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战恋雪txt小说下载

战恋雪

/放开放不开

碧落新皇皇甫昊天登基,改年号为天福,大赦天下。

    天福四年的桔香镇,寒雪靠在马车的车窗边,半掀著窗帘偷看外边的街景,突然,街边的一间客栈的招牌闯入她的视线,让她不禁瞪大了眼,笑出声来,她拍拍马车的门,叫著前面驾车的男人。“寒战,寒战,快看那边的客栈,我们今儿在那儿落脚。”

    “福贵客栈?”男人略一低吟,道:“不去富贵酒楼?”

    “不了,我们今天就住这儿。”寒雪坚持道,她的富贵酒楼遍面整个碧落国,连周边各国也有,这客栈取了谐音来提高知名度,也是挺心思的。

    男人不再多话,将马车停在客栈前,下车订了一个小院,将马车直接驶进小院。

    寒雪要了洗澡水,就打发寒战自己去梳洗,自己关上房门快乐的跳进了浴桶。

    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後,寒雪拿出自己特制的白色睡袍,将自己赤裸的身子一裹就跳上床休息去。片刻之後,她娇喘著,拉扯自已的领口,浑身燥热难耐,全身的热力皆冲向腹部,下身隐隐有麻痒的感觉,可眨眼之间,那麻痒已变的难耐。春药?!!!中招了。可是为什麽?又是谁?

    脑子越来越迷糊了,得在自己失控之前离开这里,不管是谁下的药,不能让他们得手。

    “寒战”用尽力气大喊,可出口的声音听在耳里却是充满情欲的呻吟。心里著急的不得了,可是手脚却棉软无力,下身的麻痒有如魔兽般似要吞噬她的神智,眼角瞄到床边小几上的花瓶,拼尽最後的力气,扑向小几,随著一声翠响,花瓶掉落地上。

    成功了。!!!她心下一安,身体的不适更难受了。下一秒,只听门一声巨响,一道黑影闪了进来,下一刻,她已被一双强壮的手臂抱起。

    “小姐?”

    “寒战”出口的呼唤似对情人的呢喃,带著浓浓的情欲。娇软的身体靠进他怀里,紧贴著他强壮的身体磨蹭著,口里禁不住的发出娇吟。“我好难受,嗯……”

    他身体一僵,立即起了反应,怀抱自已深爱多年的女人,而此刻她又这样一副诱惑的神情,没反应,他就不是男人了。

    “小姐,你怎麽了?“想扶她站好,可那本不可能,她就如无骨的蛇妖一般紧贴在他身上,对他做著甜密的折磨。观察到她异常红豔的脸。睡袍的领口已扯开,香肩半掩,苏半露。他的眼顿时暗沈如墨,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远处已隐隐传来人声,听声音正是往这边来的。

    “快……嗯……走……”抓住最後一丝理智,断续的说著,可双手已不受控制的拉扯他的衣服,“快……出城……”小腹上感觉到男强硬的突,不禁惊呼出声“啊……”

    伸手拉过一旁屏风上的披风,将怀中人儿一裹,紧抱入怀中。脚下一点,急出去,几个起落,出了府门。

    寒战一边运起十成的功力快速向城门方向飞驰,一边抱好怀中如蛇般不停蠕动,让他恨不得立即化身成狼的女人。

    春药的药力已完全发挥做用,下身的麻痒让她狠不能立即找个男人扑倒,柔软的藕臂挣脱披风的束缚,缠绕上他的脖颈,紧随而来的是她柔软的唇,香甜的舌,对著他蜜色的脖颈啃舔

    猛的倒抽一口气,寒战差点一头倒栽葱从高空中摔下去,急急稳住心神。硬逼著自已突略怀中小人儿在自己身上做的甜蜜折磨。将内力催到极致,飞掠过城墙,不到半盏茶的工作,已冲到城外十埋坡的密林里,全身的肌因强自压抑的情欲而愤起,全身更是汗如雨下,飞掠上一颗数人合抱的大树树丫,寒战紧紧的将她抵在树与自已之间,他不得不停下来,只因怀中的女人,双腿已缠上他的腰,柔软的腿处正抵著他的大铁。而女人无意识的摇晃磨蹭,差点让他达到极致。

    “寒战,”女人不满的娇呤著,双手拉扯著自已的衣服的同时,还不停的扭动身体,这使得男人的铁,隔著衣物正好顶在了女人湿热的幽口上。

    “嗯……”寒战低呤出声,急喘著想要压下欲火,可那本是不可能的,他的分身甚至能感觉到那软中的热气,在邀请著他进入。

    拼著仅剩的一点毅力,他抖著双手略推开紧贴在他身上的女体,不想,入眼的美景将他最後一丝理智完全拍飞,白色的裕袍腰带已完全扯开,大开的前襟的露出一双形状饱满的丰,一身的冰肌玉骨,细瘦的柳腰,光滑平坦的小腹及那软上的黑色软毛。

    轰──,全身的热血冲向下腹,使得铁更涨大几分,难怪他能感觉到那软中的热气,因为这女人袍下本什麽都没穿。换言之,他与她只隔著一层薄薄的布料。

    “我要……,寒战”雪白的藕臂再次缠上他的脖颈,糊乱的亲著他的下颚,脖子,那调皮的小手,更是扯开了他的衣襟,抚上的他的膛。“寒战,我好难受──,嗯……”

    寒雪发现两人下体相抵著磨擦,竟能让那难受的麻痒略减,更是用力的夹紧了他的腰身,大的铁竟隔著布料略探入口,可未经人事的小被强撑开,传来撕裂般的刺痛。“啊……疼……”娇弱的痛呼,呼回了寒战沈浸在欲海中的一丝理智。忙扶著寒战的俏臀使自已退开一点。

    那痛感一消,麻痒的感觉竟比之前更加强烈,大开的双腿无法合拢,只能无助的用力夹紧寒战的劲腰,寒雪难受的吟泣“好痒,寒战,那里面好难受”抬起娇颜看著寒雪,清澈的大眼此时带著浓浓的委屈及情欲。

    寒战如墨般的黑眸深不见底,多年的守护,她早已融入他的骨血,舍不得她受半分委屈,有半分不适。他视若生命,如珠如宝的守著护著,却还是让她受此苦楚。那下药之人最好祈祷别被他找著,不然,定让那人生不如死。

    他的宝贝,他的爱人,怎舍得她有半分不适哟,即使过了今夜,她会怨他,恨他,可,眼下只要能让她舒适一分,让他舍命都不在话下,更何况,是这他只能在梦中做的事。只能深埋在心中,或不敢有半点希冀的事。

    俯身吻上她的眼角,延著的的俏鼻一路而下,一手环上她的细腰,一手抚上那柔嫩的口。

    “啊……嗯……”吻上她娇豔的唇,吞下她的呻吟,舌如游龙探入香口,激烈的翻绞纠缠。抚著口的手指,感受到小的湿意,伸出一指慢慢探入,耳边听著她细细的呻吟声,慢慢的进出让她适应他的存在,因药的做用,小里爱满满,他再加入一指,同样慢慢的进出,感觉小紧紧的包裹,脑中不禁想著,此时若是自已的铁进入将是如何的销魂,下体叫嚣著,涨痛起来。

    在她快喘不过气时不舍的放开香口,延著美丽的细颈,啃吻著一路而下,吻上那雪白软绵的部,托高她的腰肢,一口吞没雪丘上的粉红小果,轻咬细啃并不时大力的吸吮。直到一边的小果红豔涨大,才换到另一边。

    寒雪半靠在大树上,双腿环著寒战的腰,身下是寒战的手指在慢慢的进出,那带茧的指带给她陌生而愉悦的快感,大口的喘著气,伴著细细的呻吟,感觉里的快感在急速的累积,在寒战的第三手指快速冲进来之时,脑中一空,小紧紧的裹住了侵入的手指。并不停的收缩著。寒战的动做并不停下,反而越加快速的抽起来。手指快速进出小发出羞人的声音,更如催情剂般让寒雪尖叫著冲上高潮。

    战恋雪(限)2。恩爱

    寒战抽出手指,拉拢寒雪的衣襟,抱紧她,站著不动。一手轻抚著她的背,好让她平静下来。一边以过人的毅力强压下自已快要涨瀑的欲望。可下一刻,寒雪突然尖叫著,扭著身体哭叫起来:“痒!寒战,好痒”

    看到这情形,寒战不再犹豫,拉开腰带,抱稳寒雪的身体抵在大树上,巨大的铁就已抵上口

    “别哭,马上就不痒了,别哭。”出口的声音异常的哑。心中却是恨不得将那下毒之人千刀万刮,下这种定要与男人结合才可解的毒药,其心之恶毒可见一般。

    经过刚才的爱抚,中有足够的润滑,可他还是异常的小心,毕竟他的尺寸不小,她初经人事,虽有药物作用,可这初夜的疼痛,怕是免不了。既免不了,就让他降到最低吧。

    他动作轻柔而缓慢的,点点将铁推进中,强忍著驰骋的欲望,任由汗水奔流。

    “嗯……呼──好烫。”随著巨物的进入,饱涨的感觉带著微微的刺痛,使麻痒稍退。寒雪微皱著眉,急喘著气。

    “寒战!”纤纤玉指抚上男子满是汗意的脸。

    “疼吗?”声音带著压抑的痛苦。

    “好涨,”喘了口气,“不太疼。” 那坚毅的黑眸,此时已布满血丝,额上青筋暴起,平时看著俊逸冰冷的脸此时竟显示有些狰狞可怕。

    “很难受吗?”寒雪有些担心的问?

    铁已入小半,感觉到屏障,他略停了停。“我甘之如饴。”哑的声音未落,一口气整猛撞到底将寒雪紧紧的抵在了树杆上。

    “啊──好痛!”双手推挤著身前的男人,可是却未能推动分毫,无力感加上下体的疼痛,让寒雪泪如雨下,只能无力哭喊:“寒战,好疼,你放开我,好疼啊”

    “乖,一会儿就不疼了”强压下奔驰的冲动,温柔的吻去她的泪。“别哭!”伤她是他最不原做的事。可寒雪的泪却怎麽也禁不住,丽眸带著惊惧,紧紧抱上他的脖子 “又痒了,啊……,寒战,寒战?”纤弱的身体竟疯狂的挣动起来。

    怕她伤到自已,忙抱靠到自己身上,小退了一步,让她光洁的雪背远离树杆。

    慢慢的退出,感觉寒雪的哭声小了下来,再慢慢的推进,即使分身要瀑裂般的涨痛著,他仍压下欲望,哑声轻问“还痒吗?”

    “好些了,可还是会疼。”寒雪喘息著轻应道,“可是好怪,”细细感受两人结合处的感觉,随著寒战慢慢的推进发出一声细细的娇吟“嗯──”

    整推到底,感觉身上的小人儿不稳的喘吸声,捧著俏臀贴著她的身体,磨蹭著两人的结合处,让铁在内捻磨花心,惹来她动听的娇吟。“啊──”

    “舒服吗?”欲望已到临爆点,全身的肌都因强忍而纠结紧崩,可还是以她的感受为首要。

    寒雪羞的埋首在他肩上,这呆子,这叫她怎麽说得出口。只能紧紧的抱著他的脖子紧贴上他强壮的身体,做出无言的邀请。寒战略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并细细感觉怀中小人儿的身体反应,听著她动听的呻吟,才加快了进出的速度,突然,寒雪闷哼一声,中一阵紧缩,达到了的高潮,“寒战,停……下……恩……啊……”,可是寒战并未停下来,反而加速抽送起来,高潮中的身子异常的敏感,全身潮红,寒雪受不住那持续的狂喜,挺直了腰身随著寒战的猛烈抽而急喘著尖叫,“啊……啊……啊……”持续的高潮使密紧绞著铁,寒战再也受不住那销魂感受,意识全由欲望撑控,放开身手全力抽送起来,身体相撞发出急速不断的“啪,啪,啪……”的声响,寒雪再受不住那极致的狂喜,低头咬上他肌愤起的肩背,身体在高潮的喜悦中颤抖著,最後实在受不住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寒战闷吼著疯狂冲刺,最後将寒雪的的俏臀紧压向自已,铁直抵进花蕊深处,狂而出,紧压著俏臀颤抖的身体久久才停下来。

    积累了多年的欲望在这一刻皆倾注於她体内。那销魂噬骨的极乐感受,竟让他舍不得在结束後放开她。

    痴迷的抚著寒雪沈睡的脸,今夜过後,她可会怨他夺去她的身子?可会恨他?虽是不得已,可他还是污了她的贞洁。

    得到她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此刻,他竟有了这样的痴愿,他可能有这样的痴想,能吗?他与她,就如云与泥,他能痴想著这美丽的彩云会属於他一人吗?能吗?闭了闭眼,再睁开时,迷惘之色已退去。不管她怨也好,恨也罢,此生,他必会守她护她到生命最後一刻。既使只能远远的看著她,守著她,他心亦足已。而今夜将是此生最美,最动人的回忆,在这一刻,她属於他。

    单手抱著寒雪,不舍的将分身从她的热中退出来,高潮後的分身并未软下,一退出,带著点点红豔的白色体便从小中狂泻出来,顺著寒雪洁白的大腿急急滑落。寒战沈黑的深眸闪过一丝惊愕,这麽多?望著那沾著红白体的白嫩大腿,腿处竟有些红肿。他深厚的功力,既使是在光线不足的密林,亦能视物无碍。大手小心的整理好两人的衣袍,轻轻抱起她,提气向密林深去飞掠而去。他记得这林子深处有猎户临时过夜的小屋,他本就异於常人的强壮,加之多年练武,分身亦是异於常人的大。寒雪初经人事,虽有药力作用,可最後一刻,他未控制力道,定是伤了她了。必须马上为她洁身处理伤势。

    战恋雪(限)3。诉情

    待寒雪再次醒来已是一天後了,睁开迷蒙的眼,首先印入眼帘的是暖暖的火光。眨眨眼,视力变的清晰,这显然是个破旧的小屋,她身下是硬硬的木板床,床前烧著火堆,门帘处被一块深蓝的布遮挡著,看不到外面的情形,这应是这小屋的内室。低头扫了自已一眼,身上穿著她的浴袍并盖著一件男式的黑色外袍。是寒战的,他应该就在附近。这麽多年,他从未远离过她,只要她轻轻一唤,他便会立即出现在她面前。也幸好他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她才能避过这次的暗算。回忆起那晚,寒雪不禁全身热烫,红霞满面。她虽中了春药,神智却是完全清醒著。忆起他的体贴,他的狂野,他的激情,不禁让她心跳加速,血脉沸腾。从未知黑衣下的身子是那样的强壮挺拔,亦想不到平日里那麽呆板的一个人, 竟会有那样的表现,还有那涨满她小的热烫铁──,天,她在想些什麽呀。

    害羞的想缩起自已的身子,可只略微一动,却牵动了下体及腰背的肌,下体的刺痛及腰背的酸痛让她轻吟出声,天呀,这就是贪欢的代价。特别是男人过於强壮之时,真不是一个惨字了得。

    她晕过去後,那男人到底多久後才放过她的,怎麽会这麽痛。微蹙柳眉,咬著唇忍受难耐的不适,现在的她竟连想缩起身子都做不到。“嗯……”真的好痛。

    遮挡门帘的布巾被掀起,寒战手里端著一个瓷碗走了进来,见她醒来,立即将碗搁在床头, “你……怎麽样?”深沈的黑瞳中满是担忧。伸手轻扶起她,却引来她的瑟缩与痛哼。

    他傻楞在那里,呆呆的看著她娇豔的脸,不知该如何反应。

    起身时牵动的肌使身上酸痛的利害,寒雪眼眶一下子红了,莹莹的泪光闪动,脸却是红豔异常,含娇带怯的瞪了他一眼,。

    她,是他一生的魔障。长叹口气,伸手将她抱靠在怀,一手轻轻抚上她的细腰,运起些微内力为他轻轻按摩推拿。“很疼吗?”

    她本不是善感之人,可此时听到他怜惜的问话,竟一时止不住的想落泪,想跟他撒泼。艰难的抬起酸痛的手去打他,没打疼他,自已却更疼了,泪如断线的珠子般滑落,

    “你坏,你坏,呜──”靠在他怀中,感到温暖无比,可身子疼痛,让她此刻只想赖在他怀中任,撒娇。“人家好疼,呜──,你坏。”

    “怪我,怪我,”无措的抱紧她娇弱的身子,轻揉她的细腰却没停下。“别哭,别哭”他生寡言,嘴又笨,此时更是无措,只能重复著一样的话,只求她能止住那让人心痛的泪。

    腰部经他一揉,酸疼倒是缓了很多,让寒雪慢慢的止了泪,可身体却因哭泣还止不住的轻颤著。

    见怀中人儿终於止住了泪,寒战不禁松了口气,揉著腰的手也随之停了下来。

    “还疼。”细声的轻哼著。感觉那支大手马上又在腰上轻揉起来。

    这呆子,连安慰人也不会,来来去去就这两个字,心里虽怨著,可也甜蜜著,两人同吃同住这麽多年,他的情意,她心知肚明,也明了他那木鱼脑袋在执著什麽,不然,他又如何会看不清,她这些年来对他的情。趁著这次的事,一便捌了他才好,想著,心下便有了计策。

    “你──可喜欢我?”将脸埋入他的膛,轻声的吐著这麽一句,却知道以他的功力定能听得一清二楚。

    寒战身子一僵,盯著怀中人的小脑袋,半天才蹦出一个字“不!”

    “你不喜欢我??!!”声音已带著浓浓的哭调。

    寒战吓的立即搂紧了她,一边轻拍著她,“不是喜欢,是爱,我爱你。。”话一出口,心下却是一松,原来也并没那麽难说出口。

    “真的?”她紧张的双手抓著他的前襟,心里好甜。

    寒战看著深埋在他怀里的小脑袋,顿时无语。她出身名门,机智聪慧,材貌更是无人可比。而他,连自已父母是谁都不知道,若不是得她相救,他可能一生都只能混乞街头,亦可能早已被人活活打死,或饿死街头。可既使如今有了这一身的功夫,又能如何?他两袖轻风,空有蛮力,让她跟著他茶淡饭,穿布裳?光想到那种情况,他就心痛不已,摇了摇头,他怎麽舍得,她应值得更好的人呀。

    感受到身前人在摇头,寒雪呼吸一哽,眼前便模糊一片,“你可是嫌弃我?”

    “不!怎会。”单手抬起怀中娇颜,入眼的泪花让他心一阵揪痛。怜惜的吻去滑落的珍珠,他不舍吻上那轻颤的红唇。温柔的舔吻著软嫩的红唇,舌探入密唇缠上那香舌,细细舔弄纠缠。直礸ao持腥硕焱覆还保磐顺隼矗床簧岬美肟故遣欢咸蛑瞧哪鄞健

    “是我配不上小姐,我一界武夫,怕是要让你跟我受委屈了。”带茧的大掌轻扶著她细嫩的小脸,他不舍的说。

    “我不怕,”寒雪红著脸轻道。“何况,寒家庄那麽大的家业,也饿不著我。”娇媚的抬眼斜瞄著他,“爹娘只有我一个女儿,今後,你可是会不让我出门谈事?”

    “不会。”她一向争强好胜,聪颖过人,纵横商场,玩转朝堂比那男儿更强上一分, 寒雪喜欢从商,何况高坐朝堂之上的那人更不会让她归隐山林,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吃茶淡饭的日子。“只要你喜欢,只管去做,”再次轻吻上那红唇,“有你之所在,便有我如影随行。”说完便密密的封住那檀口,热烈的缠绵细吻著。寒战一手扶弄著寒雪细腰上的嫩肤,一手从白色的睡袍襟口探入,摄住一方软绵嫩揉捏把玩著。

    “嗯……”房及口中的刺激让寒雪呻吟出声,身体像著火般热烫起来。女人的呻吟声是男人的催情剂。在腰间轻扶慢揉的大手顿时转移阵地,拨开睡袍的襟摆,抚向那柔嫩的双腿间。

    所有的美好感觉在他的指碰上小的嫩时,让寒雪痛的瑟缩哼叫出声“疼!”

    “该死!”松开美味的香唇,将那香嫩的娇躯揉入怀中,寒战拳头紧握得克制绝堤的欲火。

    寒雪羞的连双耳都通红起来,心里却为自己能影响他而乐在心中。

    战恋雪(限)4。治伤

    寒战原以为傲的毅志力,在偿过她的甜美销魂後,此刻怀抱著寒雪竟是如此的薄弱。软玉温香紧靠著他的身体,阵阵女儿香钻进她的鼻翼引诱著他,勾引著他。若不是一直提醒自己她的身子受不住,怕是早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爱怜了。刚才的激情後,没有整理好的衣襟仍松散著,她一边的娇显露在外,红梅锭放在雪峰上,显得鲜豔欲滴,衣襟的下摆被撩到了腿处,两条嫩白的大腿如磁铁般吸住了他的视线,下身涨痛难当,急切的渴望那小嫩抚慰。

    过了好一会儿,寒雪仍觉的靠著的男躯体仍是紧绷著,不禁担心起来,抬起小手拍抚著男人的膛,一边问道“你还好吗?”

    寒战猛的抓住在膛作乱的小手,拉著她按在自己快涨爆的铁上。

    “吓──”寒雪吓了一跳,反的想缩手,他却不让。耳边传来他喷著热气的话语:“它想进你身下的小洞,可我怕会弄坏你。”说完还舔咬起她红的惕透的耳垂。

    寒雪紧张的握住了手下的铁,惹来寒战的低吟“嗯啊……”闭眼深吸两口气,寒战松开寒雪的手,将她轻放在木板床上,转身去拿床头的瓷碗。

    “寒战?”寒雪一脸的不解,眼却无法自寒战的裤裆移开,那里被高高顶起一块。前夜因药物关系,没有时间看清填满自已小的东西,可刚才入手的感觉那麽巨大,她一手本无法圈握,难怪她下体现在会这麽痛了。

    寒战手端著碗转过身来,看寒雪的视线停在自己的胯下,不禁大笑道:“想看吗?”在看到寒雪羞红脸看著他时,二话不说,单手拉开裤带,让裤子落在脚边。昂仰的巨大男,涨得青紫的铁上青筋盘节,与身体成七十五度角的挺翘著,看得寒雪倒抽了口凉气。“好大!”说著瞪了寒战一眼:“难怪弄的人家这麽疼,以後不许你碰人家。”

    寒战笑著坐到她身边,单手拉开她腰间睡袍的系带,掀开睡袍,裸露出完美的女体,他痴迷的望著:“真美!”

    “你干嘛呀!”寒雪红著脸抢救自己散开的衣袍。拉拢了上身,却没法顾到下身。

    “你需要上药!”寒战一手握住她细白的足裸,拉开她的双腿。

    “上什麽药?”寒雪拼命并拢自已的双腿,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如此羞人地方。

    “擦伤!”寒战出手极快的点了寒雪腰点的,然後掰开她紧闭的大腿,在黑细的毛圈围中,那细嫩的小红肿的异常醒目,“真的伤著了。”

    寒雪羞愤致极,跟人做到小擦伤需上药的地步,传出去她也不用见人了,这边才想著,却看到寒战伸出手指轻轻的抚著下体,口也传来微微的刺痛。这种视觉效果使得她小腹一热,只觉一股暖流从小流出。

    寒战黑瞳一沈,似笑非笑的瞄了寒雪一眼,看得寒雪恼羞成怒,“你到底还要不要上药啦!”

    “要,”寒战嘿笑两声,“不过,上药前,先让我帮你清理一下”说著俯身埋脸她两腿间舔弄起来,长的舌舔过红肿闭合的唇,探入小舔吮著。道的刺激引的寒雪流出更多的爱,使的寒战舔弄时都发出“叽咕……咋咋……”的水声。

    “呀……别……”寒雪惊喘著想逃,下身却动弹不得,“嗯……”寒战长舌舔过口的内壁,带著点痛,更多的却是快感。她能感到寒战的舌在小中的每一个动作,“啊……嗯……”他竟然,他竟然将舌头整个探入了小并进出起来,他的唇跟齿随著舌头一次次的进出舔弄磨到蒂,让她快感骤增,小绞紧收缩起来,寒战突然解了寒雪腰间的道,将她一把举了起来,自已单膝跪地,舌却没有离开小,将她的两腿分架在自己肩上,头向後仰著使舌头探的更深,边卷弄著深处流出的蜜。

    “呀……啊……”寒雪颤抖著到达高潮,只觉小腹一热,流泄的爱都被寒战吞了下去。

    将仍在急喘的可人儿放回木板床上,寒战又点了她的,这回连上身也点上了。

    “你……干嘛呀?”

    寒战对著她露出一抹邪笑,“我涨的快爆了,好想入你的小”边说,边将她的一支玉手覆在一边娇上,另一手放在她自已的小腹上,将她嫩白的大腿向两边分到最大,做出她自慰的姿态。刚经过高潮的小脸上媚色未退,引的他下身更加涨痛。他低吼一声,一手握住自己的铁快速套弄起来,另一手快速沾了瓷碗里的药探入那刚经过他唇舌洗礼的香。

    “呀……”寒雪惊异的睁大了眼,看著寒战自慰,一边为小内侵入的手指带来的冰凉快感呻吟。

    “好想现在进入你的身体”寒战边喘著气边说著挑逗的爱语,一手快速的套弄自己的男,另一手还不忘沾了药入幽擦拭。“狠狠的要你。”两眼盯著床上人儿撩人的姿态,两眼通火的像烧起来般,寒雪跟著急喘起来,身体热烫著,小中有他糙的手指在进出著,那如狼般的眼让她感觉现在在她体身进出的不是他的手指,而是他的铁。口一热,小绞著的他手指快速收缩起来,她再一次达到高潮,而寒战在快速套弄自己几下後,腰一挺,白色的如箭般急到了对面的墙上。

    战恋雪(限)5。自慰

    寒雪羞赧的闭上了眼,她想不到,平时那麽呆板沈默的人,在房事上竟然如此惊世骇俗,他说的话,做的动作都好色哦,不过,她喜欢,嘻嘻……

    寒战解决了欲望後,解了寒雪的道,拉好她的衣袍,拥著她细细密密的吻著她的额,“还好吗?”声音异常低哑,还带著情欲的味道。

    “不好,”伸出小爪子使劲扭著他腰间的软,“说是给人家擦……药,还这样弄人家。”虽感羞赧,可她也不是关在绣房没见过世面的闰女,真要说起大胆的话来,她也不会逊色於他。

    抓住腰间作乱的小手,举到唇边细细吻著,“别伤著了,我皮厚,你小心弄不痛我,反而伤了自己。”边说著,唇来到那娇豔的红唇细啄著,“我会心疼。”封住那仍在轻喘的檀口,将舌伸入她的小口中翻绞纠缠,温柔的吻慢慢变的激烈色情起来。直到前两支小手推拒的力道加大,他才不舍的放过她,转而啃向她细白嫩滑的脖颈,边啃吻著,边苦脑的抱怨,“你这小妖,到底对我使了什麽毒,让我一见你就控制不住自己?”

    “哪个对你使毒来著?”寒雪喘著气,红著脸推拒著他坚硬的膛,“以前也没见你对我这样,还有,别拿你的那个顶人家啦。”他的欲望让他吃惊,才刚自慰,这会儿只因一个吻,竟又坚硬的顶著她了。

    “以前是不敢对你这样,我只在夜深人静时,看著你的房,想著你会在我身下婉转承欢,想著我在你小里狠狠要你的情景,然後自己动手解决。”满意的看著自己在她颈上种下的红梅,用舌轻舔著,“可偿了你的味道後,我就上瘾了,只想时时刻刻埋入你的身体,偿那销魂滋味。”

    “你别再舔了啦,一会儿,再忍不住,我可不理你。”大腿上顶著的硬有涨大的趋势,让她耳朵都热红起来。

    “你小伤的不轻,现下我不会碰你。”叹口气离开她的细颈,大手轻抚著通红的丽颜,“你给我揉揉可好,光看著你,我就涨痛的难受。”

    “那你今後都避著我,见不到,自是不会痛了。”口里虽这样说,小手却抚上那巨大的男,前世只在教科书上见过这东西,现在真实看到,真是说不出的感觉,“好丑!”拿手碰了碰,那男竟跟著跳了下更涨大了一分。

    “嘻嘻……,真好玩。”抓在手中上下套弄了下,感觉男又大了一点,寒雪笑嘻嘻的回头问他:“它会长到多大?”、

    寒战喘著气,深沈的眼在见到寒雪嘴角的笑容时,一手揽过她紧拥在怀中,唇猛的封住那檀口,激烈的吻著,一手握著的她的手,在自己的铁上快速的上下套弄起来。

    “嗯?……”寒战不满的吟叫被封在嘴里,有点不满他的鲁激烈,可寒战不理,只管在她口中热烈的纠缠。大手握著她的玉手,在自己的铁上套弄的更快了。

    “啊嗯……”寒战边舒服的呻吟,边快速动作著,唇却不舍的离开那红豔的香唇,密密实实的吻著。

    寂静的小屋中只闻男人舒服的闷哼声,喘声,激吻中“吧叽,吧叽”的水声及细细的皮肤摩擦声。

    良久之後……

    “嗯嗯嗯(放开我)……”寒雪气愤的拿一支手猛推他,无奈人小力轻,这男人壮的跟牛似的,本就推不动。可是她的手好酸,嘴也好麻,唇都痛起来了,他到底要弄到什麽时候才结束呀。

    “嗯……啊……”寒战几个猛烈的套弄後,终於放开了寒雪红肿的唇,舒服的呻吟著靠在寒雪的细肩上喘气,白色的激在他自己的大腿上,部分沾在了寒雪的手掌上。

    寒雪拉过一边寒战的黑色外衣擦拭发抖的玉手上的白,然後把衣物一扔,盖上那後,有些软下去的男,一边喘著气,平复自己的呼吸。

    看著寒雪报复的将他的外衣弄脏,寒战无奈的摇摇头,:“生气了?”

    “哼!”小嘴一噘,非常有个的将头转向另一边,“人家手好酸,嘴巴也疼!”说明他的罪状,让他识像的,赶快就地伏法。

    亲亲她形状美好的耳垂,“面对你,我永远也要不够。”

    寒战的甜言蜜语,让寒雪很受用。“甜言蜜语!认识这麽多年,我一直以为你沈默寡言,跟块木头似的,没想到倒是我看走眼了。”寒雪拿玉指推推靠在肩上的男人的额头。

    “这是我的真心话,”逮住想逃窜的小爪,放在唇上轻吻了下,深情的凝视她的眼“且今生只对你一人说。”

    寒雪甜蜜的笑开了,“好,”看了一下小房间门口挂的布帘,“我饿了呢,有没有吃的?”感觉自己现在能吃下一头牛。

    “是该饿了,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寒战放开寒雪,用自己的外衣将自己腿上的白擦拭干净,步下床穿上长裤。

    “一天一夜?这麽久?”寒雪吃了一惊,马上想到一个重大的问题,那下药之人是谁?中药时并没有人在场,而且寒战是贴身保护他的,这是任谁都明白的,她中药时毕会向寒战求救,那下药人的目的何在?

    “你一直在睡,我不敢走开,这小屋也没什麽吃的,我们得回城去。”回身从一旁拿过带出来的披风将床上的寒雪包好。

    “之前的客栈是不能住了,我们先随便找一家僻静的客栈住下,看看情况再说。”

    “下药之人?”寒战想到了那个吃了熊心豹胆,敢在他眼皮底下对寒雪下春药的人。

    “你我两人形影不离,相熟不相熟的人都知道这点,下药的人只怕是不相识之人。”双手在寒战抱起她时自动圈上他的脖颈。“在没有搞清楚对方底细前,还是先观望一下吧,我现在又累又饿,也没心思烦这老什子。”

    细心为寒雪整理好衣袍,拉起披风的兜帽,遮住她的丽颜,手向火堆一挥,还在燃烧的火堆倾刻间全灭,屋中顿时黑了下来。寒战拿起外衣搭在肩上,抱起寒雪往外走去“你先睡一下,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城了,到了,我再唤你。”

    “好,到了客栈我要先洗澡。”打了个秀气的呵欠,安心的靠入寒誫ao持斜昭坌菹ⅰ

    “好,到了唤你。”单手拍拍她的背,寒战运起轻功踏著月色平稳的向城里飞掠而去。

    战恋雪(限)6。客栈

    寒战运起十层的功力,轻松的跃过城墙,飞掠到城西,找了家干净的客栈要了间上房,就抱著寒雪进了房,轻轻的将怀中人儿放在床榻上,盖上锦被。才来到窗前,打开窗,甩手往空中扔了个信号弹,才轻轻将窗合上。

    约一刻锺後,房门传来轻轻的敲击声。寒战打开门,来人正是落後他们一天的十二卫之一,侍卫长王正义。寒雪出门时,除他与寒雪同行外,另有十二卫落後他们一天跟随,这是寒雪一贯的规定,为的就是防止意外发生时被人一窝端。

    “寒大人”王正义冲寒战抱拳行礼,轻声问“属下在城中守了一天了,没见离城暗号不敢稍离,小姐可安好?”

    “安好。”寒战走出房间,转身轻轻带上房门,两人就站在房门外轻轻的gao谈起来“前日城中有人对小姐下药,我带她出城避了一日,现下睡著了。”

    王正义吃了一惊:“小姐可有怎麽样?”要是这小祖宗出了什麽事儿,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掉的。

    “药已解,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取些药。”寒战瞄了一眼房间。“其他人呢?”

    “在楼下。”

    “大厅守两个,楼梯口守两个,房门前与窗台下各守两个,余下的人,去打探一下,前日晚是何人带人闯的福贵客栈後院的包间,查一查那人的底。”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看王正义下了楼,寒战才转身回房,同样轻轻的关上房门,不让一丝异响惊扰到安睡的可人儿。

    来到床前,看到床上人儿正睁著大眼滴溜溜转著,宠溺的一笑,“怎麽醒了?”

    “饿醒的。”侧身看他,笑著冲他招招手。

    “已吩咐小二备热水和吃食了。”握上她的小手举到嘴边轻吻一下,“我一会儿要出去一会儿,正义在外边守著。”

    “他们到了?”

    “早到了,在城中侯我们一天了。”一支大掌抚上有点憔悴的小脸,满眼的心疼。

    舒服的蹭蹭他的大掌,“让他们抓到对我下药的人,扔到含春楼去让豔娘整治去。”

    “好!”

    “不准去拿乱七八糟的药。”两人如影随行十余年,相知甚深,她名下有全国最大的妓院,而院中有寒棋制的最好的治私处的药。现在她不舒服,他还要离开,定是要去取药的,只是若她去取药,定会让豔娘知晓,想到豔娘的明难缠,她就头疼。寒雪睁著大眼死盯著寒战,若他敢摇头,定要他好看。

    寒战冷酷的嘴角扯起一个弧度,照亮了整张脸“好!”

    “豔娘若问起怎麽办?”知他定还是会去取药的,寒雪烦忧的皱起了眉。

    “她不敢。”伸手抚开那高耸的眉头,在她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可她定会跟著来烦我。”气恼的拿起相握的大掌磨牙。

    “她有事要烦,”拍拍她啃的起劲的小脑袋,“安心些,我不会让她烦你的。”

    “你有办法?”她瞄眼看他。

    “前晚,下药之人。”她是关心则乱了,不然不会想不到,还有个最好的玩具可供豔娘玩上几天。

    “对哦。”寒雪笑开了脸,揽过寒战的脖颈在他唇上印下奖励的一吻,寒战却不打算这麽轻松让她过关,大手按上她的後颈,压向自己,密密实实的舌伸入她口中,滑动著,追逐著与他推拒的小舌,两人你来我往的躲闪追逐,过多的透明晶从两人的嘴角滑落,延著下巴滑落衣襟。推拒的动作加上寒雪侧躺的关系,衣袍滑开,露出洁白滑嫩的香肩,形状完美的锁骨。

    湿热的吻跟著晶的痕迹游走,啃舔上完美的锁骨,一手探进衣襟抚上一方柔软,带点力度的揉弄起来。两人的气息慢慢加重,相握的手被寒战压在寒雪的头顶,他一把扯开已凌乱的衣襟,吻上一边受冷落的玉,轻啃著软,来到顶峰,舌一卷,将羞答答的小果吸入口中用力吸吮。

    “呀……恩……”寒雪情不自禁的仰头挺,将玉更多的送进寒战口中,可过重的吸力让她的头微微的刺痛著,让她娇吟著求饶,“战……恩呀……别……”

    吐出被受怜过的小果,红豔的果子闪著妖豔的色彩,让他的跨下雄起,“哦……”寒战挫败的呻吟,他对她真的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头无力的埋入塞雪柔嫩的肩颈,对著那小巧的耳垂喷气,寒战带著点咬牙切齿的闷吼道“你这小妖,在小没好前不准再引诱我

……

喜欢读"战恋雪"的人也喜欢的电子书 ……

战恋雪电子书全本下载

战恋雪电子书下载提示 ……

一、作者放开放不开所写的《战恋雪》全集完结版电子书为17K小说授权作品,由5200小说TXT下载网整理发布。放开放不开已将战恋雪创作完毕,电子书经过 WinRar压缩后,后缀为.rar,下载后只要解压就可以看到全本txt版了。

二、如果战恋雪TXT电子书文件过大,致使您的手机读取速度过慢或无法读取。请使用文件切割工具把战恋雪TXT全集切割成几个小的部分。

三、如果您想获得战恋雪TXT全集书籍的Epub格式电子书,您可以下载Epub转换工具把TXT格式的电子书转换成战恋雪Epub格式电子书。