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爱情PK80元_爱情PK80元无弹窗_5200小说网 -> -> 爱情PK80元

爱情PK80元-11-15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主持人又问:“你在新石小学呆了一年以后,又去了大悟乡岩洞小学支教,据说那里的条件比新石村更加贫困,你能形容一下那里的贫困状况吗?”
顾向北说:“当我第一次走进岩洞小学时,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教室仅仅是用两堵一人多高的墙隔开的,中间是过道,南边是一至四年级的复式班,北边是六年级。一至四年级的黑板是用两根棍子搭在岩洞上,然后在棍子上搭了一块木板作黑板。由于岩洞的上方没有隔开,在一边上课,另一边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这种情形,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里的条件会如此的差。为了更好地了解当地的贫穷状况,我刚去的时候,只要不下雨,每天下午我都要到农户家去做调查。由于各户之间很分散,而且又在山头上,所以每次都要走很长的山路。农户家里都很穷,许多家庭种的口粮只够吃半年。为了能够增加一点收入,几乎每户都养了猪,所以这里,每家的孩子都要打猪草,背着背篓上山、下山,天天如此,十分辛苦。有一次,我去一个老师家里做客,由于当时天已经黑了,晚上回不来,我就在他家住了下来。这一住恐怕是我一生最难忘的一晚,我刚躺在床上,跳蚤就在我身上乱爬,赶走了一只又来一只,浑身不舒服,整整一夜没有睡好。”
下面的观众发出了唏嘘声,主持人接着问:“在如此艰辛的条件下,是一股什么样的毅力在支撑着你度过那些支教的日子呢?”
“其实我很孤独,很寂寞,内心里十分痛苦,有几次在深夜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头,我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我能够坚持下来,还是那些孩子的眼睛。他们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对知识的渴望,像一束火炬,燃烧着我,使我一次又一次地选择了留下。我相信任何一个人,只要去面对那些孩子的眼神,都无法保持内心的平静。”
“那么,你能不能说一说,你去贵州支教的这两年,有没有让你遗憾的事情呢?”
向北沉默了,电视镜头的焦距对准了他的脸,时间在向北沉默中一分一秒地走过。几分钟后,向北在大家的期待中缓缓抬起了头,“如果说有遗憾的话,那么我的遗憾就是,由于我去支教,我失去了我最心爱的女朋友,我们是大学同学,一起走过了很多美好而难忘的日子。虽然现在,我们已经分手了,但是我们的那段爱情,永远都是我生命里最珍贵的回忆,它就像冬天的雪花一样,洁白无瑕,天长地久。”
女主持人的眼睛微微泛红了。
节目结束的时候,女主持人作了这次采访的结束语: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在我们这个社会,有许多个像顾向北这样的优秀青年,为了祖国的未来,为了心中执著的信念,远离城市,走进了山区,甘做一名清贫的支教教师。他们以自己微弱的力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将文明星火悄悄播撒在寂静的山乡,让我们向这些默默无闻的播火者致敬!
我的眼泪像小河一样在脸上蜿蜒,向北,原来你一直记得你在那个冬天对我发下的誓言,你一直在把我当作你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向北,知道了你对我的这份感情,我的心,就已经足够了。
程柯在我耳边说开了:“小如,有一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知道当初顾向北为什么要给你写那封分手信吗?那是因为向北在送你离开贵州的那一天,他在车站看到了你和安杰。所以,向北才选择了默默地退出。其实向北和周艳之间一直是清白的,周艳在你走后不久就离开了贵州,若是她与向北有故事,她怎么会离开贵州呢?去年向北回南京,看到你和安杰在准备婚礼,他很痛苦,所以又决定去贵州支教一年。他一直是在默默地牺牲自己的感情,来成全你的幸福。”
“怎么会是这样?”我的眼泪更加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那次在贵州,我分明看见他搂着周艳,他们是那么的好,就像恋人一样,我怎么会看错呢?”
程柯怔住了,然后说:“小如,我想你与向北之间一定有误会,向北不可能在我面前撒谎的,小如,去找向北吧,把你们其中的误会弄清楚,向北已经从贵州支教回来了,我很希望看到你们重新走在一起。”
“小如,”王小璐说:“我是这次才知道你和顾向北的那段往事,我也相信顾向北,他一定不会欺骗你,是真心地爱着你。小如,我的话和程柯一样,我希望看到你们重新走在一起。”
我痛苦地摇摇头,就算那真的是一场误会又如何?我与向北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李商隐有一首诗写得好: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向北,就让我们像你所说的一样,把那份洁白无瑕的爱情,从此珍藏起来吧。当我们回忆它的时候,还能有一种天长地久的美丽,永远也不会在我们心里褪色。
“小璐,我在邯郸已经答应了一个男人的求婚,所以,我很快就要结婚了。”
王小璐与程柯全惊讶地看着我,“小如,你爱那个男人吗?”王小璐问。
是啊,我爱他吗?我又一次茫然了。
“小如,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你知道吗?是一辈子,不是一个月,也不是一年,你对他心里若是没有爱,怎么去度完这一辈子的时光?小如,你一定要考虑好。”
我还是摇摇头,我不能去辜负那个男人,他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既然我已经答应他了,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去伤害他?我抹着眼里的泪水说:“向北是一个好男人,他会找到一个比我好很多倍的女孩子,我相信他会幸福的。”
〈四〉
我回到了邯郸。窗外的水仙花吐露着粉红的花蕊,一只白色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蝴蝶啊蝴蝶,你是不是像我一样,也在无声地诉说着对花儿的眷恋?我站在窗台前,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手心里的玉观音上,“小如,这是山里的一个乡亲为我在庙里求来的平安符,我今天把它送给你,回去的路上,一路平安!”与向北在贵州分别的那一幕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在心里痛苦地叩问:老天,你为什么总是在与我作对?和安杰分手后,你已经让我知道了一个可笑又可恨的真相,而现在,又是向北,只是这一次的真相,比上次更让我心痛。
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妈妈在客厅冲我喊着说:“小如,那个男人又来了。”
我拭干了眼泪,将玉观音放回了首饰盒。然后,我拿起手提袋,走了出去。
“妈,我出去了。”我一边去门边换鞋一边说。
“小如,你真的想嫁给那个男人吗?”妈妈看着我,终于忍不住问。
“妈,难道你觉得他不好吗?”
“不是,你知道的,妈妈对你的婚姻一向很民主,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像有些女孩子,是看上了人家的钱。”
“妈,我与他在一起,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放心吧,应不应该选择他,我心里有主张。”
与妈妈道声再见后,我下了楼。
他看到我下来,高兴地从车上走下来,为我打开了车门。坐在车上,他边开车边问我:“小如,这次去南京与朋友相聚,一定玩得很开心吧。”
我勉强笑了笑,回答:“是啊,是很开心。”
他看了看我,问:“你的眼睛怎么红了,好像哭过的样子。”
“哦,刚才眼睛里进沙子了,我揉了一下,所以眼泪就出来了。”我遮掩着说。
“原来是这样,我就怕你受了什么委屈。”他冲我笑了笑,还是那种很憨厚的神态。我突然有所明白了,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拒绝他,就是因为在他成熟的外表下,有着很多让我怜惜的东西,他的憨厚、他的沧桑,以及他曾经不幸的婚姻,都让我对他产生了软软的同情心。而我,却把这种同情心,错觉成一种男女感情的色彩。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真正爱上过他。
我们去了一家餐厅,坐了下来。他今天的神情和往常有一些不一样,显得很兴奋又显得有一点羞涩,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的心里像有一头小鹿,在慌乱不安地奔跑着。
“小如。”他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你去南京的那几天,我去商场选了一枚钻戒,今天,我正式向你求婚。”
他轻扣盒子的开关,一个银白色的钻戒跃入了我的眼帘。
“小如,嫁给我吧。”他微笑着,充满自信地望着我。
看着他的眼睛,我像站在十字路口,望着不停闪烁的的红绿灯,犹豫着、徘徊着。“小如,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你知道吗?是一辈子,不是一个月,也不是一年,你对他心里若是没有爱,怎么去度完这一辈子的时光?”王小璐的话又响彻在我的耳边。
“小如,我有一句话在心里埋藏了很久,我想说,饶亮他很需要一个妈妈。所以我想,我想请你做饶亮的妈妈,好吗?”
“其实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你那么年轻,还没有结过婚,而我……刚才我是与你开个玩笑的,不要介意。”
“不,你不要这么说,我愿意做饶亮的妈妈。”
回忆到那天的情景,我的心颤栗了,此刻,他的心里是多么的喜悦啊,我若是拒绝他,他就会从幸福的云巅跌落下来,把他摔得很重很痛。所以不能够,我不能够这样做。我流着泪,含着笑,戴上了他的求婚戒指。
三天后。
被打扮得五颜六色的教室里,掌声一阵又一阵,笑声一片又一片,今天,是我们班级组织的一次师生联欢会,学生们精彩的文艺表演,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节目进行到当中,班上的文娱委员,一个活泼俏丽的女孩子走到了会场中间报幕:“现在有请我们的班主任老师——蔺老师为大家演唱一首歌,这首歌的名字叫做《枕着你的名字入眠》,大家鼓掌欢迎。”
学生们热烈地鼓起了掌,我笑着从他们中间走了出来,随着音乐悠扬地响起,顾向北的影子和那一幕幕的往事,如云烟弥漫在我的眼前。我跟随着音乐,深情地唱着:
我把我的心gao给了你,
我就是你最重的行囊,
从此无论多少的风风雨雨,
你都要把我好好珍藏。
你把你的梦gao给了我,
你就是我牵挂的远方,
从此无论月落还是晨起,
我日夜盼望你归航。
我会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把最亮的星写在天边,
迷茫的远方有多迷茫,
让我照亮你的方向。
我会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把最亮的你写在心间,
寂寞的远方有多凄凉,
让我安抚你的沧桑。
你把你的梦gao给了我,
你就是我牵挂的远方,
从此无论月落还是晨起,
我日夜盼望你归航。
唱完了这首歌,我的眼睛情不自禁地湿润了,原来,我还是如此深爱着向北,唱着这首歌的时候,我的心里全是对向北如泣如诉的呼唤,一声一声,呼唤得那么深情,又是那么断肠。
所有的人都望向教室门口,我也不由看了过去。突然,我几乎不能呼吸了,望着眼前的人,时间仿佛停止了转动。
我与顾向北久久地凝视着,凝视着。然后,向北泪光盈盈地向我伸出了手:“小如,我回来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向北。”话音未落,我已是泪眼模糊。
我和向北手牵着手走在学校的小径上。向北说:“小如,那一次在贵州,你看到我抱着周艳,那是因为她收到了家里的一封来信,说她的父亲病了,病得很严重。她看到信后,非常的伤心,我当时是出于朋友的关心去安慰她。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你在贵州的时候突然对我那么冷漠。可是当时,你怎么就不问问我呢,你只要问一句,我们之间的误会不就解开了吗?”
“还说我呢,你难道不是一样的傻吗?就那么突然给我写了一封分手信,你为什么就不在信里说出你提出分手的真正原因呢?还说什么我们不合适,你爱上周艳之类的谎话来打击我。”
顾向北站住了,深深地看着我说:“小如,我现在才知道,我们都犯了同样的错误,就是心里有话都不说出来,我们以为这样做是在为对方着想,其实错了,爱,就应该坦诚相待。幸好我回到南京后,程柯告诉我这一切。小如,跟我回南京吧,让我们的爱情真正的天长地久。”
我点点头,然后,我举起手,亮出手指上的戒指,为难地说:“可是我现在已经答应了一个男人的求婚,你让我怎么去和人家说呢?”
“小如,没有关系,我陪着你一起去把戒指还给他,我相信他会原谅你的,理解你的。”
我扑进了向北的怀里,甜蜜的笑容像太阳的光晕,在我的脸上灿烂地荡漾开来,真好,这样的结果真好,老天,感谢你把我的爱情又还给了我,我会好好珍惜它的,今生今世,我再也不会让它丢失!
〈五〉
一个月后,南京。
顾向北对着橱柜的镜子打着领带说:“小如,你说我系这条红色的领带合适吗?”
我走过来,替向北整了整领带,满意地看着他说:“很好,很有为人师表的风范。向北,想不到你又回到了我们的校园。”
顾向北去贵州支教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出来以后,在社会各界引起了良好的反响。为此,我们的母校向向北伸出了橄榄枝,邀请他留校任教。这也正是我与向北理想中的结果。
向北搂住了我,深情地说:“那里有我们最纯美的初恋。小如,我们的幸福生活已经开始了,相信我,我会给我们一个永恒的灿烂的未来。”
“向北,我真有做梦的感觉,就怕这梦醒了,永恒和灿烂的未来不再属于我了。”
“小如,说什么傻话,这怎么会是梦呢,这是真的,是永远也不会消失的真实。”
我望着向北,眼睛里布满了柔情,向北望着我,眼神也一点点地缠绵了起来,就在我们的唇要碰在一起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
我们停住了动作,“一定是程柯他们来了,我去开门。”向北笑着松开了我。
门打开了,王小璐抱着小洋洋,和程柯一起带着满脸的喜气走了进来。
“哇,洋洋今天真帅。”我连忙走上前,接过王小璐手里的小洋洋,喜欢的亲了一口。小家伙今天被小璐打扮得挺漂亮的,一件卡通图案的吊带装穿在身上,更显出天真机灵劲。我一边逗着洋洋一边对王小璐说:“小璐,你真有福气,看洋洋真是越长越可爱了。”
王小璐说:“看你那么喜欢孩子,那就赶快结婚自己也生一个。”
程柯说:“是啊,向北,你和小如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我和向北相互看了看,笑了。向北说:“我们打算在明年结婚,也就是2006年。”
“那好啊。”程柯立刻提议说:“我看你们就把结婚的日子定在2006年5月14日,也就是明年的今天。这样一来,以后每年,我们两家一起度过结婚纪念日。”
我拍起手来,说:“程柯的建议好极了,两家在一起过结婚纪念日,又高兴又热闹,向北,我们就把结婚的日子选在这一天好不好?”
“当然好。”向北笑眯眯地回答。
程柯说:“你们俩准备好了吗?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我欢呼着说:“当然可以出发了,向北,小璐,我们走。”
美丽的玄武湖畔,景色明媚,游人如织。今天,大家的心情就像倒进酒杯里的啤酒,满满地冒出许多快乐的泡沫。坐在绿茵茵的草坪上,我们热情地举杯庆祝。
我举起香槟对大家说:“今天是一个高兴的日子,它是我的好朋友小璐与程柯的结婚纪念日,也是未来的我与向北的结婚纪念日,所以这一天,对我来说太有意义了,来,让我们大家一起来为今天干杯!”
四只酒杯响当当地碰在了一起。
王小璐说:“没有想到,我与小如还能这样快乐地坐在一起,当初小如回邯郸去了,我还以为我们就真的从此天南海北,再也难以相聚了。”
程柯说:“向北,听说你这次去邯郸是硬生生地把小如从别的男人手上抢过来的,你能不能说一说你横刀夺爱的过程。”
我的脸泛出了羞涩,看向向北。向北说:“这个可是秘密,我才不会告诉你们的。”
大家都笑了。
路的那一边,一个卖气球的小贩走了过去,五颜六色的气球飘扬在小贩的手上,煞是好看。我看着一旁的小洋洋,心念一动,站起来说:“大家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
顾向北说:“小如,有什么事情吗?”
“我要给洋洋买个气球。”我笑嘻嘻地说,然后向路边跑去。
我赶上了那个小贩,从他的手上挑选了一只红色的气球,气球上面有一只小狗的图案,洋洋一定会喜欢的。
“小如。”
我转过头去,“安杰。”我惊讶地脱口而出。
安杰喜出望外地看着我。他还是一身浅颜色的衣着,双手插在裤兜里,风度翩翩。
我看着安杰,有了一瞬间的失神,我莫名的想起了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情景……很快,我回过神来,嫣然笑着:“那么巧。”
安杰点点头,掩饰不住高兴,说:“小如,看到你我真是太意外了。几个月前,我给你公司打了一个电话,他们说你辞职回老家了,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是回邯郸了,但就在这个月,我又来南京了。”
“是吗?太好了。”
我望着安杰,脸颊有些发热。“太好了?”为什么我回到南京他那么高兴,还有,他打电话找我干什么……我停止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说:“怎么就你一个人逛公园,紫竹呢?”
“她在家里。”
“哦,那——你的孩子出世了吧,是男孩还是女孩?”
“是个男孩。”安杰低了下头,然后有些局促地说:“小如,我和她并不好。错过了你,我真的很后悔。”
我没有想到安杰会与我说这些,一时间,有些语塞。
旁边,一个公园管理员去揭一张张贴在电线杆上的广告,一边揭一边嘟囔着说:“现在这个社会,真是什么假东西都有。”
广告纸从他的手上飘落下来,随着风飞舞到了我的脚边,我不由把眼睛投向它。
一行粗体字的广告语跃入我的眼帘:最新人造处女膜,价格公道,质量可靠。
我怔住了,往事像凛冽的风,从我的心底呼呼穿过……“小如,她和你不一样的,她跟我的时候是个处女,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如此辜负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
……“她到底做了多少人流啊,子宫壁薄得几乎没有能力保护胎儿。”
心里又漫溢开了冰凉的痛楚,我中止了回忆,抬起头,看向安杰。安杰望着我,神色难堪。显然,他的心灵也被触动了。
管理员从我的脚边拾起了它,摇着头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小如,”沉默了一会,安杰又慢慢地、小心翼翼地问:“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吧!”
我正想告诉他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身后响起了顾向北的声音:“小如。”
“向北。”看着向北站在我们的面前,我的心不由地慌乱起来。
“小如。”向北笑着说:“大家都等着你一起拍照呢。”然后,他的眼睛望向安杰。
两个男人,两个在我生命里留下了深深烙印的男人,怀着复杂的心思定定地望着对方。
我不能再在这令人窒息的气氛里呆下去了,我连忙对安杰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要和我的男朋友一起过去了。”
安杰的脸上写满了尴尬,他声音不大自然地说:“好的,再见。”
“再见。”
我和顾向北向回走去。
“向北,我与他只是偶遇到的。”
“我知道。”
“我们只是随便聊了几句。”
“我知道。”
“向北,我……”
“不要说了,小如。”向北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只说高兴的事情。”
我笑了,也紧紧地握住向北的手。红色的气球像一团火飘扬在我的另一只手上,就像我此时红彤彤的心情,迎着幸福的风,高高地飞扬。
我与顾向北,王小璐与程柯,还有小不点儿程洋洋,大家亲密地站成了一排,眼看着前方的摄像机就要自动按下快门了,我感到手上流过一股温热的液体,看着怀里咧着嘴笑的小家伙,我大惊失色,不由喊着:“不好,洋洋尿尿了。”
可是摄像机已经“咔嚓”一声,拍下了人世间这欢乐滑稽的一幕。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