人还全的女人,洪水早就进了屋了,三个人全在炕上,指导员的妻子把孩子举了起来,老人和嫂子的头勉强的探在水面上,水一涌动就要呛水,还真是够着祖孙三人受的,看这样子别的办法是没有了,只有打*缺口把洪水泻出去才行啊,可四周全是围墙,只有把围墙推倒就行了,可这么深的洪水,人光站着还发漂呢,上那去找工具去啊?只能是用最原始的办法了,*人的力量,推吧,十几个人站成一排,深吸一口气潜到水面下,用力推啊,借助着洪水的冲击,一次,两次,三次,终于推到了,洪水一找的出路马上就奔腾着涌了出去,一家人都安全了!这时候雨竟然停了,天上竟然出现了星星,一闪一闪的似乎是在嘲弄下面这些平时把水作为工具的战士们,现在竟然都水折磨成这个样子了!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战士们经过了一天的训练,又与洪水搏斗了一夜现在早已经累的东倒西歪的了,洪水退去了,可却留下了近半米厚的淤泥,得到了原地休息的命令所有的战士一屁股坐在地上,头一歪就睡着了,根本就没有人去顾及泥水了!
公安局主管消防的副局长赶来了,看到这情形,马上打电话联系宾馆并派车把战士们都转移到宾馆休息,在营区只留下了四名战士留守,他们分别是士官郭饭凡河,中士班长程国军,下士张立海和列兵邱东,四个人挤在一起,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干松的地方了,互相*体温来取暖,几个人挤在一张水粼粼的床上睡着了……
8月11日,天刚亮,撤下去休息的战士们都回来了,食堂已经被浸泡的不能使用了,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知道在外面买来了馒头,咸菜,矿泉水,大家就在泥水里简单的吃了早饭,之后开始深一脚浅一脚的清理着淤泥.
11日7时左右,肆虐的洪水再次袭向消防队东侧一居民家中,酣战了一夜的官兵几乎没来的及休整就再次的投入了战斗,虽然居民早以被官兵转移到了安全地带,但房屋再被洪水拍击下去,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为此,官兵们冒着生命危险,一边帮助居民搬运物资,一边筑起了进一米高的沙堤,经过了近两个小时的奋战终于保住了房屋和所有财产.
11日9时左右,一醉酒的人,不顾一切打算顶着洪水回家抢救全部财产――七口猪,却因神志不清,被洪水打的来回摇晃.教导员殷克清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11日9时左右,一醉酒的人,不顾一切打算顶着洪水回家抢救全部财产――七口猪,却因神志不清,被洪水打的来回摇晃.教导员殷克清发现后立即边说服,边连车带人一起拉到了安全地带,避免了残剧的发生.
11日上午,十点左右,第二次洪峰袭来,路上已无行人,官兵准备撤回营区,抢运被洪水浸泡的物资.就在这时候,火警专线点火骤然响起.原来是旗委副书记李延庆带队视察灾情,途中被洪水围困,请求救助,接警后官兵立即赶赴受困现场,。当时,车体已经被洪水淹没了2/3,车门已经无法打开,洪水正顺车门,车窗的缝隙涌进车里,很显然,如果不能采取果断行动,车里面的五个人的下场只有被洪水淹没,溺水而死,情况万分危急,列兵邱东主动请缨:"教导员,我个子高,我下去吧!"说话间已经在战士陈立超的手中接过了安全绳绑在了自己的腰间走进了水里,可这洪水可不象是鱼塘,游泳池,湍急的洪水把人冲击的根本就到不了车的跟前,没走几步反而被洪水几乎把人给冲跑了,战友们只好赶紧的把他先给拽了上来.向上游走!在走上去了足有十几米远的地方他再次下到了水里,慢慢的向汽车*近,在洪水中每走上一步都要用上几倍于平时的努力,还得陪加着小心,一不注意被拌倒就会有生命危险的,经过了近二十分钟的努力,终于*近车体了,他借助水的冲力向前一扑,只听到"咣"的一声,身体重重的撞在了汽车的前风车体上,邱东的嗓子一甜,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他强压住翻腾的气血,忍住疼痛,转到了车体的侧面,里面的人摇下了车窗,水向里涌的更快了,邱东看了一眼里面,里面的五个人早就蹲在坐椅上瑟瑟发抖了,看到了有人来救他们都难免有些激动.
邱东在腰上解下了安全绳,绑在了前后车门之间的横梁上,让四个人不关是走,还是游,随便他们了,只要能上岸,他们就安全了!最后由全体的消防官兵沿安全绳组成人墙总算是把人员全部安全的送到了安全地带!在保证了人员安全的同时,也要保住车辆.
为了把车拉上岸,只能是用绳子拽了,可保险杠根本就不承重,刚一用力拽,就被拉弯了,根本不行,后来司机想起来了,在车的底盘上有拖车钩,只有把安全钩挂在拖车钩上才能把车拽动,可现在车已经快要没顶了,到底盘上去挂拖车钩,这简直是在开玩笑嘛,可别的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没办法了,那就只好这么办了!邱东再次把安全绳挂在自己的腰上,艰难的走到车前面,深深的西法律一口气,潜到水下,去摸索拖车钩的位置,一次没有,二次没有,第三次,终于找到了,他再次深吸口气,潜到水下,终于把安全钩挂上了,自己先走上了岸,其他的战友已经找来了黄海大客车,可以拽水中的汽车了,可怎么拽也不动,甚至已经把黄海大客车拽的都侧滑了,可水里的吉普车就是纹丝不动,这时候司机拿着车钥匙走了过来,怯怯的说到,我刚上来的时候把方向盘锁死了!这该死的司机,你不顾着自己活命竟然还有时间去把方向锁死?早知道这样根本就不救你出来,让你和汽车死在一起算了!
哎,这也只能是我们自己在头脑里骂几句了,嘴上是不能说啊,还的再次下水,邱东主动说道"我都有了经验了还是我下去吧!"
他再次的下到水中,好在这次比较容易很快就到了车的跟前了,可现在已经快看不到车的影子了,就剩下顶棚还没有被淹没了,其他的已经全部在水下了,他只好再次的深呼吸,憋住一口气,从车窗户进到车里,闭着眼睛在方向盘的下面乱摸,眼看着就要憋不住了,终于找到了,把钥匙插了进去,一拧,转动了,他用尽了力气把身体探出了水面,大喊了一声,拽吧,就滑倒在坐椅上了,岸上的战士们用最快的速度把车拽到可安全的地方,看邱东在车里面正吐水呢,身体几乎已经虚脱了,自己根本就下不了车了,最后还是*几个战士把他给从车里掺出来的.
直至11日中午,洪水退去之时,消防队的官兵们才权利投入了自救工作,抢救和维护了大部分的公用被装和器材,以及一小部分的个人物品!
11日下午,经过全体官兵的分离抢救,大板镇的险情解除.
在此次抗洪抢险过程中,右旗大队官兵时刻以国家,人民利益为重,以大局为重的无私奉献和牺牲精神充分体现了我消防部队关键时刻,来之能战,战之能胜,让党和国家放心,让人民满意的精神风貌!
…………………………………………………………………………………………………………………………………………………………………………………………
(最后这段是引自<消防>杂志2000年第五期,赤峰消防支队政治处参谋吴艳丽的通讯<先人后己危难之际显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